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幕间 四十五年前的青春
    四十五年前──

    纵使煽动整个大陆的哥布林一齐暴动的伟大哥布林王穆尔加尔加遭到巴哈姆特骑士团讨伐,哥布林军的余党依旧在大陆上到处作乱。

    与阿瓦隆尼亚王国军交战后落败的哥布林们接连逃窜至边境。

    和平的佐尔丹也不例外,接二连三逃到这里的哥布林军残兵败将们化身山贼,让佐尔丹的治安沦为史上最差的惨况。

    年轻的冒险者迦勒汀和席彦正在对抗十几只哥布林。

    「喂,席彦!卫兵还没来吗!」

    迦勒汀喊道。哥布林们拿著长枪、剑、弓,还穿著盔甲,实力明显与平时在佐尔丹遇到的哥布林不同。

    哥布林们在数年间的战争与掠夺中提高了加护等级,连C级冒险者迦勒汀和席彦都被迫陷入苦战。

    「噫哈──!」

    哥布林们吼叫著发动袭击。迦勒汀挥动手中的战锤,敲碎了最先朝他扑过来的哥布林脑袋。

    第二只哥布林则用戴著臂铠的左手揍过去,接著用战锤顶起第三只哥布林的下巴,再用左腋夹住第四只的长枪之后,迦勒汀终于停下动作。

    一把哥布林长枪刺了过来,他的思绪有一瞬间因为恐惧死亡而冻结。

    「次元瞬移!」

    迦勒汀的身影一阵晃动后消失。

    接著,他出现在后方约十公尺远的地方。

    「随吾之真言前来吧!破邪显正的风刃!疾刃飓风!」

    而后,席彦以魔法射出风刃,趁哥布林们畏惧时拉起迦勒汀的手。

    「先撤退吧!」

    「唔!」

    这里的哥布林不过是一支部队。虽然总数不明,但有消息指出超过一百只──不该在这种时候拚命。

    「这些家伙……竟敢把我们的国家──!」

    这种危机与佐尔丹格格不入。佐尔丹应该是一个更和平、悠闲且无聊的地方才对。迦勒汀因愤怒而颤抖著。

    然而,情况很绝望。对手虽说是余党,却是和中央的精锐走龙骑士们交手过的哥布林士兵,一直活在和平世界的佐尔丹士兵们根本敌不过。

    见到佐尔丹当时的B级队伍败给哥布林、脑袋还被哥布林们挂起来当作战旗之际,佐尔丹或许就已经输了。

    明明村落遇袭,佐尔丹军却不愿出城。大家都很害怕。

    「迦勒汀,我们没有援军。」

    「你说什么!纵使是精兵,但也就一百只左右而已啊!区区一百只哥布林就灭得了佐尔丹吗!」

    「它们是在历史的中心奋战过来的真正恶徒。就凭我们这种连历史书的角落都不会提到的配角实在是……」

    冒险者迦勒汀和席彦为了拯救遇袭的村落,凭著年轻人的一腔热血冲到城外,打算将村子的战士们集结起来,带著人们逃到渔村寻找安全的地方避难。

    由于哥布林们没有船,只要逃到海上就安全了才对──这就是迦勒汀他们的计画。

    但到最后,他们只救下两个村子。后来便遭到哥布林们阻挠,两人如今正在逃回来的路上。

    然后──

    「!!!」

    席彦发出绝望的悲鸣;迦勒汀也怔怔地伫立在原地。

    他们眼前是熊熊燃烧的村庄。那样的大火,足以烧尽他们两人拚命救回来的村民。

    「住手啊啊啊啊啊啊!」

    迦勒汀咆哮起来,握紧战锤冲了出去。

    必须阻止迦勒汀才行。现在过去是自寻死路。

    然而回过神时,席彦自己也冲了出去。面对逐渐逝去的无辜生命,席彦的「僧侣」加护促使他迈出了步伐。

    于是,二人就这样前往死地。

    迦勒汀和席彦为了能多救一个人而攻击那些哥布林,但很快就遭到它们重重包围。

    「混帐!」

    才刚脱离少年阶段的迦勒汀流下不甘心的泪水,怒目瞪著周围的哥布林。

    但已经没有胜算了。这里的每只哥布林都跟迦勒汀他们一样强。

    两人都做好觉悟,要死也得拉一个当垫背。

    就在此时──

    「极地之风啊,夺命寒气啊!狂风呼啸!冰雪风暴!」

    猛烈的寒冰魔法将火焰连同哥布林们一起吹飞出去。

    迦勒汀等人停下冲刺的脚步,没意会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等急冻的暴风雪平息之后,两人终于看清楚来者的模样。

    「给我上!」

    她大喊道。多达二十名拿著短弯刀的强壮海贼们冲向了被冰魔法吹得东倒西歪的哥布林们。

    一艘帆船停在沙岸,甲板上的海贼举弓接连射穿哥布林们。

    挺身拯救佐尔丹脱离哥布林威胁的,是统率一群法外之徒的美女海贼。

    哥布林们转眼间被斩杀殆尽,女海贼走向迦勒汀和席彦。

    「你们是这里的冒险者吧!从身上的伤就看得出来你们是一路英勇奋战过来的!」

    女海贼朝两人伸出手。

    「我有和哥布林王的军队交手的经验!接下来只要兵力足够,我就绝不可能输给区区哥布林!」

    「你说兵力!」

    「带我去佐尔丹!由我来指挥!以我的船轩辕十四号起誓!我米丝托慕定将哥布林赶尽杀绝!」

    米丝托慕脸上泛起海贼特有的狰狞笑容。

    年轻的迦勒汀和席彦尽管困惑,仍深深为这名女海贼的美貌所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