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 皮革防具工匠波尔普 炊布兰拌蛋汁
    1

    看来巴尔特似乎在无意间,为古代剑取了史塔玻罗斯这个名字。每当他呼唤此名,古代剑就会有所反应,绽放蓝绿色光芒,展现出惊人的凌厉之力。也就是说,史塔玻罗斯这个名字成了引发古代剑威力的咒语。而且,这个咒语只有巴尔特自己拿剑时才会起作用。他曾让哥顿.察尔克斯拿著剑,进行过许多次实验,但古代剑在哥顿手上只是把普通的钝刀。

    这是无所谓,但有件事让巴尔特十分在意。每当古代剑发挥强大的力量后,他感觉自己都会觉得非常疲乏。刚开始时,他累得连站都站不起来。第二次、第三次时也是一样。这次也是,还引发头痛和晕眩。莫非这把剑会吸取剑手的生命力,以发挥力量?

    当下他就决定不再考虑将剑交给德鲁西亚家一事。此外,他也不急著将捷闵拥有「蓝石」的事上报给德鲁西亚家。毕竟目前他们没有途径可以得到「蓝石」,而且也得等他再多加了解后,才有上报的意义。

    2

    两人抵达了库拉斯库的城镇。这座大城镇近于艾古赛拉大领主领地的北方边缘。

    在城镇入口处被收取了二十克尔的通行费,之后得到一块绑著绳子的许可证。没有这块许可证,不仅无法在镇里买卖物品,也不能留宿。等到要离开城镇时,再拿许可证换回缴交的二十克尔。听说居民拥有免费的许可证,经常出入城镇的人则可以领到长期许可证。这个管理方法简直就像大陆中央的各国。

    两人进入城镇后更是惊讶。镇内热闹得不输临兹城镇,城镇中央有一条宽广的大道,道路旁整排都是店家。人山人海的景象及充沛的活力令人叹为观止,难怪会订下旅人不可在城内骑马的规定。

    他们先找地方住下,请人将食物端到房里。送来的食物有放了肉及蔬菜的汤品、烤查鲁加及炊布兰。或许是因为艾古赛拉大领主领地的土地不适合种植小麦,这里的人不太吃面包,反倒常以布兰为食。他们不将布兰果实磨成粉,直接用水炊熟布兰果实。巴尔特不是很喜欢炊布兰这种料理。味道清淡,口感黏腻,而且马上就变硬,嚼起来下颚会很累。不过,用布兰酿成的酒很出色。

    旅馆的人送来刚烤好,还在滋滋作响的查鲁加鱼,鱼皮上带著焦痕。这种鱼背部呈蓝色,体型细长。这个时期捕获的查鲁加鱼油脂最丰厚。洒上少许盐巴,再配上谷物发酵后制成的甜辣酱,真是太对味了。

    然后巴尔特发现一件事。盐焗查鲁加鱼和刚炊好的布兰真是一大绝配。此外,库拉斯库的炊布兰料理和他至今吃过的完全不同。蓬松水润,甘甜美味,而且炊好的布兰也不是茶色的,是闪耀光泽的白色。

    巴尔特切下一块查鲁加鱼,将鱼肉放在碗里的布兰上,一起送入口中。从查鲁加鱼渗出的鲜美滋味与酱汁融为一体,让布兰美味极了。而且很适合搭配布兰酒。

    这个组合可说是拥有某种魔力,手会自动一口又一口地将料理送进嘴里。回过神时,他发现自己已续了三碗理应讨厌的炊布兰。

    「哎呀,这还用说。因为领主大人下令要将布兰当做名产,让附近的村庄都种植布兰,听说指导了很多事呢。」

    库拉斯库的首任领主原本是撒尔班国的伯爵。二十年前,撒尔班遭到帕鲁萨姆王国灭国时,伯爵不愿向帕鲁隆姆国王投降,逃到了奥巴河东边。众多爱戴伯爵的领民也与他一同来到这里。而艾古赛拉大领主允许他们在领地北方定居,进行开垦。自此以来,库拉斯库持续发展,如今已经是来自艾古赛拉各地的人都会聚集在此的大城镇。现任领主是由伯爵的孙子担任,但听说首任领主目前依然健在。

