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特装版附录短篇 两人一起去采药草吧
    佐尔丹的东北方,大山脉「世界尽头之壁」山脚下有一片森林地带。

    这里被视为佐尔丹周边格外危险的地区,没有冒险者公会的特别许可不得进入。

    「那种地方有罕见的药草喔?」

    莉特拿著冒险者公会刚发下来的许可证向我如此问道。

    「有一种药草叫做密德利弗,用来治疗颤抖性热病很有效。」

    颤抖性热病是夏末到仲冬流行的疾病。症状是达到四十度的高烧,以及成为病名由来的手脚痉挛。持续时间长达三周,「加护」比较弱的人有衰竭至死的可能。

    麻烦的是,颤抖性热病的传染力很强,而传染的途径是空气。在发烧又手脚痉挛的情况下,不请看护就没办法生活,但看护被传染颤抖性热病也是常有的事。

    在气温下降之后,这个流行病的传染力也会大幅变弱而停止扩散,算是唯一值得庆幸的地方吧。

    「一般用的都是血针菇制成的药,只是今年大概没办法取得血针菇了。虽然要多费一点工夫,但我打算去采一些密德利弗回来。」

    听到我这么说,莉特明白地点点头。

    「毕竟被亚尔贝他们烧掉了嘛。」

    尽管是为了打倒鴞熊,亚尔贝他们烧掉的是佐尔丹不可或缺的重要地带。不过亚尔贝八成没采过药草,可能不晓得这一点吧。

    走路去世界尽头之壁有一小段距离。这次还有莉特在,我们可以租马悠闲地骑过去。

    ……我本来是这么计划的。

    「没有马了?」

    「因为亚尔贝先生说他需要租走全部的马。」

    出租马匹的店家这么说道。虽然我有预约,但店家似乎拗不过亚尔贝的强求。

    「那、那个,其实还有一匹马,只是年纪有点老了。」

    在我感到伤脑筋之际,老板连忙补充了这么一句。我回头一看,发现莉特正死死瞪著老板。这间店的老板平时经常接触冒险者,不过被英雄莉特瞪视还是很恐怖吧,他的膝盖微微打著颤。

