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巴尔特•罗恩与王国太子 第七章 骑士们的宴会 牛肋排与麦酒
    1

    于是所有的竞技都结束了。各项竞技的第一名及第二名走到主办人席前,由居尔南特王子分别对每个人致上褒奖之词。

    最后轮到综合竞技的优胜者──多里亚德莎走向前方。

    「骑士多里亚德莎•法伐连,那真是一场精彩的对战。」

    「是。」

    「你的师父是哪一位呢?」

    「是。第一位师父是奇利•哈里法路斯大人,第二位师父是巴尔特•罗恩大人,以及葛斯•罗恩大人。」

    「嗯,你受到好老师的庇荫呢。」

    「是!」

    这句褒奖可是大大保住了奇利的面子。

    即使不特别询问,居尔南特也知道奇利和葛斯是她的师父。他刻意这么问,是为了让大家都知道这件事。居尔南特看似冷漠,但心思其实十分细腻。

    「我也是罗恩大人的弟子,那么我们也算是师兄妹了。多多指教。」

    「是、是!愧不敢当。」

    「要磨练出这般武艺不是件容易的事。你在战斗中的表现有如神助,有诸神相助的骑士定得好好赏赐。你说说,你想要什么。」

    「是,那么,我有一件事想恳求殿下。」

    「嗯。什么事呢?」

    这个时刻终于来临了。接下来,从多里亚德莎的口中说出的,会是什么样的愿望呢?

    列席的骑士们都兴致勃勃地看著这一幕。

    所谓的骑士,在本质上都是独立自主的存在,同样身为一位骑士,居尔南特可说跟他们都是平等的。骑士是守护正义之人,他们将在此见证多里亚德莎的要求,以及居尔南特的处理方式是否合乎正义。想必在不久之后,今天的情形会在两国人民间广为流传。

    由于这是事前约定好的奖赏,所以要求奖赏既是骑士的权利,也是骑士的义务。骑士及家臣都信任主上会依约赏赐合理的报酬。若在这点上有所怠慢,将会动摇君臣之谊,导致国家灭亡。

    「虽然我身为女人,但是也能够习得武艺,且足以在边境武术竞技会的综合竞技中取胜。没错,我希望殿下能将这一点牢记于心。」

    巴尔特感到困惑。这种事,不需要她特别恳求,居尔南特自然也会记住。这句话等于在说她什么都不要,房间里的骑士及随从们都有些躁动。

    居尔南特闭起眼睛,应该是在斟酌多里亚德莎这句话的话中之意。

    现场陷入一阵漫长的沉默。

    巴尔特也开始思索。如果多里亚德莎的请求是希望能将女人夺得综合竞技一事昭告天下,那会如何?居尔南特应该会下令,让家臣讲述她是如何得胜,然后一切就到此结束。因为居尔南特已经完成了足以达成多里亚德莎要求的行为。

    但是,多里亚德莎的要求却只是希望居尔南特将此事牢记在心,这让他无从采取行动。

    正因如此,不管是对居尔南特还是挤满此处的骑士们而言,多里亚德莎的胜利反而成为一件令人难忘的事。简单来说,多里亚德莎赢得至高无上的荣誉后,刻意以不要求以有形之物,让她的胜利深深烙印在众人的脑海中。

    「我明白了。就这么办吧。」

    「是!我感到无上光荣。」

    「骑士多里亚德莎•法伐连。我不久后将要娶妻生子,应该也会生个女儿。由于后宫中有许多男骑士不便出入的地方,所以正在考虑新设女护卫官,但我国中并无女性武人。因此,我打算向你的主人──雪露妮莉雅公主及她的父亲皇王陛下提出申请,招聘你来担任女护卫官的师父,你得把这件事好好放在心上。」

    这段话让巴尔特大吃一惊,在场无人不惊讶。即将成为大国王太子的人物,居然说想要增设女性武官一职,还请多里亚德莎当她们的师父。这代表他有多么赞叹多里亚德莎的武艺与人品,可说是对她最大的称赞。

    多里亚德莎也惊讶地说不出半句话来。

    这不只是称赞。多里亚德莎的要求与大会综合竞技优胜的头衔是否相得益彰,说起来相当微妙。而居尔南特将奖赏重整为一个适合的形式。

    ──厉害!太厉害了,居尔。

    此时,雪露妮莉雅公主的护卫骑士朗声说道:

