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尾声 黎琳菈菈的决心
    隔天,窗外传来小鸟歌颂黎明的啼叫声。

    我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莉特的睡颜。

    全世界只有我能独占英雄莉特这张发著均匀呼吸声、毫无防备的睡颜。

    我用还没清醒的脑袋想著这种事情,便有幸福感涌上心头,我将额头轻轻抵住莉特的额头。

    涌现的幸福感化为恬静的感情,在胸腔扩散开来。

    「嗯呵……」

    莉特的嘴角浮现笑意,是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吗?

    感觉自己心中这份感情也传达给莉特,我不禁露出傻笑。幸好没有其他人看到。

    再睡一下下吧。

    昨天都那样了,今天一整天大概都没办法和莉特亲热了吧。

    我闭上双眼。

    阻断视觉后,透过肌肤似乎更能强烈地感受到莉特的存在。

    我在清晨的浅眠中,享受著这份宁静的感觉。

    随后,我再度沉入梦乡。

    *    *    *

    「雷德。」

    睡梦中,耳边传来一声低喃。

    微微的酥痒感让我感到很舒服,于是我翻动一下身体。

    这时,有股绵软的触感包裹住脑袋。

    由于太过舒服,我为了寻求眼前这股温暖触感而伸出双臂抱过去,然后意识再度沉沦于睡眠之中。

    「……再多赖床一下也没关系吧。」

    远方似乎传来一道嗓音这么说著。

    *    *    *

    店门响起「叩叩叩」的敲门声。

    我和莉特同时睁开眼睛。

    「早、早安」

    「早安……」

    我眼前是穿著睡衣的莉特丰满的胸部。

    看来我好像不知不觉间把脸埋进她的柔软双峰睡著了。

    莉特则环抱我的头,正抚摸著我的脖颈。

    我们就这样互看著对方脸红起来。

    「起、起床吧,应该是露缇她们来了!」

    「也、也对,看来完全睡过头了!我这就去准备早餐!」

    我连忙走出房间。

    必须先开门让露缇她们进来才行。

    「马上来!」

    我边喊边走向店门。

    「那么,今天也努力工作吧。」

    自知嘴边还勾著淡淡笑意,我准备展开今天的生活。

    *    *    *

    「好啦,短时间内可以做什么呢?」

    我站在厨房环胸思考起来。

    烤箱还没预热,烤面包太花时间了。而且也没有熬汤的闲工夫。

    「嗯,我知道了。」

    生火后,我拿出面包、洋葱、番茄、起司、火腿以及奶油。

    我按照三明治的做法来切面包,再将番茄片、洋葱片、起司和火腿放上去。调味就用胡椒吧。

    然后再按照三明治的做法将配料夹起来,放在奶油已经融化的平底锅上,并用小锅子压住面包。

    煎面包的香气让刚起床的身体更饿了,不过还得再忍一下。

    「差不多了吧。」

    用菜刀将煎成黄褐色的面包斜切开后,热三明治就完成了。

    切口处溢出了一些融化的起司。

    「那剩下的也都煎一煎吧。」

    为了还在饿肚子的大家,我迅速地制作著餐点。

    「「「「我开动了!」」」」

    围著桌子而坐的我、莉特、露缇和媞瑟这么说完,一起享用起热三明治。

    忧忧先生则在抓来的飞蛾面前双手合十,表示「我开动了」。

    真是只有礼貌的蜘蛛。

    「啊呼~」

    莉特将热三明治里的起司长长地拉了出来。

    用热三明治把起司卷起来后,她又咬下一口。

    真的是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

    媞瑟用餐刀切开热三明治,再用叉子叉著吃。

    虽然她的表情没有变化,但从吃的速度来看,应该很合她胃口。

    露缇则来回看了看她们两人,歪起脑袋陷入迷惘的样子。

    「露缇?」

    「唔,哥哥,这个该怎么吃才好?」

    「按你喜欢的方式吃就好,这样我就会很开心。」

    「好。」

    露缇目不转睛地凝视著热三明治。

    「啊唔~」

    她和莉特一样用手拿起来吃。

    咬下热三明治的瞬间,露缇的表情绽放出光采。

    *    *    *

    露缇、媞瑟及忧忧先生去药草农园,我和莉特则准备开店营业。

    「…………」

    从刚才开始,莉特就一直红著脸不说话。

    我猜她是想起昨晚的种种了吧。

    她不时朝我瞥来,用方巾遮著嘴巴扭动身子。

    真可爱。

    「对了,今天要去纽曼那边送药!我去准备要送的药,能麻烦你顾店一下吗?」

    「嗯、嗯,交给我吧。我一个人反而才能从废柴状态恢复过来。」

    「啊哈哈!我知道了……但在这之前──」

    我跑向莉特,往她的脸颊吻了一下。

    「呀噫!」

    莉特平时完全招架得住这种小动作,今天却红著脸在害羞。

    (插图014)

