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生之森 第五章 安格达鲁
    ─ 烟熏奇奥鱼乾 ─

    1

    后来的旅途一切顺利,一行人来到波德利亚交易村。在波德利亚,边境骑士团副团长麦德路普之名极为有用,立刻为一行人安排了宿舍。

    隔天一早,一群人准备前往搭船时发生了一个问题──船员拒绝让葛尔喀斯特及其座骑无毛鸟上船。

    「我是帕鲁萨姆王国边境骑士团副团长麦德路普•叶甘。我不是说了这几位葛尔喀斯特是我的客人吗?这样你还是不让他们上船吗!」

    「喂喂,学武的,少瞧不起人了。我们这些干船员的可是跟奥巴大河赌上性命啊!我打死也不会让这些会触怒河神史克勒巴的怪异亚人上船。你说你是帕鲁萨姆边境骑士团的人?别开玩笑了!我们一脚踏上陆地的时候,或许是在帕鲁萨姆国王的统治之下没错。但是在这艘船上是临兹伯爵阁下的管辖范围!我管你是边境骑士团长还是什么小角色,都不准再来啦!」

    「你、你说什么!」

    「喂,你们在搞什么啊?」

    「啊,船长,没有啦,这群骑士们居然要我们让亚人上船!」

    「喔,这不是斯甫勒姆吗?」

    「嗯?啊啊啊啊!您是哥顿大人!真是令人怀念!」

    「你当上船长了吗?哦~凭你也行?」

    「这真是太难为情了!哥顿大人您不也当上了梅济亚领的领主大人吗?喂,你们这群混帐!这位大人可是临兹伯爵大人的外甥,梅济亚领主──哥顿•察尔克斯大人。你们要是敢对这位大人放肆,伯爵大人可是会生气的!」

    万万没想到船长是哥顿•察尔克斯的旧识,所以一行人得以上了船。哥顿•察尔克斯过去曾在临兹伯爵门下进行骑士修行。据说,当时他很疼爱宅邸中负责打杂的少年斯甫勒姆。

    上得了船是很好,但是麦德路普•叶甘的心情完全被打坏了。再怎么说,他对自己边境骑士团副团长的身分充满自信,可是夸下海口说过路上的事都交给他处理。但却在搭船这种小事上被船员来了个下马威,简直是让麦德路普颜面尽失。

    第三天,船只抵达临兹时,巴尔特向船长斯甫勒姆借调了一位机伶的船员。巴尔特拜托那位船员帮他到临兹伯爵宅邸去办点事。

    「我们这群中有帕鲁萨姆王国边境骑士团副团长麦德路普•叶甘及其四名随行人员,再加上葛尔喀斯特索伊氏族的代理族长阁下和他的亲信。想跟临兹伯爵阁下借宿一宿。我们想先到领主宅邸打声招呼,麻烦你去问问伯爵是否方便。」

    麦德路普看著巴尔特的眼神里有一丝讶异。哥顿的名字在临兹伯爵家中比较好用,他可能认为巴尔特会利用哥顿的关系求见临兹伯爵。

    但是这么做的话,整件事将会地下化。在这种情况下,名义上葛尔喀斯特族是边境骑士团的客人,靠著边境骑士团这个后盾才能去见族长安格达鲁。巴尔特不想破坏这表面关系。而且麦德路普刚才面子扫地,得想办法修补一下才行。

    过了不久,巴尔特派去跑腿的人带著临兹伯爵家的使者回来了。

    「边境骑士团副团长阁下等各位客人,我家主人临兹伯爵,赛门•艾比巴雷斯欣然欢迎各位的到来,请先到迎宾馆。」

    一群人骑著马及希耶鲁特来到临兹伯爵宅邸时,有人要他们坐在座骑上直接进入。进入大门后还能骑著座骑前进,这至少是贵族等级的待遇。身为亚人的葛尔喀斯特们也得到这样的许可,代表临兹伯爵相当重视这一群贵客。

    而在众人抵达迎宾馆时,一位身旁伴著随从,威风凛凛的人物站在入口前等著他们。

    「巴尔特阁下,那位该不会就是临兹伯爵阁下?」

    「是啊。那位就是赛门•艾比巴雷斯阁下。」

    「他居然特地前来迎接。」

    麦德路普急马下了马,以右手抵著左胸,深深鞠了一个躬后开口问候:

    「我是帕鲁萨姆边境骑士团副团长,麦德路普•叶甘。临兹伯爵赛门•艾比巴雷斯阁下,您的迎接令人不胜惶恐。」

    这个行为连巴尔特也吃了一惊。他鞠躬的角度是面对贵人时的礼仪。而且麦德路普不仅报上了正式的职称,还称呼赛门为临兹伯爵。赛门•艾比巴雷斯虽然自称临兹伯爵,但那只是他自封的称号,并不是哪个国家册封给他的爵位。而麦德路普还对他行了正式的伯爵之礼。

    麦德路普应该不是在衡量利害关系后马上做出这样的举动,而是深受临兹府邸的威容及临兹伯爵所感动,不由自主地这么做了。不过,这个行为带来了极佳的效果。赛门•艾比巴雷斯的脸上闪耀著喜悦的光采。

    「不不不,叶甘大人,请您抬起头来。能够在此迎接保卫边境的骑士团高阶骑士,我赛门感激不尽。此外,能迎来各位葛尔喀斯特的勇士们,我深感荣幸。请您把这座宅邸当成自己家,把我当成各位的儿子,尽情差遣吧。来来来,请先到房间好好休息。随行的各位也请进,问候就等晚餐时再说,现在请先休息一会儿。」

    事实上,他们没有非得绕来临兹宅邸一趟的理由。只不过,巴尔特想到为了易于在边境地带活动及收集情报,之后又想到回程等事,先来跟临兹伯爵打声招呼对大家都比较方便。看起来这么做是对的,最后演变成边境骑士团的高官首次拜访临兹伯爵,前来问候的形式。对边境骑士团和临兹伯爵家今后的关系而言,应该也是件好事。

    临兹伯爵先带麦德路普和拉荷里到达房间后,再领著什柬克和梅特利戈到他们的房间去。玄关大厅只剩下临兹伯爵、仆人、巴尔特、哥顿及葛斯。

    「哎呀~巴尔特阁下,您过得好吗?因为朱露察卡那边的联络也断了,我一直很担心呢。哥顿,好久不见。太羡慕你能跟巴尔特阁下同行了。还有班•伍利略阁下,看来你顺利见到巴尔特阁下了,真是太好了。」

    「临兹伯爵阁下,很高兴见到您依然健壮。对了,这个男人已经不再是班•伍利略,他现在的名字叫葛斯•罗恩。」

    「葛斯……罗恩?喔~听起来另有内情啊。我们一直站在这里说话也不是办法,可以请各位一起到楼上去吗?」

    四人来到楼上风景优美的房间坐了下来。

    「来来来,先喝点兑水的葡萄酒润润喉。所以?你刚刚说他是葛斯•罗恩?」

    「嗯。这个男人已经是我的养子,也就是罗恩家的继承人。虽然我也没有什么房产或领地能过继给他。」

    「居然如此!不过,竟然不只改了姓氏,而是连名字都改了,其中有什么缘由吗?」

    「因为他舍弃了至今的所有一切,重生为一位新生的骑士。」

    「嗯嗯嗯,其中好像有很多细节,不过我似乎不要再多问比较好。」

    巴尔特向临兹伯爵述说了葛斯在绝佳的时机出现,拯救一群人于危机之中的来龙去脉之后,为临兹伯爵对葛斯的照顾致上了谢意。

    接著又说了他们遇见多里亚德莎并救了她,一同击退魔兽的经过。一行人差点去了葛立奥拉皇国都城,但是在王命之下又被邀请至洛特班城时,遇上了骑士团差点与葛尔喀斯特军团发生战斗的场面。最后因为一些奇妙的缘分,他现在带著骑士团及葛尔喀斯特族的代表,正前往名为安格达鲁的葛尔喀斯特的所在地。

    「嗯嗯,巴尔特阁下的周遭总是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呢!听得我都想跟你一起去旅行了。哎呀呀,这么看来我当初留下葛斯阁下是对的。嗯,虽然我确实觉得万一擦身而过就不好了,但是也有把他暂时留在身边的想法。而且,葛斯看起来不太想去库拉斯库。话说回来,养子啊……巴尔特阁下,我觉得会有很多人羡慕你呢!」

