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生之森 第三部 新生之森 第一章 雾之谷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真妹控

    录入:kid

    ─ 于安•那•欧蒲的可丘 ─

    1

    离开榭沙,一行人与少年奥萨主仆道别后往东北方出发,前往最高的山峰。

    虽然巴尔特与哥顿骑马,朱露察卡则是徒步,不过他非但没有落后,还在前方带路。来到林木茂密处时,甚至能够比巴尔特和哥顿更加灵活地前进。而卢具拉•迪安德的毛乌拉依然乘坐在巴尔特的马上。

    而一行人中,还有一位身影模糊的成员──精灵(姆立克)小穗。

    小穗的身影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很不可思议。即使变得有些模糊,但现在的巴尔特也已经看得到他。听说精灵会在心灵相通的人面前现身,这或许代表小穗已经开始对巴尔特敞开心胸了吧。而在朱露察卡和哥顿眼里,好像有时候看得见,有时候又看不见。

    他们花了五天抵达山峰,推测应该走了四十刻里左右。

    从山峰俯瞰东方,有道被白色雾气覆盖,彷佛被巨人挖开大地的巨大深谷延伸出去。

    这就是「雾之谷」。

    据说卢具拉•迪安德的村落就位于这座「雾之谷」里。

    在那遥远的另一端,地形再次隆起,有另一座山峰矗立在比这座山峰更高的位置。一道巨墙纵贯南北,彷佛沿著这座山峰的棱线起伏。

    大障壁(吉安•杜沙•罗)。

    这道障壁将人类居住的世界与魔兽们栖息的密林区隔开来。高度超越千步,宽度也有大约两百步,在山谷地带甚至具有接近两千步的高度。凭这高度及宽度将人类居住的世界团团包围。它的形状规则,难以想像是大自然的杰作。人在一刻中能前进的最大距离为一刻里,而两千步是它的四分之一。它巨大得实在无法以人类的力量打造出来。传说中,这是古代君王为了保护人民在一夜间建构而成的墙壁。

    将目光移开大障壁,回头看向正北方,可以看见遥远的彼方有座山峰。

    灵峰伏萨。

    巴尔特、哥顿及朱露察卡都不曾见过伏萨。但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不可能是其他地方。无数个山脉层层叠叠,消失在地平线的另一端。而在那更遥远的远方,冷不防地有个看似三角形的雪白山顶冒出头来。据说,伏萨山顶覆盖著万年不化的冰雪,想必就是那里了吧。

    它位在比远方山峦更遥远的地方,虽然只看得见朦胧模糊的轮廓,却给予众人不可思议的感动。从这么遥远的距离居然还看得见伏萨,这件事就足以让人惊讶。

    ──我来到看得见伏萨的地方了。

    巴尔特望著伏萨一会儿,沉浸于感慨。

    同行的两人也不发一语,著迷地看著灵山。

    2

    一行人依照毛乌拉的指示,逐步走下雾之谷。剎那间开阔的世界被高耸茂密的树林掩蔽,此时明明日正当中,山谷里却暗得像黄昏时分。

    他们察觉到有其他人在。

    是卢具拉•迪安德人,身形很高大。

    毛乌拉的体格只跟六七岁的孩子差不多大,所以巴尔特还以为卢具拉•迪安德的个头都很娇小,但看来并非如此。

    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不对,还有其他人。不知不觉间,他们被十位以上的卢具拉•迪安德包围了。这群人身形各异,有些人比巴尔特矮小许多,也有人比巴尔特高大不少。

    卢具拉•迪安德们身边散发出紧张的感觉,似乎正在警戒著。在毛乌拉比手划脚地说了些话之后,气氛稍微缓和下来。

    「人类巴尔特,让我下马。」

    巴尔特放毛乌拉下马。有一位卢具拉•迪安德站在一群人的最前方,毛乌拉一下马就往他身旁飞奔而去,讨论起一些事。

    「毛乌拉,你能见到族人真是太好了。我们这就回去了。」

    「巴尔特,等一下。我想让你见见我的父母。」

    巴尔特看了哥顿和朱露察卡一眼。

    「喔喔!伯父,你居然能受到卢具拉•迪安德欢迎,这真是难得的经验啊!」

    朱露察卡也面带微笑地点点头。

    「好。只要跟你一起走就可以了吗?」

    「不,你们最好不要再往前了。稍微往西边走有个空旷的地方,你们到那里等我。我的父母住在村落的深处,明天才能带他们过来。」

    当晚,他们露宿在卢具拉•迪安德村落附近。由于卢具拉•迪安德们对巴尔特等人有所顾虑,没有靠近;巴尔特一行人也不吵不闹地静静地扎了野营,因此这天晚上安稳地度过了。众人认为在这里宰杀动物来吃,可能会触犯卢具拉•迪安德的禁忌,所以没有前往狩猎,这一夜仅以手边有的食材填饱肚子。

