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双重漩涡 摊贩美食塔杜鲁
    1

    巴尔特的身体完全康复后的某一天,临兹伯爵──赛门.艾比巴雷斯衣冠整齐,态度庄重地对巴尔特致上谢意:

    「巴尔特.罗恩大人,我由衷感谢您这次的付出。在当时穷途末路的局面中,由于您惊人的勇猛表现,我们才得以毫发无伤地度过难关。这位是我的长男兼继承人威尔纳,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妻子海丽娜,他们两人也非常感谢您。艾比巴雷斯家不会忘记对您的谢意及友谊,吾家大门随时为您而开。这是目前的一点小小心意,以表谢意。请您笑纳。」

    他与儿子夫妇一同低头行了一礼。而他们身旁的桌上摆著一个盆子,里面装有用上等布料包著的一堆大金币。一枚大金币相当于十枚金币,眼前的这些大金币则约有上百枚之多。巴尔特接受了他们的谢意,也与他们定下友谊盟约,但推辞了金币。

    「赛门阁下,虽然奥斯华这次袭击的目标原本是您,然而这次的事,某部分也是因为寇安德勒家对我的追击。阁下也算是被我的祸事波及,我不能收下你的谢礼。」

    「不,并非如此。在审问余党过后,我已经知道奥斯华之前就与寇安德勒勾结,企图谋篡家主之位。如果我是在罗恩大人不在时遇袭,这条命早就没了。多亏他在两位在场时发动袭击,我才能得救。我现在还能活著,还是您的功劳啊。」

    「那么这笔钱就当我收下了,再麻烦你找时间将这笔钱交给德鲁西亚家。」

    「嗯,您既清心寡欲又为主家著想呢。不过,罗恩大人。如果由我将这些金币交给他们,世人或许会认为我赠予一笔钜款给德鲁西亚家。即使保密,这种事总有一天会曝光。世人对我的印象是商人多过于骑士。商人是不会平白无故送出钜款的,这么做会使德鲁西亚家蒙上不白之冤。罗恩大人,我一定会以其他形式报答德鲁西亚家,请您务必收下这笔金钱。」

    对方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巴尔特也只能点头应允。只不过,他无法带著这么大一笔钱四处走动,所以提出先收下十万克尔,剩下的想视需。前来提领的要求。

    「喔~这样也行。若是这样,也可能会有您不克前来,派遣代理人前来领取的状况。我们最好订一个方法,以确认来人是您的使者。」

    巴尔特跟他要了墨水壶及纸张。墨水壶拿来后,他将右手食指伸进壶内,再将右手食指和左手食指互相磨擦,接著将双手食指按在纸张上。在他移开手指后,纸上留下了两个指印。巴尔特向一脸不可思议的临兹伯爵解释。

    「每个人的手指纹路都有不同。在大陆中央各国,将以手指沾取朱墨,代替印章盖下的印记称为指印。由于世上不会有两个同样的指印,所以成了确认身分的好方法。如果有人带与这个同样的指印前来造访,麻烦你将保管的东西交给他。考虑到我可能会在战斗中失去手指,像这样留下左右手食指的指纹,应该就没问题了。」

    临兹伯爵连番赞叹佩服,并盖下自己的指印,也请家人们盖了指印做比较。

    「原来如此,每个人的指纹完全不同呢。嗯,『人民的骑士』阁下也足智多谋呢。」

    这项知识是爱朵菈在向阳庭园中教他的。在爱朵菈嫁去寇安德勒家的一年多内,获得了相当珍贵的知识,巴尔特也对许多事感到吃惊。

    而巴尔特想起这件事,突然想到奇恩赛拉所说的双重漩涡会不会就是指指印?

