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生之森 第七章 于瀑布水畔
    ─ 由芙果实 ─

    1

    朱露察卡和葛斯你追我跑的游戏还在持续著。朱露察卡一直挥舞著树枝,真亏他都不会喘,挥舞树枝的方式也很灵活。

    「谁教我对弓或刀完全一窍不通~」

    这男的可是说过这种话,完全不拿武器的人。

    令人惊讶的是他的肢体动作。巴尔特知道他是个身轻如燕的男人,但是再次感到佩服。他蹦蹦跳跳地从表面黏著湿答答落叶的岩石跳到另一块岩石,完全不会脚滑。他似乎能在一瞬间分辨出哪块石头踩了不会崩裂,不知道怎么办到的。

    负责逃跑的葛斯也一样。面对朱露察卡这个对手,葛斯一边避开他挥起来有如天罗地网的树枝,被逼到绝静时跳上另一颗岩石。因为他一直背对著往后跳,能精准地踩上下一颗岩石,简直像在表演杂耍。

    不过,这个男人是人称「赤鸦」的剑客,他的本领高超,如死神般受人惧怕。跟本领高超的人追逐著玩却能与他平分秋色,或许朱露察卡意外地也有练武的才能也说不定。

    巴尔特忽然看向身旁,多里亚德莎正注视著玩成一片的两人。她的眼神极为温柔。

    完全洗去脏污的侧脸非常美丽。年轻的肌肤乾净通透,由内侧发出光泽,白皙得令人睁不开眼。总是绑在后头的栗色长发现在披散而下,随风摇曳著。

    她的美不是柔弱之美,而是刚强的美丽。她的身高比朱露察卡略高,但是比葛斯矮,以女性来说个头偏大。

    她的骨架扎实,高挺的鼻梁及轮廓棱角分明的下巴,彷佛将坚定毅然的心境与形象直接结合。但是,这位女性身上没有粗鲁的形象。因为她从未在众人面前展现娇媚的模样,却带点柔幻娇美的气质。修长的四肢配上巴掌脸,整体的身材比例穠纤合度,让身高看起来比实际上更高挑。

    她那张端正美丽的脸庞忽然转向巴尔特。茶褐色的双眼清澈无比。

    「巴尔特阁下真是位不可思议的人呢。」

    她的措词严谨却不带刺。就像吹拂而过的山风,带来一股清凉。

    ──这小姑娘的声音听起来真是悦耳。

    「是吗?」

    多里亚德莎再次转向在下流处的两人,轻声说道。

    「嗯,是的。」

    2

    晚餐席间,朱露察卡开口问:

    「嗳嗳,小姐,你要参加边境武术竞技会对吧?」

    「嗯,是啊。还有,朱露察卡,你能不能别再叫我小姐了?」

    「啊,你不喜欢吗?对不起喔~不然,我可以叫你多里小姐吗?」

    多里亚德莎一脸阴沉,看来她不喜欢多里这个称呼。

    「不行,我不喜欢这个称呼,而且也不要加小姐。」

    「那可以叫你多拉吗?」

    「多拉吗?嗯,这个不错。」

    「你喜欢吗?太好了。然后,那个什么边境武术竞技会是何时在何地举行?还有,多拉你要参加哪种竞技?」

    「唔,你不知道吗?这场竞技会很有名喔!」

    「不,我也不知道。」

    「哥顿阁下也不知道吗?」

    其实巴尔特也不知道。

    多里亚德莎开始说明。

    边境武术竞技目前是由葛立奥拉皇国及帕鲁萨姆王国两国共同举办,每五年举办一次,将于明年四月初举行,为期七天。会场是由两国轮流准备,这次则将在帕鲁萨姆王国的洛特班城举行。

    竞技分为七个项目。

    第一项竞技:马上长枪。

    第二项竞技:双手剑。

    第三项竞技:打击武器。

    第四项竞技:单手剑。

    第五项竞技:细剑。

    第六项竞技为综合竞技,由第二项竞技到第五项竞技的优胜者及准优胜者参加。

    第七项竞技为歌唱。

    除了第六项竞技之外,两国针对每项竞技,将各派出四位代表,总共会派出二十四位代表参加。两国加起来,参赛人数共有四十八人。马匹及盔甲由参赛者自行准备,武器则由主办国准备。

