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生之森 第七章 旅行记趣的晚宴
    ─ 水夫鸟的葡萄烧 ─

    1

    事情最后在无人死亡的情况下结束。从楼梯坠落入口大厅的骑士没有性命之忧,葛尔喀斯特在中庭制服的骑士和士兵们中也没有出现死者。

    一方面是因为战力差距大到能够不杀害任何人就成功压制,另一方面是除了从外面聘雇而来的人以外,几乎全违抗了库里多普的命令。

    巴尔特一行人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战斗这种事不管战况多么有利,也不可能以没有任何人受伤作结,这个结果让巴尔特放下心中大石。

    敌对方的人们都被绑起来,拖到城门外的广场上。广场上还集结了家臣们,由村长带头,村民们也聚集了过来。这么大的事情,为了让众人知道审判的公正性,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处置。虽然不是所有领主都遵守著这样的习俗。

    先从骑士们开始接受审判。所有人都是流浪骑士。换句话说,他们不是某个家族派来的人,也未曾向察尔克斯家宣誓忠诚。

    哥顿•察尔克斯宣布对他们的处置,整体大致上是这样的内容。

    「你们是叔叔库里多普•察尔克斯所聘的人,并且依其指示行动。而在与我哥顿•察尔克斯的战斗之中,没有一个人做出卑鄙的行为。所以我不会问你们的罪。在听取各位的姓名、故乡及至今的经历之后,我们会放你们出城。只不过,你们得在明天中午之前离开梅济亚领地。后天以后,如果在领地内见到你们就会对你们进行处罚。此外,叔叔答应支付的报酬必须由他自己负起责任支付。但是此时,由于不法浪费察尔克斯家财产的罪名,叔叔的所有财产已被没收。简单来说,叔叔现在无法支付报酬给你们。不过察尔克斯家体恤各位,会发放当下所需的旅费及食物。」

    听见这宽大为怀的处置,不论是当事人或围观者都发出赞叹声。

    「只不过,你们在城里的这段时间,针对让村民受伤及到处惹事生非的部分,我们也会给予相对的惩罚。」

    听到这个宣言,骑士们的兴奋之情稍稍冷却下来,围观的村民们则是欢声雷动。

    虽然他们是流浪骑士,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朋友或家累。如果对他们施以重罚,可能会引起这些人的反感。总而言之,在这样的状况下,最重要的是不要再让他们惹出事端,让他们心无怨恨地离开此地。这是巴尔特在审判前给哥顿的建议。

    接下来开始宣布对临时聘雇的士兵们的处罚。他们的待遇也比照骑士办理。

    士兵们知道自己捡回一命,全都静了下来。

    接著,库里多普•察尔克斯被押了上来,他的脸上挂著一抹浅笑。

    「哥顿,你不必如此对待叔叔吧?你不在城里时我自作主张,这点我向你道歉。先帮我把绳子解开。」

    这个说法让巴尔特感到傻眼。这不是做出谋反这个行为的人该说的话。他看轻哥顿的为人,认为哥顿是个天真的人。他打从心底瞧不起哥顿。由于助他谋反的骑士和士兵们实际上算是无罪释放,他搞不好也认为自己不会被问以重罪。

    哥顿语调平静地说:

    「让罪人跪下。」

    把库里多普押上来的两位士兵,使劲地让他跪地。

    「你、你们干什么!没礼貌!放手!哥顿!叫他们停止这无礼的行为!」

    哥顿低头看著库里多普,眼神中没有丝毫动摇。他的眼里藏著钢铁般的意志,决心把要做的事坚持到底。

    「叔叔大人,过去您因为父亲继承领主而心生不满,违抗前前任领主,也就是祖父的遗命起兵反抗。最后的结果,是我们领地的家臣们自相残杀,造成多达七人丧命。您当时发誓,绝不会干预政治,您及您的子孙将放弃察尔克斯本家的继承权才得以活命。违背这个誓言的罪孽极为深重,您只能以死谢罪了。」

    库里多普万万没想到哥顿会说出这么重的话,脸色铁青地还想说花言巧语。但是哥顿•察尔克斯不由分说地举起了战槌。两位士兵压制住库里多普的手臂及肩膀,让他的头向前。战槌发出低吼往下一挥,捣烂了库里多普•察尔克斯的头颅。

