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章 一起旅行的伙伴
    次日──

    窗外天色依然昏暗,爱睡懒觉的佐尔丹人应该有大半都还在梦乡中吧。

    不过,冬天太阳出来得晚,从时间上来说现在也没有多早就是了。

    「很好──!准备齐全了!」

    莉特高举双手说道。

    帐篷等大件行李都收在莉特的道具箱里,马上就用得到的提灯和怕道具箱被抢而预先备妥的数日份食物和水则由我带著。

    我们还从仓库拿了一些药,分别装在彼此的腰包里。

    「那么就出发吧。」

    这时,门又被重重地敲响。

    「雷德,是俺啦!抱歉一大早就过来,麻烦你开个门!」

    「是莫格利姆啊,这次又是什么事?」

    矮人莫格利姆又来找我了。

    今天本来没有营业的打算,但如果敏可大姊需要什么药的话,我还是先把药交给莫格利姆再出发比较好。

    然而,我开门就看到穿著锁子甲的莫格利姆站在那里,他腰间佩带矮人斧,还背著庞大的行李。

    看起来不像是单纯来买药的。

    「你这身行头是怎么回事?一副要出远门的模样。」

    「俺的想法跟你一样,你也是一副要出远门的行头啊!但现在别管这个了。雷德!你借俺一些药吧!」

    「等一下,你先把事情讲清楚啦。」

    「好吧。其实俺接下来打算去一趟『世界尽头之壁』。」

    「怎么又是那里……你现在应该陪在敏可大姊身边才对吧?」

    莫格利姆脸色认真地看著我。

    「俺老婆去年已经满四十五岁,不再年轻了。虽然听说和矮人生的混血儿体型比较小,容易顺产……但你懂吧?」

    「也对,纽曼医生应该也不擅长接生,最好还是定期请助产师伊凡娜来做产检。她有『治疗术师(Healer)』的加护,助产师的经验也很丰富,可以放心交给她才对。」

    「说不定还得剖腹生孩子啊。」

    「剖腹产吗?虽然我不能不负责任地叫你别想太多……但就算要开刀,多花点钱就能请到会施展治疗魔法的高手,失败率没有你想像得高啦。」

    「俺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啊。但俺没魔法才能,还被加护嫌弃,而且也没有能直接帮助到生产的技能。」

    莫格利姆是平民区最好的锻造师。不过,他的加护「符文锻造师」的本领在于附魔,他却对魔法不在行,总是做得很不顺手。

    只要能熟练运用魔法,凭他的技术成为名声传到王都的锻造师都不足为奇……也因此他才自嘲是被加护嫌弃了。

    莫格利姆充满决心地握紧双手,接著继续说道:

    「俺只擅长打铁,所以想用地水晶(Earth Crystal)打造一把小刀。地水晶刀刃以锋利闻名,足以让人忘记身上有割开的伤口。就算要剖腹,也可以让老婆的负担降到最低。」

    「地水晶啊?可是佐尔丹找不到那种稀有材料吧?」

    「所以俺才要去『世界尽头之壁』啊。地水晶对魔物来说也是很特别的宝石,它们一定有在搜集。」

    「的确,『世界尽头之壁』那里住著宝石巨人,如果有产地水晶的话,他们应该会搜集一些。」

    「哦哦,果真有宝石巨人啊!这可真是打听到了一条好消息。」

    莫格利姆面露喜色一笑。他应该只知道那里住著宝石巨人,至于他们住在哪里、如何才能让他们割爱稀有宝石则一概不晓得。

    更何况……

    「你出门前有跟敏可大姊讲一声吗?」

    「……当然有啊。」

    「喂,看著我的眼睛回答。」

    矮人不像人类和高等妖精一样擅长撒谎,莫格利姆算是其中的典型吧。他的视线飘忽得很明显。

    「俺有跟她说要去拿小刀的材料啦!」

    「去哪里拿?」

    「……山城兹卡黎亚。」

    兹卡黎亚是位于佐尔丹境外西北方的城镇,以炼铁闻名。去兹卡黎亚的话,除了高品质的铁矿石之外,还能买到红钢等稀有矿石。

    但是,那里可买不到地水晶。

    「欸!你以为俺是谁啊!不如就来讲讲俺是怎么对付那头连军国洛嘉维亚都差点栽掉的冰龙兽吧!」

    我回头看莉特,而她只是苦笑著摇摇头。

    莫格利姆似乎消灭过一头连身为洛嘉维亚公国公主的莉特都没听过的龙。

    看到莫格利姆气急败坏地跺脚说起那些虚无缥缈的英勇事迹,我说了声「好啦、好啦」安抚他的情绪。

    「我有个提议,我和莉特现在就准备去一趟『世界尽头之壁』。」

    「啥?俺是有注意到你们都一身行装啦。」

    「呃……其实我们要去找宝石做戒指。」

    莫格利姆目瞪口呆地来回看著我和莉特。

    「虽然俺已经够狂了,但你们更离谱吧!」

    莫格利姆拍了一下手,身体夸张地往后仰。

    「有够扯!你们两个在想啥!竟然为了做订婚戒指而跑去『世界尽头之壁』!」

    「哎,反正就是这样啦,你觉得如何?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虽说我只有D级,不过还有英雄莉特在,就算真的遇到龙兽也不怕。」

