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立志成为骑士的少年 艾格鲁索西亚什锦火锅
    1

    在意想不到的巧合下,巴尔特得到了一把魔剑。但在明亮的阳光下看,这把古代剑是一块粗鄙廉价,颜色非常混浊的金属,剑刃上凸起的鞭痕也依旧不变。看起来实在不像昨晚那把散发出神秘光芒,能轻易葬送魔兽的魔剑。

    巴尔特决定把它当成一场梦。原来如此,这是把古代的魔剑,或者是极为相似的东西。但是,它早在许久之前就丧失了力量。若不是如此,怎么可能卖不出去,还被挂在边境乡下农村杂货店的墙上。

    昨天它已经倾尽剩下的所有力量了吧。这股力量帮巴尔特铲除了一只魔兽及三只野兽,真是立下了大功。而此刻,它就只是把伪剑,看不出具备任何特别的力量。

    今晚村民将聚集起来大摆宴席,希望他至少再留一晚。由于河熊的肉和毛皮他带不走,巴尔特表示要将这些东西留下,这似乎也是让村长夫人心情大好的原因之一。不过,魔兽的毛皮他要带走。作为皮甲的补强材料,魔兽毛皮可是上上之选,而且还是河熊魔兽的毛皮。虽然因为加工难度高,无法制成完美的盔甲,但只要在仔细裁切后贴在盔甲上,就能将盔甲强度提升几个层次。他打算日后到大城市时,请裁缝师帮忙处理。

    2

    ──果然还是应该搭上马车啊。

    巴尔特开始后悔了。他要离开村庄时,大家一直说要送他到下一个村庄去,但是他拒绝了。村里现在正需要人手帮忙修复毁坏的家园及栅栏,村里却有多位男丁受伤,所以巴尔特不能再占用他们的人力。而且,之前光是剥下魔兽毛皮再加以清洗,就让村民花了不少工夫。

    话虽如此,带著行李徒步翻山越岭果然非常辛苦。他休养了两天左右,与一只魔兽及三只河熊战斗的疲劳仍未消除,尤其是右肩及右手肘特别痛。

    他深深感受到史塔玻罗斯不在身旁的寂寞。史塔玻罗斯虽已年迈,却还是载著许多行李一步步地向前走,从来没有半句怨言及要求。陷入肩膀,使膝关节吱嘎作响的行李重量点出了自己已经是孤单一人的事实。

    当他停下来喘口气时,前方传来了争吵的声音。巴尔特放下行李跑了过去。

    一位看似农夫的男人以木制长枪当武器,和野兽战斗著。在他身旁有一辆系著马匹的载货马车,上头坐了位少年。野兽是只斑狸(杰布里),极为兴奋且想扑上男子。这种野兽体形虽小,但是爪子和牙齿都十分锐利。若没有适时挡住攻击,被攻击到身体的话,威力不可小觑。男人让少年躲在载货马车上避难,努力奋战想赶走斑狸。而他发现到巴尔特正奔跑过来。

    「喂!你手上有武器吗?过来帮个忙!」

    巴尔特拔出武器,以行动代替回答。然后,他从专注于攻击男子手中长枪的斑狸背后,给了它一记迎头痛击。此时,巴尔特的心里已经认定伪剑不是四天前夜里那把强力的武器。而正如他所想,小斑狸受了这一击后发出惨叫,但别说是砍下小斑狸的头了,甚至没造成什么重伤,就是一般铁板钝器能发挥的威力。

    不过,这样就够了。斑狸受到意想不到的伤害,直接跳进树丛,跑得远远的。

    「哎呀~你真是帮了大忙。感觉这家伙异常缠人,这条路平常不太会有野兽出没啊……」

    男人说,他是带著儿子到东边村庄贩卖蔬菜,正好在回家的路上。据他所说,在半路上,儿子拿便当的剩菜喂食斑狸。结果斑狸想得到更多的食物,就出手攻击他们。在男人的盛情邀请下,巴尔特今天将在男人家中借住一宿。

