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巴尔特•罗恩与王国太子 第六章 歌唱竞赛 久里葛黑茶
    1

    今天是竞技会最后一天,场内举行了歌唱比赛,并表扬各项竞技的成绩优胜者。

    早上出门散步,是巴尔特每天的例行公事。

    当他站在城墙上看著朝雾中朦胧的伏萨山影时,朱露察卡跑来了。

    「关于多娜的胜利判定一事,帕鲁萨姆那边正流传著一些负面谣言。似乎是担任副裁判长的人泄露出去的,他说本来希望在下判断前,跟裁判长稍微商量一下。你想想,裁判长不是葛立奥拉那边的人吗?所以就变成带有疑惑的判定了。有些人听到这个谣言,就开始闹了起来。」

    巴尔特听闻这件事后,完全失了刚刚的兴致。

    ──要是没亲眼看见比赛的人说出这种话,我还能理解。毕竟两人各自取得一分,单凭这点说起来应该算是平手。不过,这终究只能由没亲眼看见比赛的人说出口。在现场的人难道没看到夏堤里翁的杀手锏吗?那个招式可是会让人不寒而栗的啊!多里亚德莎成功引诱对方使出这一招,还打赢了对方,这是多么出色的应对和觉悟!如果那不叫胜利,什么才叫胜利?既然都被选为副裁判长,想必也是本领高强的人,亲眼看到那么一场堪比传说的对战,居然说出这种话?真是个蠢货!

    巴尔特一回到房间,居尔南特遣来的骑士正好也到了。

    「王子殿下说想与巴尔特•罗恩大人见面。」

    巴尔特单独跟著那位骑士离开了。

    「嗨,老爷子,不好意思把你叫了过来。今天有歌唱比赛,接著就是表扬仪式。不过,在这之前,我想问问老爷子对这次的武术竞技会有什么看法。」

    「你所谓的看法指的是哪方面?」

    「我想问你对各场比赛的印象,还有对每个项目比赛的整体感想。或是关于两国所有的参赛者,有没有醒悟或想法。」

    这虽然是个困难的要求,巴尔特还是照他的意思做了。简单来说,就是对比赛做出讲评。

    在巴尔特说到夏堤里翁与北征将军的比赛时,居尔南特的表情非常难看。因为巴尔特的评语点出夏堤里翁毫不留情地击碎伤者的手脚,这么做只显现他的出剑无情。

    在巴尔特提及第五天的比赛结束后,葛斯把夏堤里翁的弱点告诉多里亚德莎,并传授招式给她时,居里南特很感兴趣地听著。巴尔特再以「比赛后,多里亚德莎阁下曾说过……」这句话为引子,说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受到诸神宠爱的女孩是吗?嗯……」

    「就我看来,论实力,夏堤里翁阁下绝对在她之上,这是一场双方都使尽了浑身解数的精彩比赛。只不过,多里亚德莎阁下的剑术出现急剧成长,扰乱了夏堤里翁阁下的判断,我认为这一点是导致最后胜利的原因。而多里亚德莎阁下在引他使出三连击,并躲过两击之后,以护颈挡下第三次攻击,她的这份勇气当然也值得赞赏。」

    「嗯。」

    「我比较在意的是帕鲁萨姆参赛者们之间的气氛。可能是我多虑了,但坦白说,我很担心帕鲁萨姆的骑士们是如何看待夏堤里翁阁下的败北。」

    「喔,这个嘛。一种米养百种人,想必会有很多不同的看法。」

    「此外,恕我僭越,我很期待能看到夏堤里翁阁下在这场比赛学到东西。如果他能以正面的态度去面对这场败北,对他而言也会是一种福气。」

    「您说中了我的想法,我也很期待看到这部分。我作梦都没想到,那家伙居然会输,不过还好有让他参加比赛。我希望能够让那家伙看看世界更辽阔的一面。喔,茶来了,我也叫人准备了老爷子的份。喝吧!」

