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生之森 第六章 收复梅济亚城
    ─ 腌渍布里克 ─

    1

    一行人在柯伊特镇的入口遇上盘查,在这里引发一阵骚动。他们说不能放葛尔喀斯特人进入镇里。

    「伯父,这该怎么办才好?不然就我们几个进去镇里,把那位叫什么柯因锡尔的商人带出来吧?」

    巴尔特也认为这是个好方法。但是,有一点让巴尔特很在意。如果这么做,等于是人类将葛尔喀斯特拒于门外。巴尔特不希望这三位葛尔喀斯特更加讨厌人类。哥顿看巴尔特陷入沉思,也开始动起了脑筋。

    「对了!喂,哨兵!」

    「什、什么事?」

    「现在这镇上的警备队长还是吉卡尔吗?」

    「是、是的,吉卡尔是我们的队长。」

    「太好了!你去把他叫来,跟他说梅济亚领主哥顿•察尔克斯来了。」

    过了一会儿,吉卡尔队长来到现场。

    「这是太令人惊讶了!哥顿阁下,您怎么从南方过来了?」

    「这不重要。你认识一个叫柯因锡尔的商人吗?」

    「认识啊。他也算是这镇上的主力商人。」

    「我们想去找他。你可以带我们去吗?还得一起带上这群葛尔喀斯特的勇士。」

    「唔唔……要不是哥顿阁下开口,我实在很想拒绝。不过我知道了,我带你们去。」

    吉卡尔队长和一位士兵与众人同行。

    沿路上,撞见这群人的民众们全都非常惊讶。

    「哇啊!」

    「那、那个绿色的亚人是什么人?」

    「是葛尔喀斯特族啦,葛尔喀斯特族!」

    「这么说来,有传言说葛尔喀斯特定居在南边的山里耶。」

    孩子们见到葛尔喀斯特后大哭,母亲则是僵在原地。众人让开了一条路。

    「他们被七位武人大人围在中间!没什么好担心的。」

    「应该是骑士大人抓了那群葛尔喀斯特吧?」

    还有一大群人跟了上来。

    「这里就是柯因锡尔的店。」

    这家店相当气派,仆人人数比巴尔特之前听说的还多,所幸柯因锡尔在家。

    在店里见到的柯因锡尔身形浑圆,用字遣词中也感觉得到几分稳重。在他背后有位负责护卫的男人。巴尔特认识他。就在巴尔特从安格达鲁家往南启程时,曾经和柯因锡尔共度数日的旅程,当时也是这位男子以护卫的身分随行。

    「这、这是,居然是安格达鲁老爷!很开心看到您到这里来,而且身边还跟著伙伴,真是难得。巴尔特•罗恩大人也好久不见了。还有,您该不会是梅济亚领主哥顿•察尔克斯大人吧?」

    「喔喔!你居然认识我。我是哥顿。」

    「您能光临本店,真是让小店荣幸。总之,站著说话也不太方便,请各位到里面去吧。」

    「哥顿阁下,我在此告辞了。请别引起骚动喔。」

    「好,吉卡尔,麻烦你了。」

    一群人进入客厅,把客厅挤得水泄不通。

    柯因锡尔为客人送上兑水的葡萄酒,先各自确认了来客的名字。等气氛缓和下来后开口说:

    「对了,各位来访有何要事呢?」

    一群人全看向安格达鲁。毕竟要找商人柯因锡尔的是安格达鲁。但是,安格达鲁一直一声不响地沉默著。无奈之下,巴尔特只好开口说道:

    「柯因锡尔阁下。」

    「是,巴尔特•罗恩大人。」

    「安格达鲁要回索伊氏族去了。索伊氏族的居住地位于奥巴大河西岸,极为北边的地方。安格达鲁阁下似乎是来向您辞别的。」

    「什么?」

    柯因锡尔有好一阵子说不出话来。接著眼眶泛起泪水。

    「这样啊,是这样啊。您的伙伴来迎接您,所以可以回去了呢。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

    「事情办完了。」

    安格达鲁说完就站起身。他是打算就这样回去了。这态度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请、请等一下。各位长途跋涉应该也饿了吧?我现在请人去准备一些简单的餐点,请在这里用餐。哥顿大人,我有些话想跟您说,是否可以请您到别的房间?」

    哥顿使了个眼色,要巴尔特和葛斯也一起跟来。三人跟著柯因锡尔换到另一间房间。

    「哥顿大人,这虽然是我初次向您问候,但我早已久仰您的大名。我也会在梅济亚领地出入,您是我见过最为民著想,最了不起的领主。」

    「你真是大大地称赞了我一番啊。不过,如果你也有在梅济亚领地出入,那正好,我有件事想问你。我听说梅济亚领地中,最近正在变卖察尔克斯家珍藏的武器。关于这件事,你知道多少?」