    「以下是雪露妮莉雅公主的吩咐。骑士多里亚德莎•法伐连,帕鲁萨姆王国提出申请,想招聘你为女武官的师父,我感到十分欣慰。身为你的主人,届时将立刻答应此一要求。我也会事先向皇王陛下禀报此事,并取得许可,你先做好心理准备吧。」

    房间里响起「喔喔喔喔喔!」的声音。

    明明是关乎国家制度之事,居尔南特却独断独行地宣布要设置女武官一职,如此作为确实大胆,但是皇国中最小的公主也相当有胆量,马上给出实质承诺。方才所有人应该都觉得,这两人是最适合彼此的对象,也为众人带来了新时代即将到来的预感。

    ──在帕鲁萨姆王国中,即使出现两三位女武官也没什么了不起。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会为未来造成什么影响。说不定,今天会成为大陆历史巨大变动的一天。

    「愿荣耀归于众人(亚乎拉兹拉)!」

    某个人带头喊出声,众人也跟著附和。他们赞颂帕鲁萨姆的光荣,赞颂葛立奥拉的繁荣,赞颂居尔南特王子与雪露妮莉雅公主,赞颂神的恩宠,吆喝声和众人的呼声一直持续著。

    巴尔特忽然看向雪露妮莉雅公主。

    她脸上挂著微笑。虽然面带微笑,却有哪里不对劲。总觉得在她笑容背后看见了雷声隆隆的黑云。

    ──哎呀。

    居尔南特的提议,巧妙地实现了雪露妮莉雅公主暗自藏在心里的愿望。她内心的愿望,就是希望让祖国的男人们了解到女人也很能干。居尔南特明明不可能得知她有这样的想法,但他做到了。虽然公主或许会认为是巴尔特把这件事告诉居尔南特,但这些都无所谓了。总之,这是件喜事,不是件令人愤怒之事。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居尔南特正确地理解到公主的愿望,并以极为巧妙的方式实现了她的愿望。他为她实现了愿望,也就代表她欠他一个人情,而且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回报的方法,算是她单方面欠了他这个人情──是这一点让她不甘心。他轻易看透了自己的心思,还简简单单地实现了她多年来的愿望──是这件事让她不甘心。简单来说,这位公主的个性与外表恰恰相反,十分好强。

    结婚后,想必公主也会以辅佐居尔南特的形式,还他这个人情。而居尔南特也不是会默默屈居于他人之下的人。

    ──哈哈哈,这两人将成为一对好夫妻,绝对不会错。

    多里亚德莎还没有站起来的意思,她应该还在细细品味著努力得到回报的喜悦吧。

    2

    待场地转移到户外,宴会就此开始。

    有八个地方已升起了火,炙烤著巨大的牛肉块。平常骑士们吃的都是猪肉或鸡肉,这种做法可说是非常大方的款待方式。宴会上还准备了大量新鲜的蔬菜和酒。

    居尔南特和雪露妮莉雅在乾杯仪式后先行离席。

    巴尔特被众多骑士包围,不停地跟人乾杯。不知道被敬了几杯酒之后,他才发现对方是长著马脸的巨汉战士──苟斯•伯亚。巴尔特饮尽杯中的酒,接过长柄勺,从酒桶里舀起酒倒入苟斯杯中。

    「苟斯•伯亚阁下,恕我问个冒味的问题。请问您的头盔形状和那朵花,背后有什么由来吗?」

    有位站在附近的骑士接著巴尔特的话说下去。

    「对啊!我也觉得很奇妙。听说你跟养父订制这顶头盔时,还说非得做成这形状不可。还有~虽然有很多骑士会戴著女人送的围巾或手帕上战场,但这朵花是自己找来的吧?我不知道你是觉得很时髦还是想搞排场,但在旁人眼里看来很诡异呢。」

    「因为玛茜曾经称赞过。」

    「玛茜是谁?」

    「玛茜是个小女孩,她住在罗卡尔村。当时村庄遭到袭击,我的部队刚好在附近,所以前去营救。但是敌人又多又强,武器和盔甲都很精良。同伴死的死、逃的逃。我的武器和盔甲不知道坏了多少次,武器掉得满地都是,所以不必烦恼没武器,但是头盔就伤脑筋了。掉在地上的头盔,没一顶我戴得下。同伴都不在了,只剩我一个人,敌人就不再靠近,改用箭向我射来。箭要是射中眼睛就不妙了。实在没办法,我就捡起木盾绑在头上。从缝隙中我还能看见前方,所以我又可以再次战斗了。等到我把敌人全部赶走后,当场倒下,身体已经动不了了。村民们来了之后,开始从尸体身上搜括武器和金钱。玛茜喂我喝水,又帮我治疗伤口。玛茜看著我的脸,没有说过半句可怕或是阴森。我问她,我是不是很可怕?她说,拯救村庄的勇者怎么会可怕。虽然我知道她在说谎,但是我很高兴。后来村民们也来到我身边,一下给我食物一下跟我道谢。玛茜往我戴在脸上的木盾上插了一朵花。她说,这个头盔守护了勇者大人,真了不起。」