    这是一杯热气腾腾的黑色茶水,冒著一股令人心痒的刺鼻香气。巴尔特小心高温,啜了一口后,发现它喝起来非常苦。

    「哈哈哈,我第一次喝的时候也是这种表情。但是习惯了,就会上瘾喔。这是用南方一种名为久里葛的树木结出的果实熬的茶。让久里葛果实完全乾燥后,它会变得硬梆梆,进口时也是以这种形态进口。把它慢慢蒸上一日再拿去乾煎,得一直煎到它完全变黑为止,然后拿去泡水一个晚上。待去皮之后,把水换过再泡半天,再慢慢熬煮半天,最后把煮出来的汁液滤出。最后把那汁液加热之后,就成了现在这杯茶的样子。」

    看来是非常费工的一种饮料。巴尔特试著再喝了一口。虽然一样很苦,但是在苦味的最后中带著复杂的香味,是有点类似上等红酒的香味。或许是心理作用,身体好像暖了起来。

    「名为王都的地方木材严重不足,柴火非常昂贵。但是在大家灵活变通后,王都出现了这个东西。」

    居尔南特王子拿出来的东西是绿炎石(里耶•巴葛古)──是从绿炎树的树液提炼出来的燃料。

    「树液可在某座山中采集,而且可以采集到惊人的数量,品质也很稳定。这座山位于距离王都相当遥远的西方。那一带的山系是绿炎树的宝库,而中原地带的主要各国各自拥有自己的山。」

    久里葛茶有种难以形容的余韵。虽然跟酒不太相同,但是有某种迷醉感和爽快感。原来如此,在习惯这味道后,感觉确实容易上瘾。

    「嗯,绿炎石无论用在什么地方都很方便,您带点回去吧。」

    巴尔特收下一袋绿炎石,就回去了。

    「葛斯,有人送我绿炎石。需要的时候拿去用吧。」

    葛斯连头也没点,一直盯著装著绿炎石的袋子。

    2

    悠闲地用过早餐后,巴尔特在人员带领下前往比赛会场。他身后还跟著葛斯和朱露察卡。

    巴尔特走在半路上,有人在中庭向他攀谈。

    「巴尔特•罗恩大人,我是葛立奥拉皇国的骑士,名为奇利•哈里法路斯。在此想跟您致上简短的谢意。葛斯•罗恩阁下,我也要向您道谢。」

    「喔喔,哈里法路斯大人。您的武德让我深感敬佩。」

    「哈哈哈!真是不好意思。请您叫我奇利就好。哎呀,真没想到,多里亚德莎阁下居然想在综合竞技中取得优胜。不仅如此,我听说要是没有您,边境地带早就是个残尸遍野的地方了。我在皇都再次见到子爵时,她已经是判若两人。我对您深怀感激。」

    「您是否看见了帕吉娜花开的那一瞬间?」

    帕吉娜扎根于泥土之中,这种植物长大之后,它的花苞会突出水面。而它的花苞不是缓缓绽放,而是在某一天的破晓时分,突然开出大朵的花朵。据说开花的瞬间会发出拍打水面般的啪沙声响。当然,巴尔特这句话指的是剑术在一夜之间达到新境界的多里亚德莎。

    「喔喔!喔喔!当然看见了!我确实拜见了这一幕。」

    「几位聊得挺开心的嘛。」

    向他们搭话的是担任裁判长的骑士。

    「巴尔特•罗恩大人,我是葛立奥拉皇国骑士,霍尔顿•坎伯。请多多指教。哎呀,裁判的工作结束后,终于能和你们聊上几句了。葛斯•罗恩阁下,您让我们明白了这世界上真的是有神技这回事。」

