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巴尔特•罗恩与王国太子 第六部 战乱的预兆 第一章 王都 温熏奇耶路古
    1

    巴尔特在七月初抵达王都。从洛特班城出发之后,已经过了一百二十天,也就是整整三个月。巴尔特看见王都的街景后,被它的壮观及美丽震慑地说不出话来。

    「哎呀呀!巴尔特阁下,欢迎你来到以天母神滴落之乳巩固而成的都市(德佩塔巴尔•厄•来希)!」

    巴里•陶德带著满脸笑容前来迎接巴尔特。听说他现在已经是上级祭司,还身兼枢密顾问的显赫职位。而被指定为巴尔特落脚处的陶德家就是巴里的老家。顺道一提,巴里的正式名字似乎叫巴里安格兹卡鲁•陶德。

    来到王都的三个月路途真是趟苦行。领路人──玛西莫森勃伯爵是一位博闻强记的文官,通晓古今东西的礼法以及庆典仪式。他也是负责教育居尔南特的其中一人,负责将巴尔特带到王都来。有人带路固然好,但是一路上他不断地教导著巴尔特礼仪作法、各国的制度及历史。

    「既然要迎您为国王的宾客,就要请您学习礼节,才能不辱这个身分。」

    在教完整套上级贵族的礼节之后,巴尔特还被迫学会了拜将礼。这是将军接受王国任命时的礼仪。巴尔特曾向他抱怨,这个礼节太八竿子打不著了吧?不过伯爵表示,拜将礼堪称是集骑士面对国王时所需礼节之大成,只要学会它,就能广泛应用在各种场合。最后以这个理由压著他学了个透彻。而自从巴尔特说溜嘴自己的守护神是帕塔拉波沙后,伯爵甚至开始讲述起帕塔拉波沙神的教义及信仰的历史。

    肯定是因为玛西莫森勃伯爵太过烦人,居尔南特才把他塞到巴尔特身边。

    要是从洛特班城直直向西南方前进,应该早早就能抵达王都。然而,由于巴尔特选择了经过盖涅利亚、杜勒及盛翁这条绕一大圈的路线,才会走了三个月之久。其中原因包括玛西莫森勃伯爵不喜欢野营,还有他也想让巴尔特看看各国的状况。而且,玛西莫森勃伯爵也把这次当成一个好机会,殷勤地与各骑士家系交换情报。

    巴尔特非常期待中原地带的料理,几乎可以说是为了这个才点头同意前往王都。然而,在一开始投宿的盖涅利亚骑士家中,这份期待就已破灭。

    他们端上来的是所谓的公餐(雅勒喀兹)。桌上摆了以超过六种肉烹饪而成的二十四道料理,是场绚烂豪华的飨宴。说起比这更高级的待遇,就只有得用上超过九种肉烹饪出四十八道料理的玉餐(夫朗喀兹)而已,但那是招待王族的飨宴。或许因为他们是由帕鲁萨姆王宫典仪官的第二把交椅──玛西莫森勃伯爵带来的客人,所以也被视为身分相当贵重的宾客。

    每盘料理的外观都相当精美。未曾见过的蔬菜水果让巴尔特感到十分雀跃。多彩多姿的料理手法、形形色色的辛香料及调味也令他大开眼界,但是所有料理都冷冰冰的,淡漠的气氛令人味如嚼腊。

    不管到了哪位骑士家中,端出来的全是公餐。不幸的是,料理的内容也都大同小异。

    进入帕鲁萨姆国境后,桌上的餐点不负文化大国之名,全换上了较下工夫的料理,但依然还是公餐。而且大家都拚命跟巴尔特攀谈,所以也无法好好享受用餐时光。

    最讽刺的是,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料理,是在进入帕鲁萨姆势力范围之前,在他们顺路到访的一位乡下领主家中吃到的料理。由于下雨而在这位领主家多停留了几天。领主送上的不是讲究排场的料理,而是温暖的乡土料理。

