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章 好意与恶意
    我是媞瑟•迦兰德。

    拥有「刺客」加护,隶属杀手公会的杀手。现在则是为勇者梵带路的冒险者。

    而且也是被勇者梵思想偏激的程度震惊,让我觉得这个人很可怕而在心中发抖,活在这个世界的一般人。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远离佐尔丹的土地上,山丘巨人达塔克占领的城堡。

    山丘巨人是巨人种之中最常见,也常常与人类有所关联的巨人。

    如同山丘巨人这个名字,这种巨人大多栖息在有点高的山丘或山麓,不过只要是温暖且食物丰富的地方,都有可能看见它们。

    也就是说,人类觉得容易居住的环境,对山丘巨人来说也是容易居住的环境。

    因此,据说它们在巨人种当中最常与人类产生纷争。

    它们那种怪物必定会出现在村里的英雄打倒怪物的故事中广为人知。

    「山丘巨人的智力比人类稍微低一点,如果拥有『锻造师』或『铠甲职人』的加护,甚至能做出武器和防具。体格与力气的差距就如外表所示,繁殖力也是……虽然用繁殖力来称呼人类增加人口的速度或许不太恰当……不过山丘巨人成长的速度与人类差不多,也会生下小孩。」

    刘布摆出符合圣职人员的说教表情,对勇者梵说明山丘巨人的资讯。

    「尽管如此,山丘巨人的暴政还是不会长久持续,最后通常都是人类取胜。梵少年,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知道!因为戴密斯神的旨意就是这样!」

    「没错,山丘巨人并没有得到英雄般的加护,所以最后一定会输给人类。」

    「大部分的巨人种拥有的都是『斗士』的加护呢!」

    「是啊。只能提高身体能力的『斗士』加护会作为最低等的加护存在,可以说是神明对我们揭示了这个世界的规律吧。」

    「没错,『斗士』这种加护代表的是没有重要职责的一大堆平凡人。拥有『斗士』加护的人并没有价值,不过拥有『斗士』加护的意义在信仰层面上是很大的。」

    「嗯,戴密斯神为什么会为『身为一般人』这种职责的加护赋予『斗士』的名称呢?这代表居住在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物为了让加护成长都『不得不战斗』的旨意,同时也代表:就算面对的是肉体层面比自己强上许多的对手,在神明赐予众人的加护之下,那种力量根本就微不足道。」

    对于刘布所说的话,梵点了点头好几次。

    为了带路而站在前方的我,心里有点翻白眼地听著他们两人的声音……不过我没有展现在表情上就是了。

    因为我重要的搭档忧忧先生拥有的加护就是「斗士」。

    忧忧先生对我的人生有多么重要,真的不是三言两语就说得完。

    乘在我肩上的忧忧先生对于梵他们的谬论表现得满不在乎,仰望天上飘浮的白云。

    「媞瑟你怎么想?」

    走在我身边的爱丝妲大人问我。

    「既然枢机卿阁下那么述说,想必就是那么一回事吧。」

    为了不得罪任何人,我如此回答。

    「这样啊,那就等露宿的时候再偷偷问你好了。」

    爱丝妲大人耸了耸肩并笑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戴著面具的关系,我觉得爱丝妲大人的个性好像有点变了,跟她以蒂奥德莱大人的身分与我一同旅行的时候不太一样。

    我肩上的忧忧先生也睁大眼睛看著爱丝妲大人。

    「呵,像这样一直被迫收听梵与刘布的问答,就会让人想念媞瑟这种反应。」

    蒂奥德莱大人不会说这样的话。

    忧忧先生看起来很有趣地摆动腿部。它好像还满中意现在的爱丝妲大人。

    我们现在位在达塔克夺走的城堡后头。

    接下来要侵入城堡把达塔克解决掉。

    「那个,我确认一下。我只负责带路,战斗交给各位就可以了吧?」

    「是啊,那当然。没错吧,梵?」

    爱丝妲大人对梵这么说。

    「毕竟我们说好了啊。不过如果是你打得过的对手,想要战斗也没关系喔!」

    「你说想战斗也没关系?」

    「是啊!打倒怪物让加护成长就是行善!行善比契约还要重要!」

    看见梵天真无邪地笑著,我越发加强警戒心。

    「不,我并没有自信能与巨人战斗,进入城堡以后就让我负责提个灯吧。」

    「这样啊,真可惜。」

    梵如他说的表现得一脸遗憾,然后接著说:

