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生之森 第三章 洛特班城的危机
    ─ 石烤牛背肉 ─

    1

    从托莱依的城镇到洛特班城约有八十刻里。一行人──翟菲特加上两位从骑士,以及巴尔特、哥顿及葛斯等六人在七天内赶完了这段路。

    奥巴大河的西岸是一片辽阔的沙漠与草原,东边则满布山野及森林。中央诸国将这两方合称为大陆东部边境。

    中央诸国中,与大陆东部边境相邻的各个国家皆设有边境骑士团。他们的使命是从广大边境蜂拥而来的魔兽、野兽及亚人手中保家卫国。所以他们虽然名为边境骑士团,但是从未越过奥巴大河,踏入其东侧地带。

    在巴尔特的常识中,所谓的边境是指奥巴大河东部。巴尔特以前就知道边境骑士团之名,但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从来没听说他们来到边境。听了翟菲特的话后,他才终于明白其中缘由。

    各国的边境骑士团渐渐缩小,或是消失无踪。

    其中一个原因是在国力随著时间逐渐减弱的各国,逐渐无法维持边境骑士团的运作。

    此外,近年来在奥巴大河西边已经几乎看不见魔兽也是理由之一。各国也在某种程度上了解亚人们的地盘分布及移动模式,能划分出各自的居住领域,所以大冲突减少了许多。危险的野兽已经狩猎殆尽,数量减少了。

    进一步来说,还有一个原因是近百年来大陆中央各国之间纷争不断,没有余力关心边境地带。

    在这之中,也有国家慢慢扩大边境骑士团的规模──葛立奥拉皇国和帕鲁萨姆王国。这两国的国力日渐增强,为了确保经商路线及探索取得资源的可能性,将触角延伸至边境地带的经营上。

    只要看边境武术竞技会的状况,就可以明白边境骑士团的兴衰程度。边境武术竞技会是多国竞技,供设有边境骑士团的各国较劲武威。一百年左右前,据说有八个国家的边境骑士团共襄盛举。现在则只剩下葛立奥拉皇国和帕鲁萨姆王国参加。

    洛特班城是卡杜萨边境侯爵的居处,也是帕鲁萨姆边境骑士团的主要据点。如同「极偏远之地(洛特班)」这个名字之意,此地离王都十分遥远。

    过去帕鲁萨姆骑士团几乎相当于边境侯爵的私人军队。但现在骑士团的维持经费是由国库支出,骑士团长则是由国王直接任命与罢免。话虽如此,骑士团依然是在边境侯爵的庇护下活动,所以边境侯爵仍然有强大的影响力。

    卡杜萨边境侯爵从侯爵父亲那里继承了枢密院的议员席位,由于见多识广,也深得国王的信赖。现在也为了重要事项的谘询而留在王都。

    渐渐看到了城堡。

    随著距离越近,越可以明显看出这座城与其说是座单纯的城堡,更拥有应称为城塞都市的规模。

    一行人往东门前进,不过东门那里似乎有些骚动。士兵们在城墙上架了弓和弩,门前约有二十位骑在马上的骑士。

    与其对峙的是乘坐在巨型无毛鸟上的绿色巨人们。

    是葛尔喀斯特。

    葛尔喀斯特在亚人当中也属于特别好战的一族。他们虽然不会因为自身缘由而平白无故地与人类争战,但是一旦发生战斗,据说需要五位骑士才能勉强与一位葛尔喀斯特一战。成群集结的葛尔喀斯特更加可怕。甚至有传闻说,只要靠三十位葛尔喀斯特就能攻下一座城。

