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巴尔特•罗恩与王国太子 外传 蕾莉亚的恋情 第一章 哈林家 古吉风蒸蛋
    1

    蕾莉亚•察尔克斯,在她十三岁那年的四月,为了学习礼仪进入帕鲁萨姆王国的哈林家。这其中的过程有些曲折离奇。

    蕾莉亚是梅济亚领地领主,哥顿•察尔克斯的侄女。在即将满十二岁时,进入密斯拉的敦德鲍尔家学习礼仪。察尔克斯家和敦德鲍尔家有长达几世代的深厚交情,蕾莉亚的母亲──尤莉嘉也是在敦德鲍尔家学会淑女应有的礼仪及知识。以帕鲁萨姆王国整体而言,密斯拉是个乡下地方,但是比起边境地带的梅济亚,文明较为高尚。

    踏进敦德鲍尔家门口的时候,身边有父亲凯涅及负责护卫的随从陪同。凯涅在递出各项礼物,与敦德鲍尔家家主西尔锡姆有过接触后,发现他这个人人品诚恳,就安心地回到了梅济亚领地。

    但是,这位西尔锡姆隔年与王太子一同战死,由他的儿子道尔锡姆继承了家业。

    道尔锡姆是个人品低劣之人。正当蕾莉亚对将来感到忧心忡忡的时候,某一天布德奥尔子爵伊斯特•哈林来到了敦德鲍尔家留宿。道尔锡姆居然命令蕾莉亚,要她在夜里去一趟伊斯特的房间。蕾莉亚偷带了一把怀剑,敲了敲伊斯特的门。

    伊斯特问了蕾莉亚的名字、家名及人在这里的理由,接著沉思了一会儿。

    「我这个突然的提议可能会令你很惊讶,但是待在这里,对你来说不是件好事。你想不想到哈林家学习礼仪?我会派遣使者到察尔克斯家去说一声的。」

    蕾莉亚在短暂的思考过后,接受了这个提议。

    布德奥尔这座城镇位于王都附近,对梅济亚领地来说是个山遥路远的地方。蕾莉亚被引见给一位名为费露米娜的贵妇,负责打理她的生活起居。

    费露米娜是位不可思议的人。

    首先,没有人知道费露米娜在哈林家的地位如何。不过家主伊斯特对她也是毕恭毕敬,所以肯定是位贵客。但是费露米娜日常的生活非常简朴,甚至除了老侍女和蕾莉亚以外,就没有其他专属仆人了。她住在别院中,默默地过著日子。

    最不可思议的是,从来没有人唤过费露米娜的家名。

    才刚见面,蕾莉亚立刻被费露米娜的人品吸引。费露米娜是一位和蔼温柔、非常家居,而且体贴入微的女性。身分高贵的女性中,很少有人像她这样喜欢自己下厨,总是开心地做形形色色的点心,然后分给本家的女性们及仆人们吃。

    蕾莉亚不断从她身上学到各种稀奇点心的制作方法,让她十分庆幸自己能够来到这里。

    在哈林家学习礼仪的这段经历,为她带来了命运的邂逅。

    堤格艾德。

    他与蕾莉亚同年,也是十三岁。他是费露米娜的儿子。

    蕾莉亚应该一辈子都忘不了,第一次遇见堤格艾德时所发生的事。

    这件事发生在她来到哈林家的第二天。上午在老侍女的介绍下,她记住了东西的摆放位置及一整天的生活流程。中午和费露米娜一起吃她烤的点心,下午则是把桌子搬到庭院入口,一边看著盛开的花朵,一边学习刺绣。

    有人走近而来,不过应该不是危险人物。因为费露米娜完全没有心生戒备。

    ──会是谁呢?

    这个人终于来到她们身边,他的脚步声快活且轻快。心里莫名地小鹿乱撞,害蕾莉亚抬不起头来。

    「母亲大人!」

    这个雀跃的声音属于一位少年。声音中充满了开朗愉悦及光芒。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悦耳的声音。不过,他说母亲大人?

