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章 与黎琳菈菈决斗
    中午过后,雷德&莉特药草店──

    「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

    和莉特如此互相打过招呼之后,雷德便拿著装有药物的背包出门了。

    他这趟要为南沼区的一间诊所送药。

    由于海路被黎琳菈菈的船所封锁,因此药物的流通也渐渐减少。

    虽然状况还不严重,但药物的价格已经受到影响。对于收入并不富裕的诊所来说,这是攸关生死的问题。

    这时有办法从山上收集到大量药草、价格也没有变动的雷德&莉特药草店收到的订单就变多了。

    尽管店里的营业额有所成长,雷德常常去送货的状况让莉特觉得有点寂寞。

    啪叽。

    「咦?」

    声音是从雷德的茶杯发出来的。仔细一看便能注意到木制的茶杯出现了裂痕。

    莉特想说那杯子根本没有掉在地上,而把雷德的茶杯拿到手上确认。

    「明明连碰都没碰,竟然裂开了。」

    茶杯上有道很大的龟裂,恐怕再也没办法像之前那样倒茶进去了。

    「雷德。」

    莉特脑海里浮现刚出门的雷德身影,同时皱起眉头。

    然后她闭上眼睛。

    「木质修复。」

    莉特回想杯子原本的形状并结印施展魔法,接著她手上的茶杯就完全恢复原样。

    「这样就好了!」

    莉特带著好心情,为了洗杯子而一边哼歌一边前去厨房。

    *    *    *

    外头十分温暖。今天早上本来还很冷,现在却像是春天一样的好天气。

    我在没什么人烟的路上行进。

    「啊,幸运草开花了。」

    看到在路边绽放的小小白花,我感到怀念。

    我小时候好像曾经为了露缇而做过花圈。

    找个时间再做做看好了……以她现在的年纪,看到花圈可能不会感到高兴了吧?

    想著这种事情的时候,我偏离往常的道路,朝著残留在城里的森林前进。

    我把手放到佩在腰际的铜剑剑柄上头确认手感。

    虽说这座森林并不大,进入深处之后便十分安静,令人忘记这里还在佐尔丹里头。我把背在肩上的医药箱放到地上。

    「好了……到这里就行了吧?」

    我没有隐藏厌烦的情感,以带刺的语调这么说。

    听到我说的话,戴著眼罩的高等妖精女性从树木的阴影处现身。

    她的两手穿有散发美丽绿光的钢制手甲,腰际则佩戴具有妖精剑饰的长剑,而那把剑就收在有著镶金装饰的白鞘之中。

    「你跟踪我有什么目的?我只是个卖药的而已喔。」

    「一个卖药的怎么会察觉我隐藏气息在跟踪你,还想要一个人跑进森林里头来做个了结呢?」

    「你明明就刻意露出破绽让我发觉,还敢这么说啊。」

    我这番话让高等妖精对我投来锐利的目光。

    「原来你敏锐到这种地步啊?」

    我明确感受到混合了戒心与斗志,属于技艺高强的战士特有的压迫感。

    「你就是黎琳菈菈吗?」

    「天晓得。」

    戴眼罩的高等妖精之中,能让我感受到压迫感的战士不可能还有别人,然而黎琳菈菈只是微微歪曲嘴角在那边装傻。我没想到黎琳菈菈会亲自出马。

    她想必对自己的实力充满自信,而且也知道用上最强战力来痛击敌手,便能把损害压在最小程度。

    「那我问你,说得出这些的你又是何方神圣呢?」

    对于黎琳菈菈锐利的话语,我耸耸肩后回答:

    「药店老板雷德,人畜无害的普通人。」

    「哪有普通人会像你这样。」

    「要当个普通人应该没什么条件吧?」

    随口回应的同时,我们之间的距离一步接著一步缩短。

    枝叶受风吹拂,林木彷佛在细声讨论到底是谁会赢一样地沙沙作响。

    (插图009)

    「那你找我又有什么事?」

    「你就老实点跟我走一趟吧,这样我就不会取你的命。」

    「就算海贼说会留我一条命,我也不太可能相信啊。」

    「我已经没在当海贼了。」

    黎琳菈菈停下脚步。

    「你无论如何都不打算投降吗?」

    「毕竟当哥哥的如果给妹妹添麻烦,就太难看了啊。」

    「咻」的一声,掠起白色疾风。

    黎琳菈菈的长剑连拔鞘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亮起白银剑身从我头上挥下。

    我往她的右侧错开身子闪避。

    一个转身,我朝黎琳菈菈的背后拔剑挥砍。然而,黎琳菈菈也在同一时间转身挥剑横扫。

    发出「铿!」的一声巨响。

    我看见黎琳菈菈的剑身浮现魔法图腾,便反射性地往后跳。

    「你死定了!」

    黎琳菈菈一副笃定自己赢定了的表情。

    彷佛自剑身满溢而出的风化作刀刃朝我袭来。

    那是利用风刃拋射斩击的魔法剑,用来劈砍躲过剑身的敌人!