    中庭里一片鸦雀无声。

    2

    一片静默之中,尤莉嘉和凯涅光著脚走到哥顿面前,双手绕至背后,双膝跪地后垂下头。

    这是罪人的姿势。

    「兄长大人──不,领主大人。我们在您外出的期间没有好好守护这里。我们阻止不了叔叔大人找遍各种理由出言干预,也未能防范他踏入此城。最后儿子被他抓去当人质,将领主印章交了出去。他培育私人军队,带著女人们入城还大肆挥霍,我们即使百般不愿,还是帮了他。府库被掏空,还变卖了许多祖先传下来的武器,我们无颜面对兄长大人。请您亲手了结我们的性命吧。只不过,请您对我儿米杜尔手下留情。」

    听见这句话,米杜尔想飞奔到父母身边,但是葛斯拉住了他。

    哥顿低头看著尤莉嘉和凯涅,语气中带著几分温柔。

    「我啊,过去真是不食人间烟火。但是在和巴尔特•罗恩阁下一同旅行后,我醒悟了。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城镇及村庄。领地可以是荒芜不片,也能繁荣无比,一切发展全在领主的一念之间。领主需要能够保障领民安宁的力量,也需要能够支撑领民生活的智慧。凯涅。」

    「在、在。」

    「我出外旅行到现在过了多久?」

    「是,已经过了两百九十四天。」

    「麻烦你说出在这两百九十四天里死亡的领民之名。」

    凯涅•察尔克斯说出了死者们的名字、年龄及死因。这些死者几乎都是年事已高或因病去世。其次是出生不久的婴孩。但这并不是只有发生在这个地区。婴幼儿本身就容易夭折,一般来说也是到五六岁才会帮孩童报户籍。

    因此连出生几天就死亡的孩童人数都瞭若指掌,这种事相当不寻常。这代表官员和村长们热诚的心都是向著领民的。不过,凯涅不需查看记录,就能说出八个村的死者名字,真的是位能干的官员。

    最后他所举出的死者人数增加到二十三人。

    「这二十三人中,是否有人因饥饿而死?」

    「没有,没有人因为饥饿而死。」

    「是否有人因为领主行为不当而死?」

    「没有。」

    「那么,在我不在的这段期间,领民中有没有沦落风尘,流离失所之人?家臣之中有没有死亡或遭到流放之人?」

    「没有。」

    「这样啊……虽然察尔克斯家的财产减少了,却成功守护了领民。喔喔,喔喔!凯涅、尤莉嘉,你们两个做得很好!保住了我们家族的名声。」

    听完这段话,凯涅和尤莉嘉哭著趴在地上。

    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想尽办法保护民众及家臣至今,想必是付出了最大限度的努力。这样的努力得到认可及赞赏,两人这是喜极而泣。

    流著眼泪的不止他们两位。家臣们也围在两人身边哭泣。应该是听完刚刚的对谈之后,深受感动所致。

    不止是家臣,聚集在此的领民们也流下了眼泪。

    「凯涅、尤莉嘉。」

    「是、是。」

    「在。」

    「以前的我真的什么都不懂。但是在旅途中受到巴尔特•罗恩阁下的诸多教诲,我才明白了何谓骑士。然后,我的心里产生了一个愿望。这个愿望呢……就是希望我们的领地能一直是个让孩子有个快乐童年的地方。」

    「孩子们能够……」

    「有个快乐童年的地方。」

    「没错。然而,我脑袋不太灵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达成这个愿望。所以……凯涅、尤莉嘉,请你们从旁辅佐我吧!」

    「是、是。」

    「是!我们一定会的!」

    就在哥顿满意地点著头的时候,一位平民前来跪倒在他的脚边。哥顿也注意到了,开口说道:

    「喔喔!这不是土耳克村长吗?最近好吗?」

    「很、很好。领主大人,我等著您回来,宛如一日三秋啊。」

    「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会说话。应该没有一个领主像我这么游手好闲的吧。」

    「不不不,您总是在领地中四处奔走,与我们攀谈。一听见有野兽出没,就第一个赶去驱逐野兽。一听见有房子倒塌,您就亲自前来协助搭建。盗贼们害怕您的武威,已经不敢靠近这一带了。其他领地的人们都非常羡慕我们。最近一直有人来问我领主大人回来了吗?有没有写信回来报平安?领主大人,我有个请求。」

    「嗯?什么请求?」

    「那个……为了实现领主大人的梦想,请您让老朽也贡献一己之力。」

    听了这位村长的话,集结而来的领民们也纷纷说著:「请使唤我」、「我也愿意」,低头拜倒在哥顿面前。

    哥顿眨著眼好一会儿,看著家臣与村人们渐渐聚集到他身边。不一会儿,豪情万丈的他,泪腺受到刺激,开始哭了起来。

    最后是凯涅和尤莉嘉镇住了整个场面。两人命令家臣送来酒及食物,村人们也带来了一些食物。

    酒水菜肴被端了上来,在准备宴会的期间,巴尔特内心感慨万千。

    即使库里多普是不可干预领地经营的状态,但这终究是察尔克斯家内部的约定,并不是臣子或领民可说三道四之事。不管怎么说,他确实是察尔克斯家的直系血亲。即使做法强硬,但若是他一直罢著实际的领主位子不放,不需多久,这样的情况就会被视为正确的发展。时间就是能够起这样的作用。

