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幕间 勇者讨伐邪恶
    交易都市拉克的港边酒馆「金鹿皮亭」──

    行船人与冒险者喧闹的店内,有一名少年坐在中央。

    他的腰际佩有勇者之剑──降魔圣剑的复制品,身上穿的铠甲胸部刻有红色的勇者纹章。

    少年开心地东张西望,环顾酒馆里的喧嚣。

    「还真是热闹耶,离开修道院之后我惊讶了好几次。」

    「大家看起来都很开心呢!」

    本应该独自一人的少年身上发出高亢的女性嗓音。

    仔细一看,便发觉有个小小的人影坐在少年身穿的胸甲上。

    「欸,梵。今天该不会是人类的节庆吧?」

    小小的人影这么说后,便从梵的胸口轻盈地飞了起来。

    那个人影其实是仙灵。

    「菈本妲,出来外面的话很危险喔。」

    「谢谢关心!不过梵会保护我吧?」

    「当然,我会尽我的全力来保护你喔。」

    「讨厌啦~」

    害臊得脸颊泛红、身体扭来扭去的她名叫菈本妲。

    仙灵菈本妲原本住在丛林里头,她会加入梵的队伍是要带领梵一行人前往守护森林秘宝的比蒙所在地。而一行人在得到秘宝之后,她也想要继续与梵一同旅行,于是便成为了真正的伙伴。

    「因为菈本妲也是一起为正义而战的伙伴。能够打倒邪恶魔兽比蒙,也是因为菈本妲告诉我们比蒙的弱点。」

    「呵呵呵,只要是为了梵,我什么都愿意做。」

    菈本妲降落到梵的肩膀上后,就用她小小的唇瓣亲吻梵的脸颊。

    梵显露情窦初开的少年表情,脸颊泛红。

    看见梵有这样的反应,菈本妲就越发高兴地抱住梵的脸颊。

    这个时候,传来了「喀啷」这种很大的声响。

    「混帐,你从刚才就一直窃笑什么东西!」

    伴随著怒吼声,男人站起身来。

    那是一名身穿毛皮衣物,留著浓密落腮胡的男人。

    醉酒的男人威吓著身穿的皮甲染成灰色的男人。

    尽管落腮胡男对自己发怒,身穿皮甲的男人嘴上还是呈现窃笑的神情。

    酒馆常常会出现这种吵架场面,周围那些粗野的行船人也期待著即将引发的骚动而出声助兴。

    「有种就给我张嘴!说几句话来听听啊!」

    落腮胡男一把揪住皮甲男的前襟。

    「这、这、这样就是正当防卫了。」

    「啊……」

    发出肉被撕裂的声音,深红色的血液弄脏地板。

    原本嘈杂的行船人一下子安静下来。

    皮甲男的手上握著细小却锐利的短刀。

    「我、我、我拥有『杀人魔(Manslayer)』的加护,需、需、需要偶尔杀人才能压抑。」

    然后皮甲男环顾四周。

    「有、有、有谁是这家伙的朋友吗?能、能、能不能为他报仇,来袭击我呢?」

    皮甲男的神情十分扭曲,展露著笑意。

    「『杀人魔』啊?」

    梵从椅子上站起身。

    「梵,你要去制裁他吗?」

    「嗯。」

    下一瞬间──

    「咦?」

    皮甲男由于视野绕了一大圈而感到惊讶,发出傻里傻气的声音。

    他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可是已经没办法再发出声音了。

    后来他看见地板逐渐逼近眼前,便发觉自己的头已经被砍下来,然后就死了。

    「邪恶已然离去。」

    梵一边收剑一边低语。

    (插图009)

    身为「勇者」排除邪恶乃理所当然。梵对于自己杀掉的对象连看都不看一眼,便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噫噫噫噫!」

    酒馆的客人们发出惨叫声逃到店外。

    店老板也无法为此咎责,在柜台里头瑟瑟发抖。

    梵望著这样的情形点了点头。

    「太可怜了,看来他们真的很怕『杀人魔』呢。」

    「嗯嗯。」

    「既然会这样,我在吵架开始的瞬间就把他杀掉,应该会更好吧。」

    「的确!就如同梵说得一样!」

    在转为一片宁静的酒馆中,梵与菈本妲开心地继续吃吃喝喝。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爱丝妲小姐!刘布先生!」