    「可是没有变得更强可不行呢。神可是一直都观望著你喔。」

    ……我觉得我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对这个勇者抱有好感。

    *    *    *

    巨人种在黑暗中的眼力基本上比人类来要好。

    城堡里头有点阴暗,烛台上尽管装有气味令人厌恶的油,但没有点上火。

    单只依靠窗外照进来的微弱亮光,山丘巨人就能对这条走廊一览无遗,如同看见大白天的山丘一样吧。

    我站在队伍后方,提灯跟在后头。

    我并没有拔剑。我的目的不是打倒巨人,而是知晓勇者梵一行人的资讯。

    「来喽!」

    梵怀中叫做菈本妲的仙灵大喊。

    头顶撞著天花板的同时,山丘巨人跑了过来。

    而且──

    啪叽!

    随著木板碎裂的声音,两只山丘巨人从侧边房间冲出来。

    这是很豪迈的奇袭,就让我看看勇者梵会如何应对吧。

    「喝啊!」

    梵的剑挥动了两下。

    山丘巨人的头部应声落下,喷出鲜血弄脏周遭。

    梵尽管被血溅到也丝毫不在意,笑著将视线移向下个敌人。

    剑速快得可怕,而且还有一剑就精确砍掉头颅的本事。

    果然是「勇者」……八成比我还强。

    「神圣祝福!」

    随著刘布手中释放的光线,周遭一带覆上加强我方力量、减弱怪物力量的法术。

    刘布运用法术魔法全力援助。

    「既然都来到这里了,我除了战斗也没其他事可做哪。」

    爱丝妲大人操作自如的枪法会令人忘记走廊这种狭窄的环境。她就这样打倒接近而来的山丘巨人。

    「上啊,梵!解决它吧,梵!」

    菈本妲在梵的四周飞来飞去,为他加油打气。

    她看起来没有积极参加战斗,不过她并没有松懈,而是警戒四周,让梵不会受到来自死角的袭击。

    ……她警戒的对象好像也包含我在内。

    菈本妲不相信梵以外的人类。

    「梵!」

    菈本妲喊出声来。

    随著划破空气的声音,如同长枪般的箭矢瞄准梵飞了过去。

    在走廊深处,有个头盔带有羽毛装饰,体型比其他山丘巨人大上一圈的山丘巨人……那应该就是达塔克了。

    「哎呀。」

    梵以左手的盾牌挡开飞过去的箭矢。

    达塔克手上的武器是攻城战用的弩炮……应该是前城主持有的物品吧。

    弩炮原本要用杠杆来拉弦,不过达塔克以巨人的臂力迅速地再次装填。

    那应该是盾牌挡不下来的武器,可是盾牌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是强力的魔法盾。

    「下一波要来喽!」

    爱丝妲大人大喊,准备用法术来抵挡,不过──

    「嗯,还以为只是小啰喽,没想到还挺努力的嘛!」

    爱丝妲大人还没发动法术,梵就在走廊上奔驰起来。

    「唔嘎!」

    梵朝惊讶喊叫的达塔克挥剑跳去。

    「你不去杀人,就这样盘踞在城堡里头,让我觉得你的信仰真的不够,很轻蔑你啊!不过,你现在的杀意还真够棒的呢!」

    「你是什么人!」

    「讨伐邪恶的勇者梵!你是怪物的话,就应该更邪恶一点,对人们展开杀戮,然后被我杀掉!」

    「勇者?你这种人竟然……」

    没有听完达塔克说的话,梵就把它的头砍成两半了。

    「邪恶已然离去。」

    梵杀死巨人后的表情十分爽朗。

    原来是这样,他顺从「勇者」的冲动就是那副德行啊……

    打从一开始就不怕露缇大人的忧忧先生从我的肩上移动到包包里头。

    后来忧忧先生悄悄地告诉我:「梵是个可怕的人。」

    *    *    *

    晚上,佐尔丹路边──

    我在篝火前方一个人看守并度过夜晚。

    「忧忧先生可以睡一觉喔。」

