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章 揭露的秘密
    我的名字是萨里乌斯•渥夫•维罗尼亚。

    葛杰李克王和米诗斐雅王妃的儿子,也就是维罗尼亚王国的王子。

    我几乎没有关于母亲大人的记忆。

    我只隐隐约约记得,在我玩耍的时候,好像有一名文静的女性在离我不远的地方静静地看著我。

    每次听闻母亲大人还是海贼时与父亲大人一起袭击王都时的故事,常常令我感到十分困惑。因为那和我印象中的母亲大人不太一样。

    维罗尼亚的贵族不会让父母亲手养育孩子。

    所以存在我少年时代回忆当中的人,是单眼的高等妖精将军黎琳菈菈。

    「萨里乌斯,你在做什么?」

    黎琳菈菈向我搭话的时候,总是先讲这句话。

    无论我当下在做什么,就算在玩一眼就看得出内容的游戏也一样,黎琳菈菈每次都会用这句话打开话题。

    黎琳菈菈即使成为贵族,也还是跟海贼时期一样戴著黑色眼罩遮住一边的眼睛。就算身穿豪华的贵族洋装,腰际也总是佩戴很有海贼调性、不符礼节的短弯刀。尽管黎琳菈菈理所当然似的被周遭视为异物而受到排斥,我还是很喜欢和她见面的时光。

    黎琳菈菈对我述说的并不是高雅的贵族和骑士的故事,而是令人内心雀跃、和大海有关的故事。

    我因为什么地方都没办法去而觉得无聊,她却偷偷把我带到她的船上,告诉我大海的颜色与味道。

    和叫做阿尔哈森的辉龙(Radiant Dragon)一同冒险时,我才知道母亲大人并不是我的亲生母亲。

    当时是场王子与龙对抗森林的邪恶魔女,没有多特别的冒险……但那场冒险本身跟这件事并没有关系,因此我就省略吧。

    重要的是,那时我把黎琳菈菈房里的一套手甲带了出去。

    那是使用了净面钢的一项极品,在当时还小的我手上紧密地贴合,就像魔法物品会有的特性。

    尽管我当时还是个孩子,戴上那只手甲后却能像身经百战的战士一样自在地挥剑,和森林里的怪物战斗。

    而且在我打倒魔女时……魔女看见我的手甲,嘴巴扭曲地笑了出来……她在断气前告诉我,那是名为剑术手甲的魔法道具,只有高等妖精才能使用。

    我当时受到很大的打击。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都不是高等妖精。

    也就是说,他们两位都不是我真正的亲人。

    想到这里的时候,一名高等妖精的身影窜过我的脑海。

    察觉到这点之后,疑惑很快就变成了确信。与其这么说,或许更该形容成「一开始就该物归原主的东西,终于回到了该回去的地方」吧。

    而且魔女的那番话,也说明了我为什么会衰老得那么迟缓。以人类来说,我的外貌真的没什么改变。

    我的母亲就是黎琳菈菈。

    权力斗争的日子没办法令我内心安定,但我知道黎琳菈菈(母亲)一直都在为我而奋斗,这点让我很开心。

    我明明遭到母亲大人舍弃,父亲大人也宣告我没办法继承任何东西,可是母亲一直都在我的身边,一直都在守护著我。

    我想对她说谢谢。我想对她说我爱她。

    我想要像对待母亲一样,好好对待我的亲生母亲。

    我的愿望,就只有这个。

    父亲大人病倒了,母亲和我的战斗也即将结束。如同一开始就知道的一样,以我们落败的结果收尾。就在这时,蕾诺儿派系的某个贵族接近我……还把母亲大人所在地的情资带了过来。

    我知道这是陷阱,不过我脑中浮现了别的想法。

    我想说,如果母亲大人表明我并不是她的儿子,我们说不定就可以放弃父亲大人还有王国了。

    这样一来,我和母亲或许就可以像以前的母亲大人那样舍弃维罗尼亚王国去很远的地方,如同单纯的母子一般生活。

    父亲大人驾崩,我又没有办法继承王位的话,维罗尼亚对母亲来说应该不再是束缚了才对。

    我是这么想的。

    因为我不想再次失去母亲。

    *    *    *

    「因为我不想再次失去母亲。」

    萨里乌斯王子说完话后叹了很长一口气。他放在桌上的手或许因为紧张而出汗,现在的他目光低垂,一动也不动。

    我把打败黎琳菈菈的时候拿走的净面钢手甲拿出来放在桌上。

    「拿回去吧。」

    磨得很亮的手甲上反射出黎琳菈菈、萨里乌斯王子,以及隔了一小段距离的米丝托慕婆婆的脸庞。

    他们三人一直保持沉默,只有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黎琳菈菈。」

    代替沉默的三人,亚兰朵菈菈开口说:

