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幕间 少年与恶女
    六年前──

    我身为巴哈姆特骑士团的从士实行过各式各样的任务。

    「弗罗列斯先生,已经看得见城堡了喔。」

    我在林木间的道路乘著走龙(Riding Drake)前进,在看见终于出现在视野里的城墙后这么说。

    在我身旁骑著走龙的老骑士弗罗列斯先生是我的上司。

    「终于可以在一张不错的床上休息了哪。」

    弗罗列斯先生摸著腰,看似悠闲地笑了出来。

    我们接下来要去敌方阵地。

    那是处于纷争状态的维罗尼亚王国领地中的城堡。

    我这次的任务是担任缔结友好关系的外交官,同时也要调查友好关系是否为真,有著谍报员的身分。望著散发庄严氛围的城堡,我没办法令握有缰绳的手停止冒汗。

    尽管我之前如此紧张,但双方已经有共识要建立友好的关系。

    虽然还有细节需要交涉,不过途中没有什么争执,交涉过程也一直都很冷静。

    「……呼。」

    现在是休息时间。

    我在城堡中步行,同时探查有没有什么危险的徵兆。

    目前没看见什么不自然的迹象。

    这座城堡是纷争的要地,但军力只有这种程度的话,应该也很难伪装友好关系并施以奇袭吧。这样子任务就达成了一半。

    我原路折返,回去弗罗列斯先生等待著我的房间。

    就在我走在中庭旁边的走廊上时──

    「嗯,有人在啊。」

    有一名少女坐在中庭里头。

    看她年纪应该十几快二十岁……嗯?

    外表看起来是名少女,却有种难以言喻的不对劲。

    这样的困惑令我停下脚步。

    「哎呀,您好。」

    注意到我的少女以贵族大小姐的礼节向我打招呼。

    这时忽视她的话很有可能会演变成外交问题哪。

    我也以贵族的方式向她打招呼,而这让我觉得有点别扭。

    「您好,这位美丽的人儿。我是阿瓦隆尼亚王国巴哈姆特骑士团的从士,名叫吉迪恩•莱格纳索。」

    「原来您是阿瓦隆尼亚王国的从士阁下啊。」

    从士阁下吗……

    所谓的从士,说穿了就只是随侍骑士身边见习的人。

    像她那样的贵族时常瞧不起我这种身分,不过窥探她的表情之后,我发觉她带著柔和的笑容凝视著我。这让我的内心难以平静。

    有种不能不去理会她的情绪。

    假如这发生在我多累积一点经验之后,就会知道这代表我直觉地感受到眼前的女性是名危险的对手……

    不过当时我还是个少年,觉得会有那种情绪是因为看到了一名美丽的女性,于是把那种直觉当成多余的感情推到内心角落。

    「我的名字叫做诺艾儿。」

    「您是诺艾儿大人啊。能像这样知晓您的名字,真是备感荣幸。」

    「吉迪恩阁下如此年轻,却有独当一面的样子了呢。」

    自称诺艾儿的少女以算计过的举止笑了出来。

    我只想著要尽早离开这个地方,赶快回去找弗罗列斯先生。

    诺艾儿……这名字是假名。

    她真正的名字是蕾诺儿•渥夫•维罗尼亚。

    少女的外貌也只不过是用炼金术的秘药假造出来,能让所有维罗尼亚贵族都心生畏惧的女强人。这就是我和蕾诺儿王妃首次相遇的那一天。

    *    *    *

    诺艾儿自称是附近领主的女儿。

    似乎是因为发生了纷争,诺艾儿父亲领地的防御又较为薄弱,才会让她从领地移动到固若金汤的这座城堡。

    「您请看看,这是向日葵农园。在这一带可是众所皆知,很有名的地点喔。」

    诺艾儿以雀跃的声音说道。

    现在的她穿著容易行动的骑马装,骑著马儿缓缓行进。

    在她身旁的我则是骑乘走龙比邻前进。

    虽然走龙和马很难和平相处,但诺艾儿骑的马匹训练得很好,就算走龙接近也能维持平静。

    那或许是作为军马受过高阶训练的马匹吧。

    「真美呢。」

    我看向随著风儿摇曳的向日葵花田这么说。

    虽然不晓得是什么原因,但诺艾儿似乎很中意我,这几天她都像这样带著我游览城堡周围。

    好像是因为维罗尼亚那边强烈要求,连弗罗列斯先生也没办法拒绝的样子。

    的确,事实上交涉进行得很顺利,我就算留在城堡里头也没事做……

    但他们该不会发觉我在城堡里头进行调查了吧?

