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巴尔特•罗恩与王国太子 第六章 狩猎人类的领主 辣味噌腌山鸡肉
    1

    在两人下个落脚的村庄里,发生了一件有些奇妙的事。这个村庄的特产是塔利可戈树的树液,但是村中官员和商人勾结,以莫须有的罪名诬陷工匠们,想要独占这些树液。

    巴尔特本来打算不报上身分,以温和的方法证明工匠们的清白。然而,夏堤里翁跟巴尔特拿了王印的短剑,说出「这位乃是……」这样的话。巴尔特无奈之下,只好尽量以较不会种下祸根的方式,告诫了村中官员及商人一番,没想到引起了一阵骚动。

    看来夏堤里翁是领悟到以大将军的威名,惩治恶人的快感了。

    巴尔特对夏堤里翁说过,别再宣扬我的名号了。夏堤里翁语调开朗地回一句知道了,但他是否真的明白了呢?

    「听说哥顿•察尔克斯阁下常常把旅行真好、旅行真好这句话挂在嘴边,真的如他所说呢。」

    巴尔特本来把这句话当耳边风,听过就算了,但他忽然又发觉一件事。

    「哥顿这句口头禅,你究竟是从哪里听来的?」

    「咦?就是,那个……边境武术竞技会最后一天举办的晚宴。虽然我当时躺在床上,不过副裁判长是跟我家素有交情的人士,后来就详细地把宴会的状况说给我听了。不是有一位巴尔特阁下的随从,叫什么朱露察卡?就是他把旅程中发生的事告诉大家的。」

    ──朱•露•察•卡!

    当时他确实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那家伙。原来那不是他酒醉后意识混乱的错觉。

    「我深受感动,命令那个人尽量依他的记忆,把罗恩大人的故事写了下来。」

    ──别做不必要的事!

    巴尔特差点忍不住怒吼出声,但是他忍了下来。现在的巴尔特虽然是夏堤里翁的上司,但是在身分上,夏堤里翁比他高出一大截,巴尔特没资格对他的个人行为有所异议。

    2

    「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

    「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

    「跳舞吧~跳舞吧。舞者跳起舞来吧~」

    「玛乌卡莉悠娜是位漂亮的姑娘。」

    这是一首节奏快速、曲调激昂的歌曲,演唱人是一位艾那之民的男性。在火堆的映照下,他的脸庞看起来既年轻又美丽,但看起来又像个老人。他正以快扯破喉咙的高音演唱著。

    「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

    「玛乌卡莉悠娜有个情人。」

    「他是位有著柔嫩肌肤的温柔男子。」

    「男子要送玛乌卡莉悠娜一份求婚礼物。」

    「因此男子跟著骑士大人踏上了战场。」

    一位男人弹奏著四弦的察尔贝达,还有两个男人正在敲著小型太鼓。他们都是艾那的男人。

    十几位艾那之民的男男女女们,在一旁配合著音乐,一边打拍子一边吆喝。

    「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

    「玛乌卡莉悠娜感到十分寂寞。」

    「她寂寞难耐。」

    「玛乌卡莉悠娜想要的并不是礼物。」

    「而是男子那柔软的嘴唇。」

    村民们各自占了位子坐下,围成一大个圆圈,一边喝著酒或果汁,沉醉在表演之中。

    「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

    「玛乌卡莉悠娜前往战场。」

    「战争还在持续著。」

    「男子却已命丧黄泉。」

    「连与情人告别的机会都没有。」

    圆圈中心有位女人正在跳舞,是一位艾那之民的女人。女人扭腰摆臀,热情地跳著舞,汗水从她披泄而下的火红头发四处飞散,一对肉感的胸部晃动著。

    「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

    「她虽然想把男子带回村庄。」

    「却没有人愿意为她搬运男子尸体。」

    「因为骑士大人的马上载满了战利品。」

    「哪有空间再带上随从的尸体。」

    这是巴尔特第二次见到这个女人。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从洛特班城前往王都的旅途中。那次因大雨停留在某座宅邸,才见到了她。

    「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

    「所以玛乌卡莉悠娜恳求骑士大人。」

    「将他的头颅砍下吧。」

    ──这个女人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呢?

