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生之森 第四章 狩猎魔兽
    ─ 伍涅露烤扁鱼 ─

    1

    翌日,多里亚德莎将写好的信交给骑士亨里丹,向村长道过谢后送了谢礼。

    亨里丹向巴尔特针对死者及伤者处置道谢,于是两人聊了几句。亨里丹还以为巴尔特等人是法伐连家派来的援兵,得知他只是偶遇多里亚德莎的流浪骑士时吃了一惊。

    亨里丹提议遵循古老习俗,打算交出武器、马及身上一半的钱,但是巴尔特拒绝了。巴尔特表示,由于这次并非事先订下约定的冲突,称不上是荣誉的集团决斗,所以不打算行使略夺权。

    如果行使略夺权,就等同于他们完成了战败补偿。但这次得让他们回国之后,在适当的情况下做出补偿。而且巴尔特等人手上有足够的金钱,对马匹、武器和防具也没有任何不满。

    亨里丹说回国之前,要先去回收一开始袭击多里亚德莎的从骑士及勤务兵的遗发及遗物。

    而巴尔特一行人离开村庄,寻找魔兽。

    开始搜索的第一天。虽然没有找到魔兽,不过巴尔特发现了极佳的猎物。

    河水流过有高低差的地方,形成矮小的瀑布水池,里头有一群扁鱼。扁鱼是一种平贴于水底游泳的鱼,但肉质清淡细致,非常好吃。他们一共捕到六只大扁鱼和八只小扁鱼。

    和朱露察卡商量过后,决定在大鱼身上涂上味噌以火炙烤,小只的拿来和山菜一起煮汤。

    涂上伍涅露的鱼要以远火慢慢炙烤,所以比较耗时。由于汤先煮好了,巴尔特让多里亚德莎先喝汤。

    多里亚德莎看起来没什么兴趣地喝了一口,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狼吞虎咽,把汤喝个精光,马上又要了一碗。

    「等等喔~巴尔特老爷的锅子很小,我再煮一碗新的~」

    「锅子小真是抱歉啊。哪像你这家伙,根本连锅子这种东西都没有。」

    「别这么说嘛!我要是带著那种东西四处跑,遇到紧要关头就糟了啊。」

    他指的紧要关头,是指偷东西被发现,需要逃跑的时候吧?朱露察卡的行李非常少,甚至令人很佩服他只带这么点东西就能旅行。说到锅子,只有班•伍利略带著一个单人用的小铁锅,至于哥顿虽然带了不少行李,里面却没有锅子。结果是巴尔特带的万用锅最为实用。

