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袭击 肉丸子佐佩里斯酱
    1

    临兹是座位于大河奥巴河畔的港口城镇。从临兹出发越过奥巴河,对岸有帕鲁萨姆王国的波德利亚交易村。临兹领主拥有多艘大型交易船,并与波德利亚有商业上的往来。只要来到临兹,就能买到大陆中央各国的物品,临兹就自然而然地繁华起来,临兹领主则开始自称为伯爵。他虽然只统领一个城镇,但财力却凌驾于大领主们。

    河川沿岸有座市场。商人们在临时搭建的小屋之中或铺张席子,陈列商品贩卖。长长一条路几乎看不见尽头,每个摊子前都聚集著人群。

    ──人、人、人。这里真是人山人海啊!

    他曾经耳闻这个情况,但是只有这点若非亲眼所见就无法体会。小贩扯著嗓子吼叫招揽人群,买方也高声吶喊著想购买的物品。四处的店家全是这番光景,所以整体看来是极为喧嚣的景况。巴尔特一开始很惊讶,但习惯之后也明白这是种活力。

    ──原来如此,临兹正处于鼎盛期啊。

    临兹也是爱朵菈很感兴趣的地方之一,但是她无法离开帕库拉。所以巴尔特要将自己曾经到访的地方,以及所见所闻写成书信寄给她。爱朵菈读了这些信件应该会很开心吧?

    为了进行报告,他得亲身体验。首先,他得尝尝林立于市场中的摊贩贩卖的料理。一个贩卖圆形肉串的摊子吸引了巴尔特的目光。付过钱后,小贩熟练地用竹签从锅里串了三颗圆形肉块,再沾了少许装在另一个锅子里的酱汁,并递给巴尔特。动作熟练迅速。

    三颗肉块都是圆形,大小一致。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口吃下最上面的肉块。

    ──嗯?这是……

    这是肉片,但咀嚼的口感柔嫩。不对,与其说是柔嫩,更像散开的触感。他细细咀嚼了一会儿后,了解到个中原因。

    这是先将肉切成细小肉末,再捏成圆形制成的,也就是肉丸子。说到肉,巴尔特只知道豪迈切开的肉片,所以这道料理让他深感佩服。

    ──这道料理真是费时费力啊。

    这肉应该是鸡肉,但是里面不只有鸡肉,还加了其他种类的肉。虽然只有一点点,里头也加了切碎的蔬菜碎末。这些细小的绿色碎末,应该是切成碎末的洛哈斯或佩里斯叶吧?这些碎末也能去腥提味。

    因为做成了丸子,比单纯的肉片更容易入味。锅内装有已经调味过的高汤,肉丸子应该是放在高汤中炖煮过了。

    巴尔特极为享受这初次体验到的口感。微微沾上的酱汁也非常好吃,甜甜咸咸又有些辣劲,这滋味实在是令人食指大动。

    他很快地解决了第一颗丸子,张口咬下第二颗肉丸子。第二颗丸子没有沾到酱汁,但这样也不错。沾上酱汁的肉丸子一定会染上酱汁的味道。而没沾到酱汁的肉丸子能够直接吃到食材的滋味。他从散开的肉末之间,能感受到缓缓渗透出来的鲜美滋味。

    接著他开始吃起第三颗。在吃第二颗时,酱汁的味道还残留在嘴里,但要吃第三颗时,舌尖上的酱汁味道已完全消失了。酱汁非常美味,但相对地,风味也相当强烈,会在嘴里留下余味。而在吃第三颗的过程中,残留的余味会被彻底冲去。

    ──嗯,太好吃了!那么吃下一样吧!

    三颗肉丸子点燃了巴尔特的食欲。就在他边走边四处张望摊贩,物色接下来要吃什么时,他看见了一样奇怪的东西。

    有个男人坐在路旁,脖子上挂著牌子,上面写著:「我要卖身。」路上往来的人们好奇地盯著他,也有人讪笑。路人开口问他:小兄弟,你开价多少啊?

