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生之森 第五章 讨伐盗贼团
    ─ 水煮炙烤堤多拉 ─

    1

    巴尔特一行人打倒魔兽后,回到了村庄。

    村长冲了出来,俯伏在克莉尔滋卡的脚边。他的背后有大批的村民聚集。

    「子、子爵大人!请、请您一定要可怜可怜我们!有、有山贼!他们想灭村啊!帮帮我们,请您一定要帮帮我们!」

    多里亚德莎大吃一惊,从爱马克莉尔滋卡背上下来。

    「村长,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冷静下来,把事情说明清楚。」

    村长开始说起来龙去脉,讲述的过程中似乎渐渐冷静下来,开始能够依事情先后顺序进行说明。

    在巴尔特等人离开村庄的三天后,骑士亨里丹也离开了村庄。光凭原本有的两台马车不够乘载伤者,所以跟村里买了两台载货马车。

    之后又过了十几天,某一天有位名叫贝尔杰克的年轻人,从北方村庄气喘吁吁地冲进村子里来。他说村里遭到山贼袭击,全村都死光了。而且,勃帕特领主没有出兵相助的意思。山贼现在占据了北方村庄,但是一旦食物没了,接下来肯定会轮到这个村庄遭殃。

    「说来奇怪,北方村庄和我们村庄都和勃帕特领主缔结了守护契约,以往每十天就会来巡逻一次,但最近三十天左右都没有人来巡视。

    而且,据贝尔杰克所说,他跑进勃帕特领主宅邸时,见到了熟识的士兵。他跟那位士兵说了山贼的事,但对方也只是含糊其词,没有帮忙确实传达。

    贝尔杰克认为再这么下去也不会有结果,才跑到我们村庄来。我听了也很惊讶,五天前就立刻叫我儿子去一趟勃帕特。我让他骑马前往,早就该回来了,但是到现在也是音讯全无。

    再、再这样下去,下一个被袭击的就是我们村庄了。我们也没办法拋下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村庄逃跑,也没有足够的载货马车装进大家的家产。

    求求您,求求您了,子爵大人。我们拜托您这位来自远方的葛立奥拉皇国的骑士大人很不合情理,但是请您可怜、关心我们一下,务必帮帮我们。」

    他们很明白村长为什么会这么说。如果他们去找流浪骑士或佣兵,也可能需要出钱雇用他们。但是,平民不能雇用贵族。只能一股脑地跪伏在贵族面前,请求他们慈悲为怀。而不论事实如何,表面上贵族是能怜悯并帮助无力人民的存在。

    此外,听多里亚德莎所说,这座村庄和葛立奥拉皇国并非毫无瓜葛。

    从葛立奥拉皇国向东前进,越过奥巴大河,稍微往南一点的地方有雅德巴尔奇大领主领地。这块领地原本是遭葛立奥拉皇国流放的贵族们流落之处。

    而被流放的贵族们带著些许财富、家臣及领民在此落地生根。活用他们带来的知识及工具,开始开拓边境,将人们聚集于此,最终发展成大领主领地。

    不久后,有一派人在雅德巴尔奇大领主领地的权力斗争中落败,独立建立了勃帕特领地。勃帕特位于雅德巴尔奇大领主领地的东边不远处,但两个领地间并不和睦。

    后来,在勃帕特再往东一点的地区,南边和北边形成了村庄。这两个村庄都是由在勃帕特犯下罪行的人们,以开拓荒地为条件重获自由后建立的。

    这里就是那个南方村庄。虽然位在较无整建的内地,但是这一带野兽不多,水源丰沛,天气稳定。就这样,两个村庄过著和平的生活到现在。

    勃帕特的居民及两村村民都不曾见过什么葛立奥拉皇国的贵族。即使如此,他们认为自己原本也是葛立奥拉皇国出身的居民,因此感到非常亲切,抱持著憧憬。所以他们认为这个灾难来临时,葛立奥拉皇国的子爵骑士正好在此是上天的巧妙安排吧。