    苟斯说到这里时停了下来。他闭上双眼,垂下头。彷佛回想起了什么,令他痛苦不堪。不久后,从他陈述的内容中才得知他有如此反应的理由。

    「我的功劳得到认可,地位也稍微提升了一些。过了半年,我再次去到罗卡尔村。因为我接到了命令,村里出现死灰病病人,所以要烧掉整个村庄,并杀光所有村民。虽然我没有看到玛茜,但是她一定在已经烧毁的家里,所以玛茜已经不在了。但是,我还是想继续戴著曾经被玛茜称赞过的头盔。」

    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得知这位长相特殊的骑士一直背负著的事,无人不沉默下来。

    此时,一双熊掌般的大手从背后紧紧揽住他的肩膀。居然揽得到巨人苟斯的肩膀,这个人也是个庞然大物──是葛立奥拉的北征将军,盖瑟拉•由地耶鲁。

    「勇士啊!好了,吃吧!」

    语毕,他递出一支带骨的牛肋排。

    「喔!是你啊!喔、喔!我当然要吃!」

    苟斯接过肉之后,用他尖如锯齿的牙齿大口大口地啃了起来。

    有人递出一个大木碗到他面前。递出这碗酒的人,正是葛立奥拉的名剑士奇利•哈里法路斯。碗里装了满满一碗泛著泡沫的麦酒。油脂丰富的牛肋排和冰凉的麦酒可是绝配。奇利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眯起的眼里满是温柔。

    苟斯接过大碗,一口气喝完之后,「噗哈~!」地呼出一口气,豪爽地说了一句:

    「棒!真是棒透了!」

    苟斯把大碗交给盖瑟拉,再接过奇利手上的酒壶,帮盖瑟拉倒了麦酒。

    「北方的豪杰啊!你也喝吧!」

    「嗯!当然要喝!」

    在好多人帮苟斯倒酒过一巡之后,他对巴尔特说:

    「巴尔特,你的歌唱得真不错。我听到你的歌,想起了玛茜。那个时候,我觉得玛茜的灵魂好像来到了大厅。谢谢你为我唱那首歌,谢谢你为了玛茜唱那首歌。」

    这句话成了契机,骑士们接二连三地说起听了巴尔特的歌后,自己想起了些什么。虽然其中也有许多悲伤的回忆,但是遇到能互相分享这些回忆的朋友,似乎更令大家感到喜悦。

    「王子殿下是罗恩大人的弟子,这件事是真的吗?」

    一位生面孔的骑士开口问道。不对,似乎在哪里见过他。这位有著咕溜溜的黑眼睛,一头略带灰色的乱发和胡子的年轻人。

    「嗯。」

    巴尔特一回答,另一位骑士就向黑眼黑发的骑士说:

    「艾涅斯,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王子殿下不是只会说大话的人。他从年幼时期开始,这位罗恩大人就把他视如己出,一手把他拉拔长大。他是位真正的武人。」

    「我第一次见到王族有如此强烈的武人气质。」

    巴尔特才在想这声音很熟悉,原来是霍尔顿•坎伯,他就是负责担任裁判长的葛立奥拉骑士。

    接下来,两国骑士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

    「这句称赞说得真好。」

    「真不愧是『果断王』温得尔兰特陛下的血脉。」

    「不不不,皇国的公主也是位了不起的人物。」

    「这两人还满相配的呢。」

    「哈哈哈!你也这么认为吗?」

    酒不断被端出来,一直没有见底过,越喝越有精神。一有精神,食欲也跟著旺盛起来,酒也感觉变得更好喝。两国之间的险恶气氛早已被拋诸脑后,四处都看得到骑士们凑在一起对饮著。