    真的是可爱到不行。

    「那这边就拜托你喽!」

    「雷德很坏耶。」

    看著躲到柜台后面的莉特,我往储藏库走去。

    在储藏库里,我一手拿著笔记,将订购的药物装箱。

    「这下克库叶没库存了啊……庭院里好像还有的样子。」

    回来之后再想办法吧。

    由于最近生意变好的缘故,药物的库存消耗得很快。

    「最后是治疗污秽热的退烧药。很好,全都有了。」

    我最后再重新检查一遍。没有出错。

    「好,莉特!这边搞定了,我来帮你!」

    「那就拜托你点一下找零的钱吧。」

    「了解。」

    虽然脸还是很红,莉特依然俐落地做著开店准备。

    毕竟我们已经习惯像这样一起准备开店营业了。

    忙碌的工作很快就结束,我们如同以往在同样的时间完成了开店准备。

    「那么,今天也要──」

    「一起加油~嘿嘿嘿。」

    举起拳头这么说完,我们同时笑了出来。

    每天都是如此。

    *    *    *

    维罗尼亚军船其中一室──

    从前率领著妖精海贼团受到各国忌惮的高等妖精黎琳菈菈,尽管在高等妖精中已经过了可以被称为年轻人的年纪,美貌却未曾减损半分;然而此刻她脸上正浮现著凝重的神色。

    「部下被捕,杀手们也中断了联系。」

    即使是黎琳菈菈也难以抑制内心的动摇。

    黎琳菈菈派出的部下擅长双方人数都不多的战斗,在维罗尼亚算是这方面的顶尖强者,即使对上A级冒险者也不会逊色太多。

    而那些杀手理应同样具有前段班的实力。被那么多高手盯上,就算是「大魔导士」也不可能平安无事。

    (尽管遭到囚禁的两名部下安危令人担心,但是媞法和露露这两个冒险者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几天下来,她在佐尔丹搜集到有关媞法和露露这两名冒险者的资讯根本派不上半点用场。

    (这座名叫佐尔丹的城市是怎么回事?)

    要在短短几天内展开调查时,通常会从调查过该目标对象的人那里探听资讯。一般来说,要是出现了那么显眼的人物,一定会有人想查出他们的底细。

    然而,黎琳菈菈的部下们却找不到调查过媞法的人。就连消息灵通的盗贼公会都不知道。

    (当然也有可能是出于警戒而不肯透露消息。)

    但是,黎琳菈菈不认为这个与阴谋扯不上关联的边境小国有办法佯装无知,让她为了保护树敌无数的葛杰李克王而招募来的谍报员们探查不到任何情报。

    (那可是比他们自己还要强的外来者啊!难道他们都没有感觉到威胁吗?)

    到头来,黎琳菈菈只知道她们两人是厉害的冒险者,过去的经历一概不明。

    黎琳菈菈只能陷入苦恼。

    「既然如此,关键就在那家伙身上了。」

    佐尔丹里知晓那两人过去的恐怕只有他一人。

    如果能在部下被捕之前掌握到这个消息,她就不会派人袭击自称白骑士的露露,而是去抓他当人质了。

    「药店老板雷德。」

    黎琳菈菈站起身,打开上锁的盒子,从里面取出高等妖精制造的绿钢手甲,上面发出淡淡的光辉。

    「流淌在我体内的高等妖精尊贵血脉啊,赐力于我吧。」

    剑术手甲──这是黎琳菈菈家族传承下来的魔法道具,妖精戴上后,祖先们习得的剑术便会寄宿在装备者身上,使其变成剑术高手。

    不懂剑术的人戴上后也会变强,但若是由黎琳菈菈这种本身就是一流剑士且具备高等级加护的人戴上,实力便会超越一般高手,达到超人的境界。

    黎琳菈菈又从盒子里拿出与平时使用的短弯刀不同的长剑。

    剑鞘是白色的,点缀著灿亮的金色装饰。黎琳菈菈只不过稍一拔剑,蕴含的风魔法便迸发出来,拂动她的银发。

    这也是祖先流传下来的魔法剑。相传是由高等妖精名匠搏命锻造而成,名为「妖精之悲叹(Elven Sorrow)」。

    据说这把剑的力量太强,高等妖精名匠感叹这把剑恐将夺走无数性命,因而得名。

    黎琳菈菈秘藏的魔法道具有两样。

    「只能由我亲自出马了。」

    身为白骑士露露的兄长,与媞法也交情深厚的药店老板雷德是D级冒险者。不过,有消息指出他隐瞒了自身实力,毫无疑问具有C级冒险者以上的实力。

    不用说,其余部下也有能轻松抓住C级冒险者的强者……但黎琳菈菈决定将对手的预设威胁度拉到最大,出动她拥有的最强战力──亦即黎琳菈菈本人去把他抓过来。

    (虽然他们似乎不打算老实交出教徒名簿……但还是必须趁他们改变主意之前除掉米诗斐雅才行。)

    黎琳菈菈抱著隐晦决心,装备上两个魔法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