    为了阻止我的行动,才要求我陪伴诺艾儿?

    「吉迪恩阁下。」

    诺艾儿向我搭话。

    她轻轻拉起缰绳,让马匹停下脚步。

    我也让走龙停下,把脸转向她。

    「比起这样赏花,您更喜欢上沙场战斗,让加护成长的时光吗?」

    那么,要怎么回答才能让这位大小姐有好心情呢?

    我本来打算回个中听的答案……但我忽然觉得,诺艾儿的目光漾著刻意表现出来、惹人怜爱的笑意,而且还让我感受到彷佛要深入我的内心、宛如强烈情感一般的意志。于是我打消那样回答的念头。

    「我也很喜欢赏花喔。假如一直持续战斗下去,总觉得就会忘记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战。」

    「为了什么而战,不是加护会告诉您的事情吗?」

    「我觉得自己战斗的理由要由自己来决定。加护只是理由之一,至于是否要接受那种理由,则应该由自己做出决断。」

    「哦……您虽然年轻,却十分成熟呢。」

    诺艾儿摆出一张完美的淑女表情。但她的目光并不是这么回事。

    她窥视我内心的那对眼眸蕴含著猛烈的热情。

    我为此戒备的同时,尽管我之前一直觉得诺艾儿是个很会假笑的麻烦贵族,却也对她产生了一点兴趣。

    「诺艾儿大人是怎么想的呢?」

    「您问我吗?」

    「像这样子赏花还有战斗,您喜欢哪一项呢?」

    诺艾儿笑了出来。

    那又是经过算计,刻意摆出来的完美笑容。

    「我喜欢像这样子赏花。」

    「这样啊。」

    我后来没有继续说下去,将视线转回向日葵花田那边。

    随著风儿摇曳的向日葵确实很美丽。

    我从六岁开始就为了尽可能变强而一直战斗。

    为了总有一天能成为露缇踏上旅途的助力。

    我故乡的村子里虽然没有向日葵开花,但我还是回想起和露缇一起看过、花朵绽放的春季景色。我总有一天要再回到那个山丘……

    「唔。」

    我感觉到了杀气,于是把手放到剑柄上加以戒备。

    「吉迪恩阁下?」

    发觉我的样貌有变,诺艾儿不安似的呼唤我的名字。

    「有敌人,诺艾儿大人请到我身后。」

    「……好的!」

    诺艾儿要让马匹动作的那一瞬间,「咻」的一声传来破风声响。

    「!」

    我拔剑打落飞过来的箭矢。

    「数量有……十八人吗。」

    远处的树上有三名射手,乘马奔驰的有十五人。

    「还有马可以骑,这些贼人可真是豪华啊。」

    看著手持长枪突击过来的对手,我思考著该怎么应战。

    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一般来说他们的计谋应该是把这个地区的贵族诺艾儿掳走,以此要求赎金……要一边保护诺艾儿一边战斗应该不太容易。

    既然如此,就只能由我主动进攻了!