    「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

    「玛乌卡莉悠娜开心地凝视著被骑士大人斩下的头颅。」

    「大家都说这女人疯了。」

    「但是玛乌卡莉悠娜十分幸福。」

    「因为男人的嘴唇终于属于她了。」

    在巴尔特身边的夏堤里翁愣愣地看得相当入神。由于他是高级贵族,对各种表演艺术应该都很熟悉,但是他应该从未见过这等与高雅气质相距甚远的歌曲及舞蹈。

    「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嗒啦啦~」

    「跳舞吧~跳舞吧~舞者跳起舞来吧~」

    「玛乌卡莉悠娜是位漂亮的姑娘。」

    「嗒啦啦~~嗒~~啦~~嗒~~~~啦啦~~~~~~!」

    哭号般的高音回荡著,歌曲到此结束。

    现场响起了如雷的掌声。

    3

    村庄里举办了收获庆典。

    在这个时节,不管在哪个村庄里,艾那之民都是炙手可热的抢手货。他们会在村庄里唱歌、跳舞,或是表演魔术、讲故事来娱乐众人,还会帮忙修补皮革工艺品,或是贩卖有点罕见的细致工艺品。占卜也是门热门的生意。只要大方地对「旅队(多拉)」首长略施小惠,村民也可以和中意的女孩或青年在树荫下共赴梦乡。

    巴尔特在村长的游说下,此时正在参加收获祭。他买下一桶特大号的酒桶,提供给村庄使用。村长将第一次乾杯献给巴尔特,大家都为这位大财主鼓掌。

    村长端了特别的美食来,说要答谢他买了酒桶。这道菜是辣味噌腌山鸡肉。这座村庄的味噌,是先将丘津豆煮好,加入盐巴后再混合数种野草,细细熬煮制成。接著在味噌中掺入大量磨碎的克兹伍里果实,再加入希希哈路的叶子碎末就可制成辣味噌。这道料理就是将山里抓来的鸡大卸八块之后,用辣味噌腌渍。

    用火稍稍炙烤后,真是香得不得了。然后拿这肉沾取新鲜的辣味噌吃。

    肉表面的辣味噌被烤得香脆无比,又是一种绝妙滋味。

    大口咬下后,外皮的口感酥脆,但是肉十分软嫩。虽然肉带著一股独特的腥臭味,但这才是它最美味的地方。巴尔特看了看夏堤里翁,他神情微妙,战战兢兢地咬了一口。

    「怎么了?」

    「没事,这味道有点……」

    对于从小生长在高雅环境中的夏堤里翁来说,或许相当难适应这道料理。看起来很生,又散发著一股快要腐坏的气味。但这正是其美味之处。

    巴尔特咬了一口,里面的肉露了出来。他以乍看像生肉的部分沾取大量辣味噌,就这个部分咬下。这肉看起来是生的,但其实不是,吃起来既柔软又湿润,味道十分复杂。味噌的辣劲十足,克兹伍里果实和希希哈路叶都是具强烈刺激风味的佐料。由于大量掺入了这两种佐料,这味噌辣到令人舌头都麻了。这股辣劲十分下酒。