    这种类型的竞技会十分罕见。这场大会中既没有奖金,也不具备褫夺败者的武器或马匹的权利,能获得的只有名誉,也禁止豪华的装饰。每位参赛者可以带两位随从,但在竞赛期间,其他人连靠近会场都不行。没有观众,除了参赛者本人及随从之外,只有两国主办人及其随扈、裁判、工作人员能观战。这场武斗大会朴实刚健,著重于实力的表现。正因如此,只要能在某一项目中获胜,就可获得是位实力派骑士的评价。

    多里亚德莎申请参加的是第五项竞技的细剑。

    第一项竞技以落马先后定胜负,第五项竞技则是由裁判判定输赢,其他竞技是以倒地的顺序判定输赢。相较于男骑士,多里亚德莎的体力较差,只能靠技巧获胜。如果是参加第五项竞技,即使是多里亚德莎也小有胜算。

    「毕竟多拉的动作很快嘛。不过,与其穿著金属盔甲战斗,改穿皮甲能让动作更迅速吧?」

    「是没错。不过,虽然用的是没有剑刃的剑,不过只要挨上一击就会造成相当程度的重伤。以我的情况而言,也可能承受一击就无法战斗了。这套板甲是名家之作,以金属制的全身盔甲来说非常轻巧,但是防御力很强。」

    在所有竞技中,要穿什么样的盔甲似乎是参赛者的自由。但是第一项到第四项竞技及第六项竞技中,要穿金属盔甲是常识。在第五项竞技中,反而通常都是穿著皮甲。

    ──这是当然了。

    在细剑对战中,技巧左右了一切。重装备会防碍技巧发挥,不管是多么轻巧的金属盔甲,金属制护手和头盔都会防碍动作。

    这么听起来,参加边境武术竞技会的都是拥有不俗家世的子弟,这些年轻骑士本领高强,希望能在军事方面出人头地。巴尔特有点担心她穿著板甲是否能取胜。

    3

    吃完晚餐,收拾结束后,多里亚德莎来到巴尔特面前。她右膝跪地,右手握拳抵著地面,左手则是放在弯曲的左膝上。

    这是家臣或部下侍奉主君时的礼仪,一位骑士不可能对其他家系的骑士摆出这种姿势。若是这么做,大概只有对对方完全心服口服,有事相求的时候。

    「巴尔特阁下,我觉得能遇见您真是太好了。您救了我的性命,甚至帮助我取得魔兽的头颅,这份恩情我没齿难忘。

    不过比起这些,更让我觉得大开眼界的是您的强大、温柔、正直及宽容。面对您时,我能不可思议地坦率说出一切。在您身边,我感到放松也更加坚强,感觉自己能将一切事物看得更透彻。

    巴尔特阁下,我非常清楚这是个不合理的要求,但是我心中的某个东西要我向您求救。无论如何,我都想在武术竞技会中胜出。我想在第五个项目和第六个项目取得优胜,请您引导我方向。」

    烧地劈啪作响的篝火,将多里亚德莎的白银盔甲映得通红。

    巴尔特闭眼思考了一会儿。

    接著他张开眼睛看向葛斯,开口问道:

    「葛斯,你认为多里亚德莎阁下赢得了吗?」

    葛斯只摇了一次头。

    几乎是巴尔特预料之中的回应。只不过他乾脆地摇了头,代表对于武术竞技会参赛者的能力,心里大概已经有了个底。

    巴尔特又问葛斯:

    「那么,你能指导她取胜吗?」

    面对这个问题,葛斯•罗恩微微皱起眉,没有做出回答。

    「嗯,葛斯•罗恩,我命令汝尽自己所能,让多里亚德莎阁下更接近优胜。」

    葛斯直望著巴尔特的眼睛。巴尔特将这个反应解读同意的象徵。

    所以他重新面对多里亚德莎,开口说道:

    「葛斯•罗恩会负责锻练你,精进自己的技艺吧!」

    4

    「脱掉。」

    葛斯说了这一句话。多里亚德莎听他这么说,呆愣地站著。

    早餐前,多里亚德莎一如往常地进行剑术锻炼。她每天都会练习剑术。

    事实上葛斯也是如此,但是葛斯都会躲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进行锻炼。像哥顿•察尔克斯搞不好完全没有察觉葛斯有在锻炼自己。

    「他的意思是要你把盔甲脱掉,肯定是要帮你进行训练啦!」

    朱露察卡帮忙翻译。

    「啊,喔,是这样啊。」

    多里亚德莎脱下盔甲。葛斯也不等她脱完,往远方走去。多里亚德莎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拿著剑跟了上去。

    葛斯忠实地执行著巴尔特随心而活的命令。简单来说,他变成了一个非常冷淡寡言的男人。

    这或许才是这男人原本的个性,虽然也令人很吃惊,但是他整个人的气息倒是沉静不少。如果对葛斯来说,这种态度能让他的内心感到平静,巴尔特是没有异议。他又不是没了舌头,必要的时候应该还是会开口说话。

    葛斯在杂草丛生的地方停下脚步,转身拔剑。多里亚德莎也拔出剑来。

    「我、我可以发动攻击吗?」

    也难怪多里亚德莎会犹豫。两人身上连皮甲都没有穿,手里拿的是真剑,而且还是魔剑这等宝剑。她会很想问是否真的要拿这种武器进行训练也很正常。

    葛斯听到她的问题,只是静静地站著不动。

    犹豫了许久,多里亚德莎试探地发动攻击。

    就在这瞬间──

    砰然一声巨响,多里亚德莎被打飞出去,倒卧在地。

    巴尔特双眼瞪得老大。他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情景。

    葛斯居然以剑刃侧面猛力打向多里亚德莎的右脸颊。没有人会打骑士脸颊,这是侮辱对手的行为。更别说是用剑面打击了。

    多里亚德莎在草丛中撑起上半身,用左手捂著右脸颊。不久后她站起身,手里握著剑,丝毫不大意地看清对手的动静,发出一记斩击。

    又是一声砰然巨响,多里亚德莎打横飞了出去。这次被打的是左脸颊。一样是用剑面打的。这次她立刻站了起身。

    由于角度改变,巴尔特看见了多里亚德莎的表情。右脸颊又红又肿。她的左手捂著左脸颊,一脸恐惧。不知道她有没有注意到自己正流著鼻血。

    巴尔特差点忍不住冲过去,但是他强压下了这股冲动。朱露察卡挂著难受的表情望著两人的训练,而哥顿•察尔克斯看得一愣一愣的。

    多里亚德莎似乎调整好了心态,下定了决心望向葛斯,大大地将剑高举过头,向葛斯猛扑过去。葛斯扭转上半身,避过这一击。

    多里亚德莎持续发动攻击,葛斯则以最小的动作避开了这些攻击。虽然他的脸上依然面无表情,巴尔特却能感觉到葛斯身上的温柔气息。

    被葛斯躲过一个大动作攻击后,多里亚德莎往前倒。葛斯敏捷地移形换位,令人难以置信地踹上多里亚德莎的屁股,把她踹飞了出去。

    多里亚德莎发出细微的惨叫,笔直地向前飞出去,摔进河里。

    她立刻从河面探出头来,甩了甩头,右手的剑却不翼而飞。应该是掉进河里了吧?多里亚德莎吸了一大口气后,潜入河中。

    朱露察卡似乎觉得轮到自己出场了,摆出准备跳进河里的姿势。

    葛斯一剑劈上他伸出的脚。

    这剑并没有真的劈到朱露察卡。他们两个之间大概隔了二十步的距离,这记斩击不可能砍得到朱露察卡。但是他迅速挥出的这一剑,剑尖似乎砍到了朱露察卡双腿前的岩石。朱露察卡察觉葛斯要他别出手的意思,难过地摇了摇头。