    麦德路普•叶甘谈起亡父的回忆,接著说起了巴尔特的活跃事迹,说他是如何带著葛尔喀斯特们,平定了梅济亚领地叛乱。

    巴尔特帮助多里亚德莎打倒魔兽,这份清高获得克伯•可赫的赞赏。

    巴尔特已经酩酊大醉,所以即使有人在他面前说出这些话,他也毫不在意。

    多里亚德莎被拱了出来,在众人面前热切地述说著什么。场面热闹非凡,两国骑士们都为她喝采。在这之后,巴尔特觉得自己彷佛看见了朱露察卡口沫横飞的模样,但是朱露察卡不可能来到骑士们的聚会场所,或许只是他的错觉。大家聊了很多,感觉好像也有人问了他很多话,但是他记不清楚了。只是一边「嗯、嗯」,一边爽快地点著头。

    巴尔特完全不记得那天自己是如何回到房间的。他只记得,高挂在虚空之中的两轮月亮美不胜收。

    3

    隔日一早,巴尔特登上城墙后,他发现一大群在此野营的人们,几乎都消失了。

    巴尔特和翟菲特一起用早餐,听他说了一件令人无力的事。他提起的是前天在歌唱比赛中不见他身影的原因。

    原来是盖涅利亚国王的王使到访。由于根据规定,在边境武术竞技会举行期间,连主办国的王使都不得入场,所以他当然没有放盖涅利亚的王使进城。但是也不能就这么丢著对方不管,所以翟菲特出了城门去接待。

    王使到访是为了一件令人极为意外的事。

    盖涅利亚的大将军──乔格•沃德大人为了和巴尔特•罗恩大人做个了断,舍弃了他的身分、财产及故乡。盖涅利亚国王被他这份武人气魄深深打动,想准备一个地方,让他们两位一分高下。所以想邀请停留在洛特班城的巴尔特•罗恩大人到盖涅利亚国一趟。这是使者提出的请求。

    巴尔特听完这段话,心里觉得很可疑。动员盖涅利亚国王,还正式派遣使者邀请巴尔特前往华美的决斗场合?怎么想都不像是乔格的作风。

    也就是说,这其中还掺杂了乔格的想法以外的东西。

    去年十月,在巴尔特从洛特班城前往边境的途中遇见了乔格。后来巴尔特耍了一些小手段打败乔格。当时他向乔格的亲信──柯林•克鲁撒留下一句:「我还会再回来」便扬长而去。乔格听了这句话之后,应该在洛特班城布下了天罗地网。

    而在今年的三月底,巴尔特回到洛特班城之后,乔格也立刻得知这件事,而且恨不得马上冲出国门找他一决胜负。但是,乔格目前是盖涅利亚国武士中的中流砥柱,要是跑得不见踪影会令人十分困扰。盖涅利亚国王或他的重臣就想出了这个主意。为了监视洛特班城,就必须调动兵力,这个情报当然也会传到盖涅利亚宫廷中。王派使者去说服了乔格。虽然不知道国王是怎么说服他的,不过大概就是说了:「你以个人身分去挑战,对方也只会一直逃避,但如果是国家发出的邀请,对方就难以拒绝。」这类的话吧。巴尔特推测,这大概就是事情的真相。

    翟菲特表示,他回覆盖涅利亚国王的王使:巴尔特•罗恩大人接到帕鲁萨姆国王陛下的邀请,即将前往王都。在这件事结束之前,不管是任何人的邀请都难以答应。

    巴尔特叹了一口气。

    坦白说,他心里并不想前往帕鲁萨姆王都那种地方,不过内心还是怀著能够遇见美味料理的期待。

    另一方面,一旦答应盖涅利亚王的邀请,虽然不知道场地在何处,但是他就必须在极为隆重的场合与乔格对战。这个选项也让他提不起兴趣。

    吃完早餐后,城门也开了。有一群人迫不及待地进入洛特班城。其中一人对巴尔特提出了会面的申请。这位自称佐拉•培路子爵的骑士,其实是亚夫勒邦的使者。

    佐拉•培路子爵交给巴尔特一堆相当于八十万盖尔的宝玉。这是购买大红熊魔兽毛皮的费用。此外,他还帮侯爵及伯爵带来给巴尔特的口信,说是想邀请巴尔特和葛斯到葛立奥拉皇国的皇都。巴尔特以帕鲁萨姆国王邀请一事尚未完结为由,谢绝了这个邀请。

    骑士说了句既然如此,递出十万盖尔给巴尔特,表示这是子爵请他前往葛立奥拉皇国的旅费。以旅费来说,这金额有些过于庞大,但是这些金钱也包含法伐连侯爵的心意,巴尔特心怀感激地收下了。子爵还交给他一份由法伐连侯爵发出的身分证明书。那是刻有文字并附了锁的银制圆片,能当作通行证使用,可以自由前往葛立奥拉皇国中的任何一个地方,还能免除通行税。

