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壁剑的骑士 黑虾盔甲烧
    1

    「老爷子再见。」

    「感谢您!」

    「老兄的大恩没齿难忘。」

    「嗯,你们也要保重啊。凡事要多忍耐,千万不要操之过急。只要认真做,一定会遇上好事的。」

    三人连连回头,并走下山路。不久后,巴尔特扛起行李就往反方向的坡道往下走。

    巴尔特听说在即将进入波多摩斯大领主领地前的山里,最近有山贼出没。他还在想如果能帮忙赶跑山贼也不错,结果真的出现了。

    「喂,老头。留下行李就饶你一命!」

    「你敢不听我们的话,就让你吃不完兜著走!」

    「逃也没用,我们跑得可快了!」

    三人的外表污秽不堪,双眼骨碌碌地转,粗声粗气地出言威胁。头发和胡子都留得很长,比起人类,更像是野兽。他们手里拿著简陋的武器。胆小的旅人或许会吓得全身发抖,但对巴尔特来说构不成半点威胁。

    最后演变成交战的局面,不过三两下就结束了。三人被巴尔特制服后,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一脸难为情。当时,巴尔特原本想取下三人的首级,毕竟放了这些山贼,可没什么好事。

    但是,看著三个人互相袒护对方,他改变了心意。他问三人:你们是哪里人?为什么当起了山贼?结果,当天晚上在三人当作巢穴的地窖里,巴尔特与他们喝著酒,并听他们说自己的遭遇。三人表示已经很久没有喝过酒,内心感动不已。

    三人原本在名为特厄里姆的领地里当樵夫。特厄里姆领地的税赋很重,徵收方式严苛无理,穷人会变得更贫穷。若有家庭付不出税金,家中的小孩或女人就会被带去卖。要是敢对抗来收税的官员,会落得悲惨的下场。

    但是有个名为恩巴的男人,他秉持侠义心肠,从蛮横的收税人手中保护了村民。仰慕恩巴的男人们聚集起来,形成一股势力,帮助没有劳动力的家庭,互相分享食物。而这三人也十分钦佩恩巴的手腕及男子气慨,成了他的小弟。

    然而,某天领主家雇用了两位技艺高超的护卫。恩巴被这两位护卫斩杀,手下们也接连丢了性命。三人躲躲藏藏地逃了多年后,终于逃到这里,以抢夺旅人的食物及物品糊口。

    巴尔特无法判断这些话的真伪,但三人的眼中都还有一丝清明。巴尔特相信他们所说的,只有杀人没干过的这句话。

    ──既然如此,或许还能重新来过。

    他这么想著,跟他们喝了一晚的酒。酒后吐真言。在交谈过后,他明白这三人本性纯良,无法讨厌他们,于是提笔写了封介绍信给稍远村庄的村长。内容写著三人因故沦为山贼,但是尚有可取之处,所以希望你能给他们一份工作。如果这三人敢不守规矩,就任凭你处置。几天前,巴尔特出手救了被魔兽袭击的村长和千金,他们对巴尔特感激涕零,所以应该愿意听巴尔特的请求才是。

    他将这件事告知三人后,三人喜极而泣。不用再威胁别人抢夺食物,过著等著某天遭人讨伐的生活并金盆洗手,肯定十分开心。早晨来临后,他们剪去头发,剃短胡须后,变得稍微能见人了。巴尔特目送三人离开,回归自己的旅程。

