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巴尔特•罗恩与王国太子 第五章 剑匠湛达塔 山桃烧酒
    1

    「哎呀,你们也是要去湛达塔先生那里吧?那个人啊,可是个难搞的人。就算是大财主来求他,他也不一定会帮忙铸剑。」

    突然从森林阴影处走出来的老人开口说道。

    离开可露博斯堡垒至今,过了五十多天。刚开始夏堤里翁连野营的方法都一知半解,现在已经是驾轻就熟。他们中途经过了形形色色的村庄。曾经被富裕之家拒绝留宿,也曾遇过养了许多贫穷孩子的家庭温暖地接待他们。在某个村庄,夏堤里翁听见有人在卖孩子时,本来想要给他们钱。巴尔特告诉他,你想这么做可以,但是要先确实看清这个家庭认真努力活下去的样子之后再决定,接著告诉他,这真的是你该做的事吗?你该好好想想。从那以来,夏堤里翁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得知一位在王都也颇负盛名,名叫湛达塔的剑匠就住在附近。由于想麻烦他帮忙磨一磨夏堤里翁的魔剑,他们决定前往拜托湛达塔。

    「告诉你们一件好事吧。」

    这是一位枯木般的老人,身上的衣物也相当简陋。巴尔特对这老人十分感兴趣。

    「哦,有好事吗?那就请你告诉我们吧。」

    「湛达塔先生会先看前来订制刀剑之人的腰间之物。在山脚的村庄里,有人说他看的是对方有多少钱,但不是这样的。他只要看过来人的腰间之物,就可以了解对方有多少斤两。」

    「哈哈,原来如此。」

    「怎么样?要不要我来帮你们鉴定一下,你们俩的腰间之物,湛达塔先生看不看得上眼啊?」

    「嗯,那就麻烦你了。」

    巴尔特将古代剑连同剑鞘取下来交给老人。老人用手指抚过剑鞘上的针脚,确认著剑鞘的触感。

    巴尔特心下一惊,因为他从老人的模样感受到某种不可侵犯的威严。

    老人拔剑出鞘,将古代剑举至面前,盯著古代剑看了好长一段时间。老人的眼眸平静地如深山中的湖泊,令人完全猜不透他在思考什么。

    老人凝视著古代剑,泪水夺眶而出。老人将古代剑还给巴尔特,拭去了眼泪。

    「真是让我见识了一件稀世之物呢。那边的小伙子,要不要也帮你看看你的剑?」

    夏堤里翁有些犹豫,但在巴尔特对他点点头之后,把剑连同剑鞘一起交给了老人。

    这把剑虽是魔剑,但是剑鞘换成了最简朴的款式。老人稳妥地接过剑,这次倒是看也不看剑鞘一眼,直接拔出了剑。接著没花上多少时间,大致上观察过剑之后,把它还给了夏堤里翁。

    「这把剑相当不错。这把剑应该还入得了湛达塔先生的眼吧。」

    然后两人向老人告别,爬上山路。

    「以结果而言,让那个老人看过剑这件事,有什么意义吗?」

    「如果要问让他看过剑有什么好处,那答案是没有任何好处。但是如果想成是请他帮忙看剑,那这个行为本身就具有价值。」

    2

    湛达塔是一位约五十岁的男人,身上穿著简陋的工作服,但是隐隐透出一股威严的人物。

    「先让我看看你们的腰间之物吧。恕我无礼,这是我们一派的规矩。」

    巴尔特把古代剑连同剑鞘一起交给湛达塔。湛达塔虽然看了一眼,却皱起眉头并很快就将剑交还给他。

    接著换夏堤里翁将魔剑交出去。湛达塔拔剑出鞘后,眼里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是名匠古伊德锻造的魔剑『苍白的贵妇人』吧,上面有传闻中提及的特徵。看来最近刚经历过一番激战,剑上留下了不少细微的伤痕。不过这真是把出色的魔剑,感谢你让我看了件好东西。然后呢?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我们想请你帮忙打磨这把魔剑。」