    「诺艾儿大人,请您在这儿稍等。」

    我让走龙奔驰起来。

    看见我笔直冲向十五把长枪,那些贼人惊讶地叫了出来。

    「年轻人!难道你自暴自弃了吗!」

    只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的长枪似乎有所犹豫地摇动。

    不过他们马上又把长枪举好,冲向我的势头有如怒涛。

    我背后感受到的视线应该是诺艾儿的吧。我的走龙达到了最高速度。

    眼前有长枪逼近。

    剎那间,我用脚跟踢了踢走龙的肚子当作信号。

    「嘎呜!」

    随著短促的叫声,走龙展开小小的翅膀,跳到了长枪上方。

    「什么!」

    我看见下方的贼人露出惊讶的表情。

    「走龙跟马不一样,会跳起来喔!」

    一名贼人被走龙的脚踩碎,我的剑砍下两个人的头。

    我已经越过长枪的攻击范围,拉近到能以剑应战的距离。

    陷入混战的话,树上那些人就会害怕射到同伙而没办法加以掩护。

    我接二连三对陷入混乱的贼人挥剑。

    *    *    *

    「呼啊、呼啊……呼。」

    我真的累了。那些贼人都是实力不错的骑兵。

    假如一开始的奇袭没有成功,大概没办法毫发无伤地取胜吧。

    「吉迪恩阁下,您没事吧?」

    诺艾儿下马向我这里靠近。

    我也从走龙上下来。

    「嗯,我没事。」

    「您真厉害,我还以为陷入穷途末路了呢。」

    「虽然还在见习,但我也是一名骑士,不会被贼人取得优势。」

    「您真是的。」

    诺艾儿的表情散发光采。她的笑容很美……但目光果然不太一样。

    诺艾儿的手里拿著丝质手绢,靠近我被贼人的血喷脏的脸庞。

    我尽可能不对她失礼,委婉地阻止她。

    「这样会弄脏。」

    「手绢本来就是会弄脏的东西啊。」

    她露出看似困扰的表情。不管谁看见她这样,八成都会说她很可爱吧。

    不过问题是目光,那对有如火焰一般的目光。

    被她那样的目光凝视,我就觉得背脊发冷,比我跟那些贼人搏命对战的时候还要寒冷许多。

    「你还真不给面子,接受女性的好意也是骑士的职责之一喔。」

    「非常抱歉,但现在还是尽快回到城堡吧,说不定还有其他贼人埋伏。」

    「呵呵,说得也是呢。可是啊,有吉迪恩阁下在,我就什么都不怕。」

    「我倒是很害怕呢……要是您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就是阿瓦隆尼亚的责任了。」

    「你真的很不给面子呢。」

    看起来有点闹脾气……完美的少女举止。

    我停下脚步,以左手示意诺艾儿退后。

    「吉迪恩阁下?」

    「有别人在。」

    不是「有人过来」而是「有人在这儿」。

    一直到接近了我才发觉。我立刻拔剑摆起架势。

    「你小子真厉害。」

    树木的影子摇曳,出现了一道高大的人影。

    美男子散发威严的气息,而且他的手臂不是一对,而是有六条。

    「阿修罗恶魔!」

    恶魔只会拥有种族共通的加护,而阿修罗恶魔在恶魔之中也是异质般的存在。

    这个世界上唯一没有加护的种族就是阿修罗恶魔。

    这也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

    阿修罗恶魔的两条手臂缓缓举起斩马刀。

    「……格夏斯勒!」

    诺艾儿大喊。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小子。」

    阿修罗恶魔一边大声发笑,一边把刀收起来。然后他把每一只手都打开,让我们知道他手上没有武器。

    「这一点都不好笑。」

    「非常抱歉,诺艾儿大人。这小子的身手比我想像中还要好,让我忍不住想跟他过个几招。」

    格夏斯勒靠近我伸出右手。

    「你打得很棒。」

    「……谢谢夸奖。」

    虽然有点犹豫,我还是握住了格夏斯勒的右手。

    恶魔的大手手掌上有手持刀剑所形成的厚茧,能知道那是经年累月的锻炼所留下的痕迹。

    「我是诺艾儿大人雇来当护卫的。」

    「阿修罗恶魔当护卫?」

    「这个大陆也有人把下级恶魔雇来当佣兵吧?我差不多就是那样。」

    的确有人会雇用身为优异的步兵,也能担任小队指挥官的战士恶魔;以及用身体冲撞就能破坏搭得不够好的城门的巨体恶魔。

    可是,由于帮助恶魔会被教会盯上,因此这并不是维罗尼亚王国这种大国应该有的行径。

    「哎,我的事不重要啦。」

    「……既然有正式聘用的护卫,话就好说了。接下来就麻烦您了。」

    「唔嗯,你什么都不打算问吗?」

    格夏斯勒虽然在笑,我却没做任何反应,跳到了走龙上头。

    「吉迪恩阁下,请您等等!」

    「我先一步回城堡里向城主报告此事。」

    尽管诺艾儿急忙留住我,我还是低头向她行礼,然后离开了现场。

    *    *    *

    袭击事件后来全数交给维罗尼亚方面处理了。

    虽说好像还是不晓得袭击者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我这个外人并不应该插嘴。到头来没找到主谋,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在那之后我也时常被诺艾儿叫出去,陪她散步或是用餐。