    「堤格艾德,欢迎回来。」

    蕾莉亚听到费露米娜的回答,不禁抬起头来看向费露米娜。她从没想过美丽的费露米娜,居然有个这么大的孩子。

    「我回来了。这一位是新来的侍女吗?」

    「是啊,她叫蕾莉亚。她是为了学习礼仪,才从奥巴河东岸的察尔克斯家来到这里,跟人家打个招呼吧。」

    「蕾莉亚小姐,我是堤格艾德。从今年春天开始,以伊斯特•哈林大人弟子的身分成为了从骑士(休塔雷)。母亲大人就承蒙你照顾了。」

    看著少年行了一个严谨的骑士礼,蕾莉亚的口中泄漏出细微的笑声。这是她看著少年身上洋溢著年轻的青涩气息,忍不住流露出来的赞叹笑声。但是这样确实很没有礼貌,蕾莉亚慌忙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拎著裙子深深行了一礼。

    「堤格艾德先生,初次见面。我是波多摩斯大领主领地,梅济亚领主哥顿•察尔克斯之妹──尤莉嘉与其丈夫凯涅之女,蕾莉亚•察尔克斯。昨天开始来到这座宅邸学习礼仪,请多多指教。」

    蕾莉亚选择了比平常更庄重的礼仪,刚才不小心笑出来的羞耻心促使她做出这个选择。结果导致裙襬随风飘扬,整件衣服轻轻摇曳,飘来一股香甜的气息。这是堤格艾德后来跟蕾莉亚说的。

    蕾莉亚抬起头来,望向堤格艾德。虽然他的体态优雅纤瘦,但是古铜色肌肤感觉十分精悍。而卷曲的黑发给人顽皮的印象,最吸引人的是那双注视著蕾莉亚的蔚蓝眼眸。这颜色像是故乡那潭湖水的颜色。

    「你们两个再这样一直大眼瞪小眼,天很快就要黑了。」

    蕾莉亚心下一惊。他们两个对视了这么久吗?

    「我们来喝茶吧。蕾莉亚,麻烦你来帮帮我。」

    「好、好的。」

    费露米娜走到一半,停下了脚步,回头开口道:

    「堤格艾德。」

    「是,母亲大人。」

    「你去伊斯特大人那里报告过了吗?」

    「还没,我想先来问候一下母亲大人。」

    「哎呀,真是的,这样可称不上了不起的从骑士。要是被你父亲知道了,他肯定会生气。你现在立刻去向伊斯特大人报告一下。」

    「好的,我马上去。」

    「荣加,你要是不帮忙劝劝堤格,我会困扰。」

    「非常抱歉。」

    蕾莉亚感到很惊讶。丝可拉古勒斯的细长枝丫上正开著花,而她注意到在花儿的另一头,伫立著一位少年。他一头银色直发垂在肩头,体型削瘦,是位极为美丽的少年。

    「你们两个报告完之后,再来我这里吧。大家一起喝个茶。」

    费露米娜露出笑容,这个笑容比丝可拉古勒斯的花更加美艳。

    2

    蕾莉亚与堤格艾德打从一相识就互相吸引。虽然没有特别告白,但两人已靠彼此的眼神、态度互诉衷情。

    两人只单独上街过一次。那是大陆历四千两百七十年秋天的事。费露米娜托蕾莉亚上街去买东西,当时堤格艾德也在休假,她就拜托儿子担任护卫。一般来说,购物的工作都会落在女仆或外聘的侍女身上。

    「毕竟是我要穿在身上的东西,当然得由蕾莉亚去帮忙挑。」

    不过,记得要在傍晚前回来喔。这句话事实上是给了她一整天的自由,所以这次差事的主要目的不是购物,明显是为了给两个年轻人机会,一起共度这段时光。

    这段时光就好像一场梦。原来只要有堤格艾德在身边,就连只是看看市场中的辛香料或布料,也是这么令人心情雀跃的事。

    「请给我这个铃铛。」

    堤格艾德买了一个水蓝色小铃铛,当它随风摇晃时会叮铃作响。

    「送给你。」

    由于这是第一次有男生送蕾莉亚礼物,她惊讶地无法好好将回答说出口,虽然满脸通红地低著头,但还是伸出双手接过这个充满心意的铃铛。

    在这之后,两个人在市场里四处逛时,堤格艾德却突然停了下来。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笑出了声。」