    我立刻把身上穿的外套拋出去。

    风刃把我的外套撕得四分五裂,不过撕裂强韧的布料也让风刃的威力减弱,接著便完全消失不见。

    「我很喜欢这件呢。」

    掉到地上的外套已经不能用了。

    我看了一下铜剑,发觉剑身有著缺损和细小的裂痕。

    看样子并没有将她的攻势完全化解掉,再继续抵挡下去可能会很危险。

    看见我这副模样的黎琳菈菈显得惊讶。

    「身手真厉害。虽然不知道你体内寄宿著什么样的『加护』,但你没使出任何武技或魔法,我也没感受到显眼的技能。这实在太诡异了,看来你的实力深不见底……不过,你我装备的性能可是天壤之别啊。」

    装备的差距非常明显。再加上黎琳菈菈真不愧是传说中的海贼,她的剑术也远远超过我的想像……强大得甚至足以匹敌教我如何使剑的团长。

    「哎,我可以不跟你打,交给那两个人就好,而且也可以逃到卫兵执勤处去。」

    我以右手持剑摆出架势,让左脚微微后退。

    「我并不是想要大显身手,也不是想要别人夸我,当然也没有憎恨你们这些危及佐尔丹和平的家伙。」

    假如交给露缇和媞瑟,要打倒她想必会更加轻松。

    我现在只是个药店老板,没有什么合理的原因要像目前这样应战。

    「可是啊,该怎么说才好呢……把我自己可以解决的事情推给妹妹的话,实在很那个啊。」

    「你在说什么鬼。」

    我把意识转为集中在战斗上。发觉我的氛围有所转变,黎琳菈菈的表情也变了。

    我一边摇晃著剑尖,一边找寻著机会。

    黎琳菈菈没有打算等待,朝我这边缩短了距离。

    这时,黎琳菈菈的脚踩到树根,视线一瞬间投向脚下。

    「唔!」

    我闭气并在脚下施力,一脚就逼近了黎琳菈菈。

    她立刻抬起剑打算防御,不过──

    「怎么会!」

    黎琳菈菈的动作比刚才还要迟缓。

    她浮现著急的神情,同时将视线凝聚在手上的手甲上。

    「不可能,到底是什么时候!」

    她左手的手甲有一道很大的伤痕。

    第一次过招的时候,我向后跳的同时损伤了她的手甲。

    那种魔法道具不是有著强化体能之类单纯的效果。它有著更复杂、更纤细的妖精魔法。纤细的魔法就怕受到损伤。

    刻印其中的魔法被扰乱之后,手甲本身也变弱了。

    然后,黎琳菈菈没有办法完成她认为做得到的动作,便产生了很大的破绽。黎琳菈菈费力地架起防御,抵挡我刺出去的剑。

    剑被她的防御挡下并发出声响。

    我在剑尖被挡下来的时候再往前踏出一步。

    铜剑蛇行一般掠过黎琳菈菈的防御,命中了她的肩膀。

    黎琳菈菈忍著痛楚,并以风刃与以牵制后拉开距离。

    她肩上的伤口溢出血液。

    「唔……」

    右肩的伤很深。随著血液往右手臂流下,黎琳菈菈的右手应该会失去力气。

    「还要打吗?」

    「这国家真是太莫名其妙了,竟然有人比我还强?」

    就算她会用回复系的魔法或技能,或者要喝治愈药水,我也不可能放过那种破绽。现在的距离对我们两个来说都是只要一露出破绽,就会立刻受到对手追击的状况。假如就这样僵持不动,黎琳菈菈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倒下。尽管如此,就算她要攻击,在惯用手受伤的状态下也没有任何胜算;如果她想逃跑,我也可以用「雷光迅步」追上并给予痛击。

    目前的状况对我有利,然而……

    「到此为止了。」

    这时传来了其他男人的声音。黎琳菈菈脸上浮现对胜利的确信。

    现身的男人果然也是高等妖精,他右手拿著短弯刀,左手则按住流著眼泪、身体颤抖的女孩嘴巴。那个女生是平民区的居民。

    「竟然抓了人质,还真像个海贼啊。」

    「军人也会用上骯脏的手段,毕竟没有赢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嘛。好了,快把武器丢掉吧。」

    「要是我说不呢?」

    「这小鬼就会没命。」

    虽然她是经过我身边就会来打招呼、很开朗的孩子,但她跟我的交集也就只有这样。即使要说我认识她好像也不是那么一回事。

    「你是随便找个方便抓的小孩来抓就对了。」

    「但这对你这种人来说很有效果吧?」

    黎琳菈菈按著伤口这么说。

    「说得也没错啦。」

    我这么说的同时,像拋射一般地扔掉了剑。

    「什么!你这混帐!」

    剑划出很大的弧线,朝著抓有人质的高等妖精飞了过去。

    不过那把铜剑只是随著重力落下,可以用短弯刀轻松把它打下,不然单纯移动一步也能躲开。就算中招了,剑身不利的铜剑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然而,很少有人会忽视慢慢朝自己飞来的刀剑。