    男人在山里盖了房子与妻儿同住,以务农维生。他种植许多农作物自给自足,但是只有卖一种名为青卷菜的蔬菜。这种蔬菜非常好吃,营养丰富,不过,若是种植的地点水土不服会立刻枯萎。所以这里虽然交通不便,他还是在此处种植青卷菜,载到东边和西边村庄贩卖。

    「这不是名为艾格鲁索西亚的药草吗?」

    「对,没错没错。忘记什么时候了,有位城里来的学者老师是这么叫它的。你知道的还真多呢!」

    艾格鲁索西亚能活络内脏。当身体不适或感到疲累时,艾格鲁索西亚能有绝大的效果。此外,只要吃下艾格鲁索西亚,也可以促进各种食物营养的吸收力。艾格鲁索西亚是促进健康的万灵丹。由于它本身营养丰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所以是理想的药草之一。

    而且这种药草很好吃。生吃、水煮、煎炒都美味,加热之后药效也不会消失。将它完全阴乾后去除水分,拿去熬煮喝下的话,能够发挥比生吃更好的药效。巴尔特把药师老婆婆教他的这些事告诉男人与妻子,他们十分佩服地听著。

    艾格鲁索西亚的好处不止这些。这种药草的气味能够驱赶野兽,原因不明。似乎也有学者主张,因为它的气味与现今绝种的太古神兽的气味相似,所以才有这种效果。

    只要在采收后,将艾格鲁索西亚的茎切成适当大小绑起来,野兽就不会靠近。而取其茎条熬煮成汁后,将汁液涂在披风或马具上且渗入其中,就能有效降低旅途中突然遭野兽攻击的担忧。

    「原来如此。哎呀,我们居于深山,但这个家从来没有被野兽袭击过,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最后,巴尔特在这个家里住了三个晚上。家中有许多工作需要男丁帮忙,所以这一家子也很感谢巴尔特多留了几天。此外,依据巴尔特教导的知识,他们把艾格鲁索西亚的茎条拿去煮,将汁液涂在各种东西上。巴尔特也在自己的披风和衬衫上涂了汁液。

    男人的儿子好像想成为骑士,而男人与妻子似乎希望让儿子明白这个梦想很不切实际。

    第二天夜里,巴尔特为他们做了晚餐。一切的开端是因为男人问他,青卷菜有没有什么不同的煮法。男人的妻子也兴味盎然地担任他的助手。

    他在锅中加入满满的水,放入大量的河鱼乾货,煮到水沸腾为止。等乾货充分泡开,就从热水中捞起。在取出来的乾货上洒点盐巴,放著让它乾燥之后,用锅子稍微煎一下,就是道别致的下酒菜了。他在煮出满满乾货精华的热水中,放入切碎的青卷菜,用小火煮到汤汁变浓稠为止。接著,放入从沙菠果实挤出的汁液。

    这个家的周围长著沙菠树,但是这一家人似乎不知道它的果实可以食用。成熟的沙菠果实大小如一个婴儿拳头大,剥开外头的皮,挤压白色果肉就能得到半透明的白色果汁,若不做任何处理会淡而无味。不过把这种果汁加入滚烫的热水中,马上就可以煮出一锅香醇浓郁的汤。在煮到已经化开的青卷菜中加入沙菠果汁,整锅高汤就变成混浊的白色并冒著泡泡,散发出香喷喷的味道。妻子与不知何时来到旁边的男人及儿子都双眼发光,啧啧称奇。巴尔特先让他们试喝白色的汤。青卷菜上沾附著白色柔软的沙菠,吃起来浓醇滑润。

    「嗯~真好吃!没想到青卷菜可以煮成这种味道,真令人惊讶。要是把这种做法教给村里的人,他们一定也会很开心。」

    三人都十分惊讶,觉得很好吃。

    「重头戏现在才要开始。」

    他大胆地放入山菜及山禽肉。不久后,锅中的料都煮熟了,巴尔特说:「来,接下来随意取用吧。」后,大家轮流夹起菜肴吃了起来。这道料理对这一家人而言似乎是全新的料理,大家都非常开心。也不断往巴尔特的碗里倒了自家酿的酒,度过一个愉快热闹的夜晚。