    「遵命,请把剑留在我这一晚。」

    就在两人要前往山脚村庄寻找落脚处,循著山路走下时,撞见了一群诡异的人。

    带头走来的是一位骑士,身上穿著有极多的尖刺和饰品的浮夸盔甲。有两人跟在他身后走著,身上也穿著低俗又凶恶的盔甲。接著跟上来的两个人虽然没有穿著盔甲,但是长相既下流又凶神恶煞。他们乘坐的五匹马都相当出色,配上这几位乘客真是可惜了。

    「喂!你们两个!刚才去了湛达塔家是吧?该不会买到剑了吧?什么?这年轻小伙子居然没带剑,老头子腰间插著一把短得要命的仿剑,没钱的骑士真是可怜。你们听好,湛达塔的剑是这位骑士特古罗•曼达大人的东西。快滚!别挡骑士特古罗大人的路!混帐!怎么会有个大块头骑著这么大一匹马呢!」

    五人以自大到可笑的态度通过两人身旁。

    「那几个家伙的盔甲上沾有血迹。」

    「这我倒没注意。不过我很担心他们到了湛达塔先生的地方后,会做出什么蛮横的行为。」

    巴尔特点了点头,调转马头,保持距离追在五人身后而去。

    3

    「那么你的意思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把剑卖给本骑士特古罗•曼达大人?看我们低声下气的,你就得意了。不过是个身分低贱的锻冶师,竟敢违抗本骑士特古罗•曼达大人。这下你就算受到什么天谴,都不能有半句怨言了,啊?」

    特古罗虽然说他是身分低贱的人,但这位湛达塔应该具有武人身分。而且剑匠这职业虽属平民,但是依惯例,都会将他们视为等同具有骑士身分的人对待。若不具此等权威和尊严将无法铸剑。相对的,骑士特古罗这个人就算讲得保守一些,也完全不像个骑士。

    「你那眼神真令人看不顺眼。你是不是仗著有领主那家伙帮你撑腰?真遗憾啊,领主那家伙已经不能过问这件事了。因为他结结实实地挨了本骑士特古罗大人一记狠剑呢。喂,你们几个,不用担心,把这些全给我杀光。只要去找找,肯定能翻出那叫什么魔剑的玩意儿。快点做完工作,我想快点离开这个潮湿的鬼地方──你们是来干嘛的!」

    最后那句话,他是对著刚才抵达的巴尔特和夏堤里翁说的。

    「手上没半把武器就想跟我斗吗?真令人开心,我啊~最爱这样了。先让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求我饶他们一命,接著剖开他们的肚子看看里面的内脏。知道吗?胆小之人的内脏啊~是毫无血色喔。」

    夏堤里翁稍微向巴尔特使了眼色,他这是在问巴尔特该如何是好。

    「别取了他们性命。」

    夏堤里翁微微点了点头,驾著贝可利冲了出去。

    两位粗犷的骑士举剑逼近。夏堤里翁巧妙地操纵著贝可利,以顺著左侧敌人之马匹侧腹的形式靠近,往骑士即将挥剑的手一敲,夺去了剑。

    夏堤里翁迅速调转贝可利的方向,而此时,他已深深划破左侧敌人的左手腕,而且斩断了右侧敌人的右手。

    夏堤里翁策马向前。

    两个穿著金属盔甲的人举起了战斧和带刺的棍棒。夏堤里翁冲入两人之间,将战斧及带刺棍棒从把手处斩断。带刺棍棒直接击中手持战斧的骑士的脸。接著面向刚才拿著带刺棍棒的骑士,夏堤里翁举剑刺进他头盔的缝隙。剑尖或许贯穿了对方的眼球,对方耐不住而摔下马。