    高等妖精的视线被我那把在空中飞舞的剑吸引了过去。

    「『雷光迅步』。」

    在他视线偏离的一瞬之间,我就像要绕过树木后方再转回来一般,跑向高等妖精的身边。

    「咦?」

    我比高等妖精的反应还快了一瞬,一拳打在高等妖精端正的脸上。

    高等妖精身体向后仰而倒了下去。

    我就这样直接接住我拋过来的铜剑,再朝惊讶的黎琳菈菈举剑展开突击。

    跟那个无法及时反应的高等妖精不同,黎琳菈菈立刻摆出防御架势。不过,或许是因为她受伤的右手臂没办法灵活动作,行动速度比反应迟钝不少。

    「唔!」

    鲜血飞散,我的剑只比她的动作快了一点。身受重伤的黎琳菈菈以膝跪地倒下。

    「呼。」

    确认黎琳菈菈没有办法站起来之后,我把剑收回鞘中。

    然后我用手背擦掉额头冒出的汗水,慢慢地呼出一口气。

    做好紧急措施后,就把这两人交给露缇吧。要先处理好这两人才能再去送药了。

    「呜、呜呜,雷德先生……」

    不过当务之急是安慰这孩子啊。为了让这个女孩安心,我拍拍她的肩膀,对她露出笑容。

    「已经没事了,可怕的人都被打倒喽。你很努力呢。」

    「哇啊啊啊啊!」

    她被不认识的人抓起来,什么都不了解就被当成人质,一定感到很害怕吧。

    女孩抱住我的腰之后,便流下安心的泪水。

    *    *    *

    「嘿咻。」

    「船、船长!」

    我把用绳子绑住的黎琳菈菈和她的一名手下运到露缇宅第的地下室。

    之前就被关在里头的两名高等妖精一副看到什么难以置信的事物的表情,显得十分狼狈。

    「唔……」

    或许是恢复了意识,黎琳菈菈发出呻吟声。

    「你醒了啊?我已经做过紧急措施,不过动作太大的话伤口会裂开喔。」

    「你这家伙……想对我怎么样?」

    「什么想对你怎么样……是你袭击我的吧?把你交给露缇她们之后,我的工作应该就结束了。」

    我露出苦笑。这次是因为受到了袭击,我才被迫无奈应战罢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对于我平淡的反应,黎琳菈菈像是吓得失去战意一般目瞪口呆。

    话虽如此,还好阿瓦隆尼亚王国和维罗尼亚王国在魔王军进攻前关系就很险恶,我的身分才没有众所皆知。

    如果是在其他国家,由于我当骑士的时候曾经受召前去王宫典礼之类的场合,说不定一下子就会被认出来。

    「喂,你这小子!好好治疗船长的伤啊!」

    对于想著这些事情的我,被露缇她们抓住的高等妖精口出怨言。

    或许是因为身子动起来的时候让伤口有点裂开,包扎在黎琳菈菈身上的绷带染上了血色。

    「是你们自己袭击过来的,要人好好治疗可真是大牌啊。」

    我用稍微带刺的口吻回应。

    这次是因为我的实力比较强,事情才能够平安收尾,但她跟她的部下做的事情可是带有暴力的绑架行为。

    「我已经擦药做过紧急措施了。而且凭藉高等妖精的生命力,还有那高等级的加护,想必连后遗症也不会有。」

    「要怎么处置俘虏是有条约规定的吧!」

    「这里不是阿瓦隆尼亚王国,而是佐尔丹共和国。就算是都市国家也是独立的国度,王国的条约在此并不适用。而且你们没发出宣战布告就来袭,别一脸高高在上地摆出军人架子。你们绑架未遂,可是要被当成犯人处置喔。」

    「话、说是这么说没错……」

    真是的。

    「……你这家伙原本是军方人士?」

    对于黎琳菈菈说的话,我不禁皱起一张脸。

    糟了……她可真是敏锐。不过光靠这样应该猜不到我的真实身分就是了。

    「是出过什么事,还是在权力斗争中落败的将校?你来维罗尼亚的话,我直接提拔你做将校也可以喔。」

    「天晓得呢。」

    我以这样的回应收尾,决定坐在地上等露缇过来。

    过了一阵子之后,露缇、媞瑟与莉特三人来到这间地下室。

    「嗯,莉特也来了啊。」

    「我不喜欢只有我一个人被排除在外嘛。」

    「我本来打算交给露缇之后就回去。」

    「我希望哥哥也留在这儿,如果哥哥不觉得麻烦的话。」

    「你看,露缇都这么说了。」

    露缇对我这么说的话,我就难以拒绝了啊。

    「我知道了,那我就在露缇后面待命,有状况的话再出手喽。」

    「谢谢。」

    露缇开心似的这么说。

    看见她这种表情,就让我不禁有了「这样也行啦」的心情。

    露缇的讯问很短暂。

    她或许打从一开始就不觉得能问出什么情资,知道黎琳菈菈没有回答问题的打算之后,她很快便中断了讯问。

    「接下来该怎么处理?」

    「交给佐尔丹政府如何?毕竟也问不出什么情资,可以当成外交筹码逼萨里乌斯王子让步之类的。」

    莉特的提案符合她曾为王族一员的身分,想将俘虏当作外交筹码来运用。

    「这样或许不错,毕竟我们也不能贸然出手。」

    对手可是维罗尼亚王国的大人物。

    要是对她施以超出必要的危害,说不定会让整个维罗尼亚王国海军都有所行动。

    这时传来「叩叩叩」的声响。那是用敲门器在宅第的玄关敲门的声音。

    「会是谁啊,我去看一下。」

    我站起身子前往玄关。

    「雷德,是我啦。」

    把门打开之后,便看见亚兰朵菈菈站在那里。而且,在她身旁的是──

    「米丝托慕婆婆!」

    「啊、啊啊,不好意思,突然就来打扰。」

    被黎琳菈菈盯上的目标──米丝托慕婆婆本人一脸别扭地站在那里。

    「我就进来了喔。」

    「亚兰朵菈菈,你等一下,现在气氛有点不好。」

    「黎琳菈菈那家伙在里面吧?」

    「你果然知道啊。」

    「我可是所有草木的友人,别以为有什么事情可以瞒过我啊。」

    大概是因为我跟黎琳菈菈在森林里对战过的关系吧。那技能还真方便。

    这样我也能了解为什么达南会抱怨亚兰朵菈菈脱队很令人困扰了。

    这么说来,不晓得在这次的骚动中,达南有没有好好休养呢?

