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后记」
    敬启,初次见面。你还好吗?

    我还是像往常一样。我曾经思考了很久,思考自己的人生道路,然后我走上了写小说这条道路。在那三年,我每年去北海道的神宫神社,向先祖们祈祷,“如果我能成为小说家,我不会介意我自己以后得不到任何人的爱。”这可以算是一个等价交换的形式。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着我一定要做些有意义的事,因此我进入了一个很倔强的状态。

    我一直坚持着。在第三年的正月,我去神社做新年第一次参拜,求神签的时候,我求得了一支“大吉”。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神签的力量注满,心中生起了某种预感。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今年会得奖。”我记得当时的我是这么想的。

    几个月之后,我收到了我自己的作品获得京都动画大赏的消息。

    “终于,我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在等价交换的压力下,我脱口而出。但在奔跑后停下,回首过往发生的事的时候,我意识到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样。

    薇尔莉特·伊弗加登把“爱”的几种不同的形式,传达到像我一样独自一人,认为自己不需要爱的人的手上。有很多人在作品出版的路上,奇迹般地助我一臂之力。突然间,我对我以前的决定感到羞愧。

    我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译者注。这里晓佳奈的话可能有些难以理解,译者梳理了一下,大概是,晓佳奈想着有朝一日成为小说家,为此不惜让自己得不到“爱”,让自己的灵魂一直孤独下去。而晓佳奈在《薇尔莉特·伊弗加登》得奖,受到了来自各方的鼓舞、帮助后,她开始燃起了新的希望,感觉到自己之前想的让灵魂一直孤独下去,也就是出卖自己灵魂的想法,很悲观、很幼稚。)我曾无数次地失败、哭泣。我曾经认为,如果我长大了,就不会流那么多眼泪了。但事实上,我成长成了一个更爱哭的人。

    现在我哭的方式和我小时候哭的方式的区别,在于我会把膝盖上的泥擦去,重新站起来,带着脸上的泪痕,继续全速奔跑,把这一切的苦难化为动力。我奔跑的速度没有慢下来。

    我注意到那些在我奔跑的时候一直注视着我的人,向他们投去了自己的感激之情。

    我所感受到的一切情感,都被灌注进了《薇尔莉特·伊弗加登》这个作品。

    这个故事并不是很美好。因为人生充满艰辛。我不希望明天到来。

    虽然我是那样想,但是每当那些意想不到的奇迹降临到我的身边的时候,我就会感动得忍不住落泪。

    我觉得它很美。

    如果可以,我想写更多这样的故事。

    如果你读到了不希望明天到来的地方,请不要放弃。我会支持着你。我也想得到许多人的支持。

    一起努力吧。

    那么,希望每个感到共鸣的人,都会享受到美好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