    「真好吃,我都等不及再来一碗了。」

    「啊,小姐,你好像很喜欢这种汤呢~真是太好了。」

    这么说来,昨晚多里亚德莎吃得非常少。她明明已经好一阵子没吃过像样的食物,但还是吃得很少,所以巴尔特还以为她原本就是小鸟胃,看来并非如此。

    应该是在村里吃的汴草傀儡煮不合她的胃口,但那种食材只能那样烹调。现在是因为取得了新鲜食材并立刻烹煮,滋味自然不差。

    在各自忙碌的期间,扁鱼烤好了。香气四溢,多里亚德莎双眼亮晶晶地等著烤好的鱼。

    涂在扁鱼上的伍涅露是朱露察卡厚颜无耻地从村长那里得来的。这似乎是以某种豆类制成,比较不咸,但又具有辛辣风味。

    「来,小姐。小心边缘凸出来的鱼刺喔。还有,扁鱼的肉很容易散掉,最好放在盘子上再吃。」

    多里亚德莎实在无法大口咬下热腾腾的鱼,她把已经熟透的烤鱼串放到盘子上,剥下鱼肉。

    香气瞬间四溢。

    这么肥美的扁鱼却不带什么油脂。相对地,鱼肉紧实,带著雅致的鲜甜。涂上伍涅露将风味全锁在里头,让它的香气更上一层楼。

    多里亚德莎灵巧地以手里的叉子捞起身体部位的肉,送入口中。

    这时,她瞪大双眼,剎那间停下了动作。

    不久后,多里亚德莎再次动了起来,以横扫千军之势吃起扁鱼。

    ──看来鲜美的滋味让她非常感动。

    扁鱼是扁平的鱼类,所以扠起鱼肉时会立刻碰到骨头,也可以说是种多刺的鱼。明明如此,多里亚德莎却在篝火的微光下,俐落地去除鱼骨,吃下鱼肉。

    「来,巴尔特老爷,烤好喽~」

    「好,不好意思了。」

    巴尔特对这一点点刺毫不在意。涂上伍涅露,以火炙烧过的鳍骨反倒是他的心头好。

    鳍骨口感酥脆,伍涅露的辛辣滋味挑动著他的食欲。

    他慢慢地吃到了鱼肉的部分。

    ──喔!

    好甜,这甜味如此高雅又有深度。以光滑来形容似乎有些奇怪,但也只有这句话能确切地形容这如宝石般的白肉鱼滋味。

    鱼肉本身就有甜味,在炙烤过程中,锁在骨头中的甘甜也沁入鱼肉之中。从伍涅露渗出的咸味衬托出它的鲜甜。

    大啖美食可以消除疲劳,让体内涌出新的活力。

    这一晚,众人在搜索下产生的疲劳得到了充分疗愈。

    第二天,魔兽依然不见踪影,不过抓到了道勒猪。为了方便多里亚德莎食用,把猪肉做成了烤肉串。她口口声声说著好吃,吃下了令人傻眼的分量。多里亚德莎才不是什么小鸟胃,相较于她的体型,反而几乎可说是个大胃王。

    「可布利耶子爵阁下,你似乎很喜欢这猪肉。」

    「巴尔特阁下,请您直呼我的名字就好。嗯,实在是太好吃了。不对,不止是这猪肉,您和朱露察卡所做的料理非常美味。」

    之后的话题自然围绕在食物上。

    多里亚德莎与佛特雷斯骑士团一同踏上旅程后,立刻让她感到吃不消的就是吃饭。餐食是由值勤的勤务兵负责,但似乎只要食物里有肉,他们就觉得是道美食,对味道毫不讲究,而且咸得不得了。能尽情使用盐巴的确是件奢侈的事,但并不是洒越多盐巴越好。然而,接下来出现的都是炖煮到硬得不得了,且口味极重的料理。

    即使如此,在渡过奥巴河之前,偶尔会进城休息,她还能喘口气。因为城里的贵族之家会提供一些稍微好一点的食物。

    在渡过奥巴河之后,一开始还算好的。在海港城镇和后来停靠的城镇,料理都还算吃得入口。不过在这一刻,她极度想念皇都的料理也是事实。

    再之后根本凄惨不已。勤务兵做的料理依然都是咸得不得了又煮过头的肉。偶尔经过一些村庄,餐桌上也会出现类似用杂草煮出来的东西。她知道自己不能要求太多,但她伤透了脑筋。

    ──这也难怪。

    毕竟多里亚德莎是住在大国都城的大贵族千金。当然,宅邸之中应该有手艺极佳的大厨,食材肯定十分丰富,品质又佳,烹饪方法也是极其奢华。虽然她是骑士,但她的工作是侍奉宫廷中的高贵公主,骑士团的餐点不可能合胃口。骑士团在行军中吃的料理是为了让身体不适的人也不会生病,确实炖煮过的东西,为了承担重劳动,调味也会比较重。这位公主连这些都不懂吗?此外,边境村庄的生活贫乏,所以对美味的标准非常低。

    ──不对,可是……等等。

    这样的多里亚德莎赞不绝口地吃著巴尔特或朱露察卡做的料理。这是怎么回事?

