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漫画第三卷附录 难喝的酒与离开的原因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录入:是伊斯卡君哦

    睁开眼睛后,映入眼帘的是肮脏发黑的天花板。

    我按住疼痛的脑袋,撑起身体环顾周遭。

    挂在房内墙上的兔子水彩画正对着我,似乎是这间酒馆的前任老板画的。

    【对了,我又醉的一塌糊涂了】

    我掬起水桶的水洗了把脸。

    【哈哈……真是没出息的表情啊】

    看到自己映在水面上的脸,我如此自嘲。

    被赶出队伍后,我一直都是这副德性。

    【你醒啦?】

    我来到大厅后,酒馆老板娘看到我就露出傻眼般的神色。

    【早安……】

    【已经中午了啦!】

    老板娘一边这么说,一边帮我倒了杯水。

    我仰头一口气喝光这杯水,便感觉干渴的身体得到了滋润。

    【真好喝】

    【自掏腰包买的酒就喝的那么嫌弃,实在是有够浪费的】

    我无以反驳。

    这时,酒馆的门【砰】的一声,有点粗暴地被打了开来。

    【不好意思,还不到营业时……什么嘛,原来是莱修啊】

    【给我酒……有多少给多少】

    【看你表情这么难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如此,在别人眼中,我的表情也是那样吗?

    莱修垂着头嘟嘟囔囔地答道:

    【队长把我赶出队伍了】

    听说他是拥有【火术士】加护的C级冒险者。

    他的队伍被誉为未来的英雄,是优秀的新生队伍,队长也受到了【圣骑士】这个加护的眷顾。

    【我们没有完成讨伐山贼的委托】

    莱修一口气干掉葡萄酒。

    【一直以来都是我先发动火焰魔法,队友们再展开突击,靠这个战术一路赢过来的。但是,火焰对这次的敌人起不了作用】

    【所以是引以为傲的魔法失效,而你们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这样】

    【我是听说过前阵子的委托失败了……但怎么可以把责任都推给莱修一人呢!】

    【我当然很不甘心啊……但魔法派不上用场毕竟是事实】

    【其他人怎么说?】

    【我没见到队长以外的队友……如果见到的话,他们应该会挽留我。不过,那单纯只是不想抛弃队友而已,并不是正确的判断】

    听到莱修这么说,我不由得点了点头。

    我非常懂他的心情……

    然而,我脑中浮现一个疑问。

    【他们已经找到其他魔法师来顶替你了吗?】

    【当我们意志消沉的时候,遇到了一位旅行中的〖贤者〗】

    【你说〖贤者〗?】

    我忍不住扬起嗓子喊到。

    听说【贤者】是一位妙龄女子。

    她在莱修等人因为讨伐山贼失败而灰心丧志之际出现,并主动提议要加入队伍。

    【雷德先生,请等一下】

    我和莱修正走在前往山贼大本营的山路上。

    【你说我的……我以前的队友有危险是真的吗?】

    【因为太巧了】

    【可是她确实是〖贤者〗啊。我也曾看过她分别施展秘术和法术】

    【我猜那个〖贤者〗是假的,她实际上是山贼们的手下】

    【咦咦!】

    【……不过,毕竟他们把你赶走了,我一个人去也可以】

    【我肯定是要去的啊!】

    说得如此坚定的他看起来光彩照人,于是我专心地迈步往前走去。

    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踏进山贼大本营之后,我没看到身受重伤又被绳索绑起来的冒险者们。