    骑士特古罗•曼达发出怒吼。

    「喂!你这混帐小偷!居然偷别人的武器,怎么会有这么卑鄙的家伙!就让本大爷来惩罚你,你给我待在那里别动!」

    刚才被斩去左手且摔倒在地的男人捡起同伙掉落的剑,一副打算从背后偷袭夏堤里翁的模样。载著巴尔特的月丹迅速走向前方,抬起右前脚轻轻地踢了那男人的腰一脚。野马的马蹄既硬又结实,即使看起来只是轻轻一踢,实际上的威力却极为强劲。男人飞至前方,然后晕了过去。

    骑士特古罗•曼达发出野兽般的嚎叫声,向夏堤里翁猛扑过去。

    就在特古罗的剑挥下的那一刻,夏堤里翁举剑击向他持剑的右手手腕。

    ──唔,这是隔著盔甲给予对方冲击的招式啊。

    但是夏堤里翁的这一招失败了,他虽然挡下了骑士德古罗•曼达挥下的剑,他手中的剑却断了。

    ──糟糕,夏堤里翁没有剑,无法对抗这个敌人。

    月丹往前走去,没什么助跑就轻松一跃,落在骑士特古罗•曼达面前。

    巴尔特举起古代剑击向特古罗•曼达的剑,结果特古罗•曼达的剑断了,还飞了出去。

    巴尔特接著狠狠地往头盔一劈,整个头盔裂为两半。出现在头盔之下的是个没有头发也没有胡子,圆滚滚的彪形大汉,一双黑色眼珠滴溜溜地转著,有种诡异的可爱。特古罗不省人事地从马上掉了下去。

    「终于有幸得见真正的魔剑,我已感到喜出望外,没想到还能亲眼看见有人挥舞它的模样,没有比这更幸运的事了。」

    在来到湛达塔的屋子前见过的那位老人,此时就站在湛达塔身后。从他的用字遣词、言谈举止都可以感受到他的高尚及威严。

    「师父,您说真正的魔剑是什么意思?」

    「这之后再说。骑士大人出手救我们于危急之中,真是不胜感激。」

    语毕,他向巴尔特两人行了一礼,湛达塔及弟子们也跟著行礼。

    老人让其他人把暴徒们绑起来。湛达塔没有去帮忙,反而捡起了某样东西,目不转睛地看著。他盯著的是骑士特古罗•曼达刚才拿在手里,但已被巴尔特击断碎裂的剑。

    「这是当代湛达塔铸成的剑,而且铸好之后就献给了领主大人。这群不法之徒肯定在领主大人的宅邸中干了什么好事。」

    当代湛达塔说要将不法之徒押到领主宅邸,两人也决定与他一同前往。

    4

    领主宅邸中一片混乱。似乎是在人手不足的时候,遭到了骑士特古罗•曼达这群人袭击。领主也受了伤,他们正在召集方才外出的骑士们,打算等一下要派出讨伐队。

    骑士特古罗•曼达最近才从某个地方来到此处,并开始四处找人决斗,大发横财。而且他的手法十分卑鄙,他先让手下去挑衅对方并提出决斗要求,最后再由骑士特古罗•曼达代为上场。当然,赢了就会勒索对方一笔高额赎金,甚至以决斗夺取别人的屋宅。听说还对平民们做出了相当蛮横的行为。由于民怨四起,身为领主也不能坐视不理。

    于是,领主大人先命令他们交出骑士证书。

    他们拿出来的骑士证书,上面虽然写了本人的名字,但他们是在某个遥远国度中累积修行,再由名不见经传的骑士引导他们就任,之后洋洋洒洒列出来的功绩也是张疑点重重的文件。但是,由于内容太过杂乱无章,得耗费许多工夫才能证明这些内容是伪造的。当领主还在思索应该怎么处理时,就发生了这起事件。