    「接下来换你喽。为什么萨里乌斯会是你儿子?」

    亚兰朵菈菈的目光中带著不安。

    「没有其他的办法……侵蚀葛杰李克和米诗斐雅身体的是『埋伏绝种之毒』。」

    「埋伏绝种之毒?」

    亚兰朵菈菈看向我这边。

    我想起以前在王立图书馆禁书库读过的恶魔学书籍内容。

    「我记得那应该是适量地持续服用一个月上下的话,就会让人的体质变成会产生毒素的恶魔毒药。」

    「你还真是博学多闻。我可是让学者前去调查,才第一次知道有那种毒药。」

    「……原来如此。『埋伏绝种之毒』啊,竟然是这么一回事。」

    知道毒药的性质之后,我理解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雷德,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到我的表情,亚兰朵菈菈这么说。

    「『埋伏绝种之毒』是居住在暗黑大陆的恶魔毒药,特徵是毒素会传染他人。」

    「传染?」

    「那种毒药只是一种化合物,但真的很像传染病,要是让其他人摄取了化为毒物的人的体液,毒素就会传到别人身上。」

    「说到摄取体液的话──」

    「嗯,虽然有很多方式……但他们的状况是传宗接代吧。」

    「这样的话……!」

    亚兰朵菈菈露出惊讶的表情。

    「没错,蕾诺儿自己服下毒药,传染给了葛杰李克。然后透过葛杰李克,也传染给了米诗斐雅。蕾诺儿的执念连高等妖精都骗过了。」

    「这样的话,米丝托慕婆婆会产下死胎是因为──!」

    「赤子无法承受化为毒物的血液,『埋伏绝种』这种名字就是源自于这种特性吧。让俘虏化为毒物再放出去,就能破坏群体间传宗接代的能力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能生下萨里乌斯王子?他不是葛杰李克的孩子吗?」

    黎琳菈菈像是要逃避同族的目光一般低头答道:

    「亚兰朵菈菈,你也很清楚我们高等妖精拥有强大的生命力。就算是人类赤子必死无疑的毒素,和高等妖精生下的半人类仍有可能幸存。要让葛杰李克留下子嗣……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然后黎琳菈菈和葛杰李克发生了关系。

    葛杰李克打从一开始就知道萨里乌斯王子的事情。

    葛杰李克是盗走国家的伟大海贼。

    然而在得到王位之后,葛杰李克感受不到自己的意志。

    葛杰李克或许也是受到想要守护王位的「帝王」冲动所摆布,没办法自由自在生活的一个可怜老人。临死的时候,海贼之王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呢?

    「黎琳菈菈,我就问你一件事,你要诚挚地给我回答。」

    亚兰朵菈菈笔直地瞪视著黎琳菈菈并这么说。

    「什么事?」

    「你心里就没有其他的想法吗?你会背叛米诗斐雅这个朋友,就只是为了守住葛杰李克的王位还有你们的立场吗?」

    「本来……应该是那样的。」

    黎琳菈菈戴著眼罩的表情变得扭曲。

    「可是我萌生了爱情。我爱上了葛杰李克,爱上了萨里乌斯。我不禁觉得背叛其他的一切也没关系。我心里确实……有别的想法啊,亚兰朵菈菈。看见萨里乌斯的脸蛋的时候,我打从心底觉得高兴。」

    「这样啊。」

    亚兰朵菈菈以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说下这几个字,就闭上眼睛一语不发。

    高等妖精这种种族不太能相信其他种族。

    不过只要真正建立过信赖关系,她们就绝对不会背叛。

    当然会有受到对方背叛而失望的情形,但她们不会自己主动背叛友情。

    对高等妖精来说,那种出自人类价值观的行为,是她们难以想像的邪恶举止。

    亚兰朵菈菈以前会生气到去挑战放逐我的艾瑞斯,就是因为在高等妖精的价值观里头艾瑞斯的行为不可饶恕。

    「母亲,母亲大人。」

    接著打破沉默的是萨里乌斯王子。

    黎琳菈菈和米丝托慕婆婆两人抬起脸来看著萨里乌斯王子。

    「无论过程如何……就算我即将迎来的只有毁灭,能够称呼母亲为母亲,我还是很开心。而且能遇上我以为再也没办法见面的母亲大人,我也感到很开心。我想……至少要让你们知道我的这些想法。」

