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尾声 来,开始勇者的冒险吧
    圣地莱斯特沃尔大圣砦──

    整座山化为堡垒圣都,是对于邪恶永不退缩的象徵。

    过去勇者露缇遇上「十字军」蒂奥德莱的地方。

    在神确实存在的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宗教──圣方教会的总部。

    那就是这个莱斯特沃尔大圣砦。

    在圣地一角铺有高价纺织品的房间墙上挂著一幅图画,画中描绘上一代勇者与魔王战斗的场面。其房间里有两个男人在对话。

    「我的报告到这里结束。」

    这么说的人是佐尔丹的席彦司教。

    他报告的对象是身高约莫超过两公尺的魁梧男人。

    刘布枢机卿那张大脸浮现看似敦厚的笑容,同时把报告书放到桌上,然后看向席彦司教。

    「我知道了,看来事情平安解决了,令人非常高兴。那就撤回对维罗尼亚王国的宣战布告吧。」

    「谢谢您!」

    席彦司教真心松了一口气──避免人类与人类之间的战争。

    席彦司教达成对于边境的圣职者而言实在过于沉重的责务。

    「不过,你来到这里显得十分憔悴哪。考量到司教达成的责务,会这样或许也是莫可奈何……不过在这个状态下旅行回到佐尔丹想必会很艰辛,还是在莱斯特沃尔疗养一阵子比较好。」

    「刘布猊下,非常感谢您的关心。可是我想尽早回去佐尔丹,帮助因为战争而不安的信徒们。」

    「你真是司教中的典范,让你待在边境真是太可惜了。我知道了,那你明天就踏上旅途应该比较好吧。我马上帮你安排旅行所需要的物资。」

    「对我这样的小人物耗费这么多心力,我打从心底感谢您。」

    席彦司教深深地低头行礼,然后离开了房间。

    「啧!」

    枢机卿脸上的笑容消失。

    他粗暴地打开抽屉后,拿出一根维罗尼亚产的雪茄点了起来。

    「呼──」

    刘布枢机卿身型魁梧,甚至有人谣传他家谱中的某一段混入了巨人的血脉。

    枢机卿的大嘴吐出大量的烟,其烟雾足以让房里的空气污染成白色。

    「明明只差一步了。」

    与维罗尼亚王国之间的战争被化解了。

    就算是拥有绝大权力的刘布枢机卿,失去开战的理由就不能要求进行侵略战争。正当枢机卿露出极度不快的表情吸著雪茄时,房内响起了敲门声。

    「刘布先生。」

    「啊啊,梵少年。我等你很久了,快进来吧。」

    进入房里的是差不多年过十五的少年。

    以青色为基础色调的铠甲上,刻有红色的勇者纹章。

    佩在腰际的剑是勇者应当持有的降魔圣剑的复制品。

    虽然是复制品,那也是用教会保管的英雄之剑熔铸而成的最新人造圣剑。少年的姿态和墙上画中的上一代勇者外貌十分相似。

    「与维罗尼亚王国之间的战争被化解了,作为勇者的旅途要延期了。」

    枢机卿把吸到一半的雪茄按在烟灰缸上这么说。

    「这样啊!」

    「你看起来挺高兴的呢。」

    「不好意思。不过,我觉得人与人之间不用流血就能解决问题是一件好事。」

    少年慌张地阐明想法。

    枢机卿对于少年的纯朴露出苦笑。

    不过他就是得这样才行。因为勇者不能沾上污秽。

    「这是当然。虽然勇者踏上旅途的计画泡汤令人困扰,但就像你说得一样,这对人类来说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是的!」

    少年点了点头说:

    「在魔王军这种邪恶面前,人类之间的战争是难以忍受的怠惰。」

    「战争是怠惰吗?」

    「对,是怠惰,而且怠惰就是罪恶。人类的生命应该只花费在与魔王的战斗上,其他活法或死法都是怠惰,既没有意义也没有价值。因为那就是戴密斯神的旨意啊!」

    少年带著澄净的眼神这么吶喊。

    (插图016)

    枢机卿看起来很满足似的点点头。

    「勇者就该这样。」

    勇者梵──

    刘布枢机卿发现的另一名勇者。

    梵是一名虔诚的教徒。

    他毫不质疑教会的话语,只要是为了实行至高神戴密斯的教诲,就能够消耗自己与他人的性命。

    看见少年闪耀的目光,枢机卿便觉得自己捡到了很棒的人才,在心中暗自窃笑。

    「那个,刘布先生。」

    「怎么了?」

    「既然没有了与维罗尼亚之间的战争,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先前往对抗魔王军的前线,尽好勇者的职责。」

