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章 约定之剑 闷烤猪肉
    1

    众人准备在溪畔野营时,已经有人抢先一步在这里钓鱼,年纪约莫十四五岁。「那是精灵吗?」

    令人惊讶的是,这位少年似乎看得见毛乌拉身旁的小穗。

    「没错,你看得到他真是让我吓了一跳。精灵的名字叫小穗,是这位卢具拉.迪安德,毛乌拉的朋友。」

    「我第一次见到精灵呢。我也很惊讶精灵真的存在,他叫小穗吗?请多指教。这也是我第一次遇见卢具拉.迪安德,我是奥萨.肯道尔。」

    第一次见到精灵,态度却如此平静才令人惊讶。据毛乌拉所说,和小穗变要好就可以见到他的身影,变得更融洽的话能听到他的声音。巴尔特和朱露察卡现在已经能看见小穗模糊的身影,但是哥顿到现在仍只有偶尔才看得见。然而,这位少年似乎一开始就能见到小穗。

    这位名为奥萨.肯道尔的少年是榭沙领主的大儿子。问了奥萨的年纪后,大家都很惊讶。他居然才十二岁,但是体格不错,内心及智慧也十分稳重。最重要的是,他是个讲话非常直爽的少年,这点非常讨巴尔特喜欢。所以当奥萨邀请他们到城里住下,希望他们多说一些旅途趣事时,巴尔特爽快地答应了。

    2

    这里确实有块领地。与其说是镇,更像是村庄;说是城,更像是宅邸。不过在如此偏乡地带,宅邸倒是建得十分坚固。士兵似乎兼任开荒农民,上前问候的农夫据说都是士兵。进入宅邸后,奥萨引荐巴尔特给母亲认识。身为领主的父亲目前卧病在床,所以一切由母亲作主。母亲听说这是继承人少年带来的客人,就为一行人准备了房间。

    当巴尔特一行人卸下旅行装束,正在休息时,奥萨让仆人端著酒,出现在房里。他请巴尔特一行人喝酒,问问旅途中的趣事。这位出生以来就没离开过榭沙领地的少年,兴味盎然地听著外面世界的故事。

    ──这少年的知识真丰富呢。

    巴尔特佩服不已。奥萨对未知事物的理解力非常强。对于刚听闻的知识,他会进一步发问,提问的内容也出自于十分实际的想法,非常不像十二岁少年会拥有的智慧。

    ──只要多增广见闻,他必定会成为一个大人物。

    巴尔特一边回答奥萨的问题,一边这么想著。同时,他也感觉到奥萨的提问中,不单只是想要学习各地文化的知识,还有其他意图。他似乎很好奇巴尔特等人是怎么处理在旅途中发生的大小事。他不断地问著巴尔特等人待人接物的方法,感觉像是想摸清巴尔特等人的人格特质。

    3

    奥萨的母亲让仆人端著料理,走进房里。背后跟著一位七八岁左右的少年。

    「喔喔喔喔!」

    哥顿.察尔克斯看见摆在桌上的料理,发出欢呼。

    是猪肉(帕鲁克鲁)。

    在边境地带,猪肉可是高档美食,若不是贵族──也就是骑士之家,很难有机会吃到。在这种乡下地方,即使是领主家,应该也不常将猪肉端上餐桌。而主人家毫不吝惜地端了大量的猪肉来。

    奥萨的母亲为领主夫婿因为生病,无法前来问候一事致上歉意。然后把接待客人的工作交给大儿子奥萨,不过也表示希望能让次男菲利卡同席,说完后就离开了。

    奥萨熟练地将猪肉及铺在下方的蔬菜分给巴尔特、哥顿、朱露察卡和毛乌拉,之后也分到奥萨自己与菲利卡的盘子里。

    「好吃!这真是太好吃啦啊啊啊啊!」

    最先发出感动叫声的果然是哥顿。大声评论主人家款待客人的料理有些不礼貌,不过巴尔特也能理解,因为真的太好吃了。

    猪肉料理中,最适合设宴款待的是烤全猪。他们盘中的肉切得很厚实,不过带著类似烤全猪的风味。或许是因为烤全猪太过耗时,才会以这种方式烹煮。

    那么,这道猪肉料理究竟是如何调理的呢?

