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向阳庭园 琶斯•琶琶斯香草茶
    1

    巴尔特站在波涛汹涌的奥巴河岸边,静静地眺望风景。今天是他逗留在临兹伯爵宅邸的第三天。由于腰痛稍有缓解,能够下床活动了,所以他乘著史塔玻罗斯出外散步。史塔玻罗斯似乎因为载著主人而感到十分开心。

    这匹马已经几岁了呢?巴尔特回想过去的记忆。爱朵菈是在嫁进寇安德勒家的那一年,将史塔玻罗斯送给他。而那一年史塔玻罗斯两岁,这么一算,在那之后过了二十九年。

    它已经三十一岁了啊,真是长寿。结果,至今我都没问过你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呢。

    爱朵菈送他这匹马时说:「名字的意思是秘密!」这个名字当中应该有某种涵义,然而彼此共度了这么长的岁月,他却从来不曾过问。

    2

    爱朵菈生于四千两百二十六年。当时巴尔特十四岁,已经担任爱朵菈的祖父──艾伦瑟拉.德鲁西亚的勤务兵第四年了。

    比起父母、年长她十六岁的兄长和任何一位侍女,爱朵菈最亲近巴尔特。爱朵菈日渐成长,巴尔特则以自己的方式疼爱她。也就是带著她到山林野地四处走动。

    即使不是在边境地带,山林野地也属危险之地。更何况德鲁西亚家统治的帕库拉领地是位于大障壁的缺口处,有魔兽与受其影响的野兽们在周围徘徊,是非常危险的地方。当然,巴尔特有能力辨别这些地点是否真的有危险。而且二十岁就当上正骑士的巴尔特,在精锐云集的德鲁西亚家中,已经被认可为武艺超群的猛将。即使如此,担忧的声音从来没有少过。但爱朵菈总是笑著说:「巴尔特会保护我嘛!」若去除危险这点,山林野地是伟大的导师,也是座无边无际的游乐场。爱朵菈逐渐长大。

    爱朵菈八岁那年,家主艾伦瑟拉撒手人寰。爱朵菈为祖父的死伤心欲绝,在巴尔特的怀里痛哭。她母亲过世时也是一样。

    爱朵菈虽然成长为美丽的女孩,但是个性刚强冷冽,喜欢盔甲多过于礼服,手上拿的不是裁缝针,而是细剑。说起来,爱朵菈原本就是负责筛选能迎入骑士庭园(可尔德葛特.莱岩)的英雄魂魄,三位女战神中其中一位的名字。

    「我真是帮你取错名字了。」

    父亲海德拉的这句话,听起来有种悔不当初之感。

    3

    爱朵菈十二岁时,发生了一件事。

    那一天,巴尔特讨伐完山贼团后回城,觉得城内有些不对劲。家主海德拉特地下来城门附近,询问他:「你有见到爱朵菈吗?」巴尔特回答没见过后,海德拉一脸苍白地说:「这样啊……」听说她为了迎接巴尔特,带著两名士兵出城了。她在对面山峰上发现一行人的踪迹,说那条路她熟得很,也没告知海德拉就擅自带著两名士兵冲出家门了。听说她出门时天还亮著,当时爱朵菈的兄长渥拉正留守在位于大障壁缺口的堡垒。

    现在天色已晚,巴尔特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若是由高处往下望,会觉得很容易看清山路,但是一旦实际走在树林间,方向、位置和距离感会立刻陷入混乱。到了这个时间还没回来,代表不能期待他们能自己回来。话虽如此,要在夜里的森林中找人几乎不可能。

    然而,巴尔特立刻回到马上,对刚才带回来的部下们命令道:「到城里的高台去,点燃火把,保持明亮!直到破晓前都不能停!」之后调转马头离去。

    看到巴尔特要策马而去,海拉德说:「把这个带去!」并将一把剑交给他──是魔剑「贯穿黑暗之物(莫拉古拉皮耶洛)」。巴尔特卸下自己的配剑,挂上魔剑后策马飞奔而出。所幸,两颗月亮都高挂于空中。凭藉著在茂盛林木间洒落的微弱月光,他策马向前。

    假设爱朵菈是从城内出发来迎接他,那关键就在于她一开始在哪里右转。平常她都是乘坐巴尔特的马,所以感觉会比实际距离短,她恐怕是在抵达正确的道路前就右转了。这么一想,有条相似的右转路。他马上抵达那条右转路,向右转进去。从此处开始延伸出去的道路,会向左向右地蜿蜒曲折。由于每条路都很相似,的确会很容易迷路。

    巴尔特来到分岔路口。要走右边?还是左边?爱朵菈走哪边呢?两条路都有可能。她的选择取决于对来路的误解程度。要是在这里弄错追踪方向,恐怕就救不了她了。

    ──神啊!吾之守护神帕塔拉波沙啊!汝神掌管黑暗,请指示我在昏暗森林中应前进的道路!