    2

    一位全身包裹著金属盔甲的骑士挡住巴尔特的去路,他的背后有随从待命。

    「山贼,我找到你了!你的同伙在哪儿!」

    「我不是山贼。」

    「哎呀,少装了。我听说这座山头最近有山贼出没,除了山贼本人以外,没有人会单独在这里闲晃!你腰上的剑是怎么回事?是用来袭击路人的吗?」

    「你别看我这副打扮,我可是位骑士。」

    「笑死人了!你看过没骑马的骑士吗!区区山贼竟然敢假冒骑士,真是越来越卑鄙无耻了!你身上的毛皮是从乌勒路塔村的老人手里抢来的吧?这就是铁证!」

    「这是魔兽的毛皮,你找的也是魔兽毛皮吗?」

    「居然是魔兽毛皮!竟然敢偷走如此贵重之物,愈发不可原谅!」

    「我说了,我不是山贼。我是帕库拉的骑士巴尔特.罗恩。」

    「你、你、你这家伙!竟、竟然敢假冒巴尔特.罗恩阁下之名!我饶不了你!我要打得你屁滚尿流!」

    他是位彪形大汉。身高略比巴尔特矮,但胜在体格壮硕。巴尔特看了他的武器后,得知了他的身分。

    哥顿.察尔克斯。

    察尔克斯家家主,也是梅济亚的领主。他是位知名的「壁剑」剑手。巴尔特一直以为他是拥有铁壁般防御技巧的剑士,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不是将剑使得有如铜墙铁壁,而是用一把有如铁壁的剑。总之,是一把剑身异常宽阔的剑。他把剑举到脸前,再将剑身打横,剑宽足以遮住他的整张脸。看著那把超乎常理的剑及攻击架式,巴尔特哑口无言。这时,壁剑一挥而下。他没有将壁剑举起,轻易地打横挥了过来。他不是想以剑刃伤人,而是利用宽阔的剑身打垮巴尔特。不可能正面承受这惊人的质量,巴尔特往正后方退了一步。

    嗡!

    强劲的风压袭向巴尔特。以巨大质量挥下的壁剑,已经可以说是破坏性的兵器。壁剑马上被快速地拉回原位,速度不低于挥下时的速度。

    ──这蛮力著实惊人!

    巴尔特对自己的臂力很有自信,但是哥顿.察尔克斯的臂力远胜于全盛时期的巴尔特。这么一把剑是用了多少铁来打造,而这男人轻松地使用这把剑,真是非比寻常的大力士。先不说往下挥剑,要让剑停在半空中并迅速拉起,这需要多么强劲的臂力。

    ──这下好了,我该怎么办呢?既然是他自己送上门,打到他无还手之力应该无所谓吧?应该说,不制服他就什么都别想谈了。不过,该怎么制服他?他全身穿著金属盔甲,看起来品质非常不错,这把柴刀剑应该也毫无用武之地。

    巴尔特在思考时,第二击来临。咆哮的壁剑遮蔽了他的视线,魄力惊人。巴尔特再次后退闪避。这次壁剑也在半空中停下,立刻被收了回去。

    ──好,等他发动下一击,我不往后退,改躲向旁边。接著举剑斩他的右手。他的手里握著那把沉重的剑,应该无法避开这道冲击。

    对方往前踏出一步,向巴尔特挥下壁剑。巴尔特侧身一避,试图冲到对方面前。壁剑以剑身击中巴尔特刚才所站的地方后,继续以惊人的速度往右挥。巨型剑刃逼近巴尔特的右侧腹。他急忙往后跳,惊险地避过了这一击。但如果他再稍微往前一点,应该已经受到致命伤了。

    巴尔特重整态势,同时冷汗直流。这么重的一把剑,他竟然能以如此迅速的速度毫无迟延地挥向正旁,真是超乎想像的臂力。

    ──真是意外棘手的对手啊。找不到攻击的切入点,乾脆从正面冲过去,攻击他握剑的手指吧?不行,这样没办法躲开挥下来的壁剑,就算瞄准脚应该也一样。若被如此重物疾速一挥,我可承受不起。话说回来,看不见对方的脸还真难以应付。

    「一味逃跑可是赢不了的!等一下你就会累到躲不过攻击了。要是不想被我揍扁,就快点放下武器投降!」

    ──死在哪里都无所谓,但我唯独不想被这把愚蠢的剑压溃而亡!

    乾脆投降把话说清楚,或许能解开误会。但是说要投降,心里也很不情愿。

    巴尔特看著手里的柴刀剑。他一直认为神秘的力量已经耗尽,但是先前在与魔兽的打斗中,它又展现出压倒性的锋芒。巴尔特心想,如果这把剑现在仍拥有魔剑的力量,那它不该留在自己手上。能够歼灭魔兽的武器,应该由德鲁西亚家持有才对。

    至今为止,柴刀剑曾展现不可思议的力量两次。但是,在与斑狸的战斗中却不见它发挥力量,与山贼的打斗中也是如此。假设这把剑还有力量,那么到底何时会发挥力量,何时不会呢?巴尔特想到──是不是只有在与强敌对峙,有生命危险时,这把剑才会显现出真正的力量?既然如此,现在正是确认的好机会。好!巴尔特下定决心,对古代剑呼喊。

    ──剑啊,魔剑啊。集古代睿智锻造而成的真正魔剑,此刻我将挑战强敌,请您现出真身,助我破敌!

