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尾声「一起赖床吧?」
    挥别露缇、媞瑟和亚兰朵菈菈之后,我和莉特回到家里。

    「冬至祭就这样结束了呢。」

    莉特有些落寞地说道。

    「明年还有呀。」

    「明年也一起过吗?」

    「一起过啊。」

    「后年呢?」

    「一起。」

    「嘿嘿嘿。」

    莉特喜孜孜地笑著,搂住了我的脖子。

    然后她闭上眼睛,微微抬起下巴。

    「嗯~」

    这声音似乎在催促我。

    内心为莉特的可爱举动感到心跳加速的同时,我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双唇分离后,莉特露出幸福的笑容。

    我忍住想要二话不说再多吻她几次的冲动,从口袋拿出一个小盒子。

    「这是什么?」

    「礼物。」

    「给我的?我可以打开吗?」

    莉特退后一些以便接过盒子。

    在看到内容物之后,她扬声叫道:

    「项炼!而且这是钻石吧!」

    放在盒子里的是钻石项炼。

    炼子并非纯金打造,但这是以黄金为基底混合银和铜的玫瑰金。

    如同其名,铜色闪耀出近似粉红色的光辉。

    「炼子是请莫格利姆做的。」

    「但这个钻石……」

    「其实跟宝石兽交战的过程中,有颗宝石跑进了我的口袋。虽然其他宝石都变成铅块了,不过打倒宝石兽的时候,我和亚兰朵菈菈不是一起掉下悬崖了吗?所以这颗钻石就幸存了下来,没有变成铅。」

    莉特拿起项炼。

    「呃,那个,我曾经答应过总有一天要送你订婚戒指。现在做出这个就是我的极限了,但算是表明我的决心,之后一定会为你做出戒指的。」

    「所以是订婚项炼吗?」

    「嗯。」

    莉特把项炼递给我。

    难道她不喜欢吗?

    「帮我戴上。」

    「啊,好,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我将项炼扣在莉特的颈后。

    莉特的呼吸拂过我的脖子,让我内心充满害臊和怜爱之情。

    「好看吗?」

    「嗯,很适合你……真漂亮。」

    「讨厌啦!」

    莉特扑进我怀里,低著头像是想要遮住脸。

    「雷德你很贼耶!」

    「什么很贼……」

    「嘴上说下次再送我戒指却还准备了这种礼物,太贼了!我最喜欢你了!」

    莉特不断喊著「太贼了、太贼了」,并紧紧抱住我。

    「让我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这件事你得负责。」

    「什么负责,你想让我怎么负责啊?」

    莉特将嘴唇贴近我耳边。

    「……明天一起赖床吧?」

    她在我耳边细声说道,我身上顿时窜过一股令脑袋发麻的快感。

    「我觉得你也满贼的喔。」

    我不禁拥紧莉特感受著她的身体,打从心底感谢能和她共度这样的幸福日常。

    *    *    *

    冬至祭结束当晚,佐尔丹港区──

    喧闹的人群不是回家,就是找间酒馆享受庆典过后的时光。

    「呼,和贵族吃顿饭真是拖得又臭又长。」

    拄著拐杖走在夜路上的是「大魔导士」米丝托慕。

    「不过,料理倒是很好吃。没想到当初小不隆咚的威尔小弟如今成为将军了啊。」

    曾经大闹著要去王都加入巴哈姆特骑士团,让父母伤透脑筋的那个少年,现在是佐尔丹军的司令官。

    那纤瘦的身体完全长成具有威严的中年男性体格,从前总爱模仿骑士使用武人的用字遣词,现在也澈底变成贵族的口吻了。

    尽管如此,与她握过的那只手因为每天挥剑而变得厚实,那上面依稀残留著过去追梦少年说要成为骑士的影子。

    「不过这趟旅途还真是愉快呢。最近很懒得外出走动,没想到偶尔来佐尔丹看看居然能有那种特别的际遇。」

    然而──米丝托慕想到这里,用手扶著腰。

    「痛痛痛……本来以为腰腿够硬朗,结果爬完山就开始腰痛。」

    至于和宝石巨人以及祖各之间的交易,多亏有手腕高明的代理人帮忙处理,接下来只要她露个脸就大事底定了。

    「戈德温小弟从以前就很机灵,倒是适合做这种工作。」

    在夜风的吹拂下,米丝托慕往旅馆走去。

    她之所以选择港区的旅馆而非中央区,是因为走在中央区街上会一直被叫住。

    况且沉浸在往事的时候,边走边欣赏倒映于河面的月亮也不错。

    米丝托慕在无人的街道上走了一会儿。

    (有人在跟踪呢。)

    差不多再走十分钟就抵达旅馆之际,米丝托慕察觉到自己被跟踪了。

    附近只有孤零零一户小民居。

    从屋内没有亮光来看,居民应该是出门了。

    米丝托慕悄悄结印。

    将魔法保持在即将发动的状态,是米丝托慕最仰赖的拿手招数。

    (对方也发现自己行迹败露了!这股杀气,那家伙打算杀我吗!)