    「这也会在明天结束啊。」

    我在客房床铺上躺著,安心地叹了一口气。

    今天结束所有交涉,阿瓦隆亚王国的我方代表弗罗列斯先生和维罗尼亚王国的代表,也就是城主昂特尼乌斯,一同在外交文书上签了名字。

    接下来会有晚上的祝贺会,明天早上我跟弗罗列斯先生就会返回王都。

    这份工作也会在那一刻结束。我的背脊忽然窜过一阵寒意。

    我从床上跳了起来,拿起放在床边的剑。

    「等一下,我不是来跟你打的。」

    「格夏斯勒!」

    明明连门都没开,房里的阴暗处却站著巨大的身影。

    「看来现在不是我该问你怎么进来的好时机啊。」

    「没错,事情十万火急,我才会来找你帮忙。」

    「是诺艾儿大人的事情吗?」

    「对,没时间了,我就长话短说。」

    格夏斯勒从阴暗处走出来。

    「诺艾儿大人被绑架了,我希望你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被绑架了?你跟在身边还会被绑架?」

    「是我疏忽了。」

    「……事情这样的话,你只要拜托城主帮忙就好了吧?应该没理由找我这种外人帮忙才对。」

    「就说是我疏忽了!」

    格夏斯勒咬紧的牙齿磨出「叽叽叽」的声音。

    「难不成幕后黑手是城主?」

    「没错。要是我跟在身边,不管来几个人我都能守住。可是身为恶魔的我没办法一直守在身边,就是因为这样才被对方得手。城主指派的护卫背叛了我们。」

    格夏斯勒说,城主雇用佣兵来绑人勒索赎金,而且打算在交付赎金的时候把诺艾儿跟佣兵一起杀掉。

    看来我被卷入维罗尼亚王国内的阴谋里了。

    「诺艾儿大人果然不是地方领主的女儿吧?」

    「我什么都没办法说。那么,你会帮我们吗?这座城堡里头能跟那位大人站在同一方的人类就只有你了。」

    「……这次应该不会再骗我了吧?」

    我瞪著格夏斯勒这么说。

    上次袭击我和诺艾儿的那些人,应该是诺艾儿自己透过格夏斯勒雇来的佣兵。

    对于年纪上还是个少年的我,他们有一点点犹豫是否要大开杀戒。

    尽管是要绑架贵族的法外亡徒,却还有著理性。

    「在阿瓦隆尼亚的人担任护卫的时候被抓走,阿瓦隆尼亚可就面子扫地了。」

    「真厉害,你说得没错。当时好像是想要推翻交涉中的一个项目吧。」

    「假如我倒下了,你应该会拯救诺艾儿大人,还会顺便封住佣兵的嘴──手法跟城主一样啊。」

    格夏斯勒点头肯定了我的疑惑。

    「那么,这次的骚动不一样吗?」

    「不一样。之前的事也跟城主无关。城主后来知道那件事似乎还很生气。」

    「诺艾儿大人受到排挤了吗?」

    「是同伙很多,敌人也很多的状况。」

    格夏斯勒摇摇头,转身背向我。

    「既然你都看透到这种地步,代表我白来一趟了。」

    「白来一趟?」

    「你没理由去拯救曾经对你设局的女人吧?」

    「那你打算怎么办?」

    「只能我一个人去救她了。不好意思浪费了你的时间啊。城主说不定会让你们变成代罪羔羊,趁现在做个不在场证明吧,最好也向你的上司报告一下。」

    留下这句话之后,格夏斯勒就一个人离开房间了。

    *    *    *

    隔天,邻近的森林──

    被绳子绑住的屈辱让诺艾儿忘却扮演少女的演技,使她的憎恶显露在外。

    以那样的诺艾儿为中心,维罗尼亚兵和佣兵们相互对峙。

    「嘿嘿,有准备说好的金额吧?」

