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巴尔特•罗恩与王国太子 第三章 单手剑竞技示范比赛 马奶酒风味炙烧羔羊肉
    1

    巴尔特在平常起床的时刻醒来。

    今天是武术竞技会的第四天,也是第四项竞技,即为持盾的单手剑竞技举行的日子。这项竞技的优胜者将与巴尔特进行示范比赛。

    巴尔特洗了脸,擦拭身体。拿起水壶倒了一碗水,缓缓将水饮尽。

    他走出房间后,往西侧回廊前进。离开宾客住处,在警备兵的敬礼下通过内门,走进种植蔬菜的区域,绿色对眼睛有益。

    巴尔特抵达外墙,向警备兵打了个招呼后爬上楼梯,站在城墙之上。

    风飕飕吹著,拂过他的白发、嘴边和下巴的胡子。

    往遥远的北方看去,可看见灵峰伏萨。在它的山脚延伸著一片模糊不清的绿色地带。那是人称大湿地的地区,相传大湿地中生长著许多稀奇古怪的植物,还有强大的亚人们及野兽横行无忌,更有错综复杂的水路及沼泽,是人们难以踏足的秘境。

    巴尔特稍稍将视线往下移,可以看见在距离城墙稍远的地方形成了一块野营地。这些是对比赛结果感兴趣的贵族们派来的联络部队。他们特地在此扎营,是为了从警备骑士的口中得知每天的比赛结果,再放出传令兵前往向主人通报结果。

    风很乾燥。或许今天会有点热。

    骑士前来巡逻城墙,对巴尔特恭敬地行了一礼后,与他错身而过。

    朱露察卡忽然从城墙内侧探出头来。

    「朱露察卡,你真是的。我不是说过了你这样会吓到警卫兵,不准你不爬楼梯,爬城墙上来。」

    「我不能让自己的技巧生疏了嘛,这跟葛斯的挥剑练习是同样的道理啦~」

    之后巴尔特为了探视月丹的状况,而去了马场。

    这里真是聚集了众多精良骏马,但是月丹的白色巨大身驱格外显眼。在月丹前进的方向上,其他马都会让出一条路,简直就是王者风范。

    克莉尔滋卡稍微晚了几步,跟在它的身边奔跑。克莉尔滋卡是多里亚德莎的马。在巴尔特一行人与多里亚德莎共同行动的期间,这两匹马相处得十分融洽。葛斯的马──撒多拉和它们感情不差,但或许是有其主人必有其马,它不常与其他马匹聚在一起。

    「巴尔特大人,欢迎您来到马场。」

    「喔喔,是马场长吗?月丹、克莉尔滋卡和撒多拉的毛色亮丽,看起来精神很好。你把它们照顾得很好呢。」

    「不不不,我才要感谢您送了我好酒呢。我第一次喝到这么高级的烧酒。而且马群们会如此乖顺,都是多亏月丹。」

    「哦?」

    「因为这里的马都是战马,性情火爆。马与马之间的冲突从来没停过。」

    「哈哈,原来如此。」

    「人类要是干涉太多也不好,马群间的秩序该由它们自己决定。」

    「嗯嗯,确实如此。话虽这么说,但要是发生令马匹受伤的冲突也很伤脑筋啊。」

    「不,只有这次完全没发生任何冲突。月丹才往几匹刁钻的马匹一瞪,转眼间,上下关系就定了下来,真是太精彩了。」

    「哦?」

    「马群之间只要有了老大,就不会引起纠纷了。要是有不肯停止作乱的马,我会威胁它,说我要去跟月丹告状,然后它就会立刻罢手。因为它们可受不了被月丹那么一瞪啊。哇哈哈哈!」

    「哈哈哈,真是有趣呢。」

    「话说回来,我听说巴尔特大人您今天要参加示范比赛,就在想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其实昨天有只羊(伊梅拉)的孩子断了脚,我就取了它的肉。请您到这边来,不好意思,地方有些脏乱。」