    「坎伯大人,今天的比赛不是由您担任裁判长吗?」

    「不不不,巴尔特阁下,我哪有能耐去当歌唱裁判呢。歌唱部分会由专业的裁判进行判定。」

    歌唱比赛中,将由两国分别派出四位参赛者,每人各自高歌一曲,在八首曲子都唱完后进行判定。歌手们精通各国的古今歌曲,会各据不同场合选出适当的曲子,并在演唱过程中视情况更改或添加歌词。个人音质及歌唱技巧的优劣不用说,演唱当下的即兴演出也是评分的要点,裁判由两国各自派出两人。虽说最后将透过这四人的协议,决定将胜利颁给哪个国家,但是事实上,几十年来都一直维持著两国平手的形式。

    「毕竟为期六天的比赛令人情绪高昂嘛。所以用歌声来缓和大家的心情,再用平手的形式做整体的结束。」

    「就凭歌曲那玩意儿能缓和人的心情吗?说起来,有必要缓和吗?既然是比武艺,就该勇猛、疯狂、激昂地大干一场啊!」

    是北征将军盖瑟拉•由地耶鲁,他的个子比巴尔特还高大。

    「喔!原来是巴尔特•罗恩阁下!我是盖瑟拉•由地耶鲁。我看过你的示范比赛!哎呀,真是令人钦佩!我好久没看到真正的武人啦!晚点可得跟你好好喝几杯!」

    从他豪迈大笑的姿态中,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状况不佳,或是曾在比赛中受过重伤。在最前线作战的骑士就得像他这样。他的声音真的很不错,穿透力极强,能为士兵们带来安心感。一个将领约有多少器量,听其声音就可略知一二。这个男人毫无疑问是位优秀的将领。

    3

    大会人员、裁判、两国参赛者及随从进入了城中大厅,主办人也就座。除了主办人的护卫及大会人员之外,任何人都不能带剑进入此房间。巴尔特也未佩戴任何武器,但是葛斯作为他的护卫则佩了剑。

    参加歌唱比赛的骑士们站了出来。

    葛立奥拉骑士穿著染有白色花纹的蓝底盔甲外衣,配上缀有银线刺绣的腰带。盔甲外衣的整体长度和袖子都很长,外衣底下并未穿著盔甲。

    帕鲁萨姆骑士则穿著染有黄色花纹的黄底盔甲外衣,配上缀有金线刺绣的腰带。基本设计和葛立奥拉是相同的。这应该是参加歌唱比赛的服装吧?

    葛立奥拉的骑士及随从站在北方,帕鲁萨姆的骑士及随从则是站在南方,也就是入口的方向。居尔南特和雪露妮莉雅坐在西方,而巴尔特则落座在东方。

    大厅中央,四位穿著蓝色盔甲外衣的歌手,与四位穿著红色盔甲外衣的歌手皆静止不动,互相面对彼此,

    虽然这座大厅面积相当宽阔,但里面却塞了超过一百八十个人。

    裁判宣布比赛开始,朗声念出八位参赛者的名字。

    第一位骑士向前走了一步,在向主办人席行了一礼之后,开始唱了起来。他穿著蓝底外衣,也就是说这位是葛立奥拉的第一位参赛歌手。

    柔和的男中音声线演唱著歌诵天地自然的颂歌。诸神恩德让大地隆起,形成山岳。水从大地的裂缝中喷涌而出,形成湖泊。风吹拂使森林成长,雨滴落下形成河流。歌曲以令人感动的方式描绘著创造世界的过程,起伏较少的歌唱方式,给人带来深邃安宁的感觉。

    唱到最高潮时,他轮流转换高低音吟唱。高音澎湃激昂,有如展现风、云及雨的变化。低音和缓有如轻诉,有如展现不可撼动的大地自然变化。明明只有他一个人在唱,但是确实唱出了两种高低不同的旋律。真是位歌艺精湛的歌手。

    这首歌的最后,以人乃是接受了神的爱,才得以降生于大地这个概念做了结尾。

    接下来是身穿红底外衣,也就是帕鲁萨姆的第一位歌手向前一步,在向主办人席行礼之后,开始演唱。低沉浑厚的男低音,交织出一首灰暗阴森的歌曲,它的题材是野兽,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野兽在大地横行的景象。歌曲先以阴郁的歌声开头,接下来才渐渐开始愈发雄壮有劲。