    即使不是如此,只要哥顿再晚一点点回来,明事理的家臣可能就会被放逐或谋杀。真是好险在这个时候赶了回来。

    如果没有绕去临兹一趟,就毫无管道可以得知梅济亚领地的变故。会绕去临兹,是为了带索伊氏族的人到安格达鲁身边,而能遇上索伊族人是因为帮了多里亚德莎的关系。

    而且单凭巴尔特、哥顿及葛斯三人,不可能如此精采地攻陷梅济亚城。

    世间万物都在不可思议的时候连结在一起,为了其他人所做的事,到头来帮了自己。巴尔特心想,这其中蕴藏著旅行的乐趣及生存的奥妙。

    3

    城前广场转眼间成了大宴会场地。远方村庄的人们听见消息也开始聚集而来。虽然时间已是晚上,人数却不断增加,柴火熊熊燃烧,简直是万人空巷。

    中央的座位上坐著察尔克斯一家与巴尔特一行人。其中在火焰映照下,使得在黑夜中依然轮廓分明的绿色巨人们最受瞩目。

    人们都在议论纷纷,连以凶暴闻名的葛尔喀斯都赶来助哥顿•察尔克斯一臂之力。这说明了领主的德望,也是繁荣之兆。

    今晚的事将会在领地各处中传颂好一阵子吧。

    安格达鲁、什柬克及梅利特戈三人从来没有和这么多人类共进酒食的经验,虽然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任凭众人斟上烧酒,再一一灌下肚。

    「唔,这好吃。」

    「喔喔!安格达鲁大人,人类的料理也很不错嘛!」

    「…………」

    三位都非常喜欢黑虾盔甲烧这道菜。察尔克斯家的厨师由此证明,他的技巧连葛尔喀斯特都能收服。

    后来才赶过来的远方村落村长们听完土耳克的叙述,开始跑来向哥顿提出请求:「请让我们加入实现领主大人梦想的行列。」。每每听到这些话,哥顿都会表现出满心的感激,朗声喊著:「大家一起努力吧!」

    「来来来,菜煮好了!」

    厨师端了一大盘料理出来,弥漫著一股浓烈的香气。

    「这是水夫鸟的葡萄烧。这道料理必须先帮水夫鸟放血,取出内脏后塞入三种葡萄,再在皮上搓入盐巴和葡萄,最后拿去烘烤而成。每个部位吃起来都是不同的味道,请各位好好地享受它的滋味。」

    说完之后快步走回厨房。今天应该忙到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了。

    「巴尔特大人,让我来为各位夹菜。」

    尤莉嘉熟练地切著肉。巴尔特取来一根柴火,照亮了尤莉嘉的手边。

    「哎呀,谢谢您。」

    「嗯、嗯。」

    巴尔特含糊地回答道。因为他将亮光举至尤莉嘉手边,虽然有部分是为了想利于她分菜,但是其中也有想要仔细看清楚这道料理的意思。

    昏暗的月色中,只看得见一块黑色块状物。原来那是被烤成美丽金黄色的水夫鸟,体型极大。真是只美丽的水夫鸟。表面滋滋作响地冒出融化的油脂。这些脂肪藏在皮肤下方,经过烘烤就会渗出来。不过水夫鸟油脂丰厚,要是想充分烤熟就一定会烤焦。但是,如果不烤到表皮微焦的程度,中间又烤不熟。

    然而,这道什么「葡萄烧」似乎完全不同。被烤成金黄色的表皮滋滋作响地冒著油泡,却没有烤焦。但又散发著一股已经充分烤熟的香气。真不可思议。

    而且这股气味也有些奇特。脂肪虽然已经完全融出,却未必带著一股油腻的臭味。这清爽的油脂气味还带著一股清凉感,这味道实在令人垂涎三尺。

    ──忍、忍不住了。

    巴尔特被切好的肉吸引过去。

    首先是皮的部分。一般表皮会在烤过之后丢弃。但是巴尔特的直觉告诉他这皮不能丢,应该很好吃才对。巴尔特一边呼呼地吹著气,咬下烤得熟透了的表皮边缘。

    一阵「啪哩」的清脆声响起,巴尔特轻易地咬断了皮──应该说折断了。这表皮被烤得十分酥脆。盐巴确实带来了咸味,葡萄的香甜也渗入其中,真是太好吃了。

    难以言喻的香气及甘甜。要怎么烤才能烤出恰到好处的美味表皮呢?