    「嗯,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就有个人的指印是类似双重漩涡的形状吧。他不是在找那个人,就是在找盖有指印的证书或誓词之类的文件。应该是这样。」

    「从奇恩赛拉的说法来看,那家伙似乎不知道指印的事呢。」

    「确实如此。毕竟当时他有问什么是双重漩涡。那么说来,有不是寇安德勒家的人以指印为线索,正在找人或文件吧?而寇安德勒家想要抢先一步。」

    虽然事情已明朗至此,但是进一步的事就没头绪了。思考一大堆细微的事情不是他的作风。他虽然很在意暴徒们为什么那么在意爱朵菈的信,但是反正本人已经去世了。而且,巴尔特非常了解爱朵菈的思维。如果她知道什么重大事项,不会把内容只写在给巴尔特的信件里。她应该会和兄长,或是居尔南、西戴蒙德商量过才对。写给巴尔特的信里应该写著只对巴尔特本人有意义的事。

    够了。爱朵菈已经不在人世了,他现在只希望她的灵魂能够得到安息。

    2

    巴尔特久违地出来逛逛摊贩,买了稀奇古怪的东西来吃。在临兹府上,夜晚会端出大量的珍馐佳肴,早上也会提供有益健康且容易入口的料理。虽然食物供给不虞匮乏,但是像这些小摊贩的食物,又是不同的风味。难得来到临兹,他想尽可能地边走边品尝美食。这时,有人从背后叫住他。

    「嗨!老爷子,你看来精神不错嘛。请我吃点东西吧~」

    是「腐尸猎人」朱露察卡。

    虽然这个男人偷了爱朵菈的信,但是巴尔特就算看著这个男人,心里也不会涌现半分怒意。别说是怒意,他现在连信的事都忘得一乾二净了。巴尔特感到有些凄凉,想依其所言请他吃点东西。

    「想吃什么?」

    「啊!那边那个是塔杜鲁吧?我想吃那个。」

    「这个吗?」

    「对对对。」

    巴尔特买了两份这种叫做塔杜鲁的料理,把其中一份递给朱露察卡。这看起来很难拿著边走边吃,所以他在水路河岸坐了下来,朱露察卡也坐在他的身边。

    「好烫烫烫烫!这个可好吃了!」

    巴尔特第一次吃到这种料理。它是将面粉放入水中调匀,烤成圆形薄片后对折的料理。内侧夹著稍微炙烤过的新鲜海鲜,上面涂有以味噌、砂糖及佐料调制而成的酱料。味噌加热过后散发出来的香味实在令人食指大动。

    老板把食物放在大片树叶上交给他。这片叶子似乎单纯是用来代替盘子,不过柔嫩叶子的新鲜香气为食物增添了十分雅致的风情。巴尔特学著朱露察卡,大胆地一口咬下后,大声说著「喔~真好吃!」自然而然地露出笑容。

    皮的部分是以面粉制成,柔软又带点黏性。适度的咸味恰到好处,单吃也很好吃。里面虽然包了很多种馅料,不过有趣的是味道极为分明。吃到葛尔尼克,才在想有股辛香料带来的辣劲,登塔尔的调味却是甜的。白肉鱼块上虽然涂了甜味噌,贝肉却没有做任何调味。这些食物全部融为一体,每一口都能享受到千变万化的滋味。

    「我去帮你买点甜酒回来吧,给我钱。」

    朱露察卡接过零钱后,把剩下的塔杜鲁一口塞进嘴里,轻巧地跳下河堤,消失在人群之中。在巴尔特刚吃完塔杜鲁的时候,朱露察卡拿著代替酒碗,装著热甜酒的竹筒回来了。他说著「拿去」,把其中一个竹筒递给巴尔特,接著从怀里拿出另一个东西。被包在破布里的东西冒著蒸气及诱人的香气。

    「这是把薯类等各种蔬菜拿去水煮,然后随便捣碎并混合后,像这样弄成细细长长的形状,迅速烤一下,洒点盐调味而已,不过这个很好吃喔!」

    两人将这个料理一边捏成块来吃,一边啜饮著甜酒。

    「你没想到我会从断崖跳下去吧?」

    「嗯,没想到。」

    「我能从那个断崖上身轻如燕地跳下去,你觉得我很厉害吧?」

    「嗯,很厉害。」

    「是吗是吗?难道我是个天才?真伤脑筋耶,你这么夸奖我会让我很困扰啦。不过呢,其实啊~我那么做自己都吓破胆了。但是还是抱著必死的决心做了。心里有一半想著做不到吧~不可能吧~会死吧~同时告诉自己,不对,我办得到!最后勉强成功后,我觉得自己超强的。」

