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巴尔特•罗恩与王国太子 第四章 可露博斯堡垒战事 烤魔兽肉
    1

    他们花了七天即抵达密斯拉。两地距离约九十刻里,一般来说,即使先准备好替换的马匹,也需要九天至十天才能抵达。巴尔特勉强赶了一点路的目的,是为了先探探夏堤里翁的持久力和耐力。

    而夏堤里翁这位看似软弱的青年,轻易地跟上了巴尔特。他的座骑贝可利也是匹体型高大的健壮马匹,随行的两位骑士也勉勉强强地跟了上来。

    骑士札卡里•奇奇艾利特。

    骑士纳兹•卡朱奈尔。

    两人都是阿格莱特家的骑士,此行中则担任夏堤里翁的勤务兵。简单来说,就是负责帮夏堤里翁提行李,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之人。到了骑士家作客用餐时,这两位则是站在夏堤里翁身后。把独当一面的骑士当作勤务兵使唤这种事,在巴尔特的价值观中是难以想像的一件事。

    旅程能顺利展开,一部分也是因为不需露宿野外。一行人在城镇间移动,拜访骑士之家就可获得食物和落脚的地方。每户骑士之家都是又惊又喜地迎接夏堤里翁的到来。在他们抵达某个城镇时,虽已是深夜时分,负责警备的骑士还是专程为他们打开了城镇之门,其后到访的骑士家也是立刻把仆人们挖起来,大肆款待了他们一番。阿格莱特家的威望真是不可小觑。

    看著密斯拉的城镇,巴尔特心中一阵感慨。

    隔著奥巴大河,在临兹对岸有个波德利亚交易村。从波德利亚乘坐马车,花上约两星期越过沙漠及草原后,就可以抵达名为密斯拉的城镇。对几乎在边境地带的内地,度过整个人生的巴尔特来说,密斯拉可说是遥远彼方的大国象徵。武器、日常用品等好东西都是从密斯拉来的。巴尔特心中所描绘的世界尽头就是密斯拉这个城镇。

    而他现在正要踏入那座城镇,还是从王都方向来到此处,心里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话又说回来,他的腰一点也不痛。过往他要是随兴疾驰,不消半天就会感到腰痛,令他叫苦连天。但这次非但没有感到半点疼痛,体内还充满了力量。

    不仅是体力,他觉得自己的嗅觉也变得异常敏锐。开始分得出微妙的气味,而且不管他吃了多少东西,还是能尝到食物的美味。以前有些迅速的剑路他看不清,但现在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巴尔特并不清楚。虽然不清楚,但是唯有一件事他可以断言──

    他现在觉得活著真是件快乐的事。

    2

    密斯拉子爵不在城内。巴尔特从代理子爵职务的骑士口中,听到的却是令人意外的事态。

    二十天前,从可露博斯堡垒来了一位传令兵。原来是堡垒遭到二十只魔兽袭击,因而派他前来请求增援。

    密斯拉在震惊之余,在派遣骑士团前往救援的同时,也派出传令兵前往王都。

    理论上应该已经派了足够的兵力前往,但七天后,却再来要求更多的增援。此时,只要是有能力作战的骑士全被派去了可露博斯堡垒。然而,时至今日却音讯全无。

    直到此刻之前,巴尔特一直将情况想得很乐观。魔兽这种生物,在边境地带的山林野地里遇到时才最可怕。如果是在视线良好的平地,还是由全副武装的骑士对付魔兽,会有很多战斗的应对方式。更何况,虽然这次魔兽多达二十只,数量多得有些异常,但他们可是待在坚固的堡垒内迎击,他找不到任何该担心的理由。

    但是,在听过这番话后,巴尔特心里觉得疑点重重。

    3

    终于看见可露博斯堡垒了。

    靠近后,巴尔特心下一惊。

    马匹和士兵的尸体被丢在路上,还是已被野兽啃食得乱七八糟的凄惨模样。

    众人绕了好大一圈来到堡垒北方,却看见一副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象。

    据说在中原地带,优质木材相当稀少,所以箭矢和长枪都是十分贵重的武器。然而,上百支如此贵重的箭矢就这么插在地面上,被弃之不理。长枪也是一样。还有好几位骑士、勤务兵和马匹的尸体凄惨地曝尸在外。