    到头来,关键或许还是在于食材。对于有能力捕获食物的人来说,边境的山林野地是个食材宝库,堪称是集结诸神恩泽的地方。那新鲜的食材滋味,连在大国都市中长大的贵族都能买单。应该是这样吧?

    不管怎么说,若不确实吃东西,就无法疗养身体。若不充分疗养身体,内心也容易失控。多里亚德莎恢复了胃口,是再欢迎不过了。

    在众人一同行动过后,大家都明白在取得食材这方面,这群人简直是最佳组合。巴尔特只要有河川或池塘,就能轻易捕到渔获。朱露察卡总能像在变魔术,从森林中弄来果实、水果或蔬菜。而对班•伍利略来说,找出藏匿的野兽就跟呼吸一样简单。

    「好~小姐,包在我身上。我明天也会去找好吃的东西。」

    「朱露察卡,先找魔兽吧。」

    2

    魔兽不在班•伍利略看见它的地方附近。他们四处找了长达二十天的时间,最后班•伍利略突然说:

    「我感觉到魔兽的气息在那里。」

    一群人调头回去来时的方向。而且,居然发现魔兽在众人遇见多里亚德莎的那片沼泽里。这里离村庄很近,差点就引起大悲剧了。

    那确实是大红熊。

    它的体型壮硕又美丽,皮毛非常漂亮。也可以理解为什么班•伍利略会看得入迷,情不自禁地在此久待。从这个距离无法判断它是不是魔兽,但是既然班•伍利略都这么说了,应该不会错吧。

    ──应该在哪里,用什么方式战斗呢?

    以战斗而言,立足点很重要,又为了活用人数优势,得选个地势宽阔的地方才行。魔兽现在的位置满是岩石及杂草,凹凸不平,很难站稳。而四周环境是长满茂密树林的斜坡和山路,更难以活动。想找稍微开阔的地点,就属村庄附近了,但是他们也不可能把野兽带去那里。

    在巴尔特判断无法进行骑马战后,下达作战指示。由于多里亚德莎自己也说过,希望巴尔特把她当成普通的年轻骑士对待,巴尔特的语气也很熟稔。

    「首先,班•伍利略和哥顿•察尔克斯先到沼泽,从左右两方吸引魔兽的注意。接下来,我会冲向魔兽,从正面给予打击。我们重复这个循环,等到魔兽力量被削弱得差不多了,再由多里亚德莎阁下做最后一击。」

    多里亚德莎对巴尔特的指示提出异议。

    「不行,巴尔特阁下,不可以这样。我非常清楚三位的本领强得吓人。但是这场战斗是我想打的。我没办法让毫无关系的人负责危险的工作,自己却在安全的地方等。我会从正面突击,麻烦你们援护我。」

    ──这小姑娘完全不了解魔兽的可怕。

    就算身上穿著板甲,要是结实地挨下大红熊的攻击会颈骨骨折,肠破肚烂。

    不过,多里亚德莎比他想像的还强。在与袭击者们的战斗中,敌人从马上挥下的剑,她也只用些微的动作避开,同时做出精确的反击。在混战中能立刻做出这种反应,证明她累积了相当程度的训练。更何况是在视线不佳,穿著不利迅速动作的全身盔甲时,更证明了这一点。