    3

    载货马车喀噔作响地向前行进。今天的天气特别好,穿过枝叶间流泄下来的阳光,照得巴尔特、少年、马及载货马车闪闪发光。迎面吹来的风也十分清爽,是非常适合旅行的日子。巴尔特把行李放在马车上,只在腰间挂了一把剑,腰也不疼,轻松地走著。

    少年要只身前往西边村庄贩卖蔬菜,巴尔特则是受到他父亲请求,只负责担任他去程的护卫。他父亲还说:「唉,你就跟他多说一点流浪骑士之类的故事吧。」也就是希望巴尔特告诉他儿子,想成为骑士有多么困难。少年一连串地问了许多关于骑士修行的事。问著问著,话题逐渐变成如何才能成为骑士。

    「农民的儿子不可能成为骑士吗?」

    「很困难呢。」

    「爷爷是骑士家系出身的吗?」

    「虽然不是骑士,但我父亲是乡士,家里也有剑。」

    「可是,我听说农民也可以成为骑士耶。」

    「嗯。当骑士家中没有继承人时,也会收养健康聪明的农民之子为养子,让他继承骑士。但是这种事非常少见。」

    「要是去贵族大人的城里,他们会教我剑术吗?」

    「即使去城里,他们也只会让农民之子负责打杂跑腿的工作喔。骑士的训练需要耗费非常非常长的时间,备齐装备也很花钱。一旦开始训练,训练期间就无法工作。没有贵族会给不工作的人饭吃或提供装备,还让他参加训练。」

    「修行得花上好几年对吧?」

    「嗯。若要进行正统的修行,应该需要耗上七年至十年吧。」

    「这么久?」

    「对。贵族必须在这么长的期间内,提供这些不工作的人食宿,训练他们。」

    「我能一边接受训练,也一边努力工作!」

    「每个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勤务兵得在半天内完成打杂工一天要做的工作,剩余的时间拿来训练。而且啊,就算修行结束成了骑士,还得买马匹、配剑和盔甲。」

    「剑很贵吗?」

    「很贵喔。」

    「一万波隆克尔左右?」

    「哈哈哈!要是只要一万波隆克尔就好了。一百波隆克尔可以换到一克尔,所以一万波隆克尔是一百克尔吗?不够。青铜剑也要五千克尔,而骑士使用的正规钢铁剑,最便宜也要两万克尔喔。」

    「两万克尔!我家作梦也没这么多钱。」

    「最便宜也要这个价钱。只有剑也无济于事,你还得买齐其他各种装备才行。」

    「不能跟贵族大人借吗?我可以用工作来还。」

    「你说要工作来还,你要做什么?」

    「咦?在城里工作,或是去收拾坏人之类的吧?这些不是骑士的工作吗?」

    「城内有所谓的内勤骑士。但是,这种工作已经有人做了。」

    「可是,只要成为强大的骑士,就会有人愿意雇用我吧?」

    「没错。但是只限于战争的时候。」

    「只限于战争的时候?」

    「嗯。只有在贵族之间发生战争、讨伐大型盗贼团,还有大量野兽出现的时候,才会雇用能战斗的人。无法担任内勤骑士或士兵的人会到这种场合去工作。而他们所谓的工作,就是杀人或是野兽。」

    「杀人?」

    「只有需要杀人的时候,流浪骑士才会被雇用。等到战事结束后,又得找下一份工作。流浪骑士就是这样到处杀人维生。」

    少年沉默了下来。他垂头丧气地走著,似乎正在思考。天气很好,是非常适合旅行的大好日子。肩膀和腰都不疼,但是,巴尔特有些心痛。

    载货马车喀噔作响地向前行进,少年依然默默不语。或许是听到成为骑士的困难之处及当上骑士之后的严苛生活,让他感到十分茫然。

    农民子嗣想成为骑士是不可能的事。不过,巴尔特自己也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没有什么不同。这么说来,巴尔特记得这孩子是九岁。巴尔特也是在九岁时遇见了流浪骑士,开始进行剑术的修行。