    多里亚德莎受到他们苦苦哀求,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也难怪。她一个人什么也做不到。话虽如此,同行的巴尔特等人不是她的部下,她也没有立场命令他们。更何况这群人对她有著难以回报的恩情。在多里亚德莎开口前,哥顿•察尔克斯如此断言:

    「唔唔,村长,这下可麻烦了。不过你放心吧!这位巴尔特•罗恩阁下是曾击退许多魔兽及恶棍,威名远播之人,在遥远的南方地区被称为『人民的骑士』,受到民众尊崇。罗恩阁下不会放任事情变糟的。」

    村民们一片哗然,「喔喔喔」地惊叹。

    「他们好像愿意帮助我们。」

    「太好了,太好了。」

    「他说这位是巴尔特•罗恩大人呢。」

    「说是『人民的骑士』大人呢。」

    众人越说越起劲,其中还有人向巴尔特跪拜。

    巴尔特别扭地看著这副景象。不管他跟哥顿•察尔克斯说过多少次,他就是不肯停止宣传巴尔特的名号。

    不对,他应该没有宣传的意思。这是哥顿•察尔克斯爱护人民的独特方式。

    「你们不用担心,巴尔特•罗恩大人会立刻为你们解决困扰的问题!」

    哥顿是想这么说。令人头痛的是,哥顿非常信任巴尔特,就像孩子们对童话中的英雄有所憧憬一样,甚至可以说他信奉著巴尔特。得找一天想办法处理才行。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不能置之不理。得先去听听那个叫贝尔杰克的青年怎么说。

    当天夜里,一行人在村长家听过详细状况后,隔天一早就出发了。最后决定由一位名为柯鲁齐的少年同行,负责带路。

    前天晚上,贝尔杰克坚持要同行。但是一觉睡下去,就睡得不省人事。但是这也不怪他,毕竟他一路不眠不休从北方村庄赶到勃帕特,再从勃帕特赶到南方村庄来。

    巴尔特策马前往北方村庄,同时想起了班•伍利略与魔兽战斗时的模样。

    他的动作非常精彩。

    班•伍利略冲至大红熊的胸前,战斗期间都没有离开过。明明只要没躲过一击就会丧命,他却为了让多里亚德莎和其他人便于战斗,连剑也不拔,平静淡漠地引著魔兽。

    而且在多里亚德莎遇上危机时,他在众人面前连骨斩断了大红熊的粗壮脚踝。这一击不是用大剑,而是一把普通的细剑。虽然这把剑也不错,但是他的本领也十分高超。要是他有意愿,光凭他一人也能轻轻松松打倒魔兽吧。

    ──班•伍利略,真是个高手。

    看过这么精彩的技巧,巴尔特身为武人的血开始骚动起来。在班•伍利略散发的气息中,他觉得自己似乎也变强了。彷佛回到梦想成为骑士的少年时代,心里感到兴奋高昂。月丹似乎感受到巴尔特的兴奋情绪,它有时会跑得太快,得让它镇定下来。

    2

    一行人做好了野营的准备。在抵达北方村庄前,他们将野营两次。这个距离若勉强赶路,只需要野营一次就能抵达,但是疲累不堪的人和马派不上用场。

    班•伍利略抓了两只堤多拉回来。巴尔特看见堤多拉时,自告奋勇地接下了煮菜的工作。正好溪畔长了茂盛的约布叶。

    「巴尔特老爷~要不要我去挖个芋头之类的回来~?」

    「不用,虽然机会难得,但算了吧。丢太多食材进去会让汤汁混浊。」

    「喔~」

    不过,它还真可爱。如果是在帕库拉,抓到再年幼一点的堤多拉,大概就不会煮来吃,而是带回去当作送给小姑娘们的伴手礼吧。当然是送活的。堤多拉的幼兽有著蓬松柔软的白色毛发、圆滚滚的耳朵和眼睛,在年轻女孩之间非常受欢迎。虽然它现在已经死亡,闭著眼睛,不过微微抿起的嘴巴非常可爱。