    对佣兵来说这份工作很轻松。

    因为他们对峙的敌手,其实就是幕后黑手。

    虽然有一半的金额会被对方拿走,剩下的钱也足以让这些佣兵玩上一整年。然而,由于有许多十字弓同时朝向自己,使得佣兵们的笑容僵住了。

    「跟、跟说好的不一样!」

    出身农村、想要开创新事业而成为佣兵的他们并不晓得贵族有多么阴险。

    城主冷淡的目光里头没有半点背叛他人的罪恶感,佣兵们看见那样的目光之后,想必也理解了对方的价值观和自己相差甚远。

    「噫!」

    佣兵们慌慌张张试图逃跑的时候,只有诺艾儿没有别开目光,狠狠地瞪著城主。

    然后,十字弓的扳机被扣下了。

    「『雷光迅步』。」

    我冲到诺艾儿的身前之后,就把城堡里借来的长方形巨盾插在地面上摆正。箭矢都刺到了盾牌上。

    「吉迪恩阁下!」

    「抓住我!」

    我从腰包拿出三根发烟棒,敲打地上弄断它们。

    黑烟遮蔽了视野。

    「什么?是阿瓦隆尼亚王国的从士吗!可恶,别让他跑了!杀过去!」

    为了阻止我们逃跑,第二发十字弓如字面所示在黑烟中盲目乱射,同时维罗尼亚士兵们也拔剑向我们袭击而来。

    「格夏斯勒!接下来交给你了!」

    「没问题。」

    格夏斯勒以野兽般的速度从我的头顶跳过去。

    「一边守护那位大人一边打的话对我不利,不过能自由战斗就轻松了。」

    「是、是格夏斯勒──!」

    维罗尼亚兵的惨叫声隔著烟雾传了过来。

    我让盾牌维持插在地上的状态,直接抱起诺艾儿跑进森林之中。

    「你们这些佣兵!别愣在那里,不想死的话就快点逃吧!」

    听见我的叫喊,回过神来的佣兵们也跑了起来。

    这样子能有一点声东击西的效果就好了。

    *    *    *

    我潜进森林里,跑到事先令其待命的走龙身边。

    「呼──」

    我放下诺艾儿,想办法让空气进入快要受不了的肺而反覆呼吸。

    尽管「雷光迅步」很方便,但非常消耗体力。

    这个技能只是让移动速度变快,并不会改变在同样距离下全力奔跑所需的体力。没有搭配其他技能来辅助的话,就会产生问题。

    「吉迪恩阁下。」

    就在我的呼吸趋于平稳时,诺艾儿不再扮演一名少女,而是以她原本冰冷的口气这么说。

    「有什么事吗?」

    「为什么要救我?你已经察觉之前那次袭击的事了吧?」

    「嗯,那当然。」

    「那你为什么还这样?对你而言,我应该是要夺走你性命的敌人吧?」

    「说得也是呢。」

    「……既然如此,你的加护是有帮助他人的冲动吗?」

    帮助他人的冲动吗……我想起露缇的面容,因而令我感到心痛。

    这个任务结束之后,我就休假去见露缇一面吧。

    「不,我并没有那种冲动。」

    「那你到底为什么要救我呢?」

    问我为什么的话……我想想啊。

    「我并不是对你怀有好感,但你死了的话我应该会睡不好吧。」

    「……就因为这样?」

    「对,就因为这样。」

    诺艾儿第一次在我面前展现她打从心底觉得莫名其妙的神态。

    她那种发自内心的情感让我有种一如所料的感觉,我就不禁笑了出来。

    「原来如此,你只是因为你会睡不好,便赌上了性命来救我呢。」

    「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呵、呵呵,你还真是一名十分任性的少年。」

    糟了,惹她生气了吗?

