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捷闵的勇者 诺尔鱼炖布丁
    1

    在艾古赛拉大领主领地东边郊区的村庄里,巴尔特听到一个传闻,说往北翻过山头,可以在那边的村落吃到极为美味的诺尔鱼料理。

    诺尔鱼是每处湖沼都有的小鱼,身体光滑细长,喜欢躲在泥土中。这种鱼并不美味,骨头多不便食用且还带著土味。吃下这种鱼不久后,嘴里会留下一股难以言喻的苦涩余味。不过,由于小孩子也能轻易捕获,各地的贫穷人家都常以此为食,多吃几只就能填饱肚子。

    巴尔特小时候也常吃。自从当上骑士,冬天长期驻扎在大障壁附近的堡垒时也会吃。在近几结冻的泥土中沉眠的诺尔鱼是十分珍贵的食材。话虽如此,巴尔特不曾觉得诺尔鱼好吃过。

    这样的诺尔鱼居然能调制成美味料理,这可引起了巴尔特的兴趣。哥顿,察尔克斯兴致缺缺地说:「不管多会煮,诺尔鱼不就是诺尔鱼吗?」但巴尔特不予理会,策马向北。翻过山头后,他们看见一座深谷,上面架了一座吊桥。因为不可能把马丢在这里,他们就带著马一起过桥。为了不让马匹发狂,他们蒙住马的眼睛,牵著马过桥。

    「回来还得再过一次这座桥啊……」

    哥顿唉声叹气。路只有一条,所以他们没有迷路就抵达了村落。两位骑乘马匹的武士来访似乎很罕见,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两人表明想吃诺尔鱼,就被带到一间小屋。村民们很清楚这是可以赚取珍贵现金收入的机会,所以应对十分周到。据说将由一位名为毕内的老人为他们准备料理。

    「亏你们特地跑到这种地方来呢。我现在让人去捕诺尔鱼了,不过我这里可没有符合武士大人胃口的酒啊。」

    老人这么说著,端上来的酒水白色混浊,带著柔和的甜味。这是用谷物酿成的酒。想必是用这一带常见的布兰果实酿造而成。巴尔特一说好喝,原本一脸狐疑地看著他的哥顿也喝了一口。

    「喔,这酒不错呢!」

    哥顿也觉得这酒不差。当两人喝了两三口时,老人毕内一边研磨著某种植物的根,一边说:

    「诺尔鱼啊,生吃非常美味,毫无半点腥味,可是呢~吃下肚后一定会生病。」

    诺尔鱼要煮熟才能吃,巴尔特从没想过拿来生吃。这位老人敢断言说吃了以后必定会生病,他该不会亲自尝试过吧?老人毕内加了好几种植物的叶子,再混著容器内的东西一起捣碎。

    「诺尔鱼啊,只要遭到攻击或是吃到苦头,腹中就会变苦。而这些苦汁之后会化为腥味。」

    当巴尔特喝乾碗里的酒时,据说是老人毕内之孙的少年又帮他倒了一杯酒。稍后哥顿也又添了一杯。一晃眼的时间,诺尔鱼被接连送来。村落的居民总动员前往捕鱼,所以没多久就装了满满一桶的诺尔鱼。老人毕内连换了好几次水,将诺尔鱼清洗乾净后,把那碗以不知名的根、叶捣制而成的东西倒入桶子里。这个动作让巴尔特大感兴趣,于是走近并看向桶子内。诺尔鱼正在吐出大量的黄色液体。

    「只要让诺尔鱼吐出这种黄色液体,吃起来就不会苦了。」

    老人毕内这么说。他表示自己耗费多年才找到这种树根及叶子。过了一会儿,诺尔鱼就不再吐出任何东西。老人毕内再次将诺尔鱼清洗乾净后,用碗捞了两碗鱼放进锅内。接著,从装有谷物酒的桶子里捞取上头清澈的部分,倒入锅中。哥顿似乎也好奇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著看。锅子下方点起了火,而火势不强。