    巴尔特仰头喝下一大口红酒,再咬下一块表皮。这个「啪哩」的声音怎么听都觉得很悦耳。仔细咀嚼,嘴里会想起啪哩啪哩的声音。大量的脂肪在口中化了开来,却不带半点油臭味。厨师说上面抹了葡萄,不过这不单单只是葡萄汁液,表皮本身具备的复杂苦涩滋味,为单调的油脂味道带来了变化。而且应该不止如此,其中还藏了别的巧思。

    ──唔唔唔,为什么之前在这里停留时,没有吃到这道呢?

    巴尔特接著咬了一口肉。没记错的话这是靠近颈部的肉。充满嚼劲的口感,仔细咀嚼后渐渐冒出一股甘甜味。这也很好吃。

    巴尔特再吃了一块表皮之后,开始吃起其他部位的肉。这应该是靠近腹部的肉吧。

    ──喔喔!

    膨松柔软。但是咀嚼起来又鲜美十足,这是只有上等肉品才有的味道,属于红肉的深奥滋味。葡萄汁液与肉汁混在一起,才能引出这样的味道吧。而且,这葡萄汁的味道和表皮上的葡萄味道又有所不同。这么说来厨师好像提过,共抹了三种不同的葡萄来著?

    对了!这道料理的关键就是用上了三种葡萄。厨师希望引出每个部位的肉的不同味道。厨师就是将肉与三种葡萄结合,做出了巧妙的安排。嚼著大块的肉吞下,肚子一口气有了满满的饱足感。

    巴尔特突然注意到肉旁边的酱汁。因此,他用肉片沾取酱汁送入口中。下一秒,一阵让脑海震荡的感动袭向巴尔特。

    ──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好吃!

    水夫鸟流出的浓郁肉汁,配上烤过的葡萄渗出的汁液、某种浓烈的烧酒,还有好几种的辛香料。这些食材全部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难以言喻的深奥滋味。口中的余韵促使巴尔特将倒入碗里的红酒一口饮尽。

    ──啊啊……

    巴尔特喘了口气,摆在盘子边缘的葡萄突然映入眼帘。原本他觉得葡萄会妨碍他享受肉的滋味而不吃,但是这些葡萄让他在意得不得了。说到底,尤莉嘉不可能专程帮他夹不能吃的菜。

    巴尔特稍微把鼻子凑过去,闻到一股馥郁的香甜气息。

    ──喔喔?

    他突然再也忍耐不住,抓了一颗葡萄丢进口中。葡萄已被切成两半,并且已经去了籽。

    应该很甜的成见给了他双重背叛。原来这种葡萄酸味较强,烤得芳香无比的风味完全不干扰肉的余味。但是要说它不甜吗?它很甜。但是,这不是葡萄本身的甜味,而是在葡萄表面附著了类似焦痕的东西才是甜味的来源,而且散发著浓郁的香气。

    ──是砂糖!

    葡萄上洒了一层砂糖,而焦化的砂糖发出香甜的气味。而且,混合了水夫鸟渗出的精华之后,引出一股很难形容的浓郁口味。总之,烤过的葡萄居然会这么好吃,而且和葡萄酒如此契合,让巴尔特感到十分惊奇。而且,先吃一口葡萄再吃水夫鸟的肉,再次将肉的美味提升一个档次。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

    表皮能够烤得这么又香又脆的秘密是砂糖。在料理即将烤好的时候,毫无遗漏地撒上一层薄薄的砂糖。砂糖与表皮渗出的油脂,以及被抹在表皮的葡萄汁液混合之后,引来火势在表皮燃烧,让表皮上渐渐附著一股雅致的甜味。而且,由于不同的部位抹上了不同种类的葡萄,甜味也随著部位而有不同的变化。

    ──啊啊!

