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双月飨宴 生吃活月鱼
    1

    「客人,如果您想吃月鱼(月伊丹),我建议搭配这支酒。布兰酒很清澈,十分透明美丽吧?」

    「喔,这样啊。那就给我布兰酒吧。不过,月鱼是什么鱼?是煮来吃还是烤来吃?吃起来是什么味道?」

    「哎呀,客人,您不知道吗?该说是这种味道,还是那种味道呢?该用味道来形容吗?该怎么说才好……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也有人觉得它很恶心就是了。哎呀,吃过一次就戒不掉啦,我明天应该也会去吃吧。」

    自从哥顿成为巴尔特的旅伴,大约过了两个月。现在两人在艾古赛拉大领主领地南方郊区中的一个小村庄。

    哥顿似乎以为这趟旅行是拯救民众之旅。到了深为野兽所苦的村庄时,他花了一个星期去狩猎野兽。也曾经为了搜捕五人组的盗贼,在山路上徘徊了八天。这就罢了,不管走到哪儿,他逢人就说这位是「人民的骑士」巴尔特.罗恩阁下,真希望他别再这么做了。

    当他们抵达这个村庄,向人询问这里的知名料理时,有人告诉他们这当属月鱼。只要往山上去,可以看到一条山涧,那旁边有一家店,听说只有到那间店去才吃得到月鱼。村里的人想吃月鱼时,也会到那间店去。虽然白天也吃得到月鱼,但是晚上吃更适合,也可以在店里住上一晚。一边赏月一边吃月鱼,再配上几口酒,这等风情可是在其他地方享受不到的。

    两人兴冲冲地策马上山,马上找到了山涧旁的小店,微胖的老板娘精神奕奕地上前迎接。她看见两位魁梧的武人来到店里,起初似乎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两人表示是来吃月鱼的后,老板娘说那最好等到晚上。

    他们喝著老板娘送上的茶,一边听老板娘说她的故事。老板娘是在十一年前与丈夫一同来到这座山。她的丈夫非常喜欢这条山涧,鱼和山菜十分美味,景色也相当优美,而且还长著一大丛托卡。托卡是一种香辣爽口的辛香料,只长在气候凉爽,有丰沛且乾净水源的地方。

    老板娘和丈夫考虑在此定居。村长对于发现托卡这件事十分开心,就帮他们跟领主交涉,完成了他们两人的心愿。只有老板娘和丈夫可以享低廉税率,但代价是必须遵守规定,不可以将托卡卖给山腰村庄以外的地方。后来有四个家庭也来到了这里。而三年前,老板娘的丈夫留下一生已无遗憾这句话,就离开了人世。

    他们刚住下来就注意到了月鱼的存在,但是在第二年才发现它真正的价值。以某种方式享用在某种条件下捕获的月鱼,是人世间难得一遇的美味。但是,只要稍微隔了一段时间,奇迹般的味道就会消失。所以才会说这种鱼只有这里吃得到。

    茶喝完以后,老板娘送上了酒。嘴里吃著凉拌山菜下酒时,他们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那就是酒所剩不多了。老板娘问了四个家庭的人,都没有合两人胃口的上等酒。只要骑马下山,到山腰村庄不需要耗费太多时间,所以两人为了月鱼,决定到山腰村庄去买酒回来。

    2

    正当两人买完一大堆酒,准备回到山涧小店时,他们发现有军队走进小路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两位持盾的士兵,背后跟著十位弓箭手,接著是五位扛行李的人。装满箭筒的箭中有几枝箭柄特别粗,还带著看似油桶的东西。是火箭!队伍的最后方有一位穿著全身盔甲的骑士坐在马上,背后跟著两位看似镇民的人。而士兵们的表情说著:他们正在执行一个非比寻常的任务。

    在部队经过后,两人听见其他人的闲谈内容。原来山涧村落爆发了死灰病,据闻是村里的药师确定山涧小店的老板娘已经发病。多年来,那位药师救治人们无数,领主即立刻派遣骑士前往。