    这是巴尔特自从就任骑士以来,第一次呼唤自己信奉之神的名字。巴尔特会选择黑暗神祇帕塔拉波沙作为侍奉的神,是因为没有圣职人员会以此神之名传道。也就是说,选这个神就不必担心遇上圣职人员时会被传道,就是这么一个毫无信仰的理由。即使如此,或许是黑暗神回应了为数稀少的信徒呼唤,分岔路的黑暗中隐约浮现了什么东西。

    微弱的光线朦胧地映出一张巨大的脸,看起来像人,又像是猴子。脖子以下的身体融入黑暗之中而看不到,但相较于脸的大小,身体似乎很娇小,非常不相衬。大眼看似困倦地半闭著,就像在缓慢呼吸一般,微微眨动眼睛。

    是森林贤者(帕杜里.欧拉)。

    祂是出现在童话中的精灵,偶尔会有人说在边境的森林深处见到祂。巴尔特是第一次看到,但衪肯定就是森林贤者。

    森林贤者只微微张开困倦的眼,往右看去。

    ──感激不尽!

    巴尔特留下这句对神明来说不够尊敬,对野兽来说太过周到的话,策马跑向右边的道路。跑著跑著,就在内心充满著果然走错路的不安时,有个声音传进他耳里。是有人在争吵的声音!巴尔特比风还飞快地跑过森林。

    ──找到了!

    在有些开阔的地方,有十几只野兽和一位士兵倒在地上。另一位士兵将爱朵菈挡在背后,浑身是血,并手里的剑对著眼前的敌人。

    是魔兽化的鼠猿(赛由斯巴)。

    据说野兽暴露在妖魔的妖气中会变成魔兽,但实际上并不清楚是否为真。虽然有很多骑士看过妖魔,但巴尔特本身从未见过。不过,普通野兽肯定会变为魔兽。魔兽化的魔兽体格会大上一倍,并且变得十分凶暴。魔兽的眼睛会闪著红光,力量变得非常强大,肉体异常强健。

    巴尔特很感谢海德拉要他带上魔剑。鼠猿就算没有魔兽化也是非常难缠的野兽,它的体型巨大,与人类差不多;长长的手臂比人类强上数倍,还长著坚硬化,锐利尖长的手指。敏捷性佳,毛皮十分坚硬。

    而魔剑是为了打倒魔兽打造的剑,里面混用了特殊的材料。只有魔剑的剑刃能够斩裂魔兽的而表皮、肉体及骨头。魔剑的价格高昂,甚至能买下一座城,所以德鲁西亚家中也只有这一把。

    士兵知道有援军接近,偷偷望了过来。魔兽看准这个破绽,往士兵和爱朵菈飞扑而去。巴尔特不停下马就拔出剑,就这样冲刺向前,连人带马冲撞上魔兽。在爱朵菈和士兵面前,魔兽直直往侧边飞去。从马上摔落的巴尔特和魔兽纠缠在一起,冲进树丛中。

    魔剑贯穿了魔兽的心脏。但是,魔兽将双手爪子插入巴尔特的背部,而且刺得很深。巴尔特瞪视著眼前的魔兽,使劲地把剑往前推。从魔兽体内喷出的血染红了巴尔特的盔甲。魔兽张开血盆大口,想用利牙咬碎巴尔特的脸。巴尔特马上把脸向右偏,结果魔兽的下颚扣上了巴尔特的左肩。魔兽的利牙轻易刺穿以强韧皮革制成的护肩,想咬碎他的肩膀。即使如此,巴尔特继续不断地将剑往前推进。

    突然间,魔兽的力量一松,眼里的红光也消失,死去并倒在地上。

    当巴尔特站起身回头看去,眼里满是泪水的爱朵菈立刻来到他的身旁。巴尔特一语不发地抱住了爱朵菈。而爱朵菈也不管巴尔特一身血污,抱著他哭了起来。

    4

    发生这件事之后,爱朵菈变了。一语概括,就是变得很有女人味。在那之前如少年般的豁达心性内敛沉潜,温柔体贴开始显露在外。她克制自己凡事都要抢第一的习惯,退一步默默地支援大家,也开始磨练料理、刺绣等技巧。