    巴尔特感到一阵晕眩,砂糖这种调味料居然如此深奥,人的技巧居然能如此玄妙。

    表皮、肉、葡萄和红酒。虽然只是这几种食物,但是其味道之深奥真是没有言语可形容。

    陶醉其中的舒畅感将巴尔特包围其中。

    毕竟最近一直处于连续不断的紧张之中。真是多灾多难的每一天。而今天的攻城之战更是其中之最。但是作战成功,米杜尔也平安无事,并收复了失城。而且没有半个人牺牲。

    巴尔特已是又累又饿。此时能够吃到美味的食物,喝到好喝的酒,让他整个人平静了下来。今晚暂且能够无忧无虑地睡上一晚,这居然是这么幸福的事。反过来说,辛苦过,在苦难中抗战到底,然后筋疲力尽之后,才能让这美味更加令人愉悦。

    ──或许越辛勤劳苦,才能显得食物更加美味。

    忽地回过神来,巴尔特才注意到哥顿•察尔克斯正在说故事。四周的所有人都在侧耳倾听著。哥顿在说的是他在旅行中遇见的事,同时也是巴尔特的故事。巴尔特一边打著瞌睡,一边听著他说故事。

    哥顿就著醉意,钜细靡遗地说起「人民的骑士」及一行人救济民众的故事。哥顿并不是很会说话的人,但充满真挚情感的体验谈让故事十分具有真实性。

    每当说到精彩的地方,听众就群情激动。听见三兄妹的报仇故事,大家都流下了眼泪。提到山涧小屋的危机,大家都捏了一把冷汗。无辜的工匠被捕一事也让大家极为愤慨。听到柯尔柯露杜鲁的美味,大家都垂涎三尺。

    但是不管怎么说,最受欢迎的还是多里亚德莎的故事。

    每个人都再三要求哥顿讲美人子爵的冒险故事。为了保护公主骑士,勇敢地面对具有压倒性优势的骑士队,这个场面引起一阵哗然。讲到巴尔特接下寻找并狩猎魔兽的无理要求这一段时,众人都鼓起掌来。最后终于打倒大红熊魔兽,公主骑士感动落泪的场面也引来大家一阵鼻酸。

    坐在中心位置听著这些故事,巴尔特的心中五味杂阵。大致上哥顿都算依事实直说。虽然是照事实说,但是在哥顿所说的故事里,巴尔特彷佛成了天下无敌的英雄。

    巴尔特只要拿起剑就勇猛无双。他的剑技及体力过人,哼著歌就能躲开并卸去哥顿的猛烈攻击,连他国畏惧不已的将军都能击败。他不仅只能感化人类,触角还深及亚人,和应该与人类毫无交集的亚人们结下亲密的羁绊。被他遇上的恶人会自露马脚,自取灭亡,善人都能免除罪孽,欢欣雀跃。巴尔特曾踏足的所有城镇,在他离开时都会对他充满敬爱及深厚的感谢之意。他是个不屈不挠的指导者,从不畏惧任何困难,为伙伴们带来胜利及幸福。

    他对民众怜悯至深、雄才大略、情深义重,是位知道何谓真实正义的骑士中的骑士。

    ──再怎么说这也太夸张了。

    不,这并不夸张。在哥顿眼中的巴尔特就是这样的人。而且,这也不是单纯的自吹自擂。哥顿在旅行中学到了什么,接下来打算如何统治这块领地,这些热情的想法都强烈地传了过来。

    话虽如此,巴尔特虽然被捧成了童话故事中的英雄,却让他著实如坐针毡,睡意也完全消失了。

    ──哎呀呀,连这种荒唐的故事也信以为真,果然是乡下人啊。

    巴尔特心里这么想著,不经意往旁边一看。

    骑士麦德路普、骑士拉荷里达和勇士什柬克、梅特利戈正看著巴尔特。他们的眼里充满了无法掩饰的敬畏之情。

    ──这教我不喝酒怎么撑得下去!

    巴尔特灌了一大口碗里的红酒。

    他走到稍远处,坐下来小口小口啜著红酒,神情微醺地看著周遭的一切。

    大家的表情都闪闪发亮。

    士兵、村民、男男女女都一样。

    大家都带著开心的表情,一边吃吃喝喝一边谈天说地。

    老旧的木材不停送来,被劈开放进火堆。每个人都希望在今晚尽情享乐。

    冬天的夜晚十分寒冷,呼出的气雪白。四处的篝火燃烧著熊熊烈火,火势彷佛要驱尽今晚的寒意。

    哥顿•察尔克斯依然热情地讲述著他的故事。

    围在他四周的人一片欢声雷动。

    熊熊燃烧的不只是篝火。

    梅济亚领地所有人的心中也燃起了一片烈火炽焰。

    与哥顿•察尔克斯共度今晚的人们心中燃起了引领的火焰。

    想必他们会让它延烧下去。

    这引领的火焰将带著人们走上幸福之路。

    这块领地接下来将会繁荣许久。

    巴尔特带著作梦似的心情这么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