    3

    他们来到买卖皮甲的店家,叫来店员。两人拿出魔兽毛皮给店员看,提出想用此张毛皮订做皮甲的要求。店员看了毛皮一会儿后,把一位中年店员叫过来。中年店员以复杂的神情看著毛皮,开口说他来处理后,拿著毛皮走进内堂去了。过没多久,一位据说是老板的人物走了出来。

    「我是这家店的老板,名叫马利卡连。您这是河熊的毛皮吧?」

    「嗯。」

    「真是一张极品。遗憾的是小店没有工匠能够处理这张毛皮,但是有一位与小店素有来往的工匠手艺了得,我想那位工匠应该能帮上您的忙。如果由小店承接您的订制委托,必须跟您收取手续费。虽然有些劳烦您,不过我想,您直接带著毛皮去找那位工匠比较妥当。」

    身为一个商人能说出这么通情达理的话,著实令人佩服。于是巴尔特回答:「那我自己拿过去吧。」之后老板特地叫店员带路,带两人到名为波尔普的知名工匠家中。这是无所谓,但带路的店员眼神凶恶,是令人感受到暴力气息的男人。

    工匠家位于繁华大街的极深处。负责带路的男人在工匠的家门前回去了。巴尔特敲了敲门后,有位年轻小姑娘出来应门,巴尔特就告知来意。

    「哎呀,要订做皮甲吗?非常谢谢您!哥哥,有客人!」

    「你们这两个混蛋是怎么回事!别擅闯别人家!」

    在工作台转过头来的男人与妹妹有相当大的年龄差距。这个男人就是波尔普吧。

    「哥哥,人家是客人喔。他们带了张毛皮来,说要订做一套皮甲。」

    「带了毛皮来?反正又是……这个、该不会是……」

    波尔普一把抢过毛皮,聚精会神地盯著看。

    「太强了,这是河熊魔兽的毛皮吧?只有腹部处有一道垂直伤口,多么美丽的毛皮啊!而且毫无伤痕,太厉害了!」

    「这块毛皮尚未脱毛,也还没进行鞣制。虽然洗去了血迹,但是整块毛皮都硬梆梆的,真是不好意思。」

    「蠢货!这种东西怎么能让外行人碰!要是脱毛没有做好,这块宝石般的毛皮就报销啦!原封不动才好啊,这样才好!」

    在那之后,波尔普花了一段时间把毛皮的里里外外、各个角落都摸了一遍确认。偶尔会对著毛皮说:「乖喔乖喔!」或是「亏你可以保持得这么完整,真了不起!」之类的话。之后,他对巴尔特使出问题攻势。诸如用了哪种武器?有用盾吗?要和哪种敌人战斗?还让巴尔特实际挥剑给他看。

    「好!就一个月。老爷爷,一个月后你再来一趟。毛皮脱毛、前处理、鞣制上油,这些工序需要一个月。得实际动手才知道工序完成后皮革会缩水多少,一个月后你来量身,我们再决定要怎么缝制它。」

    巴尔特和哥顿将订金交给他妹妹后,回到旅馆去了。一个月──代表他们要在此停留四十二天,这段期间可以好好品尝库拉斯库镇的美食。这么一来,他们需要一点经费。订制皮甲必须支付等值的金钱,而且在答谢察尔克斯家赠马一事上也花了不少钱。思考了一下未来,目前手上持有的钱让人有些忐忑。

    巴尔特思考这些事情时,朱露察卡正巧出现了。亏他能找到巴尔特的所在位置。据说他受到临兹伯爵所托,带了几段话来给巴尔特。

    第一,侯爵及伯爵前来迎接后,居尔南已经前往帕鲁萨姆王国。第二,帕鲁萨姆国王传召了卡尔多斯.寇安德勒,表面上的理由是庆祝大领主就任及褒扬他的功绩。第三,乔格.沃德离开了寇安德勒家,目前行踪不明。第四,要是手头紧,请跟朱露察卡说一声。

