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幕间 流放王妃米诗斐雅的故事
    五十年前,维罗尼亚王宫──

    年轻时的米丝托慕──米诗斐雅公主身著美丽礼服,在大厅的中心翩翩起舞。她的舞伴是一名金发青年,穿著灿烂耀眼的贵族华服,温文尔雅的举止吸引了大厅内所有人的目光。

    跳完一曲,青年在管家的呼唤下离开。

    「哎呀,皇姊。」

    另一名女子随即上前向米诗斐雅出声打招呼。

    她和米诗斐雅长得很像,但眉目较为柔和。

    相对于米诗斐雅那样享负盛名的美貌,她的美就像一朵人见人爱的小花。

    「蕾诺儿。」

    「彼特洛先生的舞技很棒吧?我和他跳舞的时候也觉得很愉快呢。」

    「是啊。不过,个性是优柔寡断了些。彼特洛先生毕竟是维罗尼亚王室旁系成员,真希望他在其他贵族面前可以展现出更多威严。」

    「皇姊直到现在还是没变呢。女性可是衬托男性的存在喔?」

    「如果父王没有生下继承人,王位就会由彼特洛先生继承。现在维罗尼亚需要的是强大的君主。身为贤妻不就应该为此扶持、引导丈夫吗?」

    「哇!竟然现在就在谈论丈夫会继位的事了!皇姊还真是野心勃勃呢。」

    蕾诺儿稍微提高音量说道。周围的贵族纷纷往米诗斐雅侧目。

    「哎呀,是我失礼了。」

    蕾诺儿佯装无辜地道了歉。她的表情充满恶意地扭曲著。

    「不愧是『大魔导士』大人呢,和我这种『斗士』就是不一样……不过,我很庆幸自己是『斗士』的加护哟。毕竟花儿是需要呵护的吧?『斗士』的固有技能是单纯的能力强化,冲动也很小,像这种能够让人专心保养身体的加护可不多呢。」

    「比起需要呵护的花朵,我更想成为可以治病的药草。」

    米诗斐雅坚定地回道。蕾诺儿用扇子掩嘴偷偷笑著。

    「太了不起了。和皇姊聊天真是一件乐事。皇姊要是离开王宫的话,我可是会很寂寞呢。」

    「我也想再多教你一些事啊。」

    维罗尼亚国王站到台上,似乎有事情要宣布。

    彼特洛站在他身边,周围的贵族们则献上了掌声。

    「身为维罗尼亚的国王以及在场诸位的盟主,我很高兴能与大家一同庆祝这值得纪念的日子。」

    掌声再次响起。米诗斐雅注视著台上,脸上浮现又是欣喜又是忧郁的复杂表情。

    然而,这个表情在她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崩坏了。

    「肩负著我深爱的维罗尼亚诸君,在今天这个场合,我希望你们能担任我的爱女蕾诺儿•渥夫•维罗尼亚与我亲爱的忠臣彼特洛•渥夫•札奇宣誓结婚的见证人。」

    整个会场鸦雀无声。接著,人们困惑地交头接耳了起来。

    「陛、陛下……是蕾诺儿殿下吗?不是米诗斐雅殿下?」

    「是的。我并没有说错,正是蕾诺儿和彼特洛。」

    米诗斐雅难以置信地盯著台上二人,看到彼特洛在台上展现天真无邪的笑容,她这才理解发生了什么事。

    米诗斐雅脸色苍白地握紧双拳。

    「此外……」

    接著走上台的是欧思罗公爵,维罗尼亚的贵族们见状都别开了视线。

    「我女儿米诗斐雅的才能,获……获得了、我、最为信赖的……欧思罗公爵的高度赞赏。」

    维罗尼亚国王难掩不甘心,嗓音颤抖了起来。他的脸上沁出汗水,双目充血。

    这张表情是他身为统治维罗尼亚王国的君王所能做的唯一抵抗。

    国王不停称赞著欧思罗公爵。

    最后他这么说道:

    「我要将我的女儿米诗斐雅许配给欧思罗公爵,希望诸位能与我一同分享这份喜悦。今天是值得庆祝的日子。」

    「可、可是陛下,欧思罗公爵已有正室夫人了呀。」

    一名老贵族战战兢兢地说道,周围的贵族也纷纷点头。

    欧思罗公爵阴恻恻地笑著,代替维罗尼亚国王回答这个问题。他笑的时候还露出被蛀黑的牙齿。

    「我会将米诗斐雅殿下纳为妾室。」

    「岂、岂有此理!」

    大概是忍无可忍了,老贵族喝斥:

    「米诗斐雅殿下是维罗尼亚王室的第一公主啊!此、此等暴行,即使是公爵……」

    「有什么问题吗?」

    贵族们哑口无言。见到他们的反应,欧思罗公爵满意地点点头。

    对于这种连藉口都不找的公爵,贵族们有股维罗尼亚王国气数将尽的预感。

    尽管维罗尼亚王国现在是赫赫有名的大国,但短短五十年间就衰弱至此。舞会结束后,米诗斐雅无力地坐在自己房间的椅子上,这时蕾诺儿出现在她面前。

    蕾诺儿面带笑容,眼中充满胜利的骄傲。

    「恭喜订婚。祝你幸福喔……苦苦的药草小姐。」

    *    *    *

    外头传来海鸥的叫声。

    这里是船上的客舱。

    米诗斐雅出嫁所使用的船是一艘单桅旧式帆船。欧思罗公爵的使者就用这么一艘简陋的船来迎接米诗斐雅公主。

    船随著海浪的起伏发出嘎吱声,船舱微微晃动著。

    米诗斐雅穿著昂贵的白礼服,悲伤地垂头坐在客舱内的椅子上。

    到头来,她即使倾尽了一切,也没办法推翻即将被纳入欧思罗公爵后宫的屈辱。

    如果这么做对维罗尼亚王国有帮助,米诗斐雅并不吝于牺牲自己。

    然而,这桩婚事造成维罗尼亚王国威信扫地,只不过是向周边诸国说明维罗尼亚王国有多脆弱而已。

    这个曾经匹敌阿瓦隆尼亚王国的大国已经快走到尽头,任谁一定都会这么想。米诗斐雅强忍著眼泪不哭,但若不咬紧嘴唇感觉情绪就会崩溃。

    「拜托了……谁来救救我。」

    米诗斐雅双眼泫然欲泣,当她轻声吐露出这句话之际,外面忽然一阵骚动。

    男人们的怒吼响起,夹杂著金属碰撞声。

    米诗斐雅察觉情况有异,便拿起斜靠在房间墙上的魔杖。

    一会儿后,房门被粗鲁地打了开来。

    「哦?」

    出现的男人这么说道。

    他脸上有无数伤疤,眸光锐利,表情洋溢著自信。

    这个男人与米诗斐雅以往见过的维罗尼亚贵族们完全不同。

    「这艘船上最值钱的财宝果然是你啊。」

    「你这海贼想做什么!明知这艘船上有王族还敢这样作乱吗!」

    「王族?哈!把公主卖给公爵当爱妾的王族有什么威势可言啊?」

    海贼如此嘲笑著,米诗斐雅的脸庞因耻辱而涨红。

    「住口!就算现在充满耻辱地趴在地上,我有朝一日必定夺回维罗尼亚王国!欧思罗公爵的家族实力雄厚,只要能博得他的欢心,让我的孩子继承他的几块领地……」

    「凭妾室的身分不太可能吧?那老头只是个色鬼而已,并没有特别喜欢像你这样勇敢的女性。他感兴趣的……」

    海贼走近米诗斐雅,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胸部。

    「呀啊!」

    米诗斐雅吃惊地用双手护住胸部。

    「只是这个罢了。」

    见米诗斐雅怒瞪过来,海贼轻轻吹了声口哨。

    「你不想过著后宫生活吗?可以享尽荣华富贵喔。」

    「我是公主,为这个王国而活,为这个王国而死,我就是为此而诞生的!」

    「活得还真不自由啊。」

    「区区海贼又怎会懂王族的生存之道!」

    海贼勾起一抹坏笑。

    「说得对,我对王族的这种生存之道很有兴趣。如何,不然你来教教我吧?」

    「你在说什么……」

    「你是我见过最棒的财宝,让给公爵那种货色实在太可惜了。」

    「呀啊!」

    「你就由我收下了。毕竟我是海贼嘛。」

    「你、你这人!」

    「放心,你不用放弃你的梦想……我会称王。」

    「称王……?你究竟在说什么……」

    「我的加护是『帝王』。这可是相传只有初代阿瓦隆尼亚国王才有的稀世加护。」

    葛杰李克拉起米诗斐雅的手,打开了船舱的门。

    迎面扑来一股海风的味道。

    「我名叫葛杰李克!没有姓氏,也不知道父母长什么模样,就只是葛杰李克!但我会成为维罗尼亚的国王!」

    「咦?呃……」

    「公主殿下!我要你成为我的左右手!指点我本人──海贼葛杰李克身为君王的生存之道!而我会为你重振维罗尼亚,壮大到无须再把那些混蛋贵族放在眼里的地步!」

    海贼霸王葛杰李克──后来的维罗尼亚国王用力拉著米诗斐雅的手臂走了起来。虽然一开始脚步踉跄,米诗斐雅随即靠自己的双腿紧跟在葛杰李克后面。两人穿过狭窄船舱的门扉,走到宽阔的外头。