    死灰病。

    据巴尔特所知,德鲁西亚家的领土及其周遭地区从未发生过死灰病。但是一旦发生,巴尔特就必须将该村庄或城镇烧个精光才行,而且必须剿灭所有居民。死灰病就是这么可怕的疾病。

    发病的人身上会出现斑点,就像将灰随意涂在身上的模样。斑点会逐渐扩大,最后覆盖全身。一旦演变至此,病人会开始脱水,最后只能痛苦得打滚至死。只要稍微与病人有接触的人也都会被传染。只要村里出现一个病人,就必须灭村;镇里出了一个病人,就必须灭掉整个镇。如果病人逃到邻镇去,邻镇也要消灭。

    难怪士兵们个个都绷著脸。这种疾病本身虽然可怕,但是不只如此,他们还得杀光应该要守护的领地子民。士兵们从此以后将再也无法安眠。即使在巡城中,也会觉得自己所杀之人的家人、朋友、恋人都在看著自己。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得动手。而骑士必须领著一群心怀恐惧的士兵,毅然决然地让他们完成任务,想必内心的苦楚也非比寻常。

    ──不对,等一下。山涧村落?老板娘发病?就在不久前,她不是还精神奕奕地跟我们聊天吗?这其中一定出了什么差错!

    巴尔特这么想著,策马追上部队,向骑士指挥官攀谈。但是骑士只斜眼瞥了他一眼,不打算停下脚步。他应该是接到了命令,不管任何人说什么都不准理会。士兵们也试图忽略巴尔特。只有将心门紧紧关上,才能完成这个任务。他们拚命地堵起耳朵。

    巴尔特心想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就带著哥顿绕到部队前方,奔上山路。由于除了骑士以外的人都是步行,行军速度并不快。在快要抵达山涧前,有一个地点很适合他独自拦阻部队前进。两人在此待命。

    ──这下该如何是好呢?

    要挡下部队,让老板娘和村落中的人们逃跑吗?不过,事关死灰病,逃跑的人会被彻底搜捕并杀害。说到底,那个老板娘应该不会轻易拋下有和丈夫回忆的家。

    那要把部队赶回去吗?哥顿和巴尔特两人或许办得到。话虽如此,对方有盾有箭,还有一位身穿重装备的骑士。相较之下,我方只穿著适合旅行的轻盔甲,将会演变成一场毫无留手余地的战斗。说到底,就算赶走了他们,也不会为山涧村落带来和平。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如果自己是这个部队的指挥官,到了山涧后会采取什么行动?他绝对不会进入村落,会让士兵包围村庄,从远方将火箭射进村落,将其焚毁。如果有人冲出来就放箭杀害,不会靠近到可以看清长相,或可以交谈的距离。

    ──对了!

    「哥顿!去把老板娘带到这里来,动作快!」

    「好!」哥顿吼了一声就往山路急奔直上。接下来只要争取一点时间就行了,不能让部队再往前进。

    来了,部队过来了。当距离近到听得到声音时,巴尔特高声说道:

    「我乃帕库拉的骑士(可尔德葛西.帕库拉),名为巴尔特.罗恩。关于山涧村落一事,有状况想禀报周知!可否请教指挥官阁下尊姓大名!」

    「我是德拉诺的骑士(可尔德葛西.德拉诺)玛尔卡杰利.艾可拉。骑士旅人阁下,请您不要插手此事。让路吧!」

    巴尔特本来想告诉他,仅在两刻前自己才见过平安无事的老板娘,但打消了念头。因为这句话等于自己表明,他与死灰病的病人接触过。这句话要是说了出口,想必他们会不由分说就杀了巴尔特。持盾士兵与巴尔特的距离只剩十步左右。巴尔特拔剑出鞘。他拔剑不是想斩向对方,是为了牵制他们的行动。

    「盾,就位!突击!」

    指挥官尖声命令道。持盾的两位士兵架起盾,往巴尔特猛冲过来。这对部队是奉领主之命进行紧急军事行动,而巴尔特持剑相对,所以就算被箭射死也不能有所怨言。即使如此,指挥官却不用弓箭或剑,想以盾排除阻挠,由此可见这位指挥官不是位无情之人。对于巴尔特这位身经百战的骑士而言,闪开两位持盾士兵再冲入弓兵队伍,让部队陷入混乱状态并不难。但是,这么做的话会爆发争斗。

    ──该怎么办才好?史塔玻罗斯,教教我吧!