    巴尔特大口灌下碗里的酒。

    这是葡萄酒,不过并不是多高级的葡萄酒。这是令人难以分出是红酒或白酒的杂牌酒,里面还残留著葡萄皮和果实,著实是种充满野趣的葡萄酒。而且和这道料理相辅相成。

    夏里堤翁也喝不惯这种酒。虽然如此,小口小口啜了一阵子之后,似乎是渐渐适应了,开始大口咬著肉,举起碗喝著葡萄酒。

    村里的姑娘拿著长柄杓和酒壶过来,把巴尔特和夏堤里翁碗里的酒添满。

    「谢谢。」

    夏堤里翁道谢时,脸上的神情姿态透著高雅的魅力,少女连话都答不出来,红著脸离开了。巴尔特勾起唇角一笑,一口饮尽碗中的酒。酒的刺激强烈,每吸进一口气,嘴里就冒出一股火辣辣的感觉,这份刺激疗愈了因旅行而疲惫的身躯。

    曲子换了,曲调平静甜蜜,是一首纯情少女的情歌。

    舞者配合著曲子扭腰摆臀,虽然动作不大,但是她美丽的肌肤彷佛冒出了媚药,紧紧勾住人心不放。

    ──又来了,她又在看我。不对,她应该是让每个人都有这种感觉吧?

    不久后,女人的舞蹈结束,接著换村民搭著艾那之民演奏,开始跳起舞。

    过了一会儿,连夏堤里翁都被拉出去加入跳舞的行列。好几位村里的姑娘都用热情的视线看著夏堤里翁,还有人拉起他的手,想跟他一起跳舞。

    巴尔特转移阵地到稍远的地方,背部靠著树木开始假寐。

    「你醉了?」

    有个声音从他靠著的树木后方传来。巴尔特不必看脸也知道,是刚才那位跳舞的女人。

    「这是第二次见到你了呢。」

    「是吗?」

    「哎呀,你真冷淡。我明明从看了你一眼后,满脑子全都是你了。哎呀,你笑我?不过,你肯定也跟我一样。你也忘不了我对不对?因为你是我的男人嘛。」

    看来这个女人已经决定让巴尔特成为她今晚的客人。应该是因为目前在这村庄里的人中,巴尔特看起来最有钱吧。这点倒也不能算错。

    树后的女人从右方走了出来,巴尔特感觉到她坐了下来。她身上弥漫著一股香甜的气味。这是什么香气呢?

    对了,这是开在边境地带的杜鲁西妮花的香气。

    女人的手伸过来,轻柔地抚摸著巴尔特的胡子。接著女子用双手捧住巴尔特的脸颊,使劲把他的脸转过来朝向自己。女人跳舞时的那股妖艳气质已然褪去。

    她的容貌美得令人惊艳。即使在这阴暗之处,红发依然如烈火般耀眼。从轮廓鲜明的眉毛、眼角微微上扬的大眼睛,都可以感觉到她的好强。而她那张略微宽阔的唇瓣上,明明挂著一抹浅浅的微笑,为什么却能感觉到她的悲伤?