    隔天上午,毛乌拉带著父母前来。

    父亲的身高约到巴尔特胸口,皮肤呈咖啡色且满布皱纹,跟树皮很相似。绿色复眼中藏著深沉的睿智,从他的坐姿可以感受到威严。

    毛乌拉的父亲会说人类语言。卢具拉•迪安德族分为十二个氏族,氏族中有先后排序。毛乌拉的父亲是第四氏族的族长。居于这种地位的人都必须学习人类及其他亚人的语言。而毛乌拉身为族长之子,也是从小就开始学习人类语言。

    每个氏族的体格特徵都不相同。虽然第四氏族的族人个头非常娇小,但是其他氏族中也有比人类高大许多的族人。以第四氏族的人来说,毛乌拉的父亲已经算非常高大了。

    毛乌拉的父母准备了罕见的果实及果汁招待三人,毛乌拉的父亲对他们救了被抓到恩赛亚大人城中的毛乌拉及小穗,并送回来一事表达了深厚的谢意。

    「人类巴尔特•罗恩,感谢你把精灵平安地带回这座山谷。此外,您还救了我的儿子,这份恩情没齿难忘。」

    ──听他这么说,似乎把带回精灵小穗一事看得比救了自己儿子还重要。

    而他口中的小穗还是老样子,轻巧地飘浮在毛乌拉身边。

    他们带领巴尔特等人进入的地方,离山谷的中央地带还非常遥远。这座山谷呈现巨大的擂钵形状,最底部被浓雾笼罩。有数十棵树木突破浓雾,露出顶端。如果这些树是从谷底生长至此的,想必棵棵都是极为巨大的树木。

    宴会安静地进行著,除了巴尔特等人之外,开口说话的只有毛乌拉和他的父亲而已,但这其中却蕴含著不可思议的安稳。

    约有三十位卢具拉•迪安德前来参加宴会,但是他们只是静静地吹著风,偶尔拿起果实放入口中。

    就连聒噪的朱露察卡,今晚也闭上嘴,守住了现场的静谧。

    这里看不到任何多余的东西,只看得见雾之谷与夜空,但这样的情景反而让巴尔特认知到世界有多宽阔。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位极为高大的卢具拉•迪安德拎著壶状容器走了过来。

    「这是于安•那•欧蒲的可丘。是我请人从山谷最深处送来的,所以花了点时间。」

    毛乌拉的父亲将壶里的液体倒进碗中,递给巴尔特。里头装著黏稠的白色汁液。

    「于安•那•欧蒲是什么?我也没听过可丘这种东西。」

    「于安•那•欧蒲是一种果实,每一百年才会结一次果实。可丘则是饮料。是将果实装进壶里,放到『扎根于大地之物』的洞穴,长时间熟成完成的。」

    虽然不知道「扎根于大地之物」是指什么,不过既然有洞,应该是某种古木吧?

    巴尔特闻了一下白色汁液的味道。其中带著些微的青草味及酸甜气味,不过几乎没有味道。巴尔特的碗里装著满满的汁液,但是他只浅浅地啜了一口。

    毛乌拉的父亲伸出手,意思应该是要巴尔特把碗递给他。巴尔特把装著可丘的碗递过去后,毛乌拉的父亲仰头喝了一口,但碗里大概还有八分满。

    毛乌拉的父亲把碗递给哥顿。哥顿豪迈地仰头喝下一口。看到他这样喝,不禁让人担忧这样一口气喝下去没问题吗?话虽这么说,刚才喝下一口的巴尔特还没感到任何异样。即使卢具拉•迪安德们是一番好意,但这种饮料不见得对人体无害,不过看来这饮料似乎没问题。口感浓醇,但不甜也不咸。

    就在此时,巴尔特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眼前开始迅速暗了下来。

    ──糟了!这是毒药吗?

    他试图警告伙伴们,却无法开口。他想以动作示警,身体却无法动弹。虽然如此,身体也没有任何疼痛或麻痹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巴尔特还能呼吸。因此他不断深呼吸,试图调整身体的状况。

    呼吸空气的感觉也跟平时不同,喉咙的知觉似乎已经麻痹。感觉像隔著一层皮膜在呼吸空气。周遭一片寂静。不,不对。他连耳朵都听不见了。

    不过,他没有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也不觉得危险,反而感觉像被难以言喻的开阔感及安详包围。

    而残留在口中的于安•那•欧蒲的可丘,开始发出馥郁的香气。这味道真是五味杂陈。说甜很甜,说辛辣也很辛辣,说是酸也有一股酸味,说会刺麻也有点刺麻。全身颤栗不止,却又寒毛直竖。每一剎那都有完全不同的滋味冒出来。

    顺著喉咙而下的可丘又别有一番风味。口感柔和温润,有种一下子被带到未知地点的快感。

    ──这是……

    说起来,「味道」是什么呢?味道是在舌头或口腔里感觉到的事物,但是巴尔特知道其实并不只是如此。

    只要试著在闭上眼睛、捏住鼻子的状态下,吃口香甜的水果就会明白了。这样会让人完全感受不到香气,像在吃著平淡无味的根菜。也就是说,味道不只是靠舌头,眼睛看见的印象或气味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此外,除了酸甜苦辣涩这些所谓的「味道」之外,食物的形状、口感及软硬度等条件也会对味道产生大幅影响。