    之后过了三年岁月。巴尔特受命前往大障壁的堡垒,三个月后回城时,爱朵菈嫁给卡尔多斯.寇安德勒的婚事已经决定了。爱朵菈把史塔玻罗斯送给巴鲁特后,启程前往奥尔巴领地。

    卡尔多斯当时二十六岁。他虽然是前家主的妾生之子,但是前家主及其子嗣接连横死,所以卡尔多斯在三年前,年纪轻轻的二十三岁就继承了家族。到了卡尔多斯这一代,寇安德勒家以强硬的手段扩张势力,和多年对立的诺拉家不断爆发武力冲突,对坚持中立至今的德鲁西亚家也多番骚扰。

    一年前,曾发生一次出现十七只魔兽的紧急事件,在这之中,寇安德勒家甚至卑鄙地出兵攻打德鲁西亚家主城。当时巴尔特恰巧因负伤回城,在他的奋战之下,寇安德勒家折损了两名老将且败退。

    而面对他突然提出想迎娶被赞为美丽公主──爱朵菈的要求,爱朵菈认为这个决定不仅能为德鲁西亚家,也能为整个地区带来安宁,所以自己下定了决心。

    然而,结果这场婚姻并未促成两家的友谊。卡尔多斯并非将爱朵菈迎入寇安德勒的主城,而是送往了别邸。别邸座落于美丽湖畔的宁静之处,所以确实很适合作为等待婚礼准备完成的地方。但是过了一年,婚礼的日期依然未定,爱朵菈一直被安置在别邸中。

    既然说要娶她为妻,就代表她将会是正妃。正妃必须打理主城的一切事务,一直被安置在别墅可说是对待妾室的待遇。

    寇安德勒家不合情理的失礼行为不只如此。爱朵菈嫁过去一年后,她竟然抱著婴儿被遣返回德鲁西亚家。当时跟著她一起回来的除了爱朵菈自己带去的侍女之外,只有两名仆人。

    德鲁西亚家派遣使者前往质问,被送回来的却是一具尸体。不仅如此,寇安德勒家称要追究德鲁西亚家的无礼,出兵攻打德鲁西亚的直辖领地。这件事让海德拉和渥拉都气愤不已,甚至动员堡垒中的骑士们进行反击。德鲁西亚家的领地虽小,但是骑士们都是在与魔兽的战役中锻炼出来的菁英。他们将寇安德勒家打得落花流水,节节败退。

    即使如此,寇安德勒家还是没学到教训。接下来的二十几年间,曾五次出兵攻犯。

    德鲁西亚主城所在的帕库拉领地往东望去,正是守护大障壁缺口的极佳位置。但是,把眼光转向西边,那个位置也是这个地区的军事要塞。只要夺下此处作为据点,也能够问鼎整个东部边境地带。寇安德勒家是以如此野心勃勃的目光看待帕库拉,但这也代表他们太过小看魔兽的威胁。

    5

    德鲁西亚家盛情地迎接爱朵菈与其儿居尔南。座落于城内深处,地势偏高的爱朵菈别馆就像另一个世界似的,安静平和。雅致的中庭里阳光普照,常年有花朵绽放。

    每当巴尔特完成任务归来,都会来到别馆。而爱朵菈会在中庭摆上桌子,为他泡茶。围绕在桌边的总是只有巴尔特、爱朵菈及居尔南三人,天南地北地聊得十分开心。那个空间温柔地不可思议。

    中庭里除了花之外,还种植著香草。有些香草会开花,有些只有叶子。群花与香草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形成独特的柔和氛围。

    爱朵菈会摘下香草乾燥后,将其混合用来泡茶。一开始巴尔特不懂如何品尝香草茶,试著喝过后也不觉得特别好喝。他觉得这味道不上不下,分不清楚到底是甜、辣还是苦涩。爱朵菈看这样的巴尔特,笑著教他品尝香草茶的方法。

    「巴尔特大人,看你整张脸皱成这样,彷佛正在打仗似的。喝香草茶的时候,要吁出一口气并放松,面带微笑,让心情和缓下来才行。然后不可以一口气喝完,要把茶含在嘴里,也从鼻子吸进香气,最后在鼻腔深处慢慢品尝茶的风味。」