    「我是莱莎。」

    莱莎。巴尔特说出这名字。

    「没错。」

    莱莎对他露出微笑,脸庞靠了过来。彷若杜鲁西妮花的香气充斥著巴尔特的鼻腔之中。

    ──这样也不错。

    但是,事情不如他所愿。

    有马,是一队骑马队,巴尔特还听见了盔甲和武器互相碰撞的声音。看来是有人闯进庆典来捣乱。

    巴尔特和莱莎一起回到广场。

    骑士们是领主的家臣,他们命令艾那之民们立刻前往领主宅邸。命令本身并无任何可疑之处。但是,为什么要派遣多达二十位的家臣前来?而且看起来至少有一半是骑士。

    ──嗯?不过是前来迎接表演人士,出动这么多的战力真诡异。

    为了移动,家臣们把艾那之民们扔进了马车。接著骑士找到了莱莎。

    「你这女人也是艾那之民的姑娘吧?过来。」

    「我不要,今晚我已被这位老爷买下了。」

    骑士试图抓捕莱莎。巴尔特用自己的身体阻止了他的动作。

    「骑士阁下,我确实已支付金钱给这些人,请他们给我一夜好梦。但这不代表只要付了钱,就能随时随地任意妄为。这些人也有自己的意愿去决定想做或不想做。」

    「你不肯来,我就杀了首领。」

    「什么!」

    事情越来越奇怪了,他们的做法太过强硬。

    此时,夏堤里翁出声了。

    「那么,请你们也一同招待我们到领主宅邸去吧?」

    「哦?你是想在领主大人的宅邸中留宿吗?」

    「是啊,贵领主一定不会后悔邀我们到宅邸去一趟。」

    「那就请你们一起来吧。」

    4

    巴尔特越过宅邸的门之后,心下一惊。

    广场四处都有人被绑在一起。以防他们逃跑,所有人都被绑了起来,他们的眼里浮现绝望的神情。

    ──这是狩猎人类啊!

    没想到领主带头进行狩猎人类这种事。

    他们在街道上布下天罗地网绑架旅人,再把他们当成奴隶卖掉。这是提升收入最简便的方法,当然不能把他们当成正规奴隶贩卖。但是,肯定会有些不肖之徒需要用完即弃的奴隶,所以能订个比正规市场更高的价钱。女人会成为最底层的奴隶娼妇。如果长得漂亮又年轻,可以卖到比男奴隶高上数倍的价钱。对妓院来说虽然是笔庞大的支出,但他们不需支付薪水给这些娼妇,所以很容易回本。

    「两位,请往这边。」

    在骑士队长的带领下,两人走进了建筑物中。

    领主及他的亲信待在最深处的房间里。这是位年轻的领主,了不起刚过二十岁没多久。他的眼神里只有虚假的笑意,整张脸毫无血色且面无表情。

    「旅行的骑士阁下,是否可请教两位高姓大名?」

    夏堤里翁双手伸向巴尔特,他这是在要求巴尔特将刻有王印的短剑交给他。

    巴尔特摇了摇头。他觉得要是被对方知道两人的真实身分,肯定不会放他们活著回去。但夏堤里翁再三跟他索取短剑。巴尔特不得已,只好把短剑交给他。

    年轻领主从夏堤里翁手里接过短剑,仔细地端详了一阵子,不久后面露惊愕神情。

    「领主阁下,这位是受国王陛下托付中军正将印信的巴尔特•罗恩大人阁下。阁下正在微服私访的旅途中,也不想将事情闹大。我们明白你为了庆祝收获需要艾那之民助兴,但是手段太过粗暴。先让民众玩个尽兴,再将艾那之民邀请至宅邸中不也很好吗?我们将就此离开,但希望你能大大地赏赐艾那之民一番。」

    领主的家臣们开始骚动。

    巴尔特也吓了一跳。夏堤里翁不明白刚才他所见的景象背后的意义。

    「真是谎话连篇。我从来没听过名为巴尔特•罗恩的骑士,这把短剑也是把彻头彻尾的赝品。假冒国家栋梁的大将军名号是条不可饶恕的大罪。来人啊,把这两个混蛋给我杀了!」

    由于领主的命令来得过于唐突,家臣也无法即时采取行动。

    巴尔特没有浪费这短短的时间。他在内心呼唤史塔玻罗斯之名,接著拔出古代剑,往身穿金属盔甲、正在转身的骑士劈砍过去。

    这间房里除了领主以外,共有八个敌人。所有人腰间都挂著佩剑,其中两人穿著金属盔甲,头上戴著头盔。巴尔特估计只要处理掉这两位戴著头盔的骑士,应该就能闯出一条活路。经名匠之手重新打磨的古代魔剑,散发著别人看不见的蓝绿色光芒,把骑士整个头部连同头盔一起劈了下来。

