外传 「公主与自动书记人偶」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扫图:大吉岭大人♬

    「公主与自动书记人偶」(翻译:大吉岭大人♬)

    「永远与自动书记人偶」(翻译:rainbowdynasty)

    「贝内迪克特·布卢」(翻译:橘子冰淇凌)

    「嘉德丽雅·波德莱尔」(翻译:橘子冰淇凌)

    「基尔伯特·布甘比利亚与克劳迪娅·霍金斯」(翻译:ユリ、rainbowdynasty 修改校对:灯酱载入中)

    「邮便屋与自动书记人偶」(翻译:橘子冰淇凌)

    我的灵魂与身体是相称的。

    一小勺任性和眼泪再加上白椿。

    两大勺寂寞和焦虑以及阿尔伯塔。

    还有一小撮作为『道具』来使用的悲伤。

    就算只是稍微实现了一点的,对于未来的不安和希望。

    这样,便造就了我这个人。

    一小勺无机质和孤高再加上冷漠。

    两大勺祖母绿的胸针和无暇以及献身。

    再加上碧蓝色的瞳孔中隐藏着的过去和秘密。

    稍微实现了一些的——对未知『事物』的探寻和无所畏惧的精神、行动力。

    这样,便造就了薇尔莉特·伊芙加登。

    爱、了解爱、接受爱也让我发生了改变。

    在森林中向外眺望的我突然想到,

    那个与众不同的自动书记人偶,如今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传统的仪式」

    阿尔伯塔走在以国花白椿为主题的走廊的绒毯上,对身后跟随的少女开口说道。

    阿尔伯塔是德罗赛尔王国中,居于宫廷女官首位的女仆长——这就是她所负责的工作。身穿纽扣系到颈部的黑色连衣裙,身前还围着看起来显得非常保守的带褶皱白色围裙,头顶夹杂着白发的阿尔伯塔穿着合身服饰的姿态,和其他年轻的宫廷女仆们带给人的印象完全不同。因为始终保持着威严,所以即使对于擦肩而过的人她也会保持礼节,对他们行点头礼,这就不难想象为什么她在宫廷中的地位如此之高了。

    「我们的国家,德罗赛尔,自古以来都是和邻近诸国的王室结下婚姻,以此来解决政治问题以及避免战争的爆发。所以国家中不存在『未婚』的公主殿下。她们全部嫁往别国——不过这也是没有很好地考虑国民的感情——从形式上来说,出嫁的公主和对方国家的王子的确是以恋慕的名义为基础的,这对于国家之后保持独立性也是非常必要的环节。」

    阿尔伯塔一边说着这些话,一边注意到了跟在自己后面的这位少女那不发出一点声响的走路方式。虽说是走在相当柔软的绒毯上,但实际上连身后有人跟随的气息都感觉不到。这就像阿尔伯塔在宫廷中工作这么长时间以来,仅有几次机会接触到的「隐秘骑士」的走路方式一样。「隐秘骑士」是和其他骑士存在的意义完全不同的单位。他们是国王御用的、专门执行谍报任务的机关。他们之所以在站立和走路时隐蔽自己的气息和声音,就是为了不让人们注意到自己的存在,从而窃取到情报。

    阿尔伯塔不安地回过头,在华丽的宫廷装潢背景下,面无表情的少女依旧谦逊地跟在自己身后。

    「这就是所谓『公开情书』的事情吧。」

    从蔷薇色嘴唇中吐出的话语宛若鸟儿的鸣叫般婉转动听。

    沐浴在从宫殿窗户中射入的璀璨阳光中的金发,镶嵌在与金发颜色相同的金色睫毛中、仿佛天蓝色宝石的眼瞳,上身普鲁士蓝外套中露出的是带有雪白蝴蝶结的连衣裙,在蝴蝶结的正中央,点缀着一颗格外引人注目的绿宝石胸针,被黑色手套包裹着的手中提着一个带有滚轮的旅行箱,脚蹬可可棕色的系带高筒靴。虽然靴子着实的踩在绒毯上,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的步伐或许正是这个少女的特长——

    「嗯,是的。正是为此事请您过来——薇尔莉特·伊芙加登大人。」

    从阿尔伯塔沙哑嗓音中念出的少女名字是如此美丽。

    阿尔伯塔越是看着面前这位有着少见美貌的自动书记人偶,就越是觉得一种不寻常的滋味涌上心头。阿尔伯塔重振精神,引导少女向着想要把她当做依靠者的第三公主的卧室。

    德罗赛尔王国是位于河川边的一个小国,以洋溢着艺术气息的建筑物而闻名。主要以观光旅游业作为国民的收入来源。因为城市各处都布置着经过仔细修建的花坛,所以该国又被冠以花之都的美称。虽然有着皇宫和王族的存在,但是他们却把实权交给了议会。而王族自身对于国民来说则是一种象征历史的存在。德罗赛尔的王族中如果有男性出生,那么他会以参加各种各样的国家仪式作为主要工作。若是女性的话,就如女仆长阿尔伯塔所叙述的那样,强制作为和其他国家进行联姻的政治道具来使用。

    「C·H邮政社,薇尔莉特·伊芙加登大人,前来觐见夏洛特·艾贝尔蕾雅·德罗赛尔公主殿下。」

    于是这位公主大人便面临着这种情况——

    在最里面谒见的房间里,下人们恭恭敬敬地摆放整齐的王室沙发上搂抱着玩偶,横卧着的正是德罗赛尔的第三公主。

    茶色中略带浅桃色的玫瑰般的长发如同瀑布般垂了下来,原本应戴在头上的王冠却和废纸屑一起被丢在了床上。看到这些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她本人正摆着那副哭肿的脸颊了。如果没有擦红的鼻子和哭红的眼睛,那么可以说公主还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少女,然而现在只能看到一个穿着奢华的宝蓝色裙子、一直在发出咕嘶咕嘶吸鼻子声音的小女孩。阿尔伯塔看到公主的姿态后,用手扶了下额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初次见面,只要客人有意向,无论哪里都能到达。我是自动书记人偶服务,薇尔莉特·伊芙加登。」

    被召见的这位少女,薇尔莉特,从向公主行礼到起身的整个过程中,就像是一个带着动能的人偶一样,展现出了面无表情的优雅姿态。至于德罗赛尔公主,即使被人看到了自己这如此杂乱无章的打扮,也没有丝毫想要改变的意思。

    「我是夏洛特·艾贝尔蕾雅·德罗赛尔。作为德罗赛尔王国的三公主与邻国弗吕格尔的王子,达米安·巴德尔·弗吕格尔有婚约。你的工作就是给我代笔,负责我和弗吕格尔阁下的公开情书。」