    这群葛尔喀斯特约有一百人,手里拿著带著不祥气息的武器,身上散发著怒气,彷佛随时都会发动攻击。

    翟菲特介入两者之间。

    「麦德路普副团长,这场骚动是怎么回事?」

    「团长阁下,您回来得正好。这群被诅咒的野蛮人,以玷污骑士名誉的话出言挑衅。」

    听说是骑士团的骑士耍诈偷袭,所以他们希望骑士团把人交出来。

    翟菲特下了马,往葛尔喀斯特一方走去。

    「在下是负责管理此城之人,帕鲁萨姆王国边境骑士团长翟菲特•波恩。」

    为了回应他,一位格外高大的葛尔喀斯特下鸟走上前。

    「我是恩凯特•索伊•什柬克。」

    「什柬克阁下,找我们骑士团有何贵干?」

    「以你们的历法算来,这件事发生在大约两个月前。我们氏族一位名叫科玛吉耶的族人,救了一位倒在沙漠中的人类。人类自称是帕鲁萨姆边境骑士团的骑士葛普拉。骑士葛普拉恩将仇报,趁科玛吉耶睡著时,刺穿他的喉咙将他杀害,并刺穿了与科玛吉耶在一起的孙子左胸。然而,骑士葛普拉似乎不知道葛尔喀斯特有两个心脏。孙子虽然受到濒死的重伤,但还是活了下来,回到氏族来,并托付身为代理族长的我为他报仇雪恨。伊切妮肯密!」

    在这声呼唤下,一位葛尔喀斯特族的年幼女孩走出来,并指著自己的左胸,胸前有道新的伤痕。

    翟菲特回头说:

    「麦德路普副团长,这位骑士葛普拉是参加武术竞技会中,细剑项目的代表吧?他现在人在何处?」

    「团长阁下!难道您要出卖伙伴,把他交给这群嗜血怪物吗?」

    「闭嘴!只有光明正大的真相才能守护骑士的名誉。骑士葛普拉必须亲自在诸神面前证明自己的清白。我不允许任何人妨碍这件事!」

    表情严肃的两人瞪著彼此。

    翟菲特对骑士麦德路普斜后方的骑士唤道:

    「欧涅玛队长,去把骑士葛普拉带到这里来。」

    骑士欧涅玛行了一礼,策马往城门里去。

    ──原来如此,看来难办了。

    关于帕鲁萨姆边境骑士团的问题,巴尔特已略有耳闻。此外,大家并不喜欢翟菲特这个人,事事都会和老手骑士们起冲突。目前看来,这位副团长──骑士麦德路普应该是讨厌翟菲特的急先锋吧。

    骑士欧涅玛随同一位骑士前来,那位骑士的脸色十分苍白。

    「你是骑士葛普拉?」

    骑士下马之后,行了对上级的礼。

    「是!」

    「汝现在背负著非同小可的嫌疑,跪下发誓吧。」

    骑士葛普拉在翟菲特前方跪下,低下了头。翟菲特以右手抵住他的头,宣誓道:

    「以正义与真实之神漾耶楼之名,骑士翟菲特在此一问。骑士葛普拉,请立誓。」

    「我发誓。」

    「好。汝对这位葛尔喀斯特族的少女是否有印象?」

    骑士葛普拉抬头看向那位年幼的葛尔喀斯特。他的眼里有著无法掩饰的惊恐。

    葛尔喀斯特少女回望著他,眼里燃烧著熊熊烈火。

    「……有印象。」

    周围的骑士一片哗然。

    「骑士葛普拉,汝被告发向对汝有恩的葛尔喀斯特耍诈偷袭之罪。诚实地说出汝所知道的一切,为自己作证。」

    骑士葛普拉颤抖个不停,一直默不作声,但不久后瘫倒在地,抽抽噎噎地哭著坦白了一切。

    「我、我……我想要魔兽的头颅。我需要战功,参加武术竞技会。我听说西边堡垒附近有魔兽出没,已经几十年都没听过有人前往讨伐魔兽,所以我以为只要取得魔兽头颅,我就能参加边境武术竞技会。但是我在沙尘暴中迷了路,和同伴们走散,失去了意识。等我醒来时,人已经在科玛吉耶阁下的帐篷里,而伊切妮肯密阁下在帮我疗伤,我内心十分感激。

    但是我突然有个想法。

    葛尔喀斯特绝不会逃避别人的决斗挑战。而如果我能在荣耀的决斗中,一对一获胜,就能得到等同于讨伐魔兽的功勋。如果对方是这位年迈的葛尔喀斯特,我或许能赢。

    啊啊……可是……啊啊……

    我在半夜突然看见熟睡的两人,心里的恶魔对我低声私语──趁现在,杀了他们!然后……啊啊!我杀了他们两位,把科玛吉耶阁下的头颅带了回来。我当时已经疯了!」

    说完后,他继续呜咽著,泣不成声。

    翟菲特问骑士麦德路普,那位葛尔喀斯特的头颅现在在哪里。骑士麦德路普命令部下把头颅取来。伊切妮肯密看著从壶里被拿出来,抹满盐巴的头颅,哭著抱起了它。

    ──这下不妙啊。

    既然骑士团员的暴行已经明朗,若是拒绝葛尔喀斯特的要求,全体骑士团,甚至是国家的名誉都会扫地。

    另一方面,若是屈服在亚人以武勇提出的要求,交出骑士团员一命的话,翟菲特将永远失去骑士团的信任。

    但翟菲特的脸上没有丝毫著急之情。他等骑士葛普拉哭完,语气平静但坚毅地说:

    「骑士葛普拉,汝受妖魔所惑,犯下这个作为骑士,作为人皆不可饶恕的罪行。汝必须以超越话语的行为来向科玛吉耶阁下及伊切妮肯密阁下谢罪。但是,由于汝在最后一刻走回正道,只要汝勇敢地委身于裁决之剑,汝将作为具有名誉的骑士身分死去。吾会告诉汝之遗族,汝是在出任务时因公殉职。汝若还有什么遗言,说吧!」

    骑士葛普拉脱下头盔放在身旁,语调平静地说:

    「请告诉我的双亲,愿他们身体安康。团长,感谢您。」

    接著他双手抱胸贴地,伸出了自己的头。

    骑士葛普拉为何可以如此从容地接受自己的处刑呢?是因为哭过之后,内心得到了平静?还是面对翟菲特的威容,受到感化?

    巴尔特心想,应该两者皆是吧。而这位骑士对于自己做过的卑鄙勾当痛苦至今,今天能说出真相也让他终于放下心来。

    若是如此,骑士葛普拉本来应该是位清廉洁白的青年。

    翟菲特迅速抽出剑,斩落了骑士葛普拉的首级。这把剑不是用于处刑,也不是用于决斗,而是与身穿盔甲的骑士一战时所用的骑士剑,剑身厚重,剑刃不够锋利。他以这把骑士剑,连金属盔甲上凸起的护颈都没有碰到,一剑斩落了他的首级。而且,剑尖在即将落地前准确地停了下来。翟菲特的武艺非比寻常。而他能在这股气氛中,从容不迫地完成这件事,其沉著镇定的内心更是惊人。

    翟菲特把剑交给勤务兵拭去鲜血,脱下了披风。他用脱下的披风将骑士葛普拉的头颅包了起来,让骑士欧涅玛拿著,再次面向葛尔喀斯特们。

    「什柬克阁下,方才让骑士葛普拉作证时,他坦承确实犯下了您告发的罪。因此以吾之剑肃清了他的罪。骑士葛普拉已用他的命谢罪,我也向您致歉。请您接受我们的谢罪。」

    「骑士翟菲特,我们会向祖先之灵禀报,我们确实见证了他以一命还一命。把他的头交给我。」

    气氛一阵紧张。

    骑士团长会不会将骑士葛普拉的头颅交给蛮族的人们?

    还是会守住骑士团员的头颅呢?

    人类这方的所有人都咽下了一口口水,等著翟菲特的回答。

    「这个我办不到。恩凯特•索伊•什柬克,我要向你提出决斗的邀请。这是一场一对一的名誉决斗。如果我赢了,您的部下可以带回您和科玛吉耶阁下的头颅。若是你赢了,你就把我的头颅带回去吧。我不会把部下的头颅交给你的。」

    什柬克瞬间瞠目结舌,接著哄然大笑起来。

    无论是多么厉害的武士,人类都不可能在一对一的情况下赢过葛尔喀斯特。更何况对手是勇士什柬克。简单来说,翟菲特是愿意代替部下交出自己的头颅。什柬克笑的正是他这份疯狂及勇敢。

    但是笑声中没有讪笑之意,这种行为才衬得上葛尔喀斯特的气质。而且葛尔喀斯特喜欢接受决斗挑战,胜过于任何事。也就是说,什柬克这一笑等同于原谅了骑士团员犯下的罪行。

    当什柬克停下笑声,想向翟菲特说出自己的答案时,他背后的葛尔喀斯特却闹哄哄的。他们对著巴尔特指指点点,嘴里互相讨论著什么。然后以激动的语调向什柬克诉说著某件事情。

    什柬克来到巴尔特身边,目不转睛地看著挂在他腰间的古代剑。

    不,不对,他盯著的是那个剑鞘及缝在剑鞘上的花纹。

    「人类,你这剑鞘是在哪里得到的?」

    「这是与我结下友谊的葛尔喀斯特勇士为我量身打造的。」

    「那位勇士叫什么名字?」

    「恩凯特•索伊•安格达鲁。」

    葛尔喀斯特们一片哗然,引起一阵大骚动。什柬克举手制止后,开口向巴尔特询问:

    「你是在哪里见到他的?」

    「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个?」

    来到什柬克正后方的大个头葛尔喀斯特,语气激动地喊著:

    「你不需要知道原因!快回答问题!」

    看来除了什柬克之外,还有其他会说人类语言的人。巴尔特后来才知道,他的名字叫梅利特戈。

    什柬克将梅利特戈打倒在地,这一击威力惊人。如果是人类,早就整颗头都飞出去身亡了。什柬克以葛尔喀斯特语向部下们吼了一声,再次面向巴尔特。

    「恩凯特•索伊•安格达鲁是我们氏族的族长。二十五年来,我们一直在寻找安格达鲁族长。

    二十五年前,有一个人类不小心玷污了我等祖先的长眠之地。此罪只能以死相抵,但是人类有重要事项需向国王禀报,所以希望我们能让他先回国一趟。当时,安格达鲁族长大人成了他的担保人。

    人类没有回来。安格达鲁大人以违约为耻,从此消失在族人面前。人类或许很难明白,对于我们而言,远离氏族独自生活是比死还痛苦的事。安格达鲁大人是位优秀的战士,立下的无数战功没有人可与之相拟。安格达鲁大人没有罪。即使有罪,二十五年来,他也已经饱尝独自生活的地狱滋味,已经够了吧?

    我们无论如何都想找到安格达鲁大人,希望他回到族里来。直到今天,安格达鲁大人依然是我们的英雄,也是我们的族长。请务必告知我你是在哪里遇见他的。」

    最先对这番溢于言表的真情喊话有所反应的是骑士麦德路普,他摇摇晃晃地走近什柬克,开口问道:

    「那个人类……叫、叫什么名字?」

    「人类的名字叫奥依肯。」

    骑士麦德路普整张脸皱成一团。

    「那个人是我的父亲。葛尔喀斯特,原谅我!父亲说过,要回去完成他的承诺。但是,母亲、叔父和我甚至把大闹的父亲关起来,不让他去。我们本来希望这么做能救回他一命。

    结果父亲失意之余自杀了。留下遗书要我们转告安格达鲁,这是他所做出的补偿。我一直到今天为止都无法达成他的遗志。」

    什柬克以严厉的目光瞪著骑士麦德路普,但在漫长的沉默之后,他说:

    「此刻,英雄安格达鲁的清白已被证明。人类,你的证言尽了它的责任。」

    什柬克接著目不转睛地看向巴尔特。接下来轮到巴尔特回答了。巴尔特缓缓地挑选用词,告诉什柬克:

    「我不知道这是否为恩凯特•安格达鲁所愿,所以我不能把地点告诉你。不过,我带你们前去吧!你从氏族里挑两个人出来。然后让这两个人向祖先灵庙及精灵『记录者(阿卡哈)』发誓。第一,不能违背他本人的意志带他回来;第二,如果本人拒绝回归氏族,也不能把那个地点说出去。」

    什柬克眯起眼睛凝视著巴尔特。

    「人类,看来你很了解我们的事呢。但是,为什么是两个人?不能挑三个人吗?」

    「如果超过两个人,万一蛮干起来,我或许无法完全制服。」

    这胆大包天的宣言惹得什柬克一阵哄笑。

    一个垂垂老矣的人类骑士,居然敢说他有办法制服两位葛尔喀斯特,这也难怪什柬克会笑了。

    在他身旁站起身的梅利特戈神色骇人地瞪著巴尔特。

    等笑意稍缓,什柬克把巴尔特说的话翻译给氏族的人听。氏族的人们也大笑出声。

    2

    由于拜访安格达鲁的一行人将于明晨出发,巴尔特被接进洛特班城里,葛尔喀斯特们则在城堡附近野营。他们必须凭吊科玛吉耶。此外,边境骑士团的骑士们也得帮为忏悔自身罪孽而死的骑士葛普拉举行丧礼。

    巴尔特等人也出席了葬礼。他曾听说中央诸国的骑士们葬礼讲究排场且十分冗长,但是这里的仪式极为简约。

    令人惊讶的是洛特班城内居然有墓地。边境地带的人认为人死后,躯体应该回归尘土,所以会将遗骸葬于附近的山林野地之中。巴尔特虽然觉得在离喧嚣尘世不远之处应该难以安稳长眠,但是他们也有其理由吧。

