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漫画第一卷附录 无赖莉特脸红着笑了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某A(LKID:涟漪)

    凡事在这个世界生活的人,都会经历战斗。

    因为想让加护成长就必须要通过战斗来杀死敌人。

    当然的,战斗自然也要拼上自己的性命。既然想要杀死对方那会被对方杀死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如何能在这种你死我活的战斗中安全获得胜利。这可以说是这个世界的人们所追求的命题。

    建立在佐尔坦中央区东侧的斗技场。唯一的回答就是这座设施了。

    斗技场是拿来给冒险者与被抓起来的怪物战斗用的设施。为了能在参加者遇到危险时将其救出,这里也安排有战士们常驻,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安全练级。

    佐尔坦的斗技场只是在地面上铺上沙土再围上木制围栏而成,不过它的职责和其他斗技场并无区别。

    又因为在斗技场的战斗可以当做节目来观赏,所以可以减轻斗技场的经费,如果人气很高的话甚至还可以反过来赚钱。

    而如果出现了这种大人气的人物……也就是明星的话,那么观众们自然也会这么想。

    到底哪边更强呢?

    在佐尔坦斗技场的前设立着一块招牌,上面写着明天对战的赛事安排。

    这次B级冒险者阿尔贝尔的队伍里有两人参加……分别是头上缠着头带的战士与带着三角帽的女魔法师,这支最近初露头角的新人队伍的战斗已经成为了话题。

    不过我今天的工作并不是参加斗技场。

    「慈悲药水和治疗药水……各三十瓶一瓶不少」

    我把放在货车上装在箱子里的药水交付给了负责管理斗技场的大叔。

    治疗药水是用来治疗伤势的药,而慈悲药水是用来涂抹在武器上不让对方受伤只会造成疼痛感的药。每样都是人们在斗技场里战斗时需要用到的药。

    这些药水需要向里面注入魔法,不会魔法的我是没办法独自制作的。

    所以虽然订单很多,但七成的货款都让我给了帮忙制作药水的魔术师公会了。虽然有些可惜,不过因为这是笔大生意所以利润依旧很丰厚。

    如果用增量药水的话还可以再轻松不少……不过被莉特阻止了,所以我只能老实的努力手动去调制这六十瓶药水。

    「辛苦你了。嗯,都是质量上乘的药水呢」

    工作人员看着装着液体的瓶子点了点头。

    「光是看的就能看出来吗?」

    「毕竟做这份工作已经见过太多这两种药水了啊。唯独这两种药水我能看出来质量如何」

    判断药水质量的好坏得需要有『炼金术师』之类的加护的技能才行……就算不用技能也能判断吗。

    「你的水平不错嘛。下次也拜托了」

    大叔这么说着亲切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

    「哎,那个人原来还有这种专长呀」

    莉特一边吃着腌泡的小扁豆与洋葱一边兴致勃勃地听着我说话。

    桌上的盘子里乘着用辣椒调味口味有些偏辣的培根汤以及软乎乎的白面包。

    这些是今天的午饭。

    「说起来,莉特你没参加过佐尔坦的斗技场吧」

    莉特在罗加维亚隐瞒了公主的身份参加了斗技场,并以最强王者的身份称霸了那里。

    「因为这里没有让我觉得很有趣想要与其一战的人呀」

    毕竟面对能和魔王军抗衡的英雄莉特,佐尔坦的冒险者根本不是对手呢。

    「而且我还有其他事要做」

    「其他事?」

    莉特把脸凑到了我跟前。

    看到我吓了一跳,她咧嘴一笑。

    「我来到了雷德的身边呀」

    我清楚自己的心跳速度快了一倍。

    为了遮掩这个事实,我把视线从莉特那天蓝色的眼睛上移开,看向了摆在药架上的绿色药草。

    似乎觉得我的这个行为很可爱,莉特露出了开心地微笑。

    「不过说起这件事,如果雷德参加斗技场的话我马上就能发现的说。而且参加斗技场的话也能马上就赚够开药店的资金不是吗?」

    「我不能太引人注目啊。如果成为明星选手的话,就不能过上这种平静的生活了」

    虽然佐尔坦似乎并没有多少人对斗技场热衷到如此地步。阿尔贝尔似乎对斗技场也没兴趣所以没有参加。现在佐尔坦斗技场的王者,『重武器师』大锤的伏尔加是C级冒险者。

    以伏尔加的实力来说,不说莉特跟阿尔贝尔相比应该也差得多。斗技场的明星并不一定会是城里最强的冒险者。

    如果我也适当地放放水去参加斗技场的话或许能更加轻松地赚钱……不过面对全力以赴的对手却放水实在是让我很不舒服。

    「这点我也懂」

    我的话让莉特嗯嗯地点了点头。

    「虽然为了客人炒热战斗气氛也很重要,但果然还是只有全力以赴地战斗之后让大家都兴奋起来才是最开心的呢」

    即便隐瞒了公主的身份,莉特在罗加维亚依旧是人气爆棚的冒险者。不单是消灭怪物的实绩,通过在斗技场的大肆活跃令许多人看到她那华丽的战斗身姿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

    虽然因此使得在罗加维亚支持英雄莉特的人比支持勇者露媞的人还多,让我们吃尽了苦头就是了……。

    不过一想到正是那些苦头造就了我们现在的二人时光,就一点也不觉得讨厌了。那些在罗加维亚遇到的困难现在甚至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虽然被无赖莉特添了不少麻烦呢」

    由于勇者露媞的活跃令罗加维亚的舆论开始向依靠勇者的方向倾斜,然后莉特便强硬地向我们发来了要求在斗技场直接一决雌雄的挑战书。那个时候为了想出可以和平收场的方法可真是想破了我的头皮。

    现在我都还记得当时我以露媞非常强为由制止莉特时,被她用非常凶的眼神瞪着的事。

    「不过就算和露媞打了一场也完全不肯死心的毅力真是有一股十足的英雄又无赖的莉特的风范呢」

    「无赖?什么意思?」

    「诶,啊不是……」

    不好。一不小心说出口了。

    我支支吾吾地转过了身去。现在应该暂时撤退。

    「太可疑了!」

    莉特扑向我的后背,双臂环过我的脖子用力勒住了我。

    「无赖莉特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这么称呼我的吗!?」

    「不,不是的,那,那个」

    「老实回答我!」

    莉特用力勒住了我的脖子。紧紧贴在我脸上的莉特的脸蛋又软又暖和。

    背上还有一股莉特那对充满魅力的胸部压在上面被压得变形的触感。

    这分不清是难受还是快乐的处境,让我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慌张。

    不过视线稍稍后移,就能看到从背后抱住我,虽然嘴上喊着「快点招了!」但脸却因为害羞变得通红的莉特。

    莉特本来是个很容易害羞的女孩。

    这个表情非常可爱,让我心中开心的感情更胜一筹。

    「真是的,人家明明在生气,雷德笑得太过分了!」

    莉特虽然这么说着发起飙来,但我的笑容无论如何也收不起来。溢出的感情化作笑容让我收都收不住。

    不过莉特也一直笑得合不拢嘴,这算是彼此彼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