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章 狼莉特与月夜
    隔天──

    我们离开了米丝托慕婆婆居住的村子。

    由于少了三头走龙,剩下的那头就让席彦主教骑,而莉特召唤出精灵巨狼跟媞瑟一起骑,至于我则用跑的。

    虽然不想让别人看到我全速奔跑的模样,不过莉特施展「狼拟态」以狼的感官能力来警戒周遭,所以不用担心这一点。

    我们在上午抵达佐尔丹,回家换下脏掉的衣服后去找露缇。

    「哥哥,欢迎回来。」

    不知为何,露缇坐在市长的椅子上。

    真正的市长特涅德则坐在左边的秘书座位上,默默处理著文书工作。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很多事需要仰赖露露小姐的指示,就乾脆先让露露小姐处理完后我再做确认,这样比较方便。」

    特涅德市长笑著说道。

    「不过,不用连市长的座位都让出来吧?」

    「这栋建筑是以市长座位为中心设计人流路线。虽然秘书座位和市长座位非常近,但我现在坐那里并不合理。」

    市长整理文件后站起身。

    「报告的内容我也可以听吗?不方便的话,我先离席一下。」

    「我希望市长留在这里听报告。」

    露缇叫住市长。

    「这样啊,那我便同席吧。」

    说完,市长坐了下来。

    市长是为了方便露缇发挥而主动回避,但他看来并不是把事情都丢给露缇解决。

    他不断在思考最妥善的方法,并在同时强化露缇的职务。

    我对特涅德市长的评价大幅提高了。

    市长作为政治家的能力绝对比不上萨里乌斯王子和黎琳菈菈。

    然而,他能够坦然面对自己做不到的事,有自觉但又不会放弃思考。

    如同庆幸这种局面下的佐尔丹有露缇,我认为由特涅德担任市长也是件幸运的事。

    露缇似乎和我一样对市长抱持很好的评价。

    纵使佐尔丹是缺乏军力和经济力的边境国家,这里依然有各种杰出人才。

    「萨里乌斯王子寻找的人是米丝托慕婆婆……」

    莉特正在向露缇和市长回报情况。

    露缇脸色平静地点点头,市长则震惊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他不停用手帕擦拭冒汗的额头。

