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巴尔特•罗恩与王国太子 第二章 哥顿大发雷霆 普伦道鲁咖
    1

    「好,驶动马车吧。」

    哥顿•察尔克斯对从骑士命令道。

    「是。」

    从骑士以紧张的声音回答。接下来终于要进入伊斯特•哈林大人的宅邸了。

    本来该由蕾莉亚的父亲凯涅前来迎接她,但是他有种即将发生大事的预感,所以由领主哥顿亲自带著从骑士渡过了奥巴河。

    令人惊讶的是敦德鲍尔家的家主居然想将哥顿拒于门外。在密斯拉子爵麾下骑士的协助下,哥顿终于进了府邸,但道尔锡姆•敦德鲍尔却命令部下攻击哥顿。哥顿把迎上来的人打趴在地,勒紧了道尔锡姆的脖子,让他招出了蕾莉亚的所在之处。

    道尔锡姆居然说,他以五万盖尔把蕾莉亚卖给了布德奥尔子爵,伊斯特•哈林。一问之下才知道,布德奥尔子爵与新王温得尔兰特素有交情。他诉诸金钱和权力将蕾莉亚据为己有。哥顿得知可爱的侄女的悲惨命运后,发出了好大一声叹息。接著赶著马车,在四月四日的今天抵达了布德奥尔的城镇。

    不愧是王都附近的城市,栉比鳞次的宅邸,每栋都盖得既豪华又时髦,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服装也十分优雅。虽然领地大小不及梅济亚,但是这座城镇胜在它的富裕及人口数。

    过没多久,他们来到哈林大人的宅邸前。哥顿让马车和从骑士在外面等著,自己走过大门,进入了宅邸。在楼上会客室招待哥顿的是一位体格精良、眼神锐利的骑士。

    「我是埃德里卡尔•波尔,负责打理哈林家的一切事务。」

    「在下是波多摩斯大领主领地,梅济亚领主哥顿•察尔克斯。」

    「梅济亚领主、察尔克斯家主……你、你就是那位领主吗?」

    「正是。恕我直言,请问我的侄女蕾莉亚是否正在此受贵府照料?」

    「她确实住在我们这里。」

    「喔喔!感激不尽!那么,请问可以麻烦您带我去见她吗?」

    埃德里卡尔非常惊慌。由于直到二月底,察尔克斯家都没有派人来迎接,他一直深信不会再派人来了。但是,有人来了,而且还是家主亲自大驾光临。他没料到,本人还光明正大地报上了名字。剎那间,他曾以为是不是冒牌货,但是只要让哥顿和蕾莉亚见面,一切就会立刻真相大白。简单来说,这个人不可能说这种谎。这么说来,这个男人就是哥顿•察尔克斯本人。

    那么,这个男人来这里做什么?是来拯救蕾莉亚的吗?还是,是来凌虐她的呢?事实很明显,这个男人浑身散发出杀气和怒气。他不能把蕾莉亚交给这个男人。

    「我当然会带您去见她,但是在见面之前,请您向我保证一件事。」

    「什么事?」

    「蕾莉亚小姐是我们家的客人,目前随侍在费露米娜夫人身边。这位费露米娜夫人非常喜欢蕾莉亚小姐,我希望您不要把蕾莉亚小姐带回去。」

    「什么!那要是我说我要带蕾莉亚回去,又会如何?」

    「那我不能让您们见面了。」

    「别开玩笑了!」

    哥顿爆出怒吼。哥顿在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就觉得他居心叵测,果然不出所料。这个人完全不想把蕾莉亚还给察尔克斯家。蕾莉亚在这座宅邸之中,究竟受到了什么样的待遇?

