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生之森 终章
    1

    「伯父,我有事相求。」

    「哥顿,什么事?」

    「我想请您成为米杜尔进行骑士誓约的导师。可以的话,今天就举行也行。」

    「喔喔!真是恭喜他了。可是,等等……米杜尔不是才十八岁吗?应该称不上已累积了足够的骑士修行吧?」

    「伯父,事情也讲究时机。我认为对米杜尔来说,今天就是那个时机。」

    「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就这么做吧。我愿意欣然接下导师的任务。」

    「谢谢您。然后我还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等米杜尔成为骑士之后,我想派他到库拉斯库去一趟。我想麻烦您陪他一同前去。」

    「哦?」

    一问之下,原来是哥顿想要让米杜尔以领主使者的身分前往库拉斯库,采买柯尔柯露杜鲁,并希望他去找出饲养方法及所需饲料。简单来说,哥顿希望能在自己的领地繁殖饲养这种鸟类。

    这正是所谓的打铁要趁热。

    梅济亚领地刚经历过一大变故,米杜尔被卷入此次事件,遭人玩弄于股掌。想必他也深切地感受到要维持一块领地不是件易事。要趁他这股热情尚未消退的时候,让他背负梅济亚领主之名前往远方地区进行交易。这个计画如果成功,能让领地富饶,让人民幸福。一旦失败等于把大笔金钱丢进水里。在让身为领主继承人的米杜尔有所成长的同时,还能试著取得新的特产品,说起来是个一石二鸟的尝试。

    ──这家伙满有领主的风范嘛。

    巴尔特一直认为哥顿的思维不够细腻,但是,这次的安排极为细致且恰合时宜。果然他与生俱来就流著领主的血。而这样的血脉在这次的事件中一口气显露在外。巴尔特感受到了血统的可怕。

    「钱的事我会想办法去筹措的。」

    接下来一段时间,哥顿都忙于帮库里多普干的好事收拾善后。库里多普似乎大肆挥霍了不少。失去的武器应该几乎都买不回来了。这种状况下,他还必须施恩于因为无理苛徵税收而苦不堪言的领民。

    「哥顿,这些钱你先拿去吧。」

    巴尔特递给哥顿二十万盖尔的金币。

    「伯、伯父?您这是?」

    「不必惊讶。亚夫勒邦阁下答应支付八十万盖尔作为购买魔兽毛皮的费用,这是那笔费用的四分之一,也是你应得的部分。你就大方地收下吧。当初说好那八十万盖尔会送到洛特班城,我到了那边再收钱就好。」

    其实这二十万盖尔几乎是巴尔特身上所有的钱,把这笔钱交给哥顿之后,他也会有些辛苦。不过,下次要渡过奥巴大河时会再绕去临兹伯爵那里一趟,再提领一些寄放在那里的钱就好。巴尔特认为自己应该有办法撑到那个时候。

    「喔喔喔!伯父、伯父,真是太感谢您了。」

    「真是的!别为了这种小事哭啊。」

    2

    在巴尔特的引导之下,米杜尔完成了骑士宣誓。

    见证人除了领主哥顿、重要的家臣之外,还有帕鲁萨姆王国边境骑士团副团长麦德路普•叶甘、骑士拉荷里达及索伊氏族族长恩凯特•安格达鲁、代理族长勇士什柬克和年轻武士梅特利戈,最后再加上葛斯•罗恩等豪华阵容。

    过去可没有任何一位骑士在骑士就任时,接受过葛尔喀斯特的祝福。不得不说米杜尔真是个幸运的人。

    附带一提,年轻武人梅特利戈在城内中庭中的凶猛战斗模样广为流传,城里的人对他都十分畏惧。这件事似乎让他非常痛快,总是踩著沉重的脚步在城里四处游荡,把民众吓得直发抖,并以此为乐。

    看著儿子成为骑士的模样,身为父亲的凯涅眼泪掉个不停,还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陪在他身旁的尤莉嘉则抚著他的背,安慰著他。

    「安格达鲁阁下、麦德路普阁下,我要陪米杜尔•察尔克斯前往库拉斯库。我们得在这里分道扬镳了。」

    「巴尔特阁下,我奉命必须将您带到洛特班城。等事情办完,可否请您到洛特班城来一趟?」

    「那当然,我还要去看边境武术竞技会呢。翟菲特阁下应该会帮我打理一切才是。」

    「您要来看边境武术竞技会!但是……啊,您和王子殿下的关系非比寻常,既然团长都这么说了,应该有什么方法。库拉斯库这个地方离这里很远吗?」

    「唔唔嗯,应该有足足八十刻里吧。或许有九十刻里左右。」

    「这样的话,时间还相当充裕。边境武术竞技会将于明年四月一日举行,请务必在开始的前两天抵达洛特班城。」

    麦德路普似乎不怎么把九十刻里这个距离当一回事。不过这么想起来,麦德路普的距离感是基于在平原上策马前行的距离感。而翻越边境的高山深谷及森林的九十刻里又是另一回事了。但是没有必要特别提这点。

    「了解。」

    「恩凯特•巴尔特•罗恩。」

    「喔喔,安格达鲁格下,这次也承蒙你多方照顅了。」

    安格达鲁默默地盯著巴尔特不放。

    最近巴尔特开始能大致上猜得到他的想法了。安格达鲁想说的是:「我们也受到了你的帮助,谢谢。」

    但是要他对区区人类说出这么谦恭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他才会不发一语。

    安格达鲁倒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知道索伊氏族养著一种叫亚孜的野兽吗?」

    「喔喔?没听过。」

    亚孜。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野兽?