    以他的个性看来,说不定会溜出医院赴身战场。

    晚点得先跟他好好说说才行。

    「话说回来,雷德!你怎么都没有通知我啊!」

    「因为我要是跟亚兰朵菈菈你说了,感觉你就会来揍黎琳菈菈一顿啊。」

    「没问题的,我会记得手下留情啦。」

    「最好是没问题啦!禁止虐待俘虏!」

    「咦~」

    亚兰朵菈菈的嘴型横向拉长摆出抗议的表情。不过不行的事就是不行。

    「算了,先别讲这个了。既然你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干嘛还把米丝托慕婆婆带过来啊?你也知道黎琳菈菈就是要夺走米丝托慕婆婆的性命吧?」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把她带过来解决两人之间麻烦的争执嘛。」

    亚兰朵菈菈的决策力还是一如以往地强。

    不过她想做的事情并不是每次都有办法顺利进展,总是会让待在她身边的人感到胆战心惊。

    「米丝托慕婆婆你觉得怎么样?」

    「我想想啊,假如要老实说出我的心情,我确实觉得很恐惧。」

    米丝托慕婆婆让我看她的双手。有著皱纹的指尖微微地颤抖。

    「五十年前的那一天,我觉得消声匿迹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对黎琳菈菈来说,我只是个什么也不说就逃跑,不负责任的王妃。真要说起来,黎琳菈菈把萨里乌斯带来的那一天如果我曾经拒绝,事情就不会演变成现在这样了。」

    「但那是因为……」

    「我和黎琳菈菈其中一人做错了选择。可是啊,就算她现在想取走我的性命,我和黎琳菈菈以前仍是挚友。我会提起勇气,好好做个了结。」

    「啪」的一声。

    米丝托慕婆婆两手合十。

    「雷德,让我一起进去吧。我会跟黎琳菈菈见上一面,虽然不知道最后是我会道歉还是她要道歉,无论如何我都得跟她见面才行。」

    「……我知道了,既然这是米丝托慕婆婆自己的决定,我会尊重你。」

    我让她们两人都入内。

    然后,米丝托慕婆婆……不,是亚兰朵菈菈先进到屋里。

    「好了,黎琳菈菈在哪里呢~」

    ……我总觉得叫亚兰朵菈菈离开比较好。

    *    *    *

    让米丝托慕婆婆和黎琳菈菈会面之前,先来整理一下目前的状况吧。

    这次事件的起端,是维罗尼亚王国的萨里乌斯王子和黎琳菈菈要求教会交出佐尔丹的教徒名簿。

    萨里乌斯王子要求教徒名簿的目的,是要找出自己失踪的母亲米诗斐雅王妃,也就是米丝托慕婆婆,以此来继承王位。

    然而,萨里乌斯王子根本就不是米丝托慕婆婆的亲生儿子。

    米丝托慕婆婆的孩子在生下来的时候便已死去,和她去世的胎儿交换的婴儿便是萨里乌斯王子。

    蕾诺儿发觉这件事,米丝托慕婆婆因而受到威胁,于是离开了王宫。

    也就是说,米丝托慕婆婆的存在何止不能让萨里乌斯王子登上王位,还会为他带来毁灭。

    所以黎琳菈菈才打算在米丝托慕婆婆和萨里乌斯王子重逢之前,派出杀手取走她的性命。那就是冬至祭那天袭击米丝托慕婆婆的杀手真面目。

    不过黎琳菈菈想必也没有预料到,边境居然会有前勇者在。

    预料外的战力击退了杀手,终究导致黎琳菈菈也像这样被我们抓了起来。

    这对黎琳菈菈和米丝托慕婆婆来说是睽违五十年的重逢……要是能够平安收尾的话就好了。

    *    *    *

    「什么,你、你是亚兰朵菈菈?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看见用力打开地下室的门、气势十足登场的亚兰朵菈菈,黎琳菈菈便叫出声来。她们俩好像在黎琳菈菈当海贼之前就认识了。

    「好久不见了呢,你这个浮萍妖精!」

    「突然讲这个是怎样!你是来找我打架的吗!」

    才刚开口,她们两人就互瞪对方。

    「浮萍妖精?」

    亚兰朵菈菈突然闯进来让莉特吓了一跳,也让她抱持疑问。

    「啊~那是高等妖精骂人的话。对于以自己出生都市为傲的高等妖精而言,被人形容为没有根的浮萍,似乎是不敢说出自己的出身地、丢人现眼的家伙的意思。」

    「……还是搞不懂耶。」

    可是,被亚兰朵菈菈那么挑衅之后,黎琳菈菈生气到连旁观者都能明显察觉。

    尽管我跟莉特听不太懂,不过对高等妖精来说,刚才的脏话似乎是讲了就准备要互殴的严重侮辱。

    「你最好有脸说别人!根本不会有其他高等妖精像你这么奇怪吧!」

    「可是我没有像你那样不知羞耻,从来没有背叛过重要的同伴喔!」

    「唔,那是因为……不对,等一下,你说的背叛是指什么事情?」

    「当然是你背叛葛杰李克的事情喽。」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黎琳菈菈大吼。和黎琳菈菈一样被抓的手下们被她突然怒气冲冲的模样吓到,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畏畏缩缩。

    「因为我跟她说过了。」

    米丝托慕婆婆一边这么说,一边走进室内。

    「好久不见啊,黎琳菈菈。你和五十年前一样都没变呢。」

    「什么,你该不会是……米诗斐雅吧?你老了不少,人类还真的是……很容易就衰老啊。」

    黎琳菈菈以米丝托慕婆婆以前的名字称呼她。

    会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对黎琳菈菈来说,她现在也跟五十年前一样是米诗斐雅王妃。

