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特装版附录短篇 「勇者」的料理
    回过神时,我的身体正从空中坠落。

    在一剎那的悬浮感过后,我后背向下地摔落在两公尺下方的雪地上。我保持倒地的姿势望向天空,狂乱呼啸的风雪立刻占据了整片视野。我很想就这样放弃,却还是咬著牙在雪中站起来。

    这里是海拔高达五千公尺的八头岳(Eight Heads Mountain)。

    我是前佣兵恩力。

    引退后,我在山脚下的村庄耕作小小的农园过生活。虽然没有现役时代那么威风,不过与挚爱的妻女一起度过的日子非常幸福,对我这种男人来说甚至是一种奢侈。

    我将手放在眼前的山壁上,再次开始攀登。

    山壁大约五公尺高,并不是越不过去的高度。

    但是冷风和结冰的岩肌毫不留情地削减我的体力。纵使我拥有「战士」的加护,握力大得一使劲就能在岩石上留下手印,但是手臂却像是被冻得失去活力似的靠不住。

    「啊!」

    这次是从四公尺的高度坠落。摔到地面时可能会骨折,而这在雪山足以致命。我没有其他同伴,动弹不得之下只能乖乖等死。

    我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准备迎接撞击。

    然而,冲击远比我想像中来得还快,而且还很轻微。

    「咦?」

    我的身体摇摇晃晃地悬在半空中。

    「没事吧?」

    有人在说话。我抬头往天空的方向看过去。

    理应被暴风雪所遮蔽的视野中,映出一双赤红眼眸。

    「看来你没受伤呢。」

    我对眼前这副景象感到难以置信,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

    在那边的是一名穿著普通羊毛防寒衣的蓝发少女。我被她一手抓住,身体就这样垂挂在壁边。

    我爬上山壁顶端后,双手撑在地面上喘出白色气息。

    少女彷佛是迷路时无意间来到这里,四处张望后歪起脑袋。

    「呼呼……谢谢你救了我。」

    「嗯。」

    「我叫恩力,你呢?」

    「露缇。」

    这个自称露缇的少女愈看愈古怪。在极度寒冷且空气稀薄的严苛环境下,她完全不见一丝疲惫,偶尔还会一脸麻烦地拍掉沾在衣服上的雪。我不禁有些恐惧,觉得自己搞不好遇到了恶名昭彰的「冬之魔女」。

    「那我走了。」

    她看起来并没有把我的反应放在心上,转身就走了。

    「等一下!你也是来找山神的吗!」

    「山神?」

    不过,我察觉到她腰间有佩剑。那是收在剑鞘里的长剑,感觉要价不菲。

    「这一带在山神的影响下并没有魔物出没,你却带著剑登山,这表示你也是来找山神的吧?」

    「……可能是吧。」

    她想了一下后点头答道。

    「那我们要不要结伴去找?只要让我借用一下山神的秘宝就可以了。治好村子里的流行病后,你想怎么使用都行。」

    「……这样啊。」

    她脑袋微倾,接著伸手拉我起身。看来是接受了我的提议。

    席卷全村的流行病破坏了我所拥有的小小幸福。村子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缺少的农作物几乎都是用山上砍来的薪柴跟旅行商人交换得来的。

    只有这点经济规模的小村子买不起对抗流行病的药物,也请不起医生。我们连自己的身体是得了哪种病而死去都不晓得。

    「话说,你对山神传说的了解有多少?」

    「完全没听过。」

    「是喔?很多人都听过山神吞掉秘宝的故事,但吞了什么秘宝就比较鲜为人知了……根据山脚村子的传说,希望的守护者维克堤大人锻造了一把圣剑,只要喝下剑身滴落的圣水,任何疾病都能立刻康复。」

    「所以山神是吞掉了圣剑吧。」

    「对,因为肚子里有圣剑,山神就长成了怪物,村里人是这么说的。」

    我为了掩饰不安而不停说话,然而她始终都眼神冷淡地盯著前方走路。

    不久之后,上坡变成了下坡。马上就要抵达目的地了。然后……

    「这是!」

    发现那道巨大的影子时,我起初怀疑自己眼花,接著埋怨命运的阻挠,最后大声咒骂了起来。

    「混帐!这种怪物要怎么对付啊!」

    山神的真面目是足足有一座城堡那么大的八头巨蛇──许德拉。

    许德拉察觉到我们出现,便缓缓抬起体积堪比大象的八颗头颅,迅速地吐了一下鲜红如血的舌头。简直就像是闯入了神话中的世界……太令人震撼了。

    我将箭矢搭在弓弦上射了出去。

    箭矢精准地射中许德拉的眼睛。那头怪物痛得挣扎起来,一时地动山摇。

    虽然无法造成致命伤,但多少还是有效嘛!只要多射几箭的话,再巨大的怪物迟早也会有力竭的时候……

    然而,看到刺进眼睛的箭矢自动脱落后,我再次感到绝望……因为伤口愈合了。

    「是再生能力……!」

    半吊子的攻击起不了作用,必须使出一击致命的破坏力。但要在短时间内澈底杀死那么巨大的怪物是不可能的。

    许德拉充满憎恨地伸头朝我袭击而来,跟人类被小虫子叮咬时的反应一样。它张开血盆大口,头颅逼近我眼前。

    下一瞬间,巨大的头颅被斩飞了出去。

    「啥?」

    我和眼前的许德拉都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呆愣地定在原地。

    「没事吧?」

    露缇维持著挥起剑的姿势,用不带感情的嗓音这么问我。

    许德拉比我更快回神,其余头颅卷起雪浪朝露缇冲过去。但露缇每挥一次剑,许德拉就掉下一颗头颅。这是怎么回事?太扯了吧。

    八颗头颅尽数斩下之际,山神已经不会动了。

    ☆ ☆

    当我醒来时,听到了菜刀轻敲砧板的声音。妻子能够起身的话,看来病是好了,我不禁放心地吁了口气。

    我回到村子后,喂妻子服下了圣剑滴落的圣水,确认她的病情安定下来便著手准备圣水发给全村,结果好像就晕倒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少女彷佛是山中的精灵,或者可能是维克堤大人派来的天使。她打倒山神后切下埋在尾巴里的圣剑,毫不惋惜地交给了我。

    接著她用手碰触我的额头,一阵奇异的光芒包围住我,使得已经撑不下去的身体恢复足以下山的体力。

    我对露缇这个名字有印象,但没想到就是她。

    「……勇者大人,非常谢谢您。」

    「勇者」露缇。拯救我的人一定是勇者吧。我用双手盖住事到如今才涌出泪水的眼眶,不断重复著感谢的话语。

    ☆ ☆

    「算错路程导致食物到雪山就吃完了……这种事不要再有第二次了。」

    露缇随意用竹签串起许德拉的肉在篝火上烤著。艾瑞斯被她两眼一瞪,畏畏缩缩地拚命找藉口辩解。

    由于艾瑞斯的失误,大家不得不在这座没有魔物的雪山寻找魔物……幸好遇到了愿意带路的好心人。露缇小小地叹了口气。

    露缇烤著传说怪物的肉块,没什么感触地把连盐都没撒的料理分给队友。

    即使是这么简朴的料理,肚子饿到极点的队友们还是觉得「勇者」的料理非常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