    进入店里的覆面骑士大喊,她身后的巨汉则一脸安稳的表情。

    与前去搜集情报而另外行动的两人会合,令梵开心地笑了出来。

    那两人是覆面骑士爱丝葛菈妲与刘布枢机卿。

    加上仙灵菈本妲与梵,这四个人凑成了梵目前的队伍。

    「居然有两个人死了,希望你跟我们说明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爱丝妲的嗓音中明显带著责备梵的情感。

    「梵只是把『杀人魔』解决掉了而已喔。」

    菈本妲声中带刺。菈本妲倾慕的对象只有梵,与爱丝妲、刘布两人并不亲近。

    「没错,就如同菈本妲所说的,『杀人魔』杀了人,所以我把他杀了。」

    「……为什么『杀人魔』杀了那个男人?」

    「什么?」

    爱丝妲的问题令梵感到困惑。

    「这点很重要吗?」

    「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场战斗、知晓杀意的缘由很重要吧?而且那种程度的对手,你不用杀戮,直接压制他应该很轻而易举才对。」

    「说得也是呢。」

    「既然如此,先把他抓起来、问清楚状况之后,再判断要把他交给卫兵还是直接杀掉,应该比较好才对。」

    梵惊讶地睁大双眼看著爱丝妲后开口说:

    「为什么你有办法这么想?他可是『杀人魔』耶。」

    「可是待在这里的是人。人并不是单靠加护冲动而生,人类有著自身的意志。你不应该忘记这种事。」

    「嗯……」

    为了理解爱丝妲说的话,梵陷入沉思。

    然后──

    「原来如此,爱丝妲小姐你搞错了呢。」

    「什么?」

    「啊,不是,我想说的并不是爱丝妲小姐你错了还怎么样喔。」

    梵以毫无恶意的神情笑了出来。

    「我并不是憎恨杀了人的他,也不是想要保护自己,更不是要预防他接下来还会不会杀掉其他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毕竟他的加护是戴密斯神赐予的吧?所以他会杀人就是神明赐给他的职责。他的行为之中并没有任何罪过与恶意。」

    「…………」

    「『勇者』的剑用在私欲上便是不善。我的战斗不论何时都是为了戴密斯神而奉献,并不会因为杀害无罪之人的『杀人魔』令人憎恶这种私欲而挥剑。」

    「那你为什么杀他?」

    「『杀人魔』这种加护的职责,是为了被其他人讨伐才存在的吧?所以,我是为了完成他的职责才杀掉他的。他也是戴密斯神忠诚的仆人,杀掉他时我感受到我的『勇者』加护成长,正代表他忠实地遵守加护带来的职责,我怎么可能憎恨他呢?」

    梵将两手交握,以不带污浊的澄澈表情祈祷:

    「我爱著你的人生,为你祝福。你能以『杀人魔』的身分来到我身边真的做得很好。藉由你的人生得到成长的我的『勇者』加护一定会拯救这个世界吧。」

    「……梵,你这个人──」

    爱丝妲的话语被刘布枢机卿的大手打断。

    「『勇者』就该这样。」

    「对吧,真不愧是梵!」

    刘布与菈本妲肯定著「勇者」梵,对他加以赞赏。

    「毕竟我只是个还没对抗过魔王军,才刚起步的『勇者』……『勇者』露缇她所体现的信仰之路一定比我杰出许多吧。」

    梵露出害羞的笑容,微微低下头。

    很有少年味道的那种举动让菈本妲与刘布都笑了。

    只有爱丝妲一个人没有发笑,垂落著肩头。

    (露缇与梵同样是『勇者』,展现的态度却能有这么大的差异啊……」

    「勇者」梵在混杂著血液、肠子、酒与料理气味的酒馆里开心地笑著。

    爱丝妲在面具之下皱著眉头,又一次地叹了口气。她不知道她跟他们两人一同旅行之后,到底叹过多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