    正好艾那之民的旅团也被雨困住,停留在领主家中。领主为了排解巴尔特的郁闷心情,就请艾那之民表演才艺。

    其中有位长著一头烈焰般红发的美女,她热情的舞蹈惹得巴尔特一阵心神荡漾。美女妖娆撩人的视线望向巴尔特。巴尔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快了几拍。

    玛西莫森勃伯爵向巴尔特讲述起了艾那之民的历史。

    过去诸神曾分为两个阵营,爆发了大战争。艾那神不知道该站在那一边,所以用不同的面貌在两方阵营出没,表现得像双方的伙伴一样。诸神在战争结束后得知这件事,艾那神招人所厌,被逐出了诸神之国。

    艾那神来到人类的世界之后,授与人们智慧,因而得到尊崇。但是其他诸神也来到了人类的世界庇佑人类。诸神都称艾那神为「背叛之神」,因此人类们也开始疏远艾那神。

    有一群人一直对这样的艾那神心怀憧憬,他们被称为艾那之民,是一群不建造村庄或城镇,与伙伴们四处漂泊过日的流浪之民。中原地带有许多游牧民族,但是艾那之民跟他们又有所不同。

    艾那之民被称为贱民,但是偶尔人们也会需要艾那之民。因为艾那之民既美丽又朝气蓬勃,通晓包罗万象的技艺。占卜、歌唱、舞蹈、性技、肢解野兽及鞣制皮革,这些都是艾那之民的看家本领。据说艾那之民中,还有人能和鸟兽心灵相通,或是听见树木、大地及风的声音。

    对各个村庄而言,艾那之民的到访成了他们困苦生活中的些许安慰。话虽如此,却没有哪个村庄允许艾那之民在附近久住。因为艾那之民总是毫不在乎地进行偷窃,且喜好淫乱行径。

    艾那之神是背叛之神、命运之神、流浪之神、双面之神、占卜之神、魔术之神、交合之神、不实之神,也是偷窃之神。大家都说半人半蛇、令人厌恶的亚人玛努诺,他们的始祖尼磊就是艾那之神和蛇交合后产下的亚神。不过,听说在玛努诺人们的神话中,故事却成了艾那神是蛇神尼磊和人类国王──季扬所产下的孩子。

    2

    宅邸的主人詹布鲁吉伯爵──沙瓦林格兹卡鲁•陶德的体型比巴里圆润了一大圈。詹布鲁吉伯爵的妻子、儿女、家臣骑士们,都只是在晚餐前打过招呼之后就退下了。

    巴尔特走进食堂,想著肯定又是一堆乱七八糟的料理。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餐桌上没有半道料理。这座餐厅宽敞豪华,长长的大餐桌上铺著白色桌巾。但是说起摆在这桌巾上的东西,除了中央摆了一些盘花和烛台之外,就只有三人份的刀叉和玻璃杯。

    ──哎呀?居然把客人带来还没准备齐全的餐桌前?嗯?这里的叉子是三齿的呢。

    在骑士家中,在为客人送上餐食时,也会提供刀叉,但是这种场合通常是用二齿的叉子。然而,在陶德家用的却是三齿的叉子。巴尔特感到十分佩服。因为平常用的二齿叉很难捞起食物,扠食物时也很容易滑落,所以他曾想过要是有三齿叉就好了。