    「诺尔鱼得从冷水开始煮,要是突然丢进热水里,鱼肉会散开。」

    老人毕内自言自语似的低语著,然后对他的孙子,也就是那位少年说:「应该已经完成了吧?」少年冲出小屋到隔壁,手里马上拿著一个碗回来。老人毕内默默将碗内的东西放入锅里。

    「这是用杜威贾鸟蛋和山药做成的布丁。还好家里正好有蛋。」

    后来老人渐渐加强火势。老人放入柴火的动作极为俐落,巧妙地调节著火势。酒加热后的香气充满了整间屋子,接著发生了一件惊奇的事。诺尔鱼本来悠哉地在温热的酒里四处游动,现在居然潜到布丁里去了。

    「人类在阳光炙热时,也会躲到阴凉处或家中。」

    原来是这个道理,不过布丁里头应该也很热啊。

    「山药可以帮助散热。所以比起煮滚的酒,布丁里头还比较凉一些。」

    有几只诺尔鱼从布丁里探出头来,但立刻躲了回去。诺尔鱼在布丁里不停游动,使得布丁不断晃动著。过了一会儿,布丁不再晃动。老人毕内减弱火势,将布丁又炖了一会儿。他聚精会神地看著锅子,沉静稳重的侧脸看起来就像一位贤者。巴尔特这么想时,老人低声说了一句「完成了。」就把锅子从火上拿下来。他熟练地将布丁分成两块放进碗中,并端上桌。

    「请用。」

    巴尔特和哥顿坐上椅子,拿起木匙舀了一匙冒著热腾腾蒸气的布丁。巴尔特将布丁吹凉一点,送了一块入口。

    他不曾尝过这种布丁。刚才煮了相当长一段时间,还以为布丁的口感会很硬,没想到完全不会。口感嫩滑柔软,却有扎实的存在感。以舌尖仔细品尝过后,在口中将其咬碎。说不上甜还是辣的柔和滋味在口中扩散,巴尔特不禁将木匙里剩下的布丁全部送入口中。

    ──喔喔喔!

    这口感真是难以形容。口腔及舌头的每一吋都在享受这种初次体验到的口感,喉咙感觉在要求著「快点也让我尝尝」,于是巴尔特吞下口中的布丁。口感浓郁,余味芳醇。这是从诺尔鱼渗入布丁中的鲜味吗?

    巴尔特大胆地将木匙插入布丁中,捞起一口有满满诺尔鱼的部分,吹凉之后送入口中。

    ──好甜!怎么会这么甜!

    诺尔鱼特有的滑溜口感已经完全消失,鱼肉煮得很柔软,带著顶级鱼肉特有的粗糙口感,在口中化了开来。不讨人喜欢的细小鱼刺也像在跳舞般,在舌头上融化,为滋味增添几分风味,简直是集所有美味于大成。巴尔特仔细咀嚼后吞下,意外地觉得很有饱足感。而且不管过了多久,那股令人不快的余味都没有出现。巴尔特舀起一匙汤汁喝下,汤汁毫无酒味,在吸收诺尔鱼的美味后,成了一道顶级汤品。再喝下一口布兰酒的浊酒,美味再次升级。这道料理与这种酒真是相辅相成。

    巴尔特突然看向老人。从老人的行为举止看来,实在不像是在乡下生长的人,而是位知晓放眼世界的睿智老人,是对于都会中的高级料理及做法也十分了解的人物。巴尔特会这么认为也很合理。

    这里应该是「流放者」的村落。罪犯的家人及不祥之人都会被赶出村庄生活,这些「流放者」则会聚集起来建立村庄,远离一般群众就不会遭到歧视。

    老人毕内的一生是怎么走过来的呢?