    还有蓝豹及袋猿的尸体倒在其中。巴尔特捡起掉在附近的长枪一刺。

    ──这是魔兽,不会错。

    魔兽死亡之后,肉会变得柔软。但是,皮和骨头则依旧坚硬。

    「是、是谁在那里!」

    堡垒中传出质问的声音。骑士纳兹开口回答道:

    「这位是此次被任命为国王陛下直辖军,中军正将的巴尔特•罗恩大人,以及同时被任命为副将的夏堤里翁•阿格莱特大人。两位到此视察,请开门吧。」

    在门被缓缓拉起之后,眼前的景象不禁令人怀疑自己的眼睛。

    四处都是倒下的士兵。有些人已经死了,有些人则是即将死亡,整个环境臭气冲天,活著的人眼神空洞虚无。再怎么说,现在都算是将军入城的场面,却几乎没有半个人站起来迎接。

    巴尔特从脸色稍微好看一些的骑士口中问出了事情始末。

    二十几天前,从北方来十只蓝豹和十只袋猿。看见这等珍奇猎物,有位从骑士想藉狩猎来排遣无聊的心情,骑著马冲了出去。或许他是也想要狩猎野兽的奖金。有两位从骑士也受到他的影响,徒步飞奔出去。

    这种地方的从骑士,都是一些已经完成骑士训练,却没有钱进行就任仪式的人。说起来,这座堡垒中几乎没有骑士,很多都只是指望领点薪水的从骑士。不仅有领主借予的马匹,要是有机会去讨伐野兽或盗贼,还会有临时收入,是一份不差的工作。

    观战的人们全都惊讶不已。因为第一位从骑士没两三下就被杀了。

    「那是魔兽!」某个人高喊出声。

    又有一位从骑士惨遭杀害,最后一位从骑士调头就跑。此时,接到指挥官关门命令的士兵斩断了吊索。可怜的从骑士劈头就被落下的门直接击中而死。

    指挥官向密斯拉请求派出援兵。

    虽然魔兽们到了傍晚时分就已退去,但是隔天再度来袭。箭雨连发之下,总算勉强阻止了试图攀墙而上的袋猿。

    第四天,援军骑士队虽然抵达了,但是骑士队长太小看魔兽。他们还未进入堡垒就直接迎击魔兽。任凭骑士们又砍又刺,魔兽们依然冲了过来,这情况让骑士们失了平常心。骑士队长命令所有人退进堡垒,保垒指挥官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了东方的门。魔兽随著骑士们进入堡垒,造成了惨重的损伤。虽然后来打倒了几只魔兽,但也接连出现死者,连堡垒指挥官也牺牲了。

    骑士队长身受重伤,卧床不起。地位相当于副队长的骑士,在派出使者向密斯拉请求增援后关在房间里。

    三天后,众所期待的增援抵达了。但是魔兽方也出现了增援,来了十只白角兽魔兽及十只长耳狼魔兽。白角兽用头上那形似槌子的角不断地撞击门扉,撞得门扉吱嘎作响。除了命人从城中射下如雨的箭矢,还派出骑士从东方及东方的门出击,但是长耳狼魔兽猛扑而来,妨碍众人行动。

    这样的战役持续了好几天,骑士们的体力也已完全消耗殆尽。此外,供马匹们食用的乾草也已告罄,人类的食物也逐渐减少。只要试图派出新的传令兵,就会遭到蓝豹魔兽的攻击。

    士兵们明白了,魔兽们打算杀光保垒里的所有人。

    而后,无力及绝望的气氛支配了整座堡垒。

    4

    真是令人反感。一切都令人反感。

    魔兽居然会集体行动,而且一到晚上就停止攻击撤退,这种情况让巴尔特相当反感。中途还有几天中断了攻击,这也让他非常反感。

    但是,其中最令他反感的是此处骑士们狼狈的模样。

    如果是在平地,而且是能骑马和使用长柄武器的状况下,和魔兽战斗并不是件难事。更何况,他们只需在如此坚固的城墙保护下守株待兔,再出手打倒前来袭击的魔兽,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事了。

    外观气派的盔甲,还有剑、长枪、盾、弓和一大堆箭矢。

    ──手边有如此充足的资源,现在这副模样是怎么回事?这样也算得上是骑士吗!