    市长果然给人一种靠不住的感觉。不过他还是听到了最后,没有逃避。

    强大的人当然不会逃避。然而,市长只是边境的政治家。明明被卷入自己无从应付的斗争,却还是坚定不移地努力想对策。

    佐尔丹是一座好城市,我再次体认到选择来这里真是太好了。

    「哥哥觉得该怎么做?」

    听完报告后,露缇这么问我。

    「这个嘛……要保护佐尔丹和米丝托慕婆婆的话,我想还是去和黎琳菈菈交涉交涉比较好。」

    「嗯,我也这么觉得。虽然黎琳菈菈的目的跟打算将米丝托慕婆婆带回维罗尼亚王国的王子背道而驰,但她的重点是不让萨里乌斯王子见到米丝托慕婆婆。」

    「顺利的话,应该能在双方都没有损害的情况下达成交涉。」

    「但我们不能立即行动。一旦发现秘密暴露,黎琳菈菈会转而铲除所有相关者。」

    「这个可能性很高……所以暂时还是先静观其变吧。」

    「失去了流浪刺客和部下,黎琳菈菈想必很著急。下次她也会主动出击。」

    「想来就尽管放马过来,是这个意思对吧?」

    莉特说道。

    不要抗拒被攻击,要保持反击取胜的心态──这是剑术心得之一。

    「米丝托慕婆婆的存在并不是佐尔丹的弱点,而是恰好相反。萨里乌斯王子和黎琳菈菈也受制于米丝托慕婆婆的存在。只要我们耐心等待,他们一定会露出破绽。」

    「嗯,就这么办吧。」

    露缇听到我这番话,为彼此想法相同而开心地点点头。

    「……这样啊,不用将米丝托慕大师交出去了吗……太好了。」

    听到露缇的结论,特涅德市长喃喃吐露道。

    这句话充满了安心感,以及胜过在场每一个人的喜悦。

    这里果然是一座好城市。

    *    *    *

    隔天早上,露缇慌忙跑来找我,说是有急事。

    我立刻换好衣服,和她一起奔跑赶路。

    我们前往的地方是露缇的药草农园。

    「雷德先生。」

    媞瑟在温室旁边朝我挥挥手,但看她的眼神就知道情况不乐观。我和露缇马上进入温室。

    「哥哥,怎么办……」

    露缇不安地揪著我的袖子。站在我身边的并不是曾经作为「勇者」、被迫拥有完美精神力的少女。

    露缇如今是一个会自然而然地为眼前景象感到心痛的少女。

    「唔嗯……」

    我观察著软瘫在地上的灰色海星草嫩芽。

    这里是露缇的药草农园中,用来培育灰色海星草的温室一角。

    灰色海星草的芽很脆弱。本来根部必须牢牢扎入地面,让芽笔直地长出来才行。

    但是,它现在枯萎了。

    「为什么会这样?」

    「是霉菌。」

    听到露缇的问题,我便用铲子挖起土壤给她们看。

    仔细一看就能明白,地面以下数公分的土壤都变黄了。

    「颜色变了。」

    露缇和媞瑟凝神细看铲子里的土壤。

    「这是冷霉菌,一种吸收周围热量作为营养的霉菌。」

    「这个我在洞窟和遗迹里看过,但那些地方的更大片。」

    「毕竟在冒险中会引起问题的只有大量繁殖的菌落嘛。」

    冷霉菌是遍布大陆的霉菌之一。

    这种特殊霉菌具有吸收周围热量进行繁殖的特性,以直径超过一公尺的菌落而言,侵入地盘半径十公尺的热源──多半是生物会被它们迅速吸走热量。

    其威力相当惊人,加护等级较低的人类甚至会昏迷三十秒左右。

    由于会感觉到强烈的寒气,大部分的情况下只要立刻离开、暖和身体就不会有事;若是处于出血导致体力下降的状态,便可能成为致命伤。

    「在人类生活的地方通常不会长成太大的菌落,不过这种温暖的土壤里也会孳生出少数。」

    就是这种冷霉菌让土壤温度下降,造成露缇的灰色海星草的芽变成这副模样。

    「为什么会有冷霉菌……」

    「本来就潜藏在土壤里了吧。冷霉菌一般在冬天期间的数量会减少到不构成妨碍的程度,我想是建立温室后它们便开始繁殖了。」

    该说是不走运吗?

    不过,改变农地的利用方法时,本来就会遇到许多超乎预期的问题。

    最初的第一年想必还会出现形形色色的问题。

    「…………」

    露缇难过地垂下头。

    「好啦,幸亏露缇即早发现,现在还来得及处理。」

    「处理?有办法救活吗?」

    「是啊。虽然差点就来不及了。」

    冷霉菌很麻烦,不过目前看起来并没有繁殖太多。而且相较于直接寄生在植物上引发问题的霉菌,只要消灭冷霉菌并提高土壤温度,作物就能恢复正常。

    多亏这次露缇今早发现就马上告诉我,现在还来得及处理。

    「事不宜迟,我去准备消灭冷霉菌的药。」

    「嗯!」

    药草农园交给媞瑟,我和露缇立即动身去买必需品。

    *    *    *

    将药剂分几次溶入水中再洒进土里,然后检查土壤内的情况。

    过程相当顺利。冷霉菌本来就不是生命力非常强的霉菌,明天早上应该就能全部消灭了。

    「明天确认土壤中没有残留的冷霉菌之后,要铺上网眼大一点的布藉此提升土壤的温度。」

    「好。」

    露缇在胸前握紧双拳答道。那张表情带著坚定的决心,她是真的很想拯救这些小小的药草嫩芽吧。

    讽刺的是,露缇过去作为「勇者」时不会有这种感情。

    「真亏你能注意到呢。」

    「嗯。」

    我作势要抚摸露缇的头。

    「噢!」

    但手伸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我直到刚才还在做农活,手上沾满了泥土。可不能用这种脏手去碰露缇那头漂亮的蓝发。