    「为什么,米诗斐雅?你为什么要逃跑?」

    「你心知肚明吧?因为我输给了蕾诺儿啊。」

    米丝托慕婆婆和黎琳菈菈面对面交谈。

    黎琳菈菈怒瞪著米丝托慕婆婆,米丝托慕婆婆也以蕴含坚定意志的目光回望著黎琳菈菈。

    「米诗斐雅,这种时候没必要再说别的了……你为什么有办法舍弃葛杰李克,为什么不肯相信他?有你在的话,葛杰李克一定也会认可萨里乌斯的啊!」

    「我相信啊……可是最先背叛葛杰李克的明明就是我们两个!」

    「那是因为……不,不是那样的。」

    「黎琳菈菈,事到如今你为什么还要来佐尔丹?」

    「我是为了萨里乌斯。」

    黎琳菈菈撂下这句话。这句话里头没有任何迷惘。

    「你对萨里乌斯王子还真费精力啊。」

    对于如此低语的我,黎琳菈菈投以尖锐的视线。

    「米诗斐雅……你为什么要说出萨里乌斯的秘密?你应该很清楚这个秘密究竟有多么致命!」

    「在这里的人们,都是我可以信赖的朋友喔。」

    尽管米丝托慕婆婆这么回答,黎琳菈菈还是把拳头紧紧握得连手指都发白,颤抖了起来。

    「要是有人泄露出去的话,萨里乌斯这辈子就毁了……!」

    「就算争论揭穿秘密的责任也只是在浪费时间,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

    米丝托慕婆婆摇了摇头,接著继续说:

    「所以……你为了防止萨里乌斯和我接触,打算杀掉我。」

    「哼,你说得没错。」

    「对萨里乌斯透露我可能就在佐尔丹的人,想必是蕾诺儿派系的人马吧?」

    「……对,我也疏忽了。没想到他们会使出这种手段。」

    「毕竟蕾诺儿就是政治上的运筹帷幄最厉害了啊。」

    「这我可是了解到厌恶的程度了啊。」

    黎琳菈菈和米丝托慕婆婆同时显露苦笑。

    「那么,直接当成米丝托慕婆婆已经去世,或是不知去向的话不就好了吗?」

    听著她们的交谈,媞瑟说出单纯的疑问。对于她的疑问,黎琳菈菈摇摇头。

    「就算我有办法蒙混过去,蕾诺儿应该也还是会派手下去抓米诗斐雅。我可不能留下这种把柄。」

    「可是不论我生死与否,蕾诺儿的儿子伍兹克王子都会继承王位吧?她应该没必要刻意抓住这种把柄,会不会只是虚张声势,其实是要把你跟萨里乌斯支离王宫呢?」

    听完黎琳菈菈那番话,米丝托慕婆婆这么回应。

    「我的确也思考过这种可能性……然而葛杰李克还是有可能在临终的时候指名萨里乌斯继承王位才对。尽管在生前指名会遭到蕾诺儿阻挠,但临终的话语无论是谁也无法改变。」

    「要改变继承顺位就得遵照正当手续,就算是一国之君也一样。蕾诺儿一定会说遗言不够理智且不妥当,然后全盘推翻。更重要的是,你们应该想办法让萨里乌斯在伍兹克王子坐上王位之后还能保有势力,并且等待对手垮台的那一刻。」

    她们俩以强烈的口气你来我往。看见她们那样的露缇点了点头。

    「已经解决了。」

    「「咦?」」

    对于露缇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米丝托慕婆婆和黎琳菈菈都意外得说不出话来。

    我也不晓得那番话的意义而看向露缇。

    「既然两个人谈话中的目标一样,就代表没有问题了。」

    露缇说著这样的话,脸上浮现满足似的笑容。

    别人没办法体会她那张可爱的表情代表什么还真是可惜──我想著这种不符合现在这种场面的事情。

    *    *    *

    黎琳菈菈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米丝托慕婆婆则不知道该怎么搭话才好。

    露缇一点也不在乎她们两人,一副事态已经解决的态度,一派轻松地坐在椅子上。不过在场的人应该只有我跟媞瑟有办法察觉露缇正在放松就是了。

    「啊,呃,说起来啊。」

    于是,主持场面的工作不知为何就落到了我头上。

    虽然我完全是维罗尼亚家庭骚动的局外人,但那两位当事人都不主动开口的话,我就只能这样了。

    「我们的目的是保住米丝托慕婆婆的性命还有拒绝交出教徒名簿。我可以当成你已经接受这两点了吗?」

    「……我本来就没打算让萨里乌斯拿到教徒名簿。至于米诗斐雅的事,就暂且先维持现况吧。」

    「那真是帮了个忙。以佐尔丹的立场而言,这样就已经十全十美了。那么,接下来要解决你们那边的问题,也就是该怎么增强萨里乌斯王子在王宫里头的影响力。」

    继承王位的问题处理好了的话,米丝托慕婆婆的存在无论对哪一方的阵营来说,利用价值都会变低。

    不过以现实面来讲,我想萨里乌斯王子很难继承王位。

    我对维罗尼亚王国的宫廷状况并不了解,没有办法说得很果断,但继承王位的次序是对手优先,政治影响力也是对手占上风,而且对方还有目前的王妃能当靠山,布局十分完善。

    「不过以你的个性来看,历史悠久的贵族想必不会站在你这边吧?」

    「我好歹也有可以代为交涉的人才!」

    对于米丝托慕婆婆的指责,黎琳菈菈恶狠狠地瞪了回去并这么回应。

    一开始还是我不带场子就难以让她们交谈的状况,但她们讲得越来越热烈,激动地议论起来,后来根本就不需要我讲些什么话了。

    这个景象让我觉得,我好像看见了她们两人以前关系还很好的样子。

    就在议论还在持续著的时候,我听见远方传来了钟响。

    「怎么了?」

    这里是地下室,因此没有用加护强化知觉能力的话应该听不见声音。

    然而,那声音让在场所有人一下子就听见了。

    铿铿铿铿铿!

