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部 古代剑 第一章 史塔玻罗斯之死 希巴的臀肉
    1

    「如果你要向北走,或许会经过梅济亚领地。领主哥顿.察尔克斯是我的外甥,是个善良的男人。他以前就一直说想见见『人民的骑士』,请务必顺路过去走走。」

    临兹伯爵说完后,写了介绍函。沿著奥巴河北上走了一阵子后进入山路。一如往常,由老马史塔玻罗斯驼著行李步行。虽然史塔玻罗斯的身体状况不佳,依然不显疲态地扛著行李走。

    某一天,巴尔特提早在山中准备野营,但它趴在地上,连草也不肯吃。而就在那天夜里,史塔玻罗斯安静地去世了。

    长耳狼(巴露班)出现了,它的目标是史塔玻罗斯的尸体。巴尔特将披风包在左手上当作盾牌,右手持剑与它一战。皮甲上有几处被长耳狼的爪子和牙齿所伤,不过他成功刺中长耳狼的心脏,将它打倒了。但是袭击还没结束,在那之后出现了三只长耳狼。

    他没有想过要逃。如果以史塔玻罗斯的尸体为饵,可以帮他争取一点时间。事实上,在至今的战役中,当伙伴的马(希巴)死亡时会将其当作诱饵,趁魔兽或野兽在吃食马尸的空档重整旗鼓。有时也会刻意将马作为诱饵,引诱猎物。不过,其实他们并不想这么做。骑士对马抱持著的感情,不曾上过战场的人应该难以体会。马是伙伴,也是家人,也可以说是自己的另一半。当巴尔特下达如此无情的命令时,部下们都投以怨恨的眼光。

    他就是这样一路保护著部下及人民至今。他希望为了保护马尸而死,至少在人生的最后,他可以允许自己做出如此愚行。这种行为真的很愚蠢,因为最终老马的尸体只能回归大自然的怀抱。即使如此,在它才刚死去的现在,即使只有魂魄告别肉体的短暂时间也好,他希望能守护它,让它安详长眠。

    在他战斗的期间,篝火的火势开始减弱,最后渐渐无法防止长耳狼群的入侵。皮甲上出现了数道伤痕,包著披风的左手也开始渗血。即使如此,他还是打倒了一只长耳狼,让另一只受了重伤。受重伤的长耳狼猛扑过来,巴尔特迅速地出剑刺击。剑尖刺进了长耳狼的口中。

    ──糟了!

    等他这么想时已经太迟了,长耳狼的牙齿用力咬住了剑。巴尔特知道如果不放手剑就会断,但是一放开武器,自己就会被杀。结果在他不放手的情况下,剑啪地一声,应声而断。吞下剑尖的长耳狼就这么死了,但是已经没有方法能与最后一只狼战斗了。

    这时,某样东西从巴尔特的背后飞过来──是斧头。一把看起来很沉的斧头,旋转著砍上长耳狼的头。长耳狼死了,而巴尔特回头看向恩人。

    他不是人。巨大身躯、血盆大口及长在口中的牙齿,再配上看起来非常硬的绿色皮肤。是葛尔喀斯特,也有人取其肌肤颜色,称他们为绿人(里耶.托利)。他是亚人,拥有盔甲般的肌肤,锐利的爪子与牙齿。

    在亚人中,葛尔喀斯特也属于特别好战。但只要没有特别理由,他们不会袭击人类。据说他们有个传说,远古时曾有一位统治所有人类及亚人们的大王。现在他们依然遵守这位大王的命令,尽可能不与人类起纷争。因此,他们远离人类建立村庄。而这也是巴尔特第一次实际上见到。

    巴尔特挺直背脊,将右手放在左胸上,微弯下腰,对葛尔喀斯特的战士行了恭敬的礼仪。战士默默地接受了这一礼。葛尔喀斯特原本就比人类高大,但这位葛尔喀斯特特别高大。与以人类来说,算体格魁梧的巴尔特相比,这位的身高还高出一个头。从大大隆起的肩膀上,延伸出来的手臂长得几乎快触上地面,充满了力量。葛尔喀斯特的臂力之强,足以一把抓爆人类的头。

    葛尔喀斯特注视著马的尸骸。

    「真是一匹上了年纪的马。」

    「三十一岁了。」

    「它真长寿呢。有为你鞠躬尽瘁吗?」

    「嗯。」

    「你想怎么处置这匹马?」

    「可以的话,我想吃一点它的肉,然后带走部分马皮。」

    葛尔喀斯特从行囊里拿出山刀,递给巴尔特,然后自己开始使用斧头剥长耳狼的毛皮。巴尔特把史塔玻罗斯的血放尽,剥下毛皮。话虽如此,它的身上全是伤,能用的地方不多。说起来,马皮虽然扎实,但缺点就是易破。若用马皮制作太鼓的皮,会发出嘹亮延伸的声响,但是一旦产生伤痕,裂缝会逐渐扩大。即使如此,他还是取下一张还算大张的臀部皮革。这个部位的皮革最坚韧实用。