    「一百万克尔。」

    众人哗然。一百万克尔的巨款,即使是临兹伯爵也无法三两下就筹到,也就是说这个男人没有想把自己卖掉的意思。或许是在开玩笑,招揽客人。

    巴尔特听见男人的声音后,心中有些怀疑,再次看向男人的脸庞后吓了一跳。男人也发现巴尔特,两人四目相交。巴尔特使了个眼色要他跟上来,随后步行离开。男人则取下脖子上的吊牌,对群众说:

    「今天结束营业了。」

    然后将卷好的席子揣在腋窝,追上巴尔特。走到远离闹区,人烟稀少的地方后,巴尔特停下脚步。

    「巴尔特.罗恩,我们又见面了呢。」

    他是两个月前想取巴尔特性命的男人──「赤鸦」班.伍利略。

    2

    「后来我拖著约堤修.潘恩的尸体回到卡尔多斯那里去。我确实遵守了合约内容及指示,所以我有权获得报酬。那个蠢蛋是无视协议,还不听我的制止做出蠢事,擅自死了。可是,卡尔多斯却说我这个保镳没有保护好他的外甥,不付钱给我,嚷嚷著要我立刻去取下巴尔特的头!我告诉他必须先付清之前的报酬,才能再追加合约内容,但卡尔多斯却不想付钱。这次的工作报酬虽然很高,但讲好了全额都是事后付款。我需要钱,所以决定卖身。」

    巴尔特听了班.伍利略轻描淡写的叙述,心想这真是个令人傻眼的家伙。他与卡尔多斯之间的对话内容也很偏离常轨;因为需要钱,在胸前挂著贩卖吊牌坐在市场里的想法也很奇特。他是声名远播的知名剑士,若到临兹伯爵的面前一展所长,即使无法拿到一百万克尔,应该也能让伯爵以高昂的报酬聘请他。身手高超的剑士有很多门路可以赚钱,只要展现自己的剑术,一定会有买家找上门。然而,他为何把剑包在席子中藏起来呢?是自尊心作崇,还是许了什么愿?

    巴尔特没说出这些疑问,卸下史塔玻罗斯身上所载的行李,将装著金币的袋子递给班.伍利略。

    「这些钱够不够解决你的问题?」

    「嗯,九万三千克尔啊。这连一百万克尔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不过,毕竟你是『人民的骑士』阁下嘛,靠这些钱搞不好勉强过得去,就算你便宜一点吧。主人,不好意思,请给我一点时间。」

    「我无意买下你,就随你的意思吧。」

    「主人接下来要去哪儿?」

    「目前没有计画,或许会到北方去吧。」

    「好。我应该需要短则两个月,长则半年的时间。等我的事办完了,就会去找主人。」

    他不等巴尔特回应,丢下这段话就匆匆步行离去。真是位奇特的男子,但他就是奇特才讨人喜欢。

    巴尔特带著史塔玻罗斯回到市场,这里有很多他想尝尝味道的东西。城镇的喧嚣让他难以抑制内心的雀跃。正当他在物色摊贩时,身旁有个人向他搭话。这位年轻人看似商人家的仆人,穿著十分讲究,言行举止亦恭敬有加。

    「恕我冒味,请问您是不是从帕库拉来的呢?」

    「确实如此,那又如何?」

    「居尔南大人正在等著您。」

    年轻人带他来到临兹伯爵的宅邸。堂堂正正地越过正门后,他被带领至位于主屋深处,一幢最高级的建筑物中。这栋建筑巧妙地利用自然地形建成,爬上楼梯后,有一间广阔的房间。房间深处的门敞开著,房间可直通至阳台。从阳台可以一览奥巴大河的绝美景色。有两位人物坐在摆设于阳台的椅子上,一边品茶一边俯瞰著奥巴河。

    「嗨,老爷子,你怎么来得这么晚?我等得好累喔。」

    居尔南.德鲁西亚露出笑容,他是前帕库拉领主渥拉.德鲁西亚之妹的儿子。二十八岁的他学问习于母亲爱朵菈,武道习于巴尔特,是位文武双全的青年才俊,也是现任领主格里耶拉最为信任的心腹中的心腹。而在他身旁的老人特地站起身行礼,代表他对巴尔特是以骑士之礼相待。