    「我就是想跟您提这件事。现在是由库里多普•察尔克斯统治梅济亚领地。」

    「什么!」

    「恐怕连领主之印都在库里多普大人手上。」

    「叔叔大人竟然……凯涅和尤莉嘉怎么可能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我觉得那两位的样子有些诡异,不过这只是我的直觉。」

    柯因锡尔眯起眼睛,压低声音说:

    「我觉得库里多普大人手上可能有人质。」

    「你说人质?」

    「那两位有个儿子对吧?」

    「是啊!他叫米杜尔•察尔克斯,现在出外进行骑士修行当中。」

    「谣传那位米杜尔大人已经回到梅济亚领地去了。然而,没有任何人提过曾在梅济亚城里见过米杜尔大人,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什么?」

    「米杜尔大人会不会被关在某个地方?」

    「你说什么!」

    「然后呢……这也是传闻。」

    「嗯。」

    「凯涅大人请求大领主大人针对领地内的纷争做出仲裁。但是大领主大人做出不愿干涉领地内政的答覆。只不过也有传闻指出,库里多普大人送了一大笔钱去贿赂大领主大人。」

    「唔唔唔……如果这些是事实,还就严重了。」

    看来梅济亚领地里出了大事。要是傻呼呼地直接回梅济亚领地去,或许早就出事了。得感谢这位名叫柯因锡尔的商人的好意。

    「我只知道这些了。希望能帮上您的忙。」

    「喔……嗯!当然!你帮了大忙!伯父,我该怎么做才好?」

    巴尔特沉思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我想要情报。这种情况下,最重要的是你的外甥米杜尔的状况。他是不是确实在城里,而且被监禁起来了。只要能弄清楚这点,库里多普阁下的罪也会跟著明朗,也会明白接下来该做什么。」

    「伯父,接下来该做的是什么事?」

    「还用说吗?当然是救出凯涅、尤莉嘉和米杜尔三人,逮捕库里多普阁下啊!」

    总之,最需要的是情报。这种时候,要是朱露察卡在就好了。以朱露察卡优越的探索能力,想必很快就能取得巴尔特需要的情报。但是,现在朱露察卡不在这里。探索该怎么进行呢?葛斯的动作也相当敏捷,也很擅长在掩人耳目的状况下活动。不过,由他单枪匹马潜入城里还是太危险了。想进城就得先穿越城门。要是有陌生骑士想进城,肯定会引起警戒。

    「靠我的人脉就可以进城里去了。」

    柯因锡尔说出一句众人想都没想过的话。

    「但是,要带各位进城有点困难。不过,我可以尽力帮忙探探米杜尔大人是否在城里。」

    这个提议会让他牵连太深,万一计画曝光将危及柯因锡尔的性命。

    就在这个时候,柯因锡尔那位一直沉默不语的护卫开口说:

    「你进城只能去谈生意吧?谈完就会立刻被赶出来。你想办法拖延一下谈生意的时间,我趁那个时候去找找米杜尔阁下的下落。」

    巴尔特不禁对护卫男人说: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没道理要你帮忙到这种地步。」

    「巴尔特阁下,好久不见了。」

    「嗯。话虽这么说,我上次和你见面是今年二月的事吧。你叫……」

    「我叫莫利塔斯。我说的好久不见,不是指今年二月的事。我们应该有三十年没见了吧。」

    「什么?」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已把你的大名刻在心里。今月二月见面时,我有想过该不会真的是你,但是我心里一直有著巴尔特•罗恩绝不可能离开帕库拉的成见。当时真是失礼了。」

    「你说我们三十年没见了?三十年前我曾经见过你吗?」

    「那是在山中堡垒时的事情了。我们的故乡被寇安德勒家攻陷,我和父母及伙伴沦为流民,想要越过山头。但是遭到山贼袭击,父亲身受重伤,母亲则是被他们给抓走了。我们冲进德鲁西亚家的堡垒求救,但是他们说由于寇安德勒家可能随时来袭击,无法分出兵力帮忙。然而,你说既然这样我一个人去就冲出去,最后成功地把母亲大人救回来了。」

    巴尔特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回事。但是以当时的情况,表面上海德拉也只能这么说。他也是在等著巴尔特冲出去救人。

    「我也想像你一样拿剑帮助别人。结果不知不觉就在当保镖过活了。求求你,巴尔特阁下,请让我也出一分力吧。」

    这位莫利塔斯八成也是骑士血脉,从他的言谈间可以略窥一二。而且,当时巴尔特救下的那位妇人应该是一行人中相当受敬重的人。

    「莫利塔斯阁下,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请你一定要助我一臂之力。只不过记得千万别冒险,只要在能力范围内进行调查即可。」

    「交给我吧。我已经去过那座城好几次,平常他们只会让我们走固定的路。可以帮我画张城里的平面图吗?还有,你们心里有没有头绪米杜尔阁下可能会被关在哪里?」

    「喔喔!莫利塔斯阁下,感激不尽。我现在立刻画平面图给你。还有关于监禁地点,我有想到两个地点。一个是地牢,但是那里已经上百年没用过了。另一个是祖先灵庙前的小房间,那里本来是用来暂时惩罚族人的地点。那个房间可以上锁,而且那个锁无法轻易破坏。说到底,想进去都不容易。不过,如果米杜尔真的被关在那里,其实对我们很有利。」