    子爵对于见不到哥顿•察尔克斯一事感到遗憾,然后说他决定派使者前往梅济亚领地,询问是否可请他移驾本家一叙。由葛立奥拉皇国的人看来,梅济亚领地应该有如大地尽头般遥远。应该连这块领地在哪儿都不知道吧,光是派遣使者前往就是一场大冒险。

    「恕我失礼,请问您们为什么那么想见到哥顿呢?」

    「啊,不,不是我们想见他,而是我国的贵妇们,强烈地希望能够见见罗恩大人、察尔克斯大人及葛斯大人三位。请您不要告诉别人,一听说我家家主要邀请几位前来,有几位达官显贵们就向家主提出请求,等您们前来,请家主务必带著您们前往拜访,他们会准备最顶级的一切招待您们。等您们实际到了我国,想必邀请函将如雪片般飞来。顺便跟您说,一开始提出要求的是宫中身分最尊贵的夫人。」

    子爵离开之后,巴尔特问朱露察卡:

    「朱露察卡,葛立奥拉皇国的贵妇们为什么会对我们三人这么感兴趣?」

    「呃、这个,哎哟~这教我该怎么说嘛!哈哈哈哈!」

    「朱露察卡。」

    「知、知道了啦!我说,我说就是了!」

    4

    哎哟,你知道的~我啊~自从去了葛立奥拉皇国,就一直负责讲述多娜的冒险故事。这件事我有说过吧?我有我的说词,多娜也有多娜的说词。与其说是说词,应该说她一开始就得跟雪露妮莉雅公主进行报告吧?

    听说公主听了那些事,真的是深受感动。然后,公主把跟自己很要好的姊姊找来,要多娜讲述冒险之旅的事。听说姊姊大人们和女官们也都感动得不得了。

    后来,听到这个传闻,其他公主们也一个个跑到雪露妮莉雅公主那里,说想要听故事。于是这次好像就换成是皇妃殿下,把雪露妮莉雅公主叫去喝茶,还要多娜做陪客。

    场面听说超疯狂的~她完全成了抢手货。然后谣言一传十、十传百,连贵族家的夫人、小姐,这些身分高贵的女性们都找理由进宫请安。

    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为了听多娜的故事啊!

    不不不,不是这样啦。我说,像这种事情啊~不是已经听过一次就算了,或是大概知道来龙去脉就好的事。你不懂吗?乡下小姑娘也一样啊!是梦想!梦想啊!应该说是少女的梦想吧?一边看著多娜本人说故事的样子,从她的眼神、语气和说话的声调,去感受那种罗曼蒂克的香气。

    还是不懂?好吧,算了。

    总之,我啊~某天被卡里耶穆侯爵夫人叫了过去。她说她想听我说故事。这位卡里耶穆侯爵夫人是法伐连侯爵大人的姊姊的老公的大嫂啦!是公爵家出身,好像有很多人脉的样子。那是叫社交界来著?听说在皇都的上流贵族夫人们的聚会中,她是像将军的人物喔。然后,她既然找我,我就去了,后来被带到一间豪华到令人头昏眼花的房间里,叫我坐在一张金碧辉煌的椅子上。还端了茶和点心给我呢!那些东西还满好吃的,后来问了我一大堆事。

    咦?你说她都问了什么?嗯~她最先问的是,巴尔特老爷的身高大概多高。所以我就站起来,像这样把手举起来,然后跟她说明,大概这么高。

    接下来她问的是老爷子的头发颜色吧。接著又问,头发大概多长、发质是哪种发质?小胡子和下巴的胡子是什么形状?体格和手指的形态怎么样?身上穿的祝福皮甲是什么颜色和剪裁?

    咦?哎哟,我哪知道那么多,总之好像大家都那么说。说巴尔特老爷身上穿著的那件,是有诸神特殊祝福的皮甲。

    还问我你的声音听起来怎么样?看著远方的眼神是什么样子?拂著披风时的动作呢?骑在马上的样子又是如何?之类的。

    不,真的啦!她真的追著这些事情,打破沙锅问到底。你不懂吗?该说男人和女人在意的地方本来就不一样吗?关于哥顿老爷和葛斯的事,她也是仔仔细细地问了一遍。好像还帮他们取了绰号呢!什么「雷槌的骑士大人」和「疾风的骑士大人」。起初我还搞不清楚她在说谁呢!长什么样子、声音如何、穿著什么样的衣服、举止动作、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吃什么,这些我都拚命地做说明。