    4

    巴尔特的父亲是一位乡士。母亲曾经说过,父亲似乎继承了某个贵族的血脉,也曾在城里担任内勤工作。父亲不曾说自己是骑士血脉,但是父亲有一把钢铁之剑。虽然不曾见过他拿剑挥舞,不过除了骑士之外,能拥有钢铁剑的人应该少之又少。此外,父亲的教养良好,会教导儿子阅读、书写及计算,也会讲述历史故事。村民们非常仰仗父亲的知识及判断力,有任何事都会来找他商量。巴尔特一家住在离村子稍有距离的山中,以务农及狩猎勉强度日。他们的生活和村民没有什么不同,但大家都把他们当作乡士之家。

    少年时代的巴尔特很想成为骑士,但是这件事他一直没有跟父亲说过。

    某天,有位流浪骑士来到家中住下。巴尔特就去拜托他教自己剑术。

    「只要你父亲答应,我就教你。」

    流浪骑士这么说。于是他花了一个星期说服父亲,开始练习剑术。剑术修行和巴尔特所想像的完全不同。

    他要在上午把砍柴、提水等固定的家事快速做完,接著到山里跑步。累得半死回到家时,开始剑术修行。但他还不被允许拿剑,只是看著流浪骑士挥剑。流浪骑士会脱个精光,只留下一件系在腰间的贴身衣物,打著赤膊挥剑。流浪骑士有一把钢铁之剑,并以双手握住挥动。

    「骑士要手拉缰绳或拿盾,所以单手使剑是基本。骑士必须学会的武艺中也包括双手剑,但是双手剑属大型剑,是由盔甲外打击对手,使其陷入昏迷。我能教你的是以双手挥剑的剑术,这种技巧不包含在骑士基本课程中。但在使剑的技术中,这是完成度最高的一种技巧,也最能够应用。」

    他一边说明,一边展示挥剑的方式。一开始只是笔直地由上往下挥而已。他要巴尔特从前后左右、各种角度观察他的动作。流浪骑士对他说,不只是要观察剑的动作,还要仔细观察他的手脚、肌肉及肌理是如何动作的。并将动作烙印在眼里,随时都能想起挥剑的姿势。

    光是由上往下挥的单调招式,流浪骑士就持续了一个星期。接下来的一星期,则只展示了由右上往下挥的技巧。单调乏味的修行不断持续下去。

    左上往右下挥砍、由左至右的横劈、由斜下方往上砍、刺击,这个修行只用看的。不过,他完全不腻。不但不觉得腻,还越看越觉得有趣。在静静观察的期间,他觉得自己好像明白该在何时呼吸,该用哪里出力。即使是类似的动作,使力的方法不同,就会变成完全不同的招式。随著呼吸节奏的快慢、敏锐度及踏步的强度,招式的内涵会有所不同。如果注意力只放在挥动的剑上,就无法发现这些细节。招式不是取决于如何出剑,而是取决于出剑的人,以及这个人如何将意念带入招式中。招式的秘密就是在于──融入意念的方式所产生的微妙重心挪移、节奏及肌肉动作。

    流浪骑士也教了他弓术,为巴尔特做了一把弓身较小,弓弦较松的儿童用弓。而修行方法非常荒谬,骑士要他拿弓射中在河里游动的鱼。根本不可能射中。

    「要用武器射中动作敏捷迅速的猎物时,有两个方法。第一是预测对方的动作,看准对方下个动作的落点并攻击。第二是快速攻击,不让对方的动作形成问题。」

    流浪骑士虽然这么说,但是鱼在水里的游动速度可非一般,想用速度赢它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就算预测它的动作也射不中。毕竟箭在入水后会改变方向,会因此错过目标。