    「哦?哥顿,这是为什么?」

    「伯父,灵庙有个可以通到外面的秘密通道。那条通道通到城里的内庭,再从内庭下到古井就可以去后山。」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有很大的希望能把人救出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最近梅济亚城里有几位像流氓的骑士和士兵,或许是雇来与哥顿阁下战斗的也说不定。」

    这些若是事实,或许也很难强攻。无论如何,得知道对方的状况才能订立作战计画。

    「这么说来,哥顿,你出门旅行时是不是说过有留下文件,表示要将领主之位让给妹婿?」

    「对,我确实留下了这种文件。」

    「呼嗯。柯因锡尔阁下。」

    「是。」

    「这座城镇中是否收到了领主交替的通知?」

    「没有,没有收到。如果发生了领主交替这种事,消息一定会传到我这里来。」

    「也对,凯涅阁下和尤莉嘉阁下应该没有取代哥顿坐上领主之位的打算。」

    也就是说,现在梅济亚领主还是哥顿•察尔克斯

    结束和柯因锡尔与莫利塔斯的会谈后回到客厅时,客厅里已经开起了大型宴会。柯因锡尔准备的根本不是简单的餐点,已经是豪华的大餐了。而且还送上了大量的酒。安格达鲁的小屋中只剩下少许的酒,大家一直觉得喝不过瘾,而那酒瘾在此爆发。

    巴尔特也加入伙伴们的行列,喝酒享受美食。

    肉、蔬菜、水果还有酒。

    这分量和品质,很难想像是临时准备的。

    一开始让巴尔特赞不绝口的是肉的味道,但是将所有料理吃过一轮之后,他觉得最好吃的是再平凡不过的腌渍蔬菜。其中他最爱的是腌渍布里克。

    布里克是种随处可见的蔬菜,但它也不是山林野地中的野生蔬菜,家家户户都有种植。在边境地带种植蔬菜,最大的烦恼是会被野兽们挖走,不过布里克其实是长在地底下,不容易被取走。听说布里克不是一种果实,而是由根部培养出来的植物。

    这种蔬菜是生长在寒冷季节的蔬菜,现在正好是当季食材,生吃炖煮两相宜。

    又新鲜又嫩,十分美味。

    而且口感也很好。咬下去的爽脆口感令人畅快无比。

    一边喝酒一边咬著爽脆的腌渍布里克,又能再多喝几杯。

    它的美味是从何而来呢?

    应该是用上了好盐。这道腌渍蔬菜所用的盐,和巴尔特在帕库拉吃惯的那种混了许多杂质的盐巴不同,是品质很好的盐。应该是岩盐吧?充分吸收了大地滋养的盐。这种盐是由吹拂这片大地的风及渗透其中的雨凝结而成。换句话说,这道腌菜的味道就是大地的味道,风雨的味道。

    而且,这道腌渍布里克中加了翠绿的叶子。有很多人会把这部分丢弃,不过巴尔特的母亲很常将它拿来做腌菜。

    巴尔特内心充满缅怀地将腌渍布里口送入口中。

    2

    柯因锡尔和莫塔利斯在两天后的夜里回来了。

    「巴尔特阁下,没有错。米杜尔阁下就被关在灵庙前的小房间里。」

    「这样啊……莫塔利斯阁下,真亏你查得出来啊。」

    「因为跑到那么里面的地方太危险了,所以我送了一点东西给负责送食物的杂工才问出来的。虽然问不到什么细节,但是从食物看来应该是贵族子弟没错。而且那个男子好像还很年轻,所以应该不会错。而且那个房间禁止老家臣靠近,由最近新聘的人负责送食物和清理环境。」

    「嗯,太感谢你了!只要知道这些,剩下就是我们的事了。」

    「是啊。哥顿阁下,还有关于新聘兵力的部分。这是我请看守的士兵喝酒之后才问出来的。这几个月来,梅济亚领地新聘请了约十五六位骑士,还有约二十位的士兵。」

    这可是颇具规模的战力。巴尔特看向哥顿及葛斯。

    这两位其实具备惊人的战力。葛斯的剑术造诣深不可测。哥顿的持久力及本领超乎常人,最近技艺也日益精湛。而巴尔特最近身体状况极佳,彷佛返老还童似的。

    过去佛特雷斯家曾派出三位骑士、六位从骑士及十位勤务兵来取多里亚德莎的性命。当时巴尔特曾抱著必死的觉悟,在没有骑马的状态下与其对峙。不过他现在觉得以这三个人的组合,即使与敌方正面对决,搞不好也能打赢。这三人就是如此厉害。