    好了,得快点放血才行。巴尔特先把堤多拉倒挂在树枝上,在下方挖个洞,把头砍下后丢进洞里。多里亚德莎正在收集柴火,但她在不远处看著这一幕,表情有些微妙。

    在放血的期间,巴尔特走下溪边采集约布叶,以溪水清洗后,用斯克路巴叶子包起来。之后他划开堤多拉的腹部,去除内脏。内脏只要妥善调理,吃起来也很美味,但在这里办不到。虽然很可惜,但为了不吸引危险的野兽靠近,只能埋在土里了。巴尔特挖了个洞,把内脏埋起来。接著剥下毛皮,也把皮和骨头埋进土里。

    他再次走下溪流,清洗堤多拉的肉,把肉擦乾后依部位切开。这个步骤最为耗时,却不能假手他人。因为若是在这时的切肉手法太粗糙,味道就会一落千丈。等他爬上营地时,野营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朱露察卡已经在帮忙生火了。

    青年柯鲁齐把装了水的锅子挂在火上方,当温度升到即将沸腾时,将磨碎的岩盐丢进锅子里调味。

    「好,可以吃了,大家过来吧!」

    「咦?巴尔特阁下,已经可以吃了吗?」

    「嗯。多里亚德莎阁下,这东西要边煮边吃。」

    「喔,伯父,您这是要做什么料理啊?」

    「哥顿老爷,吃了就知道啦!」

    「来来来,大家先把碗拿出来吧。」

    巴尔特的手边准备了几支用木头削成的木签。这些是他先请班•伍利略帮忙做的。拿起两支木签,分别扠起堤多拉的肉,直接在火上炙烤。一开始先烤油脂少的臀部。肉不可以太靠近火,只要稍微烤过表面,不到烤焦的程度。

    香喷喷的味道飘散出来。臀部的肉正静静地烤著。必须靠眼睛判断炙烤的状况,但是在阴暗的森林中,执行起来相当困难。

    「好了。」

    巴尔特说完,丢了一把约布叶下锅。颜色黯淡的约布叶马上变成鲜艳的绿色。

    「多里亚德莎阁下先来吧。把肉放进热水涮一下后立刻拿起来。」

    「啊,好。」

    巴尔特一边说一边把串在木签上的肉放进锅中的热水。

    「喔喔。」

    多里亚德莎瞪大眼睛看著。

    「来,多里亚德莎阁下。得把肉从热水中捞起来了,还有约布叶。动作快。」

    多里亚德莎有些困惑,但仍用叉子把肉和约布叶捞到盘子里。

    「趁热吃。」

    巴尔特看著多里亚德莎的动作,同时以木签扠起另一块肉,放上火烤。

    「这东西要像这样,一人份一人份下去烫。别急,大家很快就能吃到一次。」

    多里亚德莎战战兢兢地把肉送进嘴里后,开心地喊著:

    「真好吃!」

    没错。把放完血的肉在火上炙烤,再放进咸味十足的汤里,最后配上约布叶一起食用。如此简单纯粹的方式最能品尝到美味的堤多拉肉。

    「好,接下来换哥顿。嘿咻!」

    约布叶和炙烤肉块丢进锅里。很快地,每个人都轮过一次了。青年柯鲁齐也拿著木匙,熟练地舀著肉和蔬菜。

    最后换巴尔特了。他丢了两块炙烤肉块进锅子后,放入约布叶。巴尔特喜欢煮到半熟的约布叶。他迅速地将肉块及约布叶放到自己的碗里,呼呼地吹了几口气,把食物送进嘴里。

    ──真好吃!

    一开始在口中扩散开来的是炙烧肉块表面的香气,接著是咸味十足的汤汁满溢出来。在咀嚼的过程中,堤多拉肉拥有的清淡却复杂的肉汁逐渐渗出。

    要是把堤多拉的肉拿去水煮,肉质会过度紧缩硬化,还会留下恶心的味道。用烤的虽然可以去除臭味,但是如果要烤到全熟,肉的表面会烤过头。

    巴尔特开始研究能美味地品尝堤多拉的方法,最后找到直接用火稍微烤过,在盐味汤汁里涮的调理方法。以这个方式品尝堤多拉的肉后,可以发现大家认为平淡无味的堤多拉肉,其实具备复杂细腻的滋味。搭配带有甜味的盐巴更是一绝。