    这条河并不深,河水也十分清澈。潜入水中数次后,多里亚德莎拾回爱剑,从水中爬了起来。

    葛斯的表情不动如山,静静地举著剑。

    多里亚德莎露出极为愤怒的表情。湿答答的衣服还在滴水,她就低吼一声,向葛斯发动攻击。葛斯以细微的动作避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多里亚德莎美丽的脸庞染上愤怒,接连不断地发动攻击。然而到了最后,她的攻击连葛斯的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多里亚德莎颓丧地倒在草丛中。右手依旧握著剑,朝向天空大口地喘著气。短时间内应该爬不起来了。

    葛斯收起剑后,快步走回来。他面对朱露察卡,以脸部动作示意火堆处。这是在要求朱露察卡去做饭。

    朱露察卡煮了比较浓稠的汤,再加水降低汤汁的热度,展现了他的体贴。是为了嘴巴里应该破了洞的多里亚德莎。

    吃完早餐不久后,再度进行同样的训练。多里亚德莎发动攻击,葛斯闪避。偶尔在多里亚德莎斗志减弱时,葛斯会以剑面击打她的屁股、肩膀或背部。脱去盔甲的多里亚德莎一被打到,就会痛得发出惨叫。接著对发出惨叫的自己感到羞愧,再次向葛斯发动反击。最后攻击累了,就趴在草丛中。

    朱露察卡做了午餐。

    基本上,只要不是农忙时期的农民,一天就是两餐。但是在战斗等短时间内消耗大量体力之后,如果不补充营养,身体的灵活度就会下降。巴尔特再次觉得他真是个机灵的男人。

    下午也继续训练。

    隔天,葛斯禁止她做任何训练。应该想要她好好休息吧。

    巴尔特帮她涂的药草似乎起了作用,脸颊的红肿几乎消了。多里亚德莎吃完早餐就直盯著瀑布,没多久就沉沉睡去。

    巴尔特骑著月丹在附近散步,顺便进行侦察。

    他在河边找到了巨大的由芙树,现在正好是结果的季节。树上长著许多已经变色的果实,颜色介于桃色与红色之间。果实只有大约大拇指大小,照著日光,彷佛宝石般闪闪发光。

    巴尔特摘了一颗送入口中。

    啵地一声咬开果皮,柔软的果肉在口中散开。果核意外地大颗且坚硬。巴尔特小心地不去咬到果核,在口中咀嚼果肉。果肉多汁且味道清爽,微微的酸甜滋味很舒服。

    ──真是不错的果实。

    巴尔特又吃了几株长在同一排的树木果实,发现一开始吃的那棵树的果实好吃许多。明明是在相同环境条件下生长,味道却会随著树木变化,真不可思议。

    接著,他又发现在这些树中,面向河流生长的树木结出的果实最美味。于是他摘了许多长在河畔的树木果实回去。

    巴尔特用潭水清洗果实,摆在夏卢帕叶子上。

    大家都靠了过来,拿起果实。

    吃完由芙果实,果核会留在嘴里。大家彷佛回到孩提时代,把果核吐进深潭里。不一会儿,多里亚德莎也学著大家开始吐起了果核。

    最后演变成朱露察卡与多里亚德莎的吐果核大赛,多里亚德莎取得最后的胜利,发出了天真烂漫的笑声。笑了一会儿后,嘴里似乎又开始痛,捂著双颊蹲下来。

    巴尔特一边保养著皮甲,在一旁看著这一幕。

    隔天,再次进行由多里亚德莎发动攻击,葛斯闪避的训练。

    多里亚德莎的剑技不俗,在技巧上或许胜过巴尔特一筹。或许是习惯认真地出剑劈砍后,提升了攻击的集中力,发挥出了招式本身的锋芒。巴尔特可以想像即使是男人,在十九岁也很难到达这个境界。

    时节入冬。虽然无法永远在这里野营,不过巴尔特决定暂时在这瀑布水畔停留一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