    接著他冲到对手面前,倾尽全身的力量,横向砍上了壁剑。但是柴刀剑依旧是把柴刀剑,没有发挥任何不可思议的作用。钢与钢相互碰撞,发出极大的声响。对方就这样挥下一剑,而巴尔特往后方跳。由于他这次鲁莽的攻击,右手肘和右肩都麻痹,毫无感觉,手腕也十分疼痛。大概无法再挥剑了。

    但是巴尔特摆脱了败北的命运。没入大地的劈剑啪地一声拦腰折断,刚好是巴尔特砍上的地方。上头应该原本就有裂痕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剑……剑断了……我的爱剑啊啊啊啊啊!」

    巴尔特冷眼看著哥顿.察尔克斯鬼吼鬼叫,心想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魔剑之力果然已经消失殆尽了。

    3

    「哎呀,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我竟然偏偏对巴尔特.罗恩阁下做出如此无礼之举,这真是我哥顿这辈子犯下的最大错误。真是太丢脸了,请您骂我吧!」

    「真是受不了你,兄长大人。我不是老是叮咛您,要先听别人说话吗?」

    「尤莉嘉,罗恩大人都表示谅解了,这件事就算了吧!大舅子也是,您一个劲地道歉,会让罗恩大人觉得尴尬的。喔~黑虾烤好了。罗恩大人,我来为您倒酒吧。这道虾子料理是我们家的招牌菜喔!」

    尤莉嘉的丈夫凯涅试图打著圆场。由于本事了得,就让他入赘至察尔克斯家。听说他对领地内的产业振兴及财务管理方面很有一套。

    当察尔克斯因为壁剑断裂而感到茫然时,巴尔特拿出一封信给他看。那是临兹伯爵写的介绍函──临兹伯爵是哥顿的伯父──信中写著因为他知道哥顿从以前就十分敬爱「人民的骑士」,所以拜托巴尔特,要往北边去的话,务必到访梅济亚领地。信中还嘱咐哥顿,罗恩大人是他的救命恩人,希望他盛情款待。

    看过介绍函,得知眼前这位老人的确是巴尔特.罗恩后,哥顿不断道歉,并招待巴尔特到自己的城里作客。前来迎接两人的尤莉嘉听完整件事后,狠狠地骂了兄长一顿,并向巴尔特致歉。而且对巴尔特表示,兄长从以前就非常仰慕他,一直衷心期盼有机会与他见上一面。请巴尔特务必在此停留一段时间,所以巴尔特爽快地答应了。

    凯涅已经为他打点好入浴的准备。当他在浴室放松歇息时,有侍女走了进来,帮他剪短留长的头发及胡子。泡完澡后,侍女帮他抹上香油,准备了乾净的替换衣物。

    他好久没有觉得那么清爽舒适了。巴尔特对凯涅的细心安排赞叹不已。

    所谓的黑虾是大虾子,据说是在领地内的盐湖捕到的。这种虾子若是超过一定大小,红色甲壳会带点黑色。外壳泛黑的虾子味道浓醇深奥,水煮、火烤、煮汤皆宜,是无敌的虾子。

    巴尔特看著眼前的盘子后吓了一跳,他从没见过这么大只的虾子。甲壳十分壮观,宛如伟大骑士的盔甲一样。这只美丽的虾子被切成两半,直接带壳烤制而成。

    乍看之下,烤的时候看似没有添加任何东西,但应该不是如此。首先,在虾壳与虾肉之间有金黄色的油直冒泡。用叉子一扠,很轻松就能剥下虾肉。看起来只是简单的烤全虾,其中藏著厨师的巧思。巴尔特扠起一块送进口中。

    ──嗯嗯,多么棒的香气啊。是多亏了香草和这种油吗?

