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章 今天下雨,明天泡澡
    佐尔丹平民区,雷德&莉特药草店──

    「唉呀,这雨下得可真大啊。」

    我看著敲打窗户的雨水说出这样的话。

    今天店里休息。我本来还跟莉特一起做了两人去野餐的准备,但雨下成这样,看来我们只能打消念头了。

    「呣──」

    莉特不甘心似的透过窗户仰望一片黑的天空。

    「死心吧,莉特。我们赢不过天气。」

    「要是我像亚兰朵菈菈那么会用魔法就好了!」

    「亚兰朵菈菈不会为了这种小事就使出操控天气的魔法喔。」

    亚兰朵菈菈不喜欢对植物造成影响,所以不想随意操控天气。

    艾瑞斯在某种程度上好像也能操控天气……但亚兰朵菈菈也曾跟艾瑞斯吵过架,叫他不要随便乱用魔法操控天气。

    当时是我去劝架的……不过我真希望他们两个别再吵架。

    他们两个吵架的规模十分夸张,连时常引起争端的达南都会觉得:「他们两个好歹顾虑一下四周的人吧!」而退避三舍。

    「你的眉头好像皱起来了喔。」

    莉特把手伸向我的脸,在我的太阳穴四周揉了揉,帮我按摩起来。

    「放轻松、放轻松。」

    「谢谢你,莉特。我已经没事喽。」

    莉特「嘿嘿嘿」地笑了出来。

    这也让我觉得:尽管经历过一段艰辛的旅程,只要能让她持续露出这张笑容,之前再怎么辛苦都不足挂齿。

    莉特实在太惹人怜爱,让我涌起一种想用两手紧紧将她抱住的冲动。

    于是,我紧紧地抱住她。

    「哇!怎么突然这样?」

    「我突然好想抱住莉特。」

    莉特也像是在回应我一般,用双臂紧紧抱住我的身体。

    我们就这样子听著雨声,互相抱紧对方一段时间。

    「那我们今天找个地方逛逛吧。」

    我们互相拥抱到有点出汗后,莉特这么一说。

    「但雨看起来不会停喔?」

    看向窗户便发觉雨势完全没有转小的迹象,还在一直下。

    莉特双臂环胸,「呣──」的一声发出低吟。

    虽然这没什么关联,但莉特两手环胸之后,胸部的存在感顿时变得十分突出。

    「虽然一时想不到,可是要我因为下雨就放弃跟雷德约会,让我很不甘心!」

    看来今天的莉特有著不想输的心情。

    莉特一边在店里徘徊,一边深思著什么。

    我面带微笑地看著她那样的行为,也一起思考要怎么跟莉特度过今天。我往窗外一看,便发觉有几个平民区的小孩在雨中边嬉闹边行走。

    「对了。」

    看著其中两个行走的小孩,我用一只手的拳头敲响另一只手的掌心。

    「今天就一起散步吧。」

    *    *    *

    诉说冬季即将结束的雨滴很冷,我们呼出来的白色气息消溶在雨水之中。

    「应该只会再冷个几天吧。毕竟去年是开始下雨之后,气温就渐渐升高。」

    「嗯。」

    「这个怀炉也快要没办法再拿出来卖了啊。我们得想想适合春天的东西,当成新商品来卖才行。」

    「嗯。」

    莉特从刚才就一直红著脸,微微低著头。

    她用方巾遮住笑颜逐开的小嘴,眼神三不五时就往我这边瞥一眼。

    「不过,莉特有拿雨伞过来真是太好了。」

    我这么对她说并笑了出来。

    我跟莉特正在雨中散步。

    我们俩都没有穿上用来挡雨的大衣,而是身穿平常的便服。

    相对地,我的左手拿著一把很大的雨伞。

    我们用来当作雨具的伞,跟一般的伞很不一样。

    这把伞的伞布很耐用且涂上了蜡,基本上是贵族为了让侍者携带所使用。

    「嗯,没想到雨伞竟然会有令人这么幸福的用法。」

    莉特尽管害羞,还是看起来很高兴地轻声嘀咕。

    我和莉特在同一把伞底下搂著双臂,身体靠在一起行走。

    刚才看到在街上奔跑的小孩拿著很大的叶片遮雨,两人的身子还一起贴在叶子底下,于是我也想做做看类似的行为。

    尽管如此──

    这样走在路上的确有点难为情,但是我总觉得今天的莉特好像特别害羞。莉特没有主动向我搭话,就算我对她说话也没办法让对话持续下去。

    不过她全身上下都散发著「好开心」的气息。

    (插图008)