    此时人类诞生了。简单来说,他延续了葛立奥拉的第一位歌手所用的题材。人类虽然惧怕野兽,依然团结起来为了生存而战。不久后,已然茁壮的人类们将野兽逐出草原,建立起了国家。这首曲子到此就结束了,接著轮到葛立奥拉的第二位歌手上场。

    甜如蜜糖的男高音演唱的是一首情歌。青年骑士踏上旅程,他感谢天地自然的恩泽,并透过与野兽们的战斗磨练武艺。后来他邂逅了一位少女,从此坠入爱河。人与人之间相爱的疯狂、被爱的喜悦,以及共结连理的欢喜之情,骑士在这些段落间变换自如,用他明亮的高音唱出了丰沛的情感。

    接下来换帕鲁萨姆的第二位歌手登场。他接著前位歌手的故事唱了下去。两人结为连理之后,生了九位男孩。然而九位都胆小怕事,不论是野兽或是盗贼来袭,就只会吓得浑身颤抖。接下来他们生了一个女孩,九位兄长将妹妹培养成一位骑士。自此以后,这个国家演变成由女性担任骑士来保护男人的情况。

    这首歌很明显是在嘲讽葛立奥拉和多里亚德莎。他这是在揶揄葛立奥拉是座懦弱的国家,居然提拔区区女人为骑士,还让她成为武术竞技会的代表。

    巴尔特感到既愤怒又错愕。

    巴尔特至今依然不明白,女人当骑士有什么意义。

    成为骑士,代表必须为了保护家人、家臣及领民而战。必须奉主之命前往战场,与敌人互相厮杀。女人不需要做这种事,男人与女人的身体构造不相同。女人被赋予了生儿育女的任务,是一个被守护的角色,而非上战场的角色。

    然而,多里亚德莎是在两国主办人的许可下,得以参加这场比赛。而且多里亚德莎也在众人面前打下精彩的一战。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居然用这么阴险的手段进行报复。

    葛立奥拉众人的表情都极为难看,裁判们也是满脸困惑,但是他们无法在此时中断比赛。

    接下来轮到葛立奥拉的第三位歌手。

    他脸上挂著爽朗的笑容,以轻快的男高音唱起一个故事。故事内容是在北方森林长大的雌性狐狸,接连打败了南方草原的强大猛兽们。而狐狸最后打倒的,是一只满身雪白,长著黄金色鬃毛的年轻狮子。而这头狮子是草原之王的儿子。

    这狮子指的是谁已不言而喻,帕鲁萨姆众人听了这首歌都脸色大变。自己国家的达官贵族,又是担任近卫队队长的这号人物受到侮辱,肯定非常不甘心。

    帕鲁萨姆的第三位歌手所演唱的内容,说的是雌性狐狸背后,还跟著年长的熊和狼以三对一的形式进行打斗。照惯例是武术竞技会是年轻骑士云集的比赛,他这是在批判对方居然派老练的骑士前来参赛。

    葛立奥拉的第四位歌手开始演唱,他唱的是一位驽钝骑士尚未发觉自己已经失恋,还必须寻求女神的引导。这可说是在嘲弄对方,事已至此还在追究参赛者的出场资格,真是太没出息了。

    在这首歌唱完之前,有位个头特别高大的骑士,缓缓地从帕鲁萨姆的歌手们背后走了出来。他长著一张马脸,彷佛长在脸庞两侧,眼尾上扬的双眼眯成一条细缝。牙齿斑黄且如利爪般锋利,体格削瘦如柴。