    可是,流浪骑士却能精准地射中鱼,而且是用同副的儿童用弓箭办到的,所以巴尔特无话可说。明明是同一副弓箭,流浪骑士的箭却非常快速。巴尔特想依样画葫芦,但在他用力拉弓后,总是弄坏弓或是拉断弓弦。

    流浪骑士做了示范,却没有半句说明,只能靠自己思考该怎么用同一副弓箭,达到同样的速度。在多方尝试下,他了解到弓弦不是拉得越紧越好,拉弓的重点在活用弓的韧度。

    他偶尔射中过几次。都是在他没有射中瞄准之处时,鱼做出意外的行动而射中的。

    「我想用箭射中鱼,而鱼是不想被箭射中,这样不可能射得中啊。」

    巴尔特觉得鱼怎么可能想被箭射中。不,等等,那鱼是怎么想的?巴尔特只拚命想要射中鱼,从没有站在鱼的立场思考过。

    他开始观察鱼。至今他都只在意鱼的大小及速度,但鱼也是形形色色。有些鱼喜欢逆流而上,有些喜欢顺流而下。鱼的活动范围也有分大小,也有喜欢乾净的水和浊水的鱼。

    他以前认为鱼在水中是自由自在地四处游泳,但并非如此。特别是遇上紧急情况时,每种鱼的行动几乎都有固定的模式。若是在水流湍急的河川中,鱼的反应更是有限。如果是在附近有岩石等等造成流速变化的地方,当它们做出某个动作,巴尔特偶尔也能预测到它们接下来的动作。

    这么说来,流浪骑士就算拿著弓,也不会立刻拉弓。拉了弓,也不会马上进行瞄准,有时就算拉弓瞄准了,仍等了一会儿才射箭。他是在等什么呢?

    不久后,他开始射得中鱼了。他让鱼做出自己期待的反应,让它们主动被箭射中。他找到能办到这件事的地点及时机。说也奇怪,自从射得中后,接下来不用想太多也能不断射中。

    剑术的修行也有所进展,流浪骑士开始示范连续的招式。由上往下挥下后挥起的变化、斩击接刺击的变化,若是将单一招式组合起来,也有惊人的变化。

    「每挥一次剑既耗体力也耗时间,所以别浪费任何一次挥剑的机会。你挥完剑时的动作及剑尖的位置,都要好好利用于下一个动作。即使挥空,也要想办法封住对方的动作,或是让对方移动到对自己有利的位置,不能浪费任何一次机会。」

    流浪骑士开始展现出更快速,更高难度的动作。大多数时他都只示范对空挥击,但巴尔特只看过五次他挥砍物体的样子。一开始是树枝,之后是非常粗的树干,接下来是飞在河面上的鸟,然后是漂浮在水上的羽毛。最后一次──巴尔特至今仍不知道算不算看见,不过流浪骑士说:「我现在要示范挥砍空间。」就举刀砍向空无一物的虚空。

    巴尔特满十岁时,剑术修行也即将届满一年。有一天,流浪骑士让他拿了剑。他心里又惊又喜。流浪骑士不肯让任何人碰这把剑。而骑士愿意让他拿剑,并挥动剑,展现出了他对巴尔特的看法。巴尔特挥了剑。从最基本的开始,由正上方挥向正下方。他想依照烙印在脑海中的印象挥剑,但是剑太重了,让他踉跄了一下。

    「嗯,腰和腿结实了许多,肌肉的运用方式也很不错。照这么下去,不久后应该能做出正确的挥剑动作。」

    流浪骑士难得地称赞了他。

    隔天,流浪骑士就再次踏上旅程,失去了踪影。

    5

    少年巴尔特继续独自修行。他再也没办法看到流浪骑士挥剑的模样。巴尔特挥动木片,努力重现烙印在心中的那些动作,也持续著跑步训练。

    某一天,发生了一件左右巴尔特人生的事件。

    当他带著在河川射中的鱼回家的路上,听见了惨叫声。有个男人在被河熊追著,跑在河滩上。河熊奔跑的速度比人类的成人还慢,所以他们之间也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男人就这样继续逃下去的话,或许能逃出生天。但是男人可能是太过慌张,居然爬上了树。