    「啊──莉特,要不要找间店进去休息一下?」

    「我还想要再跟你走一阵子。」

    「知道了。」

    她果然很喜欢这样撑著伞。

    而我当然也很喜欢。

    像这样走在寒冷的雨水中,我很明确地感受到莉特的温暖从相互碰触的身体传了过来。因为下的是倾盆大雨,我们的步伐自然走得很慢。

    我们用差不多平常一半的速度,悠哉地走在习以为常的路上。

    莉特把身体紧紧地靠在我身上。

    「呵呵呵……好幸福喔,我真的好幸福。竟然能像这样跟雷德一起走在雨中,真的是幸福得不得了。啊啊,讨厌,雷德就是这种地方很狡猾。我好喜欢你。」

    「唔!」

    我原以为她害羞到说不出话来,没想到忽然来一记猛攻。

    这可是直捣要害的致命一击。

    要不是莉特支撑著我,我应该膝盖一软就倒下去了。

    原来如此,她是因为觉得很幸福才不太说话。

    我也不再说些什么,只是和她一起行走。光只是听著雨声,感受专属于我们两人的时光就足够了。

    *    *    *

    隔天早上──

    下到晚上的雨势已经停歇,美丽的蓝天一望无际。

    我把店交给莉特,来到露缇的药草农园。

    「呼。」

    我用毛巾擦掉脖子上的汗水。

    现在虽然是冬天,在玻璃外墙的温室里工作还是会流很多汗。

    「哥哥,这边处理好喽。接下来要做什么好?」

    看来露缇做完工作回来了。由于她的脸颊被泥土弄脏了,我便用毛巾帮她把脏污擦拭乾净。

    「嗯。」

    露缇眯起眼睛,看起来很开心地露出微笑。

    「辛苦你了。再来就只剩这一区了吧。我想这样就可以完全去除冷霉菌了。」

    「太好了。」

    对于侵袭露缇农园的冷霉菌,处理到这里也告了一段落。

    我也调查了土里的状况,土里已经没有肉眼可见的冷霉菌了。

    枯萎的药草也都恢复精神,摇摆著绿色的新叶。

    「好,那就把剩下的地方做完吧。」

    「嗯,我从另一端开始做喔。」

    「两个人一起做的话,大概还要十五分钟吧。」

    「我会努力。」

    露缇在胸前握紧双拳,一副充满干劲的模样往另一端跑去。

    这举动不禁令人会心一笑。我也得好好努力才行。

    *    *    *

    我们工作结束之后,来到温室外头。

    「真冷耶。」

    我随口说出这句话。尽管冬季短暂的佐尔丹冬至已经过了,走在外头还是感受得到寒意。

    在温室里头工作到流汗,感觉就更冷了。

    「哥哥,我家的浴池很豪华,天气冷的时候可以来我家玩喔。」

    「浴池啊。」

    我们一边聊著这些,一边走向农园旁边全新搭建的仓库。

    这座仓库昨天才刚完成。里头除了设有架子的仓储间外,还有附暖炉的小厨房、休息区与洗手间。

    「露缇大人、雷德先生,两位辛苦了。」

    媞瑟正在里头处理文书工作。

    「媞瑟也辛苦了。」

    媞瑟站起身子,接著帮我们在杯子里注入放在暖炉上保温的热水。

    「好温暖。」

    露缇脸上浮现笑容。身体受寒的时候,喝个单纯的热水也满舒服的。

    「冷霉菌的问题都处理完毕了吗?」

    「对,已经没问题了。」

    媞瑟安心似的笑了出来。

    这时传来了几下敲门声。有门的仓储间和休息区之间并没有墙壁。

    只要站起来就能马上走到门边。

    「来了。」

    我把门打开之后──

    「哦,没想到这里头盖得挺漂亮的嘛。」

    「米丝托慕婆婆。」

    站在门外的是前佐尔丹市长,上一代B级冒险者。

    同时也是过去的维罗尼亚王妃,「大魔导士」米丝托慕婆婆。

    「可以叨扰你们吗?」

    「请进。」

    露缇在我身后回答。

    我把米丝托慕婆婆带往椅子那边。

    「我坐一下。唉,天气冷的时候腰就是没劲啊。」

    「登上『世界尽头之壁』的人说出这种话,可没什么说服力喔。」

    「那只是我想在年轻朋友面前表现得亮眼一点罢了。」

    米丝托慕婆婆这么说并咯咯笑,然后表情变得十分严肃。

    「来自中央教会的联络到了喔。」

    「还真快耶。虽然曾经听说战时体制下有加强联络网就是了。」

    「似乎没有传到莱斯特沃尔大圣砦的克莱门斯教父那边。这是从阿瓦隆尼亚的教会捎来的。」

    米丝托慕婆婆把已经开过的信封递给我。

    我和露缇、媞瑟一起摊开信纸阅读内容。