    侯爵夫人听著我的话后,双手在胸前握起,眼神还闪闪发亮。我只要说了什么,她就一一点头。偶尔还会抬头往上看呢。然后一下叹气一下摇头,一下又脸红红。

    后来她说了这些话。

    5

    多里亚德莎公主真可怜。为了心爱的主人,把女儿心全藏在银制盔甲下,前往魔物徘徊的边境地带,还被仰赖的骑士团背叛,又因为被下毒而奄奄一息。

    然而,此时巴尔特先生降临在她的面前。身高如此高大、身形挺拔、神圣的银白色头发和胡子随风摇曳,身上穿著祝福的皮甲,毅然地骑在神马上的那副模样。

    他的身边有如雷神伯尔•勃下凡的勇猛武神──察尔克斯先生、如同半神半兽的英雄斯卡拉威猛的帅气剑士──葛斯先生。三位忽然从深渊般的森林出现,拯救已穷途末路的多里亚德莎。我一想到多里亚德莎当时的心情!啊!啊啊!心头就有如小鹿乱撞!

    然后多里亚德莎在三位英雄的辅佐之下,前往讨伐魔兽了对吧?去讨伐那只连传说中都未曾现踪的巨大大红熊魔兽。有了三位的帮助,多里亚德莎刺向魔兽的要害,魔兽在临死前还挣扎著想扑向多里亚德莎。巴尔特先生却只凭一击就砍下了它的头颅!啊啊!

    听说外子和小犬都仔仔细细地检查过魔兽的头颅和毛皮。他们说,它的头颅确实是一刀就被砍了下来,简直是神乎其技。请你转告巴尔特先生,他如果来到这座城市,请务必顺道光临寒舍。 话说回来,我听说葛斯先生就像白豹或银狐一般妖艳优美。天鹅绒般的肌肤在黑暗中看起来白皙亮丽,有连艾那之民都难以比拟,具有异国情调的美貌。

    然后,那个……你有摸过葛斯先生的肌肤吗?

    6

    喂,葛斯!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好不好?那句话又不是我说的。那些全都是多娜传出去的。听说多娜在说起「三位英雄」的事情时,就像向往神话的少女,宛如一位为恋爱烦恼的少女,殷切地诉说著三位有多优秀、强大。

    我听侯爵夫人说了那些话后大吃一惊。在冒险故事中,最受贵妇们欢迎的场面呢,居然是葛斯在深潭沐浴后,横躺在岩棚上的桥段!在多娜眼里,那一幕好像成了神话中的某个场景。一位拥有超脱凡人的美貌,又如野兽般的剑士,全身赤裸地倘佯在风中。

    然后,那位贵妇就一直催促多娜,这个讲详细,那个也讲详细点。结果多娜就一再重复地把那场面讲了好几次。哎呀~说起那部分,听说她记得非常清楚。什么修长的双腿形状啦,以绿色森林为背景,他的身体看起来好像散发著磷光,但其实是体毛映著阳光才会闪闪发光之类的~啊!还有什么他用左手肘撑起上半身,只有一撮茶色的头发随风飘动。反正就是讲得钜细靡遗啦!

    我从侯爵夫人的嘴里听了好长好长一段关于那场面的事,我喔~了一声,感到佩服不已。

    然后,侯爵夫人问我三位对多娜有什么想法。然后我说,巴尔特老爷把她当女儿,哥顿老爷把她当侄女,葛斯把她当成妹妹。大概是这样啦~

    不,我真的是这样说的。可是侯爵夫人就一副只想问她想问的事情嘛。

    7

    嗯,也是。肯定是这样的,巴尔特先生、哥顿先生和葛斯先生一定都对惹人怜爱又带著凛然气质的多里亚德莎有所爱慕。

    然而,多里亚德莎却提出请求,希望能得到足以在武术竞技会得胜的强大力量。

    葛斯先生把爱意藏在心底,狠下心来严格地指导多里亚德莎。每当击中多里亚德莎一次,葛斯先生的胸口肯定也痛得椎心刺骨。

    啊啊,我的天啊!我一想像他们两位压抑著对彼此的爱幕,举起魔剑相对的模样……

    啊啊!我的胸口就快裂开了。

    然后、那个,朱露察卡先生,你可不可以偷偷告诉我一件事?

    多里亚德莎真正的对象,究竟是三位中的哪一位呢?