    「罗恩大人,请座。」

    巴尔特向诸神鞠躬,静静地向沙瓦林格兹卡鲁和巴里行了一礼后坐下来。其余两人也跟著就座。有人往三人的玻璃杯中倒入了葡萄酒,是白酒。为他们倒酒的人居然是随从长。

    「请您带头乾杯,坐著说就行了。」

    「祝帕鲁萨姆王国国运昌隆,国王陛下万寿无疆。此外,也祝陶德家繁荣兴旺,巴里•陶德上级祭司阁下及詹布鲁吉伯爵身体健康。乾杯。」

    「乾杯。」

    「乾杯。」

    巴尔特饮尽了杯中的酒。这酒冰镇得恰到好处,非常好喝。

    他的酒杯立刻又被倒满,接著由沙瓦林格兹卡鲁带头进行第二次乾杯。

    「这一杯我们庆祝巴尔特•罗恩大人大驾光临,并感谢神明保佑他至今的旅路一路平安。乾杯。」

    「乾杯。」

    「乾杯。」

    「形式上的礼仪就到此为止吧。刚好料理也要上桌了。」

    三位侍者进入餐厅,把手里端著的盘子放在三人面前。白底的盘子缀有以绿线画出的青草花纹。五片切得极薄,粉中带红的肉片被轻轻立起摆在盘子上,还点缀了些许某种草类的鲜绿色小叶子,看起来非常美丽。

    巴尔特对这摆盘感到十分赞叹。不管去到哪位骑士家,肉品的摆盘要不是杂乱无章,就是会在肉底下铺青菜。这么一来,不仅肉会沾染水气,使口感变得湿黏,连带底下的蔬菜都会沾染上一股奇怪的味道而变得不好吃。就只是一道看起来很豪华,也只剩豪华可取的料理。

    ──不过量少得过分,还有这颜色是怎么回事?该不会端了生肉上来吧?

    巴尔特心里这么想著,用左手的叉子捞起一块肉放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嚼。他用叉子很轻易地就捞起了肉片。

    咬第一下、第二下的时候,味道不怎么强烈。巴尔特觉得调味很清淡。但是当他咬第三下的时候,忽然冒出一股明显的咸味在口中扩散开来。同时还有另一股难以言喻的丰富甜味一点一滴地渗了出来。

    ──哇喔~哇喔!

    那股难以用言语形容,柔滑又复杂的鲜甜滋味在口腔中渐渐扩散。感觉这股味道甚至逐渐渗透至口腔上下的骨头中,当中还弥漫著一股淡淡的烟熏气味。

    此时,巴尔特也明白这道是什么料理了。

    这是烟熏料理。这道被他怀疑是不是生肉的肉品料理,原来是烟熏料理。烟熏的作用是用来保存料理,所以需要彻底进行烟熏,不过这么说起来,熏得不够久的肉确实是这种颜色。

    烟煄能为食物增添香气。烟雾与油脂混合而成的风味,带著一股直冲鼻腔深处的强烈风格。虽然这就是烟熏的滋味,但也算是它的缺点。

    然而,这盘粉色的烟熏肉品是怎么处理的?巴尔特只吃到馥郁的香气,彷佛从肉片上吹起一道和煦的风。

    正当他混然忘我地咀嚼时,本来是薄片的肉在口中碎裂化开,自然而然地滑入喉中。趁著肉品的强烈风味还留在舌尖上,巴尔特急忙拿起白酒灌了一口。

    锁住所有鲜美滋味的肉片和清爽的葡萄酒混在一起,为所有经过的部位带来满足感,再落入五脏六腑之中。这是何等的幸福啊!

    巴里面带微笑地看著巴尔特的模样。

    「嗯,这种肉……我好像知道这是什么肉,又好像不知道。」

    「巴尔特阁下,这是奇耶路古臀部的肉。」

    ──原来是奇耶路古啊!

    奇耶路古是住在草原的野兽,体型比猪再小一点。不过,巴尔特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座王都的近郊盛行饲养奇耶路古,养了许多体型较大,又圆又胖的奇耶路古。

    巴尔特也曾经吃过炖或烤的奇耶路古,这种煮法反而让味道清淡又平凡无奇。随著料理方法不同,居然能料理出这么浓烈的味道,巴尔特心下只感到一阵惊讶。

    巴尔特扠起第二片肉片放入口中。这支三齿叉子真的是件好东西,只是轻轻一放,就能确实扠住肉片。而且在肉片入口之后,叉子也能顺利地脱离肉片。

    巴尔特仔细地品尝第二块肉。虽然刚看见肉的时候,巴尔特觉得肉片太薄,但是他错了。这个厚度恰到好处,这样的厚度才成全了它压倒性的存在感。咸味、鲜美滋味、油脂、烟熏的气味还有口感,所有一切都令人惊叹。要是超过这个厚度,或许就会成为一道庸俗又浓烈的料理。这就是它的最佳厚度。