    巴尔特写了一封信,写著希望伯爵交给朱露察卡的金额,盖上指印后交给朱露察卡。朱露察卡丢下一句三十天后回来就前往了临兹。

    4

    朱露察卡刚好在第三十天回来了,代表他飞奔至临兹花了十五天。他的脚力依然令人难以置信。接著,朱露察卡把临兹伯爵给他的钱交给巴尔特。

    「话说回来,你们住的地方看起来挺贵的呢~」

    「嗯,好像有点太奢侈了。不过,毕竟我们得找能让马同住的旅馆。」

    朱露察卡催促两人换到后巷里一间便宜又舒适的旅馆。不知道他是怎么进行交涉的,马匹被牵到官员用驿站保管。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查到的美食情报,餐餐都带两人到不同的餐厅用餐,每间餐厅都是物美价廉。巴尔特十分佩服朱露察卡的筹划手段,拿了一笔公费交给他后,命令他负责算帐。朱露察卡也是第一次来到库拉斯,却连观光导览都包了,不管去哪里都不曾迷路。朱露察卡真是位精明能干的男人。

    而今天是约定好的日子,巴尔特一行人来到波尔普的家。

    「老爷爷,你身体还真壮咧!」

    波尔普一边量尺寸一边说道。他似乎不是对巴尔特高大的身材感到惊讶,而是佩服他身上结实的肌肉及骨架。他有时会撑著下颚,思考著什么,一会儿又将手掌贴在巴尔特的身上各处,确认触感。

    工作台上摊著一张鞣制得十分完美的河熊魔兽毛皮。完成的皮革实在太完美,起初还无法相信这是魔兽的毛皮,颜色也带著些微蓝色。应该是染过色了,但是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帮魔兽毛皮上色呢?但是,巴尔特立刻看到了更难以置信的景象。

    波尔普量完尺寸,用木炭在皮革上做了记号。不过他拿起切割刀,就直接将刀刃抵在魔兽皮革上。巴尔特瞠目结舌。巴尔特非常清楚魔兽的皮有多强韧,深深明白要斩裂魔兽的皮有多困难。然而,波尔普却像在切割马皮或是牛皮一样,缓慢但毫无动摇,确实地裁切著魔兽皮革。随著描绘出一道和缓的曲线,皮革被切割开来,最后终于完美成型。

    这时波尔普吁出一口气,放松下来。巴尔特也不禁吁出一口气。哥顿和朱露察卡也同样地吁出了一口气。大家都专注地看著波尔普的动作,连呼吸都忘了。波尔普喘口气后,再次开始动工,在皮革中央裁出一个洞。工序进行至此,波尔普让巴尔特的头穿过中央的洞口,将皮革套到巴尔特身上。皮革已经剪裁成覆盖背部到腹部的形状,刚好符合巴尔特的身形。

    「一般皮甲会分成好几个部位制作,如此才能完成一副强韧的盔甲。这种做法不仅不容易绽开太大的裂缝,也方便活动。要是某个部位受到重大损伤,只要更换损伤的部分就好。但是用这种魔兽的毛皮制作皮甲的话,最好不要裁切成细部。它本来就比金属盔甲强韧,就算破了个洞也不会成为皮甲的弱点。虽然这种做法比较不方便活动,但是以爷爷你的战斗方式来说,应该不成问题。皮甲比金属盔甲柔软得多,穿越久应该会越方便活动。大多数的剑类武器都无法伤到这玩意儿。在胸口部位,我会把三张大小略微不同的皮革黏在一起,提升强度。这三张皮革会分别从不同部位取下来。然后这三张皮革的缝隙处,我也会用腹部的皮革进行补强。这么一来,不管是什么样的打击,都不会伤及老爷爷分毫。不过,缝制工作难如登天就是了。」

    「你说要用缝的!」

    巴尔特不禁大声叫道。光要在魔兽皮革上割出切口就需要耗费极大的劳力,要拿针缝皮革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不过,波尔普完全误会了巴尔特惊讶的点。