    冒出的是那样天真可爱的声音。

    「……公主,就算您用词格调高雅,但您这样的打扮实在有失体统。」

    听到阿尔伯塔的苦言相劝,夏洛特公主顿时就鼓起了腮帮子。

    「结婚前女孩的情绪有多么不稳定,结果两次婚的阿尔伯塔应该很清楚吧!两次啊!好啊!下等人都已经离过婚了!」

    「…先把我的事放在一边…公主…再怎么说,这里还有从其他国家雇佣而来的人在,您这样的话就起不到表率作用了,请您在沙发上坐端正。你们两个仆人也是,先别管公主了,把散落的纸屑收拾一下吧。」

    阿尔伯塔拍了拍手,接到命令的女仆们开始将公主打扮的漂亮起来。

    在数分钟的忙碌后——拜浓妆淡抹和端正的坐姿所赐——夏洛特公主终于恢复了让人能直视的装扮。夏洛特公主手握镶嵌着宝石的权杖,用那种「与生俱来」的威严看向薇尔莉特:

    「公开情书是本地区王族所特有的传统仪式。无论用多么优美的文章来撰写爱情,最重要的都是让民众意识到两人婚姻的美好。而这一切,都要看你的本事了,代笔者。」

    「在下明白,定不辜负殿下期待。」

    「…感觉不像是在和人类说话呐。你…看起来真像个人偶…说起来,代笔人,你可否告诉我你的年龄?」

    听到这样的问题后,薇尔莉特抽搐了一下,露出了来到这里的第一个表情——一副像是在思考的表情。

    「我说,你是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年龄吗?回答我啊。」

    「……非常抱歉,事实上在下不知道自己的年龄。」

    听到这句话后,夏洛特公主眨了眨眼睛。

    「你在撒谎。怎么会有不知道自己年龄的人呢。」

    「因为在下是孤儿。」

    薇尔莉特回答完,整个房间顿时被寂静所包围。

    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年龄——这是理所当然的常识,夏洛特公主先前是这么认为的。但她现在认识到了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如此。

    意识到这是自己的过失的夏洛特公主目瞪口呆,羞愧地垂下了眼睛。

    「抱歉,虽然我知道在我身边也有像你这样有不幸身世的下等人,但实际上没有亲自遇到过的话,我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所以…你接受我的道歉吗?」

    「殿下请不要在意。对您的话在下不胜惶恐。其实在下本身对于这种『不幸』并没有什么感觉。回到刚才您说的话,在下的年龄有什么问题吗?」

    虽然对于薇尔莉特那完全感受不到悲伤的回答稍微有点惊讶,但公主还是开口道:

    「因为我想要了解身为年轻庶民的你的感受…就是,你,能接受相差几岁的年长男性?」

    「…能接受?」

    就是当做恋爱对象,阿尔伯塔悄悄地补充道。

    面对这个问题,薇尔莉特又摆出了和刚才一样的思考表情。

    「恋爱…是什么意思呢?」

    听到她这话,房间里所有人的脑袋上都冒出问号。

    「我说,你没听清我的问题吗?」

    「在下…对于恋爱这种事情…不太了解。」

    说着薇尔莉特将手放在了绿宝石胸针上,轻轻抚摸着那闪闪发亮的表面。

    「非常抱歉,关于恋爱这方面的事在下目前正在学习中,不过对于您的问题我也可以稍微发表拙见…有很多妇人和对方的年龄相差悬殊。也许普遍来看,年龄的隔阂并不是问题…」

    「哪怕相差十年?」

    「在下认为没有问题。」

    「即使没有爱?」

    「……」

    「…你又怎么了?」

    「关于爱的问题…在下正在考虑中…」

    「爱」这个词再次把薇尔莉特推向思考的旋涡中。她陷入了沉默。

    「你再搞什么啊!到目前为止你表现的是什么态度!没有一次对话能正常进行下去!比起我来说,你的将来才更让人担心吧!这种状态能写好情书吗?!我是听到别人对你评价很高,才请你过来的——别让我失望啊!」

    面对愤慨到手舞足蹈的夏洛特公主,薇尔莉特冷静地回答道:「请您放心。」

    「你就不能在说话的时候表情丰富一点吗?你这面无表情的样子总让人觉得你是在生气!」

    「在下并没有在生气。」

    「我讨厌你这种态度!我不想再看到你面无表情了!」

    听闻公主此言,薇尔莉特把双手放在脸颊上轻轻向外拉动,之后又像是觉得那里不对一样一动不动地保持着。

    「…请您稍等,在下再努力一下。」

    接着薇尔莉特轻轻向上挤压脸颊,想用物理的方式来改变冷漠的面孔。

    实在忍受不了的夏洛特公主从王座上跳下来,冲到阿尔伯塔面前喊道:

    「阿尔伯塔!我已经对这个自动书记人偶失望透顶了!」

    看着眼前气的跺脚的公主,阿尔伯塔劝道:

    「薇尔莉特大人是代笔界首屈一指的年轻人才,尽管她的为人处世,生活方式都是与众不同的。」

    「连恋爱都不知道的人怎么可能写出优雅的情书来呢!!!」

    夏洛特公主绝望的喊叫声回荡在宫殿中。不过数日后,她的愤慨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致达米安·巴德尔·弗吕格尔殿下——每当我说出这个名字,哪怕是写成文字,我的心都会为此悸动。如果您知道此事的话,又会作何感想呢?我伫立在这花之都,朝暮思君,日夜哀叹。夜色暗淡,新月高悬,哪怕只是看到那如同散落的花瓣一样的弯月,我都会转念一想——您如果看到了相同的景色,会作何感想呢。

    猫的爪子抑或闪耀的弯刀——也许月牙就是月牙吧。一想到您可能告诉我意料之外的答案,我的脸上就浮现出惬意的微笑。

    繁星点缀在漆黑的夜空中,在那月光下的宫殿里,您是否也会想起我?

    不,即使不在那月光下也完全没有问题。

    闪耀着朝露光芒的天空下,清澈碧蓝的河流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您是否会像我无比思念您一样思念我呢?

    ——达米安·巴德尔·弗吕格尔殿下

    您何时会想起我呢。

    我就像喜爱着这白椿花一样思念着您。」

    在宫殿门口熙攘的人群前,盛装打扮的年轻宫女正在大声朗诵着羊皮纸卷上公主的情书。将情书内容全部听完的民众无不被公主那「天真烂漫的少女之心」所打动。为情书内容喝彩的声音络绎不绝地回响着。