    他们立了一根架成十字形状的木棒,标记遗骸的埋葬之处。边境地带会堆石头做为标记,等经过一定的天数后,就会把那堆石头踢散,埋葬遗骸的地方就会被草所覆盖,难以辨别。

    ──立了这种木棒,得耗上好几年死者才能得到安息吧。

    这里排了上百支十字形状的墓碑,巴尔特忽然看见在小型墓碑旁边,还供奉著一半埋入土中的木头玩具。应该是这座城塞都市居民的孩子坟墓吧?在这里,骑士和平民都埋在同一个墓地里。

    巴尔特、哥顿和葛斯每个人都被分配到一个房间。还帮他们准备了饮用水、大量的葡萄酒、用来冲洗身体的水以及擦去脏污的布。三人脱去盔甲,恢复轻松的打扮,谈笑了一会儿之后,食物送来了。

    食物有偏硬的面包、川烫过的蔬菜及烤得滋滋作响的肉块。巴尔特吞了一口口水。他觉得这块肉散发著非比寻常的美味气息。木盆里装著加热过的石头,石头上厚实的肉块正发出炙烤的声音及蒸气。哥顿和葛斯的餐点也被送到巴尔特房里来,但是这两个人全目不转睛地盯著巴尔特的肉不放。他们两人的肉是盛在盘子上,也就是说只有巴尔特有这种特别待遇。

    「哥顿,你知道这是什么肉吗?」

    「伯父,我不清楚,但是看起来非常美味。」

    在他们对话的期间,葛斯已经切了一块肉送入口中。巴尔特也急忙举刀切下肉块,切口呈现极具冲击的颜色。

    ──是红色的!这是漂亮的红色啊!

    肉这种东西必须煮熟才能吃,但是鸡肉不在此限,某些部位只要稍微炙烤一下就能吃。但是在大地奔跑的野兽的肉必须煮到全熟,否则无法完全引出它的甘美,甚至可能危害身体。然而,此时被送上来的这块肉,外皮烤得色泽金黄且香气宜人,中间还是红的。肉本身的颜色是红的,渗出的肉汁也是红的。这是血的颜色吗?

    忽然回过神来,葛斯一脸若无其事地大口大口把肉塞进嘴里。不对,他的表情并不是若无其事。虽然他总是没有表情有点难解读,但是这表情代表他满足又享受。葛斯知道这是什么肉,而且相当喜欢。

    ──不管了!豁出去了!

    巴尔特把还滴著血的肉片塞进嘴里。他才把肉放入口中,一股有如晴天霹雳的香气直冲口腔及鼻孔。

    接著在口中溢出的肉汁也非常甘甜。肉味强烈确实,至今吃过的各种肉类都无法与之比拟。肉质柔软地难以言喻,口感十分弹牙。抵抗著那股弹力咬断肉片的口感,可说是爽快至极。

    ──这是什么!这块肉是怎么回事?

    巴尔特鬼使神差似的切下了另一片肉片。刀子削到烧热的石头,发出喀啦喀啦的声音。要是混入细小的石粒,这块至高无上的肉就报销了,所以巴尔特调整力道,仔细地切了一片较大的肉片,送入口中。

    不一会儿,有股畅快的焦香风味使劲地推挤著口腔深处与鼻腔连接处,甘甜温和的油脂及主要味道扎实的肉汁将烧焦的部分包覆起来。

    巴尔特从不知道世上有这么美味的肉。

    ──这是肉!这才是肉啊!这样一来,至今我吃过的肉到底算什么?话说回来,这到底是什么肉?