    「是啊,要是缝得不好,难得一张好皮革可就浪费掉了。所以我要拿这个来缝。」

    房间一角放著一个壶。波尔普掀起壶盖,里面装著黑色黏稠的液体,有股一股像是野兽的气味。

    「这是恰多拉蜘蛛的丝,我已经用四十八条丝搓成了线。这玩意儿可强了,只有这种线可以缝合魔兽毛皮。我可是熬煮了从魔兽毛皮中得到的精华,再把线泡在里面。像这样浸泡过毛皮精华液的线,很容易和毛皮融为一体。线不会造成皮革的损伤,皮革也伤不了线。这线再泡一个晚上,要拿去风乾后涂上蜡,好让线更加滑顺好用。」

    恰多拉蜘蛛的丝非常美丽轻巧,是最顶级的服饰材料。据波尔普所说,用恰多拉蛛丝搓成的线,即使用铁器也不容易割断,耐拉扯的强度没有其他东西可以比拟。浸泡在魔兽毛皮精华液中的恰多拉蜘蛛丝,似乎已经变得与魔兽皮革一样强韧了。波尔普花了许多时间裁好衣型,告知巴尔特三天后能完成皮甲,到时再来领后,就把巴尔特一行人赶出门。

    「那个是圣硬银(玛娜帝多)吧?」

    从波尔普家返家的途中,朱露察卡说道。圣硬银这种金属正是制作魔剑的主要原料,是世上最坚硬的物质,堪称是人类智慧的结晶。

    「你说的那个指的是哪个?」

    「真是的~就是全部啊,包括裁切刀、切割刀、固定针都是。照那情况看来,八成缝衣针也是圣硬银吧?太厉害了,所有工具加起来也抵得上一副身家了。啊,好像只有鞣制刀是普通的钢啦。」

    圣硬银不是想买就买得到的东西。这种材料极为稀有,价格当然高得吓人。不过据说知道制作方法的冶金技师,全都被大陆中央的王侯收归旗下了。如果他用的是圣硬银,就说得通为何他能轻易切开魔兽皮革了。话虽如此,能一下刀就切开皮革,刀工还如此工整,果然都显示出波尔普惊人的工匠技巧。简直是神乎其技,让人不禁看得入迷。单单是看著他切割皮革的动作,就让巴尔特有种像喝了顶级酒水的微醺飘然之感。

    「啊,这里,这里。巴尔特老爷、哥顿老爷,今天在这里吃晚餐。在这里可以吃到柯尔柯露杜鲁喔。大叔!这边三个新客人!我要肉、皮、内脏,还要什么都有的主厨特选套餐!有什么就端什么来!我还要一桶布兰白酒!」

    老板在冉冉的烟雾中不停地烤著肉。客人坐在天幕之下,自行拉来椅子并摆好代替桌子的木箱,坐下来把酒言欢。朱露察卡找到一个自在的地点,熟练地摆好三个人的座位。店员马上就端来一个大盘子放在木箱的正中央,再把酒桶和三人份的碗放在旁边。朱露察卡的动作十分自然,彷佛是位多年常客,他用长柄勺舀酒到碗里递给两人,自己也拿了一杯。

    「老爷,乾杯!」

    巴尔特举起碗,同时说了「嗯,乾杯!」后,另外两人也跟著附和。巴尔特一口喝下白酒。真好喝,为什么第一杯会这么好喝呢?布兰酒分为留下白色布兰颗粒的白酒,以及捞取清澈部分的清酒。这种白酒的颗粒非常细,就像乳汁一样,喝下去的口感也十分柔滑。店员端了肉来,放在盘子上,看起来十分美味。巴尔特将一块肉送入口中。柴火灰及带皮鸡肉的脂肪混成一块儿,散发出难以形容的香气。真好吃,肉质软嫩,肉汁饱满,分量也很够。