    配菜是混合了约五种蔬菜,但是查巴是压倒性的多。查巴是一种叶片肥厚,水分饱满的叶菜类蔬菜。柔硬兼可食,但是绝对煮不烂。他们将查巴烤得酥脆,而且让猪的油脂充分渗入其中,烤得香气逼人。

    应该是因为他们将蔬菜铺在底下,把切成厚片的猪肉摆在上头。猪肉抹了盐巴和某种微辣的辛香料。接著在猪肉上放上猪的油脂,放进灶里焖烤。油脂融化后,猪肉被烤得滋滋作响。而从查巴冒出来的水气化为蒸气,从下方蒸熟猪肉。猪肉中流出的美味精华与融化的油脂合为一体,流到下方被蔬菜吸收。吸收了美味精华的蔬菜散发香气,这股香气又被猪肉吸收,中和肉的腥味,让复杂的鲜甜滋味渐渐渗入猪肉中。这道猪肉料理应该是这样调理的。

    巴尔特大口咬下猪肉,在酥脆口感之后,柔软的猪肉弹上牙齿。再用下颚使劲一咬,猪肉意外地柔软,可以轻易咬断,在口中留下肉片。咀嚼口中的肉片时,会有惊人的大量肉汁涌出来。这些肉汁就像顶级的汤品般甜美深邃,马上吞下去实属可惜,所以巴尔特就这样继续咀嚼肉片,暂时在嘴里享受著肉汁滋味。这时,不知道怎么回事,肉片居然源源不断地冒出肉汁。表面烤得酥脆的部分所带来的苦味,与肉汁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恰到好处的刺激。蒸笼料理中具有烤肉的美味,虽然拥有烤肉的美味,但经由蔬菜的香气封住了野兽的腥味,这味道真是有趣。

    菲利卡也仰头看著奥萨笑,品尝著猪肉的滋味。巴尔特等人询问后,得知菲利卡今年十岁。两人看起来是非常要好的兄弟。

    在将端上桌的猪肉大约吃下六成时,巴尔特说已经吃饱了,要人把菜端下去。不用说,剩余的部分是两兄弟家人的份。

    4

    隔日一早,奥萨对巴尔特等人提出了一个意外的要求。

    「毛乌拉阁下,我想请小穗阁下帮我制造一个幻影──我死去的幻影。」

    看到一行人十分吃惊,奥萨开始说明原因。奥萨和菲利卡都是母亲的亲生子,但是母亲非常溺爱菲利卡,心底一直想方设法让菲利卡当上下任领主。事实上,菲利卡的本质非常聪明伶俐,也拥有群众魅力,很适合当领主。但是病榻上的父亲认为应该由长男继位,母亲也认为这才是正确的,所以没有将想让菲利卡继承家主的想法说出口。但是她越不说出口,这份渴望就越在心里发酵。眼下家臣中也开始产生对立,再这样下去,即使奥萨继任为领主,也会留下疙瘩。正当他每天都在溪畔钓鱼,同时思考该怎么办时,巴尔特等人出现了。奥萨认为他们肯定是上天派来帮助他的人。

    毛乌拉说,要巴尔特决定该怎么做。

    巴尔特问奥萨,让大家认为他身亡并离开这里后,他想和谁走?

    「我要独自远行,去哪里还是未知数。我想一边冒险,一边寻找自己的人生。」

    以常理而言,奥萨的请求是个著实无法认同的请求。说到底,欺骗家人及亲近之人不是个好主意。而且还是让众人以为他身亡,这么做更是恶劣。父母、弟弟、家中其他人、家臣,还有领民们必定会伤心不已。说服家人让奥萨成为领主后,继续与弟弟和睦相处,携手统治这块领地才合乎常理。他也可以将领主之位让给弟弟,在背后支持弟弟统治这块领地。

    但是,巴尔特认为答应这位少年的请求也无不可。他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莫名地觉得这样也好。不需少年多说,巴尔特也感觉到在这座宅邸中,家臣之间互相对立,气氛并不清明。若是让这股凝重气氛更加混沌,未来的发展会十分可怕。即使原本兄友弟恭,曾经产生的对立却未必能够消弭。不能让这个和平的村落变得像恩赛尔大人的领地一样。人们往往只看眼前,难以放眼未来。但是偶尔会出现有卓越眼光,能够预见十年后未来的人。艾伦瑟拉.德鲁西亚就是这样的人,而或许这位少年也是如此。

    「我决定帮奥萨阁下实现愿望。」

    大家都点头同意巴尔特的决定。

    5

    隔天,巴尔特一行人离开榭沙领地,来到北边山领。不久之前,与奥萨外出采收树果的家臣们,应该都目睹到奥萨失足,滑落西边谷底的景象。此时应该正为了寻找尸首而拚命搜索。但那一切是幻影。真正的奥萨正和巴尔特在一起。