    当然,单凭三人没办法正式攻城。此外,在空旷处同时面对三十五个敌人绝无胜算。不过,只要能救出人质米杜尔,再潜入城内发动战斗,或许也不是不能一战。我方的目的是抓住或杀掉敌方首脑──库里多普•察尔克斯。库里多普身边理应跟著一些原本的家臣,也有部分城兵应该会听从他的指示。反之,应该也会有城兵愿意站在他们这一方。

    这将会是场充满不确定因素的战斗,但只要善于运筹帷握就有取胜的机会。视情况或许会发展为一场苦战,不过他们必须这么做。

    「伯父,怎么办?如果有必要,我们去跟临兹的伯父借兵吧?」

    「不行,你人来到这里的事不久就会传到对方耳里。这么一来,对方也会防备你,事情真的会演变到需要攻城的地步。还是趁对方还没注意到我们时,快点动手才是上策。」

    梅济亚城虽然不大,但是建造地极为坚固。如果在他们严加防备的状况下攻城,将会演变成长期抗战,而且需要相当规模的兵力。要是这么做,也可能让梅济亚领地变得一片荒芜。最好的方法是趁对方不备,让他们心生动摇。

    「巴尔特大人,我也有事要跟您报告。」

    「喔喔,柯因锡尔阁下,这次真的是劳烦你了。」

    「不不不,这只是举手之劳。然后呢,我只是问了领主大人现在身在何处,他们就回答我,领主大人现在出外进行视察之旅。」

    这是很重要的情报。换句话说,在城内民众的认知中,现在的领主依然是哥顿•察尔克斯。

    「除此之外,我还问了,那么现在代理领主大人上哪儿去了?之后得到凯涅大人最近身体抱恙的答案。接著我又问了,那么库里多普大人呢?」

    「哦?那么他们怎么回答?」

    「他们说管理官阁下现在忙到走不开。我想他应该躲在城里,正在和奇怪的女孩子们享乐吧。」

    这是极为重要的情报。管理官是凯涅之前担任的职位。简单来说,现在的察尔克斯家中是妹婿凯涅代替外出的家主担任代理领主一职。而库里多普以辅佐他的形式,在察尔克斯家中占得一席之地。也就是说,他先把凯涅拱上代理领主之位,自己在背后操纵一切,在梅济亚领地中为所欲为。先不管实情如何,形式上凯涅是库里多普的主子。换个方式来说,库里多普还没有完全掌握人心,所以不敢堂而皇之地宣布他篡夺了察尔克斯家主之位。

    回到客厅后,又是另一场酒宴。巴尔特已告知麦达鲁普及葛尔斯特们,自己还有要事要办,请他们先回去。但是他们说不能在没向主人家柯因锡尔道别的情况下离开,所以还赖在这里不走。

    「麦德路普阁下,柯因锡尔阁下回来了。你可以向他辞行了。还有,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出去,趁现在先跟各位告别。请各位多多保重。」

    「巴尔特阁下。」

    「麦德路普阁下,怎么了吗?」

    「梅济亚领地发生了什么变故吧?而巴尔特阁下你们要去解决这件事。我没说错吧?」

    麦德路普提问的表情严肃,酒意似乎已然全消。仔细一看,拉荷里达、安格达鲁、什柬克和梅特利戈也都放下了酒碗,静静地在一旁听著巴尔特和麦德路普的对话。

    「呼嗯,被你们看穿了吗?正如你所说,是有一些纠纷,我们得过去一趟。」

    「可以请您说明是什么纷争吗?」

    巴尔特看向哥顿,而哥顿点了点头,代表可以说。

    「其实是这位哥顿担任领主的梅济亚城,遭到相当于他叔叔的人谋篡,这个人正在城中横行霸道。哥顿当初把领地事务交由妹妹夫妇打理,但是他们的儿子似乎被挟持作为人质。现在事情有些棘手。」

    「您是要去处理这件事吗?」

    「没错。」

    「是否能让我们也一同前往?」

    这个提议真是令人惊讶。好歹麦德路普和拉荷里达算是帕鲁萨姆正规军中的军人,而且麦德路普的立场还是边境骑士团副团长,不适合轻易涉入国外领地的纷争。正当巴尔特犹豫该怎么回答时,拉荷里达向他问道:

    「巴尔特大人,我认为您所谓的处理不是靠协商就能解决。应该会演变成一场战役吧?」

    三位葛尔喀斯特听见战役这个词,眼里散发出异样的光芒。

    「唔唔嗯,我就坦白告诉你们吧。对方害怕哥顿回去,正在集结兵力。敌方至少有十五六位骑士,和二十位左右的士兵。而且,我们必须攻击的敌人都躲在固若金汤的城堡中,这将是场极为严苛的战役,我们不能把你们卷进来。」

    此时,响起一阵剧烈的声响。

    是安格达鲁族长用右手拍了一下桌子。由坚硬的铎卡橡木制成的桌子上出现了一道大裂痕。

    「你说困难的战役!还有强敌!你们想把我们排除在这么有趣的事情之外吗?」

    接在安格达鲁的怒吼后,什柬克也跟著说:

    「没错!这真是太不像话了!恩凯特•巴尔特,莫非您认为我们索伊氏族不够可靠吗?」

    梅特利戈怒目看著巴尔特,眼珠子瞪得都快掉出来了。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为什么要剥夺我们参战的权利!」

    「我并不是要剥夺你们的权利。」

    「那你会带著我们这些索伊战士去吧!」

    「什、什柬克阁下,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那就拜托你们帮忙了。」

    「嗯!当然!」

    「那就代表您也会带上我们没错吧?」

    「不,拉荷里达阁下,边境骑士团骑士参与他国领地的战斗不好吧?」

    「不说出去,就没有人会知道。」

    「只要看见你们身上的盔甲,就知道你们是边境骑士团的人了。」

    「那么,我们用泥巴抹在盔甲上再去。不过,我觉得这一带应该没人认得出这身盔甲。」

    「还是说,巴尔特阁下的意思是您只相信葛尔喀斯特,却不愿意相信我等边境骑士团?」

    麦德路普的双眼直望向巴尔特。巴尔特拿这种状态下的人最没辙。

    「我知道了,请你们也一同参战吧!」

    「好!」

    「是!」

    「唔唔唔!」

    不知道为什么,众人皆是战意十足。特别是梅特利戈看起来非常高兴。

    巴尔特大口深呼吸,在调整好心情之后,闭上眼睛,双手环胸。有了这群强大的援军,就可以拟定完全不同的战略。或许可以打著正义的旗号,来场堂堂正正的战斗。

    巴尔特开始在脑海里推敲作战策略。

    就这样,收复梅济亚城之战即将开始。

    3

    在巴尔特的印象中,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可怕的叫声。

    此时的他正和哥顿一起躲在距离梅济亚城极近的草丛中。

    城门前有三位葛尔喀斯特,也就是安格达鲁族长、什柬克代理族长和年轻武士梅特利戈正在发出宣战的吼声。单凭这三人居然能发出这么宏亮的声音?这声响应该连飞龙(伊恩特•那达)听到都会腿软。

    为了搞清楚发生什么事,城中士兵开始集结在城墙上。

    这时,葛斯听见吼声这个信号,应该已经潜入了城里。由于他从内庭的古井爬出来,接著跳进秘密通道时不能被任何人发现,所以才会把城中士兵的注意力引到前方去。

    等到把城中士兵都被吸引过去时,安格达鲁喊道:

    「把尤莉嘉•察尔克斯和凯涅•察尔克斯交出来!」

    从下颚长出来的两支牙齿凸显了他狰狞的样貌。身上的伤痕显示出这种生物极为好战。左肩到胸前的巨大伤痕及被削去半边的左耳,更加夸大了他外貌的可怕程度。

    简直就像从冥府(忧库)冒出来的绿色恶鬼。而且这巨大的恶鬼一共有三只,分别骑在巨鸟与巨马上。

    ──好了,城方会如何应对呢?

    「伯父,有人出来了。那个人就是库里多普•察尔克斯。」

    一位留著装模作样的胡子,身穿奢华服饰的达官贵人出现在城墙上。不用哥顿多说,巴尔特心里也有数──那位就是库里多普。他的儿子班其•察尔克斯也在身边。过去巴尔特短暂停留在梅济亚城时,曾经和班其有过一面之缘。他们也必须抉择要杀还是活捉班其。

    「把尤莉嘉•察尔克斯和凯涅•察尔克斯交出来!」

    安格达鲁不停吼著这句话,语气里满是责难。

    城墙上的库里多普似乎下了什么命令。距离太远无法听见他说了什么。过了一会儿,凯涅和尤莉嘉从城门口走了出来。不,应该说是被押送出来才对。

    两人背后跟著两位骑士,手里都拿著出鞘的剑。乍看之下像是护卫,但是并非如此。证据就是待两人离开城门够远之后,骑士们就调头折返。

    直到此时,城门的门都不曾被放下来过。这个情况下所说的门扉,指的是装在平常用来开关的门背后,将粗重圆木连结起来所作成的防御门。即使他们放下防御门,我方有三位葛尔喀斯特,或许能将门破坏掉也说不定。但是在处理防御门的期间,我们也会受到相当大的损伤。所以尽可能地希望能在对方放下防御门前进入城内。

    凯涅和尤莉嘉走出城外后,防御门依然没有放下。这是当然的。就算只是名义上,凯涅和尤莉嘉可是城里的最高权力者。如果下达将两人赶出城外弃之不理的命令,会招来家臣们的反感。

    凯涅和尤莉嘉互相扶持地走近葛尔喀斯特身边。两人都在发抖。这也难怪,凯涅虽然是位骑士,不过是所谓的文人骑士,没有经历过战斗训练。

    安格达鲁递出了某项物品。是一张小纸条──不对,应该说是一封信。葛尔喀斯特乘坐在希耶鲁特身上,所以身处的位置较高,不过因为他们的手也异常地长,所以他递出去的信就位在凯涅稍微伸出手就能拿到的高度。