    话说回来,这丰富的口感是怎么回事?只是这么薄的一片肉,咀嚼之后就在口中化开,完全填满了巴尔特大大的嘴巴。口感滑顺,还带著彷佛会附著在口腔中的黏稠感,明明薄薄一片,味道却浓厚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虽然在咀嚼的过程中,它会裂成小小肉片,但每一片都有扎实的存在感。

    巴尔特在吃第三片的时候,把肉跟小绿叶一起送入口中。剎那之间,口中多一种清爽的青草味道,使他的味觉恢复敏锐。这项配菜不只是用来增色,而是精心考虑后才摆上的佐料。

    巴尔特更加仔细地品尝起第四片肉。他已经不会像一开始那么惊讶,并狼吞虎咽地吃肉。他缓慢悠闲地享受著肉片深奥的滋味。

    他把第五片切成四块,再配上较多葡萄酒一起享用。他以喝葡萄酒为主,把这些烟熏肉片拿来当下酒菜吃。这种吃法能够缓和强烈的油腻滋味,带来轻盈口感。

    然后盘子就这么空了。吃完后感到意犹味尽。虽然充分地享受了它的美味,无奈量实在是太少了。

    ──真想再来个两三片啊。

    正当巴尔特这么想的时候,下一盘料理被端了上来。起初在乍看之下,盘子上像是空无一物,但并非如此。原来是白盘子上盛有白色鱼肉,还淋上了白色酱汁。

    ──这里居然也是用浅碟。

    巴尔特感到失望。不管去到哪个骑士家,他们总爱用浅碟盛装料理。因为这样看起来比较豪华。但是把温热的料理装在浅碟里很容易变凉。他原本以为在这里也是一样。但是,他仔细看看眼前的料理,看起来不像变凉了。

    ──酱汁也不像已经放凉凝固的样子,盘子上还冒著热气呢。

    此时,他注意到一个盘子边缘摆了一样奇特的餐具。是要他用这个吃吗?

    看起来像是综合了刀子及叉子的餐具。靠近自己的一方形状扁平,似乎是刀子。另一侧只做成细小的齿状,应该是叉子。扁平的部分有些凹陷,也像是汤匙。

    ──这该不会是银制餐具吧?

    由于现在是在夜晚的房间里,即使灯火通明,还是有些阴暗。因此他无法确切地看清楚眼前的餐具,不过看起来像是银制品。

    巴尔特用餐具的刀子那头切开鱼肉,再以叉子那头刺起鱼肉放进嘴里。

    ──喔喔!

    这道料理岂止温热,根本是热腾腾的。巴尔特感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回想起来,打从自洛特班城出发以来,他从来没有在骑士家中吃到过热腾腾的鱼肉料理。趁热吃下热腾腾的料理,居然是件这么幸福的事。

    但是放在这种浅碟中的鱼,为什么会是热的呢?该不会厨房就在餐厅附近吧?巴尔特曾这么想过,但就宅邸的构造而言不可能。

    巴尔特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手和嘴巴都停不下来。鲜甜的鱼肉柔软弹牙,十分美味。薄薄的皮带著一股强烈的咸味,为这道菜画龙点睛。再配上柔滑的酱汁,很快就咽了下去。

    没两下子,巴尔特把鱼吃了精光。吃完后,他看著盘子上剩余的白色酱汁,很是在意。他很想抓起盘子把酱汁喝光,但是他不能做出如此无礼的行为。

    巴尔特忽然看向坐在左侧的巴里。没想到巴里正拿著叉子舀起酱汁喝。

    ──原来如此!这支叉子在靠近我的这头,形状微弯且有个凹陷。我刚才还在想它有什么作用,原来是用来舀酱汁的啊!