    巴尔特跟著马场长进入小屋后,屋内备好了看起来很美味的料理。

    「这是羔羊肉,用直火炙烤再浸泡马奶酒制成的。我听您提过,边境地带的早餐都吃得很丰盛,这里的早餐吃不饱。」

    洛特班城每天早上提供的早餐,是以面包、牛奶为主,再附上切成薄片的熏肉或水果乾。这些食物容易入口也十分好吃,但就是缺乏了一点饱足感。巴尔特心想这或许是大陆中央地带的习惯,早已放弃追求早餐的饱足感,不过今天是必须在示范比赛出战的日子。一大早就能饱尝肉品,正为他打了一计强心针。

    巴尔特咬了一口肉。当甘甜馥郁的肉片填满口中的瞬间,全身上下的肌肉彷佛都在欢呼。

    出生半年内的羔羊和成羊有著天壤之别,完全没有羊特有的腥膻味及涩味,而是被一股轻盈的甜味包裹著。但是在烤过之后,不仅具备恰到好处的嚼劲,还会散发出温和黏稠的香气。使劲一咬,肉化了开来似的崩解,滑落喉咙深处。胃脏也欢天喜地迎接它的到来。

    烤羔羊肉的火侯不好掌握。要是烤过头,会造成鲜美滋味流失,口感乾柴。而这道料理是在烤过之后,以浸泡马奶酒的方式来弥补这个不足。巴尔特推测,应该拿叉子在羊肉上戳了许多洞,以利马奶酒渗入其中。不然无法解释马奶酒的滋味怎么能如此深入肉中。一问之下才知道,其中还加了优格。

    这道料理大大地振奋了巴尔特的精神。

    2

    「时间到了。」

    负责带路的勤务兵来呼唤自己,因此巴尔特让葛斯和朱露察卡跟著自己往竞技场移动。

    两国的参赛者已进入休息处。南方休息区中,帕鲁萨姆方的骑士们正瞪著巴尔特。

    ──哎呀呀,真是杀气腾腾。

    个中原因他很清楚。想必是昨天的会谈一事传入了他们耳里。

    从他们的角度看来,这次会谈可能会发展为关乎下任国母的亲事。听到这个不知打哪儿来的局外人恬不知耻地站出来说媒后,心里不可能觉得痛快。

    即使巴尔特赢了,也不代表他们会加深对居尔南特的信任。但是一旦他输了,想必他们一定会议论纷纷,师父是这个样子,弟子的武德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说起来不合理,但是所谓的武人心态就是如此。

    而且他们很强大,这三天让巴尔特赞叹连连。即使是全盛时期的巴尔特,也很难说是否能跟他们相抗衡。

    但是巴尔特已做好了心理准备。既然不得不战,那唯有出手一战。他在手指和脸上涂了油,也仔细地按摩放松关节。他可不想在众人面前出糗。

    第四项竞技的比赛开始了。

    不晓得是不是气势影响了成败,第一战中帕鲁萨姆的参赛者在四战中取得三胜,最后分别摘下第一名及第二名。

    3

    裁判长宣布招待国代表将与优胜者进行示范比赛。

    巴尔特走下座位,前往武器放置区。

    一开始他拿起与过去常用的盾相似的鸢盾。但是除了有点过重之外,他觉得握把太细了。接著他拿起较大的圆盾,试著挥舞了一下。握把部分太过突出,感觉空隙太大,操作性不佳。再接下来,他挑了尺寸偏小的圆盾。它的握把够粗,很坚固;厚度较目测来得厚,看起来能充分吸收冲击。挥舞起来的手感也极佳。他决定用这个圆盾。

    接下来他开始挑剑。有一把剑的长度深得他心,他拿起来试挥了两下。虽然他觉得对现在的自己来说过重,但是挥得动。挥起来的手感相当顺,就选这把剑吧。

    当他把目光移开武器放置区,放眼环顾会场时,他发现会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他们的脸色和他挑选武器前时大不相同,全是一副困惑的样子。

    ──嗯?这气氛真诡异。

    对方参赛者完全没有前进到进行开场问候的位置,对裁判长说道:

    「裁、裁判长阁下,罗恩大人身上还是穿著皮甲,不用请他更换防具吗?」

    裁判长是葛立奥拉皇国的骑士,而两位副裁判长是帕鲁萨姆王国的骑士。

    「艾涅思•卡隆阁下。既然他已来到场上就位,就代表他已经准备好了,不劳你费心。」

    ──哈哈。因为他自己穿著金属全身盔甲,而我只穿著皮甲,所以才关心是吗?真是中规中矩。或许他是觉得打败一位身上连像样防具都没穿的老人,胜之不武吧。话虽如此,我只有这件皮甲。事到如此,我也没有意愿再穿上沉重的金属盔甲。

    此时,整座会场响起了一道宏亮的声音。

    「艾涅思•卡隆!别掉以轻心了!巴尔特•罗恩大人身上穿的那件皮甲,可是用他自己打倒的河熊魔兽毛皮制成的。前些日子,他在沙漠中与暴风将军(班萨尔•安特拉)对峙的时候,那件皮甲可是挡下了将军手上的黑色巨剑,还丝毫无损呢!罗恩大人以手甲击倒暴风将军,连剑都没拔就威风地扬长而去。你要知道,他身上的皮甲跟圣硬银(玛娜帝多)制成的神圣盔甲是同样等级!绝对绝对不能大意!」

    是帕鲁萨姆边境骑士团副团长──麦德路普•叶甘的声音。

    「什么?居然接下了暴风将军的黑剑,还平安无事?」

    「艾涅思•卡隆阁下,请你就问候位置。」

    在裁判长的催促之下,艾涅斯•卡隆走到问候的位置。

    「招待国济古恩察大领主领地代表──巴尔特•罗恩阁下。对手是第四项竞技优胜者,帕鲁萨姆王国的艾涅思•卡隆阁下。」

    两人配合裁判长的介绍,向主办人席次行了一礼。

    两人隔著十步的距离彼此相对时,裁判长对拿著筒钟的大会人员示意。锵!比赛开始的声音响彻会场。

    不愧是优胜骑士,艾涅思立刻转换好情绪,进入战斗态势。

    他是大约二十五岁,骨架健壮的精悍青年。巴尔特在比赛的空档看过他的长相。发色是略带灰色的黑发,嘴边和下巴的胡子十分硬挺,炯炯有神的双眼令人印象深刻。

    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还算强大,但是他太注意巴尔特的剑了。

    巴尔特毫不费力地缩短距离后,将剑往后一拉,把盾抵向前方。两面盾发生了轻微的碰撞,对方更加注意巴尔特的剑。

    巴尔特大动作地扭腰并向前踏出半步,用盾使劲压制对手。由于巴尔特的身高较高,所以演变成巴尔特往下方施压,压制住对手的局面。艾涅思的脚猛然一软,巴尔特的右脚向前踏出,利用左脚往地面重踏的力量,将盾向上一举,把对手击飞了出去。完整装备了铁制盔甲、盾及剑的骑士具有相当的重量,但是他轻飘飘地飞上空中。

    虽然他立刻落地,但是装备的重量加上被击飞的劲道,让他无法调整好自己的姿势,摔了个四脚朝天。

    巴尔特一蹬地,飞也似的追至对手身旁,将剑架上正要起身的对手脖子。

    艾涅思的头盔是用皮带将突出的护面罩绑在头盔本体上的款式。这种头盔和身上的盔甲间会有微小的缝隙。而巴尔特的剑分毫不差地抵在缝隙上。

    两位副裁判长举起了代表巴尔特的旗子,裁判长也举起了代表巴尔特的旗子并宣布:

    「巴尔特•罗恩阁下,一胜!」

    葛立奥拉皇国方爆出了喝采。

    4

    巴尔特伸出手,想要帮助他站起来。但是艾涅斯却拨开他的手,怒气冲冲地喊道:

    「居然突然用盾!你太卑鄙了!」

    ──哎呀,难道大陆中央地带的规矩禁止用盾攻击吗?