    「公主殿下真是太可爱了!」

    「是啊!我也产生共鸣了,因为我也经常在夜里想着自己喜欢的人是怎么想我的。」

    「好想看看达米安殿下是怎么回复的啊!」

    公开情书的第一次是以宫女朗诵的方式发表的,第二次则是以贴在城镇中的公告为形式发表的。

    「这次的自动书记人偶看来很擅长写多愁善感的文章啊。」

    「看看弗吕格尔殿下雇佣的自动书记人偶怎么应对了。」

    实际上这只是有礼貌的「一问一答」而已。

    对于国民们来说,公开情书已经成为几十年一度的「传统仪式」了。

    「…虽然你说你自己不懂恋爱…但还是蛮会写情书的嘛。」

    发表情书后的德罗赛尔的皇家花园中,

    夏洛特公主和薇尔莉特正面对面坐在雕刻着天使与女神的圆顶亭子内悠闲地喝着红茶。

    万里无云,阳光璀璨,庭院内国花白椿正随风摇摆。

    「即使在下对于恋爱的意思不是很了解,但从在下接受这份工作伊始我就阅读了很多相关的书籍,其中也包括恋爱小说。将所有能够用到的词语、句子、语法加以组合就可以了。」

    「什么嘛…这不跟数学一样了吗…算了,反正国民对此很满意。话说情书里也有捏造的成分啊。」

    「古今内外的恋爱中的少女,一天中总是会思念着对方,想要知道对方的心情——这是在下从恋爱小说中得到的结论。」

    听到这话后夏洛特公主向着正优雅地喝着红茶的薇尔莉特撒起了娇,不过目前为止她还没有找到让这个如同真正人偶般的少女表情崩坏的办法。

    「从对方那里的回信,我不允许你输了哦!」

    「要分出胜负来吗?」

    从弗吕格尔王子那里的回信,很快就送到了夏洛特公主手里。

    「献给那白椿之城中被无数人称赞其美丽的夏洛特·艾贝尔蕾雅·德罗赛尔殿下。在月光下我是作何感想的——您的这个问题,恐怕不是那么好解答的。

    关于您和我的未来,我经常会做各种设想。

    当与您相互凝视时,我的心将会怎样跳动呢。

    当与您接吻时,是不是会看到您因为害羞而露出的微笑呢。

    抱起您的时候,我又是否会表现出像触碰易碎艺术品那样的温柔呢?

    您是我的恋情,是我心仪的对象,我对您的感情溢于言表。

    您是我人生中最值得关注的一个人。我的眼睛早已无法从您身上移开,我的脑海中已经无法抹去您的身影。

    您对我来说,既是我的公主殿下,也是让我这艘大木船为之倾覆的妖魅精灵。

    对于我深深地爱着您这件事,真的是难以用言语表达。

    不过,一言蔽之——

    我想早日触碰到『属于我的你』。」

    从弗吕格尔王子那里派来的传令兵响亮地读完情书后,在场的少女中甚至有面色潮红几近晕倒之人。

    而情书倾诉对象的夏洛特公主听后,先是脸色变得通红,接着身体不断地发抖,最后眼眶中涌出了泪水,跑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一同听完情书的薇尔莉特和阿尔伯塔站在紧闭的大门前相互对视了一眼。

    「公主这是含羞了吗?」

    「…这种哭泣方式可不是这个意思,这是不顺心时露出的哭脸。」

    「您真了解公主啊。」

    「自打公主在怀胎里,我就对她的情况了如指掌,出生后——自从离开了母亲,也就是王后身边,我就一直看着她长大…尽管我们身份不同——而且也不能对王室和宫殿中的人说出这种话来——但她就像我的女儿一样,所以我才能了解她真实的心情。」

    「那么这次的哭脸是对这热情回信的厌恶吗?」

    听到薇尔莉特的问题后,阿尔伯塔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公主殿下和将要娶她为妻的达米安王子只见过一面。除了相互寒暄之外,两人也说了一些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话,但在提出婚约的相关事宜之前,公主也一直在哭泣。虽然她后来并没有告诉我原因,但我大致能猜到…也许是这里有什么她所留恋的吧…」

    「原来如此。」

    对于这个一脸冷淡地说出这句话的自动书记人偶,阿尔伯塔笑了笑接着说:

    「公主还是个孩子啊…不过她也有成熟的一面。而我们也正是在这种『模棱两可』的状态下培养她的。也许是因为『儿童时代』过于短暂的原因…她总是会搬出小孩子的作风…哭鼻子也好、发脾气也好。薇尔莉特大人,也许公主作为德罗赛尔的代表有着许多缺点,但还请您多多包涵。」

    「我是客人雇佣的人偶,这样的顾虑完全没有必要的。话说回来,我还没有觐见过国王和王后,不用和他们打声招呼吗?」

    听到这个问题后阿尔伯塔摇了摇头。

    「国王殿下目前正勤于政务,王后的话…已经离宫生活数年了…,恐怕只有在婚姻调解会上她才会出席吧…十分抱歉,我们去看看公主什么状况吧。」

    薇尔莉特行了个礼后跟着阿尔伯塔前往了公主的卧室。阿尔伯塔从围裙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将其中一把经过精心打磨的放进钥匙孔里。

    「公主…无论您藏在哪里我都能立刻发现的。」

    公主的卧室内挤满了白色的高档家具,阿尔伯塔穿过足以躲藏一个人的梳妆台以及宽大的床后,来到了有着明显人形凸起的落地窗帘前。卷起其中一张后,正哭哭啼啼的公主显露出来。

    「我实在搞不懂您这种一眼就能识破的躲藏方式……」

    「阿尔伯塔欺负人!」

    「如果我是您的婆婆,这种行为是会成为扣分项的。您一但感情用事…就会忘记自己的立场,这让我很担心啊。要是嫁到弗吕格尔,可就没有我阿尔伯塔了。」

    听到这话的公主一瞬间停止了抽泣,楞了一下。

    但紧接着眼泪又涌了出来。夏洛特看着阿尔伯塔——

    「为什么要这么说?」

    尽管公主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她这么说是因为不想听到阿尔伯塔亲口说出这个事实。

    「从德罗赛尔出嫁的公主们都会有女孩陪同的,但是我是德罗赛尔王宫的宫廷女官,并不能与之同行。我的主要工作是照顾之后出生的公主殿下们,使其长大成人。」

    「你只要照顾我就足够了!是不是这样就能把你叫到我身边?阿尔伯塔也是很想看到我长大的吧?我们两个的话,在弗吕格尔一定会生活地很开心的,这样好吗?」

    阿尔伯塔盯着公主的那双大眼睛,摇了摇头,冷冷地回答道:

    「国王殿下不会这么容易就同意的,我是属于德罗赛尔王国的,并不是属于您的,公主殿下。」

    公主听到这番话后嘴唇发白,微微颤抖着,紧接着用小拳头无力地捶打着阿尔伯塔地胸口——

    「是你…是你把我从母后的腹中接生出来的,是你,是你将我抚养长大的…你难道忘记了母后那时的表情吗!你是属于我的!至少,我是属于你的啊!我从出生到现在都是你一直在我身边啊!我可以说是你生命的一部分吧?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够如此从容地接受分别啊…」

    「这都是为了您好。」

    「要真的是为我好的话…就应该在我身边啊!我受够了…情书也好…你也好…我都受够了!」

    「公主…」

    「出去!给我出去啊!」

    夏洛特公主蹲了下来,用手捂着自己的脸。

    「不,我会待在您身边的。」

    即使被公主下令出去,阿尔伯塔依然没有离开房间,而是双手紧握在胸前,一言不发地看着公主。

    对于这样的温柔是该高兴呢,还是该生气呢?抑或是为即将失去这份温柔感到害怕?