    当天夜里,临兹伯爵端出佳肴及珍藏的名酒,盛大地款待了众人一番。然后在麦德路普、拉荷里达、什柬克和梅特利戈四人离开房间后,又邀请巴尔特、哥顿以及葛斯来到另一间房间。

    「哥顿,我有话要跟你说。你在这个时候来到临兹,简直就像是察尔克斯家祖先的引导。你看看这个。」

    他拿出盾和剑。虽然有些老旧,但是看起来品质极佳。巴尔特看见这些东西时,感觉记忆深处有什么正在蠢蠢欲动。哥顿的反应极快。

    「这、这是!我察尔克斯家珍藏的武器!这些东西到底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你果然不知情。哥顿,这些武器都是被人卖到市面上的,而且数量庞大。」

    「您说什么!」

    「是在这个家里出入的商人告诉我,察尔克斯家正在变卖大量的武器。所以我拜托那位商人去买几件武器来。他买来的就是这些东西。即使是察尔克斯家,应该也会做些武器买卖的生意。但是这些是祖先流传下来的武器,而且还是大量拋售,此事非比寻常。现在察尔克斯家中一定出了什么事。」

    哥顿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巴尔特则对哥顿说:

    「哥顿。」

    「伯、伯父。」

    「你最好立刻返回梅济亚领地。」

    「嗯嗯,这样吗?不,总之我还是先陪伯父到那个叫什么安格达鲁的葛尔喀斯特那里,而且好像也是同方向。去完之后我再回梅济亚去。」

    「你赶紧回去比较好吧?」

    「伯父,我有事想拜托您。」

    「什么事?尽管说。」

    「我希望您跟我一起回梅济亚领地。」

    原来如此。那么先办完葛尔特斯特的事,与他们道别之后再一起回梅济亚领地比较好。虽然巴尔特还没向任何人说过安格达鲁住处的详细位置,其实也算是在往梅济亚的半路上。

    「巴尔特阁下,能否请您就照这样进行呢?拜托您了。」

    「临兹伯爵,您不必向我低头。只要我和葛斯能帮上忙,我们就很开心了。」

    「有巴尔特阁下和葛斯阁下同行,没有比这还令人放心了。我会记住您的这份恩情。对了,也有一件开心的事,是关于德鲁西亚家持有的魔兽毛皮。」

    临兹伯爵接到朱露察卡的报告后,这才明白帕库拉领地的人完全不懂魔兽毛皮的价值。于是他派遣使者前往德鲁西亚家,表示如果有可供卖出的老旧毛皮或骨头,他想收购。如果是魔兽的毛皮,即使只是小小一片,只要拿去中原地带都能以高价卖出。不仅是防具,从家用家具、装饰品到手杖、收纳盒等等,只要有魔兽毛皮或骨头点缀的品项,都是超高级的货品。只要去到帕鲁萨姆王都,就能找到懂得如何加工的的工匠们。

    随著魔兽的种类,用途也不尽相同。而德鲁西亚家中可说是拥有各式各样的魔兽毛皮及骨头,毛皮最后以巴尔特闻之咋舌的价钱卖出。

    现在从王都发给临兹伯爵的交易要求蜂拥而至。近几十年来,魔兽的毛皮都没有比较正式的买卖途径,一听见边境有个家族拥有大量的存货,怎么可能不引起那些有敏锐触觉的贵族或商人们关心。

    今后也会由临兹伯爵统一接受帕库拉的魔兽毛皮委托。德鲁西亚家在经济上也会宽裕许多。

    「哎呀,我在毛皮交易上也获得了庞大的利益。我想送巴尔特阁下一匹马。」

    「不,我已经有马了。」

    「不是这样的。如果那位叫安格达鲁的人加入你们的行列,你们应该会需要交通工具吧?」

    这么说也是。

    隔天早上,巴尔特跟什柬克说了这件事,什柬克很气自己没有把安格达鲁骑乘的希耶鲁特带来。

    临兹伯爵赠送的马匹非常高壮,是一匹适合葛尔喀斯特骑乘的马匹。

    吃完早餐之后,众人出发了。

    2

    「那里就是安格达鲁阁下的住处。」

    巴尔特指著位于瀑布深潭边的岩棚上小屋说。

    勇士什柬克莫名紧张。

    「那、那里……咦,那里就是安格达鲁大人住的地方吗?」

    「刚才人家不就这么说了吗!」

    梅特利戈高声往岩棚上安格达鲁所住的小屋呼唤。他说的是葛尔喀斯特语,所以巴尔特听不懂。勇士什柬克慌张地阻止他。

    「喂、喂!梅特利戈,你不要擅自叫安格德鲁大人,那是我的工作!」

    ──不对,他好像不在。一群人这么吵吵闹闹往这边过来,安格达鲁阁下如果在家,应该早就走到小屋外头来了。话说回来,原来这家伙的个性这么可爱。想必他是打从心底尊敬安格达鲁阁下吧。