    在场的还有率领山贼的魔法师,而自称是【贤者】的女子则面无表情地站在他旁边。

    【竟然察觉到我的计谋,可惜为时已晚】

    魔法师笑着,这家伙果然是……

    【你是傀儡师恶魔吧?】

    那个魔法师是恶魔。

    大概是部队在露缇的大显神威之下遭到消灭,身为残兵败卒的他便沦为山贼。

    他的特征在于拥有创造人偶的技能,而人偶要利用人类这个材料才能发动魔法。

    之所以能打着【贤者】的名称来鱼目混珠,应该是使用了【魔法师】和【僧侣】这两种材料吧。

    【莱修!按照原定计划!】

    【真的要那样做是吧!我、我明白了!】

    我拔剑冲出去,莱修则是结印发动魔法。

    恶魔嘲弄地笑了笑,接着操纵起人偶。

    【我的人偶啊,烧尽一起!】

    先对自己人施展火抗性魔法,再以火焰魔法连同自己人一并攻击。

    这是对付火术士的常见战术……然而——

    【这、这是烟!】

    莱修发动的只是变出烟雾的魔法。

    视野遭到烟雾遮挡,看不清我们的身影,因此人偶的火球歪掉后爆炸了。

    【切!就凭这种烟雾……】

    【休想再次施展魔法!】

    烟雾缭绕中,我飞跃山贼们的头上,举起剑挥砍下去。感觉到了击中的的手感!

    初级魔法所变出的烟雾很快就消散。

    陷入了混乱的山贼们看到的是倒下的恶魔,以及名副其实像断了线的人偶一般瘫坐在地上的【贤者】。

    【有人要帮他报仇吗?】

    我一脚踩住恶魔,向山贼们这么问道。

    山贼们立刻弃械投降。

    队长恢复意识后,双手伏地向莱修道歉。

    【队长!你用不着这样啦……】

    【一切都是我判断失误所致。队伍没完成委托也不晓得该如何应对,我这个队长做的太失败了】

    队长后悔得流下了眼泪。

    【我一直都想着必须迎合期待。结果连要怎么赢得胜利都不知道,还信了假贤者所说的话】

    我和莱修同样是被赶出了队伍,但两人背后的原因并不同。

    他们是出于责任感而赶走莱修,受到周围期待的他们在陷入了第一次挫折时,眼前刚好出现了解决办法。虽说是队长,但他仍旧是尚未成熟的英雄候补军。

    【莱修,就算你觉得我很自私也没办法……但是你能不能再回到队伍里来呢?我们一直很依赖你的魔法威力。我都忘了有效运用魔法的责任也在负责指挥的队长身上】

    看来他连被驱逐出去的下场也和我截然不同。

    而我依然在酒馆买醉。

    【为什么你又回来了啊……他们不是有邀请你担任队长吗?】

    老板娘笑着。

    【我告诉他们,让一个根本没摸清底细的人担任队长就是他们不成熟的地方】

    【这样讲反而更令人尊敬了啦。你这个人就是掩饰不了骨子里善良的一面呢】

    她朝着我哈哈大笑。

    【……我已经打算隐退,不会再和任何人组队】

    我用力灌下一杯酒。

    【这酒好像比昨天的好喝了一点】

    【是一样的酒啦!不过,既然你不想冒险的话,干脆去佐尔丹看看如何?】

    【说到佐尔丹,记得是最靠东的国家吧?】

    【没错、没错,最边边的国家。我老爸就是佐尔丹出身的,他总抱怨那是怠情者的国度,但每每说起佐尔丹都笑的非常开心呢】

    佐尔丹啊……或许是不错的去处。

    【我考虑看看】

    老板娘往玻璃杯倒酒,然后拿了起来。

    【那么,为那群家伙还有你的新旅程干杯】

    【……干杯】

    莱修与队友走在成为英雄的路上,我则是与冒险者背道而驰。

    对于这件事,我内心还是有些许的落寞。

    ☆☆☆☆

    在那之后过了几天。

    老板娘讲雷德离开的房间打扫完毕后,忽然想起一件事,便决定写信给住在佐尔丹的堂姐妹梅格莉雅。

    (转载者注:梅格莉雅是在小说第一卷中同亚尔贝一起出现的冒险者公会的职员,对雷德一直照顾有加)

    【……事情就是这样,虽然他个性有点怪,但确实是个好人。如果你遇到他,记得多加照顾……不过,梅格莉雅好像忙着支援莉特那个厉害的冒险者,大概不太能估计到他吧】

    写完信,老板娘附上一张雷德的肖像画。她的画技是模仿父亲学起来的,把雷德的特征画的仔细入微。

    至于莉特发现这张肖像画时,则是相隔有点久远的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