    「我想也是,骑士的战斗也很类似。」

    「喔~是喔!原来我的所作所为,和骑士团的大人们所做的事一样啊~」

    甜酒里似乎加了什么秘方,有独特的刺激口感,身体都暖和起来了。水路上有许多船只来来往往,船只激起的波浪没有一刻止息。

    这时,突然响起女人的惨叫声。

    「呀啊啊啊啊啊!」

    仔细一看,有个孩子从对面的河堤上滚了下来,那声惨叫是貌似妈妈的女人发出的。随著咚咚水声,孩子掉到水路里了。

    巴尔特站起来拔腿飞奔。朱露察卡的动作比他更快,冲出去后以惊人的速度加速,跳进了河里。朱露察卡利用跳入河中的力道在水中前进,立刻抓住了孩子。他们浮出水面时,是在几乎接近对岸的位置。

    他们眼前有艘载著货物的船逼近。船上的船夫刚才看见孩子落水,把航向调整到较靠近岸边的方向。而朱露察卡抱著孩子浮出水面的地方,就位于这条变更的航道上。

    朱露察卡拚命地想闪过船只。但是他抱在怀里的孩子一直乱动,所以无法顺利前进。船只的船头已经逼近到朱露察卡的身旁不远。朱露察卡抱住孩子闭上了眼睛。

    但是他没有感觉到撞击所带来的冲击。因为巴尔特用粗重的木材从一旁顶向船头,强迫船只改变了航道。可以听见啪沙啪沙的水声中,夹杂著木头叽嘎作响的声音。是船只被强行推开而发出的辗压声。转眼间,船只的航道由岸边逐渐转向。巴尔特将粗重的木材撤离船头,伸至朱露察卡的面前。

    巴尔特对他说:「快抓住!」朱露察卡就抱著孩子抓住了圆木。巴尔特将圆木连同朱露察卡及孩子拖往岸边,而两人被用力拉上岸。看似母亲的女人抱过孩子,哭著向他们道谢。

    「老爷子,你怎么跑到对面河岸来了?」

    「跳进水里的工作交给你,我是连续跳过三艘船来到对岸的。岸边正好插著一根圆木,我就将它拔起来,推开了船只。」

    「你、你把那根圆木拔起来了?」

    「嗯,没错。得把它归位才行呢。」

    巴尔特咚地一声把圆木插回去。那根是在船只停泊时,用来系缆绳的木头。由于是用来避免船只随水流漂走的圆木,所以并不是那么容易拔起。

    「真是惊人的怪力。不过,你居然能马上跳船过来,真亏你办得到呢~」

    「嗯。我的心里有一半觉得做不到吧?同时告诉自己,不对,我办得到。最后勉强成功后,我觉得自己超强的。」

    朱露察卡朗声大笑。接著打了喷嚏,吸吸鼻水,之后他又笑了出来。亲切的商人帮他们捡来了老木生火,周围的人也帮忙收集了能当柴火的东西来。朱露察卡把全身脱个精光,把衣服用力拧乾,烤火取暖。

    那名女子果然是孩子的母亲。她帮孩子脱下衣服,擦拭身体后,脱下自己的外衣将孩子团团包起来。孩子只露出一颗头,在火旁取暖。他被母亲抱在怀里似乎很难为情,但是马上就点头打起了瞌睡。

    火堆旁聚集了许多人,他们为孩子平安无事而开心,热烈地讨论著朱露察卡和巴尔特的活跃。贩卖茶水、酒与食物的商人靠过来,精明地做起了生意。

    3

    巴尔特回到临兹宅邸,朱露察卡也跟著他来了。正门的警卫士兵对他们行了一礼,朱露察卡则举起双手,说了一声「嗨!」打招呼,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在巴尔特对迎宾馆的随从介绍朱露察卡说:「这位是贵客。」后,朱露察卡也在一旁附和:「确实是位贵客呢。」随从也很识相,光听这几句话就明白话中之意,为他安排了晚餐及留宿的房间。