    假冒骑士会被问以极重的罪。而且他们袭击领主宅邸,毫无可以斟酌处理的余地。

    特古罗•曼达和他的党羽应该会被要求在公开场合坦诚罪状,在没收他们的所有财产后,再处以死刑。

    但是,在湛达塔将断剑呈给领主看时,又发生了另一个问题。

    这把剑是领主委托湛达塔制作的珍品,作为铸剑的代价,领主赐予湛达塔住处,并提供燃料及食物。明明是把名剑,却轻易地断裂了。换句话说,这个湛达塔可能是个冒牌货。如果真是如此,那可就是重罪了。

    巴尔特在不得已之下,取出了刻有王印的短剑。领主立刻意会到这是什么物品,瞪大了眼睛,嘴巴抖动个不停。夏堤里翁接著补了一刀。

    「这位是国王陛下直属中军正将──巴尔特•罗恩阁下。」

    领主不禁单膝下跪,行了最大的礼。周遭的人也跟著做了同样的动作。巴尔特对领主说:

    「领主阁下,我奉国王密命出外旅行,完全没有出言干涉此地政事的意思。我突然出现在你的领地,或许会惹你不悦,不过还是希望你海涵。我只是有事拜托湛达塔才来到此地,立刻就会离开。这次的骚动,如果我也牵涉其中,会让事态变得十分棘手。关于这件事,可否请领主大人就当做一切是在你的指挥下才落幕的呢?」

    听他这么一说,领主也发觉了一件事。此次的事件在他的放任之下,鼠辈向国家大将军举剑相向,领主宅邸还惨遭袭击,连传家之宝都遭人夺走。但巴尔特大将军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打算当没这回事发生。

    「您的用心真是令人感激不尽。」

    巴尔特一副好人样地对湛达塔说:

    「我在王都的友人不多,偶尔也给我写写信吧。」

    换句话说,湛达塔和大将军之间是可以直接通信的交情。他这么说是要领主觉得,今后他若敢对湛达塔提出无理要求,那这件事也会传到大将军耳里。

    「领主阁下,湛达塔阁下铸造的剑确实是把名剑。我到了这年纪,除了魔剑以外,从没看过那么出色的剑。不过,这一切都归咎于与它交锋的那把剑。由于私人理由,我不便公开剑的名号,不过在本国历史中,那也是把特别出色的魔剑。起因是那位伪骑士拿著湛达塔阁下的剑向我砍来,所以我下意识地拿起魔剑对付他。」

    从自己宅邸中被偷走的剑,居然被人拿去劈砍大将军,此等事实正摆在领主眼前。领主的脸色有些铁青,但开口问道:

    「那把魔剑现在在何处?」

    「喔喔!再怎么说,这把可是湛达塔阁下铸成的名剑,魔剑也受到莫大的损伤。为了重新打磨,我已将剑寄放在湛达塔阁下家中。等打磨完成后,我再带过来给你看看吧。」

    领主很是著急。这样会变成他要大将军拿剑来给自己看看。

    「不不不,不用了。怎么能让您再跑一趟。」

    在巴尔特的斡旋下,最后决定由湛达塔再为领主打造一把新剑。当然,材料费和工钱都由领主重新支付。虽然领主开口提议要巴尔特务必留下,但是巴尔特在表示感谢后拒绝了。如果他真的答应领主的邀请,想必领主也会不知该如何是好。

    一行人回到湛达塔家后,餐食都准备好了。

    在简朴却相当愉快的晚餐过后,大家啜著几口酒,正在把酒言欢之际,那位老人──前任湛达塔谈起了魔剑的传说。

    5

    那么,首先从众所熟知的魔剑传闻开始说起吧。目前大家所知道的魔剑,是剑匠们绞尽智慧及力气,花了很长的时间确定工法后被制造出来的。

    夏堤里翁大人,刚好来说说您拥有的「苍白的贵妇人」吧。这大概是约两百年前的事。这把魔剑是由剑匠古伊特铸成,他们那个时代可说是魔剑的完成期。

    过去一把魔剑曾拥有足以改变战争胜负的力量。当时的战争规模并不如现今庞大且复杂,常常有派出代表骑士决斗,决定胜负的情况。一把出色的魔剑能劈开任何盔甲,给予敌方骑士伤害。即使说不上是一骑挡千,但是大家都认为只要拥有一把魔剑,就必定能战胜敌军,在当时的战争中,能为己方带来多大的优势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此外,只有魔剑这项武器才能与魔兽抗衡。能从魔兽魔爪中保住领民的领主赢得了深刻的敬意。所以,魔剑成为至高无上的一样赏赐。国王独占了稀有的原料及工法,以魔剑代替领地,赐给立功的骑士。