    钟声在城里响彻,声音大到连地下室都听得见。

    这是发生紧急事态所发出的钟声。

    「我来看看情况。」

    亚兰朵菈菈拿出种子造出绿色藤蔓。

    她打开入口的门,让藤蔓往外延伸出去。

    「……啊!」

    过了一阵子,亚兰朵菈菈发出讶异的声音。

    「怎么了?」

    「超乎我的预料,情况说不定很糟。」

    亚兰朵菈菈的表情十分严肃。

    「维罗尼亚兵占领了港区,有几名卫兵和居民被抓起来当成人质了。」

    「怎么可能。」

    在我惊讶之前,黎琳菈菈先大吼出声:

    「你确定吗,亚兰朵菈菈!确定是萨里乌斯的军队占领的吗!」

    「你很了解我的能力吧?我没说错喔。」

    「不可能!萨里乌斯应该也很清楚不能出兵才对!」

    萨里乌斯王子出兵了?

    如此一来,让席彦司教帮忙处理的教会问题就会在此时化为现实。如果对手不光只是威胁,而是占领他国领土的话,无论席彦司教怎么劝说,圣方教会都不会保持沉默。人类之间的战争会因此无法止歇。

    露缇好不容易要在佐尔丹享受悠悠哉哉的慢生活,为什么事情会搞成这样啊!

    「总之先去港区一趟吧。」

    「也对,莉特说得没错。」

    我靠到黎琳菈菈身边。

    「……不可能,萨里乌斯到底怎么了?」

    黎琳菈菈显得很憔悴。看到她这副模样,我有种预感般的感觉。

    「哥哥。」

    露缇也点点头。

    她以勇者的身分在旅途中解决过各式各样的事件,而她藉此培养出来的洞察力想必感受到了什么。

    「黎琳菈菈,你要一起去吗?」

    「你说什么?」

    「雷、雷德!」

    黎琳菈菈一脸狐疑,米丝托慕婆婆也惊叫出声。

    「黎琳菈菈的目的,一样也是要阻止维罗尼亚军吧?」

    「……是啊,没错!我也求你让我过去,我愿意以高等妖精的血来发誓,绝对不会做什么小动作。我想趁事态还能弥补的时候,尽快阻止萨里乌斯王子。」

    我将黎琳菈菈和她手下那些高等妖精的绳子解开。

    「要走喽。」

    「知道了。」

    我们离开了这间宅第。

    *    *    *

    我、露缇、莉特、媞瑟、忧忧先生、亚兰朵菈菈、米丝托慕婆婆、黎琳菈菈与黎琳菈菈手下的三名高等妖精──我们这些人急速前往港区。

    城里充满四处逃窜的群众,但没看见有人受到战事波及而受伤。看来还没发生大规模战斗的样子。

    跑了一阵子、到达港区的我们确实看到了飘扬的维罗尼亚旗帜。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黎琳菈菈愕然地垂下肩头。

    「现在佐尔丹周围的外在势力只有萨里乌斯王子的军队而已。」

    尽管我这么说,黎琳菈菈依然只是低声呢喃著「不可能」。

    「可是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烟尘,没有战争的味道。」

    莉特指出这一点。

    莉特在洛嘉维亚公国的战争中曾经看过无数次自己的故国受到战火灼烧的模样。

    看在这样的莉特眼里,这个城镇里头并没有战斗的痕迹。

    「的确,看在我眼里也一样。如果维罗尼亚军节节进逼,佐尔丹军应该会收到以市民的避难为优先,迅速撤退的指示才对。港区本来就是人口比较少的地方,说不定没有引发战斗和掠夺的情形。」

    兵法的基础是在对方登陆前先防卫,不过要是引发战争的话,佐尔丹没有任何胜算,只能在尚未受害时先撤退,持续以外交手段奋斗……当然,这样的前提是露缇和媞瑟她们没有上场战斗。

    「我从高处观望一下。」

    媞瑟轻快地跑上附近仓库的墙壁,从屋顶上确认四周的状况。

    「那里可以看见佐尔丹的军旗,佐尔丹将军威廉男爵的军旗也在。威廉男爵的走龙骑兵也都在骑乘状态下齐聚一堂……但在那样的城镇里头,就算聚集骑兵应该也一点意义都没有。」

    「他是没有实战经验的将军,当然不可能经历过城镇战。」

    前去那里的话,应该能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才对。

    我们也到那边会合吧。

    *    *    *

    佐尔丹港区容易受到暴风影响,建筑物也都是以会遭到破坏为前提,盖得不怎么牢固。威廉男爵所在的这间仓库也不是以砖块砌成而是木造,墙壁是一碰就会四分五裂的土墙。

    瞭望天空,便会发觉不知不觉间已经乌云密布。

    说不定会下雨啊。

    总之就把该做的事先做好吧。我仰望站在我眼前,一副士兵外貌但只有一条手臂的魁梧男性。

    「这里是威廉男爵的阵营,有话快说。」

    「……你在搞什么啊,达南?」

    「嘎哈哈,被你看穿啦。」

    在佐尔丹军阵营入口站著的男人是「武斗家」达南。

    虽然他用士兵头盔把脸遮住,仍然不可能藏得住这身肌肉与压迫感。

    「因为外头好像在搞些什么有趣的事嘛。」

    「所以呢?」

    「我打算也进来掺一脚,以义勇兵的身分加入,正在站卫哨呢。」

    「别让达南来站卫哨啦!」

    我不禁喊出声来。

    会这样子也是因为达南搞错了站卫哨的工作。

    卫哨应该是有什么异常状况就要通知同伙的工作,可是达南把卫哨当成了可以比其他人更快找到敌人、率先战斗的工作。

    「搞什么鬼啊,你们这次也要全部扛下来喔?你们几个最近好像都瞒著我做些令人开心的事情耶!让我也掺一脚啊!」

    「……等你伤势好了再说吧。」

    达南的伤还没痊愈。这种伤势如果是一般人,应该连走路都还很困难。

    我说服达南回去医院休息,最后是露缇和他以拳约定,才好不容易把他这个伤患送回医院。

    「真是的……」

    不过也因为达南夹在中间,我们才能一路顺利地到达总指挥官威廉男爵的所在地,因此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我们进入威廉男爵所在的仓库后,便发觉威廉男爵在里头看著地图上为数众多、代表敌方兵力的棋子,而且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哦哦!那位就是黎琳菈菈阁下吗!」