    ──此刻,我只能感觉到这杯可丘的味道、风味及口感,其他的感觉已经全都麻痹了。不对,这种名为可丘的饮料就是如此。

    巴尔特心里这么想著。这种名为可丘的饮料,会掩盖饮料本身之外的所有刺激。以结果来说,感觉就像本来以为几乎没有味道及风味的可丘,它的味道被极端地突显出来。可丘就是一种不可思议的饮料,每一刻的味道都变幻无穷。

    「再喝一杯吧!」

    听见这句话后,巴尔特睁开了眼睛。看来他在不知不觉间闭起眼睛,享受著可丘的滋味。听得见毛乌拉父亲的声音,应该就代表刚才喝下的可丘已经失去效果了。

    一看,碗里倒上了满满的可丘。应该是重新倒的吧?环顾四周,哥顿和朱露察卡也陶醉地闭著双眼。在座的卢具拉•迪安德们也如出一辙。大家都在品尝著可丘的滋味。

    这次,巴尔特在嘴里含了满满一口可丘,再缓缓咽下。

    巴尔特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突然变大,飘浮在空中。该怎么形容这种飘浮感呢?巴尔特已经是心神出窍的状态。

    巴尔特身处于宇宙的黑暗之中,被闪亮的星点包围。

    而可丘的味道化为时而红色,时而蓝色,时而黄色的喧嚣光芒,将巴尔特包覆其中。原来可丘的味道有著色彩。

    可丘的味道时而温柔地抚过巴尔特的身体,时而威猛地锤炼著他的身体。

    ──彷佛被召唤到诸神的世界之中。

    至今巴尔特从未感受过如此安详的孤独。由于名为可丘的饮料效用,让巴尔特在自己的内在旅游。

    「巴尔特。」

    「人类巴尔特。」

    ──这是谁的声音?很耳熟。原来如此,这是毛乌拉的声音。

    此时的巴尔特似乎正在与毛乌拉以心灵对话。此刻回荡在他心中的毛乌拉声音明亮闪耀,近乎清澈。巴尔特心想,这个声音中想必呈现了毛乌拉的本质吧?

    不久后,巴尔特从可丘带来的晕眩中缓缓醒来,取回了五感。饮用可丘是场绝佳的体验,但是今天晚上他已经不想再喝了。他已经充分品尝了这种滋味,毛乌拉的父亲也不再劝他多喝一些。

    卢具拉•迪安德们启程返回山谷深处。他们没有出言道别,但是一切原本就尽在不言中。

    而后,巴尔特坠入有生以来未曾有过的安稳睡眠中。

    隔天早上,在众人整装待发时,毛乌拉父亲出现了。

    「具备慈爱之心的人类巴尔特•罗恩。你不能再到这里来了。但是,如果有一天你必须再度造访此处,而我们能在此迎接你,或许人类与卢具拉•迪安德将能够再次结下友谊关系。」

    巴尔特将这句语意不明的话牢记在心,离开了雾之谷。

    3

    起初,巴尔特想从他们走到谷底的地方,稍微往北走一点再爬上去,却遭到朱露察卡反对。

    「这里可是莫名其妙的地方啊~不管怎么样,选一条保险的路线才是最好的选择。我们从走下来的那座山峰回去吧。」

    而他们一直到很久以后才明白,朱露察卡的这段话其实再正确不过了。这座山谷中施了魔法,只能特定场所进出。不过,朱露察卡并非发觉了这一点,而是心里有别的想法而提出要照原路回去。

    回到山峰后,朱露察卡不断折弯两侧路旁的树枝。走下了山峰,转往北方前进时,他也折弯了树枝。

    因为看到了细窄山谷河川,所以一行人往下走取水饮用,接著顺著山谷往西方前进,朱露察卡还是持续折弯树枝。

    「朱露察卡,你常常这样又折又凹著树枝玩吗?真是童心未泯。」

    「啊,你说这个吗?哥顿老爷,别在意这件事。巴尔特老爷也是一看到竹叶就扯下来放进怀里啊,虽然他刚才让叶子随水流走了。」

    ──朱露察卡这家伙眼力真好。

    巴尔特刚才的确是将索伊竹放进山谷河川中,同时回味著在雾之谷喝下的可丘滋味。至今为止,他也偶尔会这么做,想必以后也会吧。

    巴尔特手里握著柏裘亚叶。这片叶子是他刚才坐在月丹背上晃啊晃的时候所摘下,一片平凡无奇的柏裘亚叶片。

    今天早上,他们从卢具拉•迪安德居住的雾之谷启程。雾之谷中的柏裘亚叶比这片大上一倍,叶片厚实许多,且长著许多细毛,气味也十分浓烈。蜂斗菜和竹子都长得很巨大,令人吃惊,巴尔特甚至觉得自己成了小矮人。谷里还长著许多未曾见过的树木。那个地方果然有些不凡之处。

    ──说不定雾之谷中的草木生长状况,是与大障壁的另一边相似。

    巴尔特忽然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