    巴尔特当然也依样画葫芦,一匙一匙地舀起酱汁送入口中。这个酱汁值得他动手这么做。

    这么说起来,用钢制刀子切鱼,有时候会让鱼肉微微沾染一股令人不悦的味道,甚至会令舌尖有些麻痹。搞不好让他们用银制餐具,就是想避免发生这种状况。

    回过神来,巴尔特才发现盘子右边还摆了面包。既然摆在那里就代表可以吃吧?他拿起面包,撕成小块吃了起来。

    ──怎么说呢?真是令人安心的味道。

    和料理的突出滋味对照之下,面包的味道显得朴实温和。

    在鱼肉料理之后,他们端上了汤品,再来是肉和鸡肉,最后则送上了点心。很少看到晚餐会附上水果以外的甜食。每道料理的量刚好都令人想再多吃一点,在这些菜色接连上桌的过程中,肚子也不知不觉地饱了。葡萄酒也从白酒换成红酒,最后端出的是烧酒。

    巴尔特尝到了深深的满足感。

    「看来这顿饭让您非常享受呢,让我来介绍家中大厨吧。」

    有位男人走进了房间。他身上穿著深蓝色长袖衬衫及黑色长裤,外面套著一件白色围裙,头上戴著一顶向后反折的帽子,脚上穿著长靴。他是一位身材瘦削却十分高大的老人。五官轮廓深邃,表情严肃,弯曲的鼻子向前高高凸起。

    「打个招呼吧。」

    男人听到沙瓦林格兹卡鲁的命令,报上名字后低下了头。

    「我是卡缪拉。」

    他的声音响亮扎实。

    这就是巴尔特与厨师卡缪拉的第一次相逢。

    3

    隔天,巴尔特满心期待著夜晚的到来。简单来说,他期待的是晚餐。

    早晨这段时间,他去马场骑乘月丹跑了几圈,欣赏庭园景色度过了。朱露察卡完成了巴尔特的武器保养之后,就不知道外出去了哪里。附带一提,朱露察卡在洛特班城的时候,似乎就把高级服饰变卖了,他现在穿的是平民服饰。不知道为什么,他目前还是将自己拥有准贵族身分一事瞒著周遭的所有人。

    时间来到下午,巴里到访,并告诉他四天后将前往谒见国王。

    「明天我们出门到城里去走走吧。」

    「喔喔,这真是令人期待。」

    傍晚时分,沙瓦林格兹卡鲁提早回家,来到了巴尔特的房间。

    「罗恩大人,这么说或许有点冒味,不过我家的大厨是位有名的人。」

    「喔喔,詹布鲁吉伯爵,我在昨晚确切地了解到了。」

    「真高兴能听到您这么说,因为有许多人不喜欢不拘形式的料理。」

    「不不不,热腾腾的料理就该趁热吃。这才是真正的款待啊。我昨晚可是深受感动呢!」

    「那我就放心了。那么,您有没有爱吃什么料理呢?不管什么样的料理,只要您说得出来,我就端得上桌。不过,如果是较难入手的食材或是需要早做预备的料理,就得等明晚之后才能端出来招待您了。」

    「嗯哼。爱吃的料理是吗?对了,我在库拉斯库曾经吃过拌了柯尔柯露杜鲁生蛋汁的炊布兰,那道料理真好吃。在这里吃得到吗?」

    「哦?您想吃的料理……真特别呢。我去转告大厨看看。」

    过了一会儿,卡缪拉出现在巴尔特的房间里。接著他毕恭毕敬地行礼后,开口说道:

    「阁下。柯尔柯露杜鲁的蛋确实是非常出色的食材,但是直接生吃不知道会染上什么病。说起来,骑士大人也有属于骑士大人的排场,这和平民的用餐方式自然不可一概而论。即使在这些平民之中,也有不少人认为禽兽才会生吃鸟类的蛋。此外还必须告诉您,布兰只要用对方法烹煮,就能成为相当美味的佳肴,但是在中原地带不会用水炊布兰来吃,因为那是野蛮人的吃法。我猜想您应该也不是有意提出这种要求,但还是请您要多加留意。」

    ──什么!