    在爱朵菈的教导下喝著,巴尔特也渐渐开始懂得品尝香草茶的味道。巴尔特了解到茶不是用喝的,而是品味香气。

    香草的种类五花八门,效果也是形形色色。在某种意义上,香草可说是药草的一种。

    西提耶的叶子是鲜艳的绿色,外型厚实。这种香草有镇静高昂情绪的效果。

    托伯斯的叶子带著些许蓝色,外型细长。这种香草的风味会令人想到柑橘系的水果,给予清凉的感觉。

    琶斯•琶琶斯的叶子是浅紫色,外型小而圆。这种香草能让疲惫的身体放松下来,抚慰心灵。只要喝下这种茶后睡一晚,体力就能大幅恢复。

    伍兹的叶子是黄色,叶片上长著许多细小的尖刺。这种香草能鼓舞低落的心情,令人活力充沛。

    当巴尔特历经严苛的战役回来时,爱朵菈会为他泡添加西提耶的茶。完成无聊任务回来时,则泡混有托伯斯的茶。结束漫长的堡垒勤务回来时,会泡以琶斯•琶琶斯为基调的茶。战争时期短暂的休息时间则是泡以伍兹为基调的茶。

    由于爱朵菈泡的琶斯•琶琶斯茶的效果非常好,他曾经在前往堡垒前,请她分些叶子给自己带去泡。

    但是没有用。只有以爱朵菈的白皙玉指冲泡,琶斯•琶琶斯的魔法效果才会显现。从那以后,巴尔特完全放弃自己泡茶。想喝茶的时候,他会到爱朵菈居住的别馆叼扰。

    爱朵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种植香草,泡香草茶的呢?

    大概是从那时开始的。在爱朵菈回到帕库拉的隔年,巴尔特向守护神发誓,要永远保护爱朵菈及居尔南,频繁来到向阳庭园的时候开始的。

    他很喜欢看爱朵菈细长白皙的手指捻起茶叶,放入茶具里的模样。也喜欢看她带著温柔的微笑,将热水倒入茶具的模样。

    爱朵菈要巴尔特多跟她聊天作为泡茶的回礼。巴尔特的个性沉默寡言,也不擅长说话。说到话题,除了武器、马、战役之外,顶多就是食物吧。爱朵菈总是开心地听他说著这些事。爱朵菈也是个爱吃的人,在听说哪个地方有什么料理很美味时,双眼会闪闪发亮。

    「要是能环游世界,尝遍各种美食,一定很棒呢。」

    爱朵菈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看到居尔南成长得聪慧过人,让爱朵菈十分开心。学问、武艺上都有出众的优秀表现,也常以书本及大自然为师。均衡健美的健康体态、端正的容貌、波浪状的金发,简直就像从画里跑出来的人。而他的人品也极为高尚,令人不可思议。德鲁西亚一族本来就拥有高尚的气质,但在居尔南身上更是表露无遗,即使动作粗鲁时,也能令人从中感觉到良好的家教。他的性情爽朗大方,活力十足,极具包容力,虽然懂得如何逗人开心的话术,不过个性中也隐藏著一旦下定决心就难以撼动的豪气。他长成了一位堪称英杰的人,实在不觉得他是那位卡尔多斯的儿子。巴尔特很感谢卡尔多斯祖先们的血脉。

    居尔南成长为如此优秀的人,不仅是爱朵菈和巴尔特,也是德鲁西亚家众人的骄傲与希望。现任家主格里耶拉最信任这位小他十岁的堂弟,格里耶拉的孩子们也受到居尔南良好的影响。此外,巴尔特的另一位弟子──西戴蒙德.艾克斯潘古拉也成了出色的骑士。正因为有居尔南和西戴蒙德在,巴尔特才能放心踏上旅途。

    史塔玻罗斯用鼻子顶了顶陷入沉思的巴尔特。不知不觉间,夕阳快要沉入奥巴河中,风也变冷了。巴尔特摸摸史塔玻罗斯的脸,对它说:「回家去吧。」

    他偶然看向西边天空,有某种生物正在空中飞翔。是飞龙(伊恩特.那达)。飞龙飞在遥远的高空中,转眼间它就越过奥巴河,来到巴尔特的上方,往大障壁的另一边飞了过去。飞龙不会降落在人类居住的地方,也不曾与人类打交道。

    ──飞龙与飞龙之间也会有纷争吗?

    巴尔特忽然想到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