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序章 神如是说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论坛

    轻书架×天使动漫录入组

    图源:海

    录入:kid

    佐尔丹共和国──

    自阿瓦隆尼亚王国国境东边出发,经由大道不断向东前进,就能来到前人未至的大山脉「世界尽头之壁」、暴风雨,以及南洋这个大型怪物的巢穴所包围的死胡同。

    在神明肯定战事、战争绵延不绝的这个世界,佐尔丹并没有战略上的价值,不曾被卷入重大战役,因此十分和平。

    若要提及这个国家在「勇者」的故事中占有什么样的地位……就是遭到放逐的王妃米诗斐雅•渥夫•维罗尼亚隐居在那块土地上。

    就只是这么一回事而已。

    维罗尼亚王宫──

    在王座所在的厅堂,勇者露缇面对王太后蕾诺儿•渥夫•维罗尼亚以及当上维罗尼亚国王的伍兹克。

    「就算你是勇者,持剑闯进王座厅堂也是不容饶恕的事。」

    蕾诺儿王太后的戒指上镶有色彩艳红的红宝石,她将佩戴著戒指的手指指向露缇一行人。

    用宝石装饰衰老的身体,面容扭曲的恶女姿态就如同传说中的魔女。

    坐在王座上的伍兹克国王则脸上浮现窃笑。

    站在他四周的维罗尼亚骑士们拔剑,以散发杀气的目光瞪著露缇一行人。

    那股杀气让「贤者」艾瑞斯与「刺客」媞瑟稍微退却,「武器大师」基法王子像要保护他们俩一般架起盾牌。

    「木之歌者」亚兰朵菈菈没有看向骑士,眼光瞪著坐镇在王座上的伍兹克与他身旁的蕾诺儿。

    失去吉迪恩之后,亚兰朵菈菈对于魔王军的憎恶剧烈得无论在什么状况下都丝毫不会消减。

    「蕾诺儿王太后,我们是为了导正你的错误而来。」

    勇者露缇用那双无论面对什么处境都不会动摇的红色眼眸紧紧盯著蕾诺儿说。

    蕾诺儿当然怒不可遏地鬼吼鬼叫。尽管如此,露缇的目光还是没有改变。

    这时,背后的门扉发出声音而敞开。

    「住嘴,蕾诺儿。」

    随著锐利的声音,在士兵陪同下走进来的是壮年的萨里乌斯王子、带著眼罩的高等妖精黎琳菈菈将军,以及──

    「皇、皇姊!你不是死了吗!」

    露缇一行人用飞空艇载来的米诗斐雅就站在那边。

    「哼,我就是为了这一天才活到现在。」

    「你说为了这一天!」

    「终止你恶行的这一天啊!『勇者』啊,现在正是揭露真相的时候!」

    露缇从怀里拿出老旧的银镜。

    「拉拉爱尔之镜,映出潜藏的邪恶吧!」

    露缇将那面镜子对著伍兹克国王。

    「啊!」

    原本一派轻松笑著的伍兹克国王一看见镜子就急忙把脸遮住。

    然而已经太迟了。

    映照在镜子上的,是头上长角的恶魔样貌。

    「唔、唔哇啊啊啊!」

    伍兹克国王的身体冒泡、膨胀,外貌变为拥有扭曲犄角的恶魔。

    「契约恶魔!」

    艾瑞斯看见恶魔的真面目如此叫喊。

    伍兹克国王的真面目是契约恶魔。

    「噫、噫噫噫噫!」

    蕾诺儿发出惨叫声。

    本应是自己独子的伍兹克化为恶魔,看见此景的蕾诺儿晕厥过去。

    「可恶的勇者!竟然揭穿我的真面目!」

    「契约恶魔!你欺骗了蕾诺儿王太后,想要夺下维罗尼亚王国对吧!」

    「说我欺骗未免太难听了。我只不过是实现那女人的心愿而已,我的体内也确实留有伍兹克国王的魂魄。不过他丝毫无法动弹就是了。」