    「亚孜的肉好吃得不得了。」

    安格达鲁只说了这些,接著又陷入沉默。但是巴尔特也能理解,他的意思是要巴尔特前来享用亚孜肉。

    「这样啊!要是我前去拜访,你们会端出那个什么亚孜肉来招待我吗?」

    「恩凯特•巴尔特来访的时候,索伊氏族应该会带著怜悯之心,欢迎你们的到来。」

    换句话说,就是让他也带著伙伴来的意思。

    这个时候巴尔特还不知道,葛尔喀斯特族招待人类来到氏族一同用餐,是极为特别的一件事。他们甚至不常招待同一族的其他氏族前来用餐。摆放在氏族餐桌上的,都是蕴含著祖先灵威的供品,吃下这些食物,就代表将氏族祖先的灵威吸收进自己的体内。况且在这种情况,他还让巴尔特带伙伴前来,安格达鲁已对巴尔特表现出了最深的厚意。

    「真是令人期待,我必定找时间前去拜访。」

    当晚举行了米杜尔的骑士就任庆祝宴会。隔日一早,安格达鲁、什柬克、梅特利戈、麦德路普及拉荷里达五个人离开了城内。

    3

    又隔了一天,在巴尔特见证之下,哥顿把米杜尔唤至领主室,还叫上了四位年轻人。哥顿对一脸紧张的米杜尔说:

    「骑士米杜尔•察尔克斯。」

    「在,领主大人。」

    「我将赋予你一个任务。你必须在巴尔特大人的带领下,前往北方的艾古赛拉大领主领地,拜托一座名为库拉斯库的小镇,向他们购买名为柯尔柯露杜鲁的雌鸟及雄鸟各十只。」

    「艾古赛拉大领主领地……遵、遵命。」

    「柯尔柯露杜鲁味道极佳,肉量厚实。这种鸟不会飞,所以也方便管理。再加上成长速度快,会生下许多的蛋。它的蛋相当大颗,好吃又营养丰富。我非常希望能在我们领地多加繁殖。」

    「是、是。」

    「这份委托书可证明你是领主的代理人。」

    「是。」

    「然后这些是经费。」

    哥顿将装有二十万盖尔金币的布袋,咚地一声放在米杜尔面前。米杜尔从来没看过这么多钱,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钱必须由你来管理。这里面包括了购买柯尔柯露杜鲁的钱、支付给对方官员的谢礼、路上的住宿费用及餐饮费用、购买柴火及马饲料,还有保管费等等所有费用。该花的钱就要花,不该花的就省下来。然后把所有花费的项目及金额记录成册,回来之后跟剩下的钱一并提出。」

    「是,知、知道了。」

    「罗恩阁下将以兼任带路人及介绍人的身分与你同行。不用说,这是我拜托罗恩阁下担任带路人。他的所有经费都以这笔金钱支付。」

    「是。」

    「关于柯尔柯露杜鲁的饲养方法及饲料等资讯,你必须详加询问并记录。等你回来之后,饲养柯尔柯露杜鲁一事的执行将归在你的责任范围内。一定要用心学。」

    「是、是的!」

    马车、马和武器都准备好了。几位年轻人会轮流负责驾驭马车。

    巴尔特一直认为葛斯当然也会跟来,但是在跟他提起要去库拉斯的时候,葛斯是这么说的:

    「主人,我要留在这里。」

    「什么?」

    巴尔特想了一下为什么,心里立刻有了个底。

    班其•察尔克斯。

    在巴尔特等人攻进梅济亚城时,库里多普的儿子班其的确在他身边。但是当库里多普从城墙下来时就不见人影了。换句话说,班其是从别的楼梯下楼。在这个时间点,他从别的楼梯下楼就代表放弃保卫城堡。葛尔喀斯特们也有提到,曾看到一位骑士策马冲出城外。班其•察尔克斯早早就拋弃家人与臣子逃走了。而且从被抓起来的骑士们的证言来看,他似乎还带走了相当大笔的金钱。

    被释放的流浪骑士和聘来的士兵都还没走远。即使他们没有打坏主意,刚发生大骚动的领地容易遭恶徒盯上。有个技艺高超行动灵活的人在,哥顿应该能得到助力。

    巴尔特对葛斯的体贴感到佩服。

    4

    「巴尔特大人!请再来一次!」

    「嗯!你上吧!」

    巴尔特正在陪米杜尔训练。在库里多普的谋反骚动中,他应该亲身感受到骑士最重要的果然还是武力。在这次的旅途中,米杜尔只要一抓到机会,就会求巴尔特为他进行训练。巴尔特也爽快地答应下来。