    8

    听到这里,巴尔特才终于发觉自己也被列为重大嫌疑人之一。

    「喂喂喂,你以为我和多里亚德莎差多少岁啊?」

    「老爷子,您在说什么啊?就是因为年纪悬殊才好啊!跨越年龄差距,熊熊燃起的爱火才令人感到心酸啊!是说,天底下多的是七十岁的老头子,纳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为继室或妾,不是吗?」

    「而且,她把我讲得像森林之神一样,但是再多听到一些事的话,就会知道我不过是个从乡间小领地冒出来,两袖清风的老迈骑士。」

    「不,我就说了,不是这样的。贵妇们就想要妄想啊!事实到底如何,她们根本不在乎。她们想要的东西应该是叫浪漫吧?」

    巴尔特实在搞不懂他在说什么。他唯一清楚了解到的,就是千万不能到葛立奥拉皇国去。但是,他已经答应要去法伐连侯爵家拜访,还收下了旅费。

    巴尔特看向葛斯。明明从刚才就听了不堪入耳又令人难为情的话,他的表情依然没有丝毫动摇,跟平常一样平静无波。

    ──即使自己被拿来当作这种谣言的主角,这个男人还是无动于衷吗?这家伙真了不起。等等,对了!我只要叫这男人代替我去就行了。他是我的养子兼继承人,作为我的代理人无可挑剔。说到底,拯救多里亚德莎阁下于水火的人、找到魔兽的人和教她剑的人,不都是眼前这个男人吗?嗯!这家伙才应该负起责任。

    「葛斯,你可以代替我去一趟葛立奥拉皇都吗?」

    「不去!」

    葛斯大声地回答后,走出了房间。

    看来他不是无动于衷。

    他刚离开,多里亚德莎就来了。同行的还有雪露妮莉雅公主的侍女,这位侍女先前也曾到访。

    「雪露妮莉雅公主表示,昨天巴尔特•罗恩大人所唱的歌令她大受感动,所以想把这个东西献给您。」

    侍女递出的是点心。在堤格艾德接过东西,巴尔特也表达了自己的感谢之意后,侍女就回去了。多里亚德莎则留了下来。

    「巴尔特阁下,那个葛克勒兹是刚做好的。」

    「嗯,也有堤格艾德和荣加的份。你们两个也一起坐下来吃吧。」

    「不不不,那怎么行。」

    「哈哈哈,别那么客气。我说行就行。」

    多里亚德莎双眼发亮地盯著坐在椅子上的巴尔特看。

    「多里亚德莎阁下也吃吧。」

    「喔喔!感激不尽。公主的点心师傅做出来的葛克勒兹特别好吃。」

    看来雪露妮莉雅公主还有专属的点心师傅,还让他随行到洛特班城来了。

    点心是白色圆球状,正中央摆了一朵鲜红的花朵。白色基底映著深红之色,看起来非常漂亮。

    「上面放著的是砂糖渍柯古花。」

    花瓣虽然细小,但是层层叠叠的皱摺给人一种奢华的感觉。拎起柯古花放入口中,粗糙的砂糖带来的味道让舌头感到愉快。点心的口感软滑有弹性,立刻在口中化开来。这个点心是由口感黏稠滑顺的甜味层,和口味脆软清甜的点心层互相交叠而成。这是巴尔特第一次体验到的口感。由于这点心没两三下就进了五脏庙,令人还觉得有点意犹未尽。

    「我的妈啊!这玩意儿真是太好吃啦~」

    朱露察卡也开心得不得了。堤格艾德和荣加也带著一脸惊讶,把葛克勒兹吃完了。

    「话又说回来,昨天巴尔特阁下的歌声,真是太令人感动了。原来所谓的歌曲是这么唱的!」

    多里亚德莎开始说起昨天巴尔特的歌声是多么动人。

    巴尔特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个小姑娘回国后,大概又会大肆宣扬一番吧。

    当歌唱比赛陷入即将进入混战的局面时,罗恩大人站起来演唱了一首失传的名曲。于是满室的骑士们停止争吵,被歌曲感动得痛哭流涕,还互相搭著彼此的肩膀。罗恩大人宏亮至极的歌声回荡著,彷佛让人看见了诸神之国的大门在眼前敞开。她可能会把事情说到这种程度。

    「多里亚德莎阁下,麻烦你回国之后,不要谈起我唱歌的事。」

    「咦?为什么?是、是这样啊!这是您的秘密武器吗?我当然做得到,巴尔特阁下,关于您的技艺,我会帮您保密。」

    巴尔特觉得误会似乎加深了,但如果她愿意闭口不谈那也罢了。

    比起这些,有件事更令他在意。多里亚德莎回国后,会卸去雪露妮莉雅公主随身骑士的职务,回归法伐连侯爵家。这样一来,她又必须曝露在兄长那充满情欲的眼神下。巴尔特试著迂回地问这件事。