    巴尔特感觉一股强烈的怒气从腹部深处窜起。

    巴尔特命令纳兹把骑士副队长拖了出来。

    「目前毒的储备量还剩多少?」

    「没、没有储备。」

    「那史莫路巴斯在哪儿?」

    「这里没有那种东西,我们不会用毒。」

    面对魔兽这种对手,没有毒要怎么战斗?

    对魔兽有效的毒只有三种,分别是加伯鱼、沃鲁梅吉耶及史莫路巴斯。

    骑士鱼(加伯)只能在奥巴河捕获,但是用它的内脏制成的毒具有优异的速效性,在与强大的魔兽战斗时,甚至可能成为致胜关键。从腐蛇(沃鲁梅吉耶)牙齿中取得的毒,对外壳坚硬的魔兽也很有效。而炖煮史莫路巴斯的根制成的毒,虽然效果较不明显,但是可以任意裁植。所以在边境地带,不管多么小型的堡垒中都必定会种植史莫路巴斯。

    在大陆中央地带富庶的诸国之中,连这样的常识都失传了吗?

    哎呀呀,若是多年来都没有魔兽出现,知识或许会失传。但是,怎么能发生连骑士都忘了骑士精神这种事呢?

    明明可以挺身而出却不站出来,明明可以奋战却不出战,连通知危险发生的传令兵都没有派出,只会窝起来发抖,这是怎么回事?要是魔兽们把魔爪伸向密斯拉,事情又会变成什么样子?要是魔兽们大举涌入密斯拉,将人民全数杀光,那这群胆小鼠辈又会怎么说?又能拿什么来补偿?

    巴尔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一位少女的脸庞──是从边境地带的刚兹启程的那位少女。记得没错的话,她确实说要到密斯拉就学。

    巴尔特•罗恩,要是看到那位女孩被魔兽咬死,你还沉得住气吗?

    不,得在事情演变成那样前做好自己能做的事。这就是骑士。

    巴尔特带著这股上涌的怒气,深吸一口气之后,对四周发出震天价响的吼声。

    「你们这群家伙,给我听好!我的名字是巴尔特•罗恩,也是身怀王军印玺之人。此次乃奉王太子之命前来,教导你们如何与魔兽作战!」

    骑士副队长被巴尔特发出的骇人气势震摄住,一屁股跌坐在地。

    眼神如死灰的骑士和勤务兵们抬起头看著巴尔特,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著什么

    「巴尔特•罗恩将军?」

    「你知道这个人吗?」

    「不,不知道。」

    「巴尔特•罗恩。那不是『人民的骑士』阁下吗?」

    「人民的骑士?那是什么?」

    「他可是边境地带中人尽皆知的大豪杰。」

    「好像会吃魔兽。」

    「当你们在此毫无作为的时候,魔兽们的目标可能会转向密斯拉。我们不能对这样的情况坐视不理。现在我们还能战斗,你们有武器,也有这样的能力,我来教你们如何战斗。来!站起来!」

    巴尔特不停催促著众人:「站起来、站起来!」众人在巴尔特言语的刺激下,开始慢吞吞地动了起来。巴尔特让一部分的人去回收箭矢,一部分的人去把遗体集中在一个地方,再请一部分的人去调查食材和药品的状况。

    其实,巴尔特没有直接指挥他们的权限,但是目前没有人知道魔兽何时会再出现。

    不出所料,魔兽出现的时刻马上来临了。

    「魔、魔兽出现了──!」

    侦查兵以近似惨叫的语调向巴尔特报告。

    5

    共有十只蓝豹和十只袋猿往堡垒接近而来。

    巴尔特板起了脸。一开始前来袭击堡垒的应该是十只蓝豹和十只袋猿,两种魔兽都已被打倒了数只。然而,此时逼近而来的两种魔兽却各有十只。这不就好像针对被灭的数量做了补充吗?而且,它们确实是集体行动,这是与魔兽最不相称的行为模式。

    虽然很可疑,但此时也不是深究的时候,士兵们都很害怕。要怎么做,才能重新恢复这些人眼里那份属于武士应有的坚毅?只要让他们看看范本就行了。

    「夏堤里翁!」

    「在!」

    已经换上白银盔甲的夏堤里翁凛然回答道。两位身穿盔甲的随行骑士果然跟在他身后。

    「骑士札卡里、骑士纳兹,我也要派点工作给你们。你们分别去把那边的大盾拿过来。」

    「是!乐意之至。」

    「能与将军并肩作战,我感到非常荣幸。」

    在来到此处的路上,众人都有时间多少感受一下彼此的人格或武德。夏堤里翁对巴尔特直接表现出来的尊敬态度也影响了两人。看著这些人的言行举止,巴尔特知道他们是有本事的武人。如果是这四人的组合,有望一战。