    「俺拿斧头担保!这就是所谓的及时雨啊!」

    莫格利姆开心地用矮人那套浮夸的动作握了握我们的手。

    「感谢两位啦!」

    「要谢等拿到地水晶再谢吧。不过莫格利姆,有些话我要先说在前头。」

    「什么话?」

    「假设真的见到宝石巨人好了,他们也不一定有地水晶;即使有,恐怕也不太可能让给你。你还是先想好其他能够代替的矿石比较好。」

    我语气严肃地对莫格利姆这么说道。

    宝石巨人拥有挖掘和宝石加工的技术,但不会用火,所以对他们而言,玻璃珠比人类眼中的银币还要有价值。运气好的话,或许连钻石都能换到也说不定。

    然而,地水晶终究不是说换就能换到的宝石。

    莫格利姆对这一点似乎也心知肚明。

    「就算这样,俺还是想为老婆拚尽一切努力啊。」

    他垂下头如此喃喃说道。

    *    *    *

    我、莉特以及莫格利姆往城门附近的广场走去。

    「早啊,露缇,媞瑟。抱歉来晚了。」

    「没关系,为了哥哥等多久都可以。早安,哥哥、莉特……还有莫格利姆?」

    「各位早安。莫格利姆先生看起来不是来送行的呢。」

    背著大背包的露缇和穿著常服的媞瑟正在广场等我们。

    忧忧先生好像还没睡醒,摇摇欲坠地站在媞瑟的肩膀上。

    「虽然很突然,不过莫格利姆也会跟我们同行。他要去找地水晶。」

    「这样啊。」

    露缇的表情有点困惑,但莫格利姆应该看不出来就是了。

    她也知道地水晶很难取得。

    「原来如此,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吗?」

    媞瑟从莉特那里得知来龙去脉后,点头这么说道。

    「恭喜莫格利姆先生。请你务必注意安全。我并不是怀疑矮人的勇敢,但你要记住一件事:回到敏可女士身边和她一起见证健康小宝宝出生才是最高的荣耀。」

    「好、好。虽然没怎么和你说过话,不过没想到人居然这么好。」

    「说『没想到』也太失礼了。」

    「媞瑟人非常好,是我引以为傲的朋友。」

    媞瑟面无表情地生著气,露缇则是面无表情地挺胸夸耀著自己的朋友。

    莫格利姆尽管不知所措,大概还是明白这两人比想像中还要好相处,便露出矮人只会在伙伴面前展现的笑容。

    「对了,露缇。你不用道具箱吗?」

    我看著露缇背上的大背包问道。

    「嗯,和哥哥一样。」

    看来她是因为我现在没有道具箱,便也仿效我这么做。

    我之所以没有道具箱,其实只是以前用的给了艾瑞斯,后来也没钱买新的而已。

    不过,满脸喜悦的露缇很可爱,她想怎样就怎样吧。

    「所以呢,这次就我、莉特、露缇和莫格利姆四人出发吧。」

    「「「好~」」」

    「虽然明天开始就要吃保久食品了,不过今天的午餐是用新鲜的莴苣和番茄做成的三明治。」

    「「好~」」

    「呃,好?」

    「那么就出发喽。」

    虽然好像出现了些许混乱,但我们还是叫醒正在打盹的门卫,然后穿过了佐尔丹的城门。

    「一路顺风。」

    在留下来的媞瑟以及她肩上挥著手的忧忧先生目送之下,我们在寒冬的草原中举步而行。

    *    *    *

    佐尔丹官道的地面都铺著土,但往「世界尽头之壁」的方向走没多久就被未经整修的草原吞没,变成「荒废官道」。

    走在直达膝下的草径中,我们沿著官道不断前进。

    今天和风徐徐,空气也很清新。

    一抬起头,便看到天上飘著大云朵及跟在后面的小云朵。

    简直就像亲子一样,我小声笑了笑。

    「哼哼~♪」

    露缇边走边哼著歌。

    她的大背包摇来晃去,偶尔会猛跳一下,大概是因为她跃过了小水漥吧。

    「露缇心情很好嘛。」

    听到我这么说,露缇点点头。

    「这是第一次。」

    「什么第一次?」

    「第一次为了哥哥去冒险。所以我……」

    露缇说到这里顿了顿,像是在寻找措词似的思忖一会儿后,放弃地摇了摇头。

    「开心到任何话语都不足以形容!」

    听她说得这么雀跃,我不禁笑了出来。

    「我也很开心能看到你的笑容呀。」

    「嗯!」

    我伸出手,露缇便有点腼腆地握住我的手。

    我们兄妹就这样牵著手在草原中走了一阵子。

    大概走了三个小时左右吧。

    「等一下。」

    走在前头的莉特用左手示意我们停下,右手则按在曲剑的剑柄上。

    「唔,好像有哥布林啊!」

    莫格利姆举起斧头。

    露缇右手早已握住剑身有洞孔的哥布林大剑,我也拔出铜剑。

    「右边四只,左边一只吧。」

    看样子有五只哥布林潜伏在草丛里。

    应该是专门抢劫旅人的食物和金钱等贵重物品的哥布林部族掠夺队吧。

    草丛沙沙晃动的瞬间,标枪接二连三地朝我们飞来。

    同时间莉特飞奔出去,钻过标枪间的空隙后冲进草丛,三两下就击杀两只哥布林。

    莫格利姆则抡起最自傲的斧头砍倒从草丛惊慌逃出的哥布林。

    左边那只哥布林似乎是「妖术师(Sorcerer)」,正试图施展火箭术。

    眼看「妖术师」哥布林就要结印施展魔法,我立即举剑刺穿它。魔法停在即将发动的状态,化为一束小小火苗爆炸消散。