    「初次见面,我是赛门.艾比巴雷斯。巴尔特.罗恩大人,能见到您真是三生有幸,稍后希望能跟您喝上两杯。」

    这位是临兹伯爵,他的声音粗犷浑厚。没记错的话,他稍长巴尔特几岁,但体格健硕,态度非常豪爽。众人评论他为擅于筹措金钱与物资的男人,不过看起来意外地颇具武人风范。在一番寒喧后,三人坐在阳台的椅子上。

    「说到这一带拥有最多美食的城镇,就非临兹莫属了。我料到您一定会来访这个港口城镇,于是先向这里的仆人说明了老爷子的特徵,每天让人到摊贩区四处巡视。」

    居尔南说到这里停下来,沉默了一会儿。接著笔直地看著巴尔特的眼睛说:

    「老爷子,我有件事必须向您说。母亲大人她……离开人世了。那一天,她的身体状况比较好一点,说想到中庭去。她在侍女备茶的期间,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她的表情十分幸福安详。我把母亲大人写给老爷子的信带来了,她似乎是写完信后才去中庭的。」

    啊……太迟了啊……巴尔特心想。

    前任帕库拉领主渥拉是在两年前去世。在那之后,巴尔特突然觉得自己老了。同一时期,爱朵菈的身体状况也欠佳,经常卧床休息。

    ──爱朵菈小姐已命不久矣。

    巴尔特虽然嘴上不说,但有这种感觉。巴尔特为了不让寇安德勒家的诡计得逞,选择离开德鲁西亚家,踏上了流浪之旅。但他的另一个目的是想见识一下广阔的世界,并写信给爱朵菈。他想亲眼看过从未见过的风景、亲口尝过从未尝过的食物,将这些感动写成文章寄给爱朵菈。然而,结果却在他写下第一封信前,爱朵菈就逝世了。

    巴尔特注视著奥巴大河的水流。

    ──总有一天,想去奥巴河畔看看呢。

    这句话是爱朵菈什么时候说的呢?

    一会儿后,巴尔特再次面向居尔南,感谢他专程将信件送来。

    「不会,我是来卖银和毛皮并加深与临兹伯爵之间的友谊,顺便把信带来而已。」

    局势如此动荡,这点小事怎么能当成居尔南亲自前来的理由。居尔南认为,他必须亲手将爱朵菈写给巴尔特的信送到本人手上。所以他让工人们先回家,让贴身骑士放假,独自在此等著巴尔特。巴尔特感到心里有股暖意。

    就在巴尔特要伸手接过信件时,入口传来一个杀风景的声音。

    「巴尔特.罗恩,果然是你啊。交出那封信。还有,你手上应该有爱朵菈小姐交给你保管的东西吧?快拿出来。」

    这位是卡尔多斯.寇安德勒的弟弟兼重臣──奇恩赛拉.潘恩,他杀气腾腾地带著一群手持武器的士兵。竟然带著一群手持武器的同伙闯入临兹伯爵待客的宅邸,如果没有相当的觉悟可做不到。

    他打算杀光在场的所有人。

    3

    「奥斯华!你这是做什么!」

    临兹伯爵的质问声如雷贯耳,他盯著站在奇恩赛拉.潘恩背后,长相平凡的青年。

    「做生意必须掌握商机,我只是遵从您的教诲而已啊,伯爵大人──不,父亲大人。现在在这座宅邸中只有听我号令之人,可否请您从这个世上退休了呢?」

    「奥斯华阁下,若您杀害了您的父亲临兹伯爵,将无法成为骑士。这么一来,你也无法继承伯爵之位。而且,临兹伯爵身边的诸位亲信会归顺于你吗?此外,河川对岸的诸位也会贬低您。」

    「哎呀哎呀,屈尔南大人,您这么担心我,我怎么担当得起。这些事我当然想过了。就任骑士的仪式将由这位潘恩大人担任见证人,而且临兹伯爵这个虚名对我来说无所谓。我想要的是父亲随身带著的小文件盒钥匙,只要有钥匙就能拿出符契。有了它,和帕鲁萨姆王国的交易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对了,你说和边境侯爵之间的关系吗?关于这一点,寇安德勒家会为我安排好一切。那些说三道四的干部们,我都会丢进奥巴大河里喂鱼!」