    「嗯?有马过来了呢。好像是朝著这个方向来的喔~还跑得很快呢!」

    「是葛路克斯.勒苟拉斯。」

    不用多久,青年骑士葛路克斯.勒苟拉斯追上了一行人,翻身下马。

    「果然是在这一侧,幸好你们还没有走太远。」

    「你不是目睹了我摔死的那一幕吗?」

    「我是看见了,但我并不相信。你的身手远比猴子还矫健,怎么可能会在那种地方失足摔落。」

    「原来如此。那你为什么一副要出门旅行的打扮?」

    「我要跟你一起走。」

    「我可养不起你。」

    「我不曾想过要你养我,反而是我会养你。」

    「哦?你这是想调换主从关系吗?」

    「不是这样的。主上的工作可不只有照料家臣而已。」

    「那么你希望我做什么?」

    「我希望你进行骑士的修行。然后成为骑士,守护领民们的生活。」

    「领民又在何处?我才刚舍弃了自己的领地。」

    「你的领民将今后聚集而来。你不想让继承问题造成家臣之间的纷争,为领民带来痛苦,所以将领地让给弟弟,这等同于将领地献给了和平之神伊雅霍。愿意牺牲奉献之人,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不了,我没有拥有领地的打算。」

    「即使你没有这种打算,拥有骑士之印的人将保护人民,并受到人民的爱戴。若不是如此,就代表我看错人了。」

    「我并没有骑士之印这种东西。」

    「自己是看不见的。但是,你的这里确实有骑士之印。」

    葛洛克斯.勒苟拉斯指向奥萨的额头,然后将自己的剑连同剑鞘卸下来,单膝跪下,将剑捧在手上举高。

    「事不宜迟,请你做出剑之誓约。」

    「为什么我非得在此刻做这种事不可?」

    「因为只要你接受剑之誓约,就算是你,也会难以拋下我离去。」

    「真是把破剑。」

    「请忽略这一点。这把不是我领受的剑,而是父亲送给我的,属于我自己的剑。」

    奥萨嘴里发著牢骚,但还是依仪式做了剑之誓约,把剑交给了葛洛克斯。仪式完成后,葛洛克斯让奥萨坐上马。因为他们最好尽快移动到没有人认得奥萨的远方。

    「巴尔特阁下!后会有期!」

    年轻的主人留下这句话,就和唯一一位臣子一同离开了。巴尔特也举起手,回了句后会有期。虽然应该不可能再见面,但是道别的话最好是满怀著希望。真是一对令人如沐春风的主仆。年幼的主人总有一天会长大,赠予家臣骑士一把最棒的剑吧。奥萨应该对自己所信奉的神,坚定地如此发誓了。巴尔特一边担心这位身具王者风范的少年,同时想起了一件事。那是在很久很久之前,他对爱朵菈进行剑之誓约时的事。

    「巴尔特.罗恩大人,我会永远守护您,永保您额上闪耀的骑士之印不致蒙尘。您要保护人民,爱惜人民。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授予您一把与您最相配的真正宝剑。」

    当时爱朵菈确实这么说了。说:「有一天,一定会授予您真正的宝剑。」

    巴尔特拔出古代剑。他还没有呼喊它的名字,却已经绽放出柔和的蓝绿色磷光。从剑身涌出的暖意温柔地包裹住巴尔特全身。

    ──是这个吗?就是这把剑吗?这是公主答应我的那把剑吗?

    巴尔特将古代剑高举至右上方。脚重重踏上地面,发出强而有力的声响,并用力将剑打斜挥下。然后沉下腰部,踏出另一脚,将身体向前微倾,再由左至右打横笔直地挥出一剑。右肩和右手肘没感到疼痛。直到不久之前,他连将手笔直举起都办不到。然而,现在却能用力挥下一剑,直到伸直手肘都不会痛。

    ──是史塔玻罗斯进入我的体内,治好了我的病痛。我一直将用史塔玻罗斯的皮制成的剑鞘当成遗物,但是我现在发现,史塔坡罗斯是寄宿在这把小姐赐予我的剑上,所以这把剑只亲近我。我一直认为小姐和史塔玻罗斯都在众神庭园等著我,但并非如此,他们会像这样助我一臂之力。寻找葬身之地的旅途已经结束了。即使明天会死,但是此时此刻的我不是还活著吗?从今天开始,我要为了活著而旅行。

    巴尔特深深吸入一大口气,用力张开双眼,带著足以撼动大地的气势踏出一脚。

    ──史塔玻罗斯啊,与我一同前行吧!

    他在内心呼喊著,笔直地挥下古代剑。古代魔剑散发出一般人看不见的光芒,劈开森林、山巅及远方的天空。在天地被劈为左右两半的另一端,老骑士看见了自己要走的路。

    (边境的老骑士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