    「这样啊,那我们今天共乘一匹马去吧。」

    「共乘?」

    「现在没有穿著铠甲,也没有笨重的行装。两个人共乘一匹马没问题吧?」

    原本眼神狠戾的莉特一下子就笑逐颜开。看来这个提议很得她的欢心。

    老板也从莉特的瞪视中获得解放,于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 ☆

    树木随著接近世界尽头之壁而增加,佐尔丹湿地上的翠绿大草原逐渐转为森林。

    佐尔丹东侧尽头是世界尽头之壁,所以一路上几乎没什么行人。只有马蹄踏过地面的声音和鸟鸣回荡于森林中。

    「偶尔像这样悠闲地骑马也不错呢。」

    我握著缰绳,而莉特则在我怀中开心地抚摸马的鬃毛。肤色健康的后颈和胸前隐约可见的沟壑曲线令人目眩神迷。

    这匹马的年纪差不多等同人类的老爷爷,名字却叫做路奇(菜鸟)。

    路奇那双宛如黑玻璃珠的眼瞳绽放著光采,好像对久违的远行感到很兴奋。

    「真是匹好马。亚尔贝独独跳过这匹马也未免太没眼光了。」

    「就是说啊。虽然有年纪了,但精力并没有衰退,还是很棒的马。」

    尽管路奇不可能听得懂人类的语言,却似乎不可思议地理解了我们在称赞它,开心地用鼻子哼叫了一声。

    「雷德,换我握缰绳吧。」

    「可以啊,不过路还很长,要适可而止喔。」

    我把缰绳递给莉特之后,她悄悄用方巾遮住了嘴巴。

    然而我可以从背后清楚看见她嘴角扬起窃笑的模样。

    「莉特,我再提醒一次……」

    「你该提醒的对象是路奇,而不是我啦。要牢牢抓紧喽!」

    莉特用夸张的语调说完,轻轻踢了踢马腹……这是示意路奇可以尽情奔跑的动作。

    我连忙环抱住莉特的腹部,让彼此紧贴在一起。莉特的身体很柔软,还带著似有若无的馨香。

    身体立刻因为惯性而猛地往后一仰。

    路奇「噗噜噜」地发出欢快的嘶鸣声,在树林间穿梭奔驰。盎然绿意化为一道线,宛如流星般横飞而过。

    马是聪明且共感能力强的动物。能被称为名驹的军马不只拥有优异的体能和不畏惧成排枪兵的勇气,还具备了和骑手共享情感的能力。

    「路奇很开心嘛!」

    莉特雀跃地朝路奇喊道,而路奇也看起来很快乐地回应她。

    总觉得莉特现在的心情好得不得了。在我抱紧她之后,她的兴致好像愈来愈高昂了。

    路奇似乎也感受到她的情绪,于是开心地又加快了速度。

    照这个步调,再跑一阵子就得提前休息了。不过,比原定计画晚一点抵达也没关系。

    ……下次换我坐前面好了。虽然抱著莉特的感觉很好,但我毕竟也想让莉特抱著我嘛。

    ☆ ☆

    世界尽头之壁山脚的森林地带──

    尽管历法上是秋天,位于南方的佐尔丹还是一片生机蓬勃的绿意。

    「你看、你看,已经扎营完毕喽。」

    说完,莉特朝我扑抱过来。我刚才去驱赶周围的魔物了。

    「哦?不愧是莉特。很漂亮呢。」

    莉特设置的简易帐篷相当美观,难以想像是单纯用布、细绳和树枝做成的。即使是我来,也没办法搭得这么好。

    「很、很漂亮吗?」

    「嗯?」

    莉特不知为何红著脸,眼神游移不定。

    「嗯,很漂亮啊。」

    不管看几次,莉特搭的帐篷都非常完美。我点点头后,莉特就把额头抵在我胸前,藏起了自己的脸庞。

    虽然不知道她怎么了,但反正这个举动很可爱,我便紧紧地抱住了她。

    重整心情过后。

    我和莉特在帐篷前坐下。

    「我、我想想,那么明天正式开始采药草,今天只要确认如何分辨密德利弗就好了。」

    「分辨方法?不能用技能来分辨吗?」

    「嗯,听说这种药草是稀有种,靠通用技能辨识不出来。」

    我在驱赶魔物的途中顺手采了些药草,这时便拿出来排成一列。

    莉特靠过来观察药草,我们两人的肩膀紧密地贴在一起。

    「所以这次要用眼睛来分辨啊。」

    莉特那对秀眉的眉梢垂了下来,比较著这些药草的不同。

    「我知道这是别种药草啦……」

    她来回看著叶子呈现圆形和锯齿状的两种药草这么说道。

    「嗯,锯齿状的是密德利弗没错。然后……」

    我拿起另外两种药草。

    「这两种药草则不是。这个的叶子比较没那么多锯齿状,而这个虽然很像,但茎太粗了。」

    「呣呣呣,还满难的耶。」

    莉特猛地将脸凑了过来。

    在这个距离下,几乎要碰到彼此的脸颊。我看向身旁,莉特那张可爱的侧脸、令人想触碰的嘴唇与美丽的天蓝色眼眸就近在眼前。感觉肌肤似乎可以感受到她的体温。

    「雷德?」

    「呃,啊,抱歉。」

    看来莉特发现我脸红了,她莞尔一笑后挽住我的手,将身子挨得更近。

    「雷德你害羞了哟。」

    不过,说出这句话的莉特自己也是满面通红,嘴角掩饰不住喜悦地扬了起来。

    自从被赶出队伍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跟别人一起扎营过夜了。

    虽然和当时完全不同,但是我非常珍惜这样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