    就在凯涅想取信时,却失手把信掉在地上。那封信飘啊飘地掉在地上。

    ──很好,做得好!慢慢地多花点时间。

    凯涅和尤莉嘉的心中满是恐惧及不安,但巴尔特连必须体谅这点都忘了,脑袋里净是这些无情的想法。尤莉嘉捡起信后交给凯涅。凯涅以颤抖的手打开那封信,读了起来。那封信里以哥顿的笔迹写著这些内容:

    「这群葛尔喀斯特是朋友。现在正从秘密通道前往营救米杜尔,你们暂时假装跟他们说话,争取时间。哥顿。」

    凯涅再三端详信件内容之后,把信件拿给尤莉嘉看。尤莉嘉惊讶地抬起头,和凯涅讨论著什么。

    然后,两个人开始拚命地对安格达鲁说话。从巴尔特两人的角度看不见安格达路的表情和嘴唇,不过看起来只是默默地听著凯涅和尤莉嘉说的话。算了,反正也不期待安格达鲁能做出什么细腻的演出。城墙上也开始乱哄哄地吵闹起来。这个时候,安格达鲁突然大喊:

    「把尤莉嘉•察尔克斯和凯涅•察尔克斯交出来!」

    周围一片寂静。

    巴尔特用手捂住眼睛。

    ──他在搞什么啊?你眼前的这两位就是尤莉嘉和凯涅啊!那个绿人明明应该也知道这件事!我确实是叫他一直重复同一句台词,但是这个时候不需要再重复下去了啊!

    「把尤莉嘉•察尔克斯和凯涅•察尔克斯交出来!」

    安格达鲁再次吼道。

    不过,这一招用来争取时间很有效。城墙上的士兵们感到一阵混乱。那也难怪,尤莉嘉•察尔克斯和凯涅•察尔克斯已经确实送到他们面前了。即使如此,绿色的恶鬼还是不断喊著:「把尤莉嘉•察尔克斯和凯涅•察尔克斯交出来!」。他到底有什么目的?真是莫名其妙──他们会这么想也是正常的。巴尔特也觉得莫名其妙。

    尤莉嘉和凯涅乾脆也拚了命地跟安格达鲁说话。但是也不知道安格达鲁有没有在听,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吼了起来。

    「把尤莉嘉•察尔克斯和凯涅•察尔克斯交出来!」

    城内士兵们开始动摇,甚至感到有点恐慌。巴尔特人在远处,也能清楚地看见这一点。人对于无法理解的事物会感到恐惧。即使不是如此,突然现身的三个葛尔喀斯特也是令人心生害怕的存在。而且,完全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为,这些人变成他们无法应付的对象,恐惧会油然而生。看来巴尔特给安达格鲁的指示产生了超乎预期的效果。

    就在事态如此发展之下,踏开山中草木的脚步声随之接近。

    「伯父大人。」

    「喔喔!米杜尔,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没记错的话,这位名为米杜尔•察尔克斯的青年应该是十八岁。虽然外表瘦削脸色憔悴,被葛斯半抱著走了过来。他身上骯脏不堪,气味难闻。不过长相散发著一股温和的气质。这个青年虽然遭到监禁,但是看来他并没有灰心丧志。

    「米杜尔,这位就是巴尔特•罗恩阁下。之前我不是跟你提过很多次吗?就是那位『人民的骑士』。营救你一事,也是在这位阁下的指示下进行的,快行跪拜之礼。」

    米杜尔跪下来,向巴尔特行了一礼。

    「然后米杜尔,救你出来的这位是巴尔特阁下的养子,葛斯•罗恩阁下。快向他道谢。」

    「葛斯先生,感谢您救我出来。」

    「后面那两位是帕鲁萨姆王国边境骑士团副团长,麦德路普阁下及团员拉荷里达阁下。他们前来帮助我们解决家中危难。」

    「什么?帕鲁萨姆王国?边、边境骑士团的副团长大人?非、非常感谢您的帮忙。」

    「哥顿,安格达鲁阁下已经等不及了,我们走吧!」

    「好!」

    一行人翻上马背,由哥顿领军,接著依照巴尔特、葛斯、麦德路普、拉荷里达的顺序前进。米杜尔和葛斯一起乘坐一匹马。

    ──米杜尔看起来筋疲力尽,心中也有所畏惧。是否该留下他呢?不对,这样不行。现在发生的是察尔克斯家的一件大事。这个时候如果让他躲在安全的地方,以后将无法继承领主之位,统治梅济亚领地。