    领主的家臣们也拔剑攻击。巴尔特看也不看其他敌人,脚往右前方一踏,举起古代剑由左往右,划过另一位戴著头盔的敌人脖子。还戴著头盔的头颅就这么飞向空中。

    一把剑刺中巴尔特的侧腹,而另一把剑他用缝在左手的魔兽骨头挡了下来。

    为了争取攻击距离,巴尔特往后一跃。在跳跃的同时,他观察了一下夏堤里翁的状况。夏堤里翁连剑都没有拔,只是呆站在原地不动。领主举剑从前方发动攻击,骑士队长则是刺出剑,想从背后偷袭夏堤里翁。

    巴尔特的背部抵上了墙,有两位敌人举剑从正面逼近而来。他用左臂挡下左方敌人的剑,再向举起古代剑刺向右方敌人。右方敌人重重地往后方喷飞出去。

    巴尔特用右脚往后方墙上一蹬,向前冲出去。他用左手抓住左方敌人的脸,直直往前推并将敌人扔了出去,后方的人遭到波及,也摔倒在地。有两位免于摔倒的敌人立刻举剑向巴尔特劈砍而来。

    巴尔特向右瞥了一眼。领主的右手已被划伤,失手将剑掉在地上。骑士队长的腹部被打横劈开,肚破肠流。真不愧是夏堤里翁,失魂落魄之余,招式依然灵活。不过他的模样还是很奇怪,彷佛在害怕自己搞砸的事,整个人都在发抖。

    巴尔特迅速奔向左侧,以占到不需同时面对两位对手的位置。

    巴尔特以左臂挡下劈向他的剑,接著举起古代剑劈向敌人的后颈,敌人的脖子开始剧烈地喷出血沫后,他抬起右脚将敌人踹飞出去,正好撞上后方另一位正要起身的敌人。巴尔特趁此人失去平衡时,火速飞奔至他身边,一剑劈向他的后颈。

    巴尔特环顾四周,第一位敌人试图站起来,因此从他背后往肩头落下一击。接著他举剑砍下了捂著右手,四处鬼吼鬼叫的领主首级。

    回头一看,家臣们脸色铁青地窥探著房内的情况。巴尔特告诉他们:

    「触犯国法的领主已受我制裁,胆敢反抗者一律斩无赦。」

    一群人一哄而散,全部逃跑了。

    夏堤里翁低头看著被自己所杀的骑士队长,愣在原地。

    「夏堤里翁,快去帮绑在一起的人松绑。」

    一阵惨叫声传来,是女人的声音。

    巴尔特跑了起来。想要逃走的骑士正试图将女人扛上马背。夏堤里翁拔腿飞奔,追过了巴尔特。既然如此,那位暴徒交给夏堤里翁处置即可。巴尔特停下脚步,四处张望,不过再也没见到其他施暴的人。

    他的视线回到夏堤里翁身上,发现他已打倒了暴徒,释放那位女人。

    巴尔特走近试图掳走女人的骑士身边,询问他打算去哪里。他说有位骑士在离此不远的南方拥有自己的领地,他要去那里。巴尔特命令夏堤里翁放了那个男人。反正已经应该有几个人先逃走了,这下子动作得快点了。

    巴尔特一边释放被五花大绑的人们,一边告诉他们:

    「我已经制裁了那位狩猎人类的领主!领主的同伙可能会赶到这里来,你们最好立刻逃走。如果只是拿几天份的食物,你们可以从这宅邸中取用,我可以当做没看见。」

    艾那之民们的动作很快。还没等首领下达命令,一群人已冲进了宅邸。

    不明就里的夏堤里翁感到混乱。巴尔特向他说明了目前的情况。

    「这位领主被杀一事,很快就会传遍这一带。知道这里领主的犯罪行为,并从中得利的人势必会想杀了我们报仇。而把这位领主视为家丑的人,也会想杀了我们封口。现在先逃吧。」

    宅邸中传来惨叫声。巴尔特走进房间一看,里面的女人们似乎是领主的家人,刚才那群男性家臣们正在攻击她们。有位女人似乎是领主夫人,男人们正试图抢夺她的首饰。巴尔特出手将男人们赶走后,离开了房间。