    「我看看……无法容许维罗尼亚王国的无法无天,那个国家又背叛了神,与魔王为伍,已经无福消受神的爱与救赎。我等枢机卿团身为神的忠实仆人,已经认定维罗尼亚国王葛杰李克是至高神戴密斯的敌人,并且会向克莱门斯教父如此进言。请安心等待。愿神的爱与你们同在……这样啊。」

    「超乎预料。」

    露缇一脸难色,我也不禁咬紧了牙根。

    维罗尼亚王国的萨里乌斯王子以及高等妖精黎琳菈菈将军率领的桨帆船,现在仍然停泊在佐尔丹附近的外海。

    我们把要来抓露缇的高等妖精刺客抓了起来,也对盯上米丝托慕婆婆的杀手们加以反击,本来以为对方会有什么动作,但目前仍处于胶著状态。

    「尽管我期待教会能收集情报跟给予压力,不过由我方主动开战实在太过头。这可不是在佐尔丹打一打就能解决的事情。」

    「说得没错。现在也还在跟魔王军交战,根本没有筹码来增加开战的对象。」

    对于我和媞瑟所说的话,米丝托慕婆婆点点头。

    「原来如此。我来佐尔丹之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对中央的情况没有那么了解。不过从你们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行为果然也十分鲁莽呢。」

    「太鲁莽了。我想这只是一部分的枢机卿太冲动,可是教会如果带起这样的势头,贵族跟民众也会失去理智。」

    「还真麻烦呢。」

    米丝托慕婆婆叹了一口气。

    「只能让席彦司教跑一趟了。」

    深思了一阵子的露缇如此断言。

    「假如佐尔丹教会的当事人席彦司教去说服,枢机卿也会失去开战的理由。」

    「席彦那家伙好像不喜欢离开佐尔丹,不过也只能请他帮忙了。」

    「而且,与其要他去帮选择旁观的教会纾解压力,单纯让他去施加压力、令人不敢引起战争还比较有机会。」

    露缇讲了这样的话,尽管她的语气听起来很正面……她语调的微妙变化只有我跟媞瑟听得出来。

    「的确,事情都是一体两面,端看怎么看待。」

    米丝托慕婆婆点了好几次头。

    「谢谢。你们真是厉害,来找你们谈果然是对的。」

    向我们答谢之后,米丝托慕婆婆又从怀里拿出别样东西。

    她放在桌上的是一本书。

    「这是?」

    「我在仓库里找了找,便发现以前的日志。因为想说你们对暗黑大陆应该会有兴趣,于是就拿过来了。」

    「这是暗黑大陆的航海日志吗!」

    「这是我受你们照顾的回礼,希望至少能帮你们打发时间。」

    「这话太客气了!我对这本日志很有兴趣!」

    「喜欢的话就太好了。那么,我就先跑一趟,去找席彦那家伙了。」

    米丝托慕婆婆说完,便离开了仓库。

    「好想看看内容喔,晚一点要不要一起看?」

    「嗯,我要看……可是……」

    露缇小声嘀咕。她聪颖的红色眼眸看向我,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应该要先清洁脏掉的身体才行。」

    「嗯,确实被泥土弄脏了不少。」

    「哥哥,我们先去洗澡吧。」

    露缇的眼神无比认真。

    *    *    *

    露缇居住的宅第设有浴场。

    想当然耳,那个浴场很大,我家的浴室根本就比不上。

    「哥哥,你可以先去洗喔。」

    「不,露缇你先洗啦。不然一直都脏脏的,不太舒服吧?」

    「我会洗比较久,所以哥哥先洗会比较有效率。」

    「这样啊,我知道了。」

    既然露缇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就老老实实地先进去洗吧。

    我对露缇点头之后,便站起身前往浴场。

    我脱下衣服打开门。

    「哦,是岩浴池啊。」

    露缇的住所原本是佐尔丹贵族的宅第。

    佐尔丹的贵族都住在城镇里头,不会住在自己的领地……说是领地,其实也只是村子或聚落,或者差不多被未经处理的湿原所占满的小块土地。

    贵族会麻烦亲戚或是雇用他人长驻领地代为管理,将营运领地的权限交托给管理人。我坐到椅子上之后,就用盆子装起瓶内储存的热水,把汗水跟泥巴冲掉。

    接著用毛巾将肥皂搓出泡泡清洗身体。

    「呼。」

    清洗因工作而弄脏的身体实在很舒服。

    「哼哼哼──♪」

    我不禁哼起歌来。

    喀啦!