    剩余最后一只哥布林可能是觉得背著大背包的露缇动作会很迟钝,怪叫著举起长枪袭击她。

    「咕噫?」

    露缇只是放松地站在原地,随手一甩似的挥出了剑。但光是这样,便把哥布林连同身上的铠甲砍成两半。

    「哇噢噢,真是太锋利了!这魔法之剑究竟是啥来头啊?」

    见到露缇这一击,莫格利姆感到相当兴奋。

    ……为了矮人的面子著想,还是不要说出露缇拿的只是一把没有附加魔法的哥布林大剑好了。

    「好像没有其他哥布林了。」

    「嗯,就这几只而已。好像也没有在远处监视的哥布林。」

    它们是一时兴起才在官道埋伏的吧。

    官道另一侧常有人经过,要是在那边埋伏一定早就被冒险者消灭了,但通往「世界尽头之壁」的路几乎没人。

    大概就是这样才成功伏击到我们。

    「嗯?莫格利姆你怎么了?」

    我不经意瞥见莫格利姆正脸色严肃地端详哥布林的长枪。

    长枪很朴素,看起来很久没有保养过。

    「虽然是满久以前的事了,不过这是俺锻造的长枪啊。」

    「……是吗?」

    莫格利姆把长枪放在地上,轻声念诵几句祈祷词。

    这把长枪的原主已经命丧在哥布林手下了。

    「好啦,再走一会儿就吃饭吧,肚子里的馋虫告诉俺现在是中午了。」

    「哈哈!也是,就这么办吧。」

    莫格利姆露出白牙一笑,捡起长枪绑在背后,一马当先地走了起来。

    这个世界无处不是战斗。

    然而,如果总是带著痛苦、伤心的表情生活就太悲哀了。

    纵使才刚结束战斗后不久,我们依然在草原上席地而坐,有说有笑地享用丰富多彩的三明治。

    无论这世界是什么模样,唯独不变的是与值得信赖的伙伴欢笑共度的时光。

    *    *    *

    「吉迪恩就在这里……」

    亚兰朵菈菈望著雷德&莉特药草店的招牌喃喃说道。

    她的侧脸夹杂著期待与不安,隐隐含忧的模样美得令人屏息。

    不过,那是一种让人不敢接近碰触的美。

    「呃,可是他们出门了喔。」

    彷佛早已看腻亚兰朵菈菈的美貌一般,戈德温指著挂在门上的临时店休牌子,用毫无干劲的语调这么说道。

    「店里也不像有人的样子,该不会是偷懒跑去约会了吧?」

    亚兰朵菈菈瞪了一眼戈德温,然后用手指轻轻触碰那扇门。

    凭她的能力要撬开这种门简直轻而易举,但她终究依依不舍地放开手。

    「你知道他们会去哪里吗?」

    「我最好会知道啦。」

    「是吗?那你知道卫兵驻地在哪里吗?」

    「慢、慢著,我这就想想。」

    嘴上这么说,实际上戈德温和雷德等人并没有多熟。

    但他都已经为了让亚兰朵菈菈放自己走而声称彼此是朋友,事到如今……他也无法坦露实情。

    (要是说出来的话,她真的会把我扭送到卫兵那里。)

    就目前来看,亚兰朵菈菈似乎是雷德的朋友。

    尽管她推测出自称雷德朋友的戈德温是个罪犯,但大概不会把他交给卫兵。

    戈德温若是想平安逃出佐尔丹,只能让亚兰朵菈菈和雷德见到面。

    「先去莉特搬到这间店之前的住处看看如何?」

    「也行,你带路吧。」

    戈德温往莉特以前住的中央区房子走去。

    (我是不觉得那两人会在莉特的房子里啦。不过先拖延一下时间,总会等到雷德他们回来吧。)

    戈德温暗自打著这个算盘,微妙地绕著远路前进。

    ……这就是他倒楣的开始。

    当他们走在中央区的石板路上时──

    「亚兰朵菈菈小姐!」

    道路对面传来呼唤亚兰朵菈菈的声音。

    「噫!」

    戈德温感觉背上流著冷汗。

    跑过来的是和亚兰朵菈菈一起来到佐尔丹的商人。

    「亚兰朵菈菈小姐!这家伙虽然长相和声音改变了,但果真是戈德温啊!我刚才跟卫兵确认过了,听说戈德温逃狱后下落不明。」

    「你、你认错人了吧?」

    戈德温露出讨好的笑容,试图强调自己是人畜无害的普通人;不过商人那张圆脸涨得通红,一手指向戈德温。

    「这种混帐笑法绝对是戈德温没错!这家伙曾经假借见习的名义混进我的店里偷钱!害我不得不关门歇业!当时这家伙也给我摆出了这种笑容!」

    面对商人的痛斥,戈德温逐渐著急起来。

    戈德温那时候还是盗贼公会的基层,因此当然干过这种下贱勾当。

    「因果报应」这种不存在他字典里的词汇从脑海一掠而过。

    当戈德温僵著脸思索该怎么推托时,一旁的亚兰朵菈菈用鄙视的眼神瞪著他,却又叹口气转身面对那名商人。

    「他似乎是英雄莉特和雷德的朋友,会不会是你认错人了呢?」

    听到亚兰朵菈菈这么说,商人嚷嚷著「绝不可能」。

    「这家伙指使恶魔意图夺走英雄莉特的性命,还去接近她安置的一个叫做艾尔的小男孩,然后背信地把人掳走,根本就是个穷凶恶极之人!这种卑鄙小人不可能会是英雄莉特的朋友啦!」

    此时,气氛一变。

    佐尔丹居民都未曾体会过这等肃杀之气。

    亚兰朵菈菈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握著四分棍的右手用力到发白。

    (惨、惨了!刚才那番话好像碰到了她的逆鳞啊!)