    2

    有两件事发生了。一是吊桥断落,所幸无人受伤。据说村民才将装载物品的推车推上吊桥,桥就断了。

    另一件事是老人毕内的孙子被毒蛇咬伤了。蛇毒对成人来说不至于致死,但对小孩来说可就攸关性命。

    只要到村庄去就可以拿到解药,但是通往村庄的吊桥无法使用。虽然走下山谷也能前往村庄,但是非常耗时。所幸巴尔特和哥顿是骑马前来,即使需要绕远路也无所谓,两人询问有没有其他路线可以通往村庄。村民回答只有一条从东侧绕道前往的路,不过那里是捷闵的地盘。

    在亚人中,捷闵的个头娇小,外形像猴子多过于像人。成人的身高顶多也只和十二三岁的人类差不多。由于他们经常食用树皮及虫子,也有人轻蔑地喊他们为「食虫者」。因为他们的伦理道德观及生活习惯与人类相去甚远,若是有所接触,通常都会发生争执。没想到距离人类村庄和村落这么近的地方,居然会有捷闵的地盘,真令人惊讶。

    捷闵一族全是神射手。只要发现有人类踏进势力范围,应该就会发动攻击。人类没有办法躲开四面八方飞来的箭,但是想救这孩子的话,这是唯一的方法。巴尔特接下前往村庄拿解药的任务,离开了村落。少人数应该比较不容易引起捷闵的注意,所以由巴尔特独自前往。

    道路越来越深入苍郁的森林中,栗毛马却丝毫不显疲累,以极快的速度在森林中穿梭前进。巴尔特发现前方的树上有些动静,所以他拔出古代剑。飞箭迎面而来,巴尔特举剑将飞箭挥开。

    树上满满的都是捷闵人。本来希望能在被他们发现并包围前,快速通过此地,看来是行不通了。飞箭从前后左右飞来,最难应付是从背后飞来的飞箭,但随风飘荡的披风帮他挡去了部分飞箭。

    飒!箭刺进了左肩。在肩甲的保护下,箭没有刺得太深。

    飒!箭刺进了背部。这一箭刚好射中没有盔甲保护的部位,但不至于阻碍行动。不过在下一秒,巴尔特突然觉得浑身发烫,视线开始模楜扭曲起来。

    ──是毒吗!

    巴尔特拚命地捉紧缰绳,但意识坠入了黑暗之中。

    3

    巴尔特因为嘴里的苦味而醒来。想必是有人捣碎药草,塞进了巴尔特的口中。他仰面躺著,身体被绑住而无法动弹。好几位捷闵围在巴尔特身边,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讨论著,尖锐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吵杂。

    这时,捷闵们安静下来,有位高大的捷闵站在巴尔特面前。

    「你,通过了,不可通行的,道路。」

    「对于闯入贵族土地一事,我感到非常抱歉。我这是为了救一个孩子的命,逼于无奈才会通过此处。」

    「古老的精灵,制裁你。」

    他命令巴尔特站起来。在四面八方都有长枪指著的情况下,巴尔特被硬拉著站起来。他们来到以木头栅栏围起的广场,周围全是苍郁的树木。树枝上坐著数量惊人的捷闵人,他们正俯视著巴尔特。他们把从巴尔特身上拿走的古代剑还给他后,场边的捷闵们扬起欢呼。仔细一看,广场的另一边有某种生物被拉了过来。巴尔特不禁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是蓝豹(耶鲁加)魔兽。六位捷闵以棍棒类的东西刺著,引诱蓝豹过来。

    ──怎么会!蓝豹魔兽为何不咬死捷闵?难道捷闵有什么操纵魔兽的方法吗?