    巴尔特望向裁判长想提问,却看见裁判长以冷淡的目光直盯著艾涅思。

    「艾涅思•卡隆阁下,请你收回这句话并赔罪。巴尔特•罗恩阁下的行为没有任何问题。身为一个骑士,我不能当做没听到这句话,快赔罪。」

    虽然艾涅思还是满怀怒气,他还是站起来,瞪著巴尔特说:

    「我收回那句话,请您原谅。」

    「我接受你的道歉。」

    两人再次对峙。巴尔特只要再拿到一胜就赢了。

    对战的钟声响起。

    艾涅斯将盾护在左半边前方,把剑架在盾前,上半身则稍微前倾。这个动作应该是为了弥补攻击范围的差距。看来他是打算使出以刺击为主的攻击。

    巴尔特跟刚才一样将盾向前刺出。艾涅斯的注意力毫不松懈地放在巴尔特的盾和剑上。这样是不错,但他的脚边满是破绽。

    巴尔特稍稍收回右脚,再把上半身整体用力地往后一退。艾涅斯或许认为这是个好机会,左脚往前一踏,试图将剑往巴尔特刺去。巴尔特以左脚扫向他的左脚,似乎正好抓到艾涅斯将体重放在左脚的瞬间,使其彻底地失去平衡。

    艾涅斯慌张地伸脚想重新将姿势调整好,但是巴尔特用圆盾边缘狠狠地击打他的右手腕。艾涅斯耐不住痛,失手把剑掉在地上。他心下一惊,试图弯腰捡剑。巴尔特又拿著圆盾从旁边往他的头部敲了下去,使艾涅斯整个人摔飞出去。

    巴尔特立刻蹲下身子,用盾将艾涅斯的头部压制在地,等待判定。

    「巴尔特•罗恩阁下,一胜!胜者为巴尔特•罗恩阁下。」

    葛立奥拉皇国方又是一阵欢声雷动。

    当巴尔特转身面向主办人席次要行礼时,一旁的艾涅斯大声喊道:

    「裁判长阁下!再一次!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是示范比赛,没有获得两胜就得结束比赛的规定!求求您,再一次,请务必再给我一次对战的机会!」

    裁判长带著困扰的表情看向两位副裁判长。两位副裁判长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话来。众人面面相觑,脸上满是为难。裁判长看向巴尔特。

    ──嗯。从这位年轻人的角度看来,应该是无法接受自己居然连发挥力量、展现招式的机会都没有就败下阵。如果再对战一场能保全他的颜面,我也是可以奉陪。

    巴尔特和裁判长四目相交,微微地点了点头。

    裁判长向两国的主办人席次行了一礼,开口宣布:

    「依参赛者的意愿,再进行一次比试!」

    巴尔特没有在追加的这场对战中取胜的意思。已经够了,他已经赢了比赛。这下就保住居尔南特的面子了。目前为止,他已经做得超乎寻常的好了。

    两位参赛者就定位。

    ──哎呀,风向改变了呢。

    在边境的山岳地带,风向可说是瞬息万变。但是在奥巴河西岸的沙漠或草原上,一起风就会连续好几天都吹往同一个方向。今天一大早开始就吹著东风,但现在却转成了北风。巴尔特觉得风的温度也稍微凉了些。

    大会人员敲响第三次钟声。

    巴尔特没有丧失更多斗志,但也不执著于取胜。他心境平和地与敌人相对。

    相对的,艾涅斯却如火山喷发,散发出对于胜利的熊熊渴望。

    风速突然缓了下来。不对,不是这样。虽然实际上不是风速缓了下来,但巴尔特的感觉就是如此。艾涅斯的动作变得缓慢,巴尔特能够看清他接下来打算如何出剑。头部有个破绽。

    巴尔特无心攻击,却在举剑往前一刺时,击中了那个破绽。

    艾涅斯的脖子一沉,身体晃了一晃,接著砰地一声倒下了。

    「巴尔特•罗恩阁下!一胜!」

    ──哎呀?比赛是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的?