    不逊于英雄莉特,甚至凌驾其上的大英雄迸发出真正的怒气与杀意。

    贴在戈德温脸上的黄色假面脱落下来,露出他原本的面貌。

    「你也背叛了他吗?」

    「没、没有啦,你误会了!那、那时候我的确和雷德他们是敌对关系,但后来都和解了啊……!」

    石板扭曲、隆起,然后碎裂。

    这种彷佛花上几百年形成的植物侵蚀现象在一瞬间发生的破坏力。

    亚兰朵菈菈脚边钻出巨大的绿色怪物。

    在无数蠕动的藤蔓中间,绽放著一朵宛如烈火的巨大红花。

    「古代花大精灵!」

    戈德温近乎尖叫地喊出那只怪物的名字。

    这是连等级颇高的「炼金术师」戈德温也没见过的特殊精灵兽。

    「我要带走他,再也不让他遭到任何人的背叛。」

    长满无数凶恶尖刺的藤蔓高高扬起,准备痛殴戈德温。

    要是被那种东西打到,戈德温的身体大概会变得七零八碎。

    虽然不知道亚兰朵菈菈究竟因何动怒至此,但戈德温还是意会过来自己陷入了生死一线的危机。

    他看向周遭寻求协助,然而刚才痛斥他的商人自不必说,中央区的居民也自顾自地逃离现场,根本理都不理他。

    (倒也不意外就是了。)

    戈德温是恶徒,那些和他有利害关系的恶徒同伙也在毕格霍克垮台后一哄而散。

    不可能会有人愿意为了救他而挺身对抗可怕的花妖。

    (早明白恶徒的下场就是这样,然而真的死到临头却还是孤身一人实在凄凉啊。)

    思绪逐渐麻痹的戈德温这么想著,只是他的身体依旧踉踉跄跄地试图从高举的藤蔓下逃走。

    这时,耳边传来马的嘶鸣声。

    某种看不见的东西拉住了戈德温的身体。

    一匹披著马鞍的栗毛马冲到即将倒地的戈德温旁边。

    他反射性地紧抓住马。

    被戈德温抓住的马并没有挣扎,直接从绿色怪物侧边冲过去。

    藤蔓向他们发动攻击,马却像是有熟练的骑手在控制一般,忽左忽右地闪掉藤蔓,不断往前逃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背上并没有人。

    「啊!」

    戈德温这才注意到站在马头上的小小身影。

    「你是那时候的蜘蛛!」

    只见忧忧先生站在马头上,正忙碌地用八只脚踏著脚步。

    给这匹马下达指令的就是忧忧先生。

    忧忧先生回头瞥了戈德温一眼,打招呼似的举起右前脚。

    「为、为什么要救我?」

    戈德温试图用混乱的脑袋厘清状况。

    但不管怎么想,事实都只有一个。

    (这只小蜘蛛救了我。)

    虽然可能是受到饲主媞瑟的命令,不过这样还不如媞瑟亲自出马救人更实在,而且媞瑟也没道理要救戈德温。

    「蜘蛛啊,你为什么要救我?」

    明知不可能得到回答,戈德温还是问了忧忧先生这个问题。

    忧忧先生背对著戈德温歪了歪头,像是不懂戈德温为何要提这种问题,然后猛然扬起前脚。

    纵使语言不通,戈德温依然明白了忧忧先生的想法。

    (我是并肩作战过的朋友,朋友有难出手相助是理所当然的事?)

    戈德温是曾经为盗贼公会效命的恶徒。

    然而,对于不会把事情想得太复杂的忧忧先生而言,那种事根本没关系。

    「你……」

    不过是一只小蜘蛛的心血来潮而已。

    尽管这么想,戈德温看著这只小蜘蛛的背影,发现自己内心涌起一股暖流。

    「抱歉,谢谢你了。」

    当然,蜘蛛并没有表情。

    不过戈德温觉得瞥眼过来的忧忧先生正在笑。

    (好久没有像这样坦率言谢了啊。)

    不知不觉间,戈德温的嘴边浮现温和的笑意。

    正当一只小蜘蛛和一个恶徒炼金术师即将萌生友谊之际,绿色怪物忽然将藤蔓刺进地面。

    亚兰朵菈菈碰触绿色怪物的花,闭眼念出咒文。

    「沉眠于大地的玛那之子啊。听从吾之呼唤苏醒吧,荆棘捆缚!」

    亚兰朵菈菈咏唱这段咒文之后,魔力流窜过大地。

    戈德温他们前方的道路碎裂,好几条荆棘袭击而来打算抓住他们。

    「给我一点蜘蛛丝!」

    戈德温喊道。

    接过忧忧先生的蜘蛛丝后,戈德温将几根马鬃毛、一把土以及几滴自己的血放在手掌上混合起来。

    「技能:即行炼金术!上级炼金:收缩网!」

    戈德温猛然把完成的糊状物扔出去。

    糊状物在空中化为一张大网,盖住了挡路的荆棘。

    下一瞬间,大网迅速收缩,将荆棘捆成了一团。

    「趁现在!」

    忧忧先生连连踏脚,马便领会似的从凶恶的荆棘尖刺之间冲了过去。

    「咻~!太猛了,这匹马也是你的朋友吗?」

    忧忧先生用摇摆身体来回答戈德温的问题。

    马也「噗噜」地叫了一声,似乎在表示肯定。

    尽管戈德温对脑中一闪而逝的念头感到可笑至极……但他知道自己还是想和它们成为朋友。

    (我终于也开始老糊涂了啊……)