    威廉男爵一看见黎琳菈菈她们的身影便大声喊了出来。

    「威廉男爵,你怎么会认识黎琳菈菈?」

    「哪有什么认识不认识,占领港区的那些人就是要求我们归还身为俘虏的黎琳菈菈以及她的三名部下。他们还开出支付四万两千佩利的赎金、解放占领的港区和所有俘虏,以及追加支付八千佩利作为赔偿金的条件。」

    「这、这可真是乱来。」

    他们占领得很强势,条件倒是让步不少。

    莫名给人一种不合逻辑的印象。

    可是根据黎琳菈菈的说法,萨里乌斯王子想必不是一个无能的王族成员才对。

    「我不晓得黎琳菈菈阁下到底是怎么被抓的,不过你们都把她带过来了,那就可以放心了。赶快派人过去传讯吧。不,由我们直接过去也可以。」

    可以看得出来威廉男爵的表情明显松了一口气。

    打不过的对手忽然占领城镇,自己也不知道对方说的俘虏是什么时候被抓的,看来让他伤透了脑筋。

    「等一下,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要先掌握情况……」

    我忍不住插嘴,然而威廉男爵怒吼得喷出口水。

    「我不知道你是哪位,但是你没有资格命令我!军队的指挥权可是在我身上!而且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忽然改变想法直接出兵!我们得尽早归还俘虏,让佐尔丹恢复和平才行!」

    他的语气虽然强势,却是全心全意地表现懦弱。

    我正感到困扰时,黎琳菈菈身后的莉特和米丝托慕婆婆把话接了下去。

    「你冷静点,威廉男爵。黎琳菈菈还在我们手上,占上风的是我们这边喔。我们应该先掌握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做出最佳选择才对喔。」

    「威尔,这是佐尔丹前所未见的事态,你会这样也情有可原……不过你无所适从的话,整个佐尔丹军也一样会无所适从。」

    「英雄莉特!米丝托慕大师也在!」

    米丝托慕婆婆的身影让威廉男爵睁大眼睛、提高音量。

    接著他就一副很虚弱的样子,双脚没力似的跪在地上。

    「米丝托慕大师,我办不到……请您代替我指挥军队。这对我来说负担太大了。请您像以前拯救过佐尔丹那样,再一次拯救我们吧……」

    「威尔,你这样不行,怎能依靠我这种老婆婆呢?现在已经是你们的时代了。」

    中年男性向老妪求情。这个样子真的不能说有多好看。

    不过威廉男爵麾下的骑士们尽管亲眼看见这副情景,也丝毫无轻视他的迹象。因为他们也是以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目光看著米丝托慕婆婆。

    我很了解这种景象。

    这就是士兵们面对魔王军时陷入绝望,对露缇寻求救赎的景象。

    英雄就是希望本身。露缇凝视著这样的情景稍微皱眉。

    「要是你害怕的话,士兵们也会害怕。请你站起来吧,威尔。没事的,我很清楚你一直努力到现在。来,麻烦你告诉我们,就你所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

    威廉男爵垂头丧气地开始把他知道的事情说给米丝托慕婆婆和莉特听。

    说是这么说,不过威廉男爵光是让港区市民避难和召集兵力就已经疲于奔命,似乎没有掌握到绝大部分的情势。

    我把探听事态的工作交给她们两人,自己则走向亚兰朵菈菈身旁的黎琳菈菈。

    亚兰朵菈菈走到我身边咬耳朵说:

    「雷德,黎琳菈菈的样子不太对劲。」

    黎琳菈菈至今展现的模样都是高傲的高等妖精海贼;不过她现在跟之前可说是大不相同。

    「又是我……又是我害的吗……」

    黎琳菈菈脸上浮现的是后悔,以及绝望。

    「我只是……想要成为那个人的助力而已。」

    她脱口而出的苦恼低语真的很小声,不过我强化过的知觉技能听得十分清楚……她说的那个人指的会是谁呢?

    「威廉男爵好像也想把黎琳菈菈你们交回去。等事情谈完之后,应该会先去见萨里乌斯王子一面。」

    我对黎琳菈菈和她手下那些高等妖精这么说。

    高等妖精们安心似的点了点头,然后从黎琳菈菈的两侧扶持著她。

    *    *    *

    港区一间以船长和航海士为客群,较为高级的旅店「顺风亭」。

    这是以前露缇刚来佐尔丹的时候利用过的旅店,萨里乌斯王子占据了这个地方来使用。为我们带路的是皮肤晒得黝黑的维罗尼亚兵高等妖精。

    「萨里乌斯殿下,小的把佐尔丹的使节带来了。」

    士兵这么说并敲了敲门。

    以王子身边的士兵来说这样的态度有点粗鲁,不过那名士兵毫无松懈地一直注意著我们的动向,而且还保持可以随时应战的架势,看得出来他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士兵。