    巴尔特不经意看向葛斯,他面向与小屋完全不同的方向。那个方位再过去就是森林深处,巴尔特也往那个方向转过去。

    来了。

    可以感觉到一股气息由远而近。不久后气息渐强,有个身影在林木枝叶间若隐若现,安格达鲁出现在巴尔特等人面前。

    ──历经岁月沧桑,如岩石般的男人。

    上次见到安格达鲁已经是八个月前的事。但是巴尔特内心感慨不已,彷佛是与一个多年不见的旧识重逢。

    「恩凯特•巴尔特•罗恩,很高兴看见你一切安好。」

    「恩凯特•索伊•安格达鲁,你也是一点也没变,真是太好了。」

    巴尔特后来才听说,安格达鲁的这声问候让勇士什柬克大受打击。首先,安格达鲁把自己的弟子兼继承人什柬克丢在一旁,先跟人类这等生物打招呼。再来是听见了安格达鲁在称呼巴尔特的名字时,居然加上「恩凯特」这个对荣耀战士的尊称。这代表安格达鲁是把巴尔特视为与他对等的战士。

    「恩凯特•什柬克,你变壮了呢。」

    「是、是!安格达鲁族长大人,能够拜见您神采奕奕的风姿,我深感欣慰。」

    两个人像这样站在一起,虽然勇士什柬克也是个头高大的葛尔喀斯特,但是安格达鲁又比他大上一圈,更加壮硕。壮硕不全然是指肉体上的强韧,而是指他坚毅的形象。

    「我已经不是族长了。现在你才是族长。」

    「不不不,您现在依然是族长。索伊氏族的族长非您莫属。不只是我,所有人都这么想。」

    「我犯了罪,我必须赎罪。」

    「您说犯罪……不,您没有罪。犯下罪行之人已经自行了断了。」

    「什么?」

    勇士什柬克看向麦德路普•叶甘。他的视线说著要麦德路普负责说明。麦德路普走近安格达鲁身边,而这位强大的葛尔喀斯特宛如力量与威严的结合体。麦德路普的头勉强达到安格达鲁胸部的高度,如文字所述,这身高差距让他必须抬起头与其对视。麦德路普咽下一口口水,抬起头,直视安格达鲁的双眼说:

    「我的名字叫麦德路普•叶甘。我是帕鲁萨姆王国的骑士。」

    「……叶甘?」

    「是的,我的父亲骑士奥依肯•叶甘曾受过安格达鲁阁下您的恩惠。」

    麦德路普开始说明。

    奥依肯回国向国王报告完毕后,本来想依约回到安格达鲁那里去。但是自己等家人却监禁父亲,把他留下来,而最后父亲自我了结了生命,留下遗书要他们转告安格达鲁,这是自己做出的补偿。

    听完这席话,安格达鲁沉默了一阵子,似乎正在想些什么。他在思考的是已经死去的奥依肯,还是自己一去不复返的二十多年时光?不久后,安格达鲁对麦德路普说:

    「你的父亲是位值得尊敬的战士。」

    麦德路普听了这句话后哭了起来,当场流下了男儿泪。

    「安格达鲁大人,所有罪孽都已经偿还,您已经没有半分罪过,请您回到氏族来吧。」

    「不可以,我曾向祖灵保证,人类奥依肯一定会回来,死在灵庙之前。既然我无法遵守这个承诺,我的罪孽就不会消失。」

    安格达鲁十分顽固,对这一切坚持到底。勇士什柬克继续说服他,但是众人觉得最后或许会是白忙一场。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麦德路普•叶甘语调平静地对安格德鲁说:

    「安格达鲁阁下,我的母亲一直到死前,都在后悔没有让父亲回到你们氏族去。我也是,是我们错了。我们不应该留下父亲。此时,想必父亲心中还是懊悔不已。只有一个方法能让父亲的灵魂安息,并且恢复他的名誉──就是您重新回到氏族去。您应该回到氏族中,公开证明您选择成为保证人没有错,我认为这是唯一一条能让父亲不再懊悔的路。家父曾经给您添了麻烦,如今为了他,我更必须向您做出这个请求,我内心十分过意不去。但是,为了让家父死后能从这种痛苦中解脱,是否可以请您回归氏族呢?」

    听了这番话,安格达鲁闭目沉思起来。

    四周只听得见瀑布的流水声。

    巴尔特看向勇士什柬克,他正瞪大著双眼,目不转睛地盯著安格达鲁不放。他非常紧张,全身上下的毛细孔都像耳朵一般,等待著安格达鲁的答案。

    ──好了,安格达鲁阁下会给出什么答案呢?

    什柬克说您已赎完了您的罪,所以回来吧!

    但是,这样是不行的。

    安格达鲁是极为严以律己的人,也可说他的自尊心格外强烈。所以这个男人绝对不会接受「我原谅了你的罪过」的说法。

    麦德路普则说到了重点。为了帮助自己、帮助家母及家父,敢于低头恳请安格达鲁回归氏族。这么做或许有可能……

    但是一切都是未知数。

    安格达鲁不是会轻易改变自己决定的男人。

    他会说出什么答案呢?

    唯一清楚的是,如果此时他给出了拒绝的答案,那么即使再怎么努力说服,安格达鲁也不可能回到氏族去。

    冗长的沉默之后,安格达鲁睁开眼睛,做出了回答:

    「回去吧。」

    一群人的脸上瞬间闪耀著喜悦的光芒。

    勇士什柬克往骑士麦德路普的背上拍了好几下。什柬克的本意或许是想赞赏他的贡献,但是麦德路普看起来真的很痛。应该说受到了伤害。

    当天晚上,他们在安格达鲁的住处前开了一个小庆祝会。

    由于安格达鲁事先制好的食材不可能全部带走,所以大部分都在这天夜里吃掉了。其中有些野兽禽鸟的肉即将腐坏,所以烤到全熟吃了。

    巴尔特现在正在吃烟熏奇奥鱼乾。这个每个人都有整整一只。这东西是将河里捕来的奇奥鱼剖半之后,吊在营火上烤到水分彻底挥发制成。由于奇奥鱼牙尖齿利,很会反抗,所以巴尔特不擅长捕捉奇奥鱼。它的鳍骨非常坚硬,被刺中就会受重伤。小时候巴尔特吃过了很多次苦头,完全对这种鱼没辙。但是安格达鲁的皮肤坚硬,奇奥鱼锐利的牙齿及坚硬的鳍骨应该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而且,奇奥鱼的肉并不是非常美味。不仅坚硬,腥味也很重,还缺乏油脂。这种鱼必须煮到鱼肉化开才能吃,但是这么一来,涩味会混进汤汁之中,吃太多会觉得恶心。总结一句,这不是他会欣然入口的鱼。但是送到嘴边的食物没有不吃的道理,巴尔特以尽义务的心态咬下了奇奥鱼肉。

    ──这是什么?

    好硬,硬得像颗石头。不对,这甚至比一些松动的石头还硬,硬到都可以拿来当武器了。

    ──我、我咬不动。如果有葛尔喀斯特人的牙齿或下颚,或许咬得动,这玩意儿人类是吃不起的。

    巴尔特不经意看向麦德路普和拉荷里达。两个人都愣愣地看著手上拿著的奇奥鱼乾。该怎么下口?两个人对这食物束手无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时候巴尔特不服输的念头直冒上来。

    ──我才不会苦苦哀求呢。我要吃这个!吃给你们看!

    巴尔特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下颚,往奇奥鱼一口咬下。然后发出了「啪!」的碎裂声响。究竟碎裂的是奇奥鱼乾,还是巴尔特的牙齿呢?