    米丝托慕隐居已久,万万没想到如今还会被盯上性命。

    即使如此,她依旧是身经百战的老练冒险者。

    她利用魔法保留对冲出来的歹徒发射强烈的闪光。

    如果对方有使用夜视技能,这道闪光就会造成晕眩。

    然而,歹徒毫不畏怯地举剑逼近而来!

    (闭著眼睛!心眼技能吗!这家伙的实力非同小可啊!)

    米丝托慕以左手结完印,释放出保持中的魔法。

    「雷电之刃!」

    米丝托慕手中出现一把长达三公尺的巨大闪电剑,贯穿了袭击过来的歹徒。

    只见歹徒变成黑炭,嘶嘶地冒著烟倒下。

    「我知道后面还有!」

    她一边转身,一边用雷电之刃横扫从背后冲来的两个歹徒。

    但雷电之刃挥空了。

    (竟然能及时躲开吗!)

    跳起来的歹徒从上空举剑朝米丝托慕挥落而下。

    「魔力解放!」

    米丝托慕这么一喊,雷电之刃便膨胀爆炸。

    猛烈的闪电以雷电之刃为中心迸发出来破坏周遭。

    正要一剑挥落的歹徒在极近距离下直接遭到爆开的闪电击中,倒在了地上。

    米丝托慕的厉害之处,在于她控制魔力的方法丰富多样。

    她单凭一招上级魔法可以发展出五花八门的效果,例如用于偷袭或牵制的魔法保留,以及对发动中的魔法解除控制来引爆能量的魔法解放等,并以此战胜无数对手。

    「纵使上了年纪,但不愧是传说中的海贼。两个人就这样被干掉了啊。」

    闪电的爆炸结束后,最后一人落地这么说道。

    「你知道我的过去吗?」

    最后一名歹徒理应也被卷入了闪电的爆炸中,然而看起来却毫发无损。

    额上沁出的汗水惹恼了米丝托慕,只是她连擦汗的空档都没有,一直举著拐杖。

    (那个男人的表情还真是从容啊,看著就火大!但我的魔力还没恢复,已经用不了上级魔法了。这下该怎么办呢?)

    她没在佐尔丹见过那个男人。他是加护等级很高的战士。

    双方早已处在剑的攻击范围内,就算能使用上级魔法,这个距离对魔法师还是很不利。只见男人自认胜券在握地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就在此时──

    「荆棘捆缚!」

    「什么!」

    无数荆棘捆住了男人的身体。

    「这人可是我的朋友。」

    从暗处现身的亚兰朵菈菈这么说著,瞪著那个男人。

    「……我可没听说还有你这样的家伙在啊。」

    「你这么说也只会让我感到困扰而已。」

    「确实啊!武技:火遁!」

    火焰包覆住男人的身体,把荆棘焚烧殆尽。

    「喝啊!」

    随著一声吆喝,这次引发了火焰爆炸。

    等爆炸散去,那个男人和倒下的歹徒们都消失不见了。

    亚兰朵菈菈原本想追上那些歹徒,但现在米丝托慕更重要。

    「没事吧?」

    「竟然被你给救了啊。」

    亚兰朵菈菈和米丝托慕警戒著周遭,不过歹徒们似乎已经远远逃走了。

    「那些家伙是什么来历?」

    「不晓得,我也是突然遭遇袭击,根本一头雾水。」

    「没有任何头绪吗?」

    「我虽然是佐尔丹前市长,但早就隐居了。现在才来取我的项上人头,又有什么意义呢?」

    米丝托慕耸耸肩。

    听到这番话,亚兰朵菈菈的秀眉抽动了一下。

    「米丝托慕,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在找你。」

    「找我?」

    「话先说在前头,我把你当作朋友来看待。」

    「这还真令人开心。」

    「我想成为你的助力。毕竟之前给你添不少麻烦,还欠下了人情。」

    「讲话真是兜兜绕绕的啊。所以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米丝托慕定定地盯著亚兰朵菈菈的眼睛。

    亚兰朵菈菈没有移开视线,用清澈的眼眸直勾勾地回看米丝托慕。

    「你对付流星时施展的恶魔炽焰,是魔王军的上级恶魔才会使用的黑暗魔法。」

    「……这个大陆上竟然有人知道那个魔法啊?」

    「由于战争的缘故,现在跟上级恶魔交手过的人也愈来愈多了。」

    「那我可得小心些才行了。」

    米丝托慕泛起苦笑。

    见状,亚兰朵菈菈正色问道:

    「米丝托慕,你的来头不只是边境的英雄吧?」

    「…………」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米丝托慕用手抵著下巴,静静地陷入沉思。

    亚兰朵菈菈并未催促,只是等待米丝托慕对自己寄予信任。

    不同于放下英雄身分过著慢生活的雷德等人,亚兰朵菈菈现在依然是个英雄。

    为了雷德等人深爱的佐尔丹以及眼前这位谜团重重的新朋友,亚兰朵菈菈只身在一年当中最为漫长的冬夜展开了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