    我听见拉门被打开的声音。

    露缇站在门边一丝不挂,而且没有要遮掩身体的意思,就那样正大光明地现身。

    「露、露缇,怎么了?」

    「?」

    对于慌张的我,露缇显得一脸疑惑。

    「我有说过要洗澡啊。」

    回想先前的对话之后,确实会发觉露缇从来没有说过我们要分开洗。

    就在我烦恼时,露缇将热水从她头上冲下,随即抖动身体甩开水分。

    她那样的动作让我联想到猫咪,令我不禁放松心情。

    嗯──就这样一起洗澡的话好吗?没关系吧,毕竟我们是兄妹。

    我停止烦恼、接受现况的时候,露缇对我说:

    「哥哥。」

    「怎么了?啊,要肥皂吗?」

    「不是。」

    露缇以蕴含强烈意志的红色眼眸注视著我。

    怎、怎么回事?

    最近露缇也变得会好好传达自己的主张,让我感到很高兴;但今天的露缇和之前不太一样。

    「哥哥。」

    「嗯、嗯。」

    「你还记得我们以前一起泡澡的时候吗?」

    「当然喽,那个时候的露缇很娇小呢。」

    她说的是我们故乡村子里的大钟浴桶吧。

    那本来是村子教会用过的大钟,坏掉之后就由村里的冶炼师修理,拿来当成共用浴场。说是这么说,但那个大钟的尺寸没办法让大人在里面好好放松,就成了专门给小孩泡的浴桶。

    一般来说是家长会陪著去泡,不过小时候的露缇有著「勇者」加护的特异之处,家长也都觉得她令人不舒服,所以都是我抱著露缇去泡澡。

    露缇会紧紧抓住我的肩膀享受泡澡呢。

    那个时候的露缇也好可爱啊。当然啦,现在的样子最可爱。

    「我来到佐尔丹,做了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样会很任性吗?」

    「这是好事哟。无论是谁,都有权利去实现自己想做的事、自己期望的事。露缇你想要像一般人一样生活也不算什么任性,只不过是小事一桩。你可以尽管多要求一点没关系。」

    「这样啊……谢谢。还有,我想要再任性地要求一件事。」

    在浴场里吗?

    「我以前个子很小,所以做得不好。不过我觉得现在可以好好地做到。」

    这次换我搞不懂她想说什么了。

    露缇突然把脸凑近到我面前,我的视野里尽是露缇红色的眼眸。

    「现在的话,我就有办法好好地帮哥哥洗身体。」

    「咦?」

    「那时我不但没有力气,也不知道要怎样洗才会乾净。我只帮你洗过背后之类比较宽广的部分,完全不晓得要怎么洗。」

    啊,说起来的确是这样呢。

    虽然那时都是我帮露缇洗身体,不过后来露缇会模仿我的动作,反过来想要帮我洗身体。

    当时那种情况的确很难说她洗得很好。不过露缇用小小的手拚命努力帮我洗澡的模样很可爱,对于我充满艰辛的孩提时代来说,是很贵重的疗愈来源。

    「所以我想要重新来过。」

    原来露缇很在意当时没有好好帮我洗的事啊。

    「我知道了。这样的话,那我就拜托你喽。」

    「嗯,你面向那边。」

    我如露缇所说,将背后朝向她。

    露缇拿起海绵,从我背后开始刷洗。

    「嗯……」

    让别人帮忙洗身体,真的有种难以言喻的舒服感。

    虽说露缇果然还是洗得不太拿手,仍然非常努力地洗到我的腋下还有指尖。

    「唔呼。」

    露缇的指头抚摸到我的侧腹时,我觉得痒痒的而不禁发出声来。

    露缇有点慌张地放开手。

    「会痒吗?」

    「嗯,不过没关系。」

    「唔。」

    露缇凝视起自己的手,面露出疑惑的表情。

    她将海绵抵上自己的侧腹,好像在思考要怎么洗比较好的样子。这样的举动也很可爱。露缇确认了几次之后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回到清洗我身体的流程上。