    「奥巴河对岸的各国似乎都会吃这种柯尔柯露杜鲁喔~边境地带以后应该也会渐渐增加吧~」

    「这东西满有嚼劲的,是什么来著?」

    「啊,哥顿老爷,你喜欢这玩意儿?那是砂囊。」

    「喔喔!这个味道也挺浓郁的。」

    「那是心脏。喔,酥烤脆皮来了。这个先给你们,自己斟酌著加喔~」

    朱露察卡剥开从水果商人手里买来的艾勃果实,交给两人。柑橘系水果特有的清爽香气,对鼻腔十分舒爽。把艾勃汁直接挤在食物上,又变得更加美味,太好吃了。在那之后,店员接连送来了腿肉、肝脏、脾脏、肠子等部位,随兴撒下少许盐巴,配上艾勃果实,这个组合堪称天下无敌,不管吃多少也不觉得腻。

    巴尔特吃了许多鸡肉。上了年纪后食量开始变小,但是最近能像年轻时一样大量进食,而且隔天不会觉得不舒服。

    ──是史塔玻罗斯进入我的体内,让我的身体不断涌出活力啊!

    三人吃了非常大量的鸡肉。最后,店长为了答谢他们吃了这么多东西,免费招待了鸡汤和加了蛋的炊布兰。白色的汤汁甘甜,渗入五脏六腑。哥顿本来想把蛋加进汤里,却被朱露察卡骂了一顿。

    「哥顿老爷,你在搞什么啊!不是这样的啦,这蛋是要淋在炊布兰上的。你要先好好搅拌喔~」

    巴尔特和哥顿把朱露察卡当范本,将蛋充分拌匀,然后淋上还冒著蒸气的白色炊布兰上,再将两样食物拌在一起。

    「听好喽,你们不能把拌了生鸡蛋的炊布兰当作食物,要把它当成一种饮品。」

    「喔喔喔喔喔!吞下去的口感太滑顺了吧!真好吃!美味又爽快!」

    两人仿效朱露察卡,狼吞虎咽地吞下滑蛋布兰,哥顿同时高声喊道。巴尔特也是同样的心情。在不远处,店长手里忙著烤鸡肉,自傲地哼了一声。

    这时,其他客人的对话传进了三人耳里。

    皮甲工匠波普尔被以杀人罪名逮捕了。

    5

    波尔普的家遭到查封,他妹妹在家前哭得不成人形。虽然没有官员在,但有看热闹的人群。朱露察卡表情僵硬地看著妹妹悲叹的模样,附耳对哥顿说:

    「我想去查点事。哥顿老爷,不好意思,可以麻烦你暂时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吗?」

    哥顿回答他:「好。」此时,有位孩子似乎撞到了男路人,男人正在怒骂孩子。哥顿认为机不可失,走近男人大骂:

    「喂!你这么大一个人还欺负小孩子,成何体统!」

    哥顿的嗓门原本就大,丹田用力再怒声一吼,简直是如雷贯耳。趁大家都在注意他们时,朱露察卡俐落地爬到屋顶上,打开屋顶的望板后跳进屋内。哥顿对男人说著大道理。不过因为朱露察卡立刻就出来了,所以哥顿对男人说:「下次要小心点啊!」就放了男人。在那之后,一行人向波尔普的妹妹搭话,听她说了一遍事情的始末,鼓励她不要放弃希望后离开了。

    事情原委似乎是这样的。妹妹住在不远的水果店里工作,但早上会帮波尔普送早餐来。她打开门锁走进家里后,看到了一个死人,当时波尔普跟平常一样睡在工作台旁。她吓得放声尖叫,因此吵醒了哥哥,邻居们也来了,最后连官员也来了。死去的是一位名为托玛的马具工匠,常跟波尔普酒后吵架。托玛的胸前插著波尔普常用的鞣制刀,流出来的血将工作台染得鲜红。

    官员说,应该是托玛在其他地方喝了酒后到波尔普家,两人起了争执,最后波尔普气急攻心就刺杀了托玛。妹妹不断地诉说著波尔普不可能让血玷污工作刀及工作台,但这个说法似乎没被官员采纳。朱露察卡则说有事要去查后,人就不知道跑去哪里了,一直到深夜时分才回来。