    或许是受到这个刺激,四位随行的年轻人也开始要求训练。哥顿跟巴尔特提过,这四位都是乡士子弟,他有意将这几位培养成骑士,成为米杜尔的亲信。每个人都学问渊博,体格良好,多少对武艺有些认识。

    一开始巴尔特是同时帮五个人进行训练,但是身体实在撑不住,腰部和肩膀痛得不得了。后来他让年轻人自己互相练习,最后由他做训练的结尾。

    很遗憾的是米杜尔没什么剑术才能,力气也不怎么大。不过,持久力倒是出类拔萃。真不愧是和哥顿流著同样血脉的孩子。巴尔特花了许多时间在米杜尔身上,对他进行仔细的指导。

    冬天的旅行非常辛苦且严苛,但是从五位年轻人身上完全没有感到丝毫悲壮的感觉。一路上总是活力十足,乐在其中。旅行本身和路上见到的一切带来的新鲜感,以及身为领主代理人远赴他乡的使命感让米杜尔非常亢奋。米杜尔散发出来的热情,让另外四个年轻人也很兴奋。一开始虽然不太熟悉野营准备,但是很快就适应了。过了十多天,旅行的步调也开始稳定了下来。已经称得上是有模有样的旅人了。年轻怎么会如此耀眼呢?

    途中一行人经过特厄里姆领地。因为哥顿拜托巴尔特前去确认目前状况。

    现任领主是前任领主的亲戚。他已调降过去的不合理税率,徵收税金的执行也变得比较宽松。巴尔特可以感觉到每个人都容光焕发。

    城郊立了一个冢。这个冢是用来祭奠恩巴夫妇及他的三个孩子。据说是在前任领主被杀的前一天,曾经见过三兄妹的旅行商人提议下建造而成。冢前供奉了许多供品,不过其中最多的是葡萄乾。

    据说是因为其中一位孩子在死前……

    「葡萄乾好好吃!谢谢!」

    留下了这句话。

    新领主找出恩巴的亲戚之后,将他们提拔为武人。看见领主的这个举动,民众明白了新领主的盛情厚意,大家都感到非常开心。

    米杜尔和四位年轻人都曾在「旅行记趣的晚宴」中,直接听哥顿说过三兄妹的报仇故事。五人将从梅济亚领地带来的三色葡萄乾供奉在三兄妹的冢前,参拜了许久的时间。

    ──哭吧!愤怒吧!这些情感都将成为你们的血肉。

    巴尔特对著他们的背影说道。

    抵达库拉斯库后,突然被带到首任领主哈道尔•索路厄鲁斯面前,盛情款待了一番。而且慷慨地答应了关于收购柯尔柯露杜尔一事,并且钜细靡遗地针对饲育的注意事项全说了一遍。米杜尔踊跃地发问,然后将学到的东西记录在册子里。

    准备好的载货马车里塞满了鸟和伴手礼。当然也没有忘了布兰酒。

    旅途的回程中,年轻人们的矫健身手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他们真的学得很快,也成长得很快。不久之后,将会迎来由他们扛下梅济亚领地未来的那天。当他们下一次踏上这条路,应该已经站上了指导下一代年轻人的位置了吧。

    他们刚好在本年度最后一天回到梅济亚领地。

    过完年后,巴尔特就六十岁了。

    终于要和哥顿•察尔克斯道别了。凯涅和尤莉嘉为了庆祝新年到来举办了三晚的宴会。而在最后一天晚上,他们做好了一切安排,不让任何人打扰哥顿和巴尔特好好聊聊。回忆怎么聊也聊不完。

    巴尔特、葛斯向哥顿及他的家人告别,回到了临兹。此时,临兹伯爵提出了一个请求。南边有两个村庄遭到野兽袭击毁坏,他曾派遗士兵前往,却反而只是蒙受其害。似乎是狼型魔兽作祟。正当他在犹豫是否要向德鲁西亚家求助时,巴尔特正好回来了。

    结果,敌人是两只长耳狼(巴露班)魔兽。巴尔特和葛斯将它击退。

    巴尔特拜托临兹伯爵用它们的毛皮帮葛斯订制一件盔甲。

    之后两人渡过奥巴大河,策马飞奔至洛特班城。

    他们得去观赏多里亚德莎的战斗。

    为了前往边境武术竞技会观战,必须在开赛日的前两天抵达。但是两人稍微花了点时间在处理长耳狼一事,而且跟去程不同,无法利用帕鲁萨姆王国的堡垒及补给所,所以时间已经迫在眉睫。虽然每天都数著日子,但实际上可能会差个一两天。

    巴尔特原本很担心乔格•沃德会不会在路上等著,所幸最后没有遇上他。

    最后一天他们在破晓前动身。

    巴尔特和葛斯策著爱马奔驰,太阳在他们右侧升起。

    山脉的顶峰闪耀著金黄色的光芒。

    金黄色的光芒遍照在万里无云的天空及沙漠之中,两人彷佛误闯进了诸神的国度。

    阳光下奔走的两匹马翻越巨大沙丘时,遥远前方的洛特班城若隐若现地出现在眼前。

    (边境的老骑士②新生之森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