    约布是一种蔬菜,叶片纤细扁平,在海拔不高的山上随处可见,在平地也会自然生长。只不过生长在日照充足处的约布会长过头,变得很硬,所以在森林中采到的约布会比较好吃。它有独特的辣味及苦味,光是这些特质就无法多吃,就算吃了大量的约布,也无法填饱肚子,是种可有可无的蔬菜。

    但是,约布叶非常适合搭配肉,不管是配水煮肉还是烤过的肉都很好吃。而且,在这种咸味十足的汤汁中涮过后,刺鼻的腥味会消失,并逼出叶片中的黏液。它的口感好,风味也佳,与带著强烈野外风味的肉是天作之合。

    ──唔嗯,唔嗯!

    成品的味道如巴尔特所期待,不,比他期待的更美味,他感到非常满足。不经意地看去,多里亚德莎拿著空碗,目不转睛地看著巴尔特。

    巴尔特在锅里加满了水,磨了少许岩盐加入水中。

    接著又扠起一块肉。这次是略带脂肪的背脊肉。就在巴尔特稍微烤过肉,抓起一把约布叶要丢进锅里的时候──

    「啊!巴尔特阁下,我的约布叶也想在肉之后放。」

    ──喔~这小姑娘很识货嘛!

    完全煮熟的约布叶较为大众所接受,但是半生熟的约布叶,味道才最为鲜明强烈,口感也很清脆。而且稍不注意就会煮过头,叶子会变成褐色并散发苦味,所以以这层意义来说,早早送入嘴里可说是个明智之举。巴尔特露出笑容,实现了女子爵的愿望。

    背部和臀部的肉味道完全不同。也只有在盐汤中稍微涮过的料理方法,才能吃出其中不同。吃完背部后吃腹部,接著吃腰部和腹部中间的肉。当然,每吃完一轮,他都不会忘记再添水和盐。起初清淡的料理,开始渐渐增添风味。一开始从红肉渗出的肉汁为汤汁增添了深度,在烫过带有油脂的肉之后,汤汁也充分吸收了油脂的鲜甜。

    没错。想以这个料理方法吃到好吃的堤多拉肉,吃肉的顺序非常重要,因为煮过头等原因造成汤汁混浊也是大忌,偶尔也必须捞出浮渣。这些小地方的处理都会大大影响味道,所以巴尔特才不想让别人来处理这道料理。

    巴尔特所煮的肉慢慢地开始转向油脂肥厚的部位。他把满是油脂的肉移到火前,炙烤时发出悦耳的「劈啪」声响。把肉放进锅里就开始滋滋作响,散发出香味。捞去浮渣,再添了水和盐的汤汁渐渐变得白浊,化身为浓郁的美味结晶。吸收了白浊汤汁的约布叶也终于要煮成美食了。

    众人一开始饥肠辘辘地排著队,等不及轮到自己。随著肚子渐渐有饱足感,就开始一边想像下一块肉吃起来的滋味,一边享受舌尖上的美味。

    中途料理的速度减缓,大家小口小口地啜著酒,等待下一块肉放进自己的碗里。青年柯鲁齐也喝了酒,心情稍微放松了下来,跟大家说了许多村子里的事。

    只有两只堤多拉却要分给六个人吃,但吸了大量汤汁的肉意外地有饱足感,而且还吃了同样吸足汤汁的约布叶。说不上吃得很饱,但是一群人充分满足了。

    众人今晚应该都能一夜好眠吧。

    「呼~吃饱啦~」

    「巴尔特阁下,感谢您的招待。」

    「真是美味。」

    「主人真会做菜。」

    「很、很好吃。」

    「那是因为我的本性是个贪吃鬼。话说回来,班•伍利略,你可不可以别叫我主人?我之前也说过了,我没有要买下你的意思,虽然有你的协助帮了我们大忙。我是希望你协助击退这些盗贼,但在这之后,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嗯,主人。一开始,我对主人策划了连续三次的攻击。」