    就算我这么说,忧忧先生还是用力地摇头。

    我用手指轻轻抚摸忧忧先生的肚子之后,忧忧先生就开心地摇摇晃晃,然后静静地贴近我的脸颊。

    「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有声音传来。

    我已经察觉到她接近的气息,所以并不惊讶。

    「请坐。」

    我回答之后,爱丝妲大人就在我身旁坐了下来。

    然后她把手上的锅子和三脚架放到篝火上头。

    锅子里头似乎装著大蒜汤。

    过了一段时间,那锅汤就开始飘起白色的蒸气。

    「要不要来点宵夜?」

    「谢谢你。」

    爱丝妲大人把汤装到杯子里。

    入口之后发觉还满好喝的。

    「…………」

    「刘布睡得很熟。他虽然很强,作为冒险者的心态却完全不行。梵和菈本妲就像平常一样,整晚都要狩猎怪物让加护等级成长,要到早上才会回来。」

    意思是不用担心说话会被谁听见吗?

    「该怎么说呢,那位『勇者』真的很乱来呢。」

    「说得没错,同情一下我吧。」

    爱丝妲大人面露苦笑地说。

    「虽然和露缇一起旅行的期间也有让我感到艰难的时候……但我切身体会到露缇的人格有多么高洁,多么地符合『勇者』了。」

    「我想梵先生是忠心顺从著『勇者』加护的冲动以及信仰喔。」

    「所谓『勇者』,是体现神明摄理之人吗……可是,我们知晓的过去的『勇者』是那样的吗?」

    「毕竟上一代『勇者』已经是童话故事了。」

    「在口耳相传中,人们不喜欢的片段逐渐消失了吗……唔嗯……」

    爱丝妲大人陷入疑惑并低吟。

    「会是这样子吗?」

    「不晓得呢,毕竟我也不是很懂那方面的事。」

    虽然杀手同伙中有对故事很了解的朋友。

    说不定询问她就能得到答案,不过我不晓得她现在人在何处,又在做些什么。

    我再次喝了口汤,察觉到身体变得越来越暖。

    「我没想到爱丝妲大人有做菜的嗜好。」

    「呵,我也取得了料理技能。尝试过后就会体会到,要在野营的时候做菜有多么困难,不过做菜还满令人开心的。」

    爱丝妲大人得意地说。

    爱丝妲大人与还是蒂奥德莱大人的时候相比,个性果然变得柔和许多。

    「会这样是受到雷德先生的影响吗?」

    「是啊,我的目标是成为像他那样的人……不过新的『勇者』是那副德行,我的理想还非常遥远吧。」

    爱丝妲大人带著自嘲的感觉笑了出来。

    不过要是有人问我有没有办法引导那个「勇者」,老实说我也觉得没办法。

    他比任何人都还要相信自身体内的加护。

    我在佐尔丹对战过的流浪刺客多罗格他们也一样。

    只相信「刺客」加护的冲动,缺乏作为一名杀手的意志。

    他们本应是优秀的杀手,却成了享受杀戮、以杀害他人为乐,最后还贪求自己的性命而把委托人的名字报出来,连身为杀手最基本的规则都无法遵守,变得相当潦倒。

    梵的「勇者」加护应该也是那样吧?

    忧忧先生忽然在我的肩上跳来跳去,要我们注意它。

    它好像想说什么……嗯?

    「它好像在问『不去见亚尔贝没关系吗?』的样子。」

    「虽然我想和亚尔贝会合一下做点讨论,不过他想在远离梵的地方行动。而且在佐尔丹没盯著梵会很恐怖,一旦放任那个『勇者』不管,八成会搞出什么蠢事。」

    「这样还挺累人的呢。」

    「嗯、嗯……真的很累人喔。」

    爱丝妲大人感慨地喃喃自语。

    看见她那样,我不禁把平常应该留在心里头嘀咕的话说了来。

    「亚尔贝先生因为爱丝妲大人没去找他,就一副很寂寞的样子喔。」

    我原本打算稍微开点玩笑。

    事实上,亚尔贝先生真的想跟爱丝妲大人见一面,我只是稍微讲得夸张了一点。

    「这、这样啊,亚尔贝想见我,还觉得寂寞啊……」

    啥?