    虾子一放上舌头,就感受到强烈的鲜甜滋味。就这样试著咀嚼后,口感紧实得不像虾子,但是不会太硬。他咬了一次、两次、三次,每一次尝到的滋味都不同。巴尔特再多咬了几次后吞下去。这虾肉真是紧实弹牙。大虾子特有的浓醇口感真是太奢侈了。火烤的时间也掌握得绝佳,外侧有恰到好处的焦痕,里面却是一片纯白,如宝石般美丽。

    令人吃惊的是咸味的浓淡。一开始放上舌头时,尝到了明显的咸味。但在吃下整块虾肉后,渗透至虾肉最深处的咸味非常淡,引出了虾子独特的美味。恰到好处的咸味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哎呀,巴尔特大人很懂料理呢!呵呵!我们家在制作烧烤料理时会洒两次盐,叫做鲜味盐与提味盐,或许也可以称为有感之盐与无感之盐。以这道黑虾盔甲烧来说,把新鲜的虾子切成两半后,会先洒上一层薄盐。接著,从上方淋下少许果汁,让咸味渗入虾肉中。静置一会儿,再重复同样的动作,并用香草将半只虾子整个裹住,让盐充分入味。等时间差不多了,再把虾子放到火上烤。随著虾子逐渐烤熟,盐会引出虾子的精华汤汁,这时再涂上巴利姆油。从虾子中溢出的汤汁与盐、油融合后,会变成最棒的酱汁,之后酱汁会再次渗进虾肉,为虾子带来深奥的滋味。最后,在虾子即将烤好的一瞬间,把虾子移到火势猛烈之处,洒下提味盐。就像这样。」

    尤莉嘉将右手高举过自己的头,摩擦手指做出洒盐的动作。

    「提味盐一定得从高处洒下才行。这个动作能让盐粒结合成较大的颗粒,少许的盐就能为食物带来足够的咸味。就如同我刚才所说,让虾肉吸收并引出鲜甜滋味的盐,和烤好后洒上调味的盐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不会因为在食材准备阶段用了盐调味,就不需要提味盐。当然,整只虾需要用上多少盐,必须事先做好精密的计算,再调整鲜味盐的量。像这么大只的虾子,就必须使用很多盐来带出它的鲜甜,而要让烤出鲜甜滋味及烤熟虾肉的时间相同,需要熟练的技巧。从烤架上取下时,要以纯熟俐落的手法,在虾壳与虾肉之间画上一刀。这是为了让虾肉比较好剥,以及让多余的油流到外侧,让味道不至于太过浓烈。我们可是经过几番反复实验,才创造出这个味道。」

    巴尔特不断点头,听著这道菜的调理步骤,并不停把虾肉切块,送入口中。将虾肉浸在残留在壳内的酱汁的话,又能享受到更浓郁的味道。在吃每一口之间,喝点葡萄酒。巴尔特不是很喜欢白葡萄酒,但这支据说是当地自酿的白葡萄酒却别有风味。葡萄酒本身味道清爽不带苦味,但更棒的是事先将酒冰镇后的沁凉口感。听说是放在水井里冰镇过了。大啖著热腾腾虾子的同时,冰凉的白酒滑过喉咙,真是幸福得不得了。

    尤莉嘉的料理解说也完全不会令人感到不快,反而为品尝虾子增添了乐趣。可说是具备了堂堂的女主人风范。

    ──这位妹妹真是不简单。

    见到巴尔特完全放松下来,哥顿也十分愉悦,一群人聊得很起劲。

    4

    「我输了!」

    哥顿以震耳欲聋的声音宣布自己输了。相对的巴尔特也满头大汗。这也难免,因为这已经是今天的第八次较量了。

    这是巴尔特停留在察尔克斯家的第五天。第二天时,哥顿就客气地提出想跟巴尔特讨教的要求,但是巴尔特因为肩膀的状况不佳而拒绝了。起初哥顿也不勉强他,带著巴尔特去游览领地。梅济亚领地以座落于山间溪谷的八个村庄构成,虽然没有值得特别提起的资源或产业,但是一片祥和且美丽,从人们互助的生活方式就可见一斑。而哥顿这个领主深受领民们爱戴。只要看见哥顿的身影,每个人都会兴高采烈地来跟他交谈。

    入夜后,巴尔特会和哥顿、尤莉嘉和凯涅一同用餐。他们端上桌的都是用当地食材烹煮而成的精美菜肴,分量也都十分刚好。他们会一边确认巴尔特的食量,一边送上他刚好吃得完的分量。要端出满坑满谷的料理才叫盛情款待的想法,巴尔特不喜欢,所以察尔克斯家的款待方式让他极为中意。

    「我们家的第一代留下一段话:『有人贪多,就有人吃少。你们想像一下,领民中最为贫穷之人今晚吃了什么。』察尔克斯家最骄傲的就是,近两百年来没有任何一位领民因饥饿而死。不过,我们有充分的储粮足以招待贵客。巴尔特大人,请您尽情享受我们家的料理。」