    「唔。」

    露缇看到我停下手,便噘起了嘴巴。

    接著,她将双手放在我的手上,拉起我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头顶。

    「会弄脏耶。」

    「没关系,等一下就要洗澡了。」

    说完,露缇用脑袋蹭了蹭我的手,彷佛在确认掌心的触感。

    我不禁笑了笑。

    「好吧。这次你很努力了,你永远都是我最自豪的妹妹。」

    我这么说著,然后小心地抚摸她的头,以免弄得太脏。

    「嗯,我是哥哥最自豪的妹妹。」

    露缇嘴角微微上扬,欣喜地绽出笑容。

    看到妹妹这么可爱的表情,我突然涌起一股想要紧抱住她的冲动,不过还是用力克制住了。

    *    *    *

    离开温室后,照料完其他药草的媞瑟正坐在地上喂忧忧先生吃虫饵。

    「辛苦了……已经没问题了吗?」

    「嗯,毕竟发现得及时。有几株芽可能不行了,但大部分应该都能活下来。」

    「太好了。」

    媞瑟松了口气。

    忧忧先生也感到安心似的摊开腿,全身无力地趴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我笑出了声。

    「忧忧先生好像很在意自己没有发现冷霉菌在繁殖,说是明明只要走过土壤就会立刻发现这个问题。」

    如同媞瑟所说,忧忧先生正垂著头,看起来有点难过。

    「原来是这样,那以后也麻烦忧忧先生帮忙管理农园比较好吧。」

    的确,应该没有农民能像忧忧先生这样贴身感受土壤的状况。

    听我这么说,忧忧先生便站起来,像是在表明自己会加油似的举起前脚。

    「雷德先生。」

    媞瑟站起来,直勾勾地注视著我的眼睛。

    「在认识你们之前,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过著这种天天与土为伴的宁静生活。敌船就近在眼前,换作以前的我根本不会有做这种事的心情,搞不好会二话不说就去暗杀萨里乌斯王子。」

    尽管语气半带玩笑,但媞瑟有心要做的话,这种事大概易如反掌吧。

    媞瑟的表情一如既往地内敛含蓄,只是稍微弯起了眼睛。

    「我现在很快乐。」

    「这样啊。」

    见到那张平时只有细微情绪波动的脸上浮现温和笑意,我也跟著露出了笑容。

    媞瑟也是重要的朋友。

    *    *    *

    中午,我让莉特暂时顾店,自己去亚兰朵菈菈那里一趟。

    「雷德!」

    亚兰朵菈菈远远看到我便挥了挥手……才怪,她一直线地冲了过来。

    「你来啦!」

    她猛扑过来抱住我。

    我一边扶住亚兰朵菈菈一边苦笑。

    「啧!雷德这家伙……」

    周遭的工人都在用可怕的眼神看我啊!

    你们误会了,和高等妖精成为朋友本来就会有过多的肢体接触,我们绝对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啦……

    我的心声没有传达给任何人,就这样消失在佐尔丹的天空之中。

    好不容易拉开亚兰朵菈菈之后,我终于能环视周遭。

    「椰树的情况怎么样?」

    亚兰朵菈菈挺胸答道:

    「放心吧,每棵树都精力充沛哟。采得到的椰子足以制作好几个月份的油。佐尔丹的大家虽然爱偷懒,但不会质疑我的指示,而且看来都有老实地照料椰树和遵照做法,所以这方面也没有问题!」