    但是,时代变了。战争规模越来越庞大,也越来越复杂。盔甲越来越精良,就连魔剑也不再打遍天下无敌手。骑士的剑变得越来越巨大坚固,甚至能把敌人连同盔甲击飞出去。那已经是有著剑外形的槌子了,就算有人来拜托我做那种东西,我也不愿意。啊,我这句话似乎太多余了。

    而且魔兽也不再出现了,影响最大的或许是这一点。毕竟打造一把魔剑所需的费用和工夫,已经足以制作二十把顶级钢剑。

    再说,打造魔剑所需的材料中,最稀有的东西已经难以入手。

    反倒是钢的品质渐渐提升。在普通战役中,钢剑展现出的威力没有比魔剑逊色多少。

    时代已经变了。从过去试图打造魔剑的努力中,渐渐衍生出各种冶金的技术。但是魔剑本身已成了过去的遗物。

    不不不,还是有需要魔剑出场的战役。但已经没必要不惜一切地打造新的魔剑了。魔剑极少丢失,出现缺口就重新打磨,断了再重新锻接即可。魔剑的数量并不会减少。

    我能离开王都,就证明魔剑的时代已然告终。过去的国王绝对不会允许修习魔剑工法的剑匠离开自己身边。

    众所熟知的魔剑传闻就说到这里吧。

    嗯,那剑匠们为何想要制作魔剑呢?为什么我们会想要打造出能将魔兽大卸八块的剑呢?接下来要说的就是传说故事了。这是在剑匠们之间流传的传说。

    过去,大地各处住满了精灵。精灵们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在这些精灵中,出现了拥有特别强大的力量的精灵。这些强大的精灵被称为神灵兽或圣灵神。据推测,当时大约出现了六至七只神灵兽。

    不久后,魔兽出现了。当时的国王为了得到对抗魔兽的方法,前去向神灵兽求助。神灵兽们用了不可思议的方法实现国王的愿望──由祂们自己附身到武器中。神灵兽附身的剑和长枪能轻易劈开魔兽的坚硬外皮及骨骼,有传闻曾提及,甚至有的剑只要用对方法,就能一次打倒数百只魔兽。

    没错。这就是魔剑,这才是真正的魔剑。

    只需追溯到三百年前,就能一窥真正魔剑的活跃事迹。

    立志打造魔剑的剑匠们都看过真正的魔剑。他们都知道,有了魔剑能办到哪些事,也知道魔剑拥有什么样的特质,也会将这些内容传给弟子。但是,他们都会隐藏具体的事实,只用比喻或是传说的形式告知弟子。

    他们也只能这么做。如果普罗大众都知道魔剑的存在及它拥有的强大力量,而若是哪里的某个人拥有它一事又被公诸于世,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吧。肯定因为想争夺魔剑而爆发战争。拥有魔剑之人及他的国家都不可能得到和平,所以魔剑的真相和具体状况都是秘密。这就跟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您拥有真正魔剑的事实一样。

    就这样,了解古代魔剑的人都已死绝,最后只剩下含糊笼统的口语流传。但即使是现代,真正的魔剑应该还存于世上某处。我的师父也是如此相信著。然而他从未见过真正的魔剑就已去世。我希望这份心愿到我这里为止,所以没有告诉当代湛达塔。