    「既然来到我们家,就请您必须遵守我们家的规矩。要是您听不进去,就请回吧。」

    哥顿听了这段不合理的话,没有做出任何回答。但是他掀了桌子,抓住了埃德里卡尔。随侍在旁的骑士立刻拔剑出鞘,但是哥顿的巨吼镇住了他们的行动。

    「不准动!你们要是敢乱动,我就把这个叫什么埃德里卡尔的头扭下来!去把蕾莉亚•察尔克斯带来这里!马上去!」

    此时,有一位文雅的骑士带著护卫走进了房间。

    「这是在吵什么?」

    「哦?哎呀呀,您就是伊斯特•哈林大人?」

    「正是。您是?」

    「我是哥顿•察尔克斯。梅济亚领主哥顿•察尔克斯。」

    「喔喔!就是您吗!我等您好久了。但是,这情况是怎么回事?」

    「这个叫埃德里卡尔的人说,不能让我和蕾莉亚见面。还说不打算让蕾莉亚回到察尔克斯家,所以我才在拜托那两位骑士把蕾莉亚带到这里来。」

    「什么?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我当然会让您和蕾莉亚见面,我一直在等著府上派人来接她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让您无法在年初前来呢?」

    「您在说什么?我和西尔锡姆•敦德鲍尔阁下是约在四月前去迎接。我三月二十八日就抵达密斯拉了。」

    「您去了密斯拉?可是……总之,请您先放了埃德里卡尔吧。迪巴肯。」

    「是!」

    「去把蕾莉亚小姐带来。」

    「是!」

    在和伊斯特交谈的过程中,哥顿陷在惊讶的情绪中。

    ──这真是令人惊讶。好像,他好像巴尔特伯父。

    他说的相像不是指长相,而是伊斯特•哈林大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人格气质,莫名令他联想到巴尔特•罗恩。

    ──看来或许得改变一下对这个人的看法。

    哥顿是相信直觉的类型。在他从这位骑士身上感受到跟自己敬爱的巴尔特•罗恩相似的气息时,暂且压下了沉积已久的怒气。所以放了骑士埃德里卡尔。埃德里卡尔痛苦地咳著,还是拚命地向家主进谏:

    「大人,不可以!不可以啊!不能把蕾莉亚小姐交给这个男人!」

    「埃德里卡尔,闭嘴!」

    蕾莉亚马上来到现场,后面还跟著一位贵妇──是费露米娜。

    「伯父大人!」

    「喔喔!蕾莉亚,你没事吧?」

    蕾莉亚扑进哥顿怀里。

    哥顿十分惊讶。哥顿认识的是十一岁的蕾莉亚,而现在在这里的是已经长大成人的蕾莉亚,而且她展现出来的成长令人难以置信。

    哥顿一直认为,蕾莉亚在这间宅邸肯定过著不幸的生活。但是,蕾莉亚的脸色红润,身上穿的也是高级衣物。过了一会儿,蕾莉亚离开哥顿的怀抱,拎著裙子行了一礼。

    「哥顿伯父大人,贵为领主的伯父大人居然亲自前来迎接,小侄愧不敢当。」

    「嗯。蕾莉亚看起来也健康平安,真是太好了。」

    「我想跟您请教一件事。」

    「什么事?」

    「为什么这么晚才来迎接我呢?为什么父亲没有来迎接我呢?该不会,是父亲出了什么事……」

    「凯涅很好,尤莉嘉也很好。本来不是就约定四月初来接你吗?这是斯尔锡姆提议的。」

    「咦?是这样吗?」

    蕾莉亚的母亲尤莉嘉结束在敦德鲍尔家的礼仪学习时,冬天的回程之旅导致她的健康状况出了问题。知道这件事的斯尔锡姆•敦德鲍尔就提议等到四月再来迎接蕾莉亚回去,但这件事并没有传到蕾莉亚耳里。此时,哥顿的视线移向伊斯特•哈林,从怀里拿出一个袋子放在边桌上。

    「伊斯特•哈林阁下,我的侄女承蒙您照顾了。在此向您道谢。这里是五万盖尔,是您从道尔锡姆•敦德鲍尔手上买下蕾莉亚的金额。我付了这笔钱,您就要让我把侄女带走。关于学习礼仪一事,我们已付给敦德鲍尔充足的谢礼。请您向他们收取吧。蕾莉亚,我们走。」

    哥顿说完后站起身。伊斯特正想对他说什么,埃德里卡尔却抢先开口:

    「你、你这个无礼之人──!你说这是什么话!好像伊斯特大人是用钱把蕾莉亚小姐买回来的一样!你知道那女孩在这个家里受到什么样的礼遇吗?」

    「说什么礼遇!那么为什么!为什么!就算只是一封信也好!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们蕾莉亚被哈林家带走了呢?连骑士的礼仪都不懂吗!我到敦德鲍尔家拜访的时候,可是勒住了道尔锡姆的脖子,他才说出把我的侄女卖给了伊斯特•哈林!你能明白我听到这件事时,有多么愤怒吗!」

    哥顿告发他的声音响亮地回荡著。

    伊斯特和费露米娜脸色大变。

    蕾莉亚是察尔克斯家之女,并且是由他们带到敦德鲍尔家寄宿。不论她在敦德鲍尔家受到什么待遇,也不管敦德鲍尔家和哈林家之间有什么协议,只要是在未告知察尔克斯家的情况下把人带到哈林家,那就是诱拐。

    伊斯德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埃德里卡尔却比他早一步大喊出声。他的脸已因为愤怒而转为暗红色。

    「我哪管你那么多!这件事应该要由敦德鲍尔家通知你们才对吧!我们家没收到任何礼物,就收留了蕾莉亚小姐,给她吃、给她穿,还以最高的礼遇让她在此学习礼仪。而且!甚至有位流著高贵血脉的年轻人想要娶她为妻。什么『创始之众』,别胡说八道了!要是你还有那么点情义和道义,最好把这女孩留在这里,早早滚回你的奥巴河东岸去!」

    如冰一般的沉默降临在众人之间。

    「埃德里卡尔大人。」

    蕾莉亚语气无比冰冷地出言喊道:

    「您告诉我,我写的信已经托给使者,而且信也确实送达了梅济亚领地,但是没有带回任何回信。这、这些都是谎言吗?您跟费露米娜夫人说,您确实派了使者前往梅济亚领地,而且也通知了他们要来迎接我一事。您欺骗了费露米娜夫人吗?」

    埃德里卡尔没有回答,只以哀伤及愤怒的眼神瞪著蕾莉亚。

    「然后,我还必须告诉您一件事。我察尔克斯家确实是『初始之众』之一,这是个无庸置疑的事实。这件事请您知悉。」

    埃德里卡尔的脸色暗红到了极点,开始转为铁青。

    「伯父大人,我们回去吧。回梅济亚领地去。」

    「喔、喔。」

    哥顿脸上的怒气已经消失无踪。哥顿的脑袋里不停回荡著埃德里卡尔的话。

    ──妻子……妻子?蕾莉亚?

    2

    哥顿的怒气虽已平息,这次换蕾莉亚生气了。而且气得像个女魔头。

    有件事曾让蕾莉亚觉得不满又难过。

    就是在察尔克斯家中,自己的身分立场居然只是如此渺小薄弱。面对敦德鲍尔家时,父亲凯涅带著从骑士前往拜访,送出了一大堆礼物,再三恳求他们照顾蕾莉亚。然而,对哈林家却不是如此。

    其实蕾莉亚一直抱有期待。她心想,等到哈林家的使者抵达察尔克斯家,父亲凯涅、母亲尤莉嘉,还有伯父哥顿将会交给使者许多礼物,拜托他们照顾她。然而这种事情没有发生。这代表在哈林家中的蕾莉亚,只是一个仰赖家主施舍慈悲的存在。

    她觉得自己好可怜,又失了面子。她曾觉得这样的自己配不上堤格艾德。

    为了成为配得上堤格艾德的人,她希望能以身为「创始之众」后裔的血脉自豪,希望能一个堂堂来学习礼仪之人的身分自豪。身为梅济亚领主察尔克斯家一族之女,她也很希望从哈林家的人身上得到她应得的尊敬。