    是骑士苟斯•伯亚。

    他带著的气息暴戾,细小双眼的眼尾因愤怒上扬。

    这位长相特殊的巨汉一逼近,使葛立奥拉的第四位歌手不禁停下歌唱,向后退了一步。

    这时,从他背后果然也走出一位彪形巨汉。

    是北征将军盖瑟拉•由地耶鲁。

    两位堪称高耸入云的巨人站在大厅中央,瞪视著彼此。

    不止他们两位。两国的骑士们表情都非常严肃。

    再看看裁判们,他们或许是不擅应付这么暴力的场面,显然都吓坏了。

    骑士为名誉而生。若说得通俗一点,失去面子就等同于失去一切。眼看主家遭到侮辱,没有一个骑士会默不作声,坐视不理。一旦坐视不理,就会让该位骑士颜面全失。虽然是轮流吟唱的形式,但事态已经演变成近似在批评主办人──也就是两方王家的情况。怒气冲冲的骑士们是不会退下的。

    巴尔特四处张望,想看看翟菲特此时正在做什么,却不见他的人影。巴尔特后来才知道,其实这一天,盖涅利亚王的使者突然到访洛特班城,翟菲特去接待他们了。

    巴尔特心想,那就找葛立奥拉皇国的边境骑士团长──泰德•拿威格的身影吧。

    找到了。

    但是没有用。别说打圆场了,他和骑士麦德路普正大眼瞪小眼。

    他又猛地往贵宾席一看,居尔南特脸上挂著笑容。

    巴尔特心想,这下糟了。居尔南特的情绪显然已来到爆发边缘。他随时都可能吼出骇人的怒骂声,痛斥两国骑士一番。万一演变至此,就真的不是举行表扬仪式的时候了。而说到此举是否能提升居尔南特本身的评价?大概只会造成反效果。

    巴尔特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

    4

    巴尔特站起来后唱起歌来。他以略微低沉的嗓音开头。

    「骑士啊(可尔德葛斯)!」

    「骑士啊!」

    这是少年时期,流浪骑士教他的歌,歌名是「巡礼的骑士」。

    巴尔特的歌唱得不好。不过他拥有壮硕体格,又是曾活跃于战场的指挥官,声音极为宏亮。不带半分强硬气势的木讷歌声对勇猛骑士们的内心造成了影响。

    「骑士啊!活于誓言之中吧(可尔德葛斯•德西•由路•塔拉)!」

    有几个人惊讶地看向巴尔特。其中一位是北征将军盖瑟拉•由地耶鲁。巴尔特以徐缓的三拍节奏开始歌唱后,有一小节抓住了他的心。

    「盖瑟拉,骑士这等身分是要活于誓言之中。正因为这个世界有许多不讲理之处,所以更显骑士誓约的珍贵。」

    告诉他这句话的是一位红发骑士,也是他的引导人。红发骑士不是一位强大的骑士,但他正是贯彻誓约的骑士。

    这首歌让盖瑟拉想起了红发骑士。盖瑟拉是后来才跟巴尔特提起这件事。

    巴尔特继续唱下去。

    「你的足迹将被刻划在此。」

    「在那水源乾涸的谷底。」

    「在那冰冻的山巅上。」

    穿著骑士装备行军是种苦行。每一天都和荣光及赞赏无缘,每一天都平凡且充满痛苦,但是红发骑士带著骄傲,不断持续这样的苦行。他的背影教会了盖瑟拉坚守誓约的意义。

    「为主讨伐不义之人。」

    「打倒万恶妖魔。」

    「守护人民安宁。」

    「你的剑将为此高举。」

    没错!所有骑士的战役都必须奉献给主。

    主。

    主是至高无上的无名之神。据说人们必须到了庭园(莱岩)才会得知祂的名字。

    骑士举剑杀敌不是为了地上的荣耀,而是为了顺从主的心意,为主奉献。了解这份荣誉的,只有无名之神。而这指的不就是骑士吗?