    这样您应该能够明白,为何在拜见过巴尔特大将军的魔剑后,我会潸然泪下的原因吧。

    6

    没想到这位老人在第一次见到这把类似柴刀的剑时,就已经看穿这是他多年来心心念念的真正魔剑。这份洞察力简直堪称奇迹。

    巴尔特向两位剑匠和夏堤里翁说起与古代剑的邂逅,以及后来发生的事。剑匠取得巴尔特同意后,让三位弟子也一同列席聆听。巴尔特的故事说了很长一段时间。当巴尔特在结尾时提起,他在这把剑中感受到了爱朵菈公主的祈愿及史塔玻罗斯的灵魂时,甚至有人眼眶泛泪。

    根据前任湛达塔的推测,附身于巴尔特拥有的古代剑中的神灵兽,是在神灵兽中也特别强大的一只「神龙(梅吉艾利翁)」。

    梅吉艾利翁。

    天空的支配者,伟大的蛇之王。

    一群人又重新以敬畏的眼神看著古代剑。

    巴尔特确信,葛斯持有的班•伏路路肯定也是一把宿有神灵兽力量的剑。

    「刚开始的时候,我只要用古代剑,全身就会感到强烈的无力感,所以我还以为这是一把吸取我的生命才能发挥力量的剑呢。」

    「我没听过这样的事。不过,毕竟是神灵兽的强大力量附于剑中,而那力量才又贯穿整副身躯。在还未适应时,或许会发生觉得疲劳或痛苦的状况。总之,综合所有传说,真正的魔剑应该会赋予使用者强大的生命力才是。您不是说过,最近感觉自己的身心似乎有返老还童的迹象吗?这种情况和口耳相传下来的魔剑效果完全符合。」

    剑匠对他的弟子──当代的湛达塔说:

    「当代,我们这一派会先查验前来订制武器之人的腰间之物,是为了看清持有人的器量。但是……你是不是以为器量这两个字的意义,指的是身分、财产、剑术强弱、上战场的次数、养护剑的方式或是持有人的人格呢?只看这些就会错过最重要的东西。」

    「最重要的东西是吗?」

    「命运──应该说是宿命,也可以称之为职责吧。了解并善尽自己的职责之后离开人世,这样的人生才令人欢喜。你看看巴尔特将军,他说他是在边境地带小村庄的杂货店遇上了这把剑。光是如此,就让人吓到直不起腰了,还在不知道手里的剑是魔剑的情况下运用自如。这代表附于剑中的神灵兽已认可他为剑的主人。连我都想说,世界上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但这是铁铮铮的事实。人会遇见与他器量相符的武器。能遇见绝世武器的骑士,身上一定也背负著惊人的宿命。总有一天,巴尔特将军必定会需要香多拉•梅吉艾利翁,那将会是个甚至连众多国家命运都能改变的场面。能够贡献一己之力并参与其中的喜悦,才是身为剑匠的乐趣啊。我搬来这等乡下地方,也算有价值了。」

    「您不是因为这里的空气和水适合铸剑,才离开王都的吗?」

    「夏堤里翁大人,不是这样的。其实我最喜欢热闹、有女人又有酒的地方。但是待在王都,每个人都会慕湛达塔之名而来。像这种交通不便又穷极无聊的乡下地方,连顺路前来找我们的客人都没有呢。会来到这里的客人,要不就是专程到访,要不就是相当有缘的客人。不过,我倒没想过弟子们会跟著我一起来到这里。」

    「师父,我认为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向师父学习,所以才跟著您一起来。我现在再次觉得,能跟您一起来到此处真是太好了。我已经找到了新的目标。」

    「什么目标?」

    「是,就是这个。」

    当代说完这句话后,将断剑拿出来给老人看。

    「我一直自负这是把顶级的剑,觉得它是一把不输魔剑的剑。如今,它居然断成这副模样,巴尔特将军的魔剑却毫发无伤。我的剑只有这点程度。接下来,我要打造新的剑,它不会是把魔剑,我也不会使用圣硬银。我一定会找到以钢为基础,而且更新颖、更优良的工法。没错,那或许会成为新的魔剑也说不定。对,我想创造出新的魔剑。师父,等领主大人的剑铸造完后,我要回王都去。我要找到有才能的工学识士,将我的人生奉献给新的目标。至今承蒙您多所照顾,在此致上谢意。」