    蕾莉亚一直很肯定埃德里卡尔就是那块绊脚石。父母亲看过自己写的信后,绝不可能连信都没有回,还没有嘱咐半句话。这个男人在说谎,这个男人说他派了使者前往梅济亚领地,根本是赤裸裸的谎言。蕾莉亚心里一直这么确信著。虽然她如此肯定,但是以她的立场不能将这份怀疑说出口。

    十四岁那一年,即使状况依旧如此那也就罢了。因为十四岁的她还是个孩子,即使生活在成人的庇护之下,也不是件羞耻的事。但是既然都满十五岁了,就不能再这样下去。都已经是个大人了,还只能仰赖其他家系的慈悲而生,这等同于拋弃了身为贵族的自尊。

    她也不能请哈林家为她举行及笄仪式,不能在不告知察尔克斯家的情况下,由哈林家进行及笄仪式。蕾莉亚已经满十五岁,却连及笄仪式何时举行都还是未知数。

    打从今年过年后,每当她用餐时,都必须忍著眼泪,把屈辱感埋藏在心底。因为这是人家施舍的餐食。究竟为什么自己非得承受这些不可?今天之前,她是一直咬牙忍著这份不甘心,生活至今。

    「察尔克斯大人,请等一下。看来我们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请您先把这些金币收起来吧,我们从来没有这个意思。」

    在伊斯特•哈林向哥顿说出这些话时,蕾莉亚开口对他说道:

    「伊斯特•哈林大人。」

    蕾莉亚的语调让伊斯特惊觉一件事。

    「我从不知道您为这件事付出了金钱。那笔钱是为了把我救出敦德鲍尔家才付出去的对吗?请您务必收下伯父拿出来的钱。您要是不收下,我会无法取回我的尊严。」

    「蕾莉亚小姐。」

    「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您至今的照顾。」

    蕾莉亚向伊斯特深深地行了一礼。这是她发自内心做出的行为。

    「伯父大人。」

    「喔、嗯。」

    「在我们离开这座宅邸前,请您由衷向伊斯特•哈林大人致上谢意。道尔锡姆•敦德鲍尔大人不是一个好人,我当时要是继续留在那间宅邸里,不知道今天的我会是什么样子。伊斯特大人不惜付出一笔不需付出的金钱,才拯救了我。」

    「喔、嗯。伊斯特•哈林阁下,请原谅我的无礼,在此感谢您的恩情。」

    「嗯,我接受您的赔罪和感谢。」

    「然后,还请您向费露米娜大人由衷地表达谢意。她待我更胜亲生女儿,且一直秉持著这份爱养育教导我。」

    「您就是费露米娜夫人吗?我的侄女承蒙您照顾了,在此跟您致上谢意。」

    费露米娜拎起裙襬鞠了一个躬,以礼节回应哥顿的谢意。蕾莉亚也向费露米娜深深行了一礼,然后扑进费露米娜怀里哭了起来。

    「费露米娜夫人,我要回梅济亚领地去了。为了将一切划下句点,我必须回去。但是,我们的约定依然没有改变。」

    「蕾莉亚,没想到这场离别来得这么突然。但是,有人来接你回去,真是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两人流著眼泪,拥抱了一段时间。

    「那么,伯父大人,我们走吧。」

    蕾莉亚先站了起来,毫不客气地踏出步伐。她必须尽早回到梅济亚去。这座宅邸是个令人眷恋的地方,也是她心怀眷恋之人的所在之处。然而,这里同时也是个让她像个乞丐,接受施舍而活到今日的地方。她要是不回去梅济亚领地,就无法取回自己的尊严。她想早日变成那个配得上堤格艾德的自己。