    蕾莉亚红著脸颊低下头。当时的事她还记得很清楚,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没教养的事,但这也是难忘的重要回忆。

    「我当时觉得你的笑声就像铃声一样悦耳。」

    蕾莉亚那张已经红到不能再红的脸,又变得更红了。从堤格艾德口中说出的「悦耳」一词,一直在她脑海里萦绕不去。

    由于堤格艾德再次迈步向前,蕾莉亚保持在他身后半步的距离,跟了上去。

    3

    一年过去,堤格艾德和蕾莉亚都满十四岁了。长高的蕾莉亚手脚修长,成了一位拥有灿烂笑容的淑女。离开父母,只身一人来到别人家里学习礼仪,这种环境促使她的身心越发成熟。

    这个道理用在堤格艾德身上也说得通。伊斯特•哈林对堤格艾德没有半点溺爱。伊斯特不仅会派他到远方办事,其中甚至包含了一些相当困难的交涉工作。而他待在家里的时候,伊斯特会让他进行严格的武术修行。堤格艾德身上出现了显著的成长。在他十四岁的那个夏天,连哈林家的老手都敢打包票,他已经有资格就任骑士了。

    然而,满十四岁就代表等下个一月来临时,她就满十五岁了。在满十五岁的同时,会有人来接蕾莉亚回到梅济亚领地。

    「你也可以一直待在这里喔。」

    费露米娜客气地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谢谢您。但是,不管怎么说,我都必须得先回家进行报告才行。」

    「是啊,是这样没错。」

    蕾莉亚已经完全融入哈林家,任何事她都做得俐落又完美。费露米娜总是用温和又带点忧愁的眼光凝视著她。老侍女已经在今年年初退休,别院里的大小事几乎都由蕾莉亚一手包办。

    九月中旬的某一天,侍从长难得亲自来别院拜访。

    「翟菲特•波恩伯爵大人派来了使者。可否请您到主屋一趟?」

    蕾莉亚这时候才知道费露米娜原来可以走得如此飞快。

    主屋中,伊斯特•哈林和他的亲信们都在等著费露米娜。堤格艾德和荣加的身影也在,还有一位陌生的骑士。

    「费露米娜夫人,初次见面。我是马特•卡兹,我是前来传达翟菲特大人的话。自十月起,大人将被任命为边境骑士团团长,所以他想将堤格艾德及荣加接到身边养育,希望您将两位送到洛特班城。此外,请堤格艾德必须自称堤格。以上,详情请您参阅这封信件。」

    蕾莉亚站在费露米娜的身后听著使者的话,她知道自己的脸色逐渐失去了血色。

    ──「大地的尽头(洛特班)」,多么不吉利的名字。堤格艾德先生要是去了远方,一切就结束了。

    不管怎么样,这场别离迟早都会到来。但是突然被摆到眼前的这个事实,令蕾莉亚感到十分绝望。与此同时,蕾莉亚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我爱上了堤格艾德先生。

    最后的结论是在两天后,堤格艾德和荣加将在骑士马特的陪同下,动身前往洛特班城。

    就在明天即将启程的那一天下午,堤格艾德把蕾莉亚叫到庭院来。

    「蕾莉亚小姐。」

    「是。」

    「我的名字叫做堤格艾德•波恩。」

    「是。」

    「我的父亲是一位名叫翟菲特•波恩的骑士,是长年侍奉在温得尔兰特国王子身边的亲信。王子在与戈里塞伍国的决战中成了英雄,就在去年,他戴上了至尊之冠。」

    「是。」

    「父亲大人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必须将我和母亲托给哈林家照顾,但是他一直怀著强烈的爱意守护著我们。而父亲大人多年来的功绩得到认可,受封伯爵,还被任命为边境骑士团团长。不久后,国王应该也会赐给他领地。」

    「是。」

    他究竟想说什么?堤格艾德想告诉她什么?