    她平常的行为超乎常人,却也有著这种有点少根筋的一面,该说这种落差会让我当哥哥的心情有所波动吗。也就是说,她很可爱啦。

    「呵、呵呵……」

    「?」

    看著忍不住笑出来的我,露缇或许以为我又觉得痒了,于是停下动作。

    然而,她看到我的表情之后,应该也了解到我是因为高兴才忍不住笑出来。露缇的嘴角浮现笑意,用搓出泡泡的肥皂跟毛巾清洗我的身体。

    身体洗好之后,我们进入浴池泡到肩膀高度的位置。露缇显得心荡神驰,并且叹了一口气。

    阿瓦隆大陆的许多居民都很喜欢也很享受这一瞬间,而露缇也能理所当然地一起享受,让我感到非常开心。

    「好温暖喔。」

    「因为在泡澡啊。」

    露缇住的宅第浴池很大,但我们还是肩并著肩坐在一起。

    「我没想过这辈子还有机会像这样跟哥哥一起泡澡。」

    露缇闭上眼睛,脸上浮现微笑并这么说。

    「你觉得佐尔丹的生活怎么样?」

    「很幸福。」

    露缇的声音很平稳。那是还在旅行的时候难以想像的语气。

    「可以随时跟哥哥见面、可以在冷的时候说我觉得冷、可以泡澡温暖身子沉浸在好心情里头、可以吃到哥哥做的美味料理,还交到重要的朋友──非常温柔、强大又可靠的媞瑟和忧忧先生。只有在我要守护自己珍视的小小世界、在我以自己的意志战斗的时候才需要持剑。我努力的话就会像一般的冒险者一样受人感谢,无论是谁看到我都不会害怕。能在夜晚睡觉,早上跟著朝阳一起醒来,也能够流汗。而且啊,哥哥──」

    露缇把脸凑近到我面前,她的红色眼眸泛起些许泪光。

    「看到我的药草枯萎的时候啊,我好害怕。」

    这么说完后,露缇的双眼就溢出泪水。

    「这就是松了一口气的感情吧!」

    出生时被夺走恐惧这种情感的露缇,深刻地体会到药草平安无事所带来的喜悦。她颤抖的声音确实包含了生动的情感。

    「药草都没事真是太好了呢。」

    「嗯!」

    看见她这副表情,我不禁再次觉得:能够成为露缇的助力真是太好了。

    *    *    *

    洗好澡之后,我在宅第大厅弄了两人份的咖啡牛奶。

    在泡得比较浓的咖啡里头加入大量的砂糖。

    然后再掺进牛奶就完成了。我喜欢的比例是牛奶四,咖啡糖浆一。

    虽然简单但又甜又香醇,很好喝。尤其在出浴之后喝的话,应该是数一数二好喝的饮料了。

    露缇喝下一口咖啡牛奶,接著目光炯炯地一口气喝掉一半。剩下那一半就像怕浪费似的,她一点一点地慢慢喝。这行为跟她小时候没两样。

    「要再来一杯吗?」

    「嗯。」

    露缇取回手中的幸福,对于和她在一起的我来说也是幸福。

    我们两人一边发出笑声,一边喝下咖啡牛奶。

    「嗯,我补充到哥哥成分了。」

    「哥哥成分?」

    「让不再当『勇者』的我努力下去所需要的成分。和『勇者』不一样,不是不好的东西。」

    虽然我听不太懂,既然能让露缇提起干劲,那么一定是好事吧。

    「话说,关在这栋宅第地下的高等妖精们还是跟之前一样吗?」

    「嗯。」

    「我察觉到有人在调查我们的事,还以为他们会趁宅第没人的时候带回去呢。」

    露缇也点点头。

    「要是带得回去的话,带走也没关系就是了。」

    如果有这种打算,对方也会采取什么动作吧。我们这边已经收集到需要的情报了,对方要是有什么行动倒是相当欢迎。

    「还有啊,露缇住的宅第有其他男人在,总是让我静不下心。」

    「……这样啊。」

    露缇微微低头,嘴角带著笑意。

    我被她取笑了。是因为刚才那样讲有点保护过头的关系吗?