    当两人走下楼梯,即将踏进入口大厅的时候,伊斯特再次叫住他们。

    「察尔克斯大人,等一下。您难得来一趟,在这里好好休息一晚再走吧。如何?」

    「哈林大人,感谢您的盛情。但恕我失礼,我在这间宅邸中无法睡得心安。」

    「不,没这回事……」

    伊斯特的话才说到一半,当他看见埃德里卡尔及接受到他指示的骑士们挡去了哥顿和蕾莉亚的去路时,他就没有再说下去。

    「埃德里卡尔,你这是在做什么?」

    「伊斯特大人,这家伙在我们家做出如此无礼的举动,然后现在拍拍屁股就要走了。如果让他这么走了,我们这个武人家将会颜面无光,蕾莉亚小姐也绝对不会幸福的。」

    「你在说什么!」

    「纵使要让蕾莉亚小姐回去梅济亚领地,也得是基于伊斯特大人的意愿下施恩于她,不能让人以蛮力夺走我们家的侍女。」

    「你错了。」

    「我没有错,这是为了我们家的名誉,而且也是为了蕾莉亚小姐好。」

    哈林家在场的骑士只有伊斯特的一位护卫。相较之下,波尔家的骑士共有五人。也就是说,埃德里卡尔的命令权大于伊斯特。

    「给我把这个可疑人物抓起来!」

    在埃德里卡尔的命令下,五位骑士拔剑向哥顿猛扑过去。此时哥顿身上穿的是礼服用的轻盔甲,防御力不高。但哥顿还是泰然自若地往前走去。

    五位骑士看他这副模样,内心的斗志动摇起来。但是他们的任务就是得狠狠打败这个可疑人物,并把他抓起来。五人举剑对哥顿挥下。

    哥顿先是抓住正中央一位骑士的手,阻挡他出剑。其他四位骑士的剑则分别击中了哥顿的头、右臂、左侧腋下及背部。

    所谓的骑士剑,剑刃虽不锋利,但是重量惊人。即使面对穿著盔甲的骑士,骑士剑依然可以隔著盔甲重伤骑士。若有敌人同时被四支如此重量级的武器,加上骑士臂力的攻击击中,只会失去反击之力而败下阵。

    然而,哥顿的动作完全没有停下。他抓著骑士的手,用力地把骑士往左边甩出去。左边两位遭到波及的骑士向后飞了出去,跌倒在地;右边两位骑士则举起了剑。哥顿冲到两人身前,双手分别抓住两位骑士的头互撞。两位骑士立刻昏了过去。

    骑士埃德里卡尔高举著剑冲了过来,脸上挂著怒气冲冲的模样。哥顿没有闪避。因为他一避开,可能会波及到身后的蕾莉亚。不过,他虽然没有闪躲,但是他举起双手握拳,并将全身的力气集中在拳头上。

    埃德里卡尔略微打横的一剑陷入哥顿的左肩,发出猛烈的碰撞声。虽然盔甲出现了深深的凹陷,但是哥顿没有倒下,文风不动地站在当场。

    埃德里卡尔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埃德里卡尔可是在其他领地也小有名气的豪杰,怎么可能有骑士在正面承受他使尽浑身解数的一击后,还依然屹立不摇。

    「埃德里卡尔阁下,这个攻击相当不错。」

    哥顿说完这句话之后,双手举起埃德里卡尔的身体扔了出去。他飞越依然倒在地上的骑士,撞上了驱魔雕像。结果雕像倒了,手脚也飞了出去。埃德里卡尔用手撑著地板,想要再站起来,却是力尽倒地。

    蕾莉亚目不转睛地盯著倒在地上的埃德里卡尔。虽然一直到刚才她还恨这个人恨得牙痒痒的,但是此时她的恨意已经烟消云散。

    ──回想起来,自己也受了这个人不少照顾。

    蕾莉亚向还倒在地上的埃德里卡尔行了一礼,说出感谢的话。

    「埃德里卡尔大人,在这里受了您不少照顾,感谢您。」

    「那么,蕾莉亚,我们走吧。」

    「是,伯父大人。」

    玄关旁放著哥顿带来的战槌。应该是因为它实在太重,没办法搬到其他地方去,哥顿用右手轻易举起了战槌,再用左手打开了玄关的门。

    「请稍等。明明请您稍等了,唉!这下真是不得已了。」

    伊斯特在哥顿身后对家臣下达某些命令。骑士们奔跑著越过迈步走向门口的哥顿身边,不断举剑砍向吊著门扉的绳索。最后绳索断裂,门扉也落了下来。

    有十二位骑士和八位士兵听见骚动赶过来。看著倒在入口大厅的埃德里卡尔及其他骑士,再看看落下的门扉,他们似乎将哥顿当成了暴徒。其中有些人甚至已经拔剑出鞘。

    「等一下!」

    伊斯特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家静一静!这位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客人。收起你们的剑吧!哥顿阁下,门已经落下了。由于绳索已经断了,重新绑好再拉起门扉需要整整一天的时间。请您今晚务必留在我家,成为我的座上宾。我们家似乎犯下了天大的过失。不为此事道歉,我心里过意不去。我家里也有美味的酒。」