    「有个重点是当时门是锁著的。而那间屋子是马利卡连的财产──就是那个介绍波尔普给我们的大型防具店老板,他可能会有备用钥匙。然后,死掉的那个名叫托玛的人,我知道当天晚上他在哪间店喝酒了。听说那天跟他一起喝酒的人是马利卡连家的仆人,怎么看都是一副罪犯的样子。」

    「朱露察卡,你跑进波尔普家做了什么?」

    「啊,哥顿老爷,刚刚谢谢你啦!帮了一个大忙。我进去看过,圣硬银的工具还在,但是魔兽毛皮不见了。这样就大概可以推测出是怎么回事了。」

    「不不不,我可是完全搞不懂啊。这是怎么回事?」

    「啊,我漏说两个重点。马利卡连有两个儿子,他打算让大儿子继承那间店,但二儿子是皮甲工匠。还有啊,根据这座城镇的法律,杀人会沦为罪犯(迪朗),而罪犯是不被允许拥有财产的,所以全部财产都会遭到变卖,卖得的钱会全部进领主大人的口袋。根据卖出的金额,刑期会缩短相对的年限。我敢跟你赌,马利卡连会买下波尔普和波尔普的财产。这么一来,不仅可以得到工具,还可以大肆窃取他的知识和技术。」

    巴尔特也逐渐明白了这个计画。马利卡连为了儿子,所以想得到那套圣硬银的工具吧。波尔普的知识与技术肯定也是魅力十足。但是,有件事他搞不懂──那张魔兽毛皮跑去哪儿了?

    「啥?巴尔特老爷,你在说什么啊?那可是魔兽毛皮喔!而且还是由巧手工匠完成前置处理,一张毫发无伤的珍贵河熊魔兽毛皮。这肯定是马利卡连那老头趁乱叫人偷走的。他就是认为可以拿到那张毛皮,才会不惜杀人啊!」

    「魔兽毛皮的确是难得一见的东西,但是加工困难,也不是容易使用的东西。应该不是那么有价值的东西吧?」

    「你、你、你、你怎么这么不识货啊!哥顿老爷,你也说说他啊!」

    「不,确实没有必要为了这个杀人。」

    「哇~你也不识货,这下不行了,你们不食人间烟火也要有个限度。我说啊,那么贵重的东西,就是算个拋售价,也不低于五十万喔!不对,这不是价钱的问题。每一位王侯都想得到这东西,而且只要成为买卖这东西的店家,名声就会水涨船高。不过,以这次的状况来说,虽然没办法拿到台面上来,但私底下也有一大堆人抢著要。这可是拿来贿赂的上等材料啊!这东西真的很厉害。不过话说,帕库拉应该能得到不少魔兽毛皮吧?你们都怎么处置?」

    德鲁西亚家每年打倒的魔兽少则十只,多则二十只以上。由于必定会演变成激战,所以多半的皮革都是伤痕累累,不过能取得一定数量的毛皮。这些东西会囤在仓库里,任何骑士都能自由使用。因为加工十分困难,所以通常会拿来绑在普通的皮甲上,或是贴在皮甲内侧使用。魔兽毛皮的确很坚韧,但是无法制作成包覆全身的盔甲,因此金属盔甲比较受人重视。

    「我觉得……我觉得你们真是错得离谱。我说啊,老爷,我觉得大概只要两三张零碎的毛皮,就够买全身用的金属盔甲了喔,还是非常顶级的!呜呜呜!不敢相信!无知到这种程度也算是一种罪过了吧?嗯,这位老爷果然不能没有我陪在身边。对了,相关人士的审问好像订在明天下午举行。老爷,你有什么打算?」

    巴尔特闭上眼睛思考,然后他想到,这个城镇中或许有恶人存在,但是整体给人一种清朗、循规蹈矩之感,如此风气应该是反映了领主的品性。巴尔特依此做出结论,或许可以试著相信这里的官员。

    「正面迎敌,到役所走一趟吧!」

    6

    「这样啊。然后,你店里的三位仆人和死者到波尔普的家里喝酒,最后三人先回家了,对吧?」

    「是、是的。波尔普虽然是个技艺超群的工匠,但是个性急躁。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应该是一时鬼迷心窍了。请您一定要从宽处理。」