    契约恶魔这么说并笑了出来,然后狠狠地瞪向勇者。

    「不过这也都被你这混帐搞砸了。身为契约恶魔,没有比这更令人耻辱的了!就让你们瞧瞧,人称实力足以匹敌四天王的我生气起来有多么可怕!」

    「他要攻过来了!米诗斐雅小姐,快退下!」

    露缇举起降魔圣剑,伙伴们组起阵式。

    迸发的魔力所产生的火焰缠绕全身,契约恶魔袭向勇者一行人。

    *    *    *

    这场战斗十分激烈。

    勇者露缇收剑入鞘之后,便来到蕾诺儿身边。

    蕾诺儿仍然倒在地上,同时一直哭泣。

    「蕾诺儿王太后。」

    「……是。」

    「恶魔已经逝去。」

    「谢谢,看来我并没有成为毁灭国家的愚妃呢。」

    「你的下场会由维罗尼亚的法律来审判。」

    「想必会受到绞刑吧,我会乐于接受。毕竟我犯下了那么严重的罪行……杀了我心爱的儿子。」

    露缇露出看似悲伤的表情。

    「勇者居然会为我这种愚蠢的人感到悲伤呢。」

    「你为你的恶行感到后悔。」

    「……我被野心支配,还失去了心爱的人。勇者露缇,请你把我的故事告诉所有人,告诉他们这就是背叛全人类的人的结局。」

    「蕾诺儿王太后……」

    「还有这个。」

    蕾诺儿递了一把钥匙给露缇。

    「这是?」

    「先王从暗黑大陆夺来的魔王船文狄达特的操纵钥匙。船上还有前往暗黑大陆的航海图。」

    「!」

    「飞空艇没办法越过魔王造出来的暴风雨。不过乘著文狄达特行进,应该就能抵达暗黑大陆才对。」

    「……谢谢你,蕾诺儿王太后。」

    「勇者啊,请你一定要拯救世……界!」

    下一瞬间,蕾诺儿拔出佩在腰间的细剑,突刺勇者的胸口。

    喷血的勇者表情没有改变,然后世界失去了色彩,静止不动。

    蕾诺儿衰老的身体变成与丧命时一样的少女样貌,虚弱的目光变回蕴含活力、如同烈火的眼神。

    「让我看这个是想表达什么啊?意思是说,这样才是正确的人生吗?」

    蕾诺儿仰望天空,便看见天上有著无尽光辉。

    光亮之中存在什么物体,以人类的眼睛无法看出来。

    「戴密斯。」

    蕾诺儿感受到自己的眼睛遭受光辉灼烧,但她仍然瞪著至高神并叫喊。

    维罗尼亚王宫消失,出现在原处的是一条路径。

    蕾诺儿一个人站在那条路上与神对峙。

    看见那道光辉的人会抱持畏敬之心。

    那会引发膝盖跪地、额贴地面,想要顺从对方的感情。

    「受到恶魔欺骗、勇者拯救,改过自新而内心安稳地遭受处刑才是我的人生,这样子才是幸福的结局──祢想这么说吗?没用的。我对我的人生没有任何后悔。」

    然而蕾诺儿并没有屈服。

    不停违抗世界的那股精神力,就算面对神明也不会屈从。

    「真是浪费时间。对我而言不需要救赎也不需要慈悲,我甚至觉得那种东西很骯脏。无论是要让我转生为蝼蚁,还是要让我下地狱,都随便祢处置吧。」

    蕾诺儿斩钉截铁地这么说。

    下一瞬间──

    「我心爱的孩子啊。」

    戴密斯发话了。

    蕾诺儿的双耳破裂,血液迸发而出。

    就算所有人类同时叫喊也不可能造成同样的效果。

    戴密斯的声音实在过于强大,人类没有办法直接聆听。

    可是就算鼓膜破裂,神的声音还是清楚地传达给蕾诺儿。

    尽管眼睛充血、咬紧牙根忍耐,蕾诺儿的膝盖还是没有弯曲。

    戴密斯继续说:

    「我惹人怜爱的孩子啊,你走错了道路。」

    「不,我一点错也没有。我不是说过我毫不后悔了吗?」

    「愚昧的孩子啊,持续徒劳旅程的孩子啊。尽管如此,我还是爱著你。」

    神的声音满溢著无穷尽的慈爱。

    然而,蕾诺儿展露出冷笑。

    「原来祢爱著我啊。不愧是神明,真是温柔呢。不过我并不爱祢。」

    蕾诺儿的意志没有折服。

    就算面对的是神,会让自身存在因此烧成灰烬,她也不会扭曲自己的生存方式。

    若去否定尽情作为恶女生活至今的过程,蕾诺儿就不再是蕾诺儿了。

    如果要接受戴密斯让她看见的,那个自称蕾诺儿却弱小得依靠勇者的存在,那还不如下地狱承受永恒的痛苦折磨──蕾诺儿是这么想的。

    「不对。」

    神明加以否定。

    蕾诺儿心想祂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著自己步行的一条路,蕾诺儿不禁产生疑问。

    「戴密斯,祢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这条路要走到哪里才会分歧?」

    在蕾诺儿目光所及的范围中,就只有一条路而已。

    要是有地狱的话,这条路一定会在某个地方分歧。

    「蕾诺儿,聪颖的孩子啊。你所想的事情并没有错。」

    「……难不成──」

    「我的孩子们无论如何生活,走上的道路都不会改变。」

    「地狱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存在吧?」

    「这条路会让你转生为一只獾。这也是早已注定的事情。」

    「这样的话,人的人生到底有什么意义呢?无论善行与恶状都顺从祢加护的人们,活到现在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呢?」

    「不,我的孩子。人们的生命不会是没有意义的。我想要救助我所有的孩子。我爱著你啊,我的孩子。我打从心底爱著你。」

    蕾诺儿的外形逐渐崩解。

    她逐渐归返为没有意识也没有记忆的纯粹灵魂。

    尽管如此,蕾诺儿还是以残存的智力持续考察这一瞬间所发生的事。

    到了最后──

    「所以是『勇者』啊。」

    蕾诺儿导出一个答案。

    「我的孩子啊,我祝福你。假如你作为『勇者』而生,一定能得到救赎吧。就只有这点令我非常遗憾。等到你成为『勇者』来到我身边的那一天,我再和你好好说吧。」

    蕾诺儿连嘴巴、说出的话语,还有智力都一点也不剩。

    她灵魂的形体一点一滴消逝的同时,直到最后一瞬间都还持续瞪著神明。

    「再见了,我心爱的孩子啊。我和伴随你身边的加护一样,一直都爱著你。」

    戴密斯环顾无止尽扩展的世界。

    那里有无穷尽的灵魂持续漂流。

    在那之中,有一个特别的魂魄。

    然而那个魂魄所散发的光辉和神所寻求的不一样。

    神担心那个魂魄不会如祂的意。

    所以,「勇者」走上歧路的时候,神就稍微触碰了一下世界。

    戴密斯看见另外一个魂魄成长且散发光辉,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

    *    *    *

    神的爱倾注于阿瓦隆尼亚王国南部的某间修道院。

    有一名少年跪在那间修道院的祭坛前方,默默地献上祈祷。

    他是由于魔王军而失去故国、家人遭到杀害,变得无依无靠的亡国王子。

    尽管如此,弗兰伯格国王的么儿梵•渥夫•弗兰伯格没有被憎恶冲昏头,而是平心静气地祈祷著。

    (戴密斯神,请您接受我的献身。我会遵照您的旨意,活出该有的样子。)

    祈祷并不是去要求对方,而是奉献己身。

    梵把修道士告诉他的这句话视为座右铭。他并没有对神要求任何回报,只是遵从神的教诲,一直奉献著自己的人生。

    想必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引发奇迹。

    某一天,梵成为了「勇者」。

    加护是神所赐予之物,就如字面所示,是神的庇佑。

    所以梵尽管十分讶异,却没有任何迷惘。

    他会遵照戴密斯神的旨意,活出该有的样子。

    为了好好地担任一名「勇者」,梵开始行动。

    首先要让教会认同他是「勇者」。

    梵以圣地莱斯特沃尔大圣砦为目标,离开修道院并踏上旅程。

    「勇者」梵的冒险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