    这是牛(莫尔罗格)的肉。提供给巴尔特等人的晚餐中,使用的是最鲜美的牛背瘦肉。

    其实,这一天巴尔特曾见过牛。就在他们今天为了埋葬骑士葛普拉,前往城塞都市东北方的途中,视线范围中曾出现多匹牛只移动的景象。

    ──那是什么野兽?从它长著角这点看来,应该是家畜。看起来肥美无比,应该能从它身上取下许多肉吧。

    由于这种野兽的外形与巴尔特熟悉的牛相去甚远,所以他完全没想过那是牛。

    说到底,边境地带的牛是算劳动力,而非食材。虽然在牛死亡后也会吃它的肉,但是这些牛身形瘦小且肉质十分坚硬。众人对牛肉的认知就是把羊(伊梅拉)肉染红、硬化并且变难吃的东西。

    巴尔特后来才知道,大陆中央地带都把牛的肉称为「肉中之王(夫尔艾利翁)」,代表它是肉中之肉,没有其他的肉可望其项背。只不过即使是贵族,也不是每天都吃得到牛肉。牛只吃草,而在大陆中央地带的草量不如边境地带来得多。而且,想要养一头牛所需的草量十分惊人。

    那么,说起大陆中央地带的贵族们平常都吃什么,那就是猪(帕鲁克鲁)。侍奉贵族的农民们都会饲养牛和猪。近年来还多了柯尔柯露杜鲁,为贵族们的餐桌增添了几分色彩。

    今天会为巴尔特等人送上牛肉,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让众人得悉他们的身分。背肉是莫尔罗格中最高级的部位之一,而且还是以石烤的方式出菜,显示巴尔特的地位甚至凌驾于边境骑士团长之上。

    这位是国王的宾客。

    这道料理的目的就是用来昭告巴尔特的身分,提醒众人小心应对,不得失礼。

    3

    深夜时分,有位访客来到巴尔特的房里──是翟菲特。巴尔特等人的房间四周的走廊上,深夜之中依然是灯火通明。这也是极为郑重的礼遇。而巴尔特并没有完全熄灭房里的灯光,或许是预感之类的下意识作祟。

    翟菲特带来一瓶蒸馏酒。巴尔特把室内灯火弄得更加明亮一些,接著从架子上拿了两个碗放在桌上。礼数周到的翟菲特难得地没向房间主人巴尔特打招呼就落座。巴尔特从翟菲特手中抢过瓶子,在翟菲特的碗中倒了酒。

    翟菲特轻轻点了下头后接下这杯酒。接下来巴尔特往自己的碗里倒了酒。两人的碗并无互碰,道了乾杯之后就喝下了酒。这酒很烈,但是翟菲特却一口气乾了它。巴尔特又往翟菲特碗里倒酒。

    想必翟菲特连用餐的时间都没有,一直工作到刚刚吧。由于确定参加边境武术竞技会的骑士葛普拉死亡,翟菲特得向王都报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并请求指示。他向王都报告骑士葛普拉做出不人道的行为,激怒了葛尔喀斯特们,差点就要引发战争。与此同时,他还必须找出方法,抑制因这件事衍生出来的骑士团内的动荡。这两项对于新上任的翟菲特来说,都是令人郁闷的工作。

    最重要的是,他得写信给葛普拉的双亲。巴尔特并不清楚大陆中央骑士团的习俗如何,但是翟菲特是在场的骑士们中地位最高的负责人,如果他有强烈的责任感,巴尔特认为他肯定会亲自动手写这封信。而不论怎么想,翟菲特都不是没有责任感的男人。

    ──不知道他在信里写了什么样的内容呢?

    此时巴尔特还不知道,众人对骑士葛普拉抱有极大的期待。

    边境武术竞技会的参赛者是中等或下等贵族的次子、三子们,简单来说就是单凭家世无法出人头地的骑士们,为了能够增添自己的名声,在军事方面崭露头角,都是在各地的有力人士推荐下挑选出来。这是帕鲁萨姆一方的实情,葛立奥拉的状况似乎也相去不远。

    另一方面,会被分配到边境骑士团的净是些有实力但身分低微的骑士们,或是难以管教而被流放的骑士们。葛普拉是没有身分地位,也没有靠山的贫穷骑士之子,他会被选上是极为稀奇的事。据说是因为前任团长的强力推荐才得以雀屏中选。不知道他的双亲当时有多么开心。而翟菲特必须向他们报告骑士葛普拉的死讯。

    巴尔特再次往翟菲特的碗里倒了酒。深夜的酒宴就在两人的沉默中持续。

    深夜里带著酒来拜访巴尔特,可说是翟菲特对巴尔特的一点任性。在这座洛特班城中,翟菲特是高傲的指挥官,不许对任何人示弱。但今天他或许想藉由待在巴尔特身边,稍稍缓解心中的苦楚。

    在石造的房间内,安静的酒宴持续著,而窗外的姊之月温柔地注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