    谁也不知道夏洛特公主此时什么心情。

    「…如果以后不能生活在一起的话就不要这么温柔了。」

    公主强忍着心痛回答道。

    「正是因为以后不能生活在一起了…我才想尽可能温柔地对待您…至少在这最后的日子里。」

    阿尔伯塔用让公主悲伤的口吻说道。

    「阿尔伯塔…结婚之后,『那样』就不行了吗?」

    「『那样』是什么意思?」

    阿尔伯塔像往常一样,用对小孩子般的温柔口吻问道。

    「就是…再也不能回到这里来了吗?」

    「…因为您是嫁到那边的公主,当然不能随随便便就回来。」

    「那么,我在那边能依靠谁、遇到困难了谁能来帮我呢?」

    「这个…」

    「是为了弗吕格尔也好,为了达米安殿下也罢——我正是为此而生的,正因为有着这样的使命,我才作为公主活着。我知道这些全都是为了国民,但是…」

    在阿尔伯塔开口之前,夏洛特公主继续「咄咄逼人」地说道:

    「但是,虽然我是个公主,但我也是个爱哭鬼啊。」

    大滴大滴的泪珠从公主的眼眶中涌出来,顺着白皙的脸颊滑下。

    「不仅是个爱哭鬼,还是个胆小鬼。」

    阿尔伯塔放在胸前的手紧握在一起。

    「…不能够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的。」

    公主那娇小的身躯里,承载着太多的使命。她的心满是不安。

    「至今为止都是你在我身边…正是因为你在我身边我才会努力地去做每一件事…就算你…就算你会为我送行…但是…真的只有我会被送出去吗?」

    看到回头注视着自己的夏洛特公主,阿尔伯塔倒吸了一口凉气。

    夏洛特面色苍白,泪如雨下,露出了一副害怕的面孔。

    「我的身体不允许我作出逃跑这件事。」

    夏洛特公主的眼眸中倒映出阿尔伯塔疑惑的脸。

    夏洛特公主的一言一行都表现出无可替代的任性。虽然这就是她真实的一面,但是这任性此时只能带来与传达痛苦。

    而阿尔伯塔此时正与她一起承受着这份痛苦。

    「达米安殿下一定会帮助你的。」

    「我们两个不是政治婚姻吗?」

    「这个…」

    「他会把自己并不喜欢的女性看得特别重要吗?」

    「相处久的话,就一定能培养出深厚的感情…」

    「阿尔伯塔,就算我努力…这也是徒劳的吧——就算竭尽全力…但是,达米安殿下会怎么做呢?」

    阿尔伯塔并没有回答。寄情书的人也好,收情书的人也好,实际上就算互赠情书的主人公们对此一无所知,公开情书也是会继续下去的。

    「致达米安·巴德尔·弗吕格尔殿下,您知道我们国家『将金色的丝带送给深爱的对方,这份恋情就立刻会实现』的传说吗?金色是繁星的颜色,无论白天黑夜,无论我们是否能看到,它们永远在我们头顶熠熠生辉。

    无论相距多远,我们都始终在这一片光辉下生活着。

    金色的丝带是星星派来的使者的道具。就算对方不在身边,也能传达彼此的思念。

    所以请您将我的思念一直带在身旁吧。」

    「致夏洛特·艾贝尔蕾雅·德罗赛尔殿下,我已收到了金色的丝带。我的手腕此时正散射出如金星般闪耀的光芒。在听过您讲述的德罗赛尔的爱情传说后,我也想给您讲一讲流传在弗吕格尔的爱情传说。也许这个看似真实的传说会成为我们爱情的符咒。

    弗吕格尔的骑士们奔赴前线前,他的恋人会将象征弗吕格尔的蔷薇花绣在手帕上送给他。

    弗吕格尔的蔷薇就像是恋人之间火热的爱情之间绽放出火热的红色。这种经过我国特殊改良的蔷薇是最好的选择。

    蔷薇的花语是热恋,它意味着——

    『你是属于我的。』

    我想这就是我对您的美丽表现出的最高称赞吧。我也想要尽快了解您的想法。至于您的思念,我觉得会把它放到谁也看不到的地方好好收藏起来的。」

    「致达米安·巴德尔·弗吕格尔殿下,因为前几天观赏了您的肖像画的原因,现在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我就在想是不是您来看我了。真的好奇怪啊,我们之间明明隔着巨大的河川,您明明居住在绿意盎然的深林中。

    您或许不会过来的,我如此想到。

    但我以后也会想起许多关于您的事吧。

    每次思念您的时候,胸口就会颤抖着发痛,也许只有一直想着您才能让这份痛楚消失吧!」

    「致夏洛特·艾贝尔蕾雅·德罗赛尔殿下,您的这份痛楚我也能切实地感受到。

    我想我们两人心跳的节奏是交相呼应的。

    离我们见面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这也是你不在我身边时对我最好的慰藉。

    为了迎接您的到来,皇宫中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各种准备工作。

    未与你相见的日子里,我的内心无比喧嚣,这或许就是为了拥抱您而对我的试炼吧。

    我想您应该不会『孤身一人』前往陌生的国家。

    所以,在这个国家里等待您的,是您爱的奴仆,是你忠实的守护者。

    您拜托我的所有事情,我都会完美完成的。」

    公开情书中传递的内容渐渐深入,婚礼的准备工作也在不断进行中。

    薇尔莉特已经在德罗赛尔呆了一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德罗赛尔的宫中也渐渐忙碌起来——一国的公主正要嫁往异乡。嫁妆清单从走廊的这头一直连接到另一头,这样的比喻一点也不过分。而公主与庶民的不同之处,那就在于这些本来应该亲自完成的事都有人代劳。虽然夏洛特公主是整个事件的核心,但她却远离这些喧嚣,和思考着情书内容的薇尔莉特惬意地喝着茶。

    「薇尔莉特,加点牛奶吧。」

    「我知道了。」

    「这个点心还挺好吃的嘛,你再多吃点吧。」

    「谢谢您。」

    两人已经习惯了这种当面交谈的方式。

    远离宫廷的两位女性,正在圆顶亭子里喝着红茶。柔和的风温柔得吹拂着两位少女的秀发。这是个非常安静的茶会,如此静谧的氛围应该是受薇尔莉特的影响吧,又或者是因为结婚前情绪不稳定,声音动作都非常温和的夏洛特公主。

    「下一封情书…你要怎么写呢?」

    面对小声嘟囔的夏洛特公主,薇尔莉特以平静的声音回答道:

    「对方的情书中有着令人首肯的恋爱内容,以及『速战速决』的态度,所以我认为应适当采取拖延的战术。」

    「感觉…已经无所谓了呢。」

    夏洛特公主深深地叹了口气。相较于最初互相寄送情书的那份无比激动的心情来说,她现在就像是风平浪静的大海般温和。

    红茶中倒映出她无精打采的脸庞,对于桌上五颜六色的甜点,她也没有多大兴趣,只是心不在焉地用手卷弄着发梢。

    「反正…对方也是雇佣了像你一样的自动书记人偶来代写情书…和我们一样…情书的内容并没有多少真情实感…和我这个作为小女儿的第三公主不同…达米安殿下可是王位继承人,一定会很忙的。」

    「…看来公主殿下您对于对方的回复并不满意啊…」

    薇尔莉特把砂糖倒入杯中,慢慢地搅动着。

    这样的动作在安静的环境中发出很大的声音,咔啦咔啦,咔啦咔啦,一如夏洛特公主乱糟糟的内心。

    这场婚姻是政治婚姻,所以没有任何幸福的感觉。

    「…并不是你说的那样…情书中充斥着令女性心动的内容…而且国民们对达米安王子评价也很高…只是…」

    夏洛特公主垂下眼帘,视线移向庭院中的花坛,看着簇生的白椿抬起了头。现在正值白椿花开放的最旺盛的季节,而这也将是夏洛特公主最后一次看到这种景象。

    「只是…」

    在这样的风景中,夏洛特公主依稀看到了她过去的时光。

    「只是,我曾有幸与达米安殿下见过一面,他并不是这样的说话方式。」

    她发呆的瞳孔中映出了回忆中的景色。

    夏洛特公主并没有跟薇尔莉特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喝着红茶。

    如果坐在对面的是爱聊天的女官,或者是抚养自己长大的阿尔伯塔之类的亲人,就不会有接下来的话了。

    「他们…对方…能写出这种话语的…绝对不会是达米安殿下。」

    薇尔莉特一言不发,只是用碧蓝的瞳孔真挚地注视着夏洛特公主。

    注意到薇尔莉特的视线后,夏洛特公主伸出手抚摸着头上的王冠。

    王冠闪烁着银色的光辉,那是德罗赛尔王室的象征。夏洛特公主在哭泣时觉得它很碍事,因此总是将它摘下来胡乱扔到一边。这一次夏洛特公主小心翼翼地将它摘了下来,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

    「现在我可以暂时不做德罗赛尔的第三公主吗?」

    公主的语气听起来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薇尔莉特你现在也不要保持我雇佣的自动书记人偶的身份了,用你自己的本来面目来听我说话。听我说就可以了,建议和安慰之类的话就免了,只是…听我说就好。」

    只是听我说就好。

    夏洛特公主再一次强调了一遍。薇尔莉特见状把茶杯放回杯托上。

    「我知道了。」

    点头的动作依旧形如人偶。

    最初薇尔莉特那让夏洛特公主愤怒的态度和毫无生机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却似乎给了自己微妙的安心感。

    ——这个人偶绝对不会违背「主人」的命令。夏洛特公主向薇尔莉特微笑了一下。这个公主还是第一次对这个人偶露出微笑,之前她表现出来的态度都只是对命运的怒吼与哀叹。

    暂时不做公主的夏洛特开始向薇尔莉特讲述起来。

    「在我十岁生日那年,德罗赛尔举办了盛大的宴会。」

    对于夏洛特公主来说,这也是进入社交界的纪念日。

    至今为止在宫廷中的「隐居生活」宣告结束,远近闻名的诸侯、使者们,还有一些根本记不清样貌的「相亲者」纷纷在宴会上露面,宴会一直持续到深夜,极度疲惫的她在没带着宫廷女官的情况下溜出了宫殿,逃到了庭院中。

    「对于王族的孩子来说,十岁就到了订婚的年纪,所以我完全没有在宴会上看出一丝庆祝我生日的气氛。」

    所有人都三句不离结婚二字,心急的人甚至开始考虑孩子的名字了。虽然与谁订婚并没有定下来,但是「已经被嫁出去了」这是板上钉钉的。

    「真是有够烦的,为什么我非要考虑结婚的事啊,为什么大家都这么着急啊,为什么…我是个女生啊…为什么…我要当公主啊…难道就没人关心我的想法吗?对于那些客套话…我感到十分悲伤…嘛,然后我就失声哭了出来…」

    宴会的主角独自悲泣这件事可不能让别人知道,因为这会让举办宴会的德罗赛尔王国颜面扫地。虽然夏洛特公主年纪尚小,但也对「这方面」的事有所了解。那天穿的是纯白色的雪纺连衣裙,混在开满白椿的花坛中,肯定没有人能发现的。这样想着的时候,淡淡的月光照入花坛。

    「我就在白椿花丛中抽抽搭搭地哭泣着,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染上了悲伤的色彩。」

    已经,再也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那无忧无虑享受快乐的日子了。

    已经,成为「大人」了。

    已经,不再是那个单纯的自己了。

    已经,沦为了国家的政治道具了。

    已经,不再是那个「夏洛特」了。

    越是这么想就越悲伤,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眶中流出来。

    「那个夜晚,有着非常漂亮的月牙。」

    在这夜色笼罩下的黑暗世界中,只有月光能给夏洛特一丝安慰,若是漆黑一片,悲伤和恐惧会不断加重,她也会哭的更厉害吧。

    「但是呢,月光突然间就像被遮挡住一样一片漆黑,我的视线猛地暗了起来。我抬头向上看去…于是就…看到了『那个人』…」

    脸颊上的泪水还未完全擦干,抬起头就看到了那个像是把月亮藏起来一样的男人。

    「那人用一种发现了有趣事情的眼神看着我。」

    他一边微笑着,一边开口说道——

    「你好啊。」

    夏洛特想象不到在宫廷里出入的人会用这么随意的语气说话,而且这个人现在还和她在一个地方。然后这个男人问道「还没有人找到你吗?」

    「虽然他姑且和我打了招呼…但我好歹也是德罗赛尔的公主…这种对待捉迷藏的孩子的态度立刻就让我生气了…但是,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还击…于是就哭的更厉害了…」

    接着那个男人伸出手,粗鲁地抚摸着夏洛特的头发,还说着「哭吧哭吧」这类简直想让人更伤心的话语。

    除了阿尔伯塔外,还没人用这种对待小猫小狗的方式抚摸她。

    「我就一边哭着,一边对他说『但是我不想哭了啊,能不能不要这样说了』尽管我认为他不会说出让我别哭了之类的话…他肯定会轻拍着我的后背,『哭吧哭吧』,还会问我『发生什么了』之类的话吧…」

    那个男人在哭泣的夏洛特公主面前,咯咯地笑了起来。

    「在宴会上时我觉得你这个孩子性格还真是恶劣啊,摆出一副谁也比不上的高贵的成人姿态。现在看你在这自己一个人哭泣我就放心了,这才正常嘛,那个宴会真是糟透了,你这个小寿星想哭是再正常不过的。」