    「此次承蒙伯爵父亲的召唤,我将以从骑士的身分加入边境骑士团。」

    「是。」

    「由于父亲大人对正妃夫人的娘家有所顾忌,所以至今我仍无法正式以这个姓氏自称。但是他将我唤到他的身边,这绝对代表著他没有忘记过我,而且将来也会让我以骑士的身分建功立业。」

    「是。」

    「蕾莉亚小姐。」

    「是。」

    「我无法继承波恩家,应该会建立一个新的家。」

    「是。」

    「关于那个新的家,那个……我需要一个人来帮我打理家里的大小事。」

    「是、是。」

    「蕾莉亚小姐。」

    「是。」

    一连答了几声是,蕾莉亚的声音开始沙哑起来。她的心情非常激动,心脏跳动的声音听起来好吵。蕾莉亚命令自己的身体「心脏啊!冷静下来!」。

    「虽然我现在还没就任骑士,是一个连自己的家都没有的人。」

    蕾莉亚想回答是,但这次真的沙哑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此时,蕾莉亚的口中只能发出甜蜜又心酸的沙哑声调。

    「等我成为骑士,我会越过奥巴河,前往梅济亚领地拜访。如果到时候你还是单身,我将会向领主哥顿•察尔克斯大人提出想跟你结婚的要求。请问你是否允许我这么做呢?」

    蕾莉亚的世界已是一片模糊。虽然眼前一片光亮,她却什么看不见。也难怪她看不见,因为她的双眼被满溢的泪水掩去了视线。

    ──我得给他回答才行。

    虽然她这么想,但只要一吸气就感觉胸口苦闷,即使她勉强呼气又吸气,喉咙还是沙哑地发不出声音。她让堤格艾德等上好长一段时间。不过她终于调整好了喉咙的状况,成功给出一个声若蚊蚋,却清晰无比的回答。

    「……是。我很乐意。」

    堤格温柔地紧抱著低头流泪的蕾莉亚。那是一个淡泊如水的拥抱。

    当天的晚餐,主屋送来了大量的肉。想必是在给堤格艾德和荣加饯行。但是,对堤格艾德来说,最后成了主菜的却是别的料理。

    古吉风蒸蛋。

    也有人只称这道菜为古吉。为什么这道料理要叫古吉风蒸蛋无从得知,虽然有一说指出这是名为古吉的少女为情人所做的料理,但是古吉听起来实在不太像女性的名字。不管怎么说,这是在帕鲁萨姆贵族家庭中,近年来蔚为风行的一道料理。

    这道料理的做法五花八门,不过费露米娜的做法,是先取泰尔巴贝的贝柱加蔬菜一起熬煮出高汤,再将高汤和搅拌均匀的柯尔柯露杜鲁蛋蛋液以一比一的比例混合。然后把鸡肉、蔬菜及鱼肉等材料川烫过后调好味道,再把高汤和蛋液混合后的液体倒进壶里,最后整壶拿到大锅中,利用蒸气把它蒸熟。

    制作的步骤并不困难,但是要蒸得恰到好处可是件难事。蕾莉亚至今也曾挑战过这道料理好几次,但要不是加热不均匀,导致有些部分没有凝固,不然就是热气太强,导致蒸蛋不仅太硬,还坑坑疤疤的。

    「我们一起做吧。」

    「这、这怎么行。这是要给堤格艾德先生吃的最后一道料理,我办不到。」

    「哎呀呀,没这回事。今晚一定能顺利完成它,你就跟我一起做吧。」

    蕾莉亚打从出生以来,第一次怀著忐忑不安的心做料理。切食材、川烫食材的部分,只要用心去做就不会有问题。但是最后一道蒸的程序却不是如此。一旦开始蒸,一直到料理完成为止都不能再掀开盖子。蕾利亚在一旁守著冒著蒸气的锅子,心被不安和期待压得快喘不过气。