    「不可以那么著急。你需要先累积实力,得到配得上勇者名号的力量。圣典里头也写到,让加护等级提高是胜过一切的善行吧?」

    「……是的。」

    「尽管我之前觉得,比起抵御恶魔,对抗维罗尼亚王国的士兵们比较适合提高加护等级就是了。」

    枢机卿原本计划让梵在对抗维罗尼亚王国的战争中率领教会的圣堂骑士们大展身手,藉此提高加护等级并光辉荣耀地宣扬自己勇者的身分。

    「不过这想必也是戴密斯神的旨意吧。」

    看著表情看似不安的少年,枢机卿的大脸浮现笑意。

    「虽说如此,你还是先停止对抗怪物、提高加护等级的修练吧。我为你准备了新的计画。」

    「有新的计画吗!」

    「这次维罗尼亚的纷争也为我们带来了意料之外的机会。这一定是来自戴密斯神的天启。」

    「天启……那么,我到底该做什么才好?」

    枢机卿从抽屉里拿出地图摊开。

    「目的地是这里。」

    「这里是……佐尔丹?」

    「没错,佐尔丹共和国。是和维罗尼亚战争过的边境小国。」

    「不过这里跟对抗魔王军的前线是反方向。」

    「维罗尼亚国王从暗黑大陆带回来的魔王船文狄达特号可是在这里搁浅了喔。」

    「魔王船!是刘布先生说过,靠煤炭来行驶的船只吗!」

    对于未知的技术,少年眼神发亮。

    「没错。你要取得魔王船,让它成为勇者船。钢铁战舰想必会给士兵们带来莫大的勇气。」

    「可是搁浅的船该怎么处理?」

    「为了这个,我们要打倒南方丛林中的比蒙,拿到比蒙戒指。不过在那之前,为了在丛林中行进,我们得先找到带路的仙灵才行。你就先前往能收集情资的交易都市圣安里克吧。」

    枢机卿对少年说明冒险的概要。

    没有看过的土地还有令人雀跃的冒险预感令少年散发出闪亮的光采。

    「太棒了!真令人期待!」

    「你能这么勇敢真是太好了。不过,我之前随你同行的部下们应该没办法承受这次的冒险。」

    「要跟大家在这里道别了啊……」

    为了累积勇者梵的加护等级,枢机卿安排了下属中顶级的「神圣骑士」与「高等祭司」……不过她们之中已经出现了三名牺牲者。

    梵要在短期间内面对高等级的怪物。不过刘布就算身为枢机卿,要是再继续失去教会的兵力,毕竟还是会危害到自己的立场。

    所以枢机卿才雇用了佣兵。

    枢机卿「喀啷喀啷」地敲响铃声。

    紧接著就有一名女骑士进来。

    她虽然留著一头滑顺的黑发,面容却被面具给隐藏了起来。

    「梵勇者阁下,我叫爱丝葛菈妲。我是会在你的冒险中同行的流浪骑士,希望你能叫我爱丝妲。」

    听见爱丝妲的名字,梵惊讶地提高音量。

    「爱丝妲!难道你就是击退水之四天王亚托拉的那位覆面骑士爱丝妲大人吗!」

    在对抗魔王军的战争中,突然加入战局的覆面骑士爱丝葛菈妲。

    虽然是身分不明的佣兵,却在集合全大陆英雄的战场上有著顶尖的表现,是令曾为总大将的魔王军四天王亚托拉身受重伤、将其逼退的英雄。

    尽管听说全世界的君主都想要招揽她,但她拒绝了一切邀约,以一介佣兵的身分持续战斗。

    「敬称就不必了,我只是个没有主人的骑士……话说回来,梵阁下难不成是弗兰伯格王国出身?」

    「你知道我吗!是的,我就是弗兰伯格王国的第八王子梵•渥夫•弗兰伯格。」

    弗兰伯格王国位于大陆西岸,是最先受到魔王军毁灭的国家。梵正是该国最后的遗族,因为在国外的修道院进修才得以逃过一劫。

    「亡国王子成为勇者,而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神的慈爱就连我这个圣职者也感到很惊讶。」

    枢机卿站起身子。

    「好了,开始冒险的准备吧。勇者、骑士,以及僧侣……和上一代勇者的旅程一样是三个人。」

    「僧侣?」

    「我当然也会同行。」

    枢机卿这么说并笑了出来。

    「刘布先生也要同行吗!」

    「哈哈,我以前也以异端审问官的身分对抗过许多的邪恶,一定能为勇者派上用场的吧。」

    「您说这话太客气了!刘布先生能一起来让我感到非常放心!」

    勇者梵牵起刘布枢机卿与骑士爱丝妲的手,天真无邪地笑了出来。

    毫不怀疑神的正义的亡国勇者、燃烧著野心与盲信的枢机卿。

    在那两人面前隐藏表情的覆面骑士。

    (哎呀呀,这下可麻烦了。)