    她说在被下了麻药的状态下,斩杀了两位骑士及一位勤务兵,所以她也具有胆识。她的盔甲也很高级,不用说是箭,受到长枪攻击时也几乎毫发无伤,连凹陷的痕迹都没有。

    再加上这二十天的期间,多里亚德莎也没有放弃锻练剑术。穿著盔甲进行挥剑练习时,她的剑法也让人感觉到修练的痕迹。

    ──如果不是倒霉透顶,应该不会一击即死。而且这个小姑娘是一旦决定了,就说不听的性格。

    「主人,让骑士小姐照她意思去做吧,生死有命。」

    听班•伍利略这么说,巴尔特也下了决心。

    「多里亚德莎阁下,别用劈砍的方式,用刺击!」

    3

    众人冲了出去。

    大红熊也立刻发现了他们。

    班•伍利略如影子般滑行,冲下斜坡逼近大红熊,与其他同伴拉开很大一段距离。大红熊鲜红的眼中燃起怒火,张开血盆大口想咬上班•伍利略。

    ──原来如此,这确实是魔兽没错。

    班•伍利略向左避开逼向自己的魔兽尖牙,之后冲了过去。魔兽发出愤怒的声音,调头试图攻击他。班•伍利略俐落地绕到魔兽后方,魔兽一时失去目标,停下了动作。

    人称赤鸦的男人极为大胆,不拔剑就这么站著观察魔兽的动作。魔兽再次发出吼叫,以后脚站立,往班•伍利略袭去。

    真雄伟,太雄伟了。

    它站立起来的身高几乎是班•伍利略的一点五倍。就连巴尔特也不曾见过身形如此巨大的魔兽。一般大红熊的攻击力就很高,何况这是一只魔兽。即使身穿重甲也有可能被一击击毙,但班•伍利略身上穿的是皮甲。

    然而,班•伍利略没有要逃走的意思。他轻巧地躲过魔兽挥下的右前脚,绕到左方去。

    此时,哥顿•察尔克斯赶来,举起战槌往魔兽的左脚膝盖内侧击去。魔兽往一旁倒去。只凭一击就把如此巨大的魔兽倒下,可见哥顿•察尔克斯挥出的战槌威力有多惊人。

    魔兽立刻爬起身。

    班•伍利略在它眼前。魔兽挥舞著右前脚。这次班•伍利略也没有后退,扭转上半身,稍微移动脚步避开这一击。

    哥顿的战槌打中魔兽的臀部。魔兽发出响亮的怒吼,却没有向后看的意思。魔兽此刻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班•伍利略身上。

    ──真奇怪,班•伍利略没有发动攻击。应该会转身看向给它沉重打击的哥顿•察尔克斯才对。难道在魔兽眼里,班•伍利略有这么难以对付吗?

    魔兽轮流挥出两只前脚进行攻击。班•伍利略左闪右避,歪过上半身躲开。魔兽一直保持著极近的距离,攻击却不断落空。他的闪避能力十分惊人。

    巴尔特也来到了魔兽附近,但不妨碍两人,等待著攻击时机来临。

    大红熊没有比河熊强韧,身躯却大上许多,动作也很灵活。不管巴尔特手上拿著多么厉害的古代魔剑,也不代表他的防御力提升了。这只魔兽挥出的每一击都具有致命的威力。

    就在这个时候,多里亚德莎冲了过来,身上的盔甲铿锵作响。她利用冲刺的加速度,双手持剑,刺进了魔兽的左侧腹。剑大概有一半没入了魔兽身体。

    魔兽的表情如恶鬼般狰狞,大吼大叫地以右前脚打上刺中自己腹部的敌人。多里亚德莎连躲都来不及躲,就被打飞出去。手里的剑还留在魔兽的腹部上。

    魔兽猛地拔腿狂奔过去,想用右前脚把倒地的多里亚德莎踩扁。

    然而,在它的脚即将踩上多里亚德莎时,速度突然慢了下来。是班•伍利略砍飞了魔兽的右脚踝。这个动作给了巴尔特飞奔过去的时间。

    巴尔特手中的古代剑一挥,斩落了魔兽的头颅。

    魔兽保持著前冲的势头倒向大地,血液四溅。头颅滚到一旁停下,眼里的红光已然消失。

    班•伍利略凝视著巴尔特和他手里的剑,脸上难得地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不过,巴尔特也同样惊讶,细剑一挥居然能把魔兽坚硬的脚踝连骨斩断。