    结果碎裂的是奇奥鱼乾,巴尔特赢了。然而,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碎裂的奇奥鱼乾变成许多碎屑散落在巴尔特嘴里。要是直接吞下这些鱼乾碎屑,喉咙会被割得稀巴烂,五脏六腑也会受到严重损伤。话虽如此,实在很难再将这些碎屑嚼碎,而且也不能吐出来。

    巴尔特拿起装酒的容器,把浓烈的烧酒灌进口中。接著将酒和奇奥鱼乾碎屑混合,轻轻地在嘴里一嚼再嚼。他这么做之后,慢慢地奇奥鱼乾和酒及唾液融为一体,真的开始渐渐软化了。

    不过,这硬度非比寻常。过去巴尔特曾在这小屋里住了约七天,当时巴尔特看过奇奥鱼乾的做法。做法非常简单,先将奇奥鱼剖半,再把鱼吊在营火上。剩下就是让它充分烟熏而已。烟熏再烟熏,将它制成彻底的烟熏制品。为什么非得烟熏到这种地步不可呢?就在巴尔特思考著这个问题时,奇奥鱼乾的碎屑开始变软了。

    这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奇奥鱼肉突然冒出一股甜味。这股淡淡的甜味在舌尖若隐若现,但却是清甜无比。这股甜味渐渐将鲜甜滋味包覆其中。

    ──等等,这只奇奥鱼完全没有涩味啊!

    没错,它没有奇奥鱼独有的恶心味道。而且,奇奥鱼身上不应该存在的油脂和甜味静静地在口中扩散,逐渐滑落喉咙。

    经由彻底烟熏去除水分的动作,让恶心的味道消失无踪。而且,不知潜藏在何处的油脂和甘甜渗了出来,将鱼肉包裹在其中。这片奇奥鱼乾和烟熏前的奇奥鱼已经是完全不同的食物了。

    巴尔特闭上眼,仔细地咀嚼了口中的奇奥鱼肉。真好吃!真是太好吃了!这股低调的鲜甜并不强势,但越是咀嚼,鲜美滋味就一涌而出,充满了整个口腔。奇奥鱼中居然藏了这等甘甜风味。令人意外的是,奇奥鱼肉以入口即化的口感直接滑入喉咙,落入五脏六腑之中。

    ──呵呵,这硬得不得了的食物虽然不好下手,但是仔细一尝,滋味极为深奥。吞下去之后的感觉意外地温和,这不就像安格达鲁阁下本人一样吗?

    巴尔特咽下奇奥鱼后浅浅一笑。麦德路普和拉荷里拉以看著什么可怕的东西的眼神看著他。

    隔日一早,巴尔特对众人说道:

    「我、哥顿和葛斯要在这里跟各位道别了。抱歉,恕我们无法陪你们回去。」

    「这真是遗憾,巴尔特阁下有什么要事吗?」

    麦德路普对巴尔特说话的语气变得比较恭敬。

    「有些事令我们很在意,接下来要前往察尔克斯家的领地──梅济亚。」

    反而是巴尔特对麦德路普的语气变得熟稔。

    「柯伊特离这里远吗?」

    「不远,安格达鲁阁下。而且经由柯伊特镇到梅济亚是距离最短的路线。」

    巴尔特想著,安格达真是问了个奇怪的问题。不过听完哥顿的回答,巴尔特突然想起了某件事。

    那个名为柯因锡尔的商人男子。他年轻时曾在山中遭到野兽袭击,当时是安格达鲁救了他。后来为了报恩,偶尔会带著商品造访安格达鲁的住处。柯因锡尔说他在柯伊特开了几家店,而安格达路想去那座名为柯伊特的城镇,为什么呢?

    ──他应该是想告诉那位商人自己的伙伴前来迎接,他要离开这里了。哎呀呀,为什么?为什么他如此重情重义呢?

    不过对,话就此中断了。安格达鲁不会说他想去柯伊特,也不会要人带他去。他还是老样子。心高气傲的葛尔喀斯特族战士,绝对不会对人类这等生物做出请求。所以只能自己去揣测他们的意思。

    如果要带安格达鲁去柯伊特,什柬克和梅利特戈肯定也会跟来。如果让麦德路普和拉荷里达先回去好吗?不,如果没有这两个人,葛尔喀斯特们难以渡河。此外,既然已受命完成见证人的工作,应该不会就此分别,先行返回。

    「好,大家一起去柯伊特镇吧!」

    巴尔特宣布道。

    就这样,一群人离开了安格达鲁居住多年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