    与我的不安正巧相反,诺艾儿看起来很开心地笑了出来。她牵起我的手,并且亲吻我的手背。

    她看见有所动摇的我的反应之后又笑了出来,然后轻盈地骑上走龙。

    「那么,吉迪恩阁下。接下来有什么计画呢?」

    「和弗罗列斯先生会合,前往南方要塞。」

    「这样也好,那里有维罗尼亚王家直辖军,想必会很安全。昂特尼乌斯城主应该也没办法在光天化日之下和王家为敌。」

    「不过我很担心格夏斯勒。」

    「……不要紧,很难想像他那样的战士会落败。」

    诺艾儿会担心格夏斯勒的安危令人十分意外。

    事后回想起来,那大概是因为格夏斯勒会化身为王子,要是他在那个时候死了就大事不妙了吧。

    *    *    *

    后来我们顺利摆脱追兵,成功往南方要塞脱逃。

    格夏斯勒也晚我们一步,在两天后的晚上若无其事地回来。

    见到我之后,露出獠牙的阿修罗恶魔面容扭曲地露出笑容。

    「干得不错啊,小子。」

    他这样夸奖了我。

    没想到会有受阿修罗恶魔夸奖的一天,当骑士还真是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体验。

    我向弗罗列斯先生说出这件事之后,他对我说:「一般来说不会有这种状况。」而露出苦笑。

    昂特尼乌斯城主的城堡现在被维罗尼亚王国军所包围。

    他应该迟早会投降……不过那已经是跟我们无关的战斗了。

    维罗尼亚王宫对我和弗罗列斯先生颁发了感谢状和勋章。

    因为这是别国的勋章,并不会换来爵位或是奖赏,但对于今后的外交来说应该会成为不错的媒介。事件收尾之后再来回顾,就觉得拯救诺艾儿的行动应该也有帮上阿瓦隆尼亚王国……我那时是这么想的。

    「诺艾儿大人请您过去。」

    我真的在做回去王都的准备时,有维罗尼亚兵来传唤我。

    后来诺艾儿就没有像之前那样带我到处跑。

    顶多只有晚餐的时候会和她会面。

    「是要跟我道别吗?」

    我跟随士兵的带领,前往诺艾儿等待我的房间。

    这房间是我第一次进去。

    「吉迪恩。」

    门打开之后,便看见整齐列队的士兵们排出一条通道,通道末端是诺艾儿躺在豪华沙发上的身姿。这些士兵都全副武装。

    待在这里的是维罗尼亚王室直辖军。

    他们恭敬地侍奉著诺艾儿。

    也有士兵绕到我背后,而门被关了起来。

    「你终于过来了。」

    「……我之前就觉得您不是地方领主的女儿,不过您到底是何方神圣?」

    「想当然耳,诺艾儿是假名。」

    诺艾儿站起身。由于她站在高一阶的地方,因此呈现出居高临下俯视我的状态。

    「我是蕾诺儿•渥夫•维罗尼亚,维罗尼亚王国的王妃。」

    「王妃……!」

    「吉迪恩,我很中意你。」

    「那……小人真是备感荣幸,王妃大人。」

    诺艾儿……不对,蕾诺儿一步又一步地向我走近。

    她的步伐充满著自信和妖艳,已经没有饰演少女的演技。

    「吉迪恩。」

    蕾诺儿淫靡地笑著。

    「你啊,就成为我的人吧。」

    看起来不像在开玩笑……她中意我的事看来是真的。

    「可是小人是阿瓦隆尼亚王国的骑士。」

    「把骑士团和故乡都舍弃吧。我要你把举剑的理由、身为骑士的理由、活著的理由,还有死去的理由,全部都奉献给我。相对地,我会爱著你。无论是财富、名声,还是权力,我全部都会给你。我要你在我死去之前无时无刻不爱我,永永远远地守护我,成为我的幸福。」

    我……没有别开目光,而是看著蕾诺儿的眼睛回答:

    「王妃大人,请恕小人婉拒您的心意。」

    「……你不喜欢我的姿色吗?」

    「没这回事,您的样貌十分美丽。不,与其说是容貌,更不如说是您那双宛若烈火的眼眸对小人而言非常具有魅力。」

    「这样子啊!」

    「可是,小人已经有提剑的理由,已经有该赌上我性命的对象。要是失去了那些,小人便没有战斗的理由。」

    我是为了露缇才想要变强,就是为了这个才会成为骑士。

    无论是财富、权力,还是王妃的爱,和露缇相比的话一点价值都没有。

    「王妃大人,请恕小人婉拒。」

    我再一次谢罪。蕾诺儿彷佛早就料到事情会演变至此,沉稳地笑了出来。

    「真是可惜。不过呢,你那颗超越了加护的心,可是令我觉得惹人怜爱。这应该是必然的结果吧。我知道了,吉迪恩。」

    「太好了,若您答应的话……」

    「把吉迪恩抓起来。要是胆敢抵抗,杀了他也无所谓。」

    「什!」

    周围的维罗尼亚士兵一同拔剑。

    然而我的腰边没有佩剑。我并没有在别国城堡内自由携剑的权利。

    「吉迪恩,你救了我的命,我打从心底感谢你为我赌上性命、挺身奋战。可是,就算我感谢你,还是不能容许没有顺从我意志的事物。对于你的好意,我就用恶意来回报吧……真令人难过呢。」

    「请、请您稍等!小人虽是从士,但也是以阿瓦隆尼亚王国外交官的身分在此,此次到访是为友好关系展开交涉!若您斩了小人,想必会让他人认为友好关系就此决裂!战火好不容易就要熄灭,您还要让新的战争因小人而起吗!」

    「没错。如果是要杀死不肯爱我的你,无论流下多少鲜血我都不介意。」

    「怎么会……」

    蕾诺儿的目光没有半点犹豫,当时还是少年的我陷入了混乱。

    (插图011)

    我第一次遇上无法理解的人类之恶。

    *    *    *

    我和弗罗列斯先生被抓起来,禁闭在牢狱之中。

    「对不起。」

    我向弗罗列斯先生道歉。

    这个时候的我,还有著帮助别人就应该会得到对方感谢的单纯想法。

    弗罗列斯先生露出笑容,用他大大的手抚摸我的头。

    「这还真是惨烈的一场背叛啊。没想到维罗尼亚王妃这么难以捉摸。」

    「……是的。」

    「不过你不用在意,也不要反省。你的战斗之中有著骑士精神。骑士道是要用来展现自己的信念,不是用来要求别人的东西。」

    「可是──」

    「别因为这样就垂头丧气。如果你今后也觉得应该为了正当的事物而战,就毫无顾虑地奋战吧。」

    「……我会努力。」

    「那么,接下来要来想想该怎么离开这里了吧。我们要是被杀了,阿瓦隆尼亚和维罗尼亚就会全面开战。」

    这时,门扉响起了「喀唰」的声音。

    「唔?」

    我和弗罗列斯先生保持警戒靠近门扉。

    「哟,这可真惨啊。」

    「格夏斯勒!」

    阿修罗恶魔格夏斯勒从门上的窥视口看著我们。

    伴随门扉摩擦的「叽叽」声响,格夏斯勒把门打了开来。

    他的手上拿著我和弗罗列斯先生的剑。

    「你要帮助我们吗?」

    「蕾诺儿大人的个性虽然那样,但我可是满感谢你的。」

    「所以你才会把钥匙跟剑拿过来吗?」

    格夏斯勒耸了耸肩。

    「毕竟我可没收到不能帮你们的命令。不过,我不能跟蕾诺儿大人的士兵战斗,最多只能帮到这里,而且我也没办法再帮你们第二次了。」

    「没关系,这样已经很够了,谢谢。」

    我接下他拿来的剑。

    「吉迪恩,总有一天我想跟你打一场。可以的话,你可别死啊。」

    在阿修罗恶魔的目送之下,我们脱离了牢狱。

    「骑士道不一定会得到回报,但有时候也会发生这种事。」

    逃跑的途中,弗罗列斯先生这么说并笑了出来。

    后来我们遭遇许多危险,好不容易才跨越维罗尼亚王国国界平安逃向远方,然后顺利回国避免了战争。

    而且回到王都的我也获授骑士官阶,正式成为了一名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