    班•伍利略的剑恐怕……不对,肯定也是魔剑(艾鲁戈斗拉)。

    而多里亚德莎的剑恐怕也是魔剑。

    多里亚德莎起身走近魔兽的头颅。刚被斩下的头颅像是还活著,她在头颅前跪下,以双手抓住它。

    她呜咽地哭著。

    她虽然想取得魔兽头颅,但想必也很清楚这愿望有多难实现。一个只知道过著奢华生活的贵族千金,踏进这等边境深处,遭到信赖的伙伴们背叛和攻击。即使如此,她还是想凭一己之力狩猎魔兽。她的心中不知道有多害怕。

    ──你就哭吧。这个头颅值得你哭,你也有资格哭。刚才那记漂亮的刺击魄力十足。那只魔兽的吼声,连普通骑士听到都会吓得腿软,但你忍住了。你很努力地刺出了那一记充满气魄的刺击。干得很漂亮。

    巴尔特在心中慰劳著女骑士。

    4

    「这把魔剑是法伐连侯爵家的传家之宝,名为『夜之少女(夏里•乌露露)』。哥哥知道我怎样都不会放弃击退魔兽,所以让我带在身上。」

    这把剑的剑身虽细,却很厚实出色,看起来也像刺突剑,不过也有锐利的剑刃。巴尔特不觉得这把剑能用钱买到,不过如果买得到,想必是天价吧。

    ──居然让一个小姑娘拿这种剑,一定有哪里搞错了。

    「班•伍利略,你的剑也是魔剑吧?叫什么名字?」

    所谓魔剑都是特别的剑,必定会有名字。取名方式依各铸剑工匠的习惯有不同的法则,所以经常只要问出剑名,就能知道那把剑出自何方。不过巴尔特对魔剑的名字和流派并不了解,问这个问题别无它意。

    「主人,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剑名。倒是主人的那把剑究竟是什么?」

    「没什么,就是把在村庄杂货店买来的柴刀剑。」

    「这怎么可能。嗯……不过毕竟您是带有天命之人,这种事或许也有可能。」

    不管怎么样,现在不是悠闲聊天的时候。众人合力剥下了魔兽的毛皮,把头的内部挖空,用水清洗。

    魔兽死后,皮革和骨头会保留其异常坚硬的特性,肉则会软化。有人说这是因为魔兽死后,妖魔(基耶鲁卡诺斯)会脱离魔兽躯体,但是这个说法无法解释皮革和骨头为何依然坚硬。不论怎么说,幸好肉会软化,不然无法剥下魔兽的毛皮。

    「到了村庄后,我们去要点灰来塞。大家暂时忍耐一下这股腥味吧。」

    魔兽流出的血量及腥味惊人,多里亚德莎很快就受不了,到远处休息了。

    她虽然在战斗中受到魔兽的一击而飞出去,不过似乎是多亏了盔甲性能佳及体重较轻,所以没有受什么伤或感到疼痛。

    巴尔特很担心在处理期间会有野兽靠近,但是没有。

    活著的魔兽会促使周遭的野兽凶暴化,魔兽死去的血肉腥味反而会让野兽远离。真是不可思议。

    虽然皮革面积大又重,但把它丢在这里太可惜了。

    ──有了这张皮,就可以帮哥顿和班•伍利略做套铠甲了。

    最后由巴尔特拿著头部,皮革则由哥顿•察尔克斯带著。

    起初多里亚德莎不肯退让,说要由自己带著头部,但是怎么想都不可能。多里亚德莎骑的是一匹名为克莉尔滋卡的母马,它聪明灵活,但是体型偏小。光是载著身穿金属盔甲的多里亚德莎和她的行李,对它来说就是相当大的负担。

    关于这一点,巴尔特乘坐的月丹则是体型极为高大,看起来还是游刃有余。站在月丹身旁,克莉尔滋卡看起来只像匹幼马。

    他们准备的袋子完全不够用。得请村里的人卖他们大袋子或布匹才行。当巴尔特以常春藤将还没乾透的魔兽头颅绑著,挂上马背时,月丹厌恶地哼了一声。

    「抱歉啊。」

    巴尔特开口向它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