    伊斯特当然是为了留下哥顿,才刻意命人砍断绳索,放下门扉。即使正门关上了,因为还有侧门,所以不会造成出入不便。只不过以哥顿的身分,考虑到面子问题,他不可能会从侧门离开。伊斯特是这么想的。

    ──真是位奇男子。为了款待我,居然特意放下门扉。

    哥顿开始对伊斯特有了几分好感。他开始觉得在这里待上几天似乎也不错。但是──

    ──蕾莉亚似乎说什么都要回去呢。

    他一直以为蕾莉亚文静内向,但是此刻她的表情却是如此坚决。他记得这种表情,母亲也曾露出过这种表情。母亲以前也是个温和内敛的人,她是一个不论出了什么大事都毫不动摇的女性。蕾莉亚现在的表情和气息,正是母亲遇到事情时会有的表现。

    哥顿看了看门。对他来说,他根本不在乎什么领主的面子,即使要从侧门离开也无所谓。但是他要是走侧门,等于是践踏了伊斯顿不惜阻断正门通行,也想要留下哥顿的这份心意。他不喜欢这样。面对这份气魄,他也该以最有气魄的方式回应。

    「嗯哼。」

    门是以几层坚固的木板捆绑而成,要破坏这道门不是件易事。

    接著他看了看墙壁。墙壁是先以岩石堆叠,再用土填补缝隙建造而成。哥顿举起大型战槌,往墙上敲下去。一阵足以撼动大地的声音响起,墙壁出现裂痕。接著他再次挥出战槌。当他挥出第四击时,墙壁塌了。他用战槌挥去残留在脚边的碎片。破门而出,等于他已经成为一个胜者,哥顿能够在不失面子的状况下,离开伊斯特•哈林的宅邸了。

    「怎、怎么可能。这道墙不可能被战槌一敲就塌了啊……」

    「伊斯特•哈林阁下。」

    「嗯?怎么了?」

    「您不仅对我的侄女出手相助,还对她多加照顾,所以您不需要特别向我们道歉。但是,如果您说什么都想致歉,也不能选在这个场合。」

    「为什么?」

    「请您想想,这里是您的领地。所有骑士、士兵和领民全是站在您那边。而这里是您的宅邸,要是您在这里说什么要道歉,听起来只像是拿条绳子勒在对方脖子上,并说著来!原谅我吧!更何况,您的臣子之中有人对我心怀杀意。」