    「米杜尔阁下。」

    「是、是的,巴尔特大人。」

    「你要振作点。现在察尔克斯家陷入危机,我们得收复失城。你也是累积了骑士修行之人吧?」

    「是、是的!」

    「你不用担心,葛斯•罗恩会守在你身边。坦坦荡荡地入城去吧!然后迅速地前往领主的房间,确保印章及金库。」

    「是!」

    「葛斯,你千万别离开米杜尔阁下身边。」

    葛斯点了点头。

    「哥顿。」

    「是!」

    「你就依会谈的结果,前去逮捕库里多普•察尔克斯,可以的话,连班其也一并抓了。」

    「伯父!遵命!」

    「麦德路普阁下、拉荷里达阁下。」

    「嗯。」

    「在!」

    「麻烦你们与米杜尔阁下同行,协助铲除挡住去路的人。」

    「收到。」

    「知道了。」

    就在巴尔特一一做出指示的期间,一行人也来到安格达鲁他们的所在位置。就在不久之前,城中兵士们注意到哥顿接近而来,开始指指点点地说著什么。

    巴尔特以手势示意凯涅和尤莉嘉退到后方。米杜尔正往城堡的方向前进,两人担心地回头望著,一边依指示逃往草丛方向。

    4

    哥顿•察尔克斯走上前去。

    他抬头看著城门,停下了马匹。巴尔特看著他这副模样,在他身上发现一股一同旅程时从未感觉到的东西。

    ──哦?

    哥顿拥有魁梧的身躯,他伟岸的身体在马上昂然而立。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起来都圆滚滚的身体此时充满武威,散发著一股不可侵犯的威严。

    ──不愧是名门察尔克斯家的家主。

    哥顿用力吸饱了气大喊,音量甚至超越了葛尔喀斯特。

    「城里的人给我听著!我是城主哥顿•察尔克斯。我听说叔叔库里多普•察尔克斯打破了对父亲的承诺,在城里及领地中为所欲为,决定从旅行归来!如各位所见,我们救出了遭绑为人质的外甥,也让妹妹夫妇出城了。

    我忠义的家臣们!现在开始,我要讨伐这些心术不正的人们!你们可别搞错状况,出手反抗!」

    回荡在四周的巨响有如雷神伯尔•勃一般。由于声音太大声,吊在巴尔特腰间的古代剑也微微颤抖著。

    站在城墙上的库里多普•察尔克斯瑟瑟发抖著。以豪杰闻名的哥顿•察尔克斯回来了,还带著三位可怕的绿色巨人及四名精壮的骑士。这群人开始以千军万马之势朝著城门冲刺。

    「把、把门给我放下!弓兵们,放箭──」

    然而,门没有落下。负责看门的士兵没有遵从库里多普的命令。

    「我不会把门放下的。城主大人!请进城!」

    这就是人望。哥顿以及他的祖先所累积的人望,让城门没有落下。

    有几位弓兵依库里多普之命,开始放箭。这些箭软弱无力,根本没有闪避的必要。有支箭射中了巴尔特胸口,但他毫不在意。后方传来葛斯斩落箭矢的动静,应该是他出手保护了米杜尔。

    众人冲进中庭。中庭里约有十位士兵及十位骑士。

    ──正合我意!

    巴尔特认为在城里不断受到骑士的袭击太麻烦了。本来这座城里就只有哥顿和凯涅两位骑士,所以在这里的骑士全是敌人。而且在空旷之地的战斗,这场战役已是葛尔喀斯特的囊中之物。

    「这个广场的敌人就拜托索伊氏族了!其他人从正面入口冲进去!」

    三位葛尔喀斯特以可怕的低吼回应巴尔特的命令。

    此时,站在最前方的人是巴尔特,或者该说是月丹。这匹悍马活力十足,如鱼得水地冲散敌人,立刻抵达了城门入口。葛斯与爱驹撒多拉和米杜尔紧跟在他背后,接著哥顿也冲了过来。四人下了马,走进门口。

    「是、是葛尔喀斯特族!广场的士兵快前往迎击!不可以让他们进城!」

    库里多普大喊著。他似乎认为最大的威胁是这三个葛尔斯特,不过他的命令正中巴尔特下怀。

    有两位骑士及五位士兵等在城的入口处。五位士兵正将长枪对准巴尔特。他们手里的长枪分别刺向巴尔特的胸口或腹部。

    巴尔特完全没有摆出防御的架式。

    ──你们以为能刺穿波尔普呕心沥血制成的这套魔兽皮甲吗!那你们就刺吧!相对地,我也不会坐以待毙!