    「公主殿下应该会帮我昭告天下,帕鲁萨姆王国将邀请我去担任老师的事。为了做准备,我会一直待在宫里,真是谢天谢地。只要去了帕鲁萨姆,我就能争取到一两年的时间。如果这样还会出现问题,我会采取朱露察卡教我的方法。他告诉了我一个真的很好的方法。虽然这个方法会给巴尔特阁下您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真的非常感激他。」

    朱露察卡究竟帮她出了什么点子?这个方法居然会为巴尔特等人带来麻烦?

    巴尔看向朱露察卡──不见了。不知不觉间,朱露察卡已跑得不见人影。

    就在这个时候,居尔南特的使者来了。说要邀请巴尔特参加即将在四个月后举行的立太子典礼。在那之前,由于国王想要见他一面,所以希望他先行前往王都。

    「多里亚德莎阁下,你也听见了。很遗憾,目前看来我是无法前往葛立奥拉皇国了。」

    「父亲大人和兄长大人一定会觉得很可惜,但这也没办法。巴尔特阁下,我很期待能和您在帕鲁萨姆王宫见面。暂时要跟您道别了,在此由衷地向您、哥顿阁下、葛斯阁下及朱露察卡致上我的谢意。」

    ──很好,这样目的地就定下来了。

    总之先往南方去吧。等在帕鲁萨姆王国的一切结束后,再次越过奥巴河。见过哥顿•察尔克斯之后,直转向北方,往伏萨而去。在巴尔特有生之年,他不会去葛立奥拉皇国。乔格的事也无所谓了。总有一天他会寿终正寝,而之后的事就不归他管了。

    决定好后,整个人的心情都轻松起来了。

    9

    「巴尔特大人,请保重。」

    「嗯,堤格,照顾好自己。荣加,你也是啊。」

    「是!谢谢您。」

    「喔,对了,堤格。」

    「是,怎么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关于哥顿的事要找我帮忙?」

    「啊,关于那件事,已经不要紧了。」

    「真的吗?」

    「是的,那件事的先决条件是我得先当上骑士才行,一切都得等在这之后再打算。等我成为骑士,有了自己的家系,我会前往拜访哥顿•察尔克斯大人。」

    「哦?这样啊。到时你就搬出我的名字,再帮我向他问好。」

    「好的!我一定会照办。」

    巴尔特骑上爱驹月丹,向翟菲特、麦德路普以及列席的骑士们出言话别。

    有两位骑士的座骑分别开始起步行走,看来是在引导巴尔特前进,一辆马车也跟在两位骑士身后,巴尔特则走在马车之后。还有两位随从骑著马跟在巴尔特身后前进,最后则是朱露察卡徒步跟在后面。

    一群前来送行的骑士在南门密密麻麻地排在一起。以马场长为首,在这里认识的所有人也站在人群中,城门上方也站著许多随从及骑士。

    边境武术竞技会在四月七日结束;四月八日,帕鲁萨姆的参赛者们离开了。四月十日,葛立奥拉皇国一行人启程;隔天四月十一日,轮到居尔南特与相关人士动身离开。而今天是四月十二日,巴尔特和朱露察卡也出发了。

    葛斯没有同行。提起他上哪儿去了这回事,他是随著雪露妮莉雅公主一行人前往葛立奥拉皇国了。当巴尔特拜托他代替自己前往葛立奥拉皇国时,他曾经拒绝过,不过后来好像又改变了心意。葛斯会提出他愿意前往葛立奥拉皇国,是因为得知巴尔特想经由盖涅利亚、杜勒、盛翁等国,再前往帕萨鲁姆的缘故。或许是有什么原因,让他不想前往这三国中的某个国家吧。

    分别之际,巴尔特对葛斯说:

    「要撑住啊。」

    「嗯,我不会输的。」

    巴尔特差点脱口问他,你是打算去做什么?但打消了念头。毕竟难得他改变主意,愿意去一趟葛立奥拉皇国,不需要泼他冷水。反正那是巴尔特一生中都不会踏足的国家。巴尔特就是带著这样的心情,目送葛斯离开。

    巴尔特背后的洛特班城开始逐渐变小。

    此时的巴尔特,作梦都没想到他还会再来到这座城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