    艾那之民的首领走了过来。

    「感谢您救了我们。请问您接下来要到哪里去呢?」

    「我想到位于北方或西方的村落去。」

    「从此处往西走三刻里有一个村庄,从那个村庄再往北前进两刻里的地方,有一个大城镇。」

    「那就先往那座村庄去吧。」

    「请问我们是否能一起同行?」

    「呵呵,你这是把我当护卫了是吧?真是精明。好,一起出发吧。」

    「谢谢您。」

    艾那之民们离开了宅邸,每个手里都拿著餐具或日常用品。

    「等等,那些都是这间宅邸里的东西,你们要把它们拿去哪里?」

    「夏堤里翁,算了。」

    「可是,巴尔特阁下……」

    「首领,叫他们快把行李收拾好。夏堤里翁,这些人也需要旅行的资金。而且以结果而言,他们在那村庄也算做了白工,那些就当他们的表演报酬吧。你现在更该做的是清洗身上的血迹,没时间拖拖拉拉的了。」

    「为什么?」

    「刚才不是有个人想掳走女人,把她带去献给南方领主吗?这就代表,那位领主是一位会开心地把掳来的女人当作伴手礼收下的人。也就是说,他和这里的领主是『一丘之貉』。」

    听完这番话,夏堤里翁明白现在正是分秒必争的时候。

    巴尔特前往水井,用水壶打了水,将附著在盔甲上的血迹清洗乾净。夏堤里翁也跟著照做。

    接著两人和旅队一起离开了宅邸。

    5

    令人庆幸的是,当晚是两个月亮升起的夜晚。不过,除了脚不方便和年幼的孩子之外,所有人都是徒步行走。夜晚的山路让人无法前进得太快。

    在旭日即将高升之时,一行人抵达了村庄。

    虽然村长看到艾那之民在一早抵达时,感到相当惊讶,不过还是立刻谈好了夜晚表演才艺的约定,一群人就到村庄附近的树荫下歇息。村长机灵地让人送了水过来。他们看见巴尔特和夏堤里翁时,虽然表情有些惊讶,但并没有特别说什么。

    太阳即将下山的时候,夏堤里翁醒了过来。

    巴尔特比他早一点醒来,正在保养武器及盔甲,并看著村民们在准备晚上的宴会。他们不必再感到著急。在这种众目睽睽之处,就算追兵抵达,他们行事也不敢太过嚣张。

    首领帮他们送来餐食,但是夏堤里翁没有动手。他抱著双腿,完全没有要动的意思。

    接著庆典开始了。

    艾那之民们明明没什么时间让身体休息,却还是精神奕奕地展现纯熟的表演娱乐村民。巴尔特在稍微远离喧嚣之处喝著酒,享受这场表演。

    夏堤里翁还是那副德性。他应该正在烦恼什么吧。是在烦恼搬出正义大旗,仍有骑士完全不当回事吗?还是在烦恼自己杀了同国的骑士呢?

    巴尔特决定把该说的话说一说。

    「夏堤里翁,你是不是觉得没必要杀他们?但是,当时的情况只能这么做。会为了一块面包杀人的人,绝对无法再变回正常的人。那种人在饿肚子时,会再次动手杀害别人。世界上不会有这种笨蛋,在抓到吃人野兽后又纵兽归山。放了这些狩猎他人的人,他们又会在某个地方继续狩猎别人。我们这是在帮助可能会被狩猎的人们。」

    夏堤里翁没有做出任何回答。他的年纪要是十四岁左右,只要往他脸上揍一拳,再抱抱他就没事了。但是对方是个二十四岁的大人。

    ──不对,等一下。

    巴尔特站了起来,走近庆典的圈子。村人们正在跳舞,在那之中没看到他要找的人。

    找到了,她在不远处的树荫下休息。当巴尔特一靠近,莱莎脸上便满是笑意。

    「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虽然有点难开口,但有件事想拜托你。我身边那位年轻人,似乎一直把杀了同国骑士一事放在心上。这搞不好是他第一次夺人性命。这种时候,人的温度是最好的解药。能不能麻烦你带那位年轻人进入温柔的梦乡呢?」