    巴尔特记得钟声响起的那一刻,也记得自己和艾涅斯对峙,并看见了他头部的破绽,却没有自己击中那个破绽的记忆。应该说,巴尔特没有出手打击对方的印象。

    艾涅斯没有起身的迹象,似乎完全不省人事了。药师们飞奔到他身边,开始进行救治。

    巴尔特向主办人席次行了一礼,走下场。

    两国的骑士们皆是安静得不可思议。

    5

    此时此刻,巴尔特的面前摆著烤熟的肉。今天的晚餐很特别。居尔南特从自己食用的食材中,挑选了这块肉作为祝贺巴尔特•罗恩大人胜利的贺礼。城里的厨房忙得不可开交。唯有王子的特别关照,厨师们才会帮忙以火烤这种费工的调理方式料理。

    巴尔特知道这是牛肉,不过这块肉跟至今尝过的牛肉有天壤之别。

    厨师切下的肉极为厚实。宽度较窄,与其说是肉片,更像是肉块,还摆了一些炒洋葱在旁边。表面只烤到略带焦痕的程度,但是这么厚的一块肉,如果只将表面烤到这种程度,里面应该只有半熟吧?

    巴尔特一刀往肉块切下。

    ──哎呀!这块肉跟至今吃过的肉都不同!

    巴尔特在刀子切入肉块时感觉到,切下去的手感跟至今吃过的肉完全不同。这块肉明明如此厚实又有分量,刀子却轻巧地没入肉中,手感十分轻盈。简单来说,这只能说明这块肉是极为上等的肉。

    巴尔特一刀切下,肉中间的颜色会让人以为它尚未煮熟。他切下一块肉,试著将它放入口中。那块肉放上舌头的触感跟生肉不同,没有生肉的黏稠口感。

    他轻轻地嚼了一下送入口中的肉。

    ──喔喔!

    肉汁在口中满溢开来。这才真的是人称「肉中之王(夫尔艾利翁)」的牛肉的肉汁,但又没有任何多余的味道,连咸味也淡淡的,肉本身的自然鲜甜一点一点地渗透出来。

    最令人惊讶的是它细致的纹理。如果说把至今吃过的牛肉,比喻成把粗绳般的肉和筋结合在一起,这块肉就可说是将丝线般的肉集结成块。

    这份惊天动地的美味,让巴尔特尝到了令人头皮发麻的感动。咀嚼了一会儿后,巴尔特一口将肉吞了下去,但是丝毫没有吞咽大块肉块时的压迫感。

    自从巴尔特来到洛特班城,开始吃牛肉后,他就非常中意牛肥肉独有的美妙滋味。然而,这块肉上没有看似肥肉的油脂。不对,这块肉上没有任何肥肉。但是它的肉汁却是至今从未尝过的美味──这才是牛肉真正的鲜美。由于它没有肥肉,巴尔特才能尝到肉本身毫无修饰的味道。

    这令人心荡神驰的美味,口感也相当浓郁。

    就是这个味道吗?这个味道才是真正的肉牛滋味吗?

    令人惊讶的还不止于此。

    肉的边缘附著了许多深咖啡色的酱汁,像是有人刻意浅浅淋上的。浓稠有光泽的酱汁给人难以形容的好印象。巴尔特用肉片沾取酱汁后送入口中。

    ──喔……喔……喔。

    这是巴尔特不了解的滋味,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酱汁中混合了甜味、辣味、苦味及浓郁的口感,既强烈又如此协调。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适合配肉吃了。居然有酱汁能如此突显肉的鲜美滋味。

    巴尔特专注地切著肉,沾取酱汁后再送入口中。他重复了这个动作好几次。然后「呼~」地呼出一口气,在心里重新品尝刚才入口的食物内涵。

    ──虽然这酱汁很美味,但是关键还是在于它的浓稠度。不论是多棒的酱汁,只要渗进肉中或淋在盘子上,和其他汁液混合在一起,味道就会被稀释掉。但是这酱汁因为质地浓稠,所以不会和其他汁液混在一起,而且能紧密附在肉上。虽然如此,却又不会渗进肉中,所以肉能保持肉的原味,酱汁也能保持酱汁的原味。嗯~真是太棒了。