    这是一年前的事。班•伍利略作为寇安德勒雇用的刺客,向巴尔特提出了决斗的要求。

    「主人连续三次避开了我发出的三次攻击,还毫发无伤。」

    「那只是运气好罢了。」

    「我的剑技没有钝到能靠运气应付。以主人的本事想避开我的斩击,只有百分之一的机率。百分之一的机率不可能连续出现三次。在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主人是受到老天守护之人,杀害您是违背天意的事。违背上天旨意之人只有毁灭一途。当时我还不能被毁灭,所以不想与主人战斗。」

    这么说来,当时在一开始的连续攻击之后,他感觉得到班•伍利略的攻击中欠缺了神采。

    「命令我的愚蠢之人把自己送上了黄泉路,我才能不再与主人打斗。不过,我也失去了赚钱的机会。我抱著测试上天的想法,发了个愿,开始在临兹卖身。在我发愿的最后一天,主人买下了我。虽然金额不到我所需的十分之一,但是我想,或许能凭这些钱想办法完成。」

    「你当时说有件事非得去办不可呢,看来是顺利解决了吧?」

    「解决了。我的妹妹在花街柳巷被客人强行带走,需要一百万盖尔才能将她赎回。我很早就离开家了,不过在某一天得知了这件事。期限逼近,我带著主人的钱前往目的地。结果有个男人表示想迎娶妹妹为妻,还帮我准备了钱,但是还差了一点点。主人的钱扣掉旅行所需的费用后,刚好补足了不够的部分。妹妹得到了幸福。听说我要是再晚个几天就来不及了。此时,我了解到主人正是带著天命之人。」

    这些话令人很难照单全收。无论是多么高级的妓女,要用一百万盖尔赎身也太过夸张。故事的其他部分听起来很像虚构情节。

    ──不过,也不全是谎话。

    他应该是有什么苦衷,才不能将事实全盘托出吧。诸如把事情说出口,可能会有危难降临在班•伍利略身上,或许也是不想让巴尔特等人淌入这场浑水。但是,他不想以沉默回答巴尔特的问题,所以才以虚构的故事回答。这个虚构故事里,包含著他努力的真相。

    3

    第二天,一行人多赶了一段距离。

    负责带路的青年柯鲁齐及他的马很努力,没有落后地跟了上来。黄昏时分,他们来到可从崖上眺望北方村庄的位置。

    一行人决定在崖下的河畔野营。巴尔特命令朱露察卡生火时,多里亚德莎吃惊地问道:

    「巴尔特阁下,生火没关系吗?会不会被盗贼发现?」

    「或许会被发现吧。但是,也可能不会被发现。如果担心这点就不生火,情况会怎么样?冰冷的食物无法充分补充体力。现在已经入秋了,如果不生火,夜里会非常冷。不仅会削弱体力,身体不够暖和也无法发挥出平常的力量。这种时候才正该慢慢地吃顿饭,好好取暖。这么一来,假设受到袭击也能充分发挥战力。而且,就一道炊烟,对方也可得知我们人数不多。对方可是人多势众,想必不会放弃人数优势,贸然踏进夜晚的森林才是。多里亚德莎阁下,下了决定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让身心都好好放松吧。」

    多里亚德莎点点头,感受著手里那碗汤的温暖。

    4

    结果没有发生夜袭。朱露察卡和班•伍利略说对方也没有来侦察。既然是这两人说的,应该不会有错。

    一行人在即将破晓之时出发,稍微迂回地往村庄靠近。

    ──好了,这下该怎么做才好呢?

    一行人试著来到了这里,但还没拟定作战计画。说到底,他们也不知道对方的人数及装备。朱露察卡看巴尔特陷入沉思,开口说道:

    「奇怪了,老爷,您这是在沉思什么?在临兹时,您不是在转眼间独自将十二位拿著长枪和剑的士兵三两下就解决了吗?明明老爷还手无寸铁呢。」

    「喔喔!真不愧是伯父!」

    「不愧是巴尔特阁下,太了不起了。」

    看著双眼发光的哥顿和多里亚德莎,巴尔特露出苦笑。

    ──当时的情况不同啊。

    当时是在室内,没有人数差距的问题,而且对方手上没有远程武器,身上也没有穿著太好的防具。而且,他认为对方是只要在打斗中展现实力,就会退缩的类型。

    最重要的是,当时巴尔特是以不伤到朱露察卡分毫为最优先,他自己即使受到致死伤害也无所谓。所以才会将自己的损伤置之度外,只想打败敌人,夺走他们的战斗力。

    此刻没有理由决一死战。说到底,他们会专程跑到北方村庄来,是因为攻击比防守更容易战斗。如果敌人人数众多,只要分散他们,依序击破就好。不是只有傻傻地跟对方正面冲突才叫战斗。

    贝尔杰克说过盗贼人数超过四十人。听起来有点过多,不过突然遭到袭击的一方会感觉对方人数比实际上多。话虽如此,也不能全盘否定对方真的有超过四十人的可能性。

    「朱露察卡,不好意思,麻烦你去侦察。」

    「好!」

    「啊!他已经消失在草丛里了。」

    「哇哈哈哈,不愧是朱露察卡。」

    「哥顿阁下,那位名叫朱露察卡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喔喔~多里亚德莎阁下,朱露察卡是临兹伯爵最可靠的家臣,也是他的密探。他目光锐利,身轻如燕,俐落敏捷,令人啧啧称奇。」

    「确实。明明是步行,却以完全不输给马的速度跟上来,连大气都不喘。我一直认为他不是等闲之辈。」

    哥顿这么说,但是朱露察卡是盗贼,不是密探。此外,他也不能说是临兹伯爵的部下。

    但是,要说他真的不是密探吗?却也不能这么说。自从他开始和巴尔特一起旅行后,也会帮忙侦察及搜索。在恩赛亚大人的城中更是大显身手。而且他也能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来回临兹等地。

    要说他不是临兹伯爵的家臣吗?这也不能这么说。虽然不是长久以来的部下,但是似乎好像也接下了临兹伯爵的命令行动。应该也有收取报酬吧。

    所以巴尔特没有对哥顿的说明做出订正。

    过了没多久,朱露察卡回来了,他的表情十分严竣。

    「这群人分住在好几间屋子里。最大间的屋子里大概住了十五人,可能再多一点,大概有一半还醒著。第二大的屋子共有三间,里面各住了五个人,所有人都在睡觉。别的小屋中也关了好几个男人。另外在大屋子旁的仆人小屋里,关了几个女人。他们正在最大间的屋子里对女人们做过分的事!」

    这样听来,敌方人数约莫三十人,甚至更多,而且他们手上有人质。巴尔特想思考作战方式,但猛然一看,班•伍利略不在马上。看来是徒步往村庄走去了。

    巴尔特把班•伍利略的马托给青年柯鲁齐照料。

    「你在这里等。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动,知道了吗?哥顿、多里亚德莎阁下,你们策马前进,小心不要发出声音。班•伍利略想悄悄地发动奇袭,我们不能妨碍他。」

    在他们前进没几步时,从村庄方向传来响亮的声响及怒吼,还有女人的惨叫声。他们已经不用安静地前进了。

    「跑!」

    巴尔特一喊,明明还没有往月丹的臀部拍下,月丹就开始冲刺。这匹马总是如此,讨厌接收命令,但是会在命令下达前,察觉主人的意图而采取行动。

    盗贼从三间屋子冲了出来,往最大间的屋子跑去。没有人手上有弓箭,但有两人拿著长枪。

    巴尔特冲过盗贼们,一剑劈向盗贼拿著长枪的手。然后他冲进村里,策马调头。骑在马上的战士对步行的人是个威胁。个头高大的人与马举著刀剑发动袭击让盗贼们心生动摇。

    就在巴尔特想再次冲进心生动摇的盗贼群中时,多里亚德莎冲了过来,所以他停了下来。克莉尔滋卡这匹马跑得还满快的。

    多里亚德莎先砍了手持长枪的盗贼,夺去战斗力。盗贼们拚命试图还击,但是多里亚德莎巧妙地操控著马匹,卸去这些反击。就算偶尔有些攻击击中盔甲,她也毫不惊慌,稳健地一一将敌人击败。

    ──嗯,在魔兽一战之后,整个人脱胎换骨了。真是技巧纯熟的战斗姿态。实在难以想像她是个不知何谓实战的骑士。除去杀害叛徒从骑士那一次,恐怕这是她第一次砍人吧?