    「时、时间是不是差不多了?」

    费露米娜温柔地点了点头。蕾莉亚战战兢兢地把壶取出来,确认料理完成的状况。

    完美无瑕。

    表面光滑、吹弹可破,而且水嫩饱满、香气十足,有种晶莹剔透的美。完美的古吉风蒸蛋就在眼前。

    「做好了呢。」

    费露米娜在一旁庆祝,蕾莉亚则埋进她的胸口哭了起来。

    在费露米娜的安排下,蕾莉亚也一起坐到餐桌旁。费露米娜、堤格艾德、荣加和蕾莉亚四人,围著一张小小的餐桌。

    闷烤牛肉虽然很好吃,但是蕾莉亚已经不记得它的味道了。蕾莉亚只记得,在那之前吃过的古吉风蒸蛋的味道。

    蒸蛋表面的颜色光滑温润。光是看著那个颜色,就知道这道料理完成度有多高。

    「这看起来很好吃呢。」

    堤格艾德这句话绝不可能是客套话才对。然后他挖了一勺蒸蛋送入口中,接著大声地喊道:

    「真好吃!」

    虽然这个行为并不得体,但没有人出言训斥。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堤格艾德在向蕾莉亚表达他最大限度的感谢。

    蕾莉亚也用汤匙挖了一勺弹力十足,不断颤抖的蒸蛋。

    ──真好吃。

    蒸蛋的温和甜味成了令人难忘的美味佳肴。蛋里的鸡肉、贝柱、鱼、果实和草根的熟度也十分合宜。大家正在品尝同样的美味。蕾莉亚第一次明白到,原来料理这种东西能带来这么强烈的幸福感。

    4

    隔天,堤格艾德带著荣加在骑士马特的陪伴下启程。等到下次堤格艾德再回到费露米娜身边时,蕾莉亚已经不在这里了。但是他心里不会感到不安。因为蕾莉亚时常会向费露米娜和堤格艾德谈起梅济亚领地的方位,以及察尔克斯家的一切,还告诉他们:

    「不过,临兹伯爵──赛门•艾比巴雷斯大人是我伯父的伯父。所以到了临兹,只要请他们带你们到我家去,他会派人带路的。」

    后来,费露米娜开始大量购买给蕾莉亚的伴手礼。包括衣服、料理工具及辛香料等等。

    「这个也要记得放进行李里喔。」

    蕾莉亚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但也尝到沁入心底的幸福感。这些东西会由蕾莉亚先带回梅济亚领地。新年过后不久,迎接她的人应该就会来到此处。

    在年末将近的时期,蕾莉亚办了一个送别会。和在主屋工作的侍女伙伴们道了别。

    接著新年来临,却没有人来迎接她。直到一月都快结束了,依然没有人来接她回去。不得不说这件事很异常。说到底,当骑士之家将家中女性送到另一个骑士之家学习礼仪时,会确切地订出期限。而以这次的情况来说,在这里待到十五岁是双方定下的期限。过了期限依然没有前来迎接的话,等于是给对方增添了不必要的负担。

    「毕竟他们要千里迢迢来迎接你,或许有事耽搁了吧。」

    费露米娜虽然这么说,但是这件事让蕾莉亚觉得脸上无光。

    二月也来到尾声,依然没有人前来迎接。终于到了某一天,费露米娜把骑士埃德里卡尔叫了过来。埃德里卡尔•波尔是哈林家分家的家主,身分相当于哈林家的管家。接到伊斯特•哈林的命令,负责派遣使者到梅济亚领地去的也是他。