    这一天只有临兹伯爵一人同桌用晚餐。他见到衣衫褴褛的客人也毫不惊讶,等到乾杯时才询问名字。

    「能否请教这位客人的尊姓大名呢?」

    「这男人是盗贼,名叫朱露察卡。」

    「那么,我们为朱露察卡阁下的到来乾杯!」

    临兹伯爵泰然自若地带头乾杯,带过这个话题。接下来轮到身为宾客的巴尔特带头乾杯。巴尔特为临兹领地的繁荣乾杯。第三次乾杯换朱露察卡来起头。朱露察卡为祈求这间宅邸平安顺遂而乾杯。在一来一往的乾杯结束后,菜端了上来。临兹伯爵亲自为两位客人夹了美味的菜肴,开口问道:

    「说到朱露察卡阁下,就是被称为『腐尸猎人(茍拉彻萨拉)』的知名盗贼吧?」

    「赛门阁下已经和我有过一面之缘了喔!」

    「喔?我应该都一直尽量避免与你见面的机会啊。」

    「他就是那位窃取信件,跳下断崖的男子。」

    「喔喔喔,那位像猴子……唔!简直是超一流的盗贼!这代表吾家继罗恩大人之后,又迎来了一位当代的一流人物呢!」

    4

    「那时候我被逮捕了。后来在被人绑著拖著走的途中,遇见了那个叫什么奇恩赛拉的一行人。他们的同伙里有人认识我,就把我领了回去。而且我要是就那么被人拖走,肯定已经被绞首了啊。他们就要我以劳力来抵这份救命钱,叫我扮成士兵去偷信和印章。当我听到对象是巴尔特.罗恩的时候,瞬间眼前一片黑暗啊!不过,男人要是失去挑战的欲望,人生就结束了!所以我一直默默地等待著时机。」

    「你不是全身抖个不停吗?」

    「临兹伯爵老爷,这您可得帮我保密,那是我为了让对手大意演出来的喔。真的啦!哎呀~毕竟我这边的人都快全灭了,所以我只拿走了信。结果那个印章是在哪里啊?」

    「哈哈哈,怎么,你是来找那个的吗?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关于那个印章,居尔南阁下和巴尔特阁下都毫无头绪啊。」

    「咦?巴尔特老爷也不知道吗?」

    「嗯,不知道。」

    「哎呀呀~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宝藏吗?外行人就是这样才不行啦,事前调查做得太随便了。」

    「朱露察卡,说到底,寇安德勒家为什么想要那封信?什么漩涡、印章的消息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临兹伯爵老爷,听说是卡杜萨边境侯爵的使者说的喔。奇恩赛拉提到一个叫什么巴克拉的人。卡杜萨侯爵的使者说,可以用双重漩涡和印章确认是本人,所以不用担心。」

    「嗯?你说卡杜萨边境侯爵吗?这么说来,寇安德勒家似乎和卡杜萨边境侯爵颇有交情,是透过卡尔多斯的母亲结为亲戚了吧?还有,你说的那位巴克拉是巴克拉.麦卡农吗?那家伙也来了?」

    「那你把小姐的信交给巴克拉了吗?」

    「嗯,对啊。啊,巴尔特老爷,对不起喔。那封信是德鲁西亚家的千金写给老爷的吧?巴克拉那老头拆了信,看了里面的内容。结果对我大发雷霆说:『搞什么鬼!信里根本没提到半点重要的事!』我虽然心想著,关我屁事,不是你这混帐叫我去偷信的吗?不过我没把这些话说出口。」

    「那是个明智之举。但是,为什么那群家伙会想要爱朵菈小姐写的信?跟双重漩涡、印章这些又有什么关联呢?」

    「谁知道。巴克拉那老头好像也不太清楚,还对奇恩赛拉抱怨了几句,说卡尔多斯阁下凡事都太过保密到家。巴克拉就说,关于这次骚动,该给我个详细的交代了吧!奇恩赛拉就回他说一切等印章到手再说。印章的保管人选他只想得到巴尔特,这家伙肯定也知道漩涡的事,信件里应该会提到相关线索才是。」