    他们不断地加著柴火,继续手边的工作。葛尔喀斯特用粗糙的斧头,以惊人的速度完成工作。他将长耳狼的肉摆在野营地的四周。虽然血腥味很难以忍受,但是如果有长耳狼的气味,弱小的野兽就不会靠近。

    老马的肉质硬,难以入口,但他还是切下臀部的肉火烤,也邀请葛尔喀斯特一起享用马肉。巴尔特试著尝了一口,好吃得令人惊讶。沿著纤维的方向,有零星的脂肪遍布其中。有不可思议的口感,纤维十分弹牙,肉的滋味在口中蔓延开来。独特的风味被脂肪包覆著并融为一体,在嘴里慢慢增添甜味。这美味不仅令舌尖感到愉悦,更是颇具滋养的美味。巴尔特仔细品味著史塔玻罗斯的味道。他感觉到滋味丰富的血肉正逐渐渗入身体深处,每一口都化为自己的血肉。

    葛尔喀斯特没有特别表达什么感想,但是感觉吃得很开心。巴尔特递出蒸馏酒时,他双眼放光,喝得津津有味。破晓之后,葛尔喀斯特邀请巴尔特到自己的小屋作客。

    在两人离开前,巴尔特淋了些酒在史塔玻罗斯的尸骸上,为它吊念祈福。虽然他曾想挖洞埋葬它,但是要挖一个足以埋葬马匹的洞可是个大工程,巴尔特一个人做不来,他也不想再继续利用葛尔喀斯特的好意。而且,将在旅途中亡故的马匹献给山野或森林是边境的习俗。马匹是食用山川草木的恩惠维生,死后将成为其他生物的粮食。

    葛尔喀斯特静静看著这么做的巴尔特。

    葛尔喀斯特的小屋建于瀑布深潭边的岩棚,先不说住起来是否舒适,但是看起来不易遭到袭击。巴尔特洗净皮革,进行鞣制。由于马匹亡故,他无法运送太多行李。他选好带得走的东西后,把剩下的东西交给葛尔喀斯特,表示希望他能收下。他也决定不带走断剑及马具。这把剑以贵重的钢铁制成,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就小屋里的酒及工具类的东西看来,虽然交易方式不得而知,但这位葛尔喀斯特很明显与人类有交易往来。

    虽然现在没有剑可以装,但巴尔特用史塔玻罗斯的皮做成剑鞘。葛尔喀斯特也有帮忙,针脚形成一种独特花纹,成品十分美观。

    葛尔喀斯特自称为恩凯特.索伊.安格达鲁。恩凯特一词是战士之意,但是葛尔喀斯特所有的成年男性都是战士,而中间名是氏族名。也就是说,这位葛尔喀斯特是自我介绍说:「我是索伊氏族的战士安格达鲁。」

    巴尔特还知道一件关于葛尔喀斯特的事。葛尔喀斯特相当重视氏族之间的羁绊。除了执行任务之外,不会离开氏族定居。移居时会整个氏族一同迁移,执行氏族任务时会是两人以上同行。因为在葛尔喀斯特的信仰中,战功若没有同族之人的见证就没有意义。亡故的葛尔喀斯特会向祖先报告同族之人的战功,但无法上报自己的战功。战功在被先灵记录后,才能提高氏族的荣耀。如果有葛尔喀斯特独居,大多是犯下罪行,遭到流放此等最重的刑罚。

    葛尔喀斯特的寿命是人类的一倍以上,但即使如此,眼前这位葛尔喀斯特看起来年事已高。不过,他身上丝毫没有体态衰老之感,是位强壮的战士。他浑身都是伤,特别是从左肩到胸前留有一道巨大的刀伤。此外,左耳也没有上半部。在他粗鲁冷淡的举止背后,隐约可窥见他极具威武之势。不过,安格达鲁似乎也同样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威武的气息,开口对他说:「你是骑士吧?」

    2

    ──为什么我还活著呢?

    史塔玻罗斯离世之时,他心想:啊,此刻就是我死去的时候吗?

    巴尔特一直不知道史塔玻罗斯这个名字的意思。但是,在湖畔与巴里.陶德祭司道别之时。

    「那匹取了浪漫名字的马还健在吗?」

    他这么问道。巴尔特反问他:你知道它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吗?