    「嗯……嗯。」

    以伊斯特的立场而言,他很想反驳,却无法反驳。事实上,刚才伊斯特的六位家臣确实拔剑攻击手无寸铁的哥顿,对哥顿做出了极为卑鄙的行为。

    「虽然不需要特别道歉,若您真的有心想与我家结交,或是有任何提议,就请您派遣使者过来。一切就等这之后再谈。」

    「嗯嗯,这样很合理。话又说回来,没想到边境地带有您这等隐世豪杰。」

    「我没有隐世而居,我们家的大门随时为客人们敞开。哇哈哈哈!伊斯特阁下,后会有期!」

    「我一定会派遣使者前往拜访。哥顿阁下,后会有期。」

    哥顿转身离开,蕾莉亚也跟著离开。有人叫住了蕾莉亚──是费露米娜。费露米娜交给蕾莉亚一个有把手的篮子。

    哥顿带著蕾莉亚越过墙壁的裂缝走了出去,让蕾莉亚搭上马车之后,将哈林家拋在身后。

    3

    这天夜里,蕾莉亚打开从费露米娜手中接过的篮子。

    「伯父大人,这是今天早上费露米娜夫人和我一起烤的普伦道鲁咖。」

    哥顿和从骑士青年吃起蕾莉亚分给他们的普伦道鲁咖。在月光映照之下,看起来只是平凡无奇的烘焙点心。

    一口咬下,口感十分酥脆。点心彷佛沙堡崩塌似的在口中碎成粉末,没有结块的面团,结构也不松散,吃得出来是非常高级的点心。

    令人惊讶的在后头。

    崩碎的粉末在口中结合成松软的块状物,继续咀嚼后,沁出清爽的甜味。口感像在咀嚼云朵。而且这朵云化开来,感觉像消失在舌头上了。不仅如此,甜甜的云朵里还藏著什么。

    是葡萄乾。原来是把葡萄乾切碎,混入面团之中了。葡萄乾是梅济亚领地的特产,也是哥顿的心头好。哥顿整个人开心了起来。

    「真好吃。等回到梅济亚领地后,你再做给我吃吧。」

    「哎呀,伯父大人。要有柯尔柯露杜鲁才能做出这种点心呢。」

    「哈哈哈!最近在我们的领地里,已经成功开始饲养柯尔柯露杜鲁了。差不多也要开始渐渐推广给领民们了。」

    在蕾莉亚不知道的时候,梅济亚领地也已有所成长。

    话又说回来,这道名为普伦道鲁咖的点心,确实用了品质良好的材料制作。而且制作过程一定也非常用心。但是,不止如此。哥顿吃了这道点心后,心头升起一股说不出的温柔情感。哥顿向来认为,料理的味道能呈现出一个人的本性。那位名为费露米娜的贵妇,肯定是位拥有温柔之心的人。

    「费露米娜阁下是精通料理的高手吧?」

    「是啊!伯父大人,您说的没错!」

    蕾莉亚谈起了费露米娜。听说费露米娜使用大量香草制的烘烤牛肉可是人间美味。

    ──我好想吃那道料理啊。

    在返回梅济亚的途中,哥顿仔细地向蕾莉亚询问在哈林家发生的一切。关于她跟堤格艾德之间的约定,哥顿也打破沙锅问了个清楚明白。

    ──这下糟了。看来他们把蕾莉亚照顾得很好,伊斯特阁下也是位相当了不起的人。搞不好果然该待上一晚──不对,待上两三晚才好呢。

    蕾莉亚心里感到非常不安。她和堤格艾德之间没有订下婚约,她不过是允许堤格艾德向察尔克斯家家主提出婚约请求罢了。但是,她这个行为也可说是侵犯了哥顿的家长权。不管怎么说,如果哥顿心里有别的打算,她将无法跟堤格艾德结婚。

    不过,蕾莉亚松了一口气,因为哥顿的反应不错。何止不错,没想到哥顿认识堤格艾德的父亲翟菲特•波恩伯爵,还称赞他担任团长当得有声有色。

    ──现在刚好是边境武术竞技会进行的时候呢。伯父应该正开心地观战吧?多里亚德莎阁下,加油啊!

    正好就在这一天,巴尔特被拱出去参加第四项竞技的示范比赛,哪有闲工夫开心观战。不过,此时的哥顿当然无从得知这件事。

    哥顿带著蕾莉亚回到了梅济亚领地。

    伊斯特•哈林遵守约定,赶在哥顿一行人身后派出了赔罪的使者。而且送来了蕾莉亚留在哈林家的行李,以及装了满满一车的礼品。

    哥顿立刻派遣使者带上装了满满一车礼物的马车,送去回礼。

    自此四年之后,伊斯特•哈林与哥顿•察尔克斯在帕鲁萨姆国王面前再次相逢,并对彼此敞开心房,成了肝胆相照的知己。

    此时,堤格艾德和蕾莉亚的婚姻之路上,冒出一道意想不到的阻碍。虽然这道阻碍最后被哥顿强而有力的臂膀粉碎成千万片,但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