    柔和的语调逐渐带著凶狠,在他扔下最后一句话时,细长双眼瞪得老大,嘴角也已扭曲变形。幸亏奥斯华中了屈尔南的诱导,贼人的企图明朗了。奥斯华是临兹伯爵的养子,在寇安德勒家的推波助澜下,他打算侵占家中的一切。会被杀害的恐怕不止有在场这些人,应该也已经出兵至临兹伯爵的亲生子及心腹们身边了。

    若是平凡的商人之家,杀害亲人手足,夺取家中一切的人是无法继续做生意的。然而,艾比巴雷斯家是贵族,也是骑士之家。贵族之家中,会发生有力人士排除异己,夺取一家之主之位的事。特别是边境地带,不具力量之人没有资格谈论正义的风气很兴盛。不过,即使弒父一事天地不容,但只要杀光所有目击者,就能随心所欲地捏造事实。

    奇恩赛拉与奥斯华带著十二名士兵。房间虽然宽敞,入口却很狭窄,被所有士兵挡住,而阳台的另一边则是断崖。巴尔特在进入宅邸时就把剑交出去了,临兹伯爵与屈尔南的身上别说是武器了,连简单的防具都没有。

    这个场面可说是穷途末路。然而,巴尔特的脸上却没浮现一丝焦急或恐惧。他迅速站起身,随意靠近袭击者们。

    「奇恩赛拉阁下,赤鸦怎么样了?」

    「那种废物,我早就把他赶出门了!连我儿子都保护不了,还敢要求报酬。再加上他杀了我派去送行的两位武艺高超之人,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哎呀哎呀,真是个没下限的蠢蛋啊。」

    「你口中的蠢蛋是指赤鸦吗?还是指我?不不不,不对。像这样傻傻地冲进死路的你才是愚蠢至极。吾儿之仇敌──巴尔特.罗恩,受死吧!」

    四位手持长枪的士兵迅速向前包围巴尔特,将枪尖对准他。奇恩赛拉和奥斯华向后退了一步,而在巴尔特背后的临兹伯爵及居尔南站起身。居尔南往前跨了一步,想帮助巴尔特。巴尔特察觉到他的动静,就严厉地命令道:「别过来!」这并不是对身处高位的人说的话,而是师父对弟子的嘱咐。

    「知道了,师父。」

    屈尔南的声音里参杂了看好戏的语调。巴尔特感觉到背后的居尔南正在移动──他正移动到掩护临兹伯爵的位置。身上没有防具的居尔南,现在应该做的就是保护临兹伯爵,并等巴尔特筹措武器──巴尔特所说的「别过来」是这个意思。

    手持长枪站在前排的士兵有四位,后排则有六位已经拔出剑来的士兵。这是在长枪可及的距离就以长枪攻击,若我方拉近距离则以持剑攻击的布阵。剩下的两位士兵身上穿著皮甲,站在奇恩赛拉身前保护他。十四人对三人,我方连武器都没有。巴尔特做好了觉悟。

    ──好,我这条命就送你吧。相对地,你们也会全军覆没。我绝不会让你们碰到居尔南一根手指头。

    「上!」

    奥斯华开口下达命令,四位手持长枪的士兵向前刺出长枪。虽然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是所有人同时发动攻击时会有一点作用,然而他们的呼吸十分紊乱。

    巴尔特用左右手拨开右边第一位士兵及第二位士兵刺出的长枪,冲到第二位士兵面前。而第三位士兵刺出的长枪扑了空,第四位士兵则修正手上长枪的轨道,刺上了巴尔特的左侧腹。不过威力不强,攻击被皮甲挡下,伤口很浅。巴尔特用左手抓住第二位士兵的长枪,俐落地抢过来后,用长枪的底部用力往第二位士兵胸口刺去。士兵被击飞了出去。