    爬树可是河熊的拿手好戏。巴尔特所在的位置是高于河滩的山路,即使飞奔下去也需要时间。说到底,一个十岁的孩子跑过去也无能为力。

    他捡起石头,用系在腰间的绳子代替拋石绳,把石头扔向河熊。第一次和第二次都扑了个空,第三次命中了河熊的脸。河熊看向巴尔特,改变攻击目标,往巴尔特冲来。而巴尔特对树上的男子挥挥手,要他快逃。河熊来到山坡下时,巴尔特将用索伊竹串起的十几只鱼扔向河熊。河熊开始吃起突然从天而降的食物,巴尔特则急忙逃走。跑了一会儿后回头看,男人也从反方向逃走了。最后,他一路跑回家去了。

    隔天,有一位骑士来到巴尔特家,他自称是隶属帕库拉领主德鲁西亚家的骑士。原来昨天巴尔特救下的男人是帕库拉领主家的仆人。骑士和巴尔特的父亲聊了几句后,向巴尔特表达谢意。给了奖励金之后,骑士问道:

    「你想不想到领主大人艾伦瑟拉.德鲁西亚的城里工作?」

    德鲁西亚家主城给的薪水不错,伙食也够填饱肚子,是村里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职场。巴尔特回答:「想。」

    他就这么跟著骑士去了主城。他住在城里工作,一个月有一天休假。十岁孩子能做的工作有限,而巴尔特的工作居然是书僮(艾雷)。将农民子嗣提拔为书僮这种事相当罕见。第三天,家主艾伦瑟拉问了一个出乎意料的问题。

    「你想不想学武艺?」

    「想……想!」

    「你明天开始就去参加勤务兵(比艾雷)的训练看看吧。」

    在德鲁西亚家,对于将来无望成为骑士之人,也会依本人的适性及意愿分配为勤务兵。德鲁西亚家希望让这些人学会武器的使用方法及战斗方式,来担任士兵的工作。因此德鲁西亚家的士兵素质非常高。

    隔天,巴尔特起了个大早,加入前辈们的行列,做完提水、打扫的工作后去跑步。他们在城堡附近的山路绕圈子跑。在众多勤务兵中,每一位都比他年长。年纪最大的是十八岁,而巴尔特以丝毫不输给十八岁勤务兵的速度跑完全程。

    在那之后,他参加了使用模拟剑及木盾的空挥训练。这是他第一次拿盾,也是第一次单手挥剑。而且至今为止他是拿木片做空挥训练。

    他看著大家都飒飒有声地挥著剑,精神为之一振。不可思议的是,当他拿起模拟剑时,他心里浮现一个清晰的印象,知道自己想如何挥动这把剑。不过,他一直无法依照自己所想的挥剑。一直到第七天,他终于觉得自己掌握了挥剑的诀窍。

    「你从明天开始担任大人的勤务兵。」

    当天夜里,有人这么告诉他。德鲁西亚家主城中,勤务兵会轮流跟著不同的骑士,所以成为特定骑士的专属勤务兵是非常特别的待遇。而且,还是家主艾伦瑟拉的专属勤务兵。周围的人对他嫉妒万分。然而过了几天,由于艾伦瑟拉的训练极为严苛,嫉妒他的人少了一大半。但是,如此严格的训练正是巴尔特想要的。