    戈德温泛起苦笑,只是苦笑立刻转变为与他不相衬的爽朗笑容。他心想,就这样下去是逃得掉的。

    他们现在和亚兰朵菈菈拉开了足够的距离,植物精灵的缺点在于行进速度缓慢。

    再加上身为忧忧先生朋友的这匹马不仅强健有力,脚程也极快,让人好奇这种名驹之前究竟藏在佐尔丹的哪个地方。

    就这样穿过中央区广场的话,来往的行人就会变多,没办法展开太激烈的战斗。

    戈德温如此作想。

    他转头看背后,发现亚兰朵菈菈抓著藤蔓摆出某种架式。

    她口中喃喃念著什么。

    「发射!」

    然后飞了过来。

    「那、那个家伙!竟然拿古代花大精灵当投石机把自己射过来!」

    划出一道拋物线,亚兰朵菈菈顷刻间就超越了戈德温他们。

    在摔落地面前,她结印发动魔法。

    「伟大的太古森林之王!万物之源玛那的支配者!」

    佐尔丹贵族等上流阶级用来休闲放松的广场发生龟裂。

    广场里约莫有十个佐尔丹人,一看到下方钻出的身影纷纷吓得惊慌窜逃。

    「混、混帐东西!竟然在这里召唤那种庞然大物……!」

    戈德温尖声喊道。

    不过亚兰朵菈菈并未停手。

    巨木大精灵一边破坏著广场,一边缓缓站了起来。

    仔细一看,来不及逃走的人都被触手抓到安全的地方以防受伤,但高手如亚兰朵菈菈理应可以采取不破坏公共场所的方式来战斗。

    戈德温感到困惑,因为这并不像英雄所为;然而看到亚兰朵菈菈的表情他便发现了一件事。

    「那家伙是气到失去理智了吗?」

    戈德温感觉到一股恶寒。

    那样的英雄竟然会对他这种下三滥的恶徒气到失去理智,究竟何以致此?

    被召唤到广场上的是巨木大精灵。

    戈德温当然从未见过,顶多就听过名字而已。

    不过他知道,巨木大精灵只要有心的话,要摧毁佐尔丹整座城市也非难事。

    「咱们快逃啊!」

    对上它毫无胜算。戈德温他们当机立断就要逃走。

    但巨大的触手挥落而下。那是和道路差不多宽的粗厚触手。

    「唔噢噢噢!」

    即使是这匹无名的名驹也闪避不及,被打飞了出去。

    戈德温和忧忧先生也摔倒在地上。

    「痛痛痛!都没事吧?」

    「噗噜噜……」

    戈德温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后,看见马的脚受伤了。

    马这下没办法再跑了。

    接下来只能靠自己的双腿了,戈德温寻找著忧忧先生。

    「你、你在干什么啊?」

    他看到那只小蜘蛛举高双臂挡在宛如参天大树般雄伟的大精灵面前。

    理由?

    就算是戈德温也马上就想到了。

    因为这里还有逃不走的朋友。

    忧忧先生回头看戈德温。

    「我、我……」

    戈德温不禁往后退去,颤抖的双脚让他窘迫难堪。

    忧忧先生摇动前脚。

    见状,倒在地上的马也和缓地嘶鸣了一声。

    「是、是要我逃吗?」

    一大一小看起来像是在点头。

    某种东西从戈德温的内心一扫而空。

    他用拳头敲打发颤的双脚,捡起几个掉在地上的东西。

    「玻璃碎片、泥巴、昆虫翅膀……不够的水就用我的血和土来制作,即行炼金术发动!中级炼金术硬化结晶!」

    戈德温把掌心上形成的液体用力洒出去。

    只见液体在空中硬化,变成像是锯齿状细剑的结晶。这是速成炼金武器。

    戈德温用右手握著做好的剑站在忧忧先生旁边。

    「再撑一下啊,马兄。我是炼金术专家,待会儿就做药给你治疗伤口。」

    帮助马和蜘蛛有什么好处?

    它们又不是美女或富豪,他也没有接到哪位大人物的命令。

    「总觉得神清气爽多了。」

    戈德温露齿一笑举起剑。

    忧忧先生开心地跳起来,在戈德温的肩膀上落定。

    「来吧,大精灵(怪物)!本大爷戈德温可是佐尔丹最强的炼金术师!」

    巨木大精灵扬起好几条触手,准备朝戈德温和忧忧先生挥下去。

    「唔噢噢噢噢噢噢!」

    戈德温大吼著挥起剑……

    「慢著,你绝对打不赢这家伙的,还是快逃吧。」

    一个娇小的人影跃到挥落的触手面前。

    「不过,我对你刮目相看了。」

    挥落的触手登时四分五裂。

    「媞瑟!」

    少女……媞瑟单手拿著短剑,一挥就斩断数条堪比大树的触手,然后看向戈德温与他肩上的忧忧先生,眼神变得温和了一些。

    她用左手扔出一个袋子。

    戈德温接住袋子后,一摸便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这是炼金术套组!太感谢了!」

    「用那个带马一起逃吧。」

    「那你怎么办!」

    媞瑟没回答,而是举起了左手。

    忧忧先生从戈德温肩上跃起,落在媞瑟的左手上。

    「虽然我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如果有人要在佐尔丹作乱,身为这座城市的冒险者就必须阻止才行。」

    「对了!露露小姐去哪里了!还有莉特和雷德也是!」

    「大家今天都离开佐尔丹了,只有我留下来。」

    媞瑟躲掉横扫过来的触手,接著纵身一跃。

    无数触手纷纷袭向空中的媞瑟;然而媞瑟伸出左手,触手就像是遭到拉扯似的偏离轨道。

    (插图010)