    「嗯哼,真是谜团重重啊。对了,巴尔特阁下,居尔南阁下有件事没有告诉您,说是不想造成您无谓的担心,不过听他说好像发生了一件怪事。在您离开帕库拉领地后,寇安德勒家派了使者到访,说想把爱朵菈阁下及居尔南阁下接回去。将近三十年的时间不闻不问,事到如今才提出这种请求。众人都认为他们应该是想挖走居尔南殿下这位优秀的骑士;要是此事不成,也希望能煽动德鲁西亚家众人,让他们对居尔南阁下产生不信任感。当然,德鲁西亚家严词拒绝了这个提案。结果,寇安德勒家在多次提出请求后,就说既然如此,至少让我们派位侍女过去,让她照顾爱朵菈阁下的生活起居。虽然这个提案也相当可疑,但是拒绝的话就是德鲁西亚家无礼,也可能成为寇安德勒家找麻烦的藉口,所以就答应了。让她来工作之后,没想到这位姑娘品性好,工作方面也无可挑剔,听说爱朵菈也十分喜欢她。这位侍女虽然曾写过好几封信回寇安德勒家,不过她似乎知道别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所以在寄出之前,都会先将信拿给居尔南大人过目。信中内容净是写些爱朵菈阁下的健康状态、收拾房间的状况,没有任何疑点。听说爱朵菈阁下的葬礼结束后,她就回去道尔巴领地了。这么看来,这位侍女应该是在调查爱朵菈阁下周遭的各项物品呢。」

    说了一长串,临兹伯爵似乎口渴了,仰头饮尽杯中的酒。

    「话又说回来,朱露察卡,如果你是回头来找印章的,如同我刚刚所提,印章不在这里。巴尔特阁下也没有任何头绪,你白跑一趟了。」

    「啊,不不不,我不是为这个来的。偷信这个功劳,刚好把我欠他的一笔勾销了。我当下就和巴克拉那老头分道扬镳啦,毕竟跟那个人在一起不是很开心。」

    「那你为什么要回到这座城镇来?你可是暗杀临兹伯爵及德鲁西亚家两名骑士未遂的犯人之一喔!就算没有这件事,四处都有你的通缉令。若是被人找到,你的小命就不保了。」

    「哎哟哎哟,不要提这些严肃的事嘛。我跑回来是因为我难得来临兹一趟,却没吃到摊贩美食,才不要就这样去别的地方呢。」

    「哈哈,这里的摊贩美食居然有值得你拚命的魅力?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嗯!有喔,可是我身上半毛钱都没有。本来想找个地方干点活儿,结果就看到巴尔特老爷了。」

    「这样啊。你看到他后做了什么?」

    「我说:『请我吃点东西吧~』」

    「你说什么?真不知道你是大胆还是愚蠢。结果巴尔特阁下怎么对付你?」

    「他请我吃了东西。」

    临兹伯爵默默看著巴尔特一会儿,而巴尔特静静地将杯子送到嘴边。朱露察卡把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始末告诉临兹伯爵。临兹伯爵听得很专心,简短回应「嗯嗯。」、「喔~」、「是吗?」等等。

    「对了,巴尔特老爷。我得还你请我吃东西的恩情。你有事想要我去做吗?」

    「巴克拉回道尔巴领地去了吗?」

    「对啊。他说要追上王使一行人,带他们到湖畔别墅去。」

    这么说来,王使巴里.陶德祭司说过要去道尔巴领地。卡尔多斯.寇安德勒是东部边境新产生的大领主,为了宣扬新王的权威,派遣使者前往确实很正常。然而,突然派遣王使到如此遥远偏僻之处,果然很奇怪,其中必有缘故,而原因或许跟卡尔多斯发狂寻找的双重漩涡和印章等等有关。藉由双重漩涡及印章能够确认「本人」的身分,这个本人是谁?卡尔多斯很肯定他想找的东西在爱朵菈手上,也就是说这件事与爱朵菈有关。

    「嗯,假设要你去那座湖畔别墅,你有办法不被宅邸的人发现,和王使一行人取得联络吗?」

    「当然。」

    朱露察卡对他眨了一只眼睛,而临兹伯爵亲手帮朱露察卡斟了酒。一般来说,家主只会在一开始帮客人斟第一杯酒,之后让仆人代劳。不知道为什么,临兹伯爵似乎相当中意朱露察卡,说著「你是位侠盗呢。」、「不管走哪一行,只要技巧纯熟,以自己为傲的都是好人。」等诡异的夸赞之词。才这么一想,他也问了能不遭小偷的经验知识。

    这一天,临兹伯爵府上的迎宾馆餐厅,一直到深夜依然热闹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