    巴尔特一路以徐缓的中低音行云流水般地吟唱著,就在此时,突然转为高音铿锵的旋律。

    「赞颂吧(巴塔里焉)!」

    盖瑟拉将军感觉到一股冲击,彷佛有人正捶击著胸口。

    接著,巴尔特重复唱起这段由两个高音节所组成,完全一模一样的旋律。

    「赞颂吧!」

    盖瑟拉已无法忍住眼泪。他瞪大双眼,流著眼泪等著听歌曲的后续。如同水由高处向低处流一般,每个音符彼此交融,流入了盖瑟拉的心。

    「年迈之杖将冒出新芽。」

    「逝去的勇士将再次复活。」

    在偏僻的村庄里,红发骑士为保护村民而死。他的武勋没有受到奖赏,也没有受到歌颂。但是神不会忘记他的战斗,所以才会告诉人们,勇士不久后将再次复活。红发骑士将被迎接到骑士庭园(可尔德葛特•莱岩),等待复活的那一日来临。那位骑士的家系将东山再起,世世代代享尽荣华。

    「神之宝座将为你敞开(欧•迪•恩•罗)。」

    「神之宝座将为你敞开。」

    透过强而有力的三连乐句,降至中低音域的歌声令人感动地再次高扬起来,朗声唱出约定之词。

    接著歌曲进入第二段。

    「骑士啊!」

    「骑士啊!」

    「为神圣任务而活的骑士啊(可尔德葛斯•德西•欧•芙拉)!」

    令人惊讶的是,有一些人跟著巴尔特的歌声开始哼唱──是那群参加歌唱比赛的参赛者。他们经过多年的音乐训练,只要听过一次,就能记得歌曲的旋律。不,不只是哼唱。第一位蓝衣歌手及第三位红衣歌手,居然唱起了第二段的歌词。裁判们也闭起双眼吟唱著。虽然他们的歌声较为细微,彷佛还在摸索著歌曲的音调,但显然知道歌词的唱法。

    「你的悔恨将被刻划在此。」

    「在那遍地尸体的荒野。」

    「在那遍地腐肉的山丘。」

    很多骑士听到这段歌词,都觉得胸口一紧。有许多人都是在歌曲结束后的宴会上,才告诉巴尔特这件事。

    其中最为激动地诉说著过去回忆的人,居然是帕鲁萨姆那位马脸的巨汉骑士。

    他──苟斯•伯亚虽然流著骑士的血脉,但是因为贫穷,本来应该无法成为骑士。但是他与生俱来的怪力获得主家的认可,才成为了骑士。由于他长得丑,大家都喊他怪物,也一直交不到朋友。正因如此,他才拚命地完成任务。但是,不论他变得多强,也无法保护所有人民及士兵。苟斯常被派遣到艰困的战场,自己虽然也受了伤,但也将众多敌人化为尸块。然而,结果却是他无法保护到的人们尸体堆积如山,他只能在这其中哭肿了双眼。

    「手臂负伤、双腿无力。」

    「长枪与斧皆已毁去。」

    无论是怎么样的怪力都有极限,一旦力尽就无法再战斗下去。苟斯买不起精良的武器,常常都是将手边的武器用到不能再用为止。他深深明白,失去战力的自己毫无价值。当他无法动弹的时候,连部下们都以不屑的眼神看著他,这让他非常痛苦。

    「失意与怨恨的眼神。」

    「落在你的背脊之上。」

    这段歌词唤起苟斯心中最残忍的记忆。

    他驱赶敌军,救了某个村庄,得到了众人的感谢。少女帮他进行治疗,还带著微笑献上花朵。对于长得一副怪物般的异常样貌的苟斯来说,这些成为了无可替代的回忆。

    半年后,苟斯再次到访这个村庄。这次却是为了放火烧村,杀光众人。因为村里遭到了死灰病的侵袭。

    村人的恸哭声及叫骂声,至今依然缭绕在他耳边。家家户户在熊熊烈火中崩塌,不知道那位少女是否也在其中?