    巴尔特等人徒步走出东门。

    他们绕到魔兽们可以看见他们的位置,这也代表敌方我方都能看见他们的身影。

    一只蓝豹往他们冲了过来。巴尔特命令手持大盾的札卡里和纳兹专注在防御上,让夏堤里翁守在他背后。巴尔特瞪著飞奔而来的魔兽,伸手拔出古代剑。

    ──史塔玻罗斯,轮到你上场了!

    太古魔剑绽放蓝绿色磷光──不,它发出了耀眼夺目的光芒。但是这道光芒只有巴尔特看得见。

    蓝豹魔兽纵身一跃,扑向巴尔特。

    巴尔特以古代剑劈向魔兽的脸部。古代剑从魔兽额头正中央陷入,一路劈开至喉头处。魔兽摔落在地,不停抽搐著。

    在堡垒墙上看著这一切的士兵们开始喧哗起来。任凭他们劈砍突刺都不死,拥有不死之身的怪物,居然被巴尔特一击击毙,这副景象想必在他们眼里点亮了希望之火。

    「真精彩。」

    夏堤里翁发出小小的赞叹之声。

    此时,两只蓝豹动作敏捷地冲了过来。

    「防御!」

    「是!」

    「是!」

    札卡里和纳兹虽然惊讶于撞击时带来的强烈手感,但还是成功地撑住了魔兽的第一下攻击。

    一只魔兽从盾的下方钻进去,它的利爪虽然刺进了札卡里的右脚,但是札卡里没有让自己失去平衡。在他差点被魔兽拖走前,巴尔特的剑已往魔兽前脚横劈而下。这一下的手感十分深沉。

    「压制住它!」

    巴尔特在对纳卡里下达这个命令的同时,也对左侧的纳兹发出警告。

    「要来了!」

    左侧的蓝豹在助跑后飞扑过来。魔兽在飞越盾牌时,还对纳兹的头盔落下一击。巴尔特将左手的盾举在纳兹头上防御,魔兽却用他的盾作为跳板,跃过了巴尔特及夏堤里翁。就在它飞过两人头上的那一剎那,夏堤里翁的剑虽然刺中魔兽的腹部,却无法劈开它,只是让魔兽发出微弱的惨叫声而已。

    巴尔特瞥了一眼夏堤里翁,他的脸上满是惊愕。也难怪他会惊讶,他手里的剑可是阿格莱特公爵家世袭珍藏的魔剑「苍白的贵妇人(伊雷•西切尔)」。夏堤里翁曾夸下海口表示,这把剑极为锋利,即使面对魔兽,也能将它一刀两断。

    ──终于明白魔兽这种生物有多可怕了吧?

    巴尔特冲向前方,先在被札卡里封锁行动的魔兽背部给予一阵痛击。或许是背骨受到了重大损伤,那只魔兽转而扑向巴尔特。

    巴尔特一抽身,纳兹立刻迅速地挥舞盾牌将魔兽击飞。此时,巴尔特再次向前踏出一步,在蓝豹脖子上追加致命的一击。

    在他身后,夏堤里翁正在与刚才那只蓝豹搏斗。

    「攻击它的脚!最后一击由我来!」

    「了解!」

    夏堤里翁的剑劈向蓝豹的脚。巴尔特在转身的同时,举剑将动作有些微停顿的魔兽头部劈成了两半。

    「撤退!」

    「是!」

    「是!」

    「是!」

    想知道骑士的实力,与其看其进攻的动作,更该看他选择撤退的时机。原因在于往前迈进发动攻击这种事,只要凭著一股气势,任谁都能办得到。然而,在降低损害的同时,配合同伴的步调进行彻退需要训练及胆量。

    关于这一点,这四人面对接连不断来袭的魔兽,依然姿态稳健,以一定的速度踏踏实实地向后撤退。这无疑是一流骑士才能做到的事。而且,这是在四人完全首次合作的状况下办到的。