    泥炖调理法的酱汁颜色和这种酱汁很类似,而且质地也相当浓稠。但是这种酱汁不像泥炖有各种滋味掺杂其中,而是一种优雅高尚的味道。

    巴尔特伸手拿起葡萄酒,这也是居尔南特送他的礼物。这是一支名为摩尔德的四十一年红酒。大口咽下红酒后,巴尔特感觉得出来,刚才还沉浸在肉味中的口腔及舌头,渐渐恢复了敏锐的味觉。这支酒的香气较为内敛,酒体饱满,苦味及涩味的平衡也恰到好处,是一支了不起的红酒,与肉及酱汁这等强劲对手相比也毫不逊色。

    眼看杯子里的酒变少了,勤务兵堤格再往杯中倒入红酒。

    巴尔特也让葛斯尝尝红酒。当他问这酒如何的时候,葛斯的回答是还不错。

    当巴尔特品著酒,享受比赛后的解放感时,门忽然被打开了。多里亚德莎冲了进来。

    「巴尔特阁下!真、真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我──不对,不止是我。您给大家带来了令人全身颤栗的感动,那位轻易打败我国强者的骑士,在您面前简直就像个孩子!」

    多里亚德莎一股劲地说个不停后,转而盯著巴尔特的手边。

    「啊!您在用餐?我真是失礼。」

    「不会,既然你都来了,也不需要匆匆忙忙地回去。」

    在巴尔特以眼神示意之后,荣加请多里亚德莎坐下来。

    「您在吃牛的史克亚鲁吗?真不愧是巴尔特阁下,吃的东西也特别高级。」

    「这个叫史克亚鲁吗?」

    「这是背骨两侧的肉。不管是哪种动物,这个部位都统称为史克亚鲁。牛的史克亚鲁又是另一个档次的东西了。还有人把史克亚鲁中更高级的部分称为奥•史克亚鲁以作区别。」

    「喔~这是居尔南特王子送过来的贺礼,祝贺我在今天的示范比赛中得胜。这应该就是你口中那个叫奥•史克亚鲁的部位吧?」

    「很难说呢,光只是看也很难下判断。」

    「这样啊。喔,对了。你知不知道这种酱汁叫什么酱呢?」

    「嗯?看起来很像随处可见的酱汁。」

    「这浓稠的质地是怎么调出来的?」

    「咦?那应该是加了面粉之类的东西吧?」

    「但是以面粉来说,这酱汁的口感太过滑顺,也看不出有面粉的粉末。」

    「粉末?不不不,要是看得见的粉末,就代表那是几乎没经过精制的面粉,或是没有搅拌均匀。所谓的高级面粉,质地是很光滑的。」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假设这个酱汁是用面粉调出浓稠感,那想必是巴尔特从未见过的高级面粉,还是经过精心处理的。大国的都市之中,是不是都对这么高级的面粉习以为常呢?如果是,那么到那个什么王都去一趟,或许也不是件坏事。

    「对了,我在挑武器的时候,为什么会场的气氛会那么诡异?」

    「啊?喔,那是因为大家都吓坏了。众人可是都看见了巴尔特阁下您单手拿起那把又长又大的剑,还轻松地挥来挥去。而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举起盾和剑的巴尔特阁下又展现了不同的境界。在那之前,我对那位骑士深恶痛绝,当时却突然觉得他好可怜。」

    「哈哈哈,你未免太夸大其词了,这马屁也拍得太过头喽。」

    「我哪有在拍马屁!我觉得那位骑士是位强者,但是一到与巴尔特阁下对峙的时候,他看起来非常没把握又不安。比赛一开始,巴尔特阁下一副就是这对手不值得您出剑的样子,用盾就把那个骑士击飞出去,赢得了胜利。第二击更令人觉得痛快。您用脚扫过他的起脚,顺势用盾压制对方,取得胜利。即使是击败了我葛立奥拉骑士的那位骑士,在巴尔特阁下的面前,就跟个孩子没什么两样。」