    「太好了!亚兰朵菈菈,谢谢你!」

    「不客气,我很高兴能帮上雷德的忙喔!」

    关于用来制油的椰子要如何采摘及椰树的照料问题,亚兰朵菈菈的知识和技术果然比中央的植物学家还要丰富且正确。

    她调查过要从哪棵树采下多少椰子,写成一份任何人都看得懂的计画表。

    「呵呵呵!」

    亚兰朵菈菈开心地笑著。

    「这还是你第一次拋开战斗和冒险,只向我打听照料植物的问题哟。」

    「毕竟我在来到佐尔丹之前,每天都过著打打杀杀的生活啊。」

    「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我一直很想和你一起培育草木呢。」

    亚兰朵菈菈环抱住我的脖子。

    近在眼前的她凝视著我,然后微微一笑。

    「等黎琳菈菈的事情解决后,我们一起种花吧。和你一起种的花一定会绽放得非常漂亮。」

    说完,亚兰朵菈菈在我的脸颊上印下一吻,然后回到了工人们那里。

    「种花啊……亚兰朵菈菈也爱上佐尔丹了吧。」

    我笑看著她的背影。

    ……四周的视线太可怕了,于是我决定去炼油厂。

    说是炼油厂,其实就只是个遮阳棚罢了。

    工人们正吹著风,发出「喀哩喀哩」的声响从椰子提炼出油。

    由于配方是我研发出来的,所以巡视的时候也顺便对几个人提了些建议。

    「看来这边也没什么大问题。」

    巡视了一圈,大家都很认真在做事。

    明明顶著寒冬的天空,他们却展现出不像佐尔丹人的拚劲。

    「要是平时也这么认真……不,这样会喘不过气。」

    「对啊,我也这么认为。」

    传来一道赞同我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发现是之前在商人公会交谈过的商人。

    他似乎是商人公会派来视察情况的。

    「这边的生产作业才刚开始而已。大家在对工作感到新鲜的时候都会做得很认真,但过了一个月习惯后就会开始偷懒了吧。」

    「哈哈!真令人伤脑筋……确实是佐尔丹的作风。」

    我握住商人伸出来的手。

    「已经上市试卖几十桶了,评价很不错。因为没有鱼油那种腥臭味,还有人希望今后也能从这里订购椰子油呢。」

    「那真是太好了。」

    「如此一来,即使与维罗尼亚之间的问题久悬不决也不用担心物资不足了吧。流通中断对商人而言是生死攸关的问题。不过,只要有商品可以卖就能解决了。」

    「但收入还是会减少吧。」

    「这部分会用公会的补助金来调整,尽可能避免走到停业那一步。」

    明明在这次骚乱中的损失最为惨重,商人的表情却很愉快。

    「这全都是雷德先生和莉特小姐的功劳,谢谢你们。」

    商人单纯是将我当作佐尔丹的药店老板雷德表达感谢,而不是腰悬佩剑的吉迪恩。

    我不由得感到非常开心。

    *    *    *

    后来,我回到了店铺。