    没有必要去抢多里亚德莎的功劳。哥顿比多里亚德莎稍稍来迟,他也了解这情况,因此绕到盗贼们击著马匹的地点前方。他想截去他们的退路。

    巴尔特下马往大间屋子走去。门已被踢破。在他踏进屋子的瞬间,浓烈的血腥味窜入鼻腔。

    屋里是堆积如山的尸体。

    一共死了十六位盗贼。这群人中有些被砍去手或脚,有些人的头被斩下,滚落一旁。有五位姿态令人不忍卒睹的女性蹲在血海中,哆哆嗦嗦地抖个不停。她们以恐惧的眼神看著唯一一位还站著的男人。

    被鲜血喷溅到的班•伍利略站在原地。拿著满是鲜血的魔剑的手无力地垂下,只是站著。眼神空洞,全身飘散著可怕的虚无感。

    巴尔特受到了冲击。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宛如失去灵魂的木偶男子是那个班•伍利略?那个精明灵敏,生龙活虎地享受著每一场战斗的男人到哪里去了?眼前这惨况又是怎么回事?从伤口完全看不出高超的本领。这不就只是把人剁碎吗?这么残忍的杀人方式,真的是班•伍利略干的事吗?

    ──如果真是如此……如果真是如此,我完全看错了这个男人。在他平淡飘然的外表下,承担著如此深沉的黑暗吗?

    此时,在巴尔特眼里清楚了看见依附在班•伍利略身上的红色巨鸦。

    但是现在有必须优先处理的事。总之,得救出村民才行。他们已经知道有许多女人都活了下来,男人则有八位幸存,全都被绑起来置之不理,状况十分凄惨。

    在众人忙碌了一阵子后,勃帕特的官员带著士兵到来。正好可以把尸体交由他们处理,接著巴尔特开始逼问负责的官员。

    缔结了守护契约,每十天必须来巡逻一次,却超过了三十天都没有前来。不止如此,连遭到盗贼团袭集的申诉都放置不管将近十天,到底是在想什么?

    官员的惊慌全写在脸上,但以一句不关你的事拒绝回答。然而,当他知道多里亚德莎是葛立奥拉皇国的骑士兼子爵,还是法伐连侯爵的千金时,垂头丧气地说出了实情。

    这全是佛特雷斯侯爵家的骑士们干的好事。他们威胁勃帕特领主,短期间内这两个村庄就算发生任何变故,都不得插手。

    勃帕特领地在经济上相当富裕,也养了许多士兵,实力高强。没道理会受到他国骑士的威胁。但是,勃帕特领主有个野心,希望总有一天能当上葛立奥拉皇国的贵族。他被抓住这个痛处,被迫协助。说到底,让多里亚德莎把勃帕特当成魔兽讨伐据点的理由也在此。