    马利卡连正在回答审问官员的问题。他表面上是在袒护波尔普,实际上却是在陷害他。

    「一旦判定有罪,他的财产会遭到变卖,不过工匠应该没什么财产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据我估计,那些长年使用的旧工具值不了多少钱,但是我愿意再多加几成费用,买下他所有的东西。」

    「真是令人敬佩呢!」

    审问官依照事前与巴尔特讨论的结果,故意拖延审讯的时间。朱露察卡也差不多要回来了。开门声传来,官员向审问官提出报告。

    「这样啊。嗯,我知道了。防具店老板马利卡连,有一个人你一定得见见他,我让他在外头等了。巴尔特.罗恩大人,请进。这位巴尔特.罗恩大人将魔兽毛皮交给了波尔普保管。我们接受他的请求,前往波尔普的家中进行搜索,却找不到魔兽毛皮。老板,你对于这件事有没有什么头绪?」

    「这位先生确实拥有魔兽毛皮,就是我向他介绍波尔普能将魔兽毛皮制成皮甲的。那张毛皮竟然不在波尔普手里,这也太奇怪了。」

    「你的意思是你毫不知情喽?」

    「是的,我毫不知情。」

    「你的店里也有贩卖皮甲半成品吧?不会以类似的东西鱼目混珠吧?」

    「这、这太荒唐了。那可是魔兽毛皮,而且还是河熊魔兽的完整毛皮啊!我虽然经商多年,但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完整的毛皮,不可能会有类似的东西。」

    「是吗?不可能会有?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

    门打开来,官员拿著魔兽毛皮走进来并说:

    「我搜过你的店,在你店里找到了魔兽皮革。这东西就藏在老板房间深处的秘密仓库里,我还找到了波尔普家的备用钥匙。罗恩大人派来的仆人朱露察卡真是个找东西的能手。」

    马利卡连的脸已经是一片苍白。这时,另一位官员走了进来。

    「我依照指示,逮捕店员进行审问后,他已经坦承自己杀人的事实了。他大闹了一番,要不是有察尔克斯大人相助,差点就让他逃之夭夭了。」

    「老板,我想重新问你一些事。你要是再有所隐瞒,对你会很不利喔。」

    马利卡连颓然地垂下了头。

    7

    杀害托玛的店员遭判二十下鞭刑,以及需以罪犯身分做十年苦工。这是非常严苛的刑罚。若被鞭刑二十下,一个搞不好可是会死。就算没死,那份痛楚想必也会跟著他好几年。马利卡连则被课了高额罚金。除此之外,官员还发现他在至今付给波尔普的工资上动手脚,跟他徵收了不足的部分,并交给波尔普。

    事件到此还没有结束。马利卡连的长男带著手下袭击了巴尔特一行人。大约十五位的暴徒向他们发动袭击,被哥顿严惩了一顿。这个行为被视为藐视政府裁决,所以被问以重罪,马利卡连接到了需支付巨额罚金的通知。最后,马利卡连无力缴交两项罚金,不仅所有家产遭到没收,全家人都被放逐到了城外。

    波尔普兄妹似乎从官员那里听说,这次的事件是靠巴尔特一行人才得以解决,不停向一行人道谢。本来制作皮甲只需耗时三天,波尔普却花了七天做出一件完美的盔甲。波尔普坚持不收订制费,所以巴尔特把等价的金钱硬塞给妹妹。

    他们本来打算拿到盔甲的隔天就动身启程,却有位意外的人物来拜访巴尔特等人。那就是前前任库拉斯库领主──哈道尔.索路厄鲁斯伯爵。他花了一辈子建立如此热闹的城镇,是位了不起的英杰,不过本人毫无架子。据说他今年已八十五岁,身材纤瘦娇小,脸色红润,肌肤满是皱纹却极具光泽。头顶没有毛发,侧面却长著丰厚的白发。嘴巴周围及下颚也被白如雪的胡须包覆。