    现在他被安排成为伯爵家的养子,坐拥精良武器和优秀的部下,但是内心的痛楚却从未减弱。

    「赞颂吧!」

    第二次唱到这段歌词时,有许多骑士跟著唱了起来。

    坚毅的歌声打动了苟斯的心。但是,像我这种人,究竟该赞颂什么呢?

    这段提高两个音调的旋律不停重复著,有更多骑士纷纷跟著唱起来。

    眼前这位像熊一般的骑士,也正流著眼泪,他定睛看著苟斯,用尽全身力气唱出这一小节。

    「赞颂吧!」

    忽然间,苟斯注意到这句歌词真正的意思。

    是我。

    大家是在赞颂我。

    干得好!辛苦你了!你值得获得如此赞颂。

    杰出的勇士们正齐声对他这么唱著。

    苟斯再次忍不住流下了泪水,边哭边唱。他知道自己是个音痴,但还是努力地唱著。熊一般的勇猛骑士啊!既然你如此赞颂我,我也向你表达赞颂之意。他心里这么想著。

    「年迈之杖将冒出新芽。」

    「逝去的勇士将再次复活。」

    被制成长杖的树木不可能再长出新芽,逝去的人们也绝不可能再次复活。

    啊啊!但是!

    在神座之前,枯木也会冒出新芽,死者也能带著微笑复生吧。

    那么请代我拯救那位少女。是否能请神让那位少女复活呢?

    「神之宝座将为你敞开。」

    「神之宝座将为你敞开。」

    在哪里!神之宝座在何方?

    如果真的存在,如果神之宝座真的存在,我将不惜千辛万苦也愿意前往。抵达之后,我有一个请求。

    歌曲进入了第三段。

    「骑士啊!」

    「骑士啊!」

    「巡礼的骑士啊(可尔德葛斯•史克鲁•诺•布鲁巴)!」

    居尔南特和雪露妮莉雅也站了起来。居尔南特朗声跟著巴尔特歌唱。在他小时候,巴尔特就曾唱过很多次给他听,所以他当然也知道这首歌。

    「你的功勋将被刻划在此。」

    「在那众人的心中。」

    「在那战争女神(爱朵菈)的纯白羽翼上。」

    骑士为了主家搏命一战。主家赞赏他的功迹,赐予领地及赏赐,而骑士的家系得以繁荣昌盛。不过,骑士之战必须高洁正直。假造荣耀之人,诸神们都看在眼里。主人若是没有对家臣的付出做出正当的赏赐,人民也都心知肚明。骑士刻划出虚假功迹时,爱朵菈的纯白羽翼会被复仇及断罪染成黑色。卑劣骑士的家系会就此断绝。

    「此时恩宠泽被大地。」

    「所有的痛苦将得以疗愈。」

    「神之奇迹降临的那个早晨。」

    「祂们将实现最后的约定。」

    歌唱只是一种共鸣作用。大家可以尝试站在歌艺精湛的歌手身边,他们的歌声将会让人感到胸口一震,全身的血肉骨骼都一同震动。跟著哼起同一首歌时,很容易被他们的歌声带著走,彷佛自己也能像个名歌手,唱出美妙的歌。同声齐唱这件事也等同对彼此造成影响。

    此时,在声音传递良好的石造房间中,有些骑士张开双手,有些骑士挥著拳头,用自己喜欢的姿势唱著同一首歌。他们的歌声一同响起,不仅融为一体且互壮声势,让在场所有人的情绪都非常激昂。

    所有骑士都曾看过这首歌的歌词。不论是葛立奥拉还是帕鲁萨姆,在王宫里都设有名为骑士之间的房间。这是在举行骑士就任仪式,或是追封已就任完毕的骑士位阶时所使用的地方。简单来说,只要是为国家服务的骑士,必定都曾经进入过这个房间。房间天花板上刻划著许多历史画面,其中一角就刻著这首「巡礼的骑士」的歌词。