    多里亚德莎在得知一切原由后,脸色一片苍白。

    巴尔特向官员询问,击退盗贼是否有奖金?官员回答有奖金,因此巴尔特要他保证会把所有奖金交给这个村庄的村民,而盗贼们留下的装备及其他物品也得作为村庄的财产留下。

    巴尔特向多里亚德莎下达指示,要她去跟存活下来的村民说明一切。

    包括贝尔杰克平安抵达勃帕特,之后又到了南方村庄,在南方村庄恳求他们这群碰巧在场的骑士们来击退盗贼,还有南方村庄派了一位青年柯鲁齐,带著巴尔特等人来到这里等等。

    这样应该能加深南北两村的友谊,重建时两村也更容易携手合作。

    5

    一行人中途在森林里住了一晚,回到了南方村庄。向村长报告事情始末,取回交给他们保管的行李后,一行人甩掉慰留的村民们出发了。

    用餐过后,在野营的火堆旁,多里亚德莎开始断断续续地说起话来。

    关于多里亚德莎外出狩猎魔兽一事,因为雪露妮莉雅公主的姊姊爱莎公主提出协助的要求,她母亲的娘家──佛特雷斯家骑士才会出手相助。

    这位爱莎公主在不久前谈妥了婚约,但是关于这件事有一些传言。据说爱莎公主的婚约对象是一位年轻有为的青年,也是伯爵家继承人,然而,皇王原本想让这位青年成为雪露妮莉雅公主的结婚对象。由于遭到雪露妮莉雅公主拒绝,这才轮到了爱莎公主。多里亚德莎知道这些传闻是真的,也难怪佛特雷斯家会感到不悦。

    此外,这次会选雪露妮莉雅公主作为国家代表,参加边境武术竞技会,听说其中还有可以选择帕鲁萨姆王国的骑士为结婚对象的涵义。多里亚德莎也知道这是铁打的事实。

    而且,即使和帕鲁萨姆王国的骑士结婚,皇王也没有让公主嫁到外地的意思,打算为了雪露妮莉雅公主立一个新的侯爵,让对方入赘,这件事也让大家议论纷纷。多里亚德莎知道这也是事实。

    而且,她听说要立的并不是侯爵,而是公爵,还要在皇宫腹地内新建宅邸。

    最小的公主身上流著商人血脉,却只有她得到这样的特别待遇,爱莎公主和她老家不可能会开心。特别是爱莎公主的母亲玛莉艾斯可拉王妃,据说对雪露妮莉雅公主及她的母妃抱有强烈的憎恨。

    所以在遭到佛特雷斯家骑士们袭击时,多里亚德莎才会问骑士亨里丹,她该摘下红花还是白花。骑士亨里丹回答红花,也就是玛莉艾斯可拉王妃。白花指的是爱莎公主。

    此时,多里亚德莎最怕听到的答案其实是两者皆非。这样一来,幕后黑手是佛特雷斯侯爵本人的可能性就会提高。如果佛特雷斯侯爵是幕后黑手,恐怕会发展成两个侯爵家间的全面战争。反之,如果是玛莉艾斯可拉王妃独断独行,佛特雷斯侯爵会帮忙息事宁人。

    话说到这里后,多里亚德莎沉默了下来。她一直低著头,沉思著什么,表情蒙著阴暗。

    多里亚德莎心里的想法,巴尔特觉得自己大概能猜到七八分。

    听到红花这个答案,多里亚德莎放心了。然而,却在出乎意料的地方有民众蒙受其灾。发生了一个村庄失去半数人口的惨剧──如果没有佛特雷斯骑士们不合理的干预,这些人民本来不会死的。佛特雷斯家想致多里亚德莎于死地的想法,让该村庄陷入毫无防备的状态,才给了盗贼们趁虚而入的机会。

    虽说佛特雷斯的骑士们是自作自受,但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要说这一连串事件是起因于多里亚德莎想要魔兽头颅,确实也是如此。多里亚德莎现在应该是在想这些吧。

    ──真是个笨拙的小姑娘。

    多里亚德莎的行为本身并没有错。与其责备自己,不如憎恨佛特雷斯家。这么一来,她就可以不必那么痛苦。没有人会苛责多里亚德莎。反倒是多里亚德莎采取的行动,可说是尽全力做出最好的选择了。

    ──然而,这小姑娘不会停止责备自己。这是因为她有一颗哀悼死去人民的心。没错,尽管烦恼吧,不可逃避这份烦恼。一直怀抱著这份痛苦,是成长为真正骑士的唯一道路。

    巴尔特看著多里亚德莎,脸上的表情严肃紧绷,但眼里闪著温柔的光芒。

    ──话说回来,那个什么玛莉艾斯可拉王妃的恨意真不寻常。就算杀了多里亚德莎,她打算如何让人呈报这件事?多里亚德莎的身分太过高贵,如果连尸体都不带回去,以意外死亡覆命恐怕难以了结。不管事情如何发展,佛特雷斯家都逃不过名誉扫地和遭到问责的下场吧?

    从中感觉到的疯狂意图,让巴尔特寒毛直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