    「听到这话的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的脸。」

    没错,他就是那个被「囚禁」在那个森林国家的王子。

    我只记得当初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之前和其他人打招呼时发生的事已经完全忘记了,他们的脸也逐渐变成了和这五彩斑斓世界上芸芸众生没有区别的大众脸。

    但月光下这个像是戴着面具般的笑容和其他人都不一样。那是一张略带有恶作剧意味的笑脸。

    棕褐色的短发,带有雀斑的瘦脸,绝对称不上英俊,看上去普普通通。

    「但是…我在那时…就认为他是世界上最帅气的男人。」

    也许比他绅士的王子不在少数,也许比他帅气的男人数不胜数。

    「他并没有对我说出什么『伟大』的话来,对于正在哭泣的我也没有什么夸张的举动。但我记住了——他把自己的身份放在一边,以自己真实的样子和我交谈,并且对我展示出了笑容。」

    当时站在那里的是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和十岁的少女。

    因为看到她在哭泣,所以向她搭话。因为她是个孩子,所以用安慰小孩的方式安抚她。

    身为男人,必须要做到这些。仅此而已。

    但是

    「我……」

    但是——

    就因为这件事情。

    「…我…」

    只是因为这件事就能让我…

    「就能让我感到如此开心。」

    那个时候,那个夜晚,那一瞬间,我的心仿佛被他夺走了一样。

    夏洛特的眼瞳中,浮现出了那个尽管许久没有见面,但是仍然念念不忘的那个男人的身影。

    潮红的脸颊,交叉的手指,颤抖的嘴唇。这些都表现出她正处于恋爱的甜蜜中。

    「我们之间的谈话只持续了几分钟…之后我就被阿尔伯塔找到,带回了宫殿中。从那时起已经过去四年了,但是我到现在为止没有再见过他,所以之后突然来提亲也让我吓了一跳,我想也许这就是神给予的特殊机会吧,绝对不能失去这样的机会。我尽了最大的努力,研究德罗赛尔和弗吕格尔联姻后有什么益处,在和父王以及议员们共同进餐的时候也提到了这个意向。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发挥效果,但是最后德罗赛尔选择了弗吕格尔。」

    夏洛特的眼神逐渐回到现实。

    「但是…我…对于这件已经安排好的事情感到非常害怕,虽然我对这桩婚事感到开心,但是对方又是怎样想的呢?会不会其实已经有了心上人,但是因为我的插足无法在一起呢,又或者只是出于一时的好意,之后说不定会反悔呢。我是德罗赛尔的『道具』,如果在这里混杂了自己的感情的话,没准会出现让国民们陷入灾难的后果,这该如何是好呢。我和对方的年龄也有一定的差距,说不定会聊不投机。虽然说我名义上是个公主,但到了弗吕格尔也就是个没有身份的爱哭鬼罢了,说不定哪天就被人嫌弃了。就这么背井离乡,到异国去生活…」

    说着这些的时候,闷闷不乐的思考也没有停止,头脑中被各种杂乱的思绪填满,虽然烦躁但也没有办法,心中也满是不安。

    「一直想着,思考着这些事…感觉所有事情都变得麻烦起来了。」

    回到「现实」的夏洛特无精打采地垂下了头,趴到了桌子上。

    「那些情书上写的都是假话…我也好,他也罢,根本看不到彼此的真心。这么混乱的情况…我内心现在就像被疾病缠身一样躁动不安。」

    说完后,夏洛特闷闷不乐地沉默了。远处负责照看两人的女官们也不安的看过来。

    额头顶着的凉凉的桌面让夏洛特头脑中的杂念稍微除掉了一些,但是她马上又开始了自问自答,瞳孔中又慢慢浮现出泪光。

    ——婚约还没签署呢,自己真是个傻瓜。

    但是对于这样子自己也无可奈何,无论何时都对未来没有办法,这种感觉真的很可怕。

    「夏洛特殿下真是个爱哭鬼呢。」

    听到如此温柔的声音后,夏洛特抬起头,惊讶地看着薇尔莉特。

    「薇尔莉特?」

    薇尔莉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露出了像是做出某种重要决定的神情。接着竖起了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小声地说道:

    「我们自动书记人偶是为客人进行代笔业务的人员,不会做本职工作之外的事情,但是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对您多有冒犯,此事与鄙社——C·H邮政公司毫无关系,望您理解。」

    「……你想要做什么?」

    「虽然我是远道而来,但是对于弗吕格尔那边自动书记人偶的文笔印象非常深刻,那种热情润泽的口吻…如果和我设想的人一致的话,我想请她帮一个忙,我会亲自和她见面说明的。」

    这样说就意味着她准备穿山越岭前往森之都拜访她所说的那位自动书记人偶了。

    薇尔莉特她究竟有着什么打算?

    「…另外,我想帮您拭去泪水。」

    在一片绿意中,薇尔莉特轻声说道。因为眼中溢满泪水而眼前模糊一片的夏洛特公主,只能看到无比耀眼的光芒。

    为什么你要去拜访那位人偶呢?我不明白,所以我只能这样回答你。

    尽管夏洛特公主发出了疑问,但是在她看来,这位自动书记人偶正在引导自己走向正确的道路,并会一直注视着自己。

    在这个充满了谎言的世界中生活——从互寄情书的时候,夏洛特公主就开始这样做了。

    但这位自动书记人偶看起来如雪一般纯洁无瑕。

    「我知道了,就拜托给你了,薇尔莉特。」

    自那之后过了几天,从弗吕格尔的公开情书又送到了德罗赛尔的宫殿中。但是按照顺序,应由德罗赛尔这面先送出情书。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绝无仅有,因此国民们对这封信的内容非常好奇。

    「致夏洛特·艾贝尔蕾雅·德罗赛尔殿下

    您还记得那天晚上的我吗?」

    情书的内容仅此而已。

    关于爱的甜蜜语句和关于恋的叹息通通没有,这让那些期待王子热情洋溢示爱的国民大为疑惑。但是,同样感到疑惑的不止德罗赛尔的国民。

    「致达米安·巴德尔·弗吕格尔殿下

    我还记得,您看到我哭泣的时候还笑了出来。您那时的笑就像在嘲笑我是个笨蛋一样,让我特别生气。但是,您却让我不用在意,尽情地哭下去,这样的温柔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弗吕格尔的国民们,同样对德罗赛尔寄来的情书大吃一惊。

    「致夏洛特·艾贝尔蕾雅·德罗赛尔殿下。

    因为您做出了与您的年龄相符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您可爱,因此笑了出来。我并没有什么恶意,所以对不起啦。虽然我有着弗吕格尔王子的头衔,但我可与人们期望的那种性格相去甚远哦。

    结婚后也许会让你吃惊的吧,虽然我们有着十年的年龄差距,但是请不要对我抱有『成熟男人』的期待。那么您呢?