    「哈哈,一切只是凑巧罢了。他也是位本领不俗的骑士。」

    「我也知道他是位本领不俗的骑士,但是巴尔特阁下远远超出了他一大截。追加的那一击更让我惊为天人。您最后应该是秉持著骑士的仁慈之心,而出了剑吧。就一击,就这么一击!一击就定了胜负。那不是您用尽全力的一击,甚至也不是您仔细精准的一击。但是对对方而言,却是一次避也不是,接也不是的攻击。而且说起那一击的威力!明明您打到的是那个坚硬无比的头盔,对方却直接倒地不起!我们的心情就像亲眼见证武神下凡一样,只能瞠目结舌地看著这一切。」

    「那是我运气好。面对现役的精锐骑士,我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您这么说就错了!我之前就觉得巴尔特阁下您对自己的评价过低了。您自己都没发觉,您是个英雄吗?」

    ──说我是英雄实在太可笑了。但是,等一下。在多里亚德莎的眼里,或许我确实算是位英雄。毕竟我在她穷途末路的危机时救了她,还把她本来无望得到的魔兽头颅给了她。话虽如此,事实上是朱露察卡找到她的,而能击退骑士队,大部分是葛斯的功劳。而且告诉她魔兽所在位置的人也是葛斯,即使缺了我,那场战斗依然可以得胜。

    「明天的对战没问题吧?」

    「什么?喔喔,我当然没有疏于修行,虽然我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你这说法太含糊了。所谓没有料到会变成这样,是变成怎么样了?」

    「咦?您没听朱露察卡提起吗?」

    此时朱露察卡并不在现场,他回去吃饭了。

    多里亚德莎陈述了整件事的原委。据她所说,葛立奥拉皇国方的细剑竞技参赛者都是些不合理的成员。

    首先,第一位是玛吉斯德拉•各里。这个人会出现在这场竞技中是极为自然的事。他是男爵家的次子,很早就被发觉他具备剑的才能,他也是位公然宣言要以武艺建功的骑士。

    第二位是盖瑟拉•由地耶鲁。这位是即将满五十一岁的现任将军,有北征将军的别名。这个人选很奇怪,因为盖瑟拉已经参加过二十五年前的边境武术竞技会,而且夺得了第四项和第六项竞技的优胜。多里亚德莎表示,从来没听说过去曾参赛的人员再次参赛。

    第三位是奇利•哈里法路斯,是位近卫武术老师。他的身分是负责指导精英云集的近卫骑士们武术的人,而他也是教导多里亚德莎剑术的师父。这个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特别擅长使用细剑,可谓是高手中的高手。

    不管是盖瑟拉将军也好,奇利老师也罢,他们都不是需要为自己打响名声、建功立业的人。也不是到了这个时候,还必须参加边竞武术竞技会的人物。

    皇王选这些不合乎常理的人选,他的目的是什么?据多里亚德莎所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她的优胜。要是这三个人出场,他们肯定不会败给帕鲁萨姆王国派来参赛的年轻武士。只要对上多里亚德莎就故意输给她,没遇上就在对战中取胜。他们想用这种方式让多里亚德莎捡到第五项竞技的优胜。

    巴尔特哑口无言。

    ──她说对方得故意输给她,这么做不会损及这三人的名誉吗?皇王不惜祭出如此强硬的手段,也要让多里亚德莎阁下优胜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雪露妮莉雅公主吗?

    此时,巴尔特想起了朱露察卡的话。据说是宫中的高官所说的。

    「这头颅及毛皮就是最强力的佐证。心正之人啊!只要不放弃,必会得到救赎。历代圣上是想藉由这个奇迹的故事,告诉我们这个启示。如果这不算我葛立奥拉皇国的荣耀之证,那这算什么呢?」

    ──原来如此。皇宫是把她看成是安定民心、强化权力基础的好机会,所以才会想让多里亚德莎优胜,更提升她的荣誉。她崇高的荣誉成了皇王仁德之心的直接证明。既然如此,不管是以高压政策决定边境武术竞技会的参赛者,或是无视骑士尊严,故意让他们输掉比赛,这些事情对皇宫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