    露缇收回放松的表情之后,接著继续说:

    「不用担心。虽然还有教会失控这种令人不安的要素,但佐尔丹的状况并不差,我们在交涉上占的优势比较多。」

    露缇不只战斗能力很强,判断力也相当出类拔萃。

    她绝对不是单靠加护的力量与魔王军战斗。

    所以我才能放心把这起事件交给露缇处理。

    「露缇果然很可靠呢。」

    「嗯,交给我吧。」

    露缇同意我话语的模样,对我来说真的十分令人骄傲。

    事件就交给露缇处理,而我就看看米丝托慕婆婆给我的航海日志吧。

    葛杰李克和黎琳菈菈的海贼时代,以及在暗黑大陆的冒险。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在这次的事件上有所帮助,我对这本读物十分感兴趣。

    *    *    *

    同一时刻,佐尔丹外海──

    「小、小的认输!」

    剑被打到地上的士兵忍不住叫出声来。

    「哈哈哈,看来我的实力也变强了嘛?」

    皮肤晒得黝黑的萨里乌斯王子露出白牙,得意洋洋地笑了出来。

    萨里乌斯王子将他爱用的短弯刀搁在肩上环顾四周。

    「陆地就在眼前却不能下船,真的让我越来越愤懑了啊!怎么样,还有其他人想练练身子吗?大闹一场的话,心情也会舒坦些喔。」

    听了萨里乌斯王子这番话,士兵们开朗地笑出来,讨论要由谁来上场。

    这时,一道澄澈的声音插了进来。

    「接下来由我当你的对手吧。」

    萨里乌斯王子的笑脸顿时僵住。

    士兵们慌忙整队,以立正不动的姿势迎接戴有眼罩的单眼高等妖精。

    「怎么,不继续闹了吗?」

    「是、是的,小的知错!」

    士兵们一边冒冷汗一边高声大喊。

    「找他们来的人是我,你别对他们摆出那种可怕的表情。」

    萨里乌斯王子耸肩说道。

    高等妖精……黎琳菈菈瞪著王子并接著说:

    「你可别忘了这里是敌人的地盘。」

    「没人忘记啊,大家都是优秀的士兵。只要卫哨敲响钟声,所有人都会从醉意清醒过来,立刻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敢在我的船上搞到烂醉的话,就等著被我打进海里……算了,那不重要。」

    黎琳菈菈拔剑摆出架势。她拿出来的并不是短弯刀,而是样式古朴的长剑。

    手上则穿戴著散发绿色光辉的手甲。

    萨里乌斯王子看到黎琳菈菈的装备便皱起眉头。

    「都是珍藏的兵器呢。」

    「因为我有点想拿出真本事了。」

    「哈哈……你果然在生气吗?」

    王子绷著脸,同时持剑摆出架势。

    两人对战时似乎都是使用著重实战的海贼剑术,而他们也符合这种剑术的作风,没有观察对手便立刻踏步挥剑。

    铿──!

    尖锐的金属声响起,萨里乌斯王子的剑被击落而弹向一边。

    就在王子没有站稳身子的时候,他脖子后方恰好被黎琳菈菈的长剑抵住。

    「……呼,我投降。」

    「训练不够,再去做防御训练左右各三千次。还有在旁边看的水兵,你们也跟著一起做。」

    萨里乌斯王子和士兵们都发出惨叫。

    黎琳菈菈虽是以萨里乌斯王子副官的身分乘上这艘船,但所有人都知道谁才握有主导权。

    「唔嗯。」

    黎琳菈菈望著开始训练的萨里乌斯王子等人,确认起装备的手感。

    那是会将祖先们的剑术赋予自身的手甲「剑术手甲(Gauntlets of Swordsmanship)」以及蕴藏风魔法的长剑「妖精之悲叹(Elven Sorrow)」。

    两者都是只有高等妖精才能使用的魔法兵器。

    在这艘长久以来都由黎琳菈菈率领的精兵船上,能够赢过那群精兵的萨里乌斯王子也是足以称作剑术高手的剑士。

    在这个佐尔丹有办法和萨里乌斯王子打得不相上下的剑士,大概除了雷德一行人以外再无他人。

    不过对于身穿魔法兵器的黎琳菈菈来说,萨里乌斯王子的剑术一点效用也没有。

    「尽管很久没用了,看来没有问题啊。」

    她已经透过和萨里乌斯王子之间的模拟战确认了手感。

    就算要立即上阵战斗,想必也没有问题。

    使用这个装备的时候,黎琳菈菈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即使如此,我还是会瞄准弱点,毫不留情。」

    黎琳菈菈轻声嘀咕,离开仍在拚命训练的萨里乌斯王子等人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