    第一位士兵拉回长枪,刺了过来,巴尔特将那把长枪夹在右腋窝。第三位士兵再次刺出长枪,巴尔特刻意以腹部中心盔甲较厚的部位接下这记攻击,将左手的长枪一口气大幅旋转,打上准备再次发动攻击的第四位士兵脖子。长枪响起啪叽的声响,断裂并飞了出去。这记力道甚至使长枪断裂,被打中脖子的士兵则痛得昏了过去。

    巴尔特扔掉左手中的长枪,「哼!」地一声,鼓足气将夹在右腋的长枪猛然举起。第一位士兵连长枪带人被举起,发出惨叫声。第一位士兵手里拿著长枪飞过巴尔特的头顶,以脑袋撞上墙后落地,再也无法动弹。

    巴尔特将第三位士兵的长枪用力一拉,士兵向前扑去,被拉到巴尔特身边。巴尔特右手握拳,对准左侧头部揍下去。第三位士兵立刻倒地,不省人事。而他的长枪在巴尔特手上。一位持剑的士兵冲了出来,巴尔特以长枪底部打上他的腹部,近身夺走剑后,喊了一声:「拿去!」就将剑往后丢。

    「好!」

    「喔喔!」

    第一个回应是接下剑的居尔南,听起来莫名地开心;第二声则是临兹伯爵。看到巴尔特看都不看,就将亮晃晃的剑向后拋,而居尔南理所当然地接下的情景,伯爵应该很是吃惊。

    剩下的士兵都哑口无言,无法动弹。巴尔特俐落地把左手长枪转了一圈,将金属枪锋对向袭击者们。虽然是支再普通不过的长枪,拿在巴尔特手上却成了猛兽的利牙。他架著长枪与暴徒对峙的同时,开口问:

    「那个叫什么奥斯华的,可以杀了他吗?」

    「嗯。」

    临兹伯爵发现这个问题是在问自己,就简短地答道。咕嘟地咽下一口口水的人是谁呢?此时猎人与猎物的立场已经完全逆转了。

    「杀、杀、杀了他们~~!」

    奥斯华的命令简直就像惨叫。

    士兵们袭向巴尔特。而巴尔特在大约士兵们脸庞的高度,将长枪挥得嗡嗡作响。这一招的威力强劲,要是被打中可能整个头都会飞出去。士兵们十分害怕,脚步犹豫。

    巴尔特迅速冲向右前方,两名奇恩赛拉护卫的所在之处。两人想举剑砍向巴尔特。而巴尔特抓住右侧护卫举起剑的左手腕,拿他当人肉盾牌,向左侧的护卫冲去。两名护卫的身体撞成一团,双双倒地。当巴尔特放开士兵的同时,伸手夺走了剑。

    士兵们想包围巴尔特。但是巴尔特往右旋身,砍向想绕到他背后包抄的士兵。士兵的手腕被砍飞,那只手里还握著剑。士兵们想趁隙接近巴尔特,但他用力挥动左手的长枪,牵制士兵们,并向前踏出一步,将剑砍上其中一位士兵的肩口。而剑砍至左胸的上半部后断了。

    「什么啊,这么钝。」

    一位士兵怪叫著往巴尔特砍过来。在那把剑挥下来之前,巴尔特早一步将断剑刺进士兵的脑袋,只有原来一半长度的剑深深刺进头盖骨。那位士兵维持著举剑姿势,缓缓向后倒下。变成斗鸡眼的双眼,彷佛在瞪著插在自己头上的剑柄。

    「噫、噫噫噫噫、噫!」

    奥斯华发出丢脸的声音,往入口逃去。他拉著一个士兵,应该是想拿来当人肉盾牌。巴尔特双手举著长枪向前冲,他的长枪贯穿了士兵的腹部。从士兵背部刺出来的长枪枪尖也刺中了奥斯华。巴尔特就这样冲过去,将长枪刺进入口前的墙上。咚!地一声,长枪将两人钉在墙上。被长枪贯穿的两人痛苦地挣扎著,最后长枪耐不住两人的重量而断裂。

    巴尔特再次回到手无寸铁的状态,奇恩赛拉似乎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与两名侍卫一起向他发动攻击。三人一起上是个不错的主意,很可惜三个人贴得太近了。而且人数上,只有三个人不够。两名护卫举起剑,奇恩赛拉则是站在两人正中间,手持较短的剑,摆出刺击的态势。