    当代的三位弟子也跟他一起鞠了躬。前任剑匠微笑地看著心爱的弟子们。

    不知道为什么,巴尔特是带著喜悦的心情,听著当代剑匠说话,虽然当代剑匠所说的话称不上合理。难道不是吗?巴尔特的剑中,可是宿有被称为神灵兽或圣灵神这等不可思议的存在,爱朵菈的祈愿和史塔玻罗斯的灵魂也蕴含于其中。区区一把钢剑跟它交锋,即使断裂也没什么好羞耻。但是,会为此感到不甘心的剑匠才是一位好剑匠。

    他不能容忍,也无法忍耐自己倾注心血打造而成的剑轻易断成几截。这与它的对手是否拥有寄宿著神灵的剑无关,总有一天要打造出一把毫不逊色的剑。这份决心在这个男人心里燃起了熊熊烈火。这场火连他身上的技巧、知识及自尊心都一并烧个精光,最后在余烬之中才会再诞生新的可能性。

    巴尔特忽然这么想著──起初想到要打造魔剑的剑匠,是否也跟他一样?或许从前也曾有位剑匠打造的剑,曾被寄宿著神灵兽的剑斩断吧。若没有就太奇怪了。虽然已看过宿有神灵兽之剑的无穷威力,却觉得能在没有神灵兽的状况下,打造出同样的剑。这种想法太奇怪了。

    巴尔特心想,这已不可说合理不合理。某位剑匠眼见自己的剑被斩断,他的心中燃起火苗,想要打造出毫不逊色的剑。而这样的火苗延烧到成千上百的剑匠心中,经过漫长的时光后,才创造出了魔剑。或许出乎众人意料地,这才是历史的真相也说不定。

    人不是依循理论,而是在心之火的引领下,才能逐渐创造出新的事物。

    7

    黑夜即将破晓。前任剑匠说要亲自打磨巴尔特的古代剑,如果用上特殊方法应该磨得了。巴尔特将古代剑交给他之后,在房间一角睡了下来。

    当巴尔特醒来的时候,古代剑已被打磨得美轮美奂。虽然不知道剑匠用了什么方法,但是古代剑看起来已经不像那把没用的柴刀了。神圣的龙缠绕盘踞在雾银色的剑身上,这是一把配得上神剑之名的剑。

    而前任湛达塔已离开人世。

    将巴尔特的剑打磨完后,他喝了一杯茶,一脸满足地说他累了,要稍微休息一下,接著在面向庭院的房间躺了下来。听说是在巴尔特起床时,有人前去叫他的时候,才发现他就这么去世了。

    巴尔特和夏堤里翁向剑匠的遗体鞠躬,并告知当代湛达塔工学识士奥罗的住处后,两人踏上了旅程。

    巴尔特乘坐在月丹背上摇摇晃晃的时候,他想起了与前任湛达塔对饮时喝下的酒的滋味。

    那是以山桃制成的烧酒,味似淡泊又极具深度。

    只要巴尔特还活著,这个味道就不会从他的记忆中消失。

    回到王都之后,得告诉卡缪拉前任湛达塔过世的消息。巴尔特跟他聊起来才知道,原来卡缪拉爱用的大型切肉刀、中型切菜刀及小型万能刀,全是他用圣硬银做出来的魔剑。前任表示,平常要是有人来求他,他也不会做这种东西,但最后却折服在卡缪拉对料理的热情之下。卡缪拉可是花上好几年才付完这笔费用。前任湛达塔笑著说,仔细想想,也没有其他人能像那个男人一样,将我打造的魔剑活用到极致。

    巴尔特心想,前任湛达塔和卡缪拉真是一对莫名合适的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