    他用左手抚摸剑鞘──史塔玻罗斯的遗物。但是他连犹豫的时间都没有,持盾士兵已经冲过来了。巴尔特不禁以古代剑的剑尖刺向盾。

    ──糟了!

    巴尔特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慌张。古代剑的前端不是尖的,而是像被一刀打横切断的形状。即使出剑刺击,也无法伤到盾分毫,伤到的反倒是巴尔特的肩膀。对方是个头高大的士兵,利用整副身躯的力量猛冲过来。若拿著一把平头剑刺过去,所有冲击都会落在巴尔特的肩膀上。

    就在盾与古代剑碰撞的那一刻,巴尔特看到了蓝绿色的磷光。肩膀没有感到疼痛,也没有碎裂。虽然有刺到东西的感觉,但却十分轻巧。

    持盾士兵受到的打击可不轻。最前面的持盾士兵往后撞去,接著跑在他背后的持盾士兵别说是支撑前面的人了,也一起被撞飞至后方。两人撞进距离八步左右的弓兵队列中,撞倒一群士兵。弓兵们像骨牌一般倒下,最后除了指挥官以外的所有士兵都摔倒在地。指挥官骑士不禁瞠目结舌,停下马匹。

    「怎、怎么会如此勇猛。等等,巴尔特……巴尔特.罗恩?」

    这时,策马奔来的声音从上方接近。哥顿回来了,背后载著老板娘。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我是『人民的骑士』巴尔特.罗恩大人的同伴,梅吉亚的骑士哥顿.察尔克斯。如您所见,我把山涧小店的老板娘带来了。这位老板娘哪里像得了死灰病──!你们用自己的眼睛看个明白!」

    哥顿一边喊著,一边策马冲过巴尔特身边,勒停马匹跳下马后,将老板娘放了下来。老板娘都被带到眼前来了,岂有不看之理。而且近距离一看,她没有染上死灰病一事已是清清楚楚。

    「这是?药师阁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指挥官质问的语调极为严竣。男药师一屁股瘫坐在地,而药师身边的男子拔腿就逃。两名士兵追上他,把他押了回来。老板娘看见那个男人后说:

    「奇怪?这位不是最近老是缠著我,要我把店卖给他的男人吗?他感觉不是这一带的人啊。」

    在指挥官拔剑相向之下,他立刻把真相招了出来。

    男子过去是盗贼团的成员,在大领主领地的北方为非作歹。由于闹得太过火,领主派遣骑士团剿灭了这群人。只有这个男人独自甩掉了追兵,逃到这座山里来。他把从藏身地点带出来的钜款,埋在山里某棵做了记号的树下,一身轻便地逃到远方去了。而这已是十五年前的事。直到今年,他确定风头已过才回到此处。他来到埋藏钜款的地方时,心里一惊。树已经遭人砍去,盖了一间店。他逼老板娘将店卖给他,但是老板娘毫不理睬。该怎么办呢?他左思右想时,恰巧遇见了这位男药师。原来这位药师以前也是盗贼团的一员,身分一曝光可是会被砍头的。所以药师受到男人威胁,去向领主告发山涧小店的老板娘罹患死灰病,已经发病了。

    3

    「那个药师不知道会被怎么处置。」

    多年来,药师为村庄尽心尽力。据说即使是半夜也爽快地为村民诊疗,也不会硬要贫穷人家支付药费。村民们也都十分敬重这位善良的药师。以前的罪过或许能以往事已矣的说法逃过死罪。话虽如此,身为一位药师,谎称死灰病发病恐怕是罪大恶极,理应遭到火刑处置。