    「没想到壁剑的骑士阁下和人民的骑士阁下会停留于此。我听说你们今早就要启程,但我无论如何都想与你们见上一面,就带著一堆人赶了过来,请两位见谅。」

    伯爵和颜悦色地对两人说著,语调温和,感觉十分容易亲近。他应该从政多年,身上却无一丝俗气,令人如沐春风。这就是他人格的风骨。只有随著年纪逐渐老迈,身上的傲慢及独善其身的气息逐渐减弱的人,身上才能具有这般气质。两位随行骑士看得出来都是武艺高超,但他们没有散发出杀气及压迫感,只是静静地随侍在伯爵背后。

    「一点小心意送给各位当作饯别之礼,请笑纳。祝你们一路顺风。」

    这么说著,就送了巴尔特三人一人一件披风。

    朱露察卡不在现场,所以他的披风由巴尔特代为收下。朱露察卡说这下子有事可以跟临兹伯爵报告了,所以在波尔普无罪定谳的那一天就启程前往临兹。

    披风并不奢华,但是耐用且品质良好。巴尔特感到十分奇怪。

    ──为什么他愿意付出这么多?

    这个疑问再加上另一个疑问,自然有个推测呼之欲出。巴尔特心中的另一个疑问是,为何至今马利卡连的恶行会被饶恕?以及为何这次的事件发生时,马上就把波尔普当成犯人逮捕了?

    这位前任领主大概是听到这件事情的始末时,心中觉得可疑而派人调查了。原来有位小官员收了马利卡连的贿赂。查出这件事,决定如何惩治官员耗了一点时间。他说想见巴尔特及哥顿应该不假,但其实是想表达歉意及谢意。关于这点,索路厄鲁斯伯爵亲自前来就够有诚意了,却又利用赠送披风一事表达自己的心意。

    ──原来如此,真是个大人物。

    总结来说,伯爵想表达的是:「多亏几位,最后我们才没有将无辜的工匠入罪,而且也得以严惩恶质商人,甚至成功惩罚了行为不当的官员,感谢各位。这座城镇虽然有不足之处,但请各位不要讨厌这座城镇。」但是,他无法明说现任领主的统治有瑕疵,所以才赠送这件披风。巴尔特明白了他的用意,但是该如何回应才好呢?巴尔特转过头后,他身旁的哥顿满脸笑容地说:

    「哎呀~其实我很讨厌这一区常吃的炊布兰。不过,在这座城镇里吃到的炊布兰真好吃。特别是搭配油脂丰富的查鲁加鱼一起吃,真是好吃得不得了。」

    「喔!您这么满意吗?」

    「满意极了。再加上用烤柯尔柯露杜鲁填饱肚子后,喝碗炊布兰拌蛋汁,一口吞下去的滑顺口感真是棒透了!」

    「喔喔~」

    「伯爵您知道吗?拌了蛋汁的炊布兰不能算是食物,而是饮品。」

    「哎呀!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你形容得真贴切。哈哈哈!这座城镇在布兰和柯尔柯露杜鲁这两样食物上下了不少工夫。能让各位如此满意,我也十分开心!愉快,愉快!」

    众人哄堂大笑。随行骑士们也大笑出声。

    巴尔特在来到艾古赛拉大领主领地前,从没听过布兰这种榖物,当然也不知道吃起来是什么味道。

    在艾古赛拉大领主领地中,炊布兰比面粉制成的面包还普及,所到之处的主食全是炊布兰,不过其色泽是茶色,有股奇妙的味道,口感和味道都不太符合巴尔特的喜好。

    不过,在库拉斯库吃到的炊布兰极为美味,搭配鱼和肉都很好吃。炊布兰与鱼、肉料理的组合,给了巴尔特一种全新的享受。

    ──来到这里真是太好了。

    在前方的旅途中,想必还有许多未知的美食在等著他们。民以食为天,食即是生活。纵使这是一场寻找葬身之地的旅行,品尝美食这件事也难以割舍。

    巴尔特心想,既然人生终将一死,他希望能四处寻找美食,走到人生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