    在这一瞬间,巴尔特感到强烈的愤怒。

    卡缪拉的用字遣词相当婉转,但最后就是在贬低巴尔特,说他是个野蛮人。不只巴尔特,他这是瞧不起库拉斯库的人们。巴尔特认为这不可原谅。

    「我只不过是被问起想吃的料理,就照实回答罢了。你的意思是,这个家做不出迎合我喜好的料理喽?」

    面对一个厨师,巴尔特也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够大气,但是他已经停不下来。巴尔特拋出这个问题,语调中还带著怒气。然而,卡缪拉却冷静地做了个四两拨千斤的回答:

    「怎么会,怎么会。我的职务是遵从主人的吩咐,询问宾客的要求,在充分理解要求内容之后,准备最顶级的美食招待宾客。而我也只是来阐述我的宗旨罢了。」

    卡缪拉照例行完礼就退下了,吊儿郎当的举止更是激起了巴尔特的怒气。

    ──卡缪拉!你这家伙!再怎么说我也是客人!你是为了告诉我:「你想吃的料理是禽兽或野蛮人才会吃的食物」,专程到我这位客人面前来?真是傲慢!何等无礼!那位放纵他任意妄为的伯爵也真是的!

    巴尔特心情差得不得了。

    不久后,在前来的随从带领下,巴尔特前往食堂。今天晚餐的陪客只有沙瓦林格兹卡鲁和他的长男,共两位。

    巴尔特正喝著葡萄酒等上菜,两盘料理被送了上来。一盘是蛋料理,看来是先煮熟后再搅拌过。

    他用附在一旁的银制汤匙舀了一口。蛋里还掺了切碎的石曲菇,香气十分怡人。

    ──真好吃!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好吃!而且蛋有些部分是熟的,有些部分又几乎是生的,口味真是复杂又有趣。

    煮熟的部分完全不硬,松软地不可思议,而且香气十足。

    怎么会这么甜?这馥郁的香气是怎么回事?巴尔从不知道,原来柯尔柯露杜鲁的蛋也可以散发出如此甘甜的香气。其实是因为在炒蛋的时候,用了极为顶级的牛油(布衣由•伍),也就是从牛奶中取得的油脂,总之,这火侯控制得绝妙。

    话又说回来,巴尔特觉得很不可思议。在从洛特班城来到这里的路上,他也曾经吃过好几次用牛油炒柯尔柯露杜鲁蛋的料理。柯尔柯露杜鲁蛋的风味细致,其他食材的气味会立刻盖过它。掺入石曲菇这等风味强烈的菌菇,感觉立刻会盖过蛋的味道,没想到完全没有这种情况。

    巴尔特咀嚼著石曲菇时,终于明白了个中缘由。原来厨师先把石曲菇稍微炒过,锁住了它的香气。石曲菇十分脆口,完全没有失去它原有的风味。但是与它搅拌在一起的蛋,也还留有蛋的原本滋味。

    ──可恶!

    巴尔特虽然很不甘心,也只能说厨师厨艺精湛。最可恨的是旁边的盘子上盛著炊布兰。

    ──你明明说炊布兰是野蛮人的食物!

    巴尔特一边生气,一边挖了一口吃下。

    ──这是什么东西?

    他没吃到炊布兰特有的湿润口感。这布兰香脆、弹牙又有嚼劲,颗颗都扎实饱满。这是什么口感?逐渐渗出来的味道怎么会如此甜美?

    这不是炊布兰。而且里面明明没有放半片肉,却带著炙烤肉品的风味。

    好想知道。好想知道烹饪的方法。

    ──不。不不不不,要我去跟那家伙请益,门都没有。只能靠我的舌头来解开这道料理的秘密了。卡缪拉,等著瞧!