    在面具之下,爱丝妲的内心困扰至极。

    *    *    *

    爱丝妲独自一人通过坡度倾斜的小路回到旅店。

    建在斜面上的小型旅店乍看不太乾净,却是异端审问官认可的高阶人士住所,施有强大的抗魔法对策。

    这是一般人不晓得的场所,不过在这里长大的爱丝妲却十分清楚。

    爱丝妲对冷淡的店主打了声招呼后便回到房间。

    「欢迎你回来,爱丝妲。那么,枢机卿的动向如何?」

    在房里等著她的是义手剑士──

    「英雄」亚尔贝。

    「情资内容果然没错。枢机卿拥有勇者,正打算前去佐尔丹。」

    「那么……」

    爱丝妲两臂环胸,眉头紧锁。

    「假如梵大人遇上露缇大人,事情想必会一发不可收拾。为了他们好,应该要避开那种状况。」

    「说得也是呢。」

    「亚尔贝,不好意思。你能不能比我们早一步前往佐尔丹?我希望你能先把这些事告诉雷德大人。假如名目是要护卫返国的席彦司教,你就算个别行动应该也不会让人怀疑。我就依照原本的计画,与梵大人一同行动。」

    「我知道了。」

    亚尔贝点点头。接著他提出一个问题:

    「勇者梵是真正的『勇者』吗?」

    「不晓得。我没有像艾瑞斯大人那样的『鉴定』技能,也没有雷德大人那种超人般的洞察力与知识。」

    雷德光是看动作就能说中对手的加护和等级,但那是别人不可能达成的技艺。

    「可是……他很强。」

    「看在爱丝妲小姐眼里也很强吗?」

    「怪不得那个刘布枢机卿能把他捧成『勇者』。我也稍微跟他过招过……他讨伐过大型龙种的事情应该也是真的。」

    「既然如此,他应该早就是英雄级别的人物了吧?为什么不去对抗魔王军的战场上战斗呢?」

    「枢机卿似乎为了提高加护等级而让勇者进行战斗。毕竟在对抗魔王军的战场上不晓得会出现什么样的对手。」

    「……该怎么说,那跟我想像的英雄并不一样。」

    「枢机卿的目的并不是援助『勇者』来拯救世界,而是对拯救过世界的『勇者』提供援助的实绩。也是有他不是为拯救世界做出最好的决定,而是为勇者的胜利做出最好的决定这种思考方式。」

    「就是所谓塑造出来的英雄吗?」

    「不过梵被认为是『勇者』也只过了半年,以修行期间来说可说十分短暂喔……就算跟露缇大人相比,成长速度也是梵比较快。」

    露缇是在对抗魔王军的战斗中提高加护等级,梵则是为了提高加护等级而让人准备最适合的冒险。两者虽然没办法单纯地比较……然而梵的成长速度还是不正常。

    「我遇见露缇大人的时候,她的强大便已趋于完美;不过勇者梵都已经那么强了,他的精神与技术却都还在发展阶段──将来的成就令人畏惧。」

    两人现在对战的话,爱丝妲八成会获胜……然而──

    「总有一天我会被他追过,仅凭我无法取得胜利。与他直接过招之后,我有这样的预感。」

    「这么说,他果然是『勇者』吧?」

    「不过他在精神层面与露缇大人完全不同。露缇大人有著与人类隔绝的部分,但梵的思想是很常见的那种戴密斯狂热信徒……这部分让我感到不安。」

    虽然爱丝妲与拥有「勇者」加护的露缇旅行过好一阵子,但她对「勇者」加护一点也不了解。

    「在目前的纪录与传说中应该没发生过有两名『勇者』的情形。假如『勇者』们相遇,不知道事情会变得怎么样。」

    如果可以,希望能让露缇内心安稳地过著生活。

    爱丝妲如此祈愿,然而……

    「光是祈愿的话,戴密斯神并不会把力量借给我们。既然这样,我们就只能付诸行动了。」

    「说得也是。虽然只有微薄之力,但我会尽力帮忙。」

    「谢谢你,亚尔贝。有你在真是帮了大忙。」

    勇者梵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抵达佐尔丹,不过他总有一天会抵达。

    因为在这个无处不是战场的世界,现在也仍然需要「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