    不不不,发生什么事了?

    我还以为,那位既是武士又是圣职人员,可说是一板一眼的代名词的蒂奥德莱大人只是戴上奇怪的面具,性格变得柔和了一点……

    她却像莉特小姐那样红起脸来,遮掩著展露笑意的嘴角……怎么会!

    「那、那个,怎么说呢,你如果遇到了亚尔贝,麻烦你跟他说我也想去见他,只是情况不允许而已,绝对不是我忘记他了……呃,我在说什么啊,抱歉,把我刚才说的事忘了吧。」

    不行,这冲击性实在太大,让我觉得梵的事情一点也不重要了。

    唉……真没想到背后有这么一段故事。

    真的是世事难预料啊。

    忧忧先生乘上爱丝妲大人的手背,像是要安慰她一样地移动前脚拍拍她。

    *    *    *

    隔天中午,圣杜兰特村──

    我、莉特与露缇在村子里的广场上坐著,望向木箱排列而成的速成舞台。

    手上拿著盛有咖哩烤河鱼的盘子。

    知道那种叫做咖哩的食物还有这种用法,相当令人高兴。

    「各位快来搬圆木~♪

    肩上沉重,腰酸背痛~♪

    可是老爸曾经走过这条路~♪

    搬著圆木走过这条路~♪

    我们怎么可能搬不动~♪

    说著丧气话的人啊~♪

    来啊,各位快点来唱歌~♪」

    村民们随著鲁特琴与笛子的伴奏声响在舞台上唱歌跳舞。

    踩踏木箱的悦耳声响起,让人不禁产生想要跳舞的情绪。

    「雷德先生、莉特小姐、露缇小姐,希望你们能够尽兴。」

    村长婆婆这么说,把装了苹果酒的杯子递给我们。

    据说花了四年的时间熟成,是这座村子珍藏的酒。

    今天是庆祝食人魔之子受到讨伐,村子得救而举办宴会的日子。

    我们作为宴会的主要客人受到招待,沉浸在欢乐的时光之中。

    「佐尔丹的医生很强,让我好感动。」

    「像你们这样的人啊,要是能住在这个村子里头的话,我们会很开心。如果你们哪天想在乡下务农,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们谈谈喔。」

    「雷德先生,有空要再陪我们练习长枪术喔!」

    男女老少,各式各样的人过来向我们搭话。

    对于过著慢生活的我们来说,挺身战斗拯救村子,像这样受人感谢已经是很遥远的景象,不过能像这样看见大家笑得很开心的样子,果然还是很令人开心。

    「这种情况,偶尔体会一下也挺不错的呢。」

    我喝喝看苹果酒。

    似乎用了偏甜的苹果来酿造,有种酸酸甜甜的感觉,不过里头也有一点苦味。这酒味道还挺细腻的呢。

    「还满好喝的耶。」

    露缇望著在杯子里头晃动的苹果酒说。

    虽然露缇不太喜欢喝酒,但是她似乎挺中意这种苹果酒。

    「我不太喜欢啤酒和威士忌,不过喜欢水果酒。」

    露缇又喝了一口。

    「希望以后我也有机会享受哥哥觉得好喝的酒。」

    「这样啊,不过我们今天能享受同一种好酒喔。」

    「嗯,太好了。」

    我又再喝了一口。

    然后我们俩就呵呵笑了笑。

    「雷德~!」

    莉特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远离我们、跑去拿新菜色的莉特在呼唤我。

    「怎么了?」

    我和露缇前去莉特那边。

    「这个很好吃喔!」

    莉特挥舞拿著叉子的右手,很开心的样子。

    「我看看喔……」

    莉特在吃炸面包。

    「听说是这个村子最棒的奢侈品!」

    「唔嗯、唔嗯,油炸的白面包确实很奢侈呢。」

    「而且还有很香的味道,使用了好油来炸。」

    我和露缇咬下还热腾腾的面包。

    充满好滋味的酱汁从里头溢出来,在嘴里扩散。

    「这是咖哩啊!」

    怪不得莉特会很喜欢。

    这个真的很好吃!