    萨里乌斯王子的脸上没有恶意或后悔的情感。

    他的表情很纯粹,看得出来有继承到高等妖精爽朗的特性。

    「我们先离开吧。」

    「嗯。」

    露缇对我的话语表达同意。接下来就是他们三个的问题了。

    尽管应该还要再花上一段时间,不过我相信他们假如愿意慢慢讨论,事情一定能够解决。

    我拉起愣在原地的亚兰朵菈菈的手走出房间。

    *    *    *

    我们留下那三人在房内,移动到了隔壁的房间。

    「亚兰朵菈菈,真亏你能忍住。」

    我这么说完之后,亚兰朵菈菈就像要把心中所有情感全部吐露出来一般,叹了很长一口气。

    「因为我看过许多人类,现在能理解世上也有那样的价值观和迷惘。」

    对于高等妖精来说,黎琳菈菈的行为是不可饶恕的背叛。

    考量到亚兰朵菈菈个性强势,她发觉到事实的时候就算把黎琳菈菈揍倒也不足为奇。事实上,聆听来龙去脉的时候,亚兰朵菈菈的表情也很可怕。

    「跟我比起来,黎琳菈菈远远还要更像人类。」

    「人类?」

    「嗯,人类。高等妖精们厌恶、害怕心爱的人类。虽然这对于人类来说是个秘密,但是高等妖精之间有一句格言,那就是一生至少会爱上人类一次。」

    「原来有这种格言啊?」

    「人类的寿命对我们来说很短暂,短暂得要是别开目光的话,没过多久就会消失。可是人类在那么短的时间,就能完成我们需要花费大把时间才能够得到的事物。那样的光辉让我们著迷。不过那是我们得不到的事物,因为我们是高等妖精。无论我们有多爱人类,高等妖精还是会以自己身为高等妖精为荣。」

    或许是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平息了怒火,亚兰朵菈菈的表情变得沉稳平静。

    「上一次见到黎琳菈菈应该是六十八年前了吧。在这段期间,我所认识的黎琳菈菈似乎变成了另一个黎琳菈菈。」

    「变成了人类的高等妖精吗?」

    「我想她就是经历了那么激烈的一段恋情吧。甚至能让她忘记自己身为高等妖精,轰轰烈烈的一段恋情。」

    「而她的对象是葛杰李克。」

    「嗯。」

    亚兰朵菈菈感受到的情感是怎么样的呢?

