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幕间 米诗斐雅的航海日志
    航海日志。米诗斐雅•渥夫•维罗尼亚记录。

    五月十七日,暗黑大陆港城吉尔加兰。

    我、葛杰李克与黎琳菈菈从大白天就在酒馆喝酒。

    碗里盛的是以马奶为原料的酒。

    「一开始还想说这酒喝起来跟小便一样,但是像这样喝了很多次之后啊,就会觉得其实还满好喝的嘛。」

    我们在暗黑大陆持续著海贼行为,不过最后剩下来的葛杰李克的船只毁损得很严重,到了没有办法长程航海的地步,所以我们才会沦落在这种地方。

    没有什么比失去船只的海贼更凄惨。

    「我可是有计画的,所以才会来到这间酒馆……哦,说人人到!」

    葛杰李克提高音量。

    「锡桑丹!格夏斯勒!朱葛拉!」

    现身的是三名阿修罗恶魔。

    他们是和魔王撒旦率领的魔王军对立的反叛者──阿修罗恶魔之中的战士。

    「看来你们挺顺利的嘛。」

    锡桑丹面露贼笑。葛杰李克把酒倒进碗里,接著递给锡桑丹。

    「先喝再说,这里可是酒馆。」

    「这倒是。」

    锡桑丹接下葛杰李克给他的碗后,便把白浊的马奶酒一口乾掉。

    「这不是蒸馏酒啊?」

    「啊?我可没说过有那种东西喔?」

    「我看你被当成身无分文了吧。」

    阿修罗恶魔们忍不住偷笑。葛杰李克看似不满地怒吼,呼唤店员过来。

    「喂!你这家伙!我不是叫你把店里最好的酒拿来吗!」

    「呃,那种酒也很好,有益身体健康。」

    「你这浑球搞什么鬼!哪有人喝酒的时候还会考虑将来的事!」

    葛杰李克大声地吵吵嚷嚷。

    黎琳菈菈和锡桑丹看到他那副模样都笑出声来。

    格夏斯勒和朱葛拉一边苦笑一边把暗黑大陆的金币拿给店员。

    后来端上来的是透明无色的蒸馏酒,和酒一起端来的则是装了水的小壶子。

    「搞什么啊,这样子不就分不出哪个才是酒了吗?」

    葛杰李克这么说的同时把新上桌的酒倒满容器,接著一口气喝乾。

    「!」

    葛杰李克整张脸都皱了起来。看来那是一种很烈的酒。

    他那副模样让朱葛拉不怀好意地窃笑。

    「葛杰李克,这是要掺水喝的。」

    格夏斯勒这么说之后,便把酒倒进碗里再掺水。

    「啊!」

    我惊讶地叫了出来。因为原本呈现透明无色的酒跟水混在一起之后,变成了白浊的液体。

    「客人这么吃惊还真是令人高兴呢,请各位慢用。」

    店员这么说并低头行礼后,便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我也喝了一口看看。这种酒似乎也是马奶酒的一种,带有一点酸味。

    虽是烈酒却很好喝。

    「不过喝这种酒感觉会烧到喉咙啊,在喉咙不行之前先讲正事吧。」

    「好啊。」

    我们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于是接著谈下去。

    「我确认过你们从魔王军那边抢来的武器了,数量很够。」

    「既然如此──」

    「我们也拿到了说好的东西。」

    锡桑丹拿出平面图。

    「这是魔王船文狄达特的所在地以及船坞的平面图。」

    「这就是……」

    「我的部下格夏斯勒和朱葛拉也会跟你们走,夺走魔王船之后,直接带去你们的大陆也没关系。只要你们的计画成功,对我们的战役也会有很大的影响,他们俩就随你们使唤吧。」

    「这样真不错!手下有阿修罗的话,便能增加不少威信。」

    格夏斯勒和朱葛拉看到葛杰李克悠悠哉哉的模样不禁面面相觑。

    「阿修罗不怕死。但人类不一样吧?要去抢夺魔王船根本没有胜算,要停手就得趁现在喔。」

    面对口气像在试探我们的朱葛拉,我把眼前的碗抓起来一口气喝乾,再把碗用力放回桌上。

    「眼前有宝物还吓得逃跑的话,哪可能当上海贼啊!」

    听到我说出这番话,葛杰李克「咯哈哈哈!」地拍膝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