    艾伦瑟拉问他剑术师承于谁,巴尔特回答是向父亲的一位骑士友人学的。

    「你有位好老师。」

    这句话让他感到非常开心。

    德鲁西亚城为了让年轻人充分发育,会发给每个人充足的食物。巴尔特变得高壮强大。

    四年后,巴尔特成为候补骑士(休塔雷)。再过三年后,他成了见习骑士(卡尔克斯)。德鲁西亚家在升等这方面非常严格。

    二十岁时,也就是巴尔特来到德鲁西亚家主城的第十年,巴尔特进行了骑士宣誓。令人惊讶的是,艾伦瑟拉竟然自己担任引导人──也就是导师。依照习俗,骑士不能向在誓约仪式中担任导师的人宣誓效忠。因此不管在哪一家,家主都不会亲自担任导师,而是请人代为担任,然后让新上任的骑士对家主宣誓忠诚。若艾伦瑟拉亲自担任导师,那巴尔特究竟该对谁宣誓效忠才好?在艾伦瑟拉的引导下,誓约仪式开始了。紧接著,宣誓的时刻来临了。

    「即将成为骑士之人,汝之忠诚献予何人?」

    面对这个问题,巴尔特回答「将把吾之忠诚献给人民」。因为他觉得这个答案最符合艾伦瑟拉的期待。

    他抬头看见艾伦瑟拉的脸上挂著满足的笑容。

    在那之后,长久的岁月飞逝,如今的巴尔特身处于迟暮的寻死之旅。虽然他已放下遵守誓约所需的剑和盾,但时至今日,他从未放下这个誓约。

    ──不,不是这样的,我还有你。

    巴尔特以左手抚摸挂在腰间的剑鞘。用老马史塔玻罗斯的皮制成的剑鞘,成品有些粗糙。不过,皮革的触感比什么都还踏实。葛尔喀斯特战士安格达鲁为他缝上的针脚,描绘出坚毅美丽的花纹。虽然剑鞘中收著的是一把类似柴刀的剑,却是强而有力的伙伴。

    「史塔玻罗斯啊,与我并肩作战,直到我死的那一天吧。一切就拜托你了。」

    巴尔特小声地说著,拍了拍收著剑的剑鞘。他感觉剑鞘似乎涌上一股不可思议的暖意。

    6

    在接近西边村庄时,后方来了一辆马车。车上坐著西边村庄的村长及千金,旁边跟著两位强壮的年轻人。他们似乎去了一趟东方村庄,正要回去。由于载货马车的速度较慢,巴尔特想让村长等人先走,却没有空间足以让路。

    「这里离村庄不远了,就这样继续前行吧。你别放在心上,慢慢走就好。大家可是都很期待你们的蔬菜呢。」

    既然村长都这么说了,他们决定就这样继续前行。少年不断地偷瞄村长千金,整张脸红通通的。刚才村长千金也有跟少年攀谈,他们应该认识吧。

    「哇啊啊啊!怎、怎么会!有、有魔兽!」

    就在村庄映入眼帘时,有只野兽从村长的马车后方发动攻击。年轻人正大喊著。当巴尔特绕到载货马车后方时,两位年轻人倒在地上,而岩鹿(科鲁阿吉叶)魔兽竖起鹿角,顶向马匹。

    ──史塔玻罗斯,马上就有大展身手的机会了。我们上!

    他在心里说著同时用左手按住剑鞘,以右手拔出伪剑。剑身散发出那道不可思议的磷光。

    ──嗯!感激不尽!

    巴尔特感谢著古代魔剑为他倾尽最后的灵力,并横著砍上魔兽的脖子。原本就算用任何武器应该都难以伤其分毫的脖子,巴尔特一击就砍飞了鹿头,飞上空中。巴尔特小心戒备著还在痉挛的魔兽身体,同时确认两位倒地年轻人的状况。所幸伤口不深,他松了一口气,回头时看见少年发亮的双眼。

    「果然,骑士果然很厉害!我绝对要成为骑士。我要成为斩除魔兽的骑士,不要成为杀人的骑士,我要成为守护大家的骑士!」

    ──糟了。我不止没有让他放弃骑士这条路,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唔唔唔……父亲阁下,抱歉了,我没有成功说服他。仔细一想,我不适合担任这个角色啊。

    天气依旧晴空万里。因为他刚才尽展拳脚,晚上大概又要腰痛了。或许是紧张的反作用,身体非常疲倦。年轻时不会这样,但是他老了,这也是无可奈何。

    但是感觉很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