    不过,直到巴尔特•罗恩开口唱出这首歌之前,没有人知道这首歌其实配有旋律。

    「赞颂吧!」

    「赞颂吧!」

    大厅中,一群魁武的骑士们并肩站著,呼吸的节奏全面一致,如拉满弦的弓般铿锵有力地唱著这一节。惊人的共鸣撼动了整座城,接著大家将声调放缓,彷佛恩宠将由天而降一般,开始唱起了下一小节。

    「年迈之杖将冒出新芽。」

    「逝去的勇士将再次复活。」

    人人脸上无不挂著泪水。他们细细回想著自己的回忆,发自内心地唱著这一首关于神承诺的复活及重生之歌。

    没错,歌就是神的话语。人们突然听见神的福音凝聚成形后,成了歌曲。骑士们笃信这份牢靠的承诺,一直走到了今时今日,他们的这份真诚情义就化为了歌曲。

    「神之宝座将为你敞开。」

    「神之宝座将为你敞开。」

    欧•迪•恩•罗。

    欧•迪•恩•罗。

    所有人的声音合为一体,以宏亮高昂的歌声唱完了这一小节。最后一个音持续了很久很久。由歌声衍生而出的恩宠充满了整个房间,空气和内心都还在震荡著。

    这首歌唱完的时候,每个人都在哭泣。一边哭,一边与某个人拥抱。

    盖瑟拉将军和长著一张马脸的苟斯•伯亚抱在一起。

    本来想冲出来阻止盖瑟拉的奇利•哈里法路斯,现在和第一位红衣歌手抱在一起。

    第一位蓝衣歌手和第二位红衣歌手抱在一起。

    第二位蓝衣歌手和第三位红衣歌手,第三位蓝衣歌手和第四位红衣歌手也抱在一起。

    第四位蓝衣歌手,由于左右都没有可以拥抱的对象,就抱住了柱子。

    居尔南特和雪露妮莉雅则是看著彼此,交换了微笑。

    5

    一位裁判走出来,高高举起右手。周围的声音立刻减弱,过了不久,全场都静了下来。

    裁判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

    「我们都说,边境地带是文化落后之地,事实也是如此。但是,另一方面,也有人是这么说的──正因为是边境地带,才留存了古时的优良风气。我们今天也明白到这个说法是千真万确。巴尔特•罗恩大人教我们唱的这首歌,已经失传了许久。这是一首不该失传的珍贵歌曲。不过,托巴尔特大人之福,它将不会再次失传。

    而且我们也藉此了解到,歌唱会成为骑士武艺的其中一环、这场武术竞技会的最后一种竞技是歌唱的原因,还有演唱歌曲本身的真正意义。

    关于今日的歌唱比赛,我们决定让胜者从缺。葛立奥拉、帕鲁萨姆都不适合得到这份荣耀。话虽如此,我们也不能让非参赛者的罗恩大人成为胜者。

    然而,各位应该都听过『歌唱骑士』的名号吧?在古代神话中,有一个出现在古代战场上的『歌唱骑士』的传说。只要听过他唱的歌,同伴们会勇气十足、士气大振,敌人则会吓得颤抖不已。负伤倒地之人将会复原并重生,比之前更加英勇作战。过往在大国的歌唱比赛上,都会比照这个传说,将这个名号赠予歌艺独一无二的歌手。但这也是过去的事了,已经超过百年以上不曾出现过『歌唱骑士』。

    此刻,我在这里提议!以帕鲁萨姆、葛立奥拉两国代表,以及两国的诸位骑士大人之名!将『歌唱骑士』此一名号赠予帕库拉的骑士巴尔特•罗恩大人!」

    盖瑟拉将军将右手举至与肩同高,将手掌面向前方并开口表明:

    「赞成(萨朗)。」

    苟斯也伸出手掌宣示:

    「赞成。」

    每个人都同样表示赞成。

    不久后,会场中响起如暴风雨般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