    「白面包、品质好的油和咖哩酱,无论哪一样在这个村子里头应该都是很珍贵的物资。原来如此,这真的是奢侈品。」

    「虽然很珍贵,不过是这个村子的特产。这是在圣杜兰特村才能享受的奢侈。」

    我和露缇也都很喜欢这个咖哩面包。

    虽然是比握住的拳头还要大的面包,却一下子就吃进肚子里了。

    「哈哈哈,各位都喜欢我们家的特制面包,真是太好了!」

    村子里的女性开心地笑了出来。

    「来,还有很多,想吃的话尽管吃!」

    「可是这样好吗?这不是很少有机会才能吃到吗?」

    「没关系、没关系,这里是英雄杜兰特的村子!我的梦想啊,就是为杜兰特那样的英雄献上我自傲的特制面包!」

    那名女性把咖哩内馅的炸面包放到我们手上。

    「谢谢你们,我的梦想实现了哟。」

    眼前的女性笑了出来,村里的人们在歌唱。

    村长在舞台上提起裙角,展现华丽的踢踏舞。

    村里地位最高的女性盛装打扮、大展舞艺,村里的人们也一手拿酒、吹起口哨,为她献上祝福。

    「真不错耶。」

    莉特也高声笑了出来。

    我们这段休假真的尽是快乐的回忆。

    「呀啊啊啊!」

    这时我听到了喊叫声。

    「怎么了?」

    我们跑向叫声传来的地方。

    然后便闻到了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烦耶,糟透了!」

    那里有一名受到天马大便直击,露出绝望般的神情暴怒的女性。

    往天上一看便看见向东飞去的天马身影。

    「哎呀,这应该算是你运气很好吧……喂,笨蛋,住手啊!」

    女性把沾在自己身上的大便抓起来丢向朝自己说出老套笑话的男人脸上。

    「你很啰嗦耶!这样子你的运气应该也会很好吧!」

    周围的人一边捧腹大笑一边拉开距离。

    「哎呀,发生了稀奇的事呢。」

    村长在我身旁说。

    唔嗯?

    「村子上头有天马飞过很稀奇吗?」

    「是啊,天马住在离村子很远的西方草原……在村子这边还是第一次见到。」

    「西方吗……」

    我不禁在意起来,然后陷入沉思。

    「雷德,怎么了吗?」

    「没事,我听说平常不会来到这边的天马经过村子,就想说那些食人魔之子会不会也是这样。」

    「你说食人魔之子?」

    「那些食人魔之子如果与古代妖精遗迹有关,离遗迹比较近的应该不是这个村子,而是山脚下的村子吧?」

    「确实是……」

    莉特的脸色变得险恶。

    就在这时,天色暗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

    我抬头望向天空。

    长有翅膀的怪物与鸟在村子上空由西往东飞去。

    村人们哑然无声地抬头望向天空,目送那些怪兽远去。

    这是顷刻间发生的事。

    怪物们马上就飞走,天空再次恢复一片寂静。

    「它们简直就像要逃离什么东西。」

    露缇如此低语。

    我也莫名有了不祥的预感。

    *    *    *

    同一天,佐尔丹──

    我是媞瑟•迦兰德。

    隶属杀手公会的杀手,由于降到冰点的气氛而让肚子痛了起来的女生。

    「那、那个,您刚才说什么……?」

    「就说了,对我感谢什么的也只会造成我的麻烦。」

    对著脸上冒出冷汗、表情困惑的市长,勇者梵以冰冷的嗓音放话。

    聚集于此的佐尔丹贵族们显得讶异,然后看起来很悲伤地低著头。

    无论是面对国家的重要人物,还是对于为打倒达塔克的勇者献上祝福的人们,梵那番话都过于冷淡且欠缺礼节。

    爱丝妲大人皱起一张脸摇了摇头。

    就连刘布枢机卿刻意摆出来的交际用笑脸都僵在那里,只有眼珠子在东张西望。

    「对对对,梵说得没错!」

    只有菈本妲一如往常。在鸦雀无声的佐尔丹议会大厅里头,只响起了菈本妲肯定梵的声音。

    气氛恶劣到了极点。

    我是很会在意当下气氛的人,所以我的肚子真的很痛,想要回家。

    「……这……那个,真不好意思……毕竟我们是远离中央的乡下人……想必有什么地方惹您不高兴了……还请您宽恕我们。」

    市长勉强挤出这番话来谢罪。

    未等梵开口,爱丝妲大人就先急忙站出来说:

    「这是因为我们急著踏上打倒魔王的旅程。各位如此尽心尽力,我们无法加以回应尽管很过意不去,不过还是希望各位理解。虽说我们会立刻搭乘文狄达特离国,但绝对不会忘记各位对我们的款待。」

    爱丝妲大人快嘴说完这些话,然后低下头去。

    对于梵无礼的表现,爱丝妲大人低头赔罪,想要藉此圆场。

    「没、没事、没事,我们当然理解!我们才是,没有顾虑到勇者大人的使命有多么重大就做出多余的事情,真的非常抱歉。佐尔丹这个小地方会对戴密斯神献上祈愿,祝福各位的旅途能够马到成功。」

    其他贵族们的表情虽然也相当僵硬,仍然展现出笑容,总之就是想要安稳地度过这个局面。

    「好了,我们回去吧。」

    爱丝妲大人对梵说。

    太好了,勇者梵就这样离开佐尔丹的话,问题就解决了。

    我安心地呼出一口气。

    然而──

    「异端分子的祈愿没办法传达给神喔。」

    他竟然蹦出这么一句极具冲击性的发言!

    全场的气氛完全冻结了。

    刚才那句话是否定对方信仰的最大侮辱。

    虽然重视信仰的程度会因人而异,但在公开场合上,住在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是戴密斯的信徒。

    把戴密斯的信徒称作异端分子,应该有非常严重的意味在。

    就连爱丝妲大人都说不出话来,她似乎想不到要说什么才可以平复这个场面。

    那样的爱丝妲大人就像要寻求帮助一般看著刘布枢机卿。

    「唉,梵少年。你这种发言就真的太不适合这种场合了。我想你也有自己的想法,但你得纠正刚才说的话,好好道歉。」

    刘布枢机卿设法保持威严,对梵这么说。

    可是梵笑著摇头。

    在由于愤怒与悲伤而露出阴沉表情的佐尔丹人民之中,梵一如以往地表现得开朗且充满自信,对自己的话语不带任何迟疑地笑著。

    「不,我没必要订正。我是作为修道士受过教育的『勇者』。让异端分子悔改,正是『勇者』加护不只出现在前辈『勇者』露缇大人身上,也蕴藏在我体内的意义吧。」

    「异端分子这种说法有点过头了,梵少年。」

    就连刘布枢机卿都一副有点生气的模样这么说。

    特涅德市长也难掩他的愤怒,脸色变得很差。

    这个状况……梵到底有什么目的?

    梵的脸上仍是那张笑容,同时敞开了双臂。

    「既然大家都没有邪恶的加护,那你们该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

    梵尽管集困惑、愤怒与敌意于一身,还是毫无动摇地断言:

    「一起和魔王军战斗吧!你们待在佐尔丹,就是在悖离神的教诲!」

    「啥、啥?」

    「拥有善良加护的所有人类,都该挺身面对魔王军!在这种地方毫无意义地活著,就是违背信仰的罪过!」

    「你说我们没有意义?」

    「圣典里头也写到怠惰就是罪恶。那也是你们所犯下最严重的怠惰之罪,也就是舍弃了神所赐予的职务这个罪过。你们必须好好忏悔才行。既然『勇者』出现在这里,为铲除邪恶而战就是你们神圣的义务。」