    棒子前端似乎绑了某种蓝色物品。负责诱导魔兽的六位捷闵,依旧将棒子对著魔兽,渐渐退到广场边缘。温驯的魔兽发出低吼。捷闵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朗,他们要让巴尔特和魔兽战斗。

    巴尔特的脑袋依然朦胧一片,整副身躯疲倦不堪。但是,巴尔特还是逼自己进入战斗状态。他吞下口中残留的苦涩药草,脱下披风包住左手。并用力地深深吸入一口气,点燃内心之火。脑袋立刻清醒许多,肩颈腰部的疼痛也不再恼人。他的五感敏锐了起来,体温略为上升。

    魔兽仍在低吼,低吼声中渐渐带著危险的气息。没想到要在手上没有盾,身上没穿著盔甲的情况下,单枪匹马与蓝豹魔兽战斗。至今他历经过无数场战斗,但这也是第一次面对如此毫无胜算的战役。

    若是古代剑愿意发挥不可思议的力量,那还有一点点胜算。话虽如此,想以剑攻击蓝豹是很困难的事,想避过蓝豹的攻击更是难上加难。蓝豹与河熊相同,都拥有三只眼睛。拥有三只眼睛的野兽,总之就是强韧耐打。巴尔特的一击无法杀死蓝豹,但蓝豹的一击足以要他的命。如果古代剑的力量没有苏醒,就只能等死了。

    ──快回想起来,快回想起来啊!至今古代剑曾发挥魔力三次。其中两次的对手是魔兽,一次是人类士兵。当时我做了些什么?

    蓝豹压低身体,弹跳并向巴尔特袭来。它的速度极快,一瞬间就缩短大约十四五步的距离,跳跃而来。巴尔特想对准蓝豹的眼睛挥出古代剑。但对方的速度太快,而剑太短。在挥下剑前,蓝豹已经扑上了他的胸口。巴尔特马上旋身,避开蓝豹对脸部的攻击,不过蓝豹的右前脚横划过了巴尔特的右胸。

    或许是加速过猛,蓝豹在离巴尔特非常远的地方著地。它顺势跑远,转身调头后再次加速冲来。巴尔特的胸甲仅被魔兽爪子轻轻划过,就裂了一道大口子。巴尔特一边观察魔兽的动作,一边继续思考。

    ──一开始我是怎么办到的?当时我右手拿著剑,左手放在剑鞘上,然后说了什么?

    魔兽再次朝他冲来,张著血盆大口想咬碎巴尔特的喉头。巴尔特挥出古代剑,剑也确实击中了魔兽的鼻尖,但是连吓阻魔兽的作用都没有。魔兽的两只前脚搭上巴尔特的肩,而巴尔特往后倒去。幸亏他做了这个动作,魔兽无法完全停下来,在咬碎巴尔特的皮帽后,从他身上飞驰而过。巴尔特仰躺倒地,一头白发被魔兽卷起的风势吹得凌乱。他想立刻站起来,但或许是撞到了后脑勺,身体在剎那间无法动弹。

    「史塔玻罗斯!」

    巴尔特下意识地喊出了这个名字时,右手的魔剑绽放出蓝绿色的光芒。巴尔特将剑斩向疾驰而来的魔兽鼻尖。

    呜呜!

    魔兽发出惨叫,向后一跃。巴尔特撑起身体,双膝跪地,往魔兽的头顶挥下古代剑。这一剑足足没入至魔兽的一半头盖骨。魔兽缓缓倒下,然后再也没有起来。

    巴尔特维持双膝跪地的姿势,抬头看向捷闵们。有位捷闵大声喧哗,从声音听来,是那位说人类语言的捷闵。语气感觉像在煽动众人。而捷闵们也中了他的煽动,众人手中都搭起弓,打算射杀巴尔特。

    这时,响起一阵更大的声响。声音的主人不是说人类语言,因此巴尔特不清楚他说了什么。不过,声音的主人飞奔至巴尔特身旁,像在袒护巴尔特似的站在他面前,又激昂地说了什么。这位捷闵个头高大,身高比其他捷闵高出一个头左右。四周人山人海的捷闵在听完高大捷闵说的话后,都放下了手上的弓。最后高大的捷闵举弓对著曾说人类语言的捷闵,以强硬的语调说了什么。听完他的话,说人类语言的捷闵低下头来。