    和高等妖精之国祈莱明出身、在都市里历经磨练的高等妖精不同,他的举止有著在大海与军队的世界中锻炼出来的敏锐和危险。

    「让他们进来。」

    门内传来男人的声音。我往露缇和媞瑟她们那边一看,便发觉两人都点了点头。

    露缇她们以前见过萨里乌斯王子,那就是萨里乌斯王子的声音没错。

    士兵把门打开。

    坐在里头的男人穿戴的装备跟士兵没差多少……不过每一项都刻有维罗尼亚王家的纹章,以及象徵魔法物品的符文。

    萨里乌斯王子的年龄应该将近五十岁,然而他的面容十分年轻,看起来顶多只有三十几岁。

    「黎琳菈菈平安无事啊。」

    萨里乌斯王子看了黎琳菈菈的样子这么说,接著对我们露出白齿而笑。那张笑容与其说是表达友好,更应该说是显露威吓的狰狞脸孔,是刻意展现给即将对战的对手看的表情。

    嗯……王子的那张脸……就在我有所疑问的这一瞬间──

    啪!

    室内响起剧烈的声响。这是只在一瞬间发生的事。

    「为、为什么?」

    萨里乌斯王子按著脸颊呆愣在原地。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副无法压抑怒气的模样、气喘吁吁的黎琳菈菈。

    黎琳菈菈冲过去甩了萨里乌斯王子一个耳光。

    「要问为什么的是我才对!你为什么要做这么愚蠢的行为!」

    就站在我们身边的黎琳菈菈的手下们以及守卫萨里乌斯王子的士兵们,都被突如其来的发展吓得一动也不动。

    当然,露缇有察觉到黎琳菈菈冲出去,假如有心确实可以阻止她。不过露缇选择默默观望黎琳菈菈的行为。

    亚兰朵菈菈对我投来询问该怎么行动的视线。我微微摇头,告诉她我打算就这样继续观察情况。

    亚兰朵菈菈尽管露出看起来很担心的神情,还是点头同意了。

    「这事要是被蕾诺儿知道,你就完了!你这个笨蛋……你应该没有蠢到连这种事都不知道才对!」

    黎琳菈菈的声音在颤抖。

    她的声音听起来混合著各种难以抑制的情感,靠著愤怒好不容易才稳住一个方向。萨里乌斯王子紧咬牙根,一语不发地垂头丧气,然而……

    「因为你被抓了啊。」

    他像是竭尽全力挤出这句话似的回覆。

    「那又怎样!为王者要有舍弃部下的决心,这我应该教过你才对!」

    「要我舍弃你的话……我就算不当上王也可以!而且我根本就不想当!你明明也知道吧!」

    这句话的声音相当大。

    外头的士兵们想必也都听见了吧,外面传来士兵们有所动摇而骚动的声音。

    我不知道黎琳菈菈此时的表情该用什么话来形容才好。

    既像是情绪激动,也像是已经绝望,又像是在哭泣……看起来也好像正在笑。好像要把内心撕裂一般,复杂的情感在黎琳菈菈心中打转。

    室内恢复一片寂静。维罗尼亚兵不知如何是好,不安似的环顾周围好几次。

    在这种情况下,我移动至在我们后方笔直地凝视萨里乌斯王子的面容、愣在原地的米丝托慕婆婆身边。

    (插图010)

    「觉得很像吗?」

    对于我的这句话,米丝托慕婆婆吓得肩头轻颤一下。

    「你怎么会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我之前就想过这种可能性……黎琳菈菈是海贼,她应该不会为维罗尼亚王国行事,而是为了葛杰李克行动……既然这样的话,她为什么要为萨里乌斯王子献身到这种地步呢?」

    「真的很像!他很像那个人,像葛杰李克年轻时的样子!可是葛杰李克和萨里乌斯应该没有血缘关系才对!」

    米丝托慕婆婆这么低语,身子不禁打颤。

    果然是这样啊,萨里乌斯王子是葛杰李克王的亲儿子。

    而且……

    「黎琳菈菈,难不成……萨里乌斯王子是你的──」

    米丝托慕婆婆以发颤的手指摀住差点要大叫出声的嘴巴压抑著感情。

    这到底是为谁投注的爱与恶意,到底是谁背叛、是谁牺牲,后果又到底是由谁来承担呢?

    萨里乌斯王子并不是看起来很年轻,而是刻意展现比实际年龄还老的面容。

    萨里乌斯王子脸上化的些微妆容,并不是要让他的面貌更亮丽。

    只要卸了妆,他想必会展现别人看了说是青年也不为过的年轻面容吧。如果是还没满五十岁的年龄,以她们的种族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雷德……萨里乌斯王子他是──」

    我同意莉特的话并这么回答:

    「没错,萨里乌斯王子是高等妖精中的半人类……他的父亲是葛杰李克,母亲则是……黎琳菈菈。」

    正因为这世界受加护所支配,人们才会在加护以外的血统寻求权力后盾。

    只要拥有强大的加护,无论是谁都能无条件地让别人屈服。正因为加护有著这样的特性,人们才不会信赖加护。

    就算是拥有「帝王」加护且让维罗尼亚再次成长为大国的葛杰李克王,也还是一直被人们视为海贼出身的三流之辈。

    要是认可了葛杰李克王,以后说不定就会有拥有「帝王」加护的山贼、强盗、纵火犯,或是各式各样的人来破坏自己和亲友生活的世界与规范,以新一任支配者的身分来统治天下。

    我觉得这个世界王族们的行为举止,正好就象徵加护这种存在的矛盾。身为洛嘉维亚公国公主的莉特,说不定在他们的命运里看见了曾有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未来。

    彷佛要确认她现在跟我在一起一样,莉特紧紧握住我的手。

    而我也回握莉特的手来回应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