    只剩零零散散的客人上门,我一边和他们闲聊,一边悠闲地卖著药。

    尽管害怕维罗尼亚的军船,但也许该庆幸佐尔丹人「明天总会有办法」的怠惰性情,大家依旧过著正常的生活。

    店铺在傍晚打烊,我们和过来的露缇、媞瑟及亚兰朵菈菈一起享用晚餐,在她们三人回去之后,我便和莉特一起泡澡洗身体。

    悠哉地泡在浴缸里暖和身体,洗完澡后,我趁莉特整理头发时准备好热牛奶。

    一如往常的幸福日常。

    深夜,我在月光下保养剑。说是保养,我的铜剑没有钢剑那么容易生锈,所以平时用布擦一擦就足够了。

    「明明是新买的却已经磨损了啊。」

    在对付宝石兽和流浪刺客的过程中,我的剑受到不小的损伤。

    最近战斗的对象都是连我也感到棘手的强敌。

    而且骚乱尚未解决。

    「不过,芯并没有歪掉。」

    我想要再多犒劳一下这把剑,便准备了磨刀石和装著水的水桶。

    然后用两块粗细不同的的磨刀石研磨剑刃。

    媞瑟的短剑锋利到一触就能割开,但我的剑没有锋利到那种程度,稍微研磨一下就可以了。

    花不了太多时间。

    最后放进水里洗乾净,再用布仔细擦拭过后,我朝著月亮举起剑。

    「你应该也没想到自己会被用来和那些家伙战斗吧。」

    被新手冒险者买走,用来对抗哥布林和小史莱姆,半年后被拿去折抵换成更好的剑;然后作为二手剑再度被新手冒险者买下,作为第一个搭档一起战斗……它本来是这样的剑才对。

    我坐著挥一次剑。

    发出了「咻」的破空声。

    「我可没有主动去找战斗对象啊……但如果为了过著自由的慢生活而不能出手帮助有难的朋友,那也称不上自由了。虽然很抱歉,不过今后要继续麻烦你了。」

    我向朦胧地反射著月光的铜剑说道。

    「无妨。能在你自愿挺身而出的战斗中发挥力量,亦是身为剑的衷心盼望。」

    这时传来了这样一道嗓音。我轻笑后回道:

    「哦哦,究竟是谁在回答我呢?」

    「呵~呵~呵~老身是寄宿在铜剑中的精灵。你珍惜这把剑的心意老身明白。你的妹妹及其挚友,还有佐尔丹的友人们,以及你的……所爱之人。若老身能用来守护他们的话,你大可尽情挥剑战斗。」

    「非常感谢您,精灵大人。」

    铜剑精灵再次「呵~呵~呵~」地笑了笑。

    「此外,老身赠你一句话。」

    「什么话?」

    站在我背后自称是铜剑精灵的人猛然扑抱上来。

    「你应该坦率面对自己对于所爱之人的欲求!」

    莉特紧紧抱著我。

    (插图013)

    「什么欲求……嗯?触感好像和平时不一样耶?」

    「嘿嘿嘿。」

    总觉得,比平时还要轻柔松软……

    「你用了狼拟态吗!」

    「答对喽~雷德,你一直很想摸摸看这个模样的我吧!说得再详细一点就是想亲热一番吧!」

    莉特的头上长出毛茸茸的狼耳,裙子里则冒出蓬松的尾巴。

    说起来,尾巴是怎么从内裤里跑出来的?