    原来如此。察尔克斯家的确家财万贯,想必是经年累月积攒而来的,不然没办法打造出壁剑此等无用的武器。光是那把铁块就是一项财产。铁制的全身盔甲也是极为昂贵,城里的日常用品也都是上等货色。

    察尔克斯是名门大家。毕竟察尔克斯的始祖是远古时期,首批移民到奥巴河东岸的「创始之众」之一,也是在魔兽大量出现时的「大崩坏」中存活下来的一家。虽然相当于神话时代的久远过去已不可考,但是人们是如此相信著。

    「巴尔特大人,您觉得『创始之众』是从哪里来的呢?」

    「应该是从奥巴河西边来的吧。」

    「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可是,巴尔特大人,我们家的传说恰恰相反,说是『创始之众』的子孙建立了奥巴河西岸各国。若是这样,『创始之众』是从哪里来的呢?您说,这个传说很不可思议吧?」

    巴尔特心想,古老家族中似乎都会留下各种不可思议的传说呢。尤莉嘉及丈夫凯涅都是常识丰富,细心周到的人。特别是听说凯涅在年轻时曾出外旅游增广见闻,他的博学多闻著实令人惊讶。

    「旅行真是不错呢,旅行。想让一个人成长,就放他去旅行吧,这个说法是真的呢~哈哈哈!我也真想去旅行呢!」

    哥顿说完后大笑出声。脱下盔甲的哥顿体型矮胖,看起来没什么肌肉。长得一副好好先生的样貌,说起话来也可以用天真浪漫来形容。像他如此没有心机的人也十分罕见。他确实是位拥有纯朴善良之心的武士,巴尔特非常喜欢他。

    第三天,哥顿的堂弟也一同享用晚餐。察尔克斯家共有四位骑士,分别是哥顿、凯涅、哥顿的叔叔及其儿子。凯涅和尤莉嘉的儿子现在正在其他家进行骑士修行,女儿则是在帕鲁萨姆王国学习礼仪。

    凯涅是所谓的文人骑士,在姑且完成骑士的基本修行后就任骑士,却不擅武艺。但是他如果不具骑士位阶,紧要关头时就无法指挥家臣,与其他家交涉时也会产生不便。所以才让他取得骑士的位阶。

    哥顿的叔叔与堂弟在距离城堡稍远之处有间宅邸。听说叔叔因为有要务,动身前往远方了。骑士堂弟似乎很沉默寡言,只是静静地听著周遭的热络交谈。

    情势在第四天晚餐的交谈中起了变化。那一天,巴尔特去参观了城堡里的武器库。其中有许多优质武器,还有一些连巴尔特也不知道该如何驾驭的武具。当晚自然就在武器和防具的话题上聊开了。这时,哥顿问:

    「对了,巴尔特阁下拥有河熊的毛皮吧!河熊魔兽的毛皮可是制作皮铠的最佳材料,听说这东西很罕见,您是在哪里买到的呢?」

    虽然巴尔特不喜欢自吹自擂,但也不能撒谎,所以老实地交代了东西的来历。没想到哥顿大为兴奋,死缠烂打地央求他详细说明与魔兽的那场打斗。

    「喔喔!没想到,真没想到!嗯嗯,那个村庄的居民真是多灾多难啊,居然会遭到三只河熊和河熊魔兽的袭击。但是,那天晚上巴尔特阁下居然凑巧留宿,这是何等幸运啊!要是没有巴尔特阁下,搞不好村落已经全灭了。不过最后无人死亡。哎呀~不过,四处漂泊,拯救身陷危难的民众后扬长而去,嗯嗯!嗯嗯!这才是骑士!这才是一位骑士应有的风范。果然该去旅行,旅行是件好事。不过,巴尔特阁下,您居然单枪匹马打倒了三只河熊和河熊魔兽,这是何等勇猛啊。这件事若不是出自于您的口中,我真是难以置信。说什么上了年纪、身体衰弱,您真是谦逊。嗯!肯定是如此。毕竟您可是将我那把壁剑斩成两半了啊。我从没听说过以剑断剑这种事呢。既然如此,明天无论如何都要请您教我两招才行!」

    哥顿强烈地表示想与他较量。巴尔特心想肩膀的状况已经好转,就当作是付住宿费,陪他打个一两回也无妨。

    起初两个人都拿著剑。但是,哥顿挥剑的姿势让巴尔特觉得非常不协调,就开口问他擅长什么武器。结果他回答比较擅长槌子和斧头。但是,骑士不怎么用这类型的武器,所以才会开始用剑。因为一般的剑实在太轻,手感不佳,所以他才会请人打造出那把超乎常理的剑。