    「人类啊,没想到你能打败灵兽,而且还是蓝豹灵兽。你是极为勇敢的勇者。我是,特查拉族的勇者伊耶米特。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是帕库拉的骑士,巴尔特.罗恩。」

    「人类勇者巴尔特.罗恩啊,我刚回到此处,还不清楚事情始末。你怎么会与我族的灵兽打斗?」

    巴尔特简洁地将叙述了经过。

    「你为了救住在西山的老人毕内的孙子,才会经过此处对吧?这是怎么回事?你跟奥勒.毕内是什么关系?」

    「他请我吃了顿美味的诺尔鱼料理。」

    「我们欠奥勒.毕内一个人情。如果提早知道你的目的,我们会准许你通行。你没告知村长来意,威胁到我们的的居住地,所以村长请出古老精灵制裁你,是正确的。但是,在精灵认同你后,他却试图杀害你,是村长的不对。我允许你经过此处前往人类村庄,回程也可通过这里。你带著这个走吧!」

    巴尔特接过一支箭。这支箭比普通捷闵用的箭还大上一两倍,箭翎也十分气派。这支箭应该是用来代替通行证的吧。他们也把栗毛马还给巴尔特。而巴尔特向捷闵勇者道谢后,忍著头痛与疲倦赶路去了。

    4

    巴尔特在村庄说明了来龙去脉后,取得了解药,村民也告诉他会派出人手修缮吊桥。巴尔特急忙回到山头北边的村落。最后解药及时赶上,少年保住了一条命。巴尔特和哥顿付给老人毕内一笔钜额餐费后,离开了村庄。老人毕内原先不肯收下,但两人硬是将这笔钱塞给他。因为从一开始村民们的热情款待,就可以看出这个村落的人们有多么希望得到现金收入。

    巴尔特以归还手上的箭为名目,与哥顿一同前往拜访勇者伊耶米特,因为巴尔特有许多想请教伊耶米特的问题。虽然伊耶米特没有回答所有问题,倒是说了几件事。

    住在这里的捷闵是特查拉氏族。特查拉氏族分别住在七个村庄中,而每个村庄都有一位村长,每位村长手上都拥有六颗「蓝石(耶鲁各古)」。蓝石拥有镇压人类口中所谓的魔兽,让它们听令行事的力量。蓝石是氏族中最珍贵的宝物,绝对不可贩卖或是出借给人类。

    根据捷闵的信仰,被古老精灵附身的野兽会变成魔兽。每个捷闵村庄都会捕获一只魔兽,称为「灵兽」并崇敬。灵兽死后,体内的精灵会重获自由,再次附身在新的野兽身上。

    对于他们为什么称呼老人毕内为贤者(奥勒)这个问题,他只告诉两人:「因为对我们来说,毕内就是贤者。」

    伊耶米特被称为勇者,但勇者这二字似乎不是一个绰号,而是正统的称号,也是身分象徵。七个村庄中最强大且具有勇气之人将成为勇者。勇者代表全体氏族,所以不仅是人类语言,也必须学会所有亚人的语言。

    在短暂停留后,巴尔特及哥顿离开了捷闵的村庄。

    巴尔特感到不可思议的舒畅。他过去听闻亚人这种存在,是与人类火水不容的异形,也是未开化与残虐的代表。但是,葛尔喀斯特的安格达鲁与捷闵的伊耶米特,这两位巴尔特认识的亚人都是具高尚节操及自尊心的武士。比起一些下等人类,他们两人还比较值得信任。世事果然得亲眼看过才知道。

    听说在这块特查拉氏族的居住地零星分散的区域,再往东一段距离有其他亚人的居住地。比起巴尔特多年居住的地方,这一带──大障壁与奥巴河之间辽阔许多,有魔兽出没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巴尔特认为旅行可以让人知道自己有多无知,这是件好事。

    话说回来,他的盔甲已经破烂不堪,难以挽救,势必得在下个城镇买件盔甲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