    她看见黎琳菈菈现在的样子,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哎,不过啊,雷德。」

    「嗯?」

    「和你相遇的我啊,可是比黎琳菈菈幸福许多喔。」

    亚兰朵菈菈的个性就是会直率地说出这种话。

    「啊,喔,嗯,这样啊。」

    「哈哈哈,雷德还真容易害羞呢。」

    亚兰朵菈菈似乎也能接受她和黎琳菈菈之间的争执了。

    她们两人互为死对头的关系,或许是因为双方都是高等妖精才能够成立吧。

    所以,对亚兰朵菈菈来说,不是高等妖精的黎琳菈菈已经不是相同价值观之下的竞争对手了。亚兰朵菈菈看著我的脸且露出笑容,表情中似乎带著一丝寂寞。

    *    *    *

    和亚兰朵菈菈谈完之后,我便前去别的房间。

    一打开门,便发现之前被抓到露缇宅第里头的那些高等妖精在那里。

    「没想到竟然有那种秘密。」

    「呜呜,船长。真是太好了啊。」

    「谁快借我一条手帕,我止不住眼泪和鼻水啊。」

    那三位高等妖精都哭得泪流不止。

    我拿他们没办法,于是把手帕借给他们。

    「话说我有一件事情想请教你们。」

    要等他们哭完,我想应该得等到天黑,所以我强硬地推展话题。

    「蕾诺儿的儿子,伍兹克王子和西尔维里奥王子的加护是什么?」

    「「「咦?」」」

    高等妖精们目瞪口呆地看著我。

    「听说他们两人都是『斗士(Warrior)』。」

    「有看过他们使用技能吗?」

    高等妖精们面面相觑。

    「是没看过,不过『斗士』的固有技能是强化能力,因此并不引人注目。」

    「体能是真的很强喔。据说比摔角的话,就连王宫里都无人能敌。」

    「我认识的人也曾去比过一次摔角,对方说王子的力量跟技艺都很厉害。」

    「可是你们没看过,也没听说王子曾经用过技能吧?」

    「对、对……」

    我那些话让高等妖精觉得困惑。

    对高等妖精们道谢之后,我便回到莉特等著我的房间。

    「雷德,看你一脸难色,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吗?」

    看到我回到房里的表情,莉特说道。

    我对莉特说明我感受到的疑惑。

    「西尔维里奥王子和伍兹克王子是从哪里来的?」

    「黎琳菈菈说过蕾诺儿手上或许有解毒剂。」

    「归根究柢,蕾诺儿到底是从哪里拿到『埋伏绝种之毒』的?」

    「米诗斐雅和蕾诺儿的父亲,上一代的维罗尼亚国王拥有『药师』加护,所以有可能是先王收集的药物之一?」

    「假如是一般的毒药,这点或许还有可能。可是被拿去使用的是暗黑大陆的毒药,就连高等妖精都没办法解毒。就算因为蕾诺儿是王族成员,我也不觉得她在阿瓦隆大陆有什么门路能弄到这么稀有的毒药。因此是某个人经由暗黑大陆为蕾诺儿准备了毒药跟计画。」

    我也曾在书上读过「埋伏绝种之毒」的资讯。

    被这种毒药改变的体质要复原回来照理来说并不容易。

    藉由「勇者」的「治愈之手」所造成的奇迹就另当别论,但那不可能用魔法或药物达到迅速痊愈的效果。

    如果服下毒药的是蕾诺儿,而且是她用身体的毒素来污染葛杰李克的话,就不只有蕾诺儿需要解毒,连葛杰李克身上的毒也需要治疗。

    如果有打算治疗葛杰李克的话,就需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而且这种治疗不可能瞒过葛杰李克和黎琳菈菈。

    「所以当时不可能已经解毒了。」

    「嗯……这样的话,会不会是用别的孩子调包了?」

    「这样也很奇怪。」

    「……毕竟有两个人呢。」

    虽然黎琳菈菈没有掌握半点情报也很奇怪,但更奇妙的部分在于王子是兄弟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偷换王子是十分危险的行为。

    这种行为要是从某个地方泄露出去,一定会招致蕾诺儿的灭亡。

    所以,为了把风险压到最低,照理来说换掉的王子应该只会有一人吧?

    明明就没有必要,正常状况下应该不可能再冒一次险。

    「当然,假如没有走漏风声的风险,对蕾诺儿王妃而言王子是越多越好。我想黎琳菈菈会觉得有连高等妖精都做不出来的解毒剂,就是因为王子应该是葛杰李克的亲生孩子,这样才说得通。」

    然而,据我所知根本就没有什么解毒剂。

    「也就是说,第二个儿子──西尔维里奥王子对蕾诺儿而言并不是什么风险。」

    蕾诺儿有著绝对不会曝光的自信。

    「……如果我的预料没错,蕾诺儿是最可怕的怪物。」

    在葛杰李克故事里登场的人物之中,刚好有两个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那就是阿修罗恶魔格夏斯勒和朱葛拉。

    他们成为葛杰李克的部下,来到这个阿瓦隆大陆。

    「我曾经见过格夏斯勒。」

    「格夏斯勒是米丝托慕婆婆航海日志里头写到的阿修罗恶魔?」

    「对,我和蕾诺儿相遇的时候,他以护卫身分一同前来。」

    「阿修罗恶魔投靠到蕾诺儿派系了啊。」

    「应该不太一样,格夏斯勒他们就是蕾诺儿派系的人。」

    「这是说……」

    我想到化身为毕伊的锡桑丹的模样。

    佐尔丹人并没有发现毕伊是阿修罗恶魔,我也是光用看的根本分不出来。因为毕伊的样貌十分完美,跟人类一模一样。

    毕伊头发长了就会剪掉,指甲也变得跟人类一样。

    既然如此,化为赤子的阿修罗恶魔不就会像人类一般成长吗?

    「可是她有办法为了野心做到那种地步吗?」

    蕾诺儿。

    我认识她。

    她是当时还是少年的我,遇过最可怕的女性。

    那已经是超过六年前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