    巴尔特让哥顿拿战槌,自己拿著棒子。拿起战槌的哥顿,魄力是天壤之别。战槌是用来打落马背上穿著全身盔甲的骑士,或是攻击头部,一击就让敌人无法再战的武器。但是,这种武器难以掌控,容易露出破绽。所以通常会搭配持剑的护卫骑士一同上战场。不过,哥顿.察尔克斯是能以一挡多位骑士的好汉。超重量级的战槌发出低吼声飞来。战槌被纵横挥动并发出嗡鸣声,招招都是必杀一击。

    巴尔顿冒著冷汗避开了哥顿的攻击。他心想,就算是全盛时期的自己拿著最坚固的盾,恐怕也无法正面接下他的攻击。现在凭藉多年经验还能勉强应付,但是哥顿的技术如果再成熟一些,恐怕连闪避都会很困难。但是,姜还是老的辣。他不选剑而选了棒子,是因为攻击距离比战槌来得远。巴尔特保持著对自己有利的距离,时而击中哥顿的手腕,时而刺上他的额头或肩膀,或是扫倒他的腿部取胜。

    巴尔特连胜了几个回合,但是惊叹不已。首先是哥顿深不见底的体力及挥动武器的速度。与生俱来的蛮力虽然也有影响,但这个男人也有勤加修行。其次是他非常耐打,彷佛像身体本身就是具盔甲。巴尔特认为他只要勤加锻练,会成为更可怕的战士,并给出建议。而哥顿也非常老实地照巴尔特的建议去做。从中途开始就演变成半指导半较量的状况。

    5

    巴尔特逗留了两个星期,再次踏上旅程。由于察尔克斯家转让了一匹马给他,所以这次他不是步行,而是骑马。本来察尔克斯家说要把马送给他,但是怎么样也无法白白收下这么贵重的财产,所以巴尔特硬付了一点钱。这匹马体型高大,长著栗色的毛发。巴尔特本身十分壮硕,还有行李,所以得是大马才能承载。

    尤莉嘉、凯涅及主要的家臣们前来送行,而家主哥顿没有现身。以家的排场来说,一家之主没到屋外为客人送行并不奇怪。但是以哥顿到昨天为止的态度来看,他没现身道别有些奇妙。不过,既然尤莉嘉和海涅都不提及这件事,由巴尔特主动提起也有些顾忌。当他说请代我向哥顿阁下问好的时候,尤莉嘉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离开城堡,越过几座村庄的交界,在巴尔特即将进入山里时,他看见一身旅行装备的哥顿.察尔克斯。

    「喔喔,老师阁下,您走得还真慢呢。好了,那我们走吧!」

    「你是这里的领主吧?」

    「喔,您说那件事啊。我出门前写了一封信,要将领主之位让给凯涅。不用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啊!领主交接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完成的事,还有许多事项和物品需要交接。」

    「不不不,本来所有的工作就是全权交由妹妹夫妇处理。家主印章之类的,一直都是交给凯涅保管喔!」

    就算巴尔特说破了嘴,他也不肯听。总之先放任他跟一阵子好了,于是巴尔特策马向前。

    前进了一段时间,就在巴尔特想喝水时,哥顿说:「这下面有条溪,我去取点冰凉的水上来。」就拿著水壶走下了斜坡。当哥顿的身影消失在林木之间时,有位青年从树丛中探出头来。

    「巴尔特.罗恩大人,尤莉嘉小姐有话要带给您。兄长一心想与巴尔特大人结伴旅行。他这个人话一说出口,就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想必会给您带来不少困扰。不过,可否麻烦您暂时照顾他,直到他尽兴为止呢?这些金币是眼下的旅费。这些钱交给兄长带在身上太危险了,所以麻烦您协助保管。以上是小姐想跟您说的话。」

    请您暂时帮忙看著他,直到他尽兴为止──这句话说得太高明了。一想起这两个星期受到的盛情招待,巴尔特就没办法拒绝尤莉嘉的请求。

    这位妹妹果然不简单。巴尔特叹了一口气,同时抚上剑鞘。花纹和剑鞘的滑顺触感很舒服,巴尔特感觉到史塔玻罗斯正在抚慰他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