    听说自家店铺的地底下埋了一笔钜款,老板娘惊讶不已。太阳即将下山,为了保护众人,今晚有两位士兵在此留宿,详细的调查等明日再说。而指挥官骑士居然是山涧小店的常客。他向巴尔特及哥顿低头道谢,说是托他们的福,不用杀了老板娘就圆满解决事情了。

    虽然他说要请两人务必到访领主宅邸,不过巴尔特坚决不接受。先不提巴尔特之名,梅吉亚领主哥顿.察尔克斯之名在这一带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他领地的领主若是插手处理纷争,对双方来说都不是件好事。所以当作没事发生才是上上之策。哥顿.察尔克斯没有来过这里,最好也别到领主宅邸去叼扰。巴尔特以这个理由说服了指挥官。事实上,是因为他身体非常疲累,也感到阵阵头疼,不想面对麻烦的事而已。

    「过去的残忍盗贼,如今居然能以善良药师的身分,过著受到人民敬仰的生活。人类还真是难以理解啊。」

    没错,人类这种生物很难以理解。说到难以理解,这把古代剑也让巴尔特难以理解。与哥顿对决时,它没有发挥力量。在那之后到了今天,他曾用这把剑斩过无数只野兽,也从来没有见过那股不可思议的力量。巴尔特本来认为,或许是要跟魔兽战斗,它才会发挥真正的力量,但是刚刚的对手不是魔兽。不过,今天这把剑的确发挥了不可思议的力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我们错过吃月鱼的机会了呢。」

    巴尔特不禁拉动缰绳,让马停下来。

    ──错过吃月鱼的机会?

    巴尔特调转马头,开始往回走。

    「嗯?伯、伯父?您要回去吗?您不是说怕麻烦,所以今天要露宿野外吗?不走过村子,没办法入山喔。人家那么大阵仗地送我们离开,事到如今您还要回头吗?伯父?」

    到了明天,应该会拆掉部分房舍,以寻找埋在地底下的大笔金钱。若是今晚还来得及。老板娘说过,在月圆之夜享用的月鱼最美味。今天正好是两颗月亮圆满闪耀之时。姊之月已爬到天空正中央,妹之月则刚从山边探出头来,他们也买了很多布兰酒。

    「伯、伯父~您、您不、不用、那么急吧~」

    巴尔特心想,哥顿你还不明白。世间事物皆有轻重之分,缓急之别。面对重要的事,就不该拘泥于小节。紧要关头就该果断行动。

    关于这两个月亮,有这么一个传说。星神采炎曾向一对公主姊妹提出结婚的请求。姊姊公主(苏拉)不顾一切地飞奔到他身边,成为了星神之妻。妹妹公主(沙里耶)则为了盛装打扮而耗费时间,错失了机会。

    因此,姊姊公主被称为「星神之妃」,妹妹公主被称为「迟来之人」。由于沙里耶未能嫁出去,所以继承了祖先的所有财产,故也被称为「坐拥万物之人」。妹之月比姊之月小,但是明亮迅速。她今晚也搭上擦得晶亮的白银马车,追著姊姊公主。苏拉则挂著温柔的微笑,等待妹妹追来。

    动作快一点的话,可以一边仰望双月,一边喝杯赏月酒。不对,今晚该不会是「合」之日吧?两颗满月重叠时,沙里耶会在姊姊的照耀下,戴上光芒宝冠。看著「合」之双月喝下的酒,别有一番滋味。称为月鱼的玩意儿肯定也是美味至极。必须在沙里耶追上苏拉前抵达山涧小店才行。

    ──跑!来吧,快跑!

    美丽的沙里耶奔上虚空,映得地面明亮万分。紧接著有两道轮廓分明的人影与马影,如两把刀划开草原般奔驰而去。巴尔特嗅著茂盛草丛发出的初夏香气,鞭策栗毛马向前疾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