    本以为五把长枪都刺中了巴尔特,然而,世事不如人意。有个黑影从巴尔特身边飞奔而过,斩飞了四枝长枪枪头。这当然是葛斯•罗恩的杰作。剩下的一支长枪虽然刺中了巴尔特的腹部,但在魔兽皮甲的保护之下,巴尔特毫发无伤。

    巴尔特将古代剑打横,横向劈砍刺中他的士兵肩口。士兵被砍飞了出去。

    葛斯则已经退回米杜尔身边。

    哥顿向前冲刺,撞飞了四位呆站在原地的士兵。哥顿的目标是士兵背后的两位骑士。哥顿将战槌高举过头,骑士们则试图以剑迎击,但其中一位骑士手中的剑被哥顿的战槌击飞,接著骑士本人也顺势成了战槌下的牺牲者,身子一凹倒了下去。

    巴尔特向前用力一踏,接下了另一位骑士的剑。对方的剑在这个冲击下断裂并飞了出去。巴尔特以一记左拳揍向骑士的脸颊,骑士飞了出去,头部撞到神像昏了过去。

    此时,麦德路普和拉荷里达飞奔而至,同时驱赶穷追不舍的士兵们。哥顿、米杜尔及葛斯已经冲上了楼梯,而麦德路普和拉荷里达也随后追上。

    巴尔特到入口外面去,想看清楚战况。

    库里多普在城墙上奔跑著,他或许已经判断现在不是待在建筑物高处看著的时候。他穿越回廊,想绕到建筑物上方。从这个举动看来,或许他的目的地是城中的某个房间。

    巴尔特的目光落到广场,三位葛尔喀斯特居然下马徒步战斗。而且连克伊坦和斧头都没有拔出来,空手进行战斗。

    ──对了,是因为我请他们尽量别杀人吧。

    葛尔喀斯特族的年轻武士梅特利戈表现极为出色。这也难怪,梅特利戈怨气冲天。暴风将军对他发动攻击时,梅特利戈的惨况令人不忍卒睹。他多管闲事地插手别人的战斗,还在与人类一对一的战斗中败下阵来,留下了前所未有的污点。后来他甩著昏昏沉沉的脑袋,回过神来时发现敌人已经倒下。俐落地想给敌人一剑,却被代理族长打倒在地。一问之下才知道,自己轻轻松松地被人类打倒,而巴尔特连剑都没有拔就打倒了那个人类。

    自己居然是受到人类保护才捡回一条命,而且明明胜负已分,他还卑鄙地想要攻击昏厥的对手。这是何等的丑事,何等的屈辱。梅特利戈的心里一直郁愤难当,想找人泄愤。他一副此时正是我上场之时的模样,将前来的敌人一个个打飞出去。

    这么钝的剑,他连闪避的意思都没有,若无其事地以皮肤接下攻击。接著一把抓起另一位骑士的剑折断,拎起对方的身体往墙上摔去。

    ──喂喂,别杀人啊!算了,反正我是说尽量。

    虽然对方是敌人,但是也有原本属于察尔克斯家里的人掺杂其中,所以巴尔特有指示他们,非不得已不要杀人。

    巴尔特迅速瞄过葛尔喀斯特们的战斗情况后,飞奔跑上楼梯。过去在这里短暂停留时,巴尔特曾经在哥顿的带领下在城内四处走动,所以对这里的构造也有著大致上的了解。

    米杜尔等人往里面的房间冲进去,哥顿正在爬楼梯。

    「哥顿!哥顿!库里多普会从屋顶上下来!」

    并不是只有这里有楼梯,不过想前往领主的房间,走这个楼梯最快。不出巴尔特所料,没多久库里多普就从上面走下来,身边带著四位骑士和五位士兵。五位士兵手上还拿著弓。

    库里多普•察尔克斯看见哥顿和巴尔特冲了上来,让部下们停止前进,接著要他们对哥顿和巴尔特放箭。

    剎那间,巴尔特曾想过要藏身于走廊里,但是库里多普如果趁机从岔路逃走也很不妙。巴尔特低下头,用力掀起披风。掀起披风的右手传来箭矢被披风挥开的感觉。这件披风是库拉斯库伯爵煞费苦心准备的礼物,制作得相当坚固。

    巴尔特看向哥顿,他完全不闪避,以盔甲挡下箭的攻击。他的肩上插著一把箭。这类型的攻击,不要胡乱闪避反而不会射中要害。话虽如此,他还真是胆识过人。

    哥顿试图靠近库里多普的所在位置。两位骑士站到库里多普身前,哥顿将战槌由左往右挥出,其中一位骑士的剑抢先劈中他的腹部,哥顿依然毫不畏惧,将战槌挥到底。这把战槌尺寸偏小,适合出外旅行时携带,但到了哥顿手上,它的威力可与巨槌相比。两位骑士同时被打飞出去,撞上了墙。其中一位骑士撞墙之后又弹了出去,最后坠落在入口大厅。

    士兵们丢掉手中的弓表示投降。库里多普•察尔克斯连剑都没有拔,只是恨恨地瞪著哥顿。

    哥顿看向走廊。走廊上还有一位士兵,他没有拔剑并单膝跪下,对著哥顿低下了头。

    「史考特,原来你平安无事。把绳子拿来,我要将这罪人五花大绑。」

    「是的,领主大人。」

    在哥顿绑好库里多普•察尔克斯时,确保领主印章及金库的米杜尔、葛斯、麦德路普及拉荷里达来跟他们会合。

    就这样,成功收复梅济亚城,哥顿•察尔克斯以城主的身分回到了梅济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