    巴尔特退了两步后,突然往前冲出去。两名护卫的节奏被打乱,错过了挥剑的时机。巴尔特用右脚踢起奇恩赛拉的手,左右手则分别紧紧握住两名护卫拿剑的手,进行压制。奇恩赛拉的剑被踢飞,撞上巴尔特后弹飞出去,并跌倒在地。两名护卫的剑则掉落在地。巴尔特将两名护卫的腕骨折碎后,将两人举高起来转了几圈,甩上墙壁。

    奇恩赛拉的胸口插著一把剑。原本巴尔特是想将剑踢飞,但可能是在激烈冲撞时刺进了他的胸口。奥斯华的士兵们则已经丧失斗志,一动也不动。

    此时,一位士兵站起来。他抖个不停,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参与攻击。站起身是无所谓,但他的剑刚才被奇恩赛拉的护卫抢走了,手里没有剑。

    这位胆小的士兵已经精神错乱,朝著阳台飞奔而去。这么下去他会冲出阳台。居尔南或许是觉得让他送死也很可怜,试图拦住他的去路。

    胆小的士兵俐落地避开了居尔南。就在两人擦肩而过之际,士兵抽走了居尔南怀中那封爱朵菈写的信,拔腿狂奔。众人还来不及惊讶,胆小的士兵就从阳台跳了下去。在他跳下去的瞬间,回过头的脸上带著笑容。

    是「腐尸猎人」朱露察卡。

    他跳下阳台时抓住了栏杆,巧妙地减缓力道,掉到正下方。临兹伯爵与屈尔南探头看向断崖下方,巴尔特也跑了过去。他们看见盗贼俐落地踩著断崖上凸出的石头往下跳,往奥巴河岸边去。

    「喔喔喔!这家伙是什么人!简直像只猴子!」

    临兹伯爵的语调中带著看到难以置信之事的惊讶,如此说道。接著回头环视房间内部,巴尔特昂然而立。

    「嗯……话说回来,您真的太强了。十四人对手无寸铁的三人,我都做好会死的心理准备了。」

    「即使聚集了上百头羊(伊美拉),也敌不过一头老虎(葛拉翁)。」

    屈尔南脸上挂著莫名得意的表情说。临兹伯爵则露出笑容。

    「我从年轻的时候,就有听闻『人民的骑士』阁下极为勇猛,一直想要一睹您骁勇善战的风采。我的梦想以这种形式实现,也算是一大乐事。真是让我看了一场精彩好戏啊!真是愉快,愉快!」

    其实被奥斯华收买的人并不多。听闻奥斯华的死讯之后,心里有鬼的人逃了出去,不知情的人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临兹伯爵立刻派出士兵,不出所料,他们也有派出刺客至临兹伯爵的儿子们及重臣们之处。其中有些人知道阴谋败露就躲了起来,有些人则是遭到逮捕,最终没有任何人成功行刺。

    「什么是双重漩涡?印章那东西又在哪里?告诉我,巴尔特.罗恩,快告诉我!」

    奇恩赛拉留下这句话就死去了。

    什么双重漩涡和印章,巴尔特完全摸不著头绪,居尔南也一无所知。开始打斗前,奇恩塞拉曾说过要他交出爱朵菈给他保管的东西,可是爱朵菈没有要他保管过任何物品。

    居尔南对巴尔特还没读过母亲写的信,就被贼人抢走的事感到十分懊悔,但巴尔特没什么放在心上。比起这件事,他最遗憾的是自己终究无法写信给爱朵菈了。

    隔天,居尔南向临兹伯爵说:「久违地见到老爷子精神奕奕的武者风范,这下子回去有故事可说了。」后,踏上了归途。

    巴尔特本来打算逛逛摊贩,买些食物边走边吃,但是他办不到。别说逛摊贩了,他连床都下不了。还有,因为他不顾一切地打了一场群架,腰和右肩都非常痛。

    ──这就是所谓老虎也敌不过岁月(欧兰)吗?

    巴尔特如此自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