    「你啊,有没有被人说过你很迟钝?不过,我明白了。谢谢你帮了我们,我会帮你照顾那个少爷。」

    巴尔特向她道谢后,迈步走向远处。然后用艾那首领借给他的大张薄布垫搭了个临时帐篷,在里面铺上柔软的草。破晓时分的风总吹得他关节疼痛,有座能挡风的帐篷真是令人感激。巴尔特裹著披风躺下来,迷迷糊糊地思考著一些事。

    在高级贵族家出生长大的夏堤里翁纯真得难以置信。但这不是件坏事。夏堤里翁尊崇正义,抱持著善人就应该有善报的想法。如果能在不失去这样的特质之下,培养出切合实际情况的判断力,不也是件很棒的事吗?

    冷风吹了进来,有人潜进他的睡铺。他闻到杜鲁西妮花的香甜气味,柔软的身体贴著巴尔特的身体攀了上来。

    「我应该拜托你去照顾夏堤里翁了才对啊。」

    「我叫年轻的女孩过去了。我有好好交代她该怎么做,不会有问题的。你不是说了吗?我们也有自己的意愿。」

    莱莎的手指抚上巴尔特鼻子的旧伤。

    「你身上有著沙尔萨的香味,你是──我的男人。」

    沙尔萨在边境地带长得到处都是,但是巴尔特不曾在中原地带见过。它只是平凡无奇的草,也没有像样的味道。

    巴尔特怀念起边境地带的山林野地。

    6

    「快快快,动作快。」

    夏堤里翁出声催促著。昨晚那消沉的模样到哪里去了?

    今早启程的时候,艾那之民们前来送行。其中有位年轻女孩挥舞著一条高级的手帕。那是缇耶露丝绸制成的手帕,可是贵得惊人,肯定是夏堤里翁送她的礼物。即使到了已经完全看不见村庄的地方,夏堤里翁还是频频回头。那条手帕大概立刻就会被转卖脱手这件事,暂时还是瞒著他好了。

    巴尔特也交给莱莎一笔金额不小的钱,但是她说这些不够。她说,她想要让首领忍不住立刻点头的钱。

    由于巴尔特不缺钱,就给了她一笔高出市价一百倍,甚至两百倍左右的钱。

    正午之前,他们停下来休息用餐。夏堤里翁埋头猛吃。

    「那宅邸的事,我们就这样不管了吗?」

    「反正不会有人扛著领地逃跑,而且在这背后,应该还有幕后黑手,以及不需文件就居中斡旋奴隶的业者,他们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必须先找出人被卖到哪里去,并且抓到确实的人证。这附近一带有矿山或盐田吗?」

    「这附近有一座巨大的黑石矿坑,那座山的所有人是与古雷巴斯塔有渊源的家系。他在干道旁的城镇中有间宅邸,去到那里应该就能知道更详细的状况。」

    「真是太好了。但是呢……月丹还没吃够草呢。这匹马可是个贪吃鬼,一旦吃得不够,立刻就会闹起脾气。」

    「到了城镇,想给它多少高级乾草就有多少。快快快,我们快走。」

    月丹似乎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连它都开始催促巴尔特。真是匹嘴馋的马,这点是像谁呢?巴尔特在他们的催促下,跨上了月丹的背。

    他将手伸到胸前的内袋,里面还剩下几片已完全枯黄的索伊竹叶。他本来打算在这小河里放下竹叶,最后还是算了。

    接下来两人的旅程又持续了一段时间。

    他们回到王都的时候,已是九月底的深秋时节,从堡垒出发后刚好过了三个月,等于是过了约一百二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