    「不错,周围有很多高大的障碍物,也到处都是藏匿地点。这种地方正适合我发挥本领呢。」

    媞瑟正在用左手操控忧忧先生的蜘蛛丝。蜘蛛丝黏在广场四周的建筑物上,让媞瑟随心所欲地在空中飞来飞去。

    媞瑟和忧忧先生不断闪躲著巨木大精灵的攻击,接连斩落触手,并逐渐逼近亚兰朵菈菈。

    戈德温一边喂受伤的马喝下炼金术做成的药,一边关注著媞瑟和亚兰朵菈菈交战的情况。

    「该死,该怎么办才好?」

    倘若能让亚兰朵菈菈冷静一点,应该就能把媞瑟和雷德是好朋友的事情告诉她。

    不过,戈德温并不知道该如何让她冷静。

    「等一下,亚兰朵菈菈!你听我说!现在和你战斗的媞瑟是雷德的朋友啊!」

    戈德温大喊著,但他的声音没有传到操纵巨木大精灵战斗的亚兰朵菈菈耳中。

    媞瑟与忧忧先生总在千钧一发之际闪掉巨木大精灵从四面八方发动的攻势,戈德温为他们捏把冷汗,同时拚命思考著对策。

    然而,他实在不觉得自己有办法插手这场战斗。

    戈德温濒临灰心丧志的边缘,好不容易萌生的勇气似乎也慢慢丧失了。

    「这真是闹了个天翻地覆啊。」

    一道嗓音传来。

    他回头一看便发现一名拄拐杖的老妪正叹著气抬头看媞瑟与亚兰朵菈菈的战斗。

    「米、米丝托慕大师!」

    「哎呀,戈德温小弟。你还在当小混混啊?你是个好孩子,我不是一直劝你回头是岸吗?」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啦!您快想办法阻止她们吧!」

    米丝托慕大师用手抵著下巴沉吟一句。

    「先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吧。」

    *    *    *

    (人类!人类!)

    高等妖精不会无缘无故生气,但喜怒哀乐分明,一生气就会非常火爆。

    而且高等妖精很重视信赖关系,认为背信是十恶不赦的罪行。

    对亚兰朵菈菈而言,吉迪恩离开一事,以及伙伴们放弃寻找离开的吉迪恩一事,她无法理解,也无法饶恕。

    因此她退出拯救世界的旅行。对她而言,众人对吉迪恩的背叛,比拯救世界还要更加严重。

    后来她去了趟洛嘉维亚公国。

    若论起受伤的吉迪恩会去什么地方,她觉得一定是有莉特在的地方。

    然而吉迪恩不在那里。

    甚至连莉特也不在。

    莉特挺身为祖国应战,即使受伤依然奋战到底,不惜与吉迪恩分别也要留下来倾力协助祖国复兴,最后却以会妨碍皇太子继承王位为由出走故乡。

    亚兰朵菈菈受到重大打击,绝望淹没了她。

    她深爱著的两个人,竟都遭到他们一直保护的人们背叛,没有得到任何回报,就这样成了孤身一人。

    在那之后,亚兰朵菈菈循著莉特的足迹持续旅行。

    每当听到莉特依然独自旅行的传闻,她便感到悲痛欲绝。

    尽管如此,当她从戈德温口中得知莉特身边有个人很像吉迪恩时,欣喜涌上了她的心头。

    一想到终于能见到他们俩,亚兰朵菈菈满是伤痕的内心燃起最后的希望。

    结果却没找到他们。而且以朋友自称的男人还曾经是意图夺取他们性命的敌人。

    为何他们非得遭遇这种事情不可?

    为何每个人类都要伤害他们?

    即使男人拚命辩解,亚兰朵菈菈也已经听不进去。

    她要消灭挚友们的敌人,带他们去高等妖精的国家祈莱明,让他们再也不会遭到任何人背叛。

    在凶暴的怒火与感情的驱使下,亚兰朵菈菈停止不了攻击。

    「击落她!」

    无数触手袭向在空中飞舞的媞瑟,她则用忧忧先生的蜘蛛丝和短剑妙技接二连三地避开攻势。

    媞瑟几度降落在亚兰朵菈菈的旁边,但她无法欺近擅使四分棍攻击的亚兰朵菈菈。

    正当战况看似还无法停息之际──

    「极地之风啊,夺命寒气啊!冰雪风暴!」

    猛烈的寒气朝巨木大精灵席卷而来,用冰束缚住它的身体。

    「谁?」

    亚兰朵菈菈以盛怒的冰冷眼眸看向魔力奔流的源头。

    那里站著一名举著法杖的老妪。

    「真是的,竟然把我们的城市搞得一团乱。」

    「你是之前那个老婆婆!」

    媞瑟喊道。

    「媞瑟小妹,真没想到你身手这么厉害啊。」

    「我也没想到米丝托慕婆婆会施展这么强的魔法呀。」

    「啊哈哈!我们能了解彼此真是太好了。那么,这位高等妖精小姑娘,你的脑袋稍微冷静下来了吗?」

    米丝托慕向亚兰朵菈菈问道。

    「我可不想被年纪不及我一半的人类喊小姑娘啊。」

    巨木大精灵震动起来,束缚住身体的冰出现无数裂痕。

    「我倒希望自己不管几岁,别人都能喊我小姑娘呢……单凭我的魔法还没办法阻止你吗!」

    「不过,我和米丝托慕婆婆联手的话,你也会陷入苦战吧?」

    听到媞瑟这么说,亚兰朵菈菈仍旧不退缩,打算力战到底。

    「亚兰朵菈菈!听我说!我们是雷德和莉特的朋友!」

    「我才不相信人类的花言巧语!」

    亚兰朵菈菈喊道。米丝托慕这句话还是没让她的内心出现动摇。

    然而媞瑟一听到是亚兰朵菈菈,便惊得停下了动作。

    (亚兰朵菈菈!难道她就是露缇大人的前队友亚兰朵菈菈小姐吗!)