    遗憾的是巴尔特的舌头不具备他所期待的性能。结果他还是对烹饪方法一无所知。不过这倒不必担心,因为在料理一道道端上来之后,卡缪拉自己到场说明了。

    他表示布兰不是用炊的,而是用煎的。先在煎锅里放入牛油热锅,再下生布兰。接著要不停翻炒以防止它烧焦,然后把加热到起泡的牛油分几次淋上。同时在另一个煎锅里放入大量奇由普油加热,此时再拿来一块烟熏牛肋排,把从牛肋排边缘刮下来的碎屑迅速丢入锅中,汲取它的香味后把肉拿起来,再把一半刚刚开始煎的煎布兰移进这个锅里,让香气充分附著在布兰上。最后迅速地将两锅的布兰搅拌在一起,再倒入少量汤汁让它膨胀并吸收水分。这道看似单纯,实则复杂的煎布兰就这么完成了。

    把这道料理和滑蛋石曲菇一起吃,其美味程度更是一绝。换句话说,以结果来说,倒也不能说这不是一道蛋拌布兰的料理。

    后来端上来的几盘料理,样样都是珍馐美味。

    卡缪拉使用牛油的方式非常巧妙。听说卡缪拉挑选出来的牛,只能喂食某种固定的草,还会随著料理改变牛油的制作配方。

    但是最令人吃惊的,却是最后一道端上来的料理。卡缪拉和侍者一起走进餐厅,开口说道:

    「为您送上冰果作为结尾。」

    ──冰果?从没听过这个词呢。

    有个像小馒头的东西被盛在一个极小的盘子上。巴尔特拿起随附的小汤匙,挖下一口送入口中时感受到的冲击,应该一辈子都忘不了。

    这道料理正如字面所述,是冰。在这炎炎夏日中居然有冰。

    这不是单纯的冰。是把带著多种水果甜味的冰凝固而成的天上甘露。冰冰凉凉的顶级美味在口中融化,顺著喉头滑落而下时所的喜悦,跟至今感受过的一切都不同。

    巴尔特不禁身子一颤。眼前这道就是自己从未知晓的美味。这个世界上肯定还有很多很多自己所不知道的美食佳肴。

    卡缪拉看著巴尔特那副陶醉的样子,露出一个可恨的笑容后行礼退下。

    ──卡缪拉!你这家伙!你那是什么态度!

    打从这一天开始,巴尔特和卡缪拉之间正式开战。

    隔天,也就是第三天夜里,两人之间出现这种对话。

    「这个家里的料理每样都很好吃,就只有面包吃起来不怎么样。」

    出了洛特班城后,巴尔特经过许多国家,也在数不清的宅邸中借宿过,每个地方的面包都非常美味。跟那些比起来,陶德家的面包吃起来感觉逊色了些。

    「巴尔特•罗恩大人,好吃的面包,想做多少就有多少。但是,拿来搭配料理的面包不能美味过头。您可得仔细听了。刚才的肉品料理,肉的味道浓厚,还淋上风味强烈的酱汁食用。如果我送上味道足以胜过肉和酱汁的面包,肉的味道就会黯然失色,那它就称不上是块好面包。那么,好面包指的又是什么样的面包呢?即使刚吃过风味特殊的鱼或重口味的肉,只要吃下一块这种面包,就能完整清除口腔中的味道,恢复舌头的灵敏度,下一口又能尝到新鲜的美味,这才真的算得上是好面包。不仅如此,用这种面包沾取从食材中流出的汤汁,就能尝到食材真正的美味。不抢走食材滋味、不抢食材风头,反而突显、提升它的味道,这才是真正的好面包。剑与盾本来就各司其职。如果您说晚餐的面包不够好吃,就像在说盾不够锋利一样。话虽如此,我也还只是在习艺中途,哪比得上在骑士庭园中诸神所吃的面包呢?如果有什么不合您心意之处,请您宽宏大量地原谅我。」

    句句都说得谦逊无比,其实一点也不谦虚。结果不就等于在说这个世上没有比这更好的面包了吗?虽然卡缪拉做出来的面包,确实是他所说的那种面包。

    ──唔唔唔!

    接下来又发生一件更令巴尔特气愤的事。由于他明白了面包在晚餐中扮演的角色,所以才得以品尝到更具深度的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