    虽然在那个夜晚见了一面,但是您是怎样一个人呢?」

    公主和王子突然开始用更亲近易懂的口吻来写公开情书。

    民众们因此骚动不已,就连对王室之间的事漠不关心的人也因为他们两人打破了传统而感到惊讶和兴奋不已。

    国民们都在谈论这件事——关于两人像真正的恋人互诉衷肠一样书写的情书。

    「致达米安·巴德尔·弗吕格尔殿下

    我…是一个爱哭鬼,脾气也不是很好,经常会闹情绪…然后被阿尔伯塔训斥…阿尔伯塔是像我母亲一样的一名宫廷女官,所以…我肯定不是能让您喜欢的那种女性。」

    虽然也有人不断询问着宫殿中的人这是什么情况,但是没有人能够答得上来。

    这样便引起了人们更大的兴趣。

    两位「当事人」没有按照传统——预期来交流,这种打破常规的做法让两国的关注集中起来。

    「致夏洛特·艾贝尔蕾雅·德罗赛尔殿下

    我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男人,不,因为我有个妹妹,所以我早就习惯应对哭泣的女孩子。她和你同龄。此外我也有着一种愧疚感——我对于您来说可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我也没有能让您迷恋上的那种魅力,真是抱歉呐。」

    公主和王子将自己的内心世界完全展露了出来。

    对两人情书批判的声音不断从守旧的老者们口中发出,但这些声音很快被向往自由的年轻人们压了回去。

    「致达米安·巴德尔·弗吕格尔殿下

    不是这样的——

    您已经是我深深迷恋的那个人了。」

    一个是执着的少女夏洛特,一个是真诚的青年达米安。和一开始那种「官腔情书」不同,现在两人真情的情书让不少国民羡慕不已,支持两人的信件不停地飞到宫中。

    如人们所期待的一样,两人交换情书也越加频繁。

    「致夏洛特·艾贝尔蕾雅·德罗赛尔殿下

    之前的情书可不是我写的,而是雇佣的自动书记人偶代笔完成。」

    「致达米安·巴德尔·弗吕格尔殿下

    我内心中的您并不是情书中的您,而是四年前,在月光下的那个您。」

    「致夏洛特·艾贝尔蕾雅·德罗赛尔殿下

    您的回答可真让我惊讶,因为在那个时候我只是安慰了一下您。」

    「致达米安·巴德尔·弗吕格尔殿下

    我将这唯一的相遇,视为最珍贵的珠宝,一直珍藏着。」

    事实如此,就是因为过去美好的回忆,才让这段恋情开花结果。

    这就是夏洛特想要向达米安传达的最重要的东西。好不容易走到这步的夏洛特公主,不断地把不满意的信件团起来扔掉,写好了扔掉,写好了扔掉。在被阿尔伯塔训斥后,便在一张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作为练习,再认真地把满意的文字眷写到另一张信纸上。薇尔莉特的任务也变成了指导公主的文章。虽然说情书的主要内容一直是传达夏洛特公主的心声,但是既然想要把真挚的心情用文字传达给对方,那么就需要努力写出富有魅力的内容来。夏洛特公主稚嫩的文笔也在薇尔莉特的指导下逐渐成熟起来,越来越让人赏心悦目。

    这就如同她日渐增长的爱慕之情。

    「致夏洛特·艾贝尔蕾雅·德罗赛尔殿下

    我认输了,我真的不是一个值得那么欣赏的男人,请不要对我抱有任何期待。世界上还有许多优秀的男性,在您日后的生活中肯定也会遇到更多出色的男性,我虽然是王子,但可以说是个粗人,不懂女人心,甚至可能会抛下您不顾就跑去打猎,我也知道自己不是个优秀的男人,所以我可能会让您的期待落空。」

    达米安王子这样的回应让所有人都明白了——

    在他看来,自己与夏洛特公主的婚姻不过是政治联姻。

    或许较为年长的他对于夏洛特公主曾有过同情,但是这个与男女的爱恋之情是完全不同的。

    但是尽管如此,夏洛特还是将自己的想法写在了信纸上。

    「达米安·巴德尔·弗吕格尔殿下。

    恕我直言,我收到过很多男性的求婚——

    从我十岁那年开始。

    请问您认为什么是优秀的男性呢?

    长相帅气?身份尊贵?

    对我来说,优秀的男性就是以真实的面貌对我,毫不掩饰,毫不虚伪。

    而这样的人,我只知道您一位。

    这就足够了——这样就好。

    如果您要去打猎的话,那我就跟着您一起去,请不要小看了德罗赛尔的公主。

    我在宫中受到的教育使我不输于任何男性。

    论长途骑马的话,我的技巧不在您之下哦。」

    情书刚刚发出,夏洛特公主就后悔了。

    ——为什么自己不能写出更可爱一点的内容啊……

    这样一来,自己的心声岂不是传达不到了?早知道就让薇尔莉特帮我写好了。

    要是阿尔伯塔能阻止我的任性就好了。

    但是现在就算哭闹也无法阻止情书送出去了。

    不仅是夏洛特公主,国民们也期待着达米安王子如何回应。

    「致夏洛特·艾贝尔蕾雅·德罗赛尔殿下

    哎呀,这真是太有趣了。之前我就这么认为,看来是没错的——我的新娘是个聪明强势的人呢。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王妃的,我会去接你的,我的妻子。」

    告示贴出后,人们的欢呼声响彻全城。

    不久,婚约书也送到了新娘所在的地方。

    一周后,两国举办了婚礼,新娘在国民的注视下前往了弗吕格尔。夏洛特·艾贝尔蕾雅·德罗赛尔,就像她十岁生日那年一样,穿上了白色的雪纺连衣裙。

    与那时不同的是,这次的连衣裙,是婚纱的样式。

    盛装打扮的夏洛特,坐在窗边,眺望着这个自己即将离开的祖国。

    「……」

    从房间的窗户向城镇里望去,街道上满是狂欢的人群,挨家挨户都挂起了两国的国旗,天空中纷飞着象征白椿和弗吕格尔蔷薇的双色纸片。

    「……薇尔莉特现在会在哪里呢?」

    阿尔伯塔一直注视着婚礼前坐立不安,自言自语的夏洛特公主。听到这句话,她回答道:

    「现在应该已经出国境了吧,真要说的话,在最后一封情书完成的时候,她的委托就算结束了。如果公主您强留她多呆几天的话,说不定会影响她后续的工作。」

    「真想让她看看我穿婚纱的样子啊。虽然最后她没能看到…现在的我已经不是那个会把王冠随处乱丢的爱哭鬼了,这也多亏了她拜托达米安殿下那边的自动书记人偶说服达米安殿下亲自来写情书。」

    「…虽然有违传统…但是按照原来的方式…是看不出互相之间真实面貌的。严格来说,这个颠覆传统的事件应该作为模范让历史铭记……」

    阿尔伯塔的话虽然有些直接,但是句句忠言。

    两人亲自书写情书的方式颠覆了历史,而自动书记人偶们写出来的优美文章也会被连带着镌刻在历史上吧。

    两人的情书里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令人心动的优美句子,字体也称不上美丽。

    「但是……」

    德罗赛尔的首席女官——已经七十多岁的阿尔伯塔苦笑着说道:

    「在我漫长的宫廷女官生涯中…这恐怕是能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情书了。是啊…真的是太美好了。」

    夏洛特公主惊讶地看着阿尔伯塔——这个平时只会说出严厉话语,自己母亲一样的女官。阿尔伯塔慢慢地走到了夏洛特公主身前,跪了下来,用自己饱经沧桑的手包裹着夏洛特公主戴着丝绸手套的纤纤细手。

    夏洛特公主的心随着握紧的手一紧。

    「夏洛特殿下,您还感到不安吗?」

    和之前严厉的态度大不相同,现在在夏洛特公主面前的是一张慈祥温柔的脸庞。夏洛特公主听了这话,一种说不出的寂寞感油然而生。

    「我很不安,非常不安,现在也快要哭出来了。」

    夏洛特公主带着哭腔说道。

    然后,她咬住了自己颤抖的嘴唇。

    「您可不能哭阿,好不容易把您打扮的这么漂亮。」

    「我想嫁给达米安殿下。」

    「嗯。」

    「可是我不想离开这个国家。」

    「……是。」

    「但是我最不想离开的…不是父王…而是你啊,阿尔伯塔。」

    夏洛特公主也紧紧地握住了阿尔伯塔的手。

    小时候感觉很厚实的这双手,现在也显得如此枯瘦。

    ——唉,我真是像个笨蛋一样,一直那么任性。

    现在——这个时候——一切似乎都变得不重要。

    夏洛特公主好想回到那个只会向阿尔伯塔撒娇的时光。

    自己的将来、不安,一切的一切,她现在都没有做过多的考虑。

    只想——回到那个一直被你照顾的童年时光。

    但是,夏洛特公主已经长大成人了。

    「虽然你叫我别哭,但是你自己却先哭了出来啊。」

    两个人紧紧地相拥。

    「不要哭了…你也哭的话,我会忍不住的。」

    「公主…您虽然是个麻烦的孩子…但要比我抚养过的任何公主都要聪明机灵。」

    「不要说了…呜呜…眼泪要流出来了……」

    公主那张被胭脂和妆粉精心打扮的脸上,划过了一道晶莹的泪珠。

    「夏洛特公主,您要幸福啊!」

    即使没有血脉相连,两人也从彼此的身上感受到了亲人般的温暖。

    将德罗赛尔与弗吕格尔隔开的大河上,一条小船缓缓飘过。阳光洒在绿茵茵的土地上。小船好不容易靠到了弗吕格尔边境的岸边上,一位女性给了船夫一些铜钱,沉默地走了下来。不一会,她便走到了一片开阔地。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位身着红色礼服,眼中闪烁着热情的女性。坐在大大的旅行箱上的女人,看到向她走来的薇尔莉特,挥了挥手。真是个美艳的女人啊。

    她有着一头黑色的卷发,戴着精致月牙耳饰的漂亮耳朵从头发里露出半截,如同紫水晶般的杏目也是她的魅力所在。带有蝴蝶结的礼服和她丰满的身躯异常搭配,礼服的前襟随意地敞开着,乳白的事业线若隐若现。

    站立起来的时候,高挑的身材十分显眼。

    这是两个类型完全不同的女人。如果说薇尔莉特是个如同人偶般的冰山美女,那么嘉德丽雅就是举手投足都表现出性感色气感觉的魔性美女。

    「嘉德丽雅。」

    「薇尔莉特。」

    两人叫着对方的名字慢慢走近。待两人走近后,比薇尔莉特高的嘉德丽雅唰的一下把薇尔莉特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

    「你怎么戴着这样的帽子?」

    「…是公主殿下送给我的,婚礼上所有女性参加者都要戴着这样的帽子。虽然我没能够参加,但就权当纪念品了。今天的天气也很不错啊。」

    「这个一定很贵吧…用白色的宝石来象征白椿花…真可爱呐。我说,这帽子能送给我吗?」

    「…容我拒绝。」

    「薇尔莉特你这次可是欠我一个人情哦,要说服达米安殿下可是不容易的。他觉得自己亲自给女孩子写情书什么的太难为情了,拼命地推辞。这个帽子送给我就当做是谢礼了吧。」

    嘉德丽雅向薇尔莉特送了一个飞吻,但是对方的表情根本没有变化。

    「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代替你接受几份委托可以吗?嘉德丽雅?」

    嘉德丽雅并没有回答薇尔莉特,而是把帽子戴在头上,吹着口哨,原地转了一个圈。礼服随着她的动作上下翩飞。

    「怎么样?」

    摆着pose的嘉德丽雅看起来对自己的美丽很有自信。

    「嘉德丽雅来戴的话很有成熟的魅力。」

    这样的回答和嘉德丽雅所希望的大相径庭。她尖声说道:

    「你直接说很可爱不就好了,明明自己就也是那样……虽然你这样的表情也不是不好…但是加上一点蕾丝和花纹……」

    「…嘉德丽雅的衣服上加点装饰的话,一定很适合你。」

    「我才不要,这是社长亲自为我挑选的衣服呢。」

    薇尔莉特看着嘉德丽雅那富有魅力的前襟。

    「前胸那里不打开不行吗?」

    「实际上这里没有扣子哟,这也是社长的兴趣。」

    「我觉得这样好冷……」

    「你说这里吗?嘛…虽然我也知道这是魅力所在…但是也是没办法…我说,我们就在这吃个饭吧。」

    「时间紧迫,我看就算了吧,现在应该尽快赶往下一个委托人那里。」

    「我说你这人真无趣啊,别光想着工作啊。你就不想和同事们搞好关系吗?我想吃肉了。」

    「…什么意思?」

    「要是你请我吃顿饭的话,就当你报答我这次人情喽。」

    「话虽如此…但是我现在的确很着急…」

    「啊!那朵花真漂亮!你看到了吗?」

    嘉德丽雅天真地向前跑去,薇尔莉特只能无奈地在后面追着她。

    「嘉德丽雅,请把帽子还给我。」

    「才不要,那样你肯定就先跑了。快看那朵花啊,真美。呐,让姐姐给你做个花环吧。」

    「……」

    「晴空万里…今天真是个结婚的好日子啊,你不这么觉得吗?」

    虽然已经听不见对岸的礼炮声了,但是金发的人偶还是回头望去。

    仿佛看到了那座浮在水面,宛如仙境般的城堡。

    「是啊…的确如此。」

    薇尔莉特轻轻地回答道。

    「是个结婚的好日子。」

    开满花儿的林荫大道上。

    并排行走的女孩儿们有着不输于花儿的美貌。

    广阔的大地一望无垠。

    两位自动书记人偶开始向着下一个主人那里出发。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