    原来是她,怪不得这么强。

    「不信的话,你直接去问雷德和莉特啦!」

    「直接?他们人在哪里!」

    「啊,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

    「你知道?」

    「啊,呃……我是他们的朋友。」

    媞瑟隐瞒自己曾是勇者队伍的成员。

    虽然她和露缇一样没什么表情,但推测他人心情对她来说不是难事。

    媞瑟加入勇者队伍是为了取代雷德,也就是吉迪恩的位置;若是把这件事告诉亚兰朵菈菈,她怕会再次引发战端。

    媞瑟是一名懂得察言观色的杀手。

    「你说啊,他们两人在哪里?」

    亚兰朵菈菈问道,眼神锐利地盯著媞瑟。

    「他们今天早上出发去『世界尽头之壁』了。」

    「去『世界尽头之壁』?从这里没办法翻山越岭到东方去吧?」

    「不……雷德先生,应该就是你描述的那个人,去那里是为了找宝石做成戒指送给莉特小姐。」

    媞瑟观察亚兰朵菈菈的表情,斟酌著用词答道。

    究竟亚兰朵菈菈是不是……

    「吉迪恩要送莉特戒指?」

    亚兰朵菈菈说出雷德的本名让媞瑟一阵惊慌,所幸亚兰朵菈菈的喃喃自语很小声,大概只有听觉敏锐的媞瑟听得到。

    「你说的是实话吧?」

    「是的。」

    巨木大精灵身上的冰层裂痕一举扩大。

    破冰而出的它在咆哮大吼之后,便化为白色的玛那花瓣消失了。

    伴随著花瓣漩涡的簇拥,亚兰朵菈菈缓缓降落至地面。

    看到巨木大精灵消失,媞瑟也终于回到地上。

    亚兰朵菈菈似乎仍在提防再次上当的可能性……但那股足以烧到失去理智的怒火看起来是平息下来了。

    「呼……」

    媞瑟擦掉额上汗水,把剑收起来。

    忧忧先生也一副累坏的模样,爬进媞瑟的口袋后便蜷缩著八肢休息。

    「「「哇噢噢噢噢!」」」

    周围掀起欢欣鼓舞的声音。

    媞瑟吓了一跳,看到躲在广场外面的佐尔丹居民纷纷朝她聚集过来。

    「太感谢你了!真是一场精采的战斗!」

    「英雄莉特引退后,亚尔贝先生和毕伊先生也相继离开,我们都在担心这里的未来,不过有媞瑟小姐这样的大英雄在就能放心了呢!」

    「日后请你一定要来我家用餐!」

    「我们家下次可以推出媞瑟版的馒头吗?」

    「大姊姊好像天使喔!」

    明明搞破坏的元凶亚兰朵菈菈还好端端地站在旁边,但佐尔丹居民生性就是比较粗神经,大家都忍不住称赞起刚才在眼前大显身手的英雄媞瑟。

    身为杀手的媞瑟没有遇过民众你一言我一语赞赏自己的盛况,她表情未变,心下却不知所措;尽管没有表现在脸上,但她现在其实害羞得要命。

    「话说回来,你这一闹可真是惊天动地啊。」

    米丝托慕一脸无言地朝呆立在原地的亚兰朵菈菈说道。

    纵使巨木大精灵消失了,广场依旧是一片残破不堪的景象。

    地面碎裂,周围的建筑物也从地基开始倾斜。

    看来是免不了要大规模整修了。

    「……我很抱歉。」

    亚兰朵菈菈到现在还是不信任人类,但她似乎也知道自己做得太过火了。

    「算了,事已至此也没办法。幸好没有人受伤,你也一直都在小心避免牵连到无辜的人吧?」

    说完,米丝托慕笑了笑。

    然而,不可能所有佐尔丹人见到这种惨况都笑得出来,这是媞瑟所担心的一点。

    果不其然,只见一名留著八字胡、穿著体面的半老男性走向亚兰朵菈菈。

    「这位高等妖精,我不清楚详细情况,可否请你解释一下,你有何权利破坏我们的城市?」

    亚兰朵菈菈朝戈德温瞥了一眼。

    戈德温正偷偷摸摸地试图遮著脸逃出聚集的人潮。

    看到那匹马像是在当掩护似的紧挨著他走,亚兰朵菈菈轻轻一笑,然后转向那名询问的男性答道:

    「我正在找人。但我误以为带路的那个人骗了我,于是不小心就失控了。」

    「啥?理由就这样?」

    「对,就这样。」

    「荒唐!就为了这种理由闹成这副德性……」

    男性环视战斗后一片狼藉的周遭,看向亚兰朵菈菈的眼神活像在看魔物。

    亚兰朵菈菈拿出一个小袋子交给男性。

    「很抱歉我因为私事给无辜的你们添这么大的麻烦。我不奢望道歉就能得到原谅,但至少让我做点补偿吧。」

    「哼,拿这么一个小袋子就想补偿,即使是金币也装不到十枚……这是!」

    男性太过震惊,那斯文的口吻在最后走了调,变得又高又尖。

    见到男性的反应,佐尔丹居民好奇地围过来一看,从袋子空隙透出的光辉让他们歪头不解。

    「我还在想男爵大人是看到什么吓了一跳,这不就只是装了几枚银币吗?」

    「不过大小和佩利银币不一样耶,颜色也有点不同。」

    「没、没见识!这可是妖精硬币!一枚价值一万佩利啊!」

    「一、一万佩利!呃,如果值一万佩利的话,那是几枚佩利银币来著……」

    「当然是一万枚佩利银币啊!而且足足有七枚!七万佩利用来重建佐尔丹议会也绰绰有余啊!」

    「噫噫噫!」

    「太多了吧!你真的打算全都给我们吗!」

    亚兰朵菈菈点头后,佐尔丹居民开始在残破的广场上闹哄哄地嚷嚷:「用这笔钱举办一场盛大的庆典吧!」

    似乎没有人在生亚兰朵菈菈的气了。

    众人就这样轻轻放下让亚兰朵菈菈非常困惑,她本来已经做好被逮捕时必须逃走的最坏打算。

    「真是一群令人伤脑筋的孩子啊。」

    看到媞瑟与半老男爵被大家拋起来欢呼,米丝托慕不禁笑了。

    「不过,这里的居民就是这副模样,事情结束后就不会继续钻牛角尖。」

    「可是广场还没有修好啊。」

    「大家都习惯了啦!佐尔丹这里是暴风雨的必经之地,每年都有建筑物毁损、农作物报废,弄得灾情惨重。但就算怨恨暴风雨,暴风雨也不会管地上人们的死活不是吗?所以东西坏了就坏了,再重建就行了。在佐尔丹人的思维中,与其悲伤忧愁,不如乐天地看待生活,否则吃亏的可是自己。」

    「我是暴风雨吗?」

    「很类似吧。要是你拿出真本事作乱,我们无论如何都拦不住。所以恨你和恨暴风雨是同样的道理。」

    「…………」

    亚兰朵菈菈一语不发地注视著喧闹的人们。

    米丝托慕发现亚兰朵菈菈身上再无一丝怒气,便「呼~」地长舒一口气。这时,被拋起来的媞瑟对她们两人喊道:

    「你们要在那里一问一答是没关系,但差不多可以来救我了吧?」

    「哎呀。」

    媞瑟已经不再害羞,只对于永无止境被拋上天的状况感到困扰不已。米丝托慕听到她的求救,便笑著往居民们走了过去。

    *    *    *

    「好啦。」

    离开广场后,媞瑟、忧忧先生、亚兰朵菈菈、米丝托慕以及戈德温,来到了一间小餐馆。

    「总之先吃饭吧。这里可是我的爱店呢。」

    说完,米丝托慕开始享用端上桌的大份肉酱面。

    「比起吃饭,我更想快点去找吉迪……」

    「去找雷德先生对吧?」

    媞瑟连忙打断亚兰朵菈菈。

    亚兰朵菈菈眸光锐利地瞪了媞瑟一眼,但媞瑟也瞪回去要她看场合说话,只不过还是面无表情。

    「你说雷德和莉特在『世界尽头之壁』没错吧?」

    「是的。」

    「原因是雷德要送莉特戒指。」

    「是的。」

    「哦?那个逊咖雷德很有一套嘛。」

    戈德温插嘴这么说道,但遭到亚兰朵菈菈瞪视便赶忙垂下视线。

    「……太好了。」

    亚兰朵菈菈这声低喃没有逃过媞瑟的耳力。

    媞瑟并不认识亚兰朵菈菈。

    当她与露缇等人会合的时候,亚兰朵菈菈早已离开队伍。

    虽然听过许多传闻,但实际见面后,媞瑟觉得这位女性又给人另一种印象。

    「所以……」

    米丝托慕三两下就把大份肉酱面清掉一半,然后对还没有开动的其他三人──只有忧忧先生抓到被肉酱面香味吸引来的小飞虫正在大快朵颐──用喝斥似的口吻说道:

    「我们接下来不就是要去追莉特他们吗?当天来回是不可能的,得趁现在填饱肚子才行。」

    「我们?」

    亚兰朵菈菈疑惑地反问道。

    「你想见莉特和雷德,媞瑟必须帮你带路,我则是有事找和莉特他们一起的莫格利姆,至于戈德温小弟……」

    「咦?我也要去?」

    「……就当是跟班吧。」

    「还跟班咧。」

    「我知道你是好孩子,不要一直顶嘴。我自有打算,你安安静静跟著就对了。」

    「什么好孩子啦,我可是在盗贼公会爬到了还满高的地位耶。真是的,从以前就说不过米丝托慕大师。」

    令人意外的是,戈德温老实听从了米丝托慕的安排。

    媞瑟对戈德温的态度有些惊讶的同时,向米丝托慕问道:

    「我帮亚兰朵菈菈小姐带路是没问题,但米丝托慕婆婆为什么要找莫格利姆呢?」

    「是敏可……莫格利姆的太太拜托我的。她说那家伙八成会跑去『世界尽头之壁』,因此希望我能帮帮他。」

    「喔,莫格利姆先生说要找地水晶,和莉特小姐他们一起走了。」

    「我就是没料到这一点呀。原以为他一定会找一群冒险者去,没想到竟然是跟莉特和雷德一起走了。我本来要去冒险者公会逮人,但从敏可那里得知事情的时候,他早就已经离开佐尔丹了,这才十万火急地准备跟上去。只不过又被广场那阵骚乱拖到时间就是了。」

    「对不起啦。」

    「我也因此找齐了旅行的伙伴,这件事就算了吧。」

    说完,米丝托慕继续吃面。

    「说旅行的伙伴是不是夸张了点?莉特小姐他们是今天一早出发的。现在是中午,骑马或走龙的话,应该明天傍晚或晚上就能追上他们了吧?」

    听到媞瑟这么说,米丝托慕笑答:

    「旅行就是旅行,没有分长短的。」

    「说得没错,旅行就是旅行。」

    亚兰朵菈菈点点头,举止优雅地吃起面。

    「是说怎样都好,别把我送上处刑台就行了。而且就算要死,我也要吃完这盘美味的面再死。」

    戈德温也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那你不吃吗?」

    「我要吃。」

    媞瑟为露缇的事、雷德的真实身分以及其他种种问题感到烦恼,但又觉得雷德一定有办法处理便决定不再想,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这道肉酱面上。

    「真好吃。」

    「我就说吧?」

    肉酱面的味道值得让人专注品尝。

    媞瑟默默记下了这间店的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