    趁著持盾的两人在压制蓝豹的空档,有只蓝豹跃过了众人头上,还用它强力的右前脚往巴尔特的左侧头部踢了过去。此时,巴尔特正好刚打倒一只袋猿,无法迎击。他火速将头转向反方向,虽然避过了冲击,却还是受了伤。

    令人惊讶的是,刚才击飞两只袋猿的夏堤里翁一个旋身,就往给予巴尔特一击的蓝豹头部劈下。他的反射神经极为杰出,但这步却走得不好。夏堤里翁的剑被弹了开来,整个身体失去平衡,反倒被蓝豹扑倒在地。

    正当蓝豹要往夏堤里翁喉头一口咬下时,巴尔特一剑砍飞了它的头颅。巴尔特将没了头颅的蓝豹一脚踢开,拉著夏堤里翁的右手帮助他站起来。当穿著全身盔甲的骑士跌倒时,会需要在附近的同伴帮助他起身。

    「别打它们的头,你的手会麻。虽然是魔剑,剑刃还是会有所损伤,也可能会断。」

    「是。」

    夏堤里翁这么回答,接著一边起身,一边击落两只向他猛扑而来的袋猿。巴尔特也迅速击碎了两只袋猿的头。

    当四人费尽千辛万苦,平安抵达东门时,士兵们似乎从巴尔特等人的奋勇战斗中获得了活力,手拿长枪的士兵协助牵制住蓝豹,让四人能顺利溜进门内。一只探头咬断长枪的蓝豹,最后成了古代剑的饵食。门一关上后,门内的人用早已准备好的几根圆木堵住了门。

    6

    巴尔特将递过来的水一饮而尽,大大吐出一口气。夏堤里翁和两位持盾骑士已累得瘫坐在地。这场战役的时间虽短,但是密度很高。堡垒中的士兵们全都聚集到他们四周,有的帮他们脱下盔甲搧风,有的给他们水和粮食,每个人都在赞扬著他们奋斗的英姿。

    也有几个人围在巴尔特的周遭,他们的眼神不再如一滩死水。刚才向巴尔特说明战况的骑士也在其中,看起来是一位还算有地位的骑士。巴尔特对那位骑士下令,派了八个人去看守东门。

    「夏堤里翁、札卡里、纳兹,干得漂亮。你们这番表现,即使到了帕库拉也能有好表现。稍作休息后,我们这次换从西门出发。」

    「是,遵命。」

    「好的!」

    「了解。」

    但是,此时有人提出异议。

    「将军阁下,您不是要教我们如何战斗吗?」

    出声的是那位说明战况的骑士,名字应该是叫雷•考巴克。

    巴尔特环视周遭一圈后,高声问道:

    「有人愿意和骑士雷•考巴克并肩作战吗!」

    「我愿意!」

    「我也愿意!」

    「也让我参战吧!」

    众多士兵群起回应,此人数已足够出战。

    蓝豹中还有五只活著,袋猿还剩七只,每只身上都已受到伤害。为保安全,巴尔特只让穿著全身盔甲的骑士出战。三人一组,一人拿长枪,另外两人则是拿盾及单手剑,马上就编成了六组。巴尔特在城墙下达命令,让两组人马对战一只魔兽。

    「听好!袋猿的部分,先把它们赶走就好。只要打倒蓝豹,袋猿算不上什么敌人。别著急!魔兽不是不死之身。集中攻击头部,削弱它们的生命力!」

    虽然场面有些危险,但在巴尔特的指挥之下,最后成功在没有损失任何一人的情况下,消灭了所有魔兽。

    夏堤里翁等人则在巴尔特身边观看这场战役。

    「帕库拉的骑士们都是像巴尔特将军的豪杰吗?」

    「怎么能拿他们跟我这老头子相提并论。家主格里耶拉•德鲁西亚不需我多说,首席骑士西戴蒙德•艾克斯潘古拉更是一位犹胜我年轻时代的骑士。」

    「将军阁下!北北西方向又出现了新的敌人,一共是十只白角兽。」

    听见侦查兵的声音,巴尔特确认有新的敌人,并迅速做出决断。首先,他命令夏堤里翁及两位随行骑士装备好盾及马上枪,再命令人在外头的骑士们立刻回到堡垒。对两手空空的人,巴尔特则命令他们往北门前扔下圆木及石块。此外,还命令人准备备用的长枪。