    「……你都像这样污辱我们了,你认为我们还会说想要与你并肩战斗吗?我们可是有我们该守护的国家、该守护的生活,没办法顺从你的期待。」

    特涅德市长以颤抖的声音压抑愤怒,斩钉截铁地拒绝。

    我看了看梵的面容。

    即使面对市长的愤怒与拒绝,他仍然没有任何反应,露出与刚才一模一样的笑容。

    真令人毛骨悚然。

    「直接舍弃什么国家不就好了吗?这种边境国家有什么价值?」

    「这个国家是我们的父母历经千辛万苦才开垦出来,是我们引以为傲的国度!就算你是勇者大人,说出这样的话未免也太没礼貌了!」

    「礼貌是人与人之间所决定的事情吧?我在说明的是信仰。」

    特涅德市长与佐尔丹贵族们都已经不再隐瞒怒意,以充满杀气的目光瞪著梵。

    我也是……跟他们一样很不快。

    露缇大人,还有雷德先生他们也是,大家都很喜欢佐尔丹,而我也觉得这里是一个很棒的国家。在这里度过的日常生活(慢生活)是很珍贵的回忆。

    我屏除意识里头的杂念,让自己随时都可以拔剑。

    如果梵要加害于市长,就得阻止他才行……

    然而梵仍然是一脸笑意,看来市长说的话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真可惜。希望你们总有一天能够取回信仰。」

    梵调转脚步往外头走去。

    然后他对自己的伙伴们说:

    「各位,我希望能够晚一点再出发。」

    「你打算做什么?」

    对于爱丝妲大人的疑问,梵露出充满希望的表情回答:

    「我刚才已经了解到,身为『勇者』该做些什么事情。为了拯救世界,我非得行动才行。」

    「你到底在说什……」

    「我要使用仙灵王之盾。」

    「你说这什么傻话!我和刘布应该都说过不能使用那东西才对!」

    「明明就有异端分子在这儿,不去责备而放任他们才是邪恶。」

    「喂、喂!」

    丝毫不理会爱丝妲大人的制止,梵冲了出去。

    打算急忙追上的爱丝妲大人面前有个微小的身影敞开双手挡在她面前。

    「我不会让你阻挠梵!」

    「菈本妲!给我让开!梵想做的事情绝对不是『勇者』应有的作为!」

    「我也这么想啊。可是那又怎样?我喜欢梵,所以梵想做的事情对我来说全部都是正确的!」

    「唔……!实在不该让你成为我们的伙伴啊!」

    「不管你怎么想,我只要能够得到梵的爱就可以了!所以你想怎样?要跟我打一场看看吗?」

    「…………」

    菈本妲这个仙灵娇小得可以乘在梵少年身躯的肩头上,却释放出密度极高的魔力。

    「啊──爱丝妲。停手吧。」

    「刘布枢机卿!」

    「梵少年的行动确实有问题,不过这也是不错的经验。让他失败一次或许比较好。还好这里是佐尔丹共和国这种十分乡下的地方,就算在这里稍微造成一点损害,也不会伤及『勇者』的名声。」

    说出这种话的刘布枢机卿像是觉得没辙似的摇了摇头,一副事态已经得到解决的态度。他擅自坐到椅子上,还从怀里拿出雪茄。

    「谁来帮我……算了,我自己来点吧。」

    刘布枢机卿这么说并在雪茄上点火。

    「媞瑟,你也别动喔。要是阻挠梵的话,我连你也会杀掉喔。」

    「驱逐仙灵并不是我的专业。」

    难道那个仙灵不是如同外表的小仙子吗……如果是雷德先生,说不定就能察觉她的真面目。假如知道真身的话,就能采取别的对应方式了。

    我对于自己没有仙灵的知识感到懊悔。

    我触碰剑柄,剑刃传来清脆的声响。

    「想跟我打?」

    「…………」

    我不晓得菈本妲的实力如何,不过从那位爱丝妲大人没有行动的情况看来,完全不知道菈本妲有什么能力的我出手会很危险吧。

    不过,我的朋友可是比大仙子还要可靠。

    所以我能够放心交给伙伴来处理。

    *    *    *

    与媞瑟等人所在的大厅相系的丝线捕捉到声音暗号。

    忧忧先生的能力能够经由传至蜘蛛网的震动,让自己如身处现场般察觉事态发展。

    它跳到鸽子朋友的身上后,便前去亚兰朵菈菈等人身边。

    无论是多么强大的魔法能手,想必都无法察觉忧忧先生的行动。

    发生的事情只有振动传到蜘蛛丝上、一只鸽子飞了起来,以及有只小蜘蛛贴到鸽子身上而已。就算能察觉到加护,寄宿在它身上的也不过是随处可见的「斗士」加护。

    然而,那只蜘蛛是连人类最强的少女都觉得可靠,住在佐尔丹的一只英雄。