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章 信件 伊梅拉肉乾
    1

    巴尔特今天也来到奥巴大河河岸。他没有穿皮甲,也没有戴帽子,身旁有史塔玻罗斯陪伴。毫不止息的冷风吹拂著蓄长的头发及胡子。

    他的手上握著一包从摊贩买来,用草叶包著的肉乾。巴尔特打开包装,迎风咬下一口肉乾。这是用羊肉(伊梅拉)制成的肉乾,既薄又轻,甜中带辣。嚼著嚼著,有些微的刺激感从舌尖上窜出。

    巴尔特极度怀念起爱朵菈为他做的羊肉乾。巴尔特需要长时间待在堡垒时,爱朵菈总是会做羊肉乾给他带去。不过,他几乎都把肉乾分给了部下,自己只能吃到仅仅一小块。

    爱朵菈做的肉乾有将水分彻底去除,这样才能长久保存。她做的肉乾又厚又硬,非常有嚼劲,但是不难咬断,越嚼越有味道。那股滋味很温柔,会渗入人心。那是怎么做成的呢?要是当时有问她做法就好了。

    现在的他只是很怀念爱朵菈的一切。

    2

    卡尔多斯认为温得尔兰特国王只是因为感伤,才想接回与爱朵菈的儿子,从血缘来说,他不会被赋予王位继承权。但是,他错了。

    这是巴尔特从巴里.陶德祭司那里听来的消息。在他以王使身分,被派遣至东部边境地带之前,召开了一场枢密院会议。会议中公布了温得尔兰特国王有一嫡子的事实,而且这位子嗣的指纹与首代国王如出一辙,也当场以指印证明了这件事。继承人是稳定王权时不可或缺的条件。因此众人都欣然接受了这个事实,立刻派遣巴里.陶德出使。温得尔兰特国王今年四十九岁,但没有其他子嗣。在比对指纹后,居尔南极有可能会被指名为皇太子。

    关于他母亲的身分,以及婚姻关系是否成立都是个问题,但是在帕鲁萨姆王国之中,似乎有传闻防卫大障壁缺口这份责任,是由初代国王下给莫逆之交的命令。所以德鲁西亚家没有爵位这件事也反倒刚好,枢密院已经做出结论,将视其家世等同于侯爵阶级。

    而温得尔兰特国王与爱朵菈的婚事,在温得尔兰特王子从边境归国时,已经与他的学问老师兼挚友的僧侣──也就是巴里.陶德商量过,将手续都办好了。虽然新娘不在身边,但也举行了誓约仪式。这个形式是很强硬,但是有三位具资格的见证人在正式文件上签了名,不过考量到政治情况而予以保密。这些说明加上一同提出的文件,枢密院承认了温得尔兰特王子的婚姻关系。

    居尔南将得到比巴尔特预想中更高的身分。他不知道这个身分会多么稳固,未来将随著温得尔兰特国王的健康及寿命而有所变化。但是,居尔南已踩上了康庄大道,所以他已经不需要为居尔南操心了。

    比起这些,更重要的是自己为什么会感到如此愤怒?巴尔特觉得这是个问题。结果,自己对卡尔多斯感到憎恨及愤怒,是来自于对爱朵菈的爱情吗?这次自己的行动全都是出自于私人恩怨吗?巴尔特不停不停不停地思考,然后做出这个结论。

    ──我的行为确实掺杂著私人恩怨。那家伙对爱朵菈小姐及德鲁西亚家所做的一切,都必须受到惩罚,至少得矫正他的过失。但是,不止如此。我实在无法容忍无辜无力的农民们被滥用权力的人践踏。所以我才会如此愤怒,才会与这些人一战。必须是如此,这样才能守住小姐的名誉。坚守我对小姐的骑士誓约,才能让小姐为我感到骄傲。若只是为了私怨,我大可杀了那家伙,没有什么比杀了他还能报仇雪恨。但是我压抑怨恨,放那家伙一条生路,是为了人民及这片土地的安宁,是为了符合小姐真正的期待。必须是如此。这样应该可以吧,爱朵菈小姐?

    这时,他好像听见了爱朵菈的歌声飘过河川水面传来。那首歌是「巡礼的骑士」。是过去流浪骑士教给巴尔特,巴尔特教给爱朵菈的一首古老久远的歌曲。

    啊……小姐正在为我做的一切感到欣慰呢。巴尔特心想。

    3

    在湖畔别邸与王使密谈过后,巴尔特写了三封信。一封交给祭司,另外两封则托给了朱露察卡。

    第一封是写给温得尔兰特国王的信。其中以巴尔特的观点说明了整件事的原委,并附上装著印章的刀柄作为佐证。第二封是写给居尔南的。信中说明了事情原委,并要他盖上双手的所有指纹,签名后再交给朱露察卡。第三封是写给临兹伯爵的。信中拜托他透过边境侯爵,将居尔南的指印交给温得尔兰特国王。

    朱露察卡带著要给居尔南的信,在离开巴尔特的十天后抵达了临兹伯爵的宅邸。由于他先到道尔巴和帕库拉办完该做的事才过来,一般来说即使以虐马的情况下驱马奔腾,也得耗上十天。他没骑马却能在同样的天数跑完所有地方,只能说他的速度极为惊人。

    巴尔特离开寇安德勒城后,为了把马还给临兹伯爵,来到了临兹。抵达临兹之后,由于朱露察卡也在这里,就委托他带话给德鲁西亚家。一开始他本来打算写信,但是右手不听使唤。自从他在寇安德勒家蛮干一场后,右肩就像被上了枷锁一般,既僵硬又痛。

    不久后,居尔南会被迎回城,应该会见到温得尔兰特国王吧。接下来等著居尔南的不只是名誉及地位,但是他一定应付得来的。

    ──我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呢?

    他离开帕库拉,踏上旅途的理由可以说是消失了。现在他可以毫无顾虑地返回帕库拉。虽然能回去,但是……

    巴尔特想将右手伸进怀中时,皱起了眉。他忍住痛楚,拿出爱朵菈的信,又读了一次。信纸是用索伊竹制成的纸,很有爱朵菈的风格。爱朵菈不喜欢气味刺鼻的皮革纸,偏爱竹制的纸。

    亲爱的巴尔特.罗恩大人:

    首先,请容我对您道声恭喜,您终于展翅飞向辽阔的世界了呢。在令人难以想像的发展之下,您侍奉著德鲁西亚家。您的赤胆忠心、慈爱及勇猛,为人民带来了安居乐业的生活。而您的高超武艺及崇高品性也是人尽皆知。但是,真正的您却是一只不安于笼中的自由飞鸟,内心某处总是怀抱著对远方苍穹的眷恋。

    您还记得简朴庭院中的那张小桌子吗?桌边坐著您、我与居尔南三人。您总是说著森林、山岳及魔兽,还有许多、许多战争的事。偶尔会稍微聊到一些珍馐美食。对您而言,战事与未知的美食都是一种冒险。您的话中总是充满了发现新事物的喜悦,听您说的过程中,我也在心里参加了您的冒险喔!

    啊啊!那真是一段开心的日子。在那座向阳庭园中聊得热烈无比的我们,看起来就像是一家人吧?

    此时此刻的您才是自由的。请迎风展翅,飞向那无穷无尽的遥远世界。然后若是您能偶尔想起我,捎来信件告诉我您看见了何等珍奇美景,品尝了什么美食,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敬祝身体健康,永保活力。

    真诚友谊恒久不变 爱朵菈

    ──要回去也行,但德鲁西亚家已经不需要我操心了。该怎么办才好呢?

    自己该向前行,还是该回去?巴尔特仰望天空,寒风扫过的浩瀚天空深邃澄澈。长年来的心结终于解开,一切也已经拨乱反正,还到可恨的寇安德勒家主城大闹了一场。他的心情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愉快自由。

    他又拿了一片羊肉乾咬下。巴尔特觉得爱朵菈做的肉乾比较美味。不过,爱朵菈会怎么想呢?在摊贩买来的肉乾滋味复杂,应该用了许多种调味料或辛香料。或许不是只将羊肉风乾,还做了烟熏处理也说不定。如果是爱朵菈,她应该会吵著想知道肉乾的做法,想用用看各种不同的调味料和辛香料吧?位于边境地带深处的帕库拉很难取得稀有的调味料,果实和辛香料的种类也非常稀少。其实,爱朵菈才想前往遥远的世界旅行,吃遍珍奇美食。但是这个梦想已经无法实现了。

    ──嗯,果然还是旅行去吧!边境地带十分辽阔,其中有人居住的地方不过几处弹丸之地。但这所有的弹丸之地,也是广阔得令人一生无法走遍。虽然对德鲁西亚家的恩情不会消失,但已经够了。这句话由自己来说或许不太恰当,但是他多年来已经鞠躬尽瘁了。余生就稍微随著自己的意度过,应该不会招天谴吧!他要到不曾去过的地方,看看不曾看过的事物。活著即活著,该死去时就死去。

    巴尔特如此下定决心,将爱朵菈送来的信撕成碎片,随风飞去。纸片飘然飞起,在奥巴大河上舞动,不久后消失在不知何处。从此处虽然看不见,但是在奥巴河的遥远上流之处,有座名为伏萨的灵峰矗立著。据说人死后,灵魂会聚集在伏萨,在神灵的引领下飞上神之庭园。

    ──公主的魂魄是否也在缭绕伏萨的风中呢?嗯,往北边去好了。朝著伏萨前进。一路寻访珍奇风景及可口美食,悠闲前往就好。要是到了伏萨时还活著,之后的事就到时再想吧。

    巴尔特在心里对目的地描绘著各种想像,在一旁的史塔玻罗斯看起来很开心。

    于是老骑士巴尔特.罗恩踏上了旅途。

    而他还不知道。

    这场旅行将是一场流传于全世界的冒险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