    然后他自己也拿起马上枪及盾,跨到月丹背上。即使是未魔兽化的白角兽发动的突击,步兵也难以抵挡。要跟白角兽作战,需要马的机动力。

    巴尔特等四人从西门出击。

    月丹不停地奔跑再奔跑,以绝佳的速度奔跑著。巴尔特将马上枪深深刺入最前方的白角兽后颈后,直接放弃那把马上枪,从魔兽群的的左后方穿越它们,再顺势大幅度绕向左方奔驰,划出一道圆。

    ──果然很奇怪。

    就平常的状况,白角兽应该会开始群起追赶巴尔特才对,但是他们依然笔直地朝著堡垒前进。不过,由于在他之后的三人也巧妙地将长枪刺进了白角兽的身上,成功拖慢了白角兽群突击的速度。

    巴尔特绕到西门时,地面已经依他指示插了许多长枪。他抓起长枪朝北门而去。

    白角兽们已经开始用头顶门。要是没有缓下它们的气势,也没有扔出圆木及石块让它们难以行走,恐怕门早就被顶破了。

    巴尔特从侧面将长枪刺进其中一只白角兽的肩颈交会处,接著快速地离开。夏堤里翁也随后跟著做了同样的动作。

    狠狠地削弱魔兽力量后,巴尔特举著古代剑,一只只地斩下它们的头颅。看见这一幕的人想必都会惊讶。毕竟巴尔特只是拿著一把像是短柴刀的剑,乘坐在马上动手一挥,白角兽的头颅就这么完整地被削落了。

    当巴尔特结束最后一只魔兽的生命时,周围爆出一阵欢呼。城墙上的士兵们挤成一团,将手中的武器高举向天,有些人则是举起了拳头。巴尔特也举起古代剑回应他们。

    ──没错。开心吧!提升士气!我们赢了!

    忽然间,直觉似乎正在诉说著什么,引得巴尔特回头一望。远方的岩山似乎有什么动静,但是这股气息在转眼间消失无踪。

    7

    此时发生了一个问题──食物。补给物资都被吃个精光,目前这个堡垒里只剩下为数稀少的面粉。食物这种东西,只要没有严加管理,不消多久就会消耗殆尽。虽然已派出传令兵前往密斯拉,请求对方送来食物及药品,但是补给在七日后才会送达。

    巴尔特用食用白角兽魔兽的肉这个方法,解决了食物问题。

    白角兽的肉是没什么机会尝到的珍馐。虽然变成了魔兽,但没有理由放过。

    「要、要吃魔兽的肉吗?」

    「没错。」

    巴尔特佯装平静地回答雷•考巴克。但是,巴尔特也没吃过魔兽的肉。毕竟平常在打倒魔兽时都会用毒,所以不可能吃它的肉。

    「喂、喂,他要我们去吃魔兽的肉耶。」

    「原来传闻是真的。」

    「等等,该不会吃了魔兽,就能变得跟巴尔特将军一样强?」

    「就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我刚才就觉得他不是一般人。」

    士兵们意外顺从地开始切下白角兽的肉。它的皮虽硬,但划开外皮后,里面的肉倒是不难割下。切下的肉被送进了堡垒,各处都开始生火烤起了肉。当然,巴尔特率先吃下了魔兽的肉。第一口虽然令他有些忐忑,但是吃过之后,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

    巴尔特发现了意外的美味──白角兽臀部的肉。

    白角兽的肉本身就是顶级的美味,但是巴尔特在陶德家早已吃惯最高级的牛肉,所以白角兽的背肉和肋排已经感动不了他了。但是,臀部的肉有著连牛肉都没有的滑顺口感及韧性,而且油脂也不多,吃在嘴里真可说是一种高雅又丰富的味道。最棒的还是它那独特的口感。

    ──果然什么都得吃吃看呢。

    巴尔特怀著不负责任的感想,一路吃著白角兽的臀部肉直到饱足为止。堡垒中的士兵们似乎也领悟到魔兽肉的美味,还好几次出城去切肉回来。

    巴尔特在可露博斯堡垒停留了七天,这七天内没有再发生魔兽来袭的状况。

    在这期间,巴尔特教导众人如何与魔兽作战。

    到了第八天,巴尔特亲眼看见补给部队抵达,并将要送给王太子的报告书托给骑士札卡里和骑士纳兹后,与夏堤里翁两人一起离开了堡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