    「埃德里卡尔大人,您派去的使者确实见到了梅济亚领主,哥顿•察尔克斯对吗?」

    「当然见到了。」

    「您这里有没有接到什么报告?」

    「使者转达了必须转告的事,做完必须做的工作就回来了。」

    「当时蕾莉亚曾写信回去,使者没有接到信的回覆对吗?」

    「使者没有带任何回音回来。」

    「也没有带回任何话吗?」

    「我没听说有这回事。」

    「当时都没有谈到要过来迎接的事吗?」

    「费露米娜夫人,我们是把蕾莉亚小姐从敦德鲍尔家接来布德奥尔家照料。关于前来迎接的期限,我们也只是延续敦德鲍尔家与他们的约定执行。总之,在迎接的人来之前,让她在这里好好工作不就成了?」

    「您这么说……倒也没有错。」

    费露米娜在骑士埃德里卡尔的回答中感觉到一丝犹疑。但是费露米娜完全没想到,从一个身为骑士的人口中说出的堂而皇之的话,居然是个谎言。

    埃德里卡尔一边回答费露米娜的问题,心里直冒冷汗。

    两年前的春天,家主伊斯特带回一位衣著寒酸,发育不良的少女,并介绍她是边境地带察尔克斯家之女。当时埃德里卡尔只觉得是玩笑话,完全不相信。而且,听说察尔克斯家是「创始之众」的家系时,他更是不信。

    话虽如此,在家主伊斯特明命令他派遣使者前往察尔克斯家时,他确实曾打算找个时间派使者过去。但是,使者必须先渡过奥巴河,再骑马骑个十天才会抵达。总之,这段路途实在太过遥远,还得派护卫随行,这笔费用也不可小觑。

    恰巧,当时帕鲁萨姆王国才刚迎接新王温得尔兰特登基,国内的贵族们都拚命地采取行动,只为了在新体制中抢到好位置。那阵子埃德里卡尔也是不断在家中和王都来来去去,忙著忙著时间就过去了。

    这位名为蕾莉亚的少女聪明、健康,个性表里如一又十分能干,脸上总是带著柔和的笑容,是个人品良好的好女孩,可说是意外地捡到宝了。但是随著时间过去,她长成了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孩。她的五官、身上散发出来的高雅气质,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平民百姓。

    ──原来她真的是如假包换的贵族家之女。若真是如此,她是梅济亚领主察尔克斯家之女这件事搞不好也是真的。

    但是假设事实如此,有件事让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她会被派去为伊斯特侍寝,还像市面上的幼猴一样被卖来这个家里。如果这个女孩是带著礼物被送进那个家庭,绝对不会受到这种待遇,埃德里卡尔得到一个可怕的结论。

    ──天啊。这个女孩被察尔克斯家主或家主身边的人憎恨著,所以在本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带去卖掉了。一切只是为了让她遭受到最残酷悲惨的遭遇。

    他对蕾莉亚的同情越发强烈。而且,费露米娜是打从心底爱著,信赖著这个女孩。

    ──这个女孩还是维持现况,继续侍奉在费露米娜夫人身边比较好。

    他开始有了这种想法。不久后,他听闻她已和堤格艾德订下将来的约定。如果对象是这个女孩,两人一定能成为相配的夫妻。既然事情发展至此,就更应该护保护这个女孩才是。

    ──要是把她送回老家去,搞不好还会被卖到其他地方去。

    埃德里卡尔心里这么想著,于是打定主意,不派使者前往察尔克斯家。对伊斯特和费露米娜撒谎虽然令他感到痛苦,但是最后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家好。只不过,当蕾莉亚迎来十五岁的那个新年,埃德里卡尔再也无法沉著面对。

    ──察尔克斯家或许会派人前来迎接。

    他绷紧神经等著一月过去,二月来临。就在二月也即将结束的时候,埃德里卡尔终于能放心地松一口气。要是迎接的人在新年时期去了敦德鲍尔家,不管再晚,一月底或二月初一定会来到哈林家。到了二月底依然没有人来,那就代表永远不会有人来了。

    就在他刚放下心中大石的时候,费露米娜把他叫了过去,委婉地对他进行了一番质问。埃德里卡尔做出了骑士不应该做的事。换句话说,他利用谎言和欺骗熬过了那个场面。即使如此,他依然相信他的行为是为了主家著想,为费露米娜著想,也是为了蕾莉亚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