    「帝王」的加护。根据纪录,仅初代阿瓦隆尼亚国王曾持有此加护。

    论稀有度,恐怕在「勇者」之上。

    传闻中,阿瓦隆尼亚人的祖先是遭到前代勇者之子统治的盖亚玻利斯王国放逐的贵族及其家臣。

    当时他们被放逐到荒凉无比的边境地区,连一个村落都没有。

    于是,他们召集人手,开拓未开垦的大地,时而对抗来袭的魔物,最后成为建立阿瓦隆尼亚王国的大英雄。

    在这个人生取决于加护的世界,葛杰李克生来注定要称王。

    *    *    *

    「每个人都有份,可别偷拿啊!」

    「是,大小姐!」

    从礼服换成轻便海贼服的米诗斐雅拿著魔杖向海贼们下达命令。她的魔杖不是以往用的那支,而是加工得又细又尖的金属杖,也可以当刺突剑用。她的腰间还佩带著收纳魔杖的护鞘。

    海贼遵照米诗斐雅的命令,从敌船搬走掠夺品。

    「你已经习惯做海贼这一行了嘛。」

    葛杰李克身旁站著一名长耳朵的独眼高等妖精──黎琳菈菈。

    「黎琳菈菈大人来了啊。」

    「别叫什么大人,直呼黎琳菈菈就行了。」

    似乎是受到两人的笑容感染,米诗斐雅晒黑的脸上也漾起笑意。

    *    *    *

    暗黑大陆西岸港口──

    葛杰李克等人袭击了这个住著大胡子矮人和獠牙兽人的港口。这里有形形色色阿瓦隆大陆看不到的武具、兵器及魔物。

    像鞭子一样柔韧有弹性的薄刃刀剑、引爆炼金术炸药将船锚钉进去的锤子,以及将锁链安装在巨人头盖骨上的奇怪武器。

    矮人的机械弓只须扣下扳机就能连射箭矢,朝海贼们袭击而去。

    海贼们展开激战、四处奔走,然后扛著财宝掀起欢呼。

    无数身影朝搭船逃往海上的葛杰李克跳了过来。

    「右满舵!全速前进!」

    葛杰李克喊道。

    在空中飞舞的是风之四天王甘德鲁麾下的精锐飞龙骑兵。

    「船长!我们好像不该对魔王军的物资出手啊!」

    「蠢东西!身为海贼还怕魔王像话吗!」

    他的背后传来强烈闪光和爆炸声。

    「哇啊啊啊啊啊!」

    海贼惨叫起来。船队中的一艘船遭到雷鸣缠绕的暴风枪贯穿,一分为二沉入海底。

    「暴风枪!是谁干的!」

    「是我。」

    右手抓著闪电的白发风恶魔骑在飞龙上,居高临下地看著海贼们答道。

    「那是和四天王甘德鲁同族的将军!连上级恶魔都来了吗!」

    黎琳菈菈叫道。她在战火中失去自己的船后,便来到葛杰李克的船继续从事海贼的勾当。

    恶魔再次变出巨大的暴风枪。

    「这艘船还真是老旧啊,该不会是从博物馆里偷来的吧?住在荒野的放逐者吗……你们究竟是发了什么疯才敢来动我们的仓库?」

    「少啰嗦!财宝摆在眼前却吓得逃走的家伙哪配当海贼啊!」

    「凭这种船还敢自称海贼?愈来愈莫名其妙了。不过算了,反正你们横竖都得死在这里。」

    「混、混帐!有种下来和我一决胜负啊!」

    尽管葛杰李克叫骂著挥动军刀,但风恶魔毫不放在眼里地丢出了暴风枪。就在这一瞬间──

    「操控之风!」

    米诗斐雅结印发动魔法。包围著暴风枪的风不自然地扩散开来,往船帆凝聚成强力的顺风。

    「什么!」

    恶魔的表情首次出现变化。

    暴风枪会追踪目标。面对这招必杀魔法,米诗斐雅以能够控制风的中级秘术魔法「操控之风」来对抗。

    当然,即使控制住风也无法阻止暴风枪。不过,她可以操纵暴风枪所产生的风,使其化为船的推进力。

    暴风枪一逼近,船便加速驶离。海贼船将暴风枪和恶魔一起甩在了后头。

    「呀呼──!」

    葛杰李克大声欢呼。然而,风力过强造成桅杆弯曲,嘎吱嘎吱地发出不祥的悲鸣。

    「船长!再这样下去桅杆会断掉的!」

    一名海贼一脸快哭地这么说道。葛杰李克却勾起嘴唇,朝桅杆踹了一脚。

    他对脸色发白的海贼们付之一笑,然后大声嚷嚷:

    「你可不准断掉啊!既然是我的船就给我展现出毅力!」

    「太胡闹了吧。」

    米诗斐雅傻眼地说道。

    「胡闹不就是海贼每天的家常便饭吗!咯哈哈哈哈!」

    「……说得也是。」

    明明置身危机,米诗斐雅却也跟著葛杰李克笑了起来。

    「本来是要你教我怎么当王的……没想到反倒是你先学会怎么当海贼了啊!」

    「这全都要怪你啊,葛杰李克!……你可得负起责任喔。」

    听到米诗斐雅这么说,葛杰李克咧开大嘴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