    化身系的魔法可以暂时将衣服融进体内;至于拟态系的话,我想衣服应该是维持原样吧……

    问这种问题当然很令人羞耻,但一旦在意起来就会盘绕在脑中挥之不去。

    「要不要摸摸看呀?」

    莉特露齿一笑,轻巧地钻进我的双膝之间。

    「就、就算你要我摸……」

    莉特轻轻晃动著尾巴,似乎对我的慌乱感到很享受。

    这是怎样,今天的莉特还真是积极啊。

    「雷德,你是不是心中有些烦恼?」

    「……竟然被你看出来了啊。」

    「狼莉特的鼻子可是很灵的喔。」

    莉特又改变姿势,转身面对我。

    她现在坐在我的双膝之间,用她的两个膝盖夹住我的腹部。

    「虽然我无法回答你所烦恼的这个世界和加护之类的问题……但我可以告诉你,你并没有做错。」

    莉特将自己的额头与我的额头相抵,然后笑了笑。

    「因为有雷德在,我才会这么幸福。所以雷德并没有错。」

    「……这样啊,说得也对。」

    我和莉特都过得很幸福。

    无论过去的人生是何种样貌,只要我们现在能一直维持著幸福的生活,对我和莉特而言就是正解。

    「所以说,你现在要多理睬人家一下!」

    莉特在我的脸颊上……一反常态地用舌尖留下一吻。

    我稍微吃了一惊。

    「呃,那个……」

    「来嘛、来嘛,你第一眼看到时就想摸摸看了吧?」

    莉特微微低头,将抖动著狼耳的脑袋凑向我。

    「你今天很主动耶。」

    嘴上这么说,但现在这个状况让我觉得很幸福,对莉特怀抱的爱意几乎要令我失控,我只能拚命压下这股冲动。

    我先是温柔地轻抚莉特的头,以免弄乱她的一头金色秀发。

    然而,莉特看起来不太满意,于是我再稍微使劲……用和狗狗玩耍时的力道抚摸著她。莉特的尾巴摆荡得愈来愈激烈。

    她眯起眼睛,嘴角抿成一条细线笑著。

    狼拟态是用来战斗的魔法。

    施术者会获得狼的感官能力和身体能力,藉此在战斗中取得优势。

    流浪刺客也用过走龙的拟态魔法,大部分的魔法和技能都是为了战斗而存在。

    而莉特使用狼拟态并不是为了得到狼的身体能力,而是想要得到帅气又可爱的外貌和性情,好让我打起精神来。

    发明这个魔法的远古大魔法师大概也没料到会有这种用法吧。

    我不由得开心起来。

    总觉得莉特的这个模样是只属于我们两人的魔法。

    或许是抚摸也渐渐无法让她感到满足了,莉特抱住我蹭了蹭我的脸颊。

    怎么说好呢,坐著从正面拥抱彼此的话……这种距离感,或者应该说这种紧密感相当惊人,我不晓得要如何形容这种即将满溢出来的感情,总之就是很不得了。

    无庸置疑的是,这一瞬间让我内心对于战斗的烦恼显得不太重要了。莉特得到狼的外观特徵后,体温似乎比平时略高。在冬天的夜晚,这种暖呼呼的温度令我非常舒服。

    「你不摸摸看尾巴是怎么长出来的吗?」

    莉特问完,轻轻甩起尾巴。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摸了喔?」

    「嘿嘿嘿,来吧!」

    莉特往我靠得更近。

    我的视线越过她的肩膀,清楚看见从背部延伸至臀部的优美曲线,以及从裙子里跑出来不停晃动的狼尾。

    虽然从我的角度看不到,不过尾巴抬这么高的话,感觉连内裤都能看到。

    不行,尽管狼拟态是美妙的魔法,但还是别让她在别人面前使用好了。不过,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而已。

    「放心吧,我有狼的耳朵和鼻子,有人接近的话立刻就会察觉到。」

    莉特说完又吻了我的脸颊,而且还是好几下。

    我情不自禁地抱紧她,她也用力回抱过来。

    真是幸福的时光。

    我将手伸向莉特的尾巴。

    心跳开始加速。这条尾巴的根部模样就藏在裙子里。

    究竟(啪!)尾巴(啪!)是以(啪!)什么样的形式(啪啪啪啪啪!)……

    「莉特。」

    「怎、怎么啦?」

    「你的尾巴摇得太厉害了,我没办法靠近啊。」

    莉特正剧烈地甩动著她的尾巴,力道大得令人担心尾巴会不会断掉。

    听到我这么说,莉特的脸庞通红不已。

    「看什么啦~!」

    她说出非常不讲理的一句话,把我推倒在地。

    「明明都刻意不让你看到脸了,尾巴却还是会表现出心情,简直太吃亏了。」

    莉特用她的脸不断蹭著我的脸颊和下巴并这么说道。

    情绪好像也变得跟狼有点像了啊。

    她今天比平时还要大胆积极也是魔法造成的吗?

    「跟你说喔。」

    莉特停下动作。

    她抬起原本埋在我胸口的脸庞,视线投向我。

    我躺在地上,看到莉特趴在我胸口上面红耳赤地注视著我,不禁觉得这副模样实在太可爱,内心一阵动摇。

    「到了明天,我大概会羞耻得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吧。」

    「……哦,确实可能会这样呢。」

    「所以我呢……」

    「嗯。」

    「今天想连明天的份一起尽情腻在你身边。」

    说著,莉特露出傻气的笑容。

    她这副有些不同以往的模样让我内心动摇不止。我实在是……

    「有你陪在身边,我真的很幸福。」

    我毫无顾忌地说出了自己的心情。

    现在的我就是动摇得如此厉害。

    莉特嘴角上扬、漾起甜柔的笑容后,缓缓地大幅摇起尾巴。

    「最喜欢你了。」

    听到莉特的低喃,这次我终于不行了。

    ……等等问她会不会猫拟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