    据闻在葛立奥拉皇国中战争不断,人们相继死去,且赋税节节上升。由于皇王被视为从天而降的神,拥有绝对的权力,一旦臣子或人民背弃他,将会引起相当可怕的反动。多里亚德莎的活跃,正好能够证明皇王所统治的葛立奥拉皇国并未失去诸神的宠爱。反之,如果众所瞩目的多里亚德莎轻易地输了,不仅人民会感到失望,还会伤及皇王的权威。

    「起初我非常生气,也非常不甘心。但是,我后来决定换个角度思考。既然如此,我就要在第六项竞技中获得优胜,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不,不止如此。在第五项竞技的时候,我也不禁想拿出真本事穷追猛打,堂堂正正地摘下胜利。」

    第五项竞技是细剑项目,而第六项竞技是由第二项竞技到第五项竞技的第一名及第二名,共计八人进行争斗的综合竞技。

    「很困难。」

    葛斯冒出这句话。

    多里亚德莎几乎可以笃定能在第五项竞技中获得优胜。但是细剑这项武器不可能打得赢身穿重盔甲的骑士,她想在综合竞技中获得优胜可说是相当困难。

    「但是,我还是要去做。我不会让你的指导白费。」

    葛斯那对总是惺忪半闭的双眼微微睁开。他的眼眸平常是琥珀色的,但是此刻很接近黄色,代表他的情绪十分激昂。当这个男人心情真的激动起来时,瞳色会转为金色。朱露察卡的体质也一样,情绪亢奋时瞳色就会改变。原本浅咖啡色的瞳色会变成绿色。随著情绪或身体状况的不同,每个人的瞳色其实或多或少都会产生变化。但是这两人的显著变化算是十分稀奇。

    「我差点把要事给忘了。巴鲁特阁下,公主她非常开心。她没想过可以听到这么令人开心的话。她说自己开心得都要飞上天了,还一副很幸福的样子。她立刻让侍女到庭院里升起火堆,感谢太阳神对她的恩宠。」

    「令人开心的话的话是指什么话?」

    「居尔南特王子殿下不是说了吗?说他将在红色的索莉艾斯比花绽放的时节,寄出信件给公主。在雪露妮莉雅公主殿下的母亲大人娘家中,索莉艾斯比是作为女用家徽的花,雪露妮莉雅公主也继承了这个家徽。而且红色一词指的是燃起熊熊爱火的恋情。也就是说,居尔南特殿下是在透露将会提出结婚的要求。」

    「哦?那索莉艾斯比的花会在什么时候开花?」

    「应该秋天吧?在葛立奥拉的话,大约是快要进入深秋的时候才会开花。」

    那就是半年后了,而且就在册立王太子典礼结束之后。

    ──话又说回来,她居然知道该去感谢太阳神的恩宠。

    即使是对情爱很迟钝的巴尔特也知道这个。当贵妇爱上骑士时,会对那位骑士的守护神献上贡品或举行祭祀仪式。只要这么做,这位神祇就会让骑士的心向著自己。所以对骑士一见倾心的贵妇,第一件会做的事就是打听对方所侍奉的神祇。而居尔南特选择献上誓言的神祇则是太阳神克拉马。巴尔特心想,这真是位可爱的公主,接著突然在意起一件事。

    ──等等,雪露妮莉雅公主是怎么得知居尔南特的守护神的?

    守护神这件事不需要完全保密,但也不会轻易对人提起,毕竟要是被人拿去用在恶毒咒语上就糟了。雪露妮莉雅公主究竟是在什么时候,透过什么方法得知居尔南特王子守护神的?居尔南特是突然冒出来的王子,他的为人及能力等各方面的情报,连帕鲁萨姆国国内的人应该都几乎一无所知才是。

    ──真是位深不可测的公主啊。

    事实上,居尔南特也事先掌握了雪露妮莉雅公主的女用家徽,他的筹画安排可说是比公主更胜一筹,但此时的巴尔特想不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