    祭司面带微笑地为他解释。

    有个童话叫做「森林之国的公主与骑士」,骑士与公主在历经劫难后共结连理。骑士希望能常伴公主身旁,公主则希望能和骑士朝夕相对。然而,有太多人需要骑士的帮助,所以骑士不得不在国内四处奔走。而公主所爱的正是骑士的乐于助人。但是,如果公主在骑士外出时陷入危机,那该如何是好?公主送给骑士一匹马。只要公主咏唱咒语,不管骑士在天涯海角,这匹马会立刻将骑士带回公主身边。而召唤马匹的秘密咒语就是「史塔玻罗斯」。

    巴尔特也知道这个有名的童话。但是巴尔特只记得骑士打倒了什么怪物,同时与几位敌人战斗这些部分,他不知道有这句召唤马匹的咒语。据祭司所言,这段故事情节只出现在少数古老的抄本中,一般人不会知道。但是听祭司这么一说,他很庆幸自己有带著这匹老马一同远行。

    只要爱朵菈开口召唤,这匹马就会死去。等到那时,它也会带著我一起走吧。他是这么想的。然而,史塔玻罗斯已死,自己还在这个世上,这教他如何是好呢?

    还能怎么办。既然还在这个世上,就只能继续活下去,直到死去为止。

    3

    几天后,巴尔特打算出发时,安格达鲁对他说:「再等等。」说是与自己有所往来的商人快到了。巴尔特心想,商人跑来这种深山野岭做什么?但是他没有说出口。如果这个男人说会来,应该就会来吧。坦白说,现在他手无寸铁,想独自翻越这座山头非常危险。

    巴尔特在安格达鲁的小屋中度过了七天左右。安格达鲁似乎非常喜欢他带来的岩盐。他们两位都是沉默寡言之人,但是零零星星地聊了彼此的习惯等等。

    第七天,森林的另一头升起了白烟。安格达鲁点燃事先准备好的草,灭掉火之后,果然也升起了白烟。过了一会儿,对方的烟转为黄色。安格达鲁将火完全扑灭后说:

    「走吧。」

    他这么催促著巴尔特,而安格达鲁背了一大堆行李。森林的深处有条路,路上停著一辆马车,有一位商人及看似护卫的人。安格达鲁与商人互相打招呼后,他对商人说:

    「托里.巴尔特.罗恩想去人类的城镇。」

    他的用字遣词有些奇怪,不过葛尔喀斯特战士心高气傲,不会拜托人类或与人类商量。商人似乎心里也有数,默默地点了点头。安格达鲁把带来的东西摆了出来。约有四十张毛皮、三十多副野兽牙齿及角、十多根稀有的药草根部,还有原本属于巴尔特的断剑。

    在商人点收物品的期间,安格达鲁双手环胸,一直望著山峦深处。不久后,商人摆出了等价的物品,共有五壶蒸馏酒、两大壶盐、一支缝衣针及三支钓钩,只有这些。巴尔特看著这场极不公平的交易,皱起了眉。安格达鲁一声不吭地收下交换来的物品后……

    「恩凯特.巴尔特.罗恩,愿今后的路途中,你所信奉之神的恩泽与你同在。」

    对巴尔特留下这段祝福,行色匆匆地回去自己的住所了。巴尔特目送安格达鲁离开后,开口询问商人是从哪里来,要去哪里。从商人回答的城镇及村庄名称判断,要到这里来应该得绕上一大段路。巴尔特问他想到那个村庄,需要支付多少费用后,商人回答:「不用了,安格达鲁先生已经付了。」也就是说,那场不公平的交换中,涵盖了带巴尔特离开的费用。话虽如此,由于那场交换太过不公平,巴尔特对这位商人的印象很糟。

    在商人的吩咐下,巴尔特坐上了马车,护卫男子则徒步前进。

    那天夜里,他们在溪畔野营。商人自称为柯因锡尔,护卫男子则名为莫利塔斯。莫利塔斯在听巴尔特报上名字后,三番两次地盯著他,似乎正在想些什么,但是没有把话说出口。

    「老爷子,您一定觉得我是个贪得无厌的商人吧?」

    「没有。」

    「是吗?一开始呢,我也是拿出了正好等价的物品,然后啊,那位绿人老爷一样都没拿就回去了。有什么不满,直说就好了嘛。不过听说在绿人老爷之间,男人绝不能参与买卖经商此等低贱之事,也不会讨价还价和进行交涉。这些也是我一点一点学习研究后才知道的。」

    「你怎么会跑到那种地方去?」

    「在我还非常年轻的时候啊,有一次迷路遭到野兽袭击,是那位老爷救了我。哎呀,那位绿人老爷真的强得不得了。传闻只要有三十位绿人就能攻下一座城,这绝对不假。总之,我们之后就开始有了往来。话说回来,老爷子,您是那位绿人老爷的恩人吗?」

    「刚好相反,我也和你一样,在危急之际被他救了。」

    「咦?不过啊,那位冷冰冰的绿人老爷在离别时,对您献上了祝福之词吧?吓了我一跳呢!不敢相信。我都跟他认识二十多年了,他可从来没对我说过那样的话呢。」

    一问之下,这位商人似乎在城里有店铺,还雇用了五位店员,各方面的买卖都有涉及。从他请得起护卫这点看来,他应该没有说谎才是。为了这么一点小生意也肯绕道而来,或许是位重情重义的男人也